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双烟祁待

第6章 看手相?
从何茵那边全身而退,姜双烟忽就想起件别的事。
临近开学期,她作为南洲大学的一份子,难免也要去学校报道。
因为考虑到要上课的问题,姜双烟便打算提前和李静仪沟通好拍戏时间,将她的戏份放到她没课的时间段。
沟通好拍戏事宜后,天色也逐渐沉下,一路慢悠悠走出剧组拍摄地,来到大路旁,头顶的路灯早已发出昏黄的光。
剧组拍摄的地方不算偏远,姜双烟正打算掏出手机叫个滴滴,转眼就见一辆黑得低调的SUV稳稳当当停在自己面前。
她估摸着,滴滴师傅应该舍不得用SUV接客。
车窗摇下,街头昏黄的路灯照进车内,打在祁待棱角分明的侧脸上。
他十分自然地将身子半靠在车门上,一条胳膊半挂上车窗框,眉梢上挑,嘴角带笑,语气轻佻,“要我送你一程吗?”
姜双烟不动声色看着他。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你确定你不是来接何茵的?”
祁待有些莫名:“我接她干什么?”
“你不接你绯闻对象,接我干什么?”
经姜双烟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人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思!
但,据她久转不停的滴滴界面反应,这里打不到车。
于是,她不着痕迹伸手去拉车门。
咔嚓一声。
还真给她打开了!
姜双烟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门上车再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干完后还特无辜地看向祁待:“是这样,我打不到车,就麻烦你送我一程吧,可以按滴滴价格来算。”
祁待:“……”
车开上大路,两人持续无言。
祁待不由往后视镜扫了后座几眼,发现她正从容淡定地刷着视频,似乎真将他当成个滴滴司机了。
又等了一会,小姑娘居然还直接笑出了声。
笑声在车内来回飘荡。
祁待:“……”
“你就不打算告诉我个地址?”他终究还是先开口了。
谁知那头忽就一愣:“你不知道吗?”
祁待气笑了:“……我上哪知道去?”这大爷模样他真是越看越觉得眼熟。
“好吧,送我去南洲大学。”
“……”
其实,在来之前,祁待已然将她的身份调查了个大概。
这女孩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十岁过后来到城中念书,所居之处也随着学校的改变而改变。
看似普通的生活,却似乎处处是疑点,单凭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是怎么孤身一人在大城市过活的?
但当他看见她以往考试档案里整整齐齐的一排满分成绩后,忽又陷入沉思。
或许是天资养人,有独到之处吧。
祁待再想起之前姜双烟蹲在地上观察何茵掌心的事。
而且,行为做事还挺奇怪。
车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清,祁待不主动开口,姜双烟也只是顾自己刷视频咯咯笑不搭理他。
车子很快停在南洲大学门口。
姜双烟下车后,想想还是转身朝祁待道了谢,正打算离开,就听后面不冷不淡开口。
“你之前是在看手相?”
她微滞,下意识侧眸看去。
旦瞧眼前人眸色稍为暗沉,眼中难得没有以往装腔作势的笑意。
姜双烟最是清楚这样的目光。
这是他带着怀疑的审视。
他在怀疑什么?
姜双烟随口一答:“你觉得是就是吧。”
“……”
祁待一噎,果真在这句话里察觉出那丝诡异的熟悉感。
他话语一转:“你为什么接下这部电影?”他知道她本不是娱乐圈里的人。
而且,娱乐圈水深,并不适合一个小姑娘闯荡。
而这个小姑娘的回答很简洁,“为了活着。”
祁待深深看她一眼。
原来是缺钱。
姜双烟看出祁待眼中似有若无的嫌弃,随眼又扫了扫他的掌心,暗暗嘁了一声。
能活到七老八十就可以看不起她一个只有五个多月寿命的人了吗?
要不是她,他绯闻对象早就去西天了好吧!也不知道谢她一谢!
