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双烟祁待

第1章 微信还是支付宝
“让我们恭喜何茵获得最佳女主角!”
灯光随之打在何茵身上,一晃照亮她面上精致的妆容,再一晃,她已经踩着嫣红高贵的高跟鞋,身着一袭抹胸修身暗红长裙,扬着微笑上台了。
然而,就在她刚刚走上台时,现场忽就传出了一段音频。
音频中嘈杂烦乱,充斥着令人耳红心跳的唇舌相交的喘息声。
声音的尽头是一句吐字清晰的话——
“何茵,今年的最佳女主角是你的了。”
话语一落,何茵脸色随之一白。
现场更是一片哗然。
直播弹幕更是热闹得出奇。
[我就说她一个出道没多久的新人怎么可能拿下这个奖,原来如此啊!]
[那可是靠爬制片人的床才换来的,宝贵得很!]
[啧,楼上的也太小瞧她了吧,这哪里只靠爬一个人的床就能做到的,估计一下得有好几个吧!]
……
与此同时,几条热搜直冲榜首。

颁奖典礼惊现卖身上位女星

某何姓女星一夜同侍数夫

H姓女星不知检点

何茵表情一紧,手不由在半空中僵了片刻,她紧握奖杯的指尖微微泛白,展露出她略微不安的情绪。
她好不容易争取到这次的提名机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颁奖现场嘈杂纷乱,在一众窃窃私语之中,一个女孩懒懒靠坐在椅背上,一边掐着指尖,一边不动声色看着台上领奖的女演员。
很快,她起身来到放映室。
里面空无一人,很明显是被她提前支开了。
姜双烟随手拉开凳子坐下,依照某位朋友所教,她开始摆弄起电脑。
莹莹屏幕光下,杏眸流转,带着少女特有的无辜感,可辗转再看,却又发现她微施红妆的薄唇不冷不淡抿着,一对梨涡若隐若现,伴随着不轻不重敲击键盘的指尖,神情渐凉。
她也是真的没想到,都已经这个年代了,居然还有人会为了一个奖项当众抹黑竞争者。
毫无新意不说,还漏洞百出。
对此她也只能说,自信是好事。
现场的灯即刻暗下,只剩台上大荧幕散着的幽幽光亮。
大荧幕很快开始运转,一个视频凭空出现,再一联想之前的那个音频。
众人止不住暗吸一口凉气。
这是……
镜头忽又一转,精准无比落在里面女人的脸上。
众人再是一惊。
这好像是现在正火的纯欲女神严安安?
然而视频最后留下的话却是:“我会帮你争取最佳女主角的奖项。”
在场人大多都在娱乐圈混迹多年,深知其中阴晦,他们先前听音频时就有所怀疑,眼下再一看视频,前因后果自动串联。
而这些所谓的音频视频,更多是用来引导网友的。
[靠!这是反转了?牛逼啊!]
[卧槽,黄色网站的视频都不敢那么奔放吧!我敢打赌这场直播会被打码!]
[诶诶诶,前面的注意一点,嘴角咧得太大了啊!]
[说句公道话,这好像也不算反转吧,之前音频里最后一句话怎么解释?]
严安安也在颁奖现场,她一见荧幕上的视频,原本势在必得的微笑瞬间破碎一地。
她朝身边的助理低吼一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想办法把那个视频撤下来啊!是想等着我被黑粉骂死?”
