叶倾城君墨辰

第1章 穿越福利
天圣朝,天武四十八年,夏。
大西北部仙女山。
如墨的阴云挤压着天空,倾盆大雨马上来临。
叶倾城是被一阵阵的狼嚎声唤醒的。
在这宁静中那一声叠加一声的狼嚎增添了最后一丝血腥。
“这是哪里啊?我怎么还睡着了?我不是应该在药园空间吗?”叶倾城懵懵的坐起来,顾不得浑身的疼痛,左右寻找着什么,嘴里还念念有词。
她,是二十一世纪神医世家叶家唯一继承人叶倾城!
从小拥有一个药园空间,里面种植着各种珍稀药材,中西医双料圣手的她遭人嫉妒,医术好到现任家主都有了危机感,被暗杀是常有的事!
不料,在一次被追杀中她无处可躲,当场躲进了药园空间,一阵天旋地转,醒来就出现在了这天圣朝绵延百里的仙女山。
就在她想站起来一探究竟的时候,脑中钝痛传来,受不住的她再一次晕倒。
似梦似真,如梦初醒之间,她像看电影一样了解了原主这短短的一生。
原主也叫叶倾城,十三岁,是天圣朝叶丞相的唯一嫡女,不过那也是在以前了。
如今她还是嫡女,叶府却又有了两个继嫡女。
原主的生母丞相夫人阮氏据说是与人通奸被叶丞相给处置了。
原主十岁的时候被她丞相爹爹嫌弃送来了这大西北祖宅。
叶家祖宅坐落在仙女山脚下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桃李村。
村如其名,一到春天桃花盛开,格外美丽。
叶倾城在桃李村一待就是三年,叶丞相把人丢下就不管不顾了!她都是靠着自己的女红养活自己。
同时被送来的还有她的一个贴身丫鬟翡翠,她是原主生母给她留下的唯一一个丫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翡翠比她小一岁,两个小丫头相依为命。
直到三年后,也就是昨天!来了一帮丫鬟婆子,还有丞相府家丁。
声称是叶丞相派她们来接大小姐回府。
原主跟丫头翡翠两个人高兴坏了,对她们毫无怀疑,高高兴兴就收拾了行李跟着他们走了。
谁料,一醒来居然是在这危机四伏的仙女山深处,而且还换了芯子。
叶倾城被倾盆而下的雨水浇醒,冻的一阵哆嗦。
这暴风雨中,狼嚎声更加清晰起来。
有了原主的记忆的她,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翡翠…翡翠!”她试探着喊了两声。
如果没猜错的话,丞相府的家丁是给两个人喂了药丢进了这仙女山等着喂狼,自己的丫鬟翡翠应该就在这附近才对。
好歹是跟原主一起长大,又相依为命的人!她还是想救一救的。
可是喊了两声没有任何回答,叶倾城估计这丫头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她爬起来,赶紧先找个地方躲雨比较要紧,等雨停了再好好找找。
这副身体弱不禁风的,这点雨就忍不住打哆嗦。
而离叶倾城这边仅隔一个山丘的地方,一群黑衣侍卫跟一群眼闪绿光的狼群战斗。
“主子,雨太大了,再这么战下去对咱们没有利,属下带人杀出一条路,您先冲出包围圈吧!”白峰担忧的看着自家主子越来越不好的脸色,怕是要犯病。
二十几个精英侍卫,伤的伤死的死,不过只要还有一口气站的起来的,都围在一名面容冷峻,却渐渐苍白的男子周围。
“一起!”男子只说了两个字,纵身一跃跟血狼缠斗在了一起。
“快,保护主子!”白峰厉声一呵,自己一个跳跃躲过了攻击过来的血狼。
