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尔于昼

第6章 它是张试卷
樊尔会知道这么清楚的原因,是因为那辆车是墨清的。
墨清喜欢赛车,可他的身份,注定让他只能成为一名霸总。
墨清关注每一届的赛车比赛,也关注每一辆赛车。
樊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和她提起赛车。
这辆赛车产于几几年,初售价格多少,停售之后,价格涨到了多少,拥有什么样的性能等。
而关于这辆法拉利FXXK,被他重中之重的介绍。
因为为了这辆赛车,挂上车牌,他花费了不少的心力。
以至于樊尔一看到陆佳那辆座驾的车牌,瞬间就认出了,是墨清最喜欢之一的那辆赛车。
能让墨清把这辆宝贝拿出来,陆佳也是他的真爱了。
樊尔啧啧了两声,听着台上陆佳拿出自己要拍卖的东西,开始说故事。
“这把小提琴,是我最喜欢的人,找意大利小提琴制作大师Riochheld先生,花了一百万定做的,我的最新专辑《灵偶》也是由它编曲创造的,它于我而言,有着无比特殊的意义。”
樊尔白眼翻上天了,既然这么有意义还拿出来干吗?
不就是,让墨清秀一秀财力同时,又秀一把恩爱,把它买回来吗。
樊尔最近翻的霸道总裁文,套路都比这新,所以能不能换个新套路?
陆佳继续说这把小提琴对她而言的意义,她说的期间还在人群中寻找樊尔,瞄她的脸色。
想看樊尔的脸色如何,是气愤,还是妒恨。
可樊尔表情一脸的冷漠,目光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樊尔在想什么?
樊尔在想今天晚餐吃什么,今天英嘉会不会管饭?
不管饭的话,她得算算仅剩的五百块钱,怎么吃,最划算。
要知道,今年京都的物价又涨了,以前只卖一块一个的大包子,从三年前涨到了三块一个,今年就直接升到五块。
以前都是买个包子随便对付肚子,现在买个包子都不随便了,得思考一下。
还是买菜吧,今年菠菜虽然已经涨到了二十二块一斤,但买一斤菠菜,樊尔一个人吃饭,配合点其他的菜一搞,樊尔最起码能吃三天。
而且菠菜是比较贵的,她可以买其他稍微便宜的菜,反正什么便宜做什么呗,总归熬到下个月,没什么问题。
下个月,狗公司最后三千块一领,兼职她再努力一点,能拿五千块了,她又有钱了。
恩,想来想去,还是做菜更实惠。
“你在想什么?”突然一道声音在她身旁响起,樊尔觉得有些耳熟,但想不起是谁。
“我在想我家附近的菜市场,哪家的菜最便宜。”樊尔本能的回答。
她回答完之后,感觉气氛有些寂静。
樊尔终于回过神来,只见大荧幕上出现她的脸,不知何时,摄影机又怼到她的面前。
而刚才问她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先前看见的那名,是她粉丝的少年。
樊尔:“……”这其实是她的黑粉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害她?
殊不知,少年望着摄影机,目光里有疑惑。
“咳,这是个很高深的问题,樊尔要不要上台,来跟我们讨论一下?”主持人霍安,反应很快,拿着话筒如此说道。
樊尔手揣在羽绒服里,站起身,在大家的目光中,挤了一把拿摄影机的摄影师,从摄影师身旁路过,走下台阶,来到台上。
陆佳的下一位,就是她,摄影师拍她很正常。
但樊尔就气,别人都是远镜头,给她,就直接怼脸上了。
是她素颜很稀奇吗?非得往她脸上怼!
刚才给她一个远镜头,也不会收到她的音,现在她也不会这么尴尬。
说着尴尬,樊尔却处惊不变的站在台上,接过霍安的话筒:“霍哥,想怎么讨论,你住那片区?我帮你算一下,你家附近最经济实惠的菜市场?”