助理连连点头,直接冲去放映室解决视频问题。
然而放映室中除了闪着幽光的电脑,没有一个人在。
匆匆打电话找人来之后,他们猛然发现这大荧幕就像是被控制了一般,无论他们怎么摆弄电脑,那头荧幕就是不熄灭。
上面的视频无限循环播放。
颁奖典礼出现变故,直播被迫暂停。
主办方正商量着怎么解决问题,严安安就直接冲了进来。
她劈头盖脸一顿骂:“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能出现这种纰漏!”丝毫没有刚被曝出春光视频的羞愧感。
其实,她也只是仗着自己是某投资方的情人罢了。
“呵——”
一道清冽懒散的笑声随之响起。
亮白灯光上迎面走来一众人,为首的是个穿着随意笑容潋滟的男人。
他含笑满满的声音里,裹挟着不着痕迹的寒冽,面上却是一副玩世不恭,“蠢人配蠢事,真是一场好戏。”
……
姜双烟回到现场,余光微扫,瞥见一道高挑的身影朝自己靠近。
来的正是现在霸占热搜榜首的何茵,她眼睛通红,眼圈泛肿,一看就是大哭过一场。
姜双烟看着她,暗暗叹了口气。
就这心理承受能力,在娱乐圈混也太吃亏了,分分钟被搞得心里奔溃,难怪会因为网暴抑郁自杀。
算了,她好人做到底,疏导她一下吧。
“事情有反转,不会再有什么大问题了。”
何茵一听这话,眼泪立刻开始掉,“你不懂!我努力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能有几个代表作,好不容易能获得这次提名,全因为这个音频毁了!”
“放心没毁,咱又不是说被人骂几句就丢了事业要死要活,做人还是要看开点啊!来,笑一个!”
何茵哭得更凶了。
“……别哭了,再哭就真没形象了。”
“我本来就没了,还在乎这个干什么啊!”
“……诶呀别哭了。”
何茵不理她,继续抹眼泪。
姜双烟深吸一口气后,果断选择换个方式让对方停止哭泣。她浅浅一想,语气忽转:“都说了别哭了,问题我不都帮你解决了吗!哭哭哭,哭嘛玩意儿呢!”
何茵瞬间停下擦眼泪的动作,呆滞着看她。
她没想到,眼前这个面相温和的女生居然会冒出一股子方言味儿。
姜双烟则目光平静看着她,对她不再抹眼泪这件事很是满意。
四目相对,气氛很微妙。
“那个视频……是你帮的我?”
“嗯。”
何茵一时没想到她会承认得那么直接,“为什么要帮我?”
难道是她的粉丝?
结果,对方巴眨巴眨眼睛,故作高深思索片刻后,笑意盈盈看向她。
她回答的很是诚恳:“大概是为了钱吧。”
“???”
那头随即展示出付款码:“微信还是支付宝?”
“……”

第2章 混入娱乐圈
支付宝到账一万元——
与此同时,一行楷书浮现眼前。
【寿命到账一个月,剩余寿命五个月。】
姜双烟淡淡一扫,遮去唇角的笑,心安理得打了个车,准备收工回家闷头睡大觉。
原本她也只是接到虚幻空间的任务小小改个命格罢了,既然任务完成了,那她也没必要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娱乐圈一则黑料转卖最起码得以十万为单位吧?
她刚刚就只收了小一万。
果然还是她太善良了。
其实,像修改命格这种事,姜双烟已经干了很久了,古时确实是大公无私为了替君王分忧,现在却不然。
毕竟时代在变,她需要活着。
想当年,她巫师一族也算是各代君王面前的红人,从来不愁吃穿用住,无奈一朝为奸人所害,在一场大火中消逝。
幸得天不绝人,让姜双烟重生在了虚幻空间,又正好落到现代成了个五岁的可怜孤儿,一路成长至今。
虽说是重生,但她却无法拥有正常人的寿命,需要不断完成虚幻空间的改命任务,借此交换寿命时长。
何茵不过只是她万千改命者中的一个,不足为奇。
下车后,姜双烟一路缓缓走回自家公寓楼,正打算洗洗睡了,桌上灰壳书忽就开始发亮发烫。
虚幻空间虽无处不在,但任务点大都来自这本灰不溜秋的硬皮书。
她随手翻开厚重的书册,瞧见书上歪七扭八的名字后,不由蹙眉。
上面写着的人名颇为眼熟。
何茵。
姜双烟笑容一僵。
怎么又是这个心理脆弱的女演员?
以前也没见两个任务遇上同一个人的啊,而且间隔时间还那么短?