由于雨太大,视力太过受影响,小腿还是被咬了一口,撕扯间被咬下了一口肉。
疼痛让他没有退缩,反而杀红了眼,眼中杀意熊熊燃烧,一边顾着黑衣男子的安慰,一边跟血狼搏斗。
黑衣男子越来越慢的动作告诉他们,他们的主子犯病了。
一旦犯病,心脏会像被万只虫子啃咬一样疼,如果十二个时辰没有血狼的心脏入药服用的话,他会被活活疼死。
君墨辰一只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只用一直手跟血狼搏斗,艰难的躲闪着。
“往高处退!记得翻过这个山丘有一个山洞!”他高声命令属下们边战边往山洞退。
而君墨辰口中的山洞,正好是叶倾城刚刚找到的藏身地。
她好不容易冒着大雨找到了这么个山洞,嘴里骂骂咧咧的躲了进去,骂的居然是远在京城的叶丞相。
山洞四周没有其他出口,所以进去之后有点黑暗,不过好在这里不漏雨不透风,比较暖和。
叶倾城缓了口气之后开始感应她的药园空间。感应到药园空间跟随自己过来了,她迫不及待的就进了药园空间。
入目的是她熟悉的珍稀药材,还有她那个只有五十平不到的小竹屋,这是她自己建的小休息室。
她浑身湿透了,正好可以去休息室换一身衣服再好好洗个热水澡。
正当她开心的往竹屋跑的时候,眼神不经意一撇,撇见了药园空间左侧多出来的一块儿田,生长着她认不出来的东西,绿油油的,红彤彤的,还有黄橙橙的,虽然颜色各种各样,不过她能确定的是,这些都是小树苗。
先不管它们,得赶紧换身衣服才行,她转头往竹屋冲去。
不过一进门惊呆了,她的休息室怎么变成这样了?她的两米大床不见了,她舒服的席梦思不见了,衣柜不见了,就连平时她放一些书籍的书架都不见了。更别提她平时买回来屯着的零食架子,通通不见了。
只剩下了一个架子,上面全是她自己研究出来的特效药。
除了一架子的特效药,休息室空荡荡一片,消失的干净。
“我…丢…”叶倾城憋了半天,只说出这么两个字出来。
不过等她走进去,浑身就好像被电住了一样,虽然身上没有疼,可肉眼可见的闪电在身上嗞嗞游走着,每一寸地方都没有放过。
她就这么僵硬的站着,直到身上的衣服都干透了,直到闪电散去她才试着动了动手脚。
居然能正常活动,不过紧接着出现在自己脑中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大脑传来的信息告诉她,刚才的闪电是在给她种医疗检测系统。
系统有两大功能,第一功能就是,她可以通过给人把脉,系统的给对方做全身检查,细微到身体里有一丁点的小毛病都能检测出来。
第二功能就是自动炼丹,只要药材足够系统能自动炼制丹药,零失误,零炸炉。
这一点叶倾城还不太在意,因为她还不知道这里的炼丹师有多稀少,简直凤毛麟角。
一颗最简单的增强体质的丹药都能卖出上千两银子。
她接受完脑中多出来的信息,抬头就看到休息室消失的大床位置上多了一个炼丹炉,超级的大,叶倾城绕着走了一圈,她估计,里面进个五六个人都足够了。
她仔细看了一下使用说明,等她看完,居然自动消失了。

第2章 吃货本质
叶倾城看着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药园空间,有点想暴走。
虽然她也很是喜欢新增加的功能,可跟她的零食有冲突吗?
居然把她屯的鸭货,卤味,麻辣猪蹄,凤爪,卤蛋,螺蛳粉,麻酱拌面这些网红零食全部变没了。
更可气的是,她平时用来开小灶的电煮锅都没有了!