霍安只是想圆个场,没想樊尔真的聊起了菜市场,看那认真的眼神,好像他一说自己的住址……樊尔真能帮他算出一般。
他抽搐着嘴角,脑子飞快的转着,想要转移话题。
吕嫣然开口拯救他:“这个可以私下说,毕竟霍哥现在说了,以后就别想太平了。”
“那就不讨论菜市场呢?”樊尔问。
吕嫣然觉得自己刚挽回的气氛,又有点尴尬。
这回换霍安挽回了:“樊尔,你要捐献拍卖的东西是什么呢?”
见他把话题拉回正题,樊尔也没有执着菜市场的话题。
她本来就是被迫进行这个话题的,想着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然后樊尔成功把别人聊尴尬了,挺牛批的,樊尔给自己点了个赞。
“这个。”樊尔在羽绒服口袋里摸了一阵,摸出一张折叠的纸来。
那纸虽然被叠的方方正正,压的平直,但从它身上的皱纹,依旧能看出,它曾经被揉吧过。
小明星都拿出了相对值钱的东西,樊尔却拿出这么张……纸来。
这回霍安和吕嫣然都沉默了。
他们一沉默,现场的气氛也跟着沉默,相当的尴尬。
樊尔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见霍安和吕嫣然不问自己,还主动的道:“你们不问我吗?”
霍安这么大个主持,居然让场子给尬住了,实在让人怀疑能力。
“樊尔,这张纸……它对你而言,有什么意义吗?”
“是啊,樊尔,它对你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霍安和吕嫣然终于回过神来,一唱一和的说道。
“它不是一张纸。”樊尔边道,边将纸张给捋开,“它是张试卷。”
“试卷?”两位主持人傻了,观众也傻了。
虽然大家拿东西来拍卖,都是讲故事,讲意义,但大家心里门儿清,这些故事和意义对自己而言,究竟有多少真假。
它的价值摆在那里,才是真,让自己身为明星,不那么掉面。
可樊尔拿的这……试卷……
“这份试卷,对樊尔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霍安被连续震惊,此时反应快了许多。
“它要说什么特殊意义吧,也没什么特殊意义,唯一的特殊意义,年级第一算不算?”

第7章 这也有人买?
何止年级第一,还是省第一了,是樊尔目前为止,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能拿得出手,还有一点故事性,而且还很特殊。
特殊到,樊尔保证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位。
“年纪第一,那确实挺有意义的,不过对你这么有意义的东西,樊尔确定要拿来拍卖吗?”
对你这么有意义的潜台词,就是对别人没意义。
霍安希望樊尔看看眼色。
樊尔没看懂眼色吗,不是,但她得装作没看懂,毕竟雪上加霜的家庭,今天已经掏了九千五了,还拿出珍藏已久的试卷。
其他拿的出手的,真没有了。
孩子的家庭,她不允许。
“我这算什么,一个年级第一而已,而且已经过了很久了。咱们佳佳可是把她喜欢的人为她定制的小提琴,都拿出来了,这么珍贵的东西,她都舍得拿出来,为大家做贡献,我当然也不能吝啬。”樊尔一副大气的表情说着。
霍安抽了抽嘴角,虽然话是这样说,但陆佳拿的是价值一百万的小提琴,而且人家已经买回去了。
樊尔这破试卷,谁会要?
到时候,拍卖不出去,场面可想的尴尬。
但他已经劝过了,樊尔这一根筋的,也不知道听懂还是没听懂。
算了,再继续劝下去,会耽误活动的流程,场面尴尬,那也是樊尔尴尬,与他无关。
“那樊尔为这张试卷,定价多少呢?”霍安又问。
樊尔伸出一只手,比了个五。
“五千?”吕嫣然问。
樊尔摇头。
霍安瞪大双眼:“五万?”