于是,她扬起微笑道:“你最近小心些,千万不要被热咖啡泼了!”
“……”
姜双烟回到宿舍时,其余三人早已洗漱好围坐在一圈,兴致勃勃分享自己暑假遇上的趣事。
她们见姜双烟回来了,立刻朝她招手,示意她过来一道聊天。
苏闻素一见她回来,立刻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赶忙去自己行李箱里挖出一个红色的塑料袋,啪嗒啪嗒耷拉着拖鞋走到她跟前。
她伸手将袋子递过去,“双烟,这是我自己做的饼干,特意给你留了一份。”
姜双烟微微一笑,道了声谢后,便也大大方方接了过来。
她知道这是对方朝她表达感谢的方式,毕竟在几年前,她接任务时救了这个差点被车撞飞的女孩。
而她不知道的是,自那之后,在苏闻素眼中,她的形象一下就高了好几个纬度。
姜双烟洗漱完从浴室出来,宿舍仍是吵闹一片。
“诶诶诶小糖,你看最近爆料没有,听说何茵接了个新电影,你不是挺喜欢她的吗?”
“对啊对啊,我早知道了,她接了部玄幻电影,听剧情还挺带感的!”陈小糖忽又叹了口气,“我还听说和她搭戏的是个新人,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的戏感。”
姜双烟淡淡听着,并未发表任何言论。
她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后,默不作声上床躺着,闲来无事还能听听下面热火朝天的八卦声。
“诶等等,说起何茵,我突然就想起我刚刚看见的一个热搜。”苏闻素忽地出声。
陈小糖立刻就问:“什么热搜,我怎么没看见?”
她一直关注着自家偶像的任何动态,怎么可能错过热搜这种大事。
“哦,那个时候你在洗水果吃,后来我再看的时候,热搜已经被撤了。”
“……所以内容是什么?”
“何茵遭到私生饭跟踪,听说她现在住的酒店被私生饭闯进去了。”
“什么???”陈小糖一声惊叫,“真假的?不会是你看走眼了吧?”
苏闻素正欲开口反驳着,谁知姜双烟毫无预兆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一掀床帘,低头就看见对方手机屏幕上的截图。
微博界面上,有人将刚刚那则迅速降下的热搜截图挂了出来。
上面明明白白写着——

当红女星遭ssf袭击

第7章 有空就来趟酒店
淡淡扫了眼那则微博的ID,姜双烟随之在自己的手机中翻出原微博,一言不发开始看下面的评论。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才短短几分钟,这条微博的评论就过万了。
[这酒店的安保措施也太差了吧,ssf混进去也就算了,居然还能闯到房间里面?细思极恐啊!]
[我感觉这里面不简单,要真只是ssf,热搜怎么可能撤的那么快,难道不应该先借机卖一波惨?]
[都闯到房间里面了,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我觉得吧,问题可能有点严重了。]
[喂喂喂,楼上的装什么福尔摩斯呢?要是你被袭击了,你还说得出这种风凉话吗?]
[就是就是,ssf本来就是应该抵制的,你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即使热搜撤得再快,这件事在网上传播的速度也丝毫不减慢,没过多久就再度被推上热搜榜,一路飙升到榜首。
刚撤完又挂上,舆论导向更是明确,不让人怀疑都难。
姜双烟微一蹙眉,一下就想起何茵那副哭哭啼啼的样子。
面对这种情况,她那脆弱的心灵不崩都难。
……
寻雨娱乐顶楼办公室中,罗倩将一堆资料交给祁待。
祁待淡淡扫了一眼:“那些账号都查了吗?”