等她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之后,吃货本质的她剩下唯一的感觉就是饿,很饿,饿得想吞下一整头牛,饿得眼晕耳鸣。
找了整个药园空间,她根本没有找到任何能吃的东西,除了那些人参,灵芝,何首乌之类珍稀药材之外就只剩下新增加的,差不多一亩地左右的各种颜色的树木了。
看着比刚刚看到的长大了一大截的树木,叶倾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饿了。
药园空间的时间流速跟外面是不同的,到底是几倍快她也算不出来,不过进了药园空间时间就过的比外面快!她没饿死已经是万幸了。
醍醐灌顶的她,赶紧出了药园空间,出现在了刚才的山洞中。
此时的山洞很黑,不过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虽然下着暴雨,可也不见得多冷,空气中有泥土被雨水打湿的芳香,这种味道是叶倾城特别喜欢的味道,能给她一种别样的安逸感。
不过现在她最需要的是食物,肉,什么肉都行,只要能吃到嘴里。
本来就食肉动物本质的吃货此刻也管不了下不下暴雨了,用手捂着饿的冒酸水的胃就往外跑去。
能抓到一只老鼠她都…呃…虽然是个食肉吃货,可对于老鼠还是下不去嘴的。
她低着头跑出去,往前一阵搜寻,可入眼是珠帘般的雨珠倾盆而下,视线被阻隔在两米之内,听力也被影响,啥声儿都听不真切。
对于食物的欲望盖过了一切,她冒雨往前摸索着,祈祷能碰上个被暴雨困住没法回洞穴的小可怜能给她饱餐一顿。
就在她刚爬上山洞不远处的小山坡的时候,视线中出现一群狼,一群眼冒凶凶绿光的狼,似乎在攻击着什么。
“运气不错!”叶倾城开心的大叫一声就顺着高度往下冲,烤狼肉的味道似乎已经在鼻前围绕,她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
“主子,前面有个人奔过来了!”白峰一手挥开跳上来咬住他胳膊的血狼,嘴里大喊一声。
他们二十几人的队伍已经只剩下五个人,拼命的护着主子,想帮主子冲出包围,送上面前的山坡。
可这群血狼包抄着他们,怎么都撕不开包围。
君墨辰已经无暇顾及其他,心脏疼的他只能用全身的内力护住心脏,也受了不少的伤。
他带出来的精卫损失了那么多,他现在内心的愤怒已经掩盖了身上所有的疼痛。眼神吓人的红,可这血狼是仙女山出了名的骁勇善战。
就是他们这么不要命的打法也还没能杀掉一个。
这三年以来,君墨辰所有的势力都在跟仙女山血狼拼斗。
只因君墨辰的旧疾每个月都需要一颗血狼心脏来压制,不然有可能会活活疼死。
可这个月手下迟迟猎杀不到血狼,发病的日子越来越近,君墨辰无法,只好亲自带人上了仙女山。
谁料却遇上了血狼群,血狼是出了名的团结的动物,遇上血狼群,九死一生。
君墨辰还没来得及回应一声白峰的话,左侧的精卫倒下了,脖子被跳起来的血狼一口咬住撕扯,生生被咬死。
他无暇他顾,全神贯注在周围的血狼身上,此时只剩下四个人,加上他跟白峰也只有六个人,所有人身上都是一道一道的抓痕,鲜血狂涌,甚至有一个精卫已经没了一条胳膊。
就在叶倾城跑下来那一瞬间吸引了血狼的注意,君墨辰带着五个手下冲出了包围,正好撞在叶倾城跟前,后面血狼纷纷凶相尽显,森森白牙咬向六人背部的时候叶倾城出手了。
也不见她怎么动作,轻轻一挥湿答答的衣袖,面前五十多匹气势汹汹尽显狼威的血狼一个接着一个扑通扑通倒下去。
几瞬之间,已经没有一个站立着的,不过绿光闪闪的眼睛却是凶狠的瞪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少女。
而扑通一声最后倒下去的却是叶倾城跟前浑身血淋淋的君墨辰以及那四个缺胳膊少腿的精卫们。
只有白峰还留下最后一丝力气死死护住倒下的主子,眼带防备的看着面前的叶倾城。
他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没有缺胳膊少腿,可浑身上下淌着血,就连左脸颊也被生生撕扯下来一块儿肉。
“看啥?”叶倾城瞪了一眼,她现在没有空跟眼前这血人多磨叽,索性掏出自己研制的特效止血药丢给唯一站立着的白峰。
“止血药!赶紧用药!不然身上那几斤血都流干了!我可不爱吃人肉!”说完不再停留,奔向了倒在地上凶狠无比的血狼群。
白峰接过了药,没有马上让主子吃,而是先丢进就近的精卫嘴里,眼看着精卫吃下了药不过几瞬,身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
白峰欣喜若狂,赶紧把药送到了君墨辰嘴里。
看着主子身上的血都止住了,这才自己跟其它三个精卫都吃了药,他发现,那个凶巴巴的姑娘给的药刚好是六粒。
而就在这时候,跑向血狼群的叶倾城却跑了回来。
不为别的,只因自己身上居然没有任何刀具,她杀不了狼。
白峰见少女跑了回来,把君墨辰交给了恢复些力气的精卫,自己直直向叶倾城双膝跪地。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行了行了!赶紧把剑给我!急着杀狼呢!没空受你大拜!”叶倾城摆手说。
“姑娘…”白峰还想说什么,可叶倾城不耐烦的自己动手抽出了白峰身侧的剑。
“等我宰完了狼就还你剑啊!”说着又转身跑向了血狼群。
双目紧闭,脸色煞白的君墨辰听到了叶倾城的声音眉头皱了皱。
白峰惊呆了,他这才看向倒地怒视的血狼群,血狼每个都活着,而且生命力旺盛,可就是躺在雨里起不来。
他转头又看到一幕让他跌破眼镜的画面。
只见刚刚给他们止血药的姑娘手起刀落,一个狼头就这么砍下来了。
刚刚差点要了他们命的凶狠的血狼在这姑娘手里,似乎就是砧板上的狼肉,任由她随意切割。
只见那姑娘砍下了一个狼头之后却是手足无措起来,在无头血狼身上来回摸索,似乎在找着什么。

第3章 事已成 千金辞世
白峰见所有血狼都倒下,对主子没有任何威胁了,向着叶倾城跑过去。
“姑娘,需要帮忙吗?”