这樊尔,还真敢要价,这东西对别人就没什么用,就一张破纸,五千满足不了她的胃口,竟然要五万。
樊尔:“……”
她的嘴角轻轻抽搐,她觉得叫五十有点太低了,也有点丢面,就准备叫个五百。
结果倒好,吕嫣然和霍安,一个比一个叫的高,竟然叫到了五万。
她现在要说五百,是不是显得很low?
在她默不作声思考的时候,大家都当她是默认了。
好家伙,樊尔还真敢叫,五万一张……试卷?
“好的,那我们的拍卖再次开始,这是由我们樊尔捐献拍卖的,据说是她全年级第一的试卷,五万块钱起拍,有兴趣,欢迎举牌。”霍安对着观众台说着。
观众台左右两边是记者,记者并没有拍卖的权利,拥有拍卖权利的,只有坐在中间的人。
而坐在中间的人,大部分都是娱乐圈的人物,明星、导演、制片人等等,总归在民众心中,都有一点人气。
剩下的极小部分是粉丝,还有一些投资商。
想入圈,已经入圈的,都在里面。
虽然是捐献拍卖,但也讲究一个兴趣是吧,樊尔这东西,谁能感得了兴趣?
陆佳微嘲的想着,跟系统道:【你说她在想些什么,竟然拿这种东西,来拍卖。】
【女主现在还没被首富认回去,境况自然不好,所以宿主,你要加油哦,在女主被认回去之前,夺走她的气运。】系统回答她。
【我会加油的。】陆佳眯着双眼,看着樊尔说。
她就看看,樊尔自己闹成这样,还能翻盘吗。
她和系统的对话,以及心声,樊尔自然又听见了。
不过樊尔对自己现在造成的情况,无所谓,她都已经穿羽绒服走红毯了,还在意眼前这点爆炸吗?
没人买,正好。
这份试卷,对樊尔来说,到底还是有些纪念意义的。
“哦,居然有人举牌,还有没有,还有没有人想要我们樊尔的试卷,现在是五万块钱一次,我数五秒钟,没有人,我就开始……”
“又有人举牌了,举牌的这位先生,加了一万,他竟然加了一万,现在我们樊尔的试卷已经涨到了六万……”
樊尔正想没人买,刚好了,就听霍安这样说道。
她目望观众席,果然看到一个举牌。
樊尔惊了,这也有人买?不怕她是吹的吗?
还五万块,不对!已经升到六万块了!
这卷子……这么值钱吗?早知道这么值钱,她早点拿出去卖了,也不至于这些年过的那么紧巴巴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现在拍的再多……她也分文都分不到啊。
人生艰难。
樊尔想抹泪。
她心脏在痛,她今天损失的不止九千五百块钱!
希望英嘉这笔捐款是落在实处,不然,她诅咒英嘉倒闭!
“二十万,现在价格已经达到二十万了!还有没有人叫价,还有没有!”
霍安话音刚落,就见牌子又举起来。
这次对方直接追加了十万,价格一瞬间从二十万飚到三十万。
霍安和吕嫣然两位主持被震惊的有些麻木了。
从这张试卷被叫价开始,好几万好几万的窜,现在直接一拔,直接拔了十万。
樊尔这张试卷……真的这么值钱吗?
不止他们有疑问,其他明星也有同样的疑问。
包括樊尔自己。
她没想到自己一张试卷,让人叫价叫成这样。
难不成真如陆佳所说,她身上,其实有着气运,或者说叫女主光环。
不然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
接下来,樊尔眼睁睁看到这张试卷飙涨到一百万,快要超过陆佳的小提琴。
因为陆佳说这是喜欢的人专门为她定制的小提琴,她和墨清的关系,大家都懂,随后墨清举了牌,自然也没有人去扫兴,抢夺。
所以这一百万定做的小提琴,只卖了一百万。
但樊尔感觉挺无语的,她觉得墨清可能是脑残了,好好的东西,多花一百万买回去。
不对,骂人一起骂,陆佳也脑残。
看着价格还要往上飙升,已经麻了的樊尔,觉得自己得开口阻止一下了。
情况不能这么发展,真的不能!
