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尔于昼

第11章 虎斑胖橘
樊尔趴在地……那倒没有趴在地上,她摔下去的时候,正好被人接住了。
她很谢谢这位好心人,毕竟羽绒服这才穿第一天,什么还没干,干干净净的,这要一跤摔下去,准脏,准得洗。
但水费、电费,都要钱。
她抓着那人的手臂支撑起身体,满心感谢:“谢谢!谢谢!谢谢救我狗……”命。
命那个字,语塞在喉咙,樊尔看着眼前这个人。
准确来说,是个男人,说男人,也不是,是个少年。
就正值青春年华,长得非常好看,漫画里走出来的那种美少年。
这不是,她在慈善活动现场,看到的那位粉丝吗?
怎么在这?难道……不是粉丝,而是私生?
樊尔拧紧了眉头,表情有些严肃。
如果是私生,那问题就有点严重了。
“老吴~”樊尔正思索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
她看向少年,长得挺好的,身高也挺高的,大概一米九左右,但说话怎么这个声?跟不会说中文的外国人似的。
少年却没看她,而是看着她右侧的方向。
樊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一只长得非常威武雄壮的虎斑胖橘。
胖橘歪着头,与樊尔对视目光,嘴微张发出一声低沉、粗矿的:“老吴~”
樊尔愣了一下,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好橘的丑猫,不是!好胖的丑橘,也不是!是好丑的胖橘猫。
是真的丑,丑到什么地步,樊尔也无法形容,但她看过无数的猫,这只,它是最丑的。
明明好好一只橙色虎斑大胖橘,额头和下巴,两块大白毛,跟长胡子的二郎神似的。
樊尔深吸一口气,抬手捂住自己的眼,谢谢,有被丑到。
虎斑胖橘不知是不是领会到了她的意思,表情变得凶狠起来,气势汹汹朝着樊尔冲来,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老吴!”
樊尔冰冷着表情,吐出话语:“嘤,好害怕呀。”
正跑动的橘猫猫,突然停住脚步,猫眼有些僵硬的看着樊尔。
樊尔挑了挑眉,有些惊奇,她慢慢蹲下身子:“你能听懂我说话?”
“它比较通灵性。”少年启唇,回答她。
樊尔抬头看他:“你的猫?”
“是也不是,不过不好意思,它刚才挡着你的路了。”少年说。
他一解释,樊尔想起自己刚才被绊一跤的事情,这里,确实并没有绊倒她的东西。
樊尔看向虎斑胖橘,反应过来的点点头:“原来是它啊。”
“过来,道歉。”少年对胖橘说道。
胖橘冲着少年呲了呲牙,“老吴”一声,显然是不愿意。
“快点,过来道歉。”少年肃着表情看着胖橘。
虎斑胖橘与少年对视着,对视半响,似乎败下阵来,垂头丧气走到樊尔面前,瓮声瓮气的叫着:“哦啊啊啊~老吴~老吴~老吴~”
樊尔一句也没听懂,但不妨碍她开心,这只胖橘虽然它丑,声音也粗矿了一点,但身为一个爱猫,却没猫的人士。
即使它丑,那也是丑萌丑萌的,声音粗矿,那也是个小甜心。
更不提,这是一只愿意亲近她的猫。
按理说,像她这样白莲花设定的女主,像小狗小猫这样的动物,对她都应该很喜欢的。
但猫见樊尔,就跟见着虎似的,一个比一个躲得远。
二十岁以前,樊尔还没注意到这点。
直到二十岁之后,当时养母去世,太过孤独的樊尔,想领养一只猫猫陪伴自己。
好家伙,一进流浪猫救助中心,全部猫猫闻樊尔起舞。
性格稍微胆小一点的,埋着脑袋,呆在笼子距离樊尔最远的地方;性格胆大的,则一脸警戒状态,冲着樊尔发出威胁的低吼。
救助中心的志愿者,表情警惕的看着她,跟警惕一个虐猫狂似的。
樊尔没办法,只好打消领养一只猫猫的心思。
“我刚才应该有踢到它,它有没有受伤?”樊尔问。
少年对着虎斑胖橘唤了一下:“过来,有受伤吗?”
虎斑胖橘乖乖跑到少年面前,朝他翻着肚皮,求抚摸:“老吴~老吴~”
少年并没有抚摸胖橘,在胖橘叫完之后,对樊尔说:“它并没有受伤。”
樊尔看的眼热和嫉妒,这么一只猫猫朝少年撒娇,少年却无动于衷。
终于,她忍无可忍,问少年:“我能摸摸它吗?”