这人是觉得自己命大可以胡乱挥霍了吗?
姜双烟一向很看不惯这种无病呻吟不惜命的人。
嫌命长怎么不分点给她呢?
“这个任务我不想接。”
【不接可以,但我要提醒你一声,鉴于你之前有一年躺平期,目前寿命余额不多,这个任务要是不接,之后就很少能遇上价值五个月寿命的任务了。】
“……”
那确实。
虚幻空间一向抠门,一个任务多以一个星期的寿命进行报价,最多提到一个月,像这种五个月的大生意,确实不太常见。
这是难得的良心价啊!
可,像这种有关明星的任务哪里有那么好完成。
“我一个普通人,也不追星,上哪去找这个人?”
【给你指条明路,只要混入娱乐圈,你就可以光明正大追着她跑了。而且,据空间记载,这个女明星入圈道路坎坷万分,以后你说不准还能从她身上得到不少寿命。】
姜双烟若有所思。
此话在理!
“混进去算一个任务点吗?”
【算。】
“可以换多少寿命?”
【最多两天。】
“……”
果然还是那个抠抠搜搜的空间。
姜双烟都不敢回忆这些年她是怎么含辛茹苦和它争夺寿命的。
最起码,比一天的寿命好一点?
“行。”
毕竟寿命供不应求,再不赚就没命挥霍了。
然而,混入娱乐圈这种事,说说容易做做难,到底看得还是一个运气。
不过,运气这种事儿,姜双烟向来不放在心上,这不,她立马凭借着一手高超的推算术,直接就算出自己近来会遇上高人相助。
既然如此,那她还担心个什么劲?
直接躺平啊!
这天下午,姜双烟正在户外拍摄赚钱,没拍几组图,她忽就看见江边恍然架起几张绿布,一众人大摇大摆走进绿布中间。
瞧着像是个剧组在拍戏。
姜双烟拍摄工作结束后,碰巧听见同组的两个摄影师正谈论着附近拍戏的剧组。
“诶,你听说了吗?在那边拍戏的好像是何茵耶!”
“何茵?就是前几天在颁奖典礼上出事的那个?”
“哎呀,那都是陈年旧事了,那档子早就被解决了,那个音频是后期合成的!最近我可听到了一个新消息,何茵好像攀上祁家了,她和祁家某位纨绔子弟传出绯闻了!”
“真假的?娱乐新闻又有素材好写了!”
闻言,姜双烟不由笑了,心觉真是巧了。
她还没主动出击呢,对方居然自己就蹦到面前了。
像这样的好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收拾完东西,姜双烟拎着包慢悠悠走到了那层层叠叠的绿布外,还未靠近太多,她就看见不远处树荫下站着的两个女人。
一个全身裹着统一的黑,只有一双通红狰狞的眼睛裸露在外,另一个身着青衣飘飘欲仙,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
两人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听说你缺钱。”那个黑不溜秋的女人率先开口,声音略显暗哑。
青衣女孩犹豫着点头。
“那好,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帮你出你妈妈的医疗费。”女人随即丢给她一张卡,“这里面的钱够你妈妈的全部医疗费用以及术后保养费用,只要事成,我就告诉你密码。”
青衣女孩低着头,“要我帮你做什么?”
“很简单,把这个录音笔里的内容,放给剧组所有人听。”
……
看着那头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姜双烟这才从树后面走出来,眸色清澈,略微勾唇盯着那个女生离开的方向。
没想到,这种戏码都能要她遇上。
真是有意思了。
“听她们的意思,这是要针对剧组里某个人。”姜双烟淡淡开口,眸中却含狡色。
凭借虚幻空间多年的经验,这人定是打了什么坏主意!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就想问问,要是我出手帮了这个人,你能给我多少寿命?”
【……我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巧了我也不是,那我就不管了。”
姜双烟作势想离开。
【等等。】
姜双烟没停,大摇大摆往外走,嘴里还哼着小曲。
【……换换换,给你一天的寿命!】
姜双烟继续往前走。
【……最多三天!不能再多了!】
姜双烟这才停下脚步。
只见她唇角扬起一对小巧可爱的梨涡,“成交!”