她怕被抓!
虽然这张试卷对她而言有点纪念性,但那也只是对她。
对别人而言,樊尔觉得这一张试卷卖50块钱都离谱。
所以赶紧阻止吧,万一最后故事变成了……铁窗泪。
“咳,那个霍哥。”樊尔拿起话筒出声。
“樊尔,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受到震惊的霍安,听见她出声,瞬间变成记者,采访她的心情。
“拍卖到此为止吧。”樊尔道。

第8章 打着人了
“恩?”霍安满脸疑惑,大家也满脸疑惑。
这种感觉怎么说,就好比你刷视频,刷到一个封面非常好看的小姐姐,你精神很亢奋的点进去,然后恰好老妈敲门,你不得不戛然而止。
败兴和索然无味啊。
“虽然我们这是慈善活动,但一张试卷,拍到一百万,也太离谱了。”樊尔道。
你也知道离谱?知道离谱,你还带试卷来拍卖!
霍安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樊尔。
樊尔?
樊尔视而不见。
随便暗示,她就是不懂。
“所以,到此为止吧,虽然我是捐献了这件东西,但我想,我应该有话语权,来结束这场拍卖吧。”樊尔拿着话筒说道。
因为正在进行直播,流程不能说停就停。
霍安只好敲了敲耳麦,暗示着导演,询问他的意思,然后嘴里先打着圆场说:“这当然是有的,你当然有话语权。”
在他说话这段工夫,耳麦里传来导演的吩咐,霍安微皱了皱眉头。
导演的意思,很明显是针对樊尔,让他接下来说话犀利一点。
可毫无疑问,一旦他犀利起来,就是得罪樊尔。
这对霍安来说,并不是一个高明的决定。
霍安混这个圈子已有整整十九年,再过一年,就是二十年了。
这二十年,他可见过太多了。
期间有多少像樊尔这样的艺人,开始火的一塌糊涂,结果突然被另一个人曝出黑料,开始糊。
另一个人曝料的人,也像陆佳一样火。
可现在了,像陆佳的那位,已经糊穿心了,而像樊尔这样的,还长存在圈里,并拥有了一定的定位。
他是个老油条了,最懂,一旦陆佳将樊尔踩不下去,那么,被反噬的就只有陆佳。
而当然,如果樊尔被踩下去,一直长存的,就只有陆佳。
所以这场战斗啊,他们这些外人,最好是不要参与。
这好比押两个皇子夺帝,押胜了,跟着光荣一阵,一阵之后,自己没准就被皇子给盯上了,你知道的太多了,必须死。
押输了,直接家……他们现代,没有家破人亡那么惨吧,但受牵连,是肯定的。
至于事情真相如何,那和他更没什么关系了,总归仅仅是合作,他之后,也只能和胜利的那个人合作。
所以啊,明晃的得罪樊尔,可不是一个高明的决定。
但得罪导演,也不是一个高明的决定。
还真是麻烦,早知道,就不该因为老总的旧情,来主持这场慈善了。
霍安吸了吸气,脑子里迅速想着解决办法,最后总算是想到了解决办法。
“我们可以停止拍卖,但是樊尔,现在价格已经拍到了一百万,能花一百万参与进拍卖的,显然都是想要这张试卷的,所以……”霍安表情为难的说着。
他这话说的就很有艺术了,樊尔想停止,他帮忙了,导演要为难樊尔,他也帮忙了。
樊尔深深看他一眼,都是锅里老油条,怎还不懂他说话的艺术。
樊尔也不想太为难人,她道:“这样吧,愿意出一百万买下这张试卷的人,举牌。”
她话音落,就见这两个牌子举起来。
樊尔记得这两个牌子,因为她这试卷的价格,就是这两牌子给炒起来的。
也不知道这两有钱的大佬,是看中她这张试卷的什么。
“就这两位吧,好,刚好我随身带了硬币,咱们采取抽奖模式,这边这位是花,这边这位是数字,我把硬币抛上去,扣在手背上,是花还是数字,全看命运决定,两位觉得如何?”
