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梦妍傅云琛

第一章 我们分手吧
帝都八月,深秋桂香。

临壹别墅区的某座别墅里。

阮梦妍坐在书房,看着电脑屏幕上正在连麦的另一个头像,眸色悲戚。

傅云琛,和她一样是一名配音演员。

前不久,两人刚合作了一部小说配音,这次直播就是为了宣传这部广播剧。

弹幕上:“阮梦妍和傅云琛的声音好配啊!”

“好喜欢他们,真希望他们是真情侣,长长久久!”

这样的评论比比皆是。

阮梦妍看着心里既甜又苦。

甜的是她和傅云琛是真情侣,苦的是,这一事实除了他们无人知晓。

像是被蛊惑,阮梦妍不自主的问了句:“傅云琛,粉丝这么喜欢我们的CP,不如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这话一出,弹幕更是密密麻麻,几乎淹没了傅云琛的头像。

沉寂蔓延,只有电流声滋响。

片刻后,清冷的男音响起:“不好。还有事,先下了。”

音落的一瞬,傅云琛的头像消失在了连麦位上。

阮梦妍眼睫颤了颤,鼻间有些发酸。

她知道,傅云琛生气了。

这一刻,阮梦妍竟然有些庆幸这只是一场声音直播,无需露脸,不用强装笑意。

掩下情绪,她自顾打着圆场:“这是我被他无情拒绝的第一百二十八次了,我们下次继续。”

“今天就到这里,下次直播见。”

关掉直播后,阮梦妍窝在椅子上,抬头一眼就看到桌上摆放的照片。

那是她刚和傅云琛在一时拍的,那时候他们刚参加完一场签售会,被粉丝要求拍一张合照。

碍于工作,傅云琛没有拒绝。

于是,这成了他们两人唯一的一张合照。

阮梦妍伸手拿起相框,手指摩挲着上面人的面容。

距那时,已经三年了。

而她和傅云琛,也从甜蜜走到了如今的冷淡。

这是第几天没见到傅云琛了?

明明两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却像极了陌生人。

但阮梦妍却不愿揣测傅云琛在躲着自己!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下楼的脚步声响。

阮梦妍起身走出去看,就瞧见正要出门的傅云琛。

男人穿着白衬衫和西裤,身姿挺拔,惹人歆慕。

阮梦妍搭在栏杆上的手紧了紧:“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傅云琛抬头看来,狭长眼里尽是冷漠:“关你什么事?”

阮梦妍喉咙一堵,不知是在提醒自己还是提醒傅云琛:“我是你的女朋友。”

傅云琛没什么反应,转身就要往外走。

沉默会杀人。

这一刻,阮梦妍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她忍着心里钝刀割磨的疼,往楼梯下追了两步:“云琛,我们聊聊好不好?”

傅云琛脚步一顿。

见状,阮梦妍仿佛找到了勇气。

她快步下楼,走到傅云琛面前:“有什么问题矛盾我们可以摊开聊,总会解决的。”

如果再这样下去,阮梦妍真的感觉他们要走到尽头。

她不想就这么放弃这段感情。

“摊开聊也好。”

傅云琛转过身看她,眼中的冷淡让阮梦妍心一紧。

然后就听他说:“阮梦妍,分手吧。”

第二章 没有回答的答案
这句话随着风吹到阮梦妍耳边,冻得她浑身冷颤。

明明是八月的炽夏,她却如置身冰天雪地。

“你说什么?”

傅云琛却没了重复的心情:“明天我会搬出去,晚安。”

说完,他转身出了门。

砰然的关门声重重砸在阮梦妍心上,伴随着远去的车灯,拉扯着她的心也坠入黑暗。

傅云琛提了分手。

他们结束了。

这个认知涌上脑海的一瞬,阮梦妍眼眶有些发烫。

她紧咬着牙将泪忍回去,也不想接受。

阮梦妍慌忙掏出手机,想要联系傅云琛。

然而拨出去的电话里,只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傅云琛,把她拉黑了。

阮梦妍站在门厅,浑身发凉。

她不死心的又翻出了其他联系方式,然而……无一例外。

阮梦妍向来知道傅云琛是个行事果断的人,但没想到如此不留余地!