“查过了,不出所料,全是虚拟账号,找不到具体信息,这很明显是在刻意针对何茵。”
在她看来,何茵目前当红,再加上近来被选为最佳女主角,又接了一部大制作电影,难免会挡了一些人的路,被针对也很正常。
只是,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私生饭事件。
“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也就只有何茵自己,以及她身边的人知道,如今被莫名其妙爆出来,很明显是有人设的局!”罗倩愤愤道。
祁待淡淡扫她一眼,指尖在桌面上轻扣。
正巧这时罗倩正端着杯热咖啡来回踱步,嘴里愤愤有词。
“要不是我那时正好去找她聊工作行程,这件事可能还会更严重。目前何茵还在医院做检查,而且她对这些一向敏感,情况可能有些不太乐观。”
现在想想,罗倩还是觉得一阵后怕。
那时她一到房间门口,还没敲门就听见里面传出的阵阵哭喊。
破门而入后,里面的场景更是触目惊心。
衣服碎成条带散落一地,在破烂不堪的棉布边上,摊着一抹鲜红色,遥遥看去,红迹的尽头躺着一个衣冠不整的男人。
只见那男人头顶流着鲜血,身边掉了个被染红的破碎烟灰缸……
那时何茵正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凌乱不堪的衣襟下是触目惊心的红印,以及星星点点的血迹。
她瞥见罗倩进来,眼泪喷涌而出:“我杀人了,我杀人了!罗姐,我,我好像杀人了……”
就现场来看,这哪里是私生饭闯入,分明就是强.奸.犯图谋不轨肇事未遂!
一想起那个画面,罗倩就来气,“要是让我抓住是哪个混球干的,我分分钟给她也来个全套免费体验!”
只见她气的手直抖,一下忘记还拿了杯咖啡。咖啡杯倒是没被她顺手甩出去,里面的咖啡却是一滴不剩。
四目相对。
罗倩赶忙拿来抽纸,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就是被气到了手有点抖,你赶紧擦擦。”
另一头,祁待面色沉沉接过纸,蹙眉开始抹身上的咖啡污渍,抹完后竟还不着痕迹低笑一声。
某些人还真是一语成谶。
“你先去医院看看她,后续问题我来解决。”
罗倩看见他面色淡淡,不由一愣,“你不一起去医院吗?”
“不去。”
回绝得很直接。
如此平淡的语气,要不是罗倩知道那是他公司旗下的艺人,她差点就觉得两人不认识了。
不过,自罗倩认识他以来,他就是这样一副冷冷淡淡无所谓的模样,除非在外面装浪荡,不然脸上很少有表情起伏。
事情谈的差不多了,罗倩想想也没别的事可说,便直接大步往外走去。
手刚触及门把,后面忽又传来一句,“之前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罗倩不明所以看过去。
“姜双烟。”祁待语气极淡。
罗倩这才想起这件事,良好的职业素养促使她立刻回复:“这女孩之前是个汉服模特,长相温婉大气,但放在娱乐圈里并不出众……”
祁待没耐心听这些,直接打断她:“你就说她进娱乐圈有没有优势吧。”
“……这不好说。”
然而,祁待又说:“李静仪导演的新电影,她是女二。”
罗倩猛地一愣。
李静仪是圈内出了名的挑剔严厉,对自己每一部作品的要求都很高,进她的剧组,只能靠实力。
而且,她记得那部电影的女二不是早就定了一个圈内小花吗。
她狐疑:“原来的女二呢?”
“走了。”
“你干的?”
“我默许的。”
“???”
……
次日清晨,网上舆论有了下降的趋势,眼见这件事就要被压下,又凭空出现了一个新瓜。

爆!闯入H姓女星房中并非ssf!参考视频如下

那是一则酒店里的监控录像。
录像里,何茵正和一个男人在酒店房门外搂搂抱抱,两人耳鬓厮磨片刻,并肩进了房间。
[我靠,有反转?这个男人确定不是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何茵不是正和祁待传绯闻呢吗?这男的顶了那么大一个啤酒肚,很明显就不是那位,难道是……金主!]