樊尔从羽绒服里拿出硬币,晃了晃硬币,询问。
这年头,从纸币支付发展成手机支付后,就很少有人随身携带金钱了,尤其是硬币,樊尔会携带硬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要坐公交车。
尽管这些年,京都各种物价都涨了,但公交车没涨,仍旧是一块钱,坐全城。
樊尔可喜欢公交车了,这可是一个,你花一块钱,就送你回家的小宝贝,比那些知道你下班了,还在打游戏的男朋友或老公,强了不知道多少。
因为樊尔这句话,灯光打在了观众席,摄影师举着摄影机,准备去询问两位的意思。
却不知道为何,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打扮庄重的人,跑去询问了。
观众可能不知道,但在座稍微有点名气的明星和导演等人可都知道,那位是英嘉的总裁。
英嘉总裁亲自前去询问……这两位是什么样的人物?
既然是这样的人物,为什么还要争抢……樊尔的试卷?
一时间,大家都看向了台上的樊尔,内心各种想法。
在想,樊尔是不是峰回路转,勾搭上了比墨清厉害的大佬,所以今天参加这场活动,才会如此不顾忌的,穿羽绒服来参加。
大家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然后大家的目光就忍不住看向了陆佳。
陆佳此时的脸色并不好看,她冷着面容问系统:【怎么回事,樊尔怎么会认识这样两个大佬?】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女主光环作祟吧。】系统道。
【你有办法查清那两个大佬的身份吗?】陆佳继续问。
系统应:【我试试。】
听见陆佳和系统对话的樊尔,若有所思,真好,她也正好奇了。
感谢陆佳解惑。
结果直到英嘉总裁下来,也没听到陆佳的系统再出声,樊尔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听不见陆佳的心声了。
台上的霍安已经得到答案了,跟樊尔道:“两位已经同意了,那就请我们樊尔抛币吧。”
樊尔颔首,将话筒暂时交给吕嫣然拿着,然后她扔起硬币,想把硬币扣在手背上。
樊尔眼挺疾,手也挺快,就是准度不怎么样,扣硬币变成打硬币,只见硬币被她打飞出去,飞向观众台。
樊尔懵了,然后有些手疼。
硬币好歹是合金材质,有点硬度的,樊尔这肉做的手,打上去,能不疼吗?
她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手,早知道,就让霍安扔了,嘤。
在樊尔面无表情嘤嘤嘤自己的手时,只听“beng”的清脆一声……
打……打着人了……

第9章 我心疼你妈
樊尔顺声抬眸看过去,只见坐在观众席第二排的陆佳双手捂着额头,看不清表情。
大家也都沉默的看着她,以至于一瞬间,气氛有些寂静。
打中的人,是陆佳?樊尔满头问号。
随后忍不住想,自己手劲这么大吗?
可不嘛,观众席到舞台,中间隔了一条过道,而且陆佳所坐的位置还是第二排。
她这一打,直接击中陆佳的脑门,樊尔可不得怀疑自己的手劲。
她有这手劲,当初为什么不去扔铁饼?
樊尔脑子里,又开始天马行空。
而在天马行空之时,大家目光又看向她,见樊尔目不转睛盯着陆佳看,还完全没有歉意的样子,心想她肯定故意的吧。
“佳佳,你没事吧!”墨清心疼的搂着陆佳,随后目光愤怒的看向樊尔,刚要出声,便被陆佳捏了一下手。
“我没事,樊尔又不是故意的。”这有点楚楚可怜的语气,让樊尔回过神来。
樊尔看着陆佳,觉得有点见鬼。
陆佳是不是拿错了剧本,不然怎么会说这么绿茶、这么白莲的话语。
“小事而已,活动继续进行吧。”陆佳下一秒又说,这回语气正常了许多。
樊尔轻轻颔首,对嘛,这才是陆佳这个爽文女主,该说的话。
那她要怎么回?