“你来的正好,我想吃这狼肉,可是杀了之后又不会收拾!”叶倾城把白峰的剑还了回去。
“姑娘,这些血狼啥时候恢复啊?咱们要不先回上面的山洞之后再收拾吧!”白峰没说的是,他还需要这些血狼的心脏呢!先让他把狼心挖出来再说。
可他巧妙的回避了自己的目的,只说怕血狼攻击。
因为还不知道这姑娘是什么人,他不能随意把主子的秘密说出来。
至今为止,除了府上的薛神医,还有他们这几个心腹,谁都不知道血狼的心脏能抑制主子病情的事情。
叶倾城像看傻子一样看向了白峰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它们永远都攻击不了人了!再有几分…一刻钟不到它们就毒发身亡了!我就是怕毒发之后影响口感,先把狼的内脏挖出来扔了!”
白峰听了浑身一震,转身就对着身后的君墨辰打了几个手势。
他怕血狼毒发身亡之后影响血狼心脏入药的药效。
只见那几个原本已经无力坐在一处的精卫像是疯了一样提着剑就冲了过来。
“喂!你帮不帮我收拾啊?不帮的话把剑给我用用啊!”叶倾城不知所谓,不过她却对这个架势毫无惧意。
如果对方对自己出手,大不了再浪费些特效毒,给他们都毒倒。
虽然她药园空间里研制出来的特效毒不多了,可如果到了生死关头,她不建议多浪费点。
她的特效毒很难制,不过效果却是她特别喜欢的。
会给对方几分钟反应时间,毒不会马上游走全身,不过只能干瞪眼啥都做不了就是了。就像现在的血狼群,它们除了行动能力,其他都正常,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剑起剑落脑袋搬家。几分钟之后毒素才会游走全身,破坏内脏。
不过叶倾城想多了,白峰跟精卫们根本没有理会她,反而开始剑起剑落,活挖心脏。
“唉…这狼肉口感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影响,没办法,时间来不及了!”叶倾城转身嘀嘀咕咕的说着,在无头血狼四周转悠,可惜不已。
不过就在她转身要去找个什么东西把这狼拖走了的时候,白峰回来了。
不等她反应,手起剑落,剖开了狼肚把内脏全部掏了出来,只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把心脏切出来,其他一股脑扔了,转身对着旁边一头狼做起了同样的动作。
剑起剑落,剖腹挖心脏。
叶倾城惊了一下,看向其他三个精卫,每个人的动作似乎训练过一般的一致。
速度飞快,手起剑落,剖腹挖心脏。
唯独对待挖出来的心脏时会小心翼翼。
可这残忍的动作没能进行太长,狼群在惊恐中闭上了绿光闪闪的眼睛,彻底与世长辞。
叶倾城甩了甩手去找棍子去了。
她得把自己这头狼扛回山洞再烤了吃,懒得管那几个男人。
“大人,血狼都死透了!”精卫上前,手里捧着自己挖到的两颗心脏“属下只来得及挖两颗!”