[我突然冒出一个奇妙的想法!何茵会不会是因为攀上祁家就想把原来的金主抛弃,她假装被ssf袭击,实则是想利用正当防卫的借口把这个男的干掉?谋杀案?]
[牛啊,上面的脑洞好大,不过我竟还觉得挺有道理!]
这时姜双烟刚下课正往剧组赶,路上闲来无事看了看微博,正巧就刷到了这些。
她微扯嘴角,不由有些好奇祁待连那么一件小事都解决不了,到底是怎么管理一家娱乐公司的。
然而,就在下一刻,电话响了。
接通过后,某纨绔子弟的声音懒懒传来。
“有空就来趟四季酒店。”

第8章 投怀送抱
一路不紧不慢来到四季酒店,刚踏入一楼大厅,姜双烟就察觉出周围略显怪异的气氛。
随眼一扫,恍然间瞥见大厅中几个游荡着的身影,转眼又看见他们手中拎着的相机,她下意识觉得不太妙。
姜双烟随即往后退了几步,谁知刚一转身就撞上个人。
她的手十分不合时宜地搭上对方泛着热气的胸膛。
手感硬邦邦的,感觉身材还不错。
那人身上散着淡淡木香,懒洋洋的语气随之传入她耳中,“还挺会投怀送抱。”
姜双烟不动声色将手收了回去,暗觉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也不知道找她来究竟有什么事。
而且,她居然还莫名其妙答应了?
怪啊怪!
祁待微一勾唇,凤眸稍眯,上下打量着她,“怎么刚来就想跑,不打算上去坐坐?”
语气略显涟漪。
但姜双烟早就见惯了祁待这副勾人模样。
她仅蹙眉瞥了瞥面前眼角泛红挂着笑意的男人,再看了看他从不好好扣紧的衣领,转而又望了望附近一圈蠢蠢欲动的人群,转而不动声色冒出句。
“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和老朋友寒暄一下而已。”
闻言,姜双烟忽就一愣。
老朋友?
他想起来了?
这不应该啊!
瞥见姜双烟眸中明显至极的愣然,
转而又瞧见那头拍到照片匆匆离去的狗仔,他似笑非笑开口:“你认识我?”
姜双烟一噎。
草率了,这人刚刚在诈她!
她忘了以往祁待最会捕捉微表情了!
“老爷子派来的人?”
姜双烟垂眸不语,实则暗暗舒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想起来了,而是觉得她是祁老爷子派来的人。
这要是想起以往他们天天吵嘴那档子事,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会不会新仇旧恨和她一算?
现在她可弄不过他!
既然他误会了,那就好忽悠了!
姜双烟毕竟也欣赏过几则祁待的花边新闻,传闻中,祁老爷子一心想把祁待拉回正轨,好回去继承家业。
但祁待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放着大笔钱财不去继承,非搞飞机跑出来作天作地,好像还把祁老爷子气的不轻。
于是,姜双烟正了正神色,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姿态:“你爷爷挺挂念你的,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收收玩心,好回去尽尽孝道了!”
话语刚落,祁待点了点头。
哦豁,这是骗过去了?
“别装了,你不是老爷子的人。”
“???”
“老爷子一直尊崇着能骂就不劝的原则,你一看就不知道。”
“……”
你们家的传统,我上哪去知道?!
祁待一扫周围人群,忽就转向正题:“有事找你,上楼说。”
“……”
两人各怀心思来到酒店楼顶。
走进套房,姜双烟径直走向沙发,自顾自一屁股坐下后,莫名其妙冒出一句,“你这提供酒水吗?我有点渴了。”
那模样妥妥就是来消费的大爷。
越看越牛掰。
祁待扯了扯嘴角,“你当我这是免费休息室呢。”
“你的地盘,难道不用尽地主之谊吗?”她眼神幽幽,答得理直气壮。
祁待扫她一眼,“成。”打开冰箱后,他瞥了眼最上排的几罐冰啤酒,转而取出最里面原本就摆着的农夫山泉,“只有矿泉水。”
姜双烟的眼神中带着明显至极的嫌弃,“没别的了?”