樊尔想起自己的两个人设,按照她在陆佳这本爽文里的人设,她应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幸好佳佳没有生气,佳佳真是太大度了,谢谢佳佳。”
然后配合委屈巴巴的眼神,白茶莲味十足。
而现实是,樊尔毫无感情,干巴巴的说着这句话,脸上甚至没有任何的表情。
就连陆佳自己,都觉得樊尔这句话说的干巴。
陆佳抽了抽嘴角,她觉得樊尔是不是在故意嘲讽她,嘲讽她刚才装可怜。
这般想着,她也忍不住对系统道:【樊尔什么意思,故意嘲讽我?】
【她可能觉得你在故意诬陷她。】系统道。
陆佳嗤了一声:【我就故意陷害她,她有什么证据?】
【是的,她拿不出证据。】系统道。
樊尔听着这两句自曝,心情复杂。
她刚才还真没觉得陆佳诬陷自己,但现在……
好家伙,她是说自己力气这么大,打个硬币打的了这么远。
这一下,不得给陆佳给打傻了。
樊尔愈发冷着脸看着陆佳,她当然知道,她这般表情,在外人眼里,是故意打了陆佳,还不认错。
但谁被这样诬陷,能有好脸色?
陆佳面对樊尔这样的表情,冲她勾唇挑衅一笑,甚至偏了偏头,靠在了墨清肩上。
樊尔呵呵一声,对陆佳这小学生的把戏,感觉到幼稚。
果然重生这玩意,能让你悔过从前,但涨不了智商。
陆佳这智商,也就幼儿园、小学的程度,再高?她不配。
“佳佳疼的都坐不直了,肯定在逞强,我们送她去医院吧!”樊尔语气忧心忡忡,“佳佳我们送你去医院好不好?让医生全面检查一下脑子,别出问题了,医药费我全部承担。”
‘全面检查一下脑子,别出问题了’的潜台词是,你脑子有问题。
陆佳黑着脸看着樊尔,可樊尔偏还是一副担忧的表情。
但樊尔演技差,又无心真的跟陆佳演,所以这表情啊,简直就是明着在骂,她脑子有问题。
陆佳紧紧咬着牙,很是生气,对樊尔今天骂了自己两次,很不开心。
但想到樊尔越是如此,越是踩进她的圈套,她便又开心起来。
她这么蠢,便就不能怪谁了。
“我真的没事,活动继续进行吧。”陆佳环抱着双臂,语气冷淡的说着,似乎对樊尔的花招,完全不屑理会一般,高下立见。
她满意的同时,樊尔也很满意。
嗯!很好,又朝退圈近了一点,大家疯狂骂她吧,让长星赶紧放弃她!
就是她的一块钱,不知道掉哪里呢!
樊尔咳嗽一声道:“那既然这样,我们私下再说医院的事情吧,活动继续进行,大家有看到硬币掉什么地方了吗?”
“在这里。”陆佳抛了下硬币。
“谢谢佳佳了,霍哥,我们重新抛一次硬币吧。”樊尔说。
霍安终于回过神来,挽回气氛:“好,拜托摄影师帮我们将硬币取回来,我们重新抛一遍硬币。”
摄影师将硬币拿回来,交给樊尔。
樊尔捏着硬币,内心松一口气,还好,雪上加霜的家庭,并没有下雨。
樊尔这回将硬币将交给了霍安抛,她想快点结束眼前的流程。
一直在台上站着,被人看着,让她蛮羞涩的。
她毕竟是一个害羞又内向的人。
换霍安抛,果然快了许多,一瞬间就决定出买主是谁了。
决定出买主是谁后,霍安在哪致词感谢这位买主的捐献,樊尔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手。
霍安致完词后,感觉到樊尔的目光问:“我们樊尔还有什么事情吗?”