少年抿了下唇,道:“可以,它不是我的猫,你不用征得我的同意。”
樊尔觉得少年简直浪费猫猫资源,这么一只猫猫缠着他,他竟然不养!
“咪咪,过来。”樊尔朝着虎斑胖橘唤。
胖橘瞥她一眼,高冷撇过头,继续朝少年撒娇,不理会樊尔。
樊尔看向少年:“你看……”
“给她摸一下。”少年对胖橘说。
胖橘盯向樊尔,盯了半响,才朝她走近。
樊尔把握机会,从胖橘的头,摸到尾巴。
i了,这就是吸猫吗?果然很快乐!
“嘻嘻。”蓝色口罩里,传出樊尔的笑声。
本来站定的胖橘,抬起爪子,给樊尔摸它的手,来了一下。
少年瞳孔微缩,蹲下身子,拉住樊尔的手:“你的手……”
沉迷吸猫的樊尔,看了眼手道:“小事,不疼。”
“怎么是小事,我们去医院。”少年表情犹外凝重,期间他看了胖橘一眼,胖橘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低垂着头,再出口的叫声,小了许多。
“老吴~老吴~老吴~”
“你少狡辩,之后一周都不摸你。”少年对着胖橘道。
胖橘宛如被雷击,僵在原地,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老吴!老吴!”
樊尔有些被逗到:“它应该很喜欢你。”
“大概吧。”少年说。
“为什么不能养它?”樊尔问。
少年沉默,并不说话。
樊尔见他不说话,觉得自己可能是问到了少年的痛处,道,“抱歉,我多嘴了。”
“没事,我送你去医院。”少年再一次提去医院。
“真不用,这点小伤,再不去医院,就要愈合了。”樊尔调侃着说。
“它是只流浪猫,我怕它携带病毒。”少年说。
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胖橘发出不满的叫声。
樊尔思索一下,还是去看看,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尽管她爱猫,但咱们得理性!

第12章 对不起,我没有钱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樊尔抬头望向已经停住白毛大雪的天空,心很凉。
她是谁,她在哪,她为什么要进医院!
坐车2块,挂号20,一针疫苗388!
樊尔现在兜里,总共就只有91块了。
果然,这个少年,是她的黑粉吧!
少年表情抱歉的看着她:“对不起,我没有钱……”
樊尔很想说,她就很有钱吗?
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她问少年:“离家出走了吗?”
“离家出走?”少年念着这四个字,随后说,“不是,我没有家。”
樊尔开始打量少年,凯迪全球限量价值20万的鞋,路威全球限量价值35万的羽绒服,里面的毛衣不认识,可能是手工定制,但价格应该也不低。
这全身上下,能看得见的,价格最低的,就是这条纯黑色的休闲裤,是雅丹新出款,人民币2万。
这样一位少年,跟她说没家……
难道是什么豪门争斗的故事?
那也不管樊尔什么事,她虽然有个很牛逼的身世,但她现在,也没有认祖归宗回去。
“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的,有些事情忍一忍就过去了,你想一想,你现在身无分文,在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继续忍耐吧,总会过去的,我也忍了这么久,现在才总算可以嘚瑟了!”樊尔拍了拍少年的肩。
少年看着樊尔,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恩。”
樊尔被他一双好看的双眸注视着,叹口气:“有钱坐车吗?”
“我……”
他话还没说出口,樊尔敲了敲头道,“你身无分文,哪来的钱坐车,有手机吗?”
少年看着她,没回答。
樊尔扶了扶额,幸好医院挂号,要纸币,她刚才换了一百块钱。
樊尔拿出零零散散的纸币,本来想将二十的给少年,但想了下,万一路远,二十不够,怎么办?
樊尔抖了抖手,把那张绿色五十的给少年:“拿着。”
她撇过头,不看那五十块钱,不然她怕会抢回来。
这少年,果然是她的黑粉!
“好了,再见。”樊尔把剩余的41块,揣回去,对少年挥了挥手,迈步走进黑夜之中。
公交车!等她!她已经没钱打车了!
少年看着她的背影,目光落到她揣在羽绒服里受伤的那只手,抿了抿唇道:“她是个性格很好的人,你怎么伤害她?”