突然,电话声响起。

阮梦妍以为是傅云琛,来不及看号码慌忙接起:“云琛……”

听筒里传来的女音却打碎了她的妄想。

“什么云琛?我是宿雪。”

宿雪是这次的配音导演,也是阮梦妍和傅云琛所属的VOI声工场的老板。

阮梦妍掩去失望:“有什么事吗?”

“明天下午两点半来公司一趟,你和傅云琛这部新剧有几句话需要补录。”

听到傅云琛的名字,阮梦妍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你……通知傅云琛了吗?”

“通知了,他说会准时过来,你也别迟到啊!”

宿雪说着,挂断了电话。

耳畔恢复了寂静。

阮梦妍垂眸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未接通的那串属于傅云琛的电话号码,最终还是按灭了手机。

等明天吧,等见面她再找他好好聊聊。

就算结束……她也该知道是什么原因!

一夜疏忽而过。

阮梦妍整晚昏昏沉沉,也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是睡着的。

起来时,嗓子干哑到说不出话,喝了好几杯温水才堪堪缓解。

VOI声工场。

等阮梦妍和傅云琛补录完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录音师和宿雪已经离开,录音室内就只剩下傅云琛和阮梦妍。

看着要走的傅云琛,阮梦妍开口喊住了他:“等等,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傅云琛回头看她:“什么?”

阮梦妍垂在身侧的手攥紧,强撑着抹笑:“就算是分手,你也该给我个理由。”

最起码让她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出局。

傅云琛眼神冷了下来:“没理由。”

他语气里充满了不耐和厌烦,刺的阮梦妍心尖一阵阵痛麻。

“怎么可能没理由?当初我们明明那么好……”

阮梦妍试图提起那些过去,提及两人曾经的那些美好。

然而傅云琛却直接打断了她:“你有完没完?”

阮梦妍声音一窒,只觉得连吸进肺里的空气都布满了刀子,割的她疼痛难当。

见她不说话,傅云琛冷漠的转身就走。

一瞬间,阮梦妍不由自主的开始怀疑起了那些视若珍宝的曾经,还有那个回忆里满口说喜欢自己的男人!

那些到底是真是假?

阮梦妍追上前一步,“傅云琛,你真的喜欢过我吗?”

然而傅云琛脚步没停,只有清冷声音徐徐飘来。

“你不会想听到真话。”

第三章 无法挽留
字字诛心。

这一句话像是魔咒缠绕着阮梦妍的耳朵,久久不歇。

黄昏漫漫。

阮梦妍窝在书房椅子上,电脑上正在播放的是她和傅云琛的新剧。

耳机里,傅云琛的声音含情温柔:“我喜欢你,如鸟向林,鱼思故渊。”

“此后千千万万年,得与君相守,死生不换。”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情话,阮梦妍却听得心酸。

曾几何时,傅云琛也是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和她说喜欢。

那时她信以为真,却忘了他们是配音演员,最会的就是用声音演戏!

那些声音里的爱恋,深情,温柔……全都是能作假的!

想到这儿,阮梦妍心脏疼到几乎喘不过气。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响。

阮梦妍起身走到窗边去看,就瞧见傅云琛从车上下来,走进了别墅。

随着一声关门声,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楚。

紧接着,就见傅云琛的身影从书房门口路过。

四目相对,男人只是淡漠的收回视线,径直走过……

阮梦妍心口抽痛了瞬,嗓子也一阵阵发涩。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追了出去,跟在傅云琛身后,亦步亦趋。

直到傅云琛房间门口。

阮梦妍站在门边看着他收拾衣物,看着他本就空泛的衣柜逐渐空无一物……

她无法故作镇定:“傅云琛。”

傅云琛停下手中动作,转头看她,不发一语。

阮梦妍握着冰凉的手:“一定要搬走吗?”

“我们已经分手了。”傅云琛提醒着。

阮梦妍哽了瞬,嗓子一片干哑的疼:“可我不想分手。”

“真的不能再试试吗?”

她不敢相信傅云琛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自己,也不想相信。

傅云琛只是合起行李箱:“不能。”

然后越过阮梦妍,就往外走去。

阮梦妍转头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心里清楚,他这一走,他们之间就真的结束了。

她无法接受,跑上前拉住傅云琛的手臂。

“等一下!”

傅云琛回头看她,眉心微皱:“还有什么事?”