第3章 录音笔谁的?
剧组内正忙着拍摄,临近开机,导演李静仪一直找不到女二号,心中不由泛起些不爽。
她转头问身边的摄影师,“吴妍呢?”
摄影师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头正补妆的何茵听见,温声细语回答道,“我刚刚好像看见她往移动机位那边走去了。”
正巧这时吴妍也回来了,她听见何茵温婉大方的声音,心中顿时一阵惊慌,但在表面上,她依旧保持着微笑。
“我就是想好奇之前拍的戏,想去看看……”
“行了,赶紧准备一下开始拍吧。”李静仪一向不喜有人拖延整个剧组的拍摄进度,语气淡淡打断她的话。
吴妍微一咬唇,没再多说什么。
拍摄如约进行,看似一切顺利。
就当一旁移动机位开始运转时,一支小巧的录音笔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摄影师像是没注意,直接踩了上去,正正好踩到了上面的播放键。
“那个何茵是祁待的女朋友,她有靠山,演技怎么样都能演女主!”
“我也知道你演技比她好太多了,可是祁待毕竟是这部戏的投资方,我们得罪不起啊!”
男人洪亮而带着微怒的声音传来,毫不意外地传到在场所有人耳中。
拍摄画面还在继续,但里面的一众主演都已停下表演,神情怪异地看向何茵。
现场难免会有嘴碎的工作人员。
“诶诶诶,我还以为之前的事已经结束,没想到到今天还有续章啊!”
“就是说啊,这是打算演个一百集大型连续剧吗?”
“嘘——你们没听说最近她和谁扯上关系了吗,那可是绯闻满天飞祁家公子哥,咱可惹不起!”
“害,谁不知道他啊,绯闻一天一换速度杠杠的,指不定何茵明天就成过去式了。”
……
何茵抿唇,脸色苍白。
她下意识看向那头正等着她的助理,瞥见助理稍安勿躁的神情示意后,她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李静仪一向对戏要求严格,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就不对了。
这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内涵她见钱眼开胡乱收人进剧组。
这绝对是对她职业素养以及人格的一大侮辱!
“何茵。”李静仪忽然开口。
何茵猛然被吓了一跳,“导,导演,我在的。”
“对于这个音频,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这……这一定是污蔑!”
何茵在圈内是明明白白的柔弱,空有绝佳演技,却一向不会处理这种事情,眼下被针对,她都快哭出来了。
之前这些事一向是经纪人罗姐帮她处理的,要说她为什么能在这个吃人的娱乐圈里走下去,罗姐绝对功不可没。
李静仪是个直性子,她虽知道何茵的性子,但也懒得惯着她,“要是诬陷就直接说,既然是假的,你怕什么?”
何茵还没来得及再开口,不远处忽就传来一道懒散且带着轻微凉意的笑言。
“李导演,你吓着她了。”
来人从耀眼的阳光中慵懒走来。
只见他身上穿着简简单单的衬衣黑裤,衬衣最顶端几颗扣子毫不意外被解开,领口稍显凌乱,露出里面欲盖弥彰的冷白皮肤。
他走进遮阳棚,随手摘下面上高昂的墨镜,露出一双极其漂亮的凤眸,眉眼微挑,带着勾人的笑意。
周围一圈人不由一阵低呼。
“我擦,他来干什么?特意来护犊子的?”
“靠,他看着比娱乐新闻里的照片还帅耶!”
“这要不是个劣迹斑斑的公子哥,得是多少女生的白月光啊!”
她们谈论的赫然就是悠悠走来的公子哥祁待,南洲鼎鼎大名的纨绔子弟,凭借一副绝美的皮囊,成功受到了大众的关注。
当然,大众关注的不只是他的外表,更是他各种各样的花边新闻,以及那人尽皆知的每日一问——祁大公子今天被祁老爷子赶出家门了吗?