这句话,他是对身旁的胖橘说的。
胖橘对着他做动作撒娇,嘴里也发出撒娇的声音,就是体格威武雄壮,声音格外粗矿,跟个抠脚大汉似的。
少年静默盯了胖橘半响,“丑死了,她竟然还摸你。”
胖橘一副心碎的样子,发出今晚最凄惨的声音:“老吴吴吴吴~”
鱼哭了水知道,猫哭了……老吴知道。
早上九点,樊尔揉着一头凌乱的头发,走进浴室里洗漱。
昨天乘公交车回来后,时间已经十点半了,樊尔匆匆洗了个热水澡,手机也没玩,上床睡觉。
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早上九点。
洗漱完,樊尔用护肤品,草草护了下肤,开始联系狄家的管家。
樊尔的首富外公,名字叫狄忠国,今年刚好六十岁。
昨天已经联系过了,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樊小姐。”电话那边,传来管家温和的声音。
“洪先生,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通知狄老先生一声,让他派车来接我了。”樊尔开门见山的说道。
洪管家愣了一下,说道:“好的,樊小姐。”
他应完之后,樊尔说了句“再见”,便将电话挂断了。
洪管家拿着被挂断的手机,微微出神,他仍到现在,还有些未回过神来。
整个上流圈里,谁都知道老爷在找他的外孙女,不少人,被推荐上门,但均都不是。
这位小姐呢,她不是被谁推荐上门的,她是自己主动找上门的。
洪叔回忆起昨天早上的那通电话,仍觉得震惊。
女孩声音平静的告诉他,她要找狄忠国先生,她有他孙女的信息。
像这种莫名的电话,他本该挂断,但想到老爷交代的,只要来电和他孙女有关的,不管对方再莫名,都要禀报给他。
洪叔作为管家,听主人的交代,自是禀报给了老爷。
老爷今年年过六十,耳朵突然有些不太好,所以通话的时候开了扬声器,他亲耳听到女孩对老爷说:“我就是你要找的外孙女。”
洪叔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这女孩,在开玩笑吗?
女孩倒是很平静,声音平稳的陈诉她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
老爷对孙女的事最为在意,所以当即就吩咐他去接女孩到狄宅,验血。
可女孩却说她有个活动,把事情推到了今天。
什么样的活动,能比得上见老爷?这个女孩,竟然拿乔。
但老爷却同意了。
后面根据女孩所给的消息,迅速查到了女孩的资料。
樊尔,22岁,未上过大学,五年前进入娱乐圈……
资料很平淡,简短一句话形容,倒霉了点。
但那张脸,却不平淡,和老夫人、大小姐,极其相似的脸庞。
从樊尔拍的那些电视剧、电影来看,虽然演技稀碎,但表情是犹外灵动,不像是整的。
老爷当时便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见这个女孩。
于是他们去了樊尔所参加的那个慈善活动,像老爷这种身份,这种慈善活动,完全是屈尊。
毕竟这种慈善活动,可不见得多少人是真心的。
不过,他们见到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没有化妆,没化妆的她,跟老夫人和大小姐,更像。
所以当那个女孩,捐出自己试卷的时候,老爷毫不犹豫的让他举牌。
这对别人而言毫无意义,但对老爷来说,不是。
如果樊尔真的是他亲外孙女的话。
“老爷,樊小姐来电话了。”半响之后,洪管家去通知狄忠国。
狄忠国耳朵上佩戴着助听器:“去接她吧,开那辆一千五百万的兰博基尼。”
“会不会太隆重?”洪管家问。
“她要是我亲外孙,一亿的车子,都不隆重。”狄忠国说。
但首先,她要是。

第13章 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
凭老爷的身份,如果樊尔真是老爷的外孙女,一千五百万的兰博基尼,确实不隆重。
洪管家应了声“是”,通知司机,在车库等自己,准备出发。
樊尔打开衣柜,在挑衣服,挑了半天,也没挑出个花样。
毕竟家庭条件有限,没几件贵的。
比较贵的,以狄忠国的地位来看,也是地摊货。
算了,随便穿吧。