他语气中的不耐和厌烦丝毫不加掩饰。

阮梦妍原本想要挽留的话尽数被堵回了嗓子。

她怔怔望着眼前这个眉眼俊朗的男人,抓着他的手无力的垂落回身侧。

“我们之后……还能做朋友吗?”

阮梦妍从没想过自己在爱情里会卑微到如此地步。

但为了傅云琛,只要能陪在他身边,能参与他的生活,她宁愿换个身份,哪怕只是朋友。

闻言,傅云琛深邃眼中闪过抹什么。

但只一瞬,他就凉凉开口:“随你。”

然后转身就走,再没有丝毫停留。

别墅的门敞着,露出傅云琛半边身影。

黄昏的晚霞橘红,落在他身上留下道道光晕。

阮梦妍本想再好好看看他,可刚走到门口,脚步霎时凝滞。

只见傅云琛的车上,那原本只属于她的副驾驶上多出了一个陌生人。

车窗半摇,只露出那人的侧脸。

心里某种不好预感蔓延,阮梦妍试图压下。

但下一秒,就听那女人轻柔的声音传来:“云琛,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

第四章 喉癌
风吹过,阮梦妍不由得一抖。

她甚至连傅云琛是什么时候开车离去的都不知道。

失魂落魄的走上楼,来到傅云琛的房间。

这个屋子里,他们曾亲吻,拥抱,做尽爱人该做的事。

但现在,却好像随着傅云琛的离开,全部被清空。

阮梦妍躺在傅云琛房间的床上,蜷缩成一团,嗅着空气中残存的属于傅云琛的气息。

“云琛,我们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那女人的话如魔咒般萦绕着阮梦妍的耳朵。

她忍不住去想,什么叫终于?

她和傅云琛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以来傅云琛冷落自己,提出分手,也是因为她?

各种猜测在脑海来来回回。

阮梦妍心口一阵阵的闷痛,连带着嗓子一阵阵发痒,随后重重咳了起来。

辛腥气充斥着喉间,痛感越来越强烈。

她没有办法,只能打车赶往医院。

医生办公室。

阮梦妍看着自己的检查报告,嘴唇都在发颤。

“医生,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我怎么可能得喉癌?”

医生只是摘下眼镜,按了按眉心:“建议您还是尽快入院治疗,这段时间也最好少使用嗓子,以免病情更重。”

帝都深秋的夜带着冬的寒冷,轻易打透了薄衣。

阮梦妍紧捏着那份检查报告,满目茫然。

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

沙发上,阮梦妍缩成一团紧紧环抱着自己,汲取着少到可怜的暖意。

面前茶几上,那张批写了她命运的白纸静静放着。

她就这么盯了一整晚,难以入眠。

第二天,朝阳从外照进来。

手机响起,阮梦妍拿起就看到上面的日程提醒:“上午十点,帝都会展中心,新剧见面会。”

见面会,意味着同为主役的傅云琛也会去。

“傅云琛……”

阮梦妍沙哑的轻喃着这个名字,沉默许久,才起身收拾了下,前往现场。

十点,帝都会展中心。

台下粉丝叫喊声嗡鸣。

阮梦妍站在台中,目光落在身旁正在念稿的傅云琛身上。

男人的声音低磁,带着刀子往心底戳。

“阿凉,你可知何为遗憾?”

“是我爱时你不知,知晓时你不爱,你爱时我已放手,挽回时已隔生死……至此生生世世,两相错过。”

阮梦妍听着,眼眶发热。

要是傅云琛真的像他说的台词那般爱自己该多好?

那她一定有更多的勇气去留住他,不让彼此错过!

沉默之际,傅云琛看向她,眉眼中尽是不悦催促。

阮梦妍垂眸看着手稿上的台词,嗓音沙哑:“可我以为,最遗憾不过……我曾拥有你。”

“若可以,我想弥补这个遗憾。”

话出口的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不是广播剧里的台词!

傅云琛皱了下眉,看向阮梦妍的目光有些凉。

而后他慢慢合起稿子,冷淡的声音从麦克风徐徐传开:“但遗憾有时,只能遗憾。”

这一句,似是冰冻了浑身热血。

阮梦妍知道,傅云琛听懂了她的话,也再次给了自己最干脆利落的拒绝。

台上的灯光慢慢暗下,全场也沉寂无声。

一直到签售会开始。

阮梦妍和傅云琛同坐在一张桌子后,距离近到手臂时不时会碰到。

但两人只是低头给粉丝签着名,写着祝福语,毫无交流。

刚刚台上隐晦的挽回,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

阮梦妍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嗓子里钝钝的疼也提醒着她刚刚的用嗓过度。

寂静蔓延,只有沙沙落笔声。

这样的寂静延续到一个女孩子开口:“梦妍,祝福语你可不可以写‘阮梦妍傅云琛CP成真,长长久久’?”