祁家毕竟是著名书香门第,结果就出了那么一个浪天浪地的公子哥,真是想想都令人唏嘘。
在大众眼里,祁待早已是烂泥扶不上墙,没得救了。
祁待微眯凤眸环视一周,嘴角携着漫不经心的笑,自然而然站到了何茵身边。
何茵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见他朝自己轻轻摇了摇头。
“那个录音笔,谁放的?”
这话很明显是在兴师问罪。
吴妍心中不由一紧,转眼看看祁待俊逸带笑的面庞,连忙又低下了头。
她尚未出声,那头摄影师就开口了,“呃,就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了,我就是不小心踩了一下。”
祁待不冷不淡哦了一声,笑意不达眼底,“不小心掉出来的,又不小心踩到了,再一个不小心,还放出里面本就准备好的录音。”稍顿,他轻笑,“那确实挺不小心的。”
不知为何,明明是温和带笑的声音,却总带着令人发冷的凉意。
吴妍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但又不好直接站出来说些什么。
这种事她只要不开口不表态,就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头上。
正反她早就买通了那个摄影师,只要表现得自然一点,绝对能躲过嫌疑!
摄影师并不认识祁待,直接就被对方带着嘲讽意味的话给激怒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何茵靠关系进剧组,演技不好还不要让人说了?这种事你来凑什么热闹?”
周围静了一片。
祁待听见这话也没生气,反倒含笑淡淡看着对方,“你这是拿什么在和我叫嚣?”
“我……”
“不知道你在看见上万的赔偿费后,还能不能和我这样叫嚣。”
祁待语气又淡又欠揍,还带了不清不楚的凉意。
摄影师终究也只是个没什么钱的打工人,一听这话,脸上瞬时挂不住了。
就凭吴妍给他的那点小钱,估计都不够给对方律师塞牙缝的。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改口时,忽就扫到手机屏幕上蹦出的一则消息。
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的,你放心大胆做,事成后价钱翻倍。
看见这条消息,摄影师眼睛立刻就亮了。
谁会和钱过不去?
似乎是得到了保障,他说话都有几分底气了,“我有哪一点说错了?像何茵这种靠卖博取眼球的女人,你居然还要护着,这女的是不是也把自己卖给你了?真他妈好笑!”
话语一出,四周气氛立刻诡异起来。
甚至还有那么一两个人将同情的目光投向这个大言不惭的摄影师。
圈内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祁待的脾气,看着懒散,实则就是个不讲道理的笑面虎。
“呵,”祁待挑眉一笑,“我看着脾气很好吗?”
凉薄的话语从带着笑意的唇角流出,怎么听怎么渗人。
场面寂静一片。
“我最后再问一遍,那个录音笔,谁的?”

第4章 牛还是你牛!
一瞬间,剧组的氛围被拉到冰点,所有人都被祁待凉薄的气场压得说不出话来。
可偏偏就有一道清脆干净的声音打破沉寂。
“我知道。”
众人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最终在人群最后看见了个穿着鹅黄背带裙的小姑娘。
看着年纪并不大。
集万众目光于一体的姜双烟不紧不慢走到人群中间,声音甜甜再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是谁做的。”
祁待随眼一扫,目光落于姜双烟那双纯粹非常的眼睛,微滞几秒,不动声色移开。
而姜双烟的目光在对上祁待那一刻,也是明显至极的一滞。
她也是万万没想到。
重生归来十几年,居然还能遇上……往日的死对头?
苍凉皇城中含笑淡漠的五殿下。
那时,祁待的名声和现在差不多,成日不务正业四处游逛也就罢了,闲来无事还喜欢跑来和她斗嘴。
活脱脱的一个浪荡子弟!