樊尔给秋裤外面贴上暖宝宝,再套上加绒棉裤,上身秋衣外面也贴了暖宝宝,再套上毛衣。
外套配个白色羽绒服,脖子有点冷,再拿一条红色围巾。
樊尔看了眼镜子,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可以出发了。
也是长得好,才穿的这么好看。
不是樊尔自恋,她是真的长得好,黑粉黑她的时候,都从不说她的脸,只说她是个花瓶。
换好衣服,樊尔又去厨房开始倒腾,尽管是去验血的,但到底是上门拜访,得带点东西。
就算狄忠国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她这些东西,她也得带,这是礼仪。
樊尔养母徐兰,出身川渝地带,有过年腌制腊肉、香肠的习惯。
樊尔跟着她,也有了这份习惯,哪怕没钱买不了整头猪,但买点肉,搞一些,还是行的。
这是樊尔乘天还没彻底冷下来的时候腌制的腊肉和香肠,现在已经干的差不多了,正好给狄老爷子带一份去。
看着这些腊肉、香肠,樊尔心里感慨,幸好她精打细算,否则这40块,还真不知道怎么过一个月。
虽然她是首富亲外孙女,但樊尔想,结果没确认之前,就算结果确认了,她一个为了钱去认亲的,对方要不要认她,也不知道。
哪怕是认了她,她也没必要恃宠而骄,惹了人厌恶。
细致的为自己考虑,总没问题。
大概五十分钟后,樊尔的家门才被敲响。
樊尔初次见洪管家,洪管家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长相平凡,但气质十分温和、绅士。
他就是那种大家所说,长相很平凡,但不凡的气质,让他看起来非常好看的那种人。
“你好。”樊尔客气的对他轻颔首。
“你好,樊小姐。”洪管家微躬身45度说道。
樊尔有点僵硬,没被人如此礼貌的对待过,她咳嗽一声,连忙打断洪管家的施法道:“走?”
“好的,樊小姐。”洪管家点头应着,随后目光落到樊尔的手上,“你手上的东西,我帮你提着。”
“不用,也不重。”樊尔摇了摇头拒绝,她习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洪管家也不强硬,领着樊尔下楼。
站在兰博基尼面前的时候,樊尔认出了它的牌子,腿有些颤抖。
洪管家替她打开车门:“樊小姐,请。”
樊尔吞了吞口水,看了看手上的腊肉、香肠,突然就觉得,它们……不配了。
才出生一个多月,它们竟然就坐上了兰博基尼!
奢侈!
这个塑料袋就更奢侈了,它竟然是一块钱二十个的塑料袋!它不配!
樊尔压抑着心情,坐进车里,姿势规规矩矩、板板正正,比她第一次上课还要正经。
洪管家上车后,车子正式启动了。
不知道是不是樊尔的心理作用,她觉得,不愧是兰博基尼,坐起来,就是比保姆车、公交车等等车,舒服。
“那个,洪管家,我能问一下,这辆车多少钱吗?”樊尔怕暴露自己没见过世面,问的格外小心翼翼。
洪管家微笑着回答:“大概是一千五百万,樊小姐。”
“大概?”
“因为准确来说是一千五百三十六万。”洪管家解释。
樊尔悄悄吸了口气,就这零头,以她在长星的工资,就要十年。
*
华丽精致的中式院门前,站了一共十三个保镖。
保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宽松保安装,人靠衣装,但衣也靠人装,这保安装穿在这十三个身手矫健的保镖身上,那叫一个精神,那叫一个好看。
但樊尔却无暇欣赏这十三个身材好到爆的男人,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保镖后面那道精致的中式院门。
这道中式院门上面写着‘狄宅’二字。
樊尔已经想过很夸张,但没想到这么夸张,比那辆兰博基尼还要夸张。
建在京都市中心的一栋私宅,据洪管家所说,这栋宅子总面积一共2000亩,2000亩有多大?
用足球场来换算的话,一个国际标准足球场的面积是10.7亩,这座私宅相当于有186个足球场那么大。
如果听不懂的话,请想一下一座小镇的大概总面积差不多是一两千亩,而这座私宅的面积,相当于一座小镇。
当然,面积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地段!这可是一座建在京都市中心2000亩的豪宅!