樊尔道:“硬币。”
霍安身子僵了一下,把硬币交还给樊尔:“不好意思,我忘了。”
“没事。”樊尔拿回硬币,双手又揣回兜里,下了台。
霍安看着她的背影抽了抽嘴角,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樊尔好像……格外在意那一枚硬币。
可能有什么纪念意义吧,霍安在心里叹一声,继续主持流程。
流程往下继续,樊尔坐回观众席后,拿出手机悄咪咪看了一下,没有意外,她又上了热搜。
热搜标题#樊尔抛硬币打陆佳#。
内容就是陆佳粉丝录屏下来的视频,言语带着各种揣测,说樊尔绝对是故意的等等。
评论毫无疑问,全是辱骂樊尔的。
当然,评论里的辱骂,都不是最难听的,最难听的,要属樊尔的私信。
最新一条:【你是贱人转世吧,这么贱,我们佳佳上辈子欠你了!想破坏我们佳佳和男朋友的感情就算了,竟然还打佳佳!你妈知道你做的这些事情吗?哦对!贱人的妈,也是贱人,你妈也喜欢给人当小三吧!】
樊尔看着这条消息,沉默了片刻,开始敲击手机回复:【陆佳上辈子欠不欠我,我不知道,但你上辈子肯定欠陆佳,这么急着帮她骂人,你妈跟别人吵架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上过心,我心疼你妈。】

第10章 特殊蹭饭技巧
樊尔回复的那人,微博名字叫作‘爱佳一生一世’,有红V,是陆佳超话的大粉。
对方没想到樊尔会回复自己,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去回复樊尔。
可惜,樊尔回完,就送她了一个拉黑,消息回复失败了。
陆佳这位大粉越想越气,干脆截了个图,带上樊尔的大名,开骂了。
【爱佳一生一世V:@樊尔 身为一个明星,这就是你的素质,我实话实说,你就开始骂我妈,你这种人怎么配当明星!滚出娱乐圈![图片]】
因为拉黑,樊尔并没看见这条艾特,但无数搜索樊尔名字的粉丝、路人都看见了。
樊尔的粉丝自然开启了对喷模式,路人的观感则有好有坏,但均都一致认为,樊尔身为一个明星,下场和粉丝对骂,素质太差了。
娱乐圈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粉丝之间可以对喷,黑粉也可以私信喷真主,但,真主绝不可以下场。
不管真主占不占理,只要下场,那就是没理。
这是粉圈公认的规定,所以樊尔这次下场,后果可知。
无数别家的粉丝跑过来,在评论区讨论樊尔的违规,说她素质真差等等。
反正是,樊尔又双叒叕上热搜了。
纪思刚刚忙碌完,就看见樊尔喜提N条热搜,她愣了半响,点进这些标题去看。
看了几条之后,她扶住墙,有些头晕。
她完完全全没想到,她只是这么一会儿,没看住樊尔,她就闹出了这么多事情!
这是真不想在圈里混了?