那么大个冰箱就给她拿出瓶矿泉水?
要不要那么寒碜?
“不喝就放着。”
祁待只觉可能是他太给她好脸色看了,惯的她一身毛病。
闻言,姜双烟仅凉凉扫他一眼,似乎是领会到了他不那么友善的笑脸,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就拧开瓶盖喝了几大口。
明明连几百上千的啤酒都有,偏偏就只拿了瓶两块钱的农夫山泉打发她?
好歹也是个富二代吧,要不要那么抠!
怨气无处可发,最终也只能一灌解千怨了。
装了一肚子矿泉水后,姜双烟气也消得差不多了,“说说你的目的吧。”
祁待双腿交叠坐在姜双烟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她无辜且清澈的眼睛,脑中忽有闪出一个画面。
“你成日和我作对干什么?什么目的啊!”
随后闪过女孩气嘟嘟却又模糊不清的面庞,以及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你说我什么目的?”
他的声音?
但好像不是他的记忆。
姜双烟见他出神,略微不耐:“你想什么呢?”
祁待立刻回神,眯眼细瞧她,“叫你来为了两件事,一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老爷子的人,二是想要你帮个忙。”
眼下,第一件事显然已经完成了,那么第二件事……
姜双烟有些不满:“你找我帮忙就这态度?”
“不是我找你帮忙,而是你非帮不可。或者说,你已经帮过了。”
“你什么意思?”
“看见刚刚楼下的狗仔了吗?”
姜双烟眉心一跳:“你安排的?”居然敢算计她?
祁待眼角上扬,笑意昂扬,“你不是想进娱乐圈吗?一个新人,最缺的就是热度,我好心好意帮你,你居然是这样一副表情。”
“……你这哪里是帮我,分明是在给我找骂。”谁不知道你名声坏到能让一众网民争先要自己偶像离你越远越好。
“……”
其实,祁待也不想管什么热度不热度的,只是因为近来何茵一直在医院哭哭啼啼出不来,他的电话都要被某个何姓妹控给打爆了,每次开口就问事情解决了吗什么时候能解决,确确实实吵的他头疼。
而彻底扭转舆论这种事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权衡之下,他只能暂先找个箭靶,帮何茵分担些舆论压力,省得她哭天喊地一阵倒腾。
有些时候他真的想不通,明明这种内心脆弱的人根本就不适合被送来娱乐圈,就是因为何茵的一句话,某些人直接就把人塞到他公司。
活生生多了一个大麻烦。
话语刚落,姜双烟就看见行漂浮不定,在祁待脑瓜子顶上活像个光圈的小楷。
【分支任务:帮何茵转移舆论压力。价值两天寿命。】
嗯?一举两得?就是报价少了点意思,但这不影响她出手。
姜双烟态度突转:“其实骂不骂的不重要,能适当增加我的曝光度总是件好事,至于人设形象后期也可以扭转。你找我,不会是为了给何茵分担火力吧?”
祁待扬眉:“……你还挺懂?”
“这不重要。不如我们等价交换吧,我帮忙,你付钱,两不相欠?”一箭三雕。
“……”
没过多久,一条微博热搜横空降世。

何茵剧组出现关系户

借着何茵自身的热度,这条热搜可谓是一路高升。
至于内容吧,无非就是在说李静仪导演的新电影混入一个不知名的小演员,疑似关系户。
这可是姜双烟亲自编辑的内容,为的就是给自己增加热度。
看着眼前每一秒都在更新换代的微博热搜,以及自己微博底下的谩骂声,姜双烟不由陷入沉思。
这一届网友可真好引导。
祁待自也看见她手机屏幕上的内容,竟还莫名担心起她会不会和何茵一样玻璃心。
不过,显然是他多想了。
就在下一秒,姜双烟果断切换账号,在一条阴阳她靠关系进入剧组,没演技还敢揽瓷器活的微博底下,大手一挥,评论了一段话。

第9章 男人心,海底针
[有本事就去李静仪导演官微底下说这种话啊,你有演技你去演啊,说不定别人还看不上你呢!你月入几百万了就敢说这种义正言辞的大话,怕不是只活在梦里吧!姐姐奉劝你一句,没本事就不要瞎逼逼,一把年纪了,也就只配当键盘侠了吧!]