樊尔的腿本身就抖,此时更抖了。
“樊小姐,请跟着我。”洪管家对着樊尔邀着手。
樊尔表情冷淡的轻点头,在洪叔迈动脚步后,控制着发抖的腿跟上。
尽管樊尔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作为一个女明星,经历过包装训练,她的面上完全波澜不惊。
进入中式大门后,一辆价值580万的迈巴赫s800开过来。
“请,樊小姐。”洪叔为她打开车门。
樊尔顿了一下,坐了进去。
她刚从一辆价值1536万的兰博基尼上下来,又坐上这辆价值580万的迈巴赫s800。
她怀疑对方在炫富,并掌握了证据。
但想了想,这哪里是炫富,这是真富。
从一辆豪车到另外一辆豪车,樊尔本身就抖,此时更抖了。
等车子开起来,樊尔才渐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坐车。
因为这座宅子实在太大了,用脚走到住宅前,怕是要累死。
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她i了。
不止i了,她还要飘了。
以后让她怎么直视只要一块钱就能送到家的小宝贝,公交车!
虽然这样想,但樊尔还是愉悦的抖起腿,开心!真的开心!
车子开了差不多五分钟时间,到达住宅门口。
樊尔站在住宅前,看着这一座像宫殿一样的住宅,脚有些站不稳,飘的。
她以为前面,已经够自己见过世面了,现在……恩,她还是见少了。

第14章 我就是看钱
该怎么形容眼前这座住宅,它跟那些豪华的别墅,完全不一样。
因为这里是完完全全的中式风格,说它是宫殿,它还真的是座宫殿,古时的宫殿。
但它拥有中式的风格,却也有现代的家具,以及电器等等东西,但这一切,在这些装修下,都并不违和。
这样的房子,可比建一座别墅,还要费心费钱费时费力。
“老爷子很喜欢中式风格?”樊尔从外面,走进里面,没忍住的问洪管家。
洪管家回头看她一眼,微笑着道:“老爷说,这是传承,不能忘本。”
樊尔赞同的颔首:“确实不能忘本。”
正堂很大,但狄老爷子却没在正堂等待接客。
洪管家怕樊尔误会狄老爷子对她怠慢,和她解释:“正堂接客,太过严肃,除了宴客时,老爷一般都在书房接客。”
樊尔点了下头,表示不介意。
其实洪管家不必和她解释,像狄忠国这样的首富,哪怕是对她怠慢,又如何?
毕竟她在对方眼里,就是低到尘埃的人。
要不是孙女这层身份在这,对方连看都不会看她这个普通人物一眼。
洪管家带樊尔走了很久,大概有多久……
车子开了五分钟,他们走了有五分钟,因为这座房子实在太大了。
但她确确实实认识到,真正的有钱,是什么样子。
她以前见的那些有钱人,都是虚假的有钱人。
等到书房,樊尔才明白狄忠国为什么会在这里接客,这里确实适合接客。
书房的一面墙被做成了一排中式的折叠门,门上半部分是玻璃,应该是考虑到采光,和冬季避风的问题。
门前挂着写着书法的白布,一条一条,从高高的门梁垂下来。
如果门打开,风一吹,跟着摆动,会让这古意十足的书房更添仙气。
折叠门外面,透过玻璃窗,能看到一片娟丽的风景,绿竹、红梅、石路、小溪、石桌、石凳……
哪怕此时是冬天,还没到植物生长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韵味。
樊尔觉得自己,有些高雅了起来,她挺了挺腰板,在书房里搜寻狄忠国的身影。
搜寻半响,终于在另一面墙的壁炉前看见了盖着毯子,坐在轮椅上的狄忠国。
壁炉!
樊尔梦想中的生活,就是床、被子、壁炉。
樊尔连忙走过去,享受壁炉带来的温暖。
洪管家没想到樊尔见到老爷,会直接自己走过去,狄忠国更没想到。
觉得这女孩的胆子有些大。
壁炉燃着火苗,樊尔自来熟的坐到狄忠国对面的沙发上,出神的看着火苗,神游太空。
突然她砸吧砸吧了嘴,道:“有地瓜就好了。”
狄忠国正等着她开口说话,结果等来了这么一句,地瓜???