简直,完全看不到求生欲。
纪思很愤怒,但只能无能狂怒,因为她现在抓不回樊尔。
她此时很想不管不顾,冲到樊尔的面前,将她给大骂一顿,但想到此时樊尔正参加着一个直播活动,只能忍下去。
冲不到樊尔的面前,纪思拿出手机,表情无比凶狠的给她发消息:【樊尔!你死定了!你还敢回微博!你等着被冷藏吧你!】
纪思给樊尔发消息的时候,最后一项捐款活动刚刚结束。
霍安和吕嫣然在台上说了一大堆感人致词,这场慈善活动终于落幕。
落幕之后,慈善活动导演派人来通知各位明星、导演、投资商等,等下有个酒会,还请有时间的,等下移步到瑞锦大酒店。
别人有没有时间,樊尔不知道,但她有时间。
很好,又能蹭一顿饭,樊尔很开心。
她可喜欢这种酒会了,每次都能把肚子蹭饱。
但这种酒会,只蹭饭,也是一种技巧。
毕竟这种场合,但凡稍微有点名气的,都认识你,自然也就少不了敬酒等等。
酒一旦喝多了,便容易出事。
毕竟这圈子,要说多黑暗,也不至于,但腌臜之事,却也不少。
樊尔的特殊蹭饭技巧就是,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有存在感也没事,但别人搭话,当没听见,别人敬酒,当没看见。
酒、饮料这些东西,一概不碰。
不要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就当吃自助餐一样,吃完这样东西,换下一样,吃饱就撤,绝不停留。
至于打好人际关系,让自己在圈里地位更上一步的事,那不是她的事,那是长星的事,她只是一个打工人。
签约前,她仔细看过合同,她的行为并不违约,反正ˢᵚᶻˡ长星要看不惯,就先毁约,把她开了,她自是乐意见得。
因为要行使自己一贯的蹭饭风格,樊尔把手机揣好,戴上墨镜。
戴上墨镜的原因,咳,自然是为了预防以后的尴尬,之后如果有人问樊尔,宴会怎么没理他,樊尔可以说,戴着墨镜,没看清。
总归,这宴会上,戴墨镜的人,也不只有樊尔,不显奇怪。
就是别人穿着礼服,戴着墨镜,端的是气场;樊尔穿着羽绒服,戴着墨镜,吃一盘换一盘的情景,端的是……鬼鬼祟祟。
要不是她这羽绒服太明显,今儿大家都见过,现在警察局的电话,就该响了。
樊尔沉浸在美食的世界当中,觉得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
至于身材管理问题,她又吃不胖,无需担忧。
“樊尔。”
突然有人叫她。
樊尔专心致志盯着食物,似乎没有听见。
“樊尔。”那人见樊尔没反应,又喊。
但樊尔似乎听不见一般,还是没有理会。
叫樊尔的人,皱了皱眉头,走向樊尔,想拍一下她的肩。
可刚走近樊尔,樊尔便移步到下一张桌子前,开始挑选她新一轮想吃的美食。
这种宴会,基本上都是西式餐点,主要是足够好看,还能达到数量。
供来参加宴会的人,每人都能享受一个。
这样的西式餐点,摆了整整八个长桌,樊尔已经溜达完七张桌子,肚子填的差不多了。
她准备把这张桌子吃完,就离开这座战场。
至于那叫她的人,自是故意无视。
别喊,喊了就是,耳朵聋、眼睛瞎。
在蹭饭的时候,樊尔的思维活跃的很快,很快盯准自己要吃的美食,喂进嘴里。
她吃东西的速度快,但动作却优雅。
吃了几个之后,樊尔拍拍肚子觉得差不多了,用放在餐桌旁边的手帕,擦完嘴和手后,准备离开。
主要是,再不离开,那小尾巴又该追上来了。
樊尔穿着爱拼拼29块拼来的运动鞋,走路带风,飞速的穿梭在明星、导演之中。
对大家打量她的目光,完全视而不见。
从酒店大厅走出来后,樊尔松一口气,然后从羽绒服口袋里拿出19.9二十个还包邮的口罩戴上。
回家。
现在时间已经七点半了,樊尔今天只有慈善活动这一个行程。
昨晚没睡好,今晚她要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明天她就能见到她的首富外公了。
樊尔心情极好,走路都忍不住比划一下太极拳。
也是走廊人少,否则就是一个大大的社死现场。
出了酒店后,樊尔拉上羽绒服帽子,走路稍稍正经起来,端的形象是高冷。
她,南宫樊尔,是首富唯一的千金孙女,性格冷漠无情。
但她拥有绝世的容貌,魔鬼般的身材,很多人……
草!谁特么路中间放东西,绊了她一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