评论完之后,姜双烟又满意地点点头。
这够招黑了吧!
黑红可是制造热度的第一步!
祁待:“……”
是他太小瞧她了。
亲眼看见某人如此熟练的一顿操作后,他又觉,但凡那个谁有她一半心理承受能力,也不至于碰到点小事就在医院出不来了。
一通操作过后,姜双烟转眼见祁待似笑非笑的神情,竟还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是他先动的口,我只是正当反驳!”
“……”
你还挺有理?
“我就是觉得他们太不应该了,居然敢质疑李导演选人的眼光!”姜双烟努力遮掩着快要翘起的嘴角,装出一副愤愤模样。
“……”
装得还挺高深莫测。
然而更高深的是——
“质疑李导演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质疑剧组的清白?这年头要不是为了那点演出费,谁会去拍电影啊!”
“……”
那您可真清白。
祁待瞥她一眼,终于是听不下去了:“引导舆论给自己涨热度这种手段玩的挺好,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是真的生气!”
“那我帮你撤热搜。”
“……”
前一秒还想着用她吸引舆论,帮他绯闻对象分担一些骂声,后一秒就说要帮她撤舆论?
呵呵。
男人心,海底针!
既然如此,那她必须得再讨点精神损失费了!
想到这,姜双烟忽就浅浅勾起一个笑容,手指不动声色地摆动着。
少女柔和的面庞映入眼帘,展露出的是含苞待放的朝气,以及清丽如画的温婉笑意。
温和的灯光浅浅挂上她微翘的眼睫,在白净的脸上留下淡淡阴影,一路向下,是她欲张不张的朱唇。
祁待默默瞧着,眉尖一挑。
“既然我都已经为这件事付出那么多了,那不如你也多付出一些?给我找家经纪公司吧,我要的也不多,各个活动的收益我九他一。”
“……”
“要是不同意的话,我立刻就在网上大肆宣扬辟谣,直接打破你好不容易树立起的不良形象。我总觉得吧,你有点包藏祸心。”
她已经掐指算过了,这人在南洲的产业一抓一大把,哪里像个朽木公子哥,分明就是暗戳戳在外自立门户!
要是把她惹不高兴了,她分分钟打破他的计划!
祁待面露不悦:“你说什么?”
姜双烟面露烂漫笑意,“我在和你进行友好的谈判啊。”她默默掐着手指尖,“你城东公寓里有家公司的股份合同,好像是从你表哥那边抢来的吧。”
祁家虽是书香门第,但内部可一点也不书香,各房之间明争暗斗都是常事了。
祁待扬眉不语。
“你也别想着弄死我就不会有人知道了,说不准我还留下什么线索,哪天就被我哪个八卦心极强的朋友给知道了。再在网上给你一爆,呀,后果有些吓人呢!”
姜双烟微一勾唇。
谁让你之前暗算我的?
好歹也是斗了一世的人,我还不知道怎么治你?