樊尔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转头向狄忠国问好:“狄老先生你好,我就是联系你的人,我叫樊尔。”
狄忠国现在不在意这个,毕竟樊尔的资料,他再清楚不过,他在意樊尔刚才的那句话:“地瓜?”他问。
樊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好像呢喃出声了,她摸了摸鼻子,也不尴尬,看向壁炉说:“这个火,等它不燃,可以加些碳进去,在旁边放上地瓜,地瓜熟了,扒开外面黑焦的皮,露出里面金黄的软肉,又甜又香。”
说罢,樊尔忍不住吸了一下口水。
她起床就联系洪管家,之后在厨房随便翻了两片面包对付肚子。
两片面包,对樊尔来说,跟饿肚子差不多,可现在的条件,只能省着吃。
所以想起美食,她自然忍不住流口水。
穷,还能吃,樊尔也是服了自己。
她描述的绘声绘色,狄忠国看出来了,这孩子是饿了。
“没吃早饭?”他问。
樊尔表情淡定的向他点头。
“小洪,去吩咐一下厨房,准备一份早餐。”狄忠国看向洪管家说。
洪管家应:“是。”
洪管家退下了,书房剩下樊尔和狄忠国两个人。
让洪管家退下去,狄忠国也有一番私心,他想跟樊尔单独谈谈,顺便的,也想考验一下樊尔。
其实无需验血,他也能看出樊尔百分之九十是他的外孙女。
因为樊尔跟他的女儿很像,第一眼看到樊尔资料照片的时候,他还以为那位私家侦探,拿错了照片。
拿成了他女儿的照片。
毫无血缘的情况下,两个人长得相似到这种地步,实在概率不大。
至于整容,他相信还没有谁有这个胆子,拿整容来忽悠他。
“谢谢。”狄忠国如此吩咐,樊尔也不客气。
她见面礼都带了,蹭顿饭,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资料上写,你是位戏……明星?”狄忠国问。
樊尔点头:“对,就是戏子,靠脸吃饭的那种。”
“你倒是坦荡。”狄忠国说。
“不然了,能靠脸吃饭的人,也不多。”
狄忠国看着樊尔,一时说不出话,这孩子……说的还真对。
能靠脸吃饭的人,不多。
他咳嗽一声,把话题拉到正题:“其实我很想知道,你来认我,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亲情。”
樊尔用一种明知故问的眼神看着他:“你觉得,我们刚认识,会有亲情吗?”
狄忠国:“……”
他竟无言以对。
“我出生时,老爷子该是看着的,所以对我有亲情,但我从小长到现在,除了养母,我并不知我有其他的亲人。突然之间,我有了一个亲人,还是顶级首富,你觉得我能抱着亲情,来认亲吗?”
说到这里,樊尔也就直说了,“我就是看钱,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既然你这么有钱,我干嘛不认?”
“你将自己的欲望,说的这么坦白,不怕我什么都不给你?”狄忠国直视她的双眼,问。
樊尔与他对视着目光,没有一点回避:“我年纪小,几斤几两,你看的比谁都清楚,与其虚伪跟你恭维,不如坦坦荡荡面对你,你愿不愿意给我,都是你的东西,就算我恭维你,你给了我什么,但你厌恶了我这种恭维,想收回去,还不简单?”

第15章 不穿尿不湿
虽说樊尔迫不及待来认亲,也确实因为钱,来认亲。
但她的想法很简单,认不认她,是狄忠国的事情,认她,愿不愿意给她什么,也是狄忠国的事情。
她并不觉得,狄忠国是她外公,就要给她什么。
对方不愿意,她也不埋怨,继续简单生活。
对方想给,她就大方收着,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她和狄忠国是真的有血缘关系。
反正这种心态,跟抽奖似的,看个运气,抽中了,改变一下生活质量,抽不中,照旧进行原来的生活。
狄忠国因她一席话,沉默半响。
半响之后,他道:“你还真是不给自己找一块遮羞布。”
“我二十二了,不穿尿不湿。”樊尔抱着手臂,面无表情的道。
狄忠国:“……”
见狄老爷子沉默看着自己,安静的气氛,一时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樊尔问,“不好笑?”