阮梦妍笔尖一顿,抬头看向提出要求的女孩。

女孩意识到自己的唐突,面色通红:“对不起,我……我只是太喜欢你们了!”

阮梦妍没说话,因为女孩的那句祝福也是她想要成真的愿望。

忍下嗓子里的疼,她对女孩笑了笑:“当然可以。”

说着,阮梦妍接过女孩手中明显是P出来的两人合照,就要落笔。

然而,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先一步按在了照片上,阻止了她。

阮梦妍抬头看去,就见傅云琛面色冷峻。

“不好意思,我现在有女朋友,要避嫌。”

第五章 及时止损
傅云琛的话在现场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阮梦妍整个人像灵魂被抽空般,甚至到最后,都不知道签售会是怎么结束的。

回过神时,人已经回到了VOI声工场。

休息室里,宿雪声音里是压不下的怒火。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虐杀CP粉是多严重的事情?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阮梦妍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向正低头打字的傅云琛。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傅云琛抬起头:“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女朋友受委屈。”

宿雪哑然了瞬。

阮梦妍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曾经在一起时,总是她顺着傅云琛,体贴他的心情。

那时候她以为傅云琛生性不会退让,但现在才发现,原来不是不会,只是能让他无底线宠溺的人不是自己!

宿雪见两人都不说话,叹了口气:“算了,之后我会安排个机会让你们营业,粉丝能挽回多少就挽回多少,别再胡闹了。”

说完,她率先离开了休息室。

没过多久,傅云琛也站起身往外走。

习惯快大脑一步,阮梦妍喊住了他:“傅云琛。”

傅云琛脚步一顿,回头看她。

阮梦妍咽了咽喉咙:“她……你很喜欢她吗?”

她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也不想去探寻。

她在乎的,只是傅云琛。

傅云琛也没有回避,语气不容置疑。

“是。”

阮梦妍只觉得这一个字像是锤子,一寸寸敲断了她的脊柱。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在想要怎么挽回他们这段感情。

如今才明白,爱情就像是拔河,一旦一方松手,另一方注定会受伤。

倒不如也学着干脆放手,及时止损。

但即使如此,阮梦妍心里还是一阵阵剜心的疼。

从喜欢上傅云琛的那天起,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要逼自己放手!

可好像……也只能到这儿了。

阮梦妍垂下眼睫:“我明白了。”

这样沉寂的阮梦妍也是傅云琛没见过的。

他原地站了会儿,最后还是缄默的出了门。

门锁合起的一瞬间,一滴泪从阮梦妍的眼中掉落,无声无息……

宿雪安排的营业在三天后,是一场连麦直播。

阮梦妍听着手机里宿雪的告诫话语,声音沙哑:“云琛那边,我来通知吧。”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电话那头,宿雪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同意了。

转眼三天后,晚八点直播连麦。

麦位上除了主持人,就只有阮梦妍一个人。

她没有通知傅云琛,或者说从那天从声工场离开之后,她就再没联系过傅云琛。

耳机里,主持人跳过了介绍流程,直接切入了主题。

“梦妍,上次签售会之后,你和云琛怎么没有别的互动了?”

“对云琛大大的彩虹屁,酝酿好了吗?虽然他人没在,不过我可以替你转达给他!”

闻言,阮梦妍有一瞬间的失神。

不管同行也好,粉丝也好,没有人不知道她当年进入配音圈,成为配音演员是因为傅云琛。

这些年,只要阮梦妍的采访里提到傅云琛,紧跟着的就一定是她的告白!

然而这次直播从开始到现在,阮梦妍却没有提及傅云琛一句。

随着主持人话音落下,弹幕上也开始刷起了傅云琛的名字。

阮梦妍看着,一条一条,似是要将这个名字刻进血肉里。

直到主持人再次催促,她才闭了闭眼,开口回答:

“人会走,茶会凉,我的喜欢也不能像永动机一直延续,现在……该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