闻言,祁待果真松口了,“你行。我同意了。”
虽然语气极淡,但威胁感极强。
但姜双烟却丝毫不在意,像这种威胁,她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
也没见之前出什么事。
就当祁待正与姜双烟谈论具体应对措施时,罗倩的电话打来了。
接通后,祁待面色淡淡应上一句,“我马上过来。”随即对姜双烟说了句,“那个男人醒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他口中的男人,无非就是那个假冒私生饭闯入何茵房间的那个人。
其实,那个时候何茵只是一时慌乱将人砸晕了过去,一边是劫后余生的迷乱,一边是鲜血直流的大窟窿,她难免会误以为自己杀了人。
但恰好是这个误以为,要某些有意搞事情的人也认为何茵真将人砸死了,这正好给了他们机会。
赶到医院后,姜双烟要祁待先行一步,自己则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悄无声息拐到何茵的病房前。
这个病房号,还是之前她趁祁待开车时诈出来的。
轻轻开门进去后,一眼看见的便是病床上躺着的何茵。
巧的是,病房里就何茵一个人。
病房中冷白的灯光打在何茵苍白的脸上,没有昔日精致的妆容,眼前的何茵显得虚弱无力,眼眶凹陷,眼底泛着浓厚的青色,嘴唇更是瞧不出任何血色。
姜双烟轻手轻脚靠近她,视线正好落在她放在被子外的手,掌心向上,堪堪露出她短短一截寿命线。
她淡淡一扫,忽就愣住。
奇怪,距离她上次看手相也只过了一天多一点,按道理来说应该还剩五六天的寿命才对,可现在再看,她的寿命居然已经缩短到了两天。
对半砍都没有砍那么多!
而且,她之前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
忽地,许久未出现的虚幻空间在床边很合时宜地浮现出一排字。
【人算不如天算,这人的寿命长短哪里是你能轻易看破的,看开点,还有两天时间呢。】
姜双烟:“……”
说的轻巧。
姜双烟暗暗吞下这口气,转而轻轻搬了个圆凳坐到病床边上,垂眸细细打量起何茵的手相。
掌心微泛红光,这又是打算要自杀啊,也不见得换点有心意的死法。
难道是因为上次没死成,所以就想留到这次死了?
这也太不惜命了吧!
不过,这可是值了五个月寿命的大生意,她还得好好供着才行!
既已看穿何茵又是因为自杀而亡,那只要防着她拿刀子拿麻绳,再少去点又开阔又高的地方,这命可不就能保住吗?
然而,就在姜双烟起身想离开时,转眼就扫到床尾站着的女人。
“你在这干什么?”

第10章 我告诉她的
床尾悄无声息站了一个女人,她眉眼寒冽盯着姜双烟,语气更是算不得友好。
“你怎么在这?”
罗倩之前看过姜双烟的资料,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她这张纯善无害的脸,如今人在眼前她怎么可能认不出。
再一联想微博刚挂出的热搜,她不由眼底一凉,下意识觉得这个女孩并非表面那般天真。
一个新人,刚进娱乐圈就能出演李静仪导演的电影,而且还凭关系拿下了女二的角色,这是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事?
看着眼前一脸不屑的女人,姜双烟不着痕迹扬起一张笑脸,唇角梨涡荡漾。
她解释道:“我就是想来看看何茵姐。”
她认识这个涂着烈焰红唇身着干练西装的女人,早在她调查祁待公司的时候,她就看过她的资料。
罗倩,第一批进入寻雨娱乐的经纪人团队,现在更是成长为寻雨的王牌经纪人,凭借雷厉风行的手段为自己的艺人挡下不少腥风血雨。
传闻中,她极度护短。
果然,就在下一秒,姜双烟就听见她冷冷的责问声,“谁告诉你病房号的?”
姜双烟知晓自己装可怜装无辜那套对罗倩没用,索性也就收起脸上的笑,想想又挂上些正经的神色。她刚想开口,就听见病房门哐当一声打开。
紧随而来的是祁待懒散不羁的声音,“我告诉她的。”
罗倩似乎没想到祁待会护着外人,她皱眉看去,“你没看今天的热搜?”