狄忠国还是看着她,不说话。
气氛又开始安静。
樊尔有点尴尬了,脚指差点抠出比眼前这座宫殿,还要大的房子。
但她的表情仍旧没什么变化,入娱乐圈五年,樊尔所学最好的,就是表情管理,面对任何问题,任何事情,哪怕心里已经翻起波涛汹涌,她依旧能够做到面色平静。
只不过面色平静,时常被人黑成面瘫,要不是她演戏,表情是灵动的,还会被黑上整容,脸僵了。
“我只是觉得眼前气氛过于严肃,想缓和一下气氛。”樊尔一本正经的解释。
狄忠国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只觉得自己好像老了,跟年轻人的脑回路对不上了。
这不行,对不上,以后还怎么跟孩子交流,他得让洪管家给他整理一本现在年轻人的想法。
“验血吧。”但现在还是要面对,狄忠国开口提到正事。
樊尔颔首:“好。”
狄忠国拿起手机吩咐了一下,很快穿着两个白大褂的人,走进了书房。
一位男士,一位女士,男士看起来五十左右,女士则要年轻一些。
其实DNA鉴定,并不一定要验血,头发、唾液、口腔细胞等,都能鉴定。
但这种大事,验血更让人放心。
女医生走到樊尔的面前,她长相属于温柔型的,笑起来,会让人的心情放松不少。
“不要害怕,我会轻轻扎一下你的手,不会疼的。”她对樊尔温声的说着。
樊尔看着女医生,欲言又止的说:“我本来不害怕的,但你一说,我害怕了。”
虽然女医生长相很温柔,笑容很温柔,说话也很温柔,但樊尔以前看过一部悬疑电影。
那部悬疑电影,就有ˢᵚᶻˡ一位长相温柔、说话温柔的女医生,可对方杀起人来,那个狠劲啊,樊尔都害怕。
能不害怕吗,杀完人之后,笑眯眯的说“对不起”,那场景,跟放恐怖片似的,哦对!本身就是恐怖片。
所以女医生温温柔柔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樊尔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她这一刀,会不会扎断她的手?
这一想,本来不怕的樊尔,自然就怕了。
女医生抽了抽嘴角,道:“我只是医生,不是坏人。”
“影视剧里,坏人从来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樊尔看着她说。
“你扎不扎?”女医生已经失去耐心,磨了磨牙问。
听着她有点咬牙切齿的声音,樊尔轻颔首,对嘛!这样才正常。
她朝着女医生伸出手,竖起自己的中指:“扎。”
女医生看着那只朝自己比起的中指,深吸一口气,这也就是狄老先生家的孩子,这要是自己家孩子,她非得抽死她不可。
樊尔丝毫没感觉到自己的欠揍,竖着中指又对女医生说道,“扎。”
樊尔见医生,最怕遇见动作慢的医生了,因为本来不怕,对方动作慢,她就会忍不住联想。
女医生吐了一口气,开始动手。
她用酒精棉擦拭樊尔的中指,然后飞速用采血针对着樊尔的中指扎了一下,疼确实不疼,但感觉蛮奇怪的。
尤其是女医生对着她的中指一阵挤压,逼出一滴豆大的血珠,收集进微量采血管里。
采集完血液样本后,女医生用药水给樊尔的中指涂了涂,然后给她垫了一块棉花,用创口贴贴上。
“好了。”弄完之后,女医生放好血样,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再继续看着樊尔,她怕自己的手,打在樊尔身上。
樊尔完全没察觉到,还竖着自己的中指,静静的看着。
看了半响,她在心里感慨,这还贴个创口贴,也不怕一分钟后就好了,不过她的手长得真好,又白、又修长,怪不得那么多人衣服都不穿一件,天天舔她的手。
狄老爷子的血样,也采集好了。
结果今天出不来,所以男医生和女医生随后就离开了。
两位医生离开后,樊尔看向狄老爷子问:“早餐好了吗,我可以去吃饭了吗?”
她这有点急切的样子,狄忠国一阵沉默,比起认祖归宗,这孩子更像来蹭饭的。
狄忠国用手机联系了一下洪管家,洪管家告诉他,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狄忠国挂断电话后,看向樊尔。
听见对话的樊尔,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狄忠国:“……”蹭饭的感觉更像了。
狄忠国领着樊尔到狄家的餐厅用餐,这餐厅面积大的,让樊尔有种真的在外面餐厅错觉。
不过已经见过大世面的她,此时已然不怎么震惊了。
狄家的餐桌,是很中式的红木圆桌。
红木圆桌上摆放着青花瓷,青花瓷里插满着盛开的鲜花,鲜花娇艳欲滴,让人的心情忍不住愉悦。
关于青花瓷,樊尔没有什么研究,也不知真假,但以狄忠国的身份,想来假不了。
不过要是真的,用来插鲜花,也太……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花瓶,狄忠国看出她的心思道:“花瓶的价值,就是用来盛满鲜花。”
樊尔闻言他的话,觉得自己的思想果然够庸俗,她的第一反应是钱,好多的钱。
这些花是什么品种的,它们配盛开在这堆金钱上吗?
oh!鲜花插在钱上,她的心要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