“大人!属下挖了三颗!”另一个精卫也上前,手里捧着血狼心脏。
“属下挖了两颗!”除了手臂被咬下来的精卫,其他三个都过来了,三个人加起来一共挖了七颗,而白峰手上也有三颗。
“收好,回去!”白峰小心把血狼心脏捧好在双手上,任由雨水打在上面,向着主子走去。
而叶倾城这边则是刚找到了一个粗棍子,棍子一头穿过狼脖子从破开的肚子里穿出来,就这么费力的拖着往山坡走。
下雨的泥地很滑,拖在上面走不费力气。
饿到极致的她力气却空前的大,拖着二百多斤的狼走的飞快。
就在她拖着狼从君墨辰一行人旁边过而不打招呼的时候,却被白峰喊住。
“姑娘,我们帮你吧!”白峰开口说了一句,一个脸色苍白的精卫走上前,接过了叶倾城手里的血狼。
因为雨一直下,他们身上的血水早就被冲刷干净了,只剩下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和狰狞的伤口泡在雨水中。
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意志力这么坚定,这么深这么多的伤口还能行动自如。不过身为医者的她却没办法看着伤员而不出手。
“行!你们跟我去山洞!给你们包扎一下伤口!”叶倾城说完转身,可转身的瞬间看到眉头紧皱,同样浑身伤口脸色苍白的君墨辰被白峰扶着,艰难的一步步往前挪动。
而白峰自己也是浑身伤口,比其他四人好不到哪儿去,估计只靠着意志力强撑着。
“我来扶他!”叶倾城上前接过君墨辰。
“不可……”白峰刚要说不可以!
君墨辰睁开了眼睛对白峰摇了摇头。
他只好在另一边扶住了他,替叶倾城减少一点重量。
脸上不显,可内心早就惊涛骇浪。
自家主子何时让女子近过身?可就在刚刚,主子那是什么眼神?责怪他多话?
主子自愿让那位姑娘扶着他?
有点惊悚啊!
因为主子仅少有过的几次被女子接近身体,那些女子的下场可都是粉身碎骨呀!
叶倾城虽然扶着君墨辰,可眼睛却一刻不离自己的狼肉。
“前面那位!小心拖着!别把我的狼肉弄的都是泥巴!”她大声喊着。
被她扶着的君墨辰虽然依旧痛苦,紧皱着眉头,可嘴角却微不可查上调。
与此同时,京城叶府,叶丞相书房。
“老爷!信鸽回来了!”叶府老管家恭恭敬敬的躬身禀报。
“拿过来!”叶丞相四十不到的年纪,浑身散发着文人特有的书香气息,举手投足间尽是文人的风骨。
五官长的特别好看,让女子一见倾心的那种。
既有颜值又有才华,满腹经纶,气质翩翩,光看外表肯定会被他吸引。
只见老管家听了叶丞相的吩咐,恭恭敬敬的把信鸽腿上绑着的信筒解下来弯着腰呈了上去。
叶丞相心情复杂的打开了信卷,上面只有七个字。
“事已成,千金辞世!”
叶丞相看着信上这七个字,久久,久久无法回神。
回忆起了很多事情。
曾几何时,她也是他掌中宝。
曾几何时,他也真心疼爱过那个女儿。
可如今,这一切却是他亲手安排,只为了自己的私心。
他见不得那个曾经视如珍宝般的女儿。
只为她是那个女人所出。
而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那个女人给他带来的羞耻和侮辱。
不惜牺牲自己亲生骨肉。

第4章 麻醉喷雾
叶倾城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君墨辰扶上了山丘,艰难的挪到山洞里。
六个人狼狈不堪,深可见骨的伤口皮肉外翻,被雨水泡的发白。
她只好把人靠着山壁坐好,强压下马上烤狼肉的冲动。
转身往深处走了走。
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药和绷带了。
这都是她药园空间休息室里药架上的特效药。
止血的,止痛的,消炎的,还有麻醉喷雾和缝合用具。
他们身上的伤口太深了,不缝合的话怕是不行。
“你们几个!坐好!把伤口都露出来!我给你们处理一下!”叶倾城现在说话都是没好气的。
要不是身为医者的职业操守在,她早就不管不顾自己烤肉吃去了!管他呢?
“姑娘!先帮我们主子看看吧!他旧疾发作了!”白峰看着叶倾城手中拿着的药,知道这姑娘是医者,而且就看刚刚她给他们的止血药来看,医术也不差。
主子受伤太重,加上又犯了病,恐怕有点危险。现在虽然血狼心脏有了,可也得等他发了信号弹把薛神医找来配药煎药给主子喝下才行!