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确,都是在暗示他这个女孩有问题。
谁知祁待满不在乎道:“我看了。”
他显然没有将自己转移舆论的计划告诉罗倩。
罗倩见他又是这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瞬间怒了,“那你还把何茵的病房号告诉她?你到底想干什么?何茵才是你公司的艺人,这个姜双烟不过就是个来历不明的外人!”
她这一嗓子,直接就把病床上沉沉而睡的何茵喊醒了。
何茵微微眯眼看来,恍惚了半天,才轻轻喊了声“罗姐”,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沙哑。
罗倩应声看去,这才想起自己不应该在病房发脾气大吼。
要不是近来祁待的行为一天比一天诡异,她才不会因此动怒,而且,那个姜双烟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果然,男人就是会被某些妖精可怜巴巴的外表给蛊惑!
何茵在病床上缓了好一会,终是理清事情原委,她语气柔柔对罗倩道:“罗姐,双烟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她也是被针对的。”
出于之前姜双烟帮过自己的情分,何茵下意识帮她说话。
结果话语一出,罗倩才压下去的火又窜了上来。
“合着你们一个两个都帮着这个外人说话,我才是那个坏人了?要是到时候被人家反咬一口,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
说完就走,留下的是一声干脆利落的关门声。
姜双烟默不作声盯着那瑟瑟发抖的门,心中暗暗思索着,之后她一定要在签约合同上多加一条,一定得挑一个既有能力又温柔的经纪人。
不然她这小心脏可经受不起这样的大风大浪。
“罗姐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介意啊。”何茵忽就开口,她转而看向另一头正盯着姜双烟愣神的祁待,“你也是来看我的?”
祁待回神,随口应了一声。
何茵没再看他,默默垂下眼帘。
公司里其他艺人未必知道祁待的老板身份,但她却是知道的。
她哥哥何边贺和祁待是发小,而她能进入寻雨娱乐,也是她哥哥帮的忙。
而且,她一直都清楚,祁待面上花花心肠玩世不恭,实则心思缜密清冷疏远,像他这种人,看似很好接近,实则最难走进心间。
她去公司顶楼送东西的时候,曾在办公室中看见他孤身一人望着窗外雨景出神,那时她心里忽就泛起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总觉得,他很孤单。
如今她被爆出这种事,网上舆论忽转,估计也是她哥哥请他帮的忙。
病房中一片沉寂,终是姜双烟出声打破。
“何茵姐,你想扭转当前的局面吗?”
何茵苦笑:“现在网上全是关于我的风言风语,要彻底扭转有些难吧?”
姜双烟巴眨巴眨自己那双透亮的杏眼,似乎是有意安慰她,“总会有办法的。”
……
走出病房后,姜双烟看着那头忙前忙后的护士站,忽就问出一句,“那个男的什么情况?”
祁待扫她一眼:“你不自己去看看?”
“我对一个头顶窟窿的壮汉不感兴趣,你告诉我结果就好。”
“……”
本着将来还要进行友好合作的想法,祁待含着凉笑将那个男人的现状告诉了她。
那个男人叫王峰,是附近食品加工工厂的一名在职员工,听说最近他母亲患重病急需一笔医疗费,走投无路时,他忽就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只要帮一个小忙,他就能获得一大笔钱。
对此,姜双烟只觉得这个男的八成是没有脑子,“一个小忙换一大笔医疗费,就算脑袋里面装的全是浆糊都看得出有问题吧!”
祁待早就习惯了她这与外貌严重不符的说话风格,瞥她一眼后,继续说道,“当初有人发信息约王峰去四季酒店面谈,他觉得他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怕的,就直接去了,接下来发生的事,网上已经传的很清楚了。”
“他接的任务是强.暴何茵?”
“不是,对方只要他去酒店顶楼套房送点东西。”
姜双烟不解:“如果只是送东西的话,那些视频是怎么来的?”
祁待淡淡一笑,唇角凉意颇显。
“王峰被送进医院急救的时候,医生在他血液中提取出了些有趣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