现在雨还没停!信号弹根本发不出去!得先给主子处理了身上的伤口才行。
“行!先给谁看都一样!快点吧!我还饿着呢!”叶倾城向君墨辰走过去。
白峰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位姑娘靠近主子了!主子自己愿意的,他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叶倾城走过去,先给君墨辰的伤口都消了毒,又给他伤口上喷了麻醉喷雾。
那些伤口触目惊心,背部,手臂,大腿,小腿肚子,遍布了抓伤!有些轻,而有些是生生抓下了一块儿肉,叶倾城却眼都不眨一下,把被雨水泡白的烂肉刮掉,用针线缝合,给他处理了身上所有的伤口。
旁边看着的白峰冷汗直冒,也不知道这位姑娘给主子都用了啥药,最后居然还拿出了针线把主子的伤口给缝合了。
也不知道主子是因为心脏太疼,盖过了身上的疼痛,还是意志力够强大,直到把所有的伤口都缝合他哼都没哼一声。
因为他看到了主子眼皮微动,所以没有怀疑是因为晕倒而没反应。
反倒是旁边看着的精卫和白峰几个七尺男儿,血狼群面前都没有退缩的坚韧硬挺的气质,一下子被叶倾城的治疗手法吓的肝胆剧颤。
叶倾城借着洞口的光,把君墨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全部处理了一遍。
“喂!你醒着的话把这药吃下去!省的一会儿发热!”她从刚刚拿出来的一堆药中扒拉出了特效消炎药出来。
这是她自己研制的,加强消炎药!比普通消炎药的药效强上那么十倍的样子。
君墨辰听话的张开嘴巴等着她给他喂药,全程眼睛都没睁开过。
“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我还饿着肚子伺候你们几个!”叶倾城不情不愿的咕哝了一句,把一颗同体红色的药片丢进了君墨辰嘴里。
毫不夸张的说,真的是用丢的,连口水都没喂。
“算了,怕你一会儿被疼死,还是给你加一片止痛药吧!”叶倾城又给君墨辰扒拉出了一片白色药片吃下。
她怕一会儿麻醉药效过了之后这男人被活活疼死!
而吃下止痛药的君墨辰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没有那么疼了,至少他可以分心睁开眼睛看了叶倾城一眼,而不是丝毫不能分神的用内力护住心脏。
一切弄好之后才不情不愿的抬起了他的手腕给他把脉。
实则是运用新得的系统给他做一个全身检查!
她的手搭上腕脉瞬间,系统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很快有了结果。
系统:检查报告如下!此人中毒三年之久!此毒名为【心碎】,中此毒者寿命最长不过五年!每隔三十天毒发一次,毒发时心脏剧烈疼痛!直到折磨的中毒之人心脏碎裂而死为止。
解药药方如下:仙女果一颗,新鲜血狼心脏一颗,茯苓圣果两颗,千年人参五根,红角野蟒胆一个,紫荆草,石生花各两颗,炼制成丹药服用即可!
此人还受多处外伤,可用生肌丹治疗!
生肌丹配方如下………
叶倾城接受了系统的反馈之后放开了君墨辰的手腕。
“什么旧疾,分明是中毒!”说完走向白峰。
而白峰听了叶倾城说的那句分明是中毒,瞳孔微缩,脸色难看,了解他的人都能看出,他已经动了杀意。
主子中毒这件事只有他跟薛神医知道,就是最疼爱主子的太后娘娘都不知道。
这位姑娘一把脉就知道了主子不是旧疾而是中毒,这是何等的医术啊!同时,他也怕主子的身体情况被传出去。
“行了,别磨蹭了!赶紧给你们处理完伤口急着烤狼肉呢!”叶倾城蹲在了白峰身前。
刚刚系统说治疗外伤只需一颗生肌丹,可她现在可不知道生肌丹是个什么鬼,那个炼丹炉就在休息室放着,她还来不及去研究炼丹呢!就是有丹方也没用。
她只能苦逼的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动作。
像给君墨辰处理一样给白峰处理了一遍伤口。
她靠近的时候明显怕的都有点哆嗦的白峰,等她给他喷了麻醉喷雾之后,表情渐渐放松,全部过程只瞪着眼看着叶倾城给她刮肉,缝合,完全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他内心是惊奇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就那么在伤口上呲呲几下之后自己就完全感觉不到疼了!太神奇了。
而旁边看着的精卫们更是疑惑的频频用眼神询问。
白峰身上所有伤口都好处理,同样手法刮烂肉缝合就行,可脸上的伤口却有点难。
脸颊被咬下来一块儿肉,看着触目惊心,不是刮烂肉,缝合能治好的。
叶倾城只好起身往山洞深处走去。
看的白峰跟那几个精卫面面相觑,不知所谓。
很快,叶倾城回来了,手上却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对着白峰的脸就挤出来一点软膏。然后给他的脸包扎上。
白峰也不问她到底给自己用了些啥药。
就因着这麻醉药的药效他就知道,给他脸上用的药肯定不一般,他脸不留疤都说不定呢。
叶倾城快速给四个精卫们处理了伤口,其他三个精卫处理完伤口把脉的时候系统都是显示生肌丹治疗。
而到了断臂精卫之后居然显示的是生骨丹加生肌丹治疗,下面还有生骨丹的丹方。
她现在也炼制不了丹药,只能先给他处理好伤口作罢。
每个人都给吃了止痛药和消炎药,她的绷带差点不够用。
君墨辰这时候感觉心脏的疼痛不用内力护住也能接受,他这才睁开眼睛看向自己伤口上包扎的雪白的绷带。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救了他们又治疗他们的姑娘有了深思。

第5章 烤狼肉
发病之后像这样没有服用血狼心脏就能止痛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君墨辰虽然对叶倾城疑惑,可更多的是惊奇。
这是三年以来发病疼的最短最轻的一次。
他现在还不知道原因,不过他大致怀疑是眼前这个三句不离吃的小丫头用药导致的。
“行了!伤口都处理好了!你们谁给本姑娘烤狼肉?”叶倾城把剩下的麻醉喷雾收进了湿答答的袖袋中。拍了拍手看向六个伤员说。
君墨辰虽然不是那么疼了,可还是在叶倾城转身的瞬间闭上了眼睛。
虽然对于他来说确实算的上是不那么疼了,可普通人来说的话还是那种呼吸都疼的程度。
“姑娘,等雨停在下再给你烤,外面下暴……”白峰刚想说外面下暴雨,可一往外看,发现暴雨已经停了。
他搜一下跳起来,向君墨辰抱拳道:
“主子,雨停了!”
白峰早就看到主子睁开眼睛在打量这位救了他们的姑娘,所以也就放下了一点担忧的心。
不过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刚刚的状况,主子明显已经发病了,可怎么又自愈了呢?他都感受的到主子护住心脏的内力撤下去了。
“喂!你轻点跳!要是把我给你缝好的伤口裂开了,我可不会再给你缝!”叶倾城见白峰利落的动作,厉声警告。
“发信号弹!”君墨辰沉声说了四个字。
进仙女山的不止他们这一波人,还有好几波分头寻找血狼去了,在山里靠着信号弹联系。
只是他们比较点儿背,虽然找到了血狼,却是血狼群,九死一生,要不是这位姑娘救他们,早就应该死在狼口下了。
不过因祸得福,居然能一下子得到十个血狼心脏。
白峰点头应着,转身走了出去。
这时候麻醉的劲儿还没过,伤口丝毫感觉不到疼,所以他走起路来居然跟没受伤的人一样。
叶倾城见这两人居然不理会她,她随着白峰的动作往外看,只见外面雨停之后马上阳光明媚起来,就好像刚哭过的小孩儿转身就笑容灿烂一样。
她心情也随之好转,摸着瘪瘪的肚子往拖回来的无头血狼走去。
没人帮忙只好她自己动手了,她可受不了了,再不吃东西,怕自己要饿死在这里了。
饿死不要紧,主要是她那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穿过来几个时辰不到饿死在山头,好说不好听啊!
本来几个精卫想上前帮忙的,可君墨辰看着嘀嘀咕咕往血狼跟前走的小丫头觉得好玩,制止了几个精卫,他想看看这丫头想干啥?会不会饿的生吃狼肉。
只见叶倾城嘴里嘀嘀咕咕抱怨着走到血狼跟前,从衣袖中,实则是从药园空间拿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就开始给它剥皮。
外科手术一把手的她给狼剥皮丝毫不费力。
手法纯属,很快把狼皮完好的剥了下来。
君墨辰在后面看着,挑了挑眉。
可是等她把狼皮剥下来之后犯愁了。
刚刚下过雨,没有干柴,就是有了干柴她也没有火,这要怎么烤肉啊?
想到这里,某只快饿死的少女颓败的坐了下来,捂着肚子看着剥好皮的狼发呆。
“主子,已经发了集结号!”白峰很快走了进来。
叶倾城一听来了性质,竖起耳朵听着。
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对方什么身份呢!这家伙只叫主子。
“烤肉!”君墨辰只说了两个字!
“是!”白峰领命转身出去。
后面除了断臂精卫,其他三个纷纷跟了出去。
很快,四个人就回来了,手里抱着干柴。
在叶倾城口水都吞的嘴巴起皮的时候,狼肉终于上了架子转动起来。
叶倾城眼都不眨的看着,看到有一层肉熟了,她马上切下来往嘴里塞。
吃进嘴里眯起了眼睛一副享受的摇着头。
君墨辰一时看呆了。
虽然刚刚下暴雨的时候感觉天都要黑了,可雨停之后才发现,现在也只不过上午而已。
他们一早进了仙女山不久就遇上了血狼群,随之而来的便是阴云密布。
也不知道叶倾城是什么时候被丢进山里来的。
“主子!莫离带着薛神医来了!”就在这时候白峰开口说话打断了这一幕。
“让他们进来!”君墨辰慌忙转开眼珠掩饰住尴尬吩咐白峰。
“是!”白峰转身出去,不一会儿,莫离跟薛神医就进来了。
“主子,你这是?”薛神医炸眼看到君墨辰狼狈的状况吓了一跳,出口问了一半上手去把脉检查一通。
“这是谁给主子处理的伤口?”薛神医回头问同样狼狈却一点不显病态的白峰。
因为白峰现在看起来只是衣服都破的像乞丐,然后就是身上到处都是包扎的白色绷带,可看着他精神奕奕,行动丝毫不见迟缓的状态,感觉那些绷带是假的。
“是那位姑娘!”白峰让开了一点身子,用手指着在另一边正享用美食的少女。
而后者,只顾着吃,丝毫不管啥神医不神医的。
薛神医赞赏的点了点头,撸了一把胡子,眼神高深莫测。
“主子,你刚刚犯病了?”他又问了一句坐在地上,脸色格外好的君墨辰。
“嗯!”君墨辰只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解释。
薛神医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他也不指望对方能给他多两个字的解释。
疑惑的目光又转向了白峰。
白峰只好把遇到血狼群的经过跟莫离和薛神医讲了一遍。
“什么?你们拿到了十个血狼心?”薛神医不可置信的跳了起来,看起来头发眉毛胡子全白的他,做起跳跃这个动作丝毫不输给白峰的利落。
“是!都在这里呢!”白峰伸手从精卫手里接过十个血狼心捧给薛神医看。
“快!快拿寒冰玉盒过来!”薛神医激动的说话都有点颤音了。
莫离转身出去,很快从属下手里拿了寒冰玉盒进来,这是专门存放血狼心的盒子,价值连城不说,还万金难求。
只因血狼心是要新鲜入药,所以只能用这个盒子来储存着。
“主子用过药了?”薛神医小心翼翼的把血狼心放好,这才问向白峰。
“没有!”白峰说完低头只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主子发病不到一个时辰,莫名就被压制住了!”
“我再看看!”薛神医瞳孔微缩,面色复杂的走过去又替君墨辰把了脉。
“准备煎药!”一会儿之后放开了君墨辰起身就往外走。
他有一个专属的药童,走哪儿都带着,他身上有主子需要的所有药材。
“薛神医…”白峰跟了出去。
“主子的病情没有压制住,只是止痛了,所以主子看上去没有那么难熬!还是需要服药压制才行!”薛神医给白峰解释。
“你们有没有去看仙女果?”白峰低声问了一句。
“去了!还没到成熟期,不过应该快了!”薛神医一脸愁容的说着准备煎药。
仙女果是解药中最重要的药材,不过只在仙女山生长,据说是三十年成树,三十年开花三十年结果三十年成熟,整整一百二十年才能得三颗仙女果。
虽然他不知道这传说是不是真的,可自从一年前他们寻得仙女果树以来,树上就有三颗未成熟的果子,到现在还没成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