但她一命呜呼苏醒于虚幻空间后,再去看往日种种,忽就发现,他所做出的伪装,不过是为了在那个野心昭昭的宫殿中寻到一处避身之所。
再观眼前,祁待白皙清冷的面上挂着似有似无的淡笑,扰人心弦的凤眸显出不易察觉的寒凉。
她不着痕迹移开目光。
重活一世再遇他,心里总归还是生出些别样的情绪。
短暂沉寂后,周围的氛围更是冰凉到诡异。
姜双烟收整好情绪,很快又露出个明晃晃的笑,“是她做的。”
她随之抬手一指,所指之人,无非就是在一旁暗暗看戏的吴妍。
吴妍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惊,下意识就反驳:“你胡说什么?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此话一出,倒有点像是不打自招了。
姜双烟笑笑:“哦,真的没好处吗?”
吴妍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反应过于激动,听见姜双烟的后一句话,她连忙收敛了些脸上惊慌的表情。
“那你倒是说说,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好处我是给不了你,但,有些人可以啊!”姜双烟表情极其无害,“何茵出事了,你手里的银行卡才有用啊!”
“你没证据就不要乱说,什么银行卡啊!”吴妍强装镇定道。
见对方不承认,姜双烟也懒得再和多她说,“其实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这件事还是很好解决的。”
祁待扬眉,没出声。
“这位姐姐,我再给你一个自己承认的机会,到时候可别说我不讲道理哈!”
吴妍拧眉,只觉她是拿不出证据在拖延时间,“你到底再说什么,我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
姜双烟忽就叹出口气,呢喃一句:“本来还想给你留些体面的,我那么好心,你居然也不要。真可惜。”
一听这碎碎念,吴妍不由有些心慌,但再一想,她又觉自己办事天衣无缝,就凭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抓住自己的把柄?
但,还是得先下手为强。
就在下一刻,吴妍面色一改,委屈感扑面而来。
“我……我明明一直在拍戏啊,哪里有空去找别人的麻烦?你怎么一来就胡乱诬陷人,是不是有人给你钱要你那么干的?”
她越说越觉得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不过就是个小演员,家境放在你们眼里什么都不是,我不过就是想赚点钱给我妈妈治病,你为什么要那么针对我?”
这些年来,吴妍一直都维持着积极乐观的孝顺人设,她妈妈那点事,稍微关注点娱乐新闻的人都知道。
在场大多数都是女生,一见吴妍委屈巴巴的哭诉,一下就心软了。
“我觉得应该不会是她吧,她在剧组一直都在认认真真拍戏。”
“是啊,她待人温和不耍性子,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对啊对啊,她平时都没什么负面新闻的,应该是搞错了吧。”
听到周围层层叠叠的议论声,姜双烟微一挑眉,就在众人认为她会继续义正言辞指证吴妍时,一行清泪忽就从她眼里滑落。
快到让在场所有人凌乱了。
回过神来细细一看,姜双烟微微垂下眼帘,眼底晶莹一片,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微翘的眼睫下涌出。
她的声音微颤:“你有名气就能凭外表收买人心了?你会装就能随便掉眼泪了?要是你真问心无愧,不如把手机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啊!”
说完,姜双烟抿唇抬眸,一双杏眼湿漉漉,宛如初生的小鹿,单纯而无辜。
不就是装可怜装无辜博同情吗,遇到这种事,当然是要以牙还牙装回去才行!
而且,她在来之前都算过了。
当初吴妍多留了一个心眼,特意把这个音频传到手机里备份了。
正好给了她可乘之机。
“当初我也不是故意要撞见你和一个女人说话的,要不是有人花钱请我出面作证,我才不会搭理这种事呢!我本来说的就是事实,你干嘛说我诬陷啊!”
姜双烟眼泪汪汪,那模样,要多可怜又多可怜。
要说之前吴妍只是激起了一众女生的同情,那么现在,姜双烟可谓是将她们的心都哭化了。
祁待在一旁淡淡观望着。
瞧这行事风格,他总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这眼泪说掉就掉,就仗着自己娇柔纯善的外表坑蒙拐骗。
好像……他之前在哪见到过。
挺诡异的感觉。
听完她一番哭哭啼啼的话,他忽就开口:“是谁叫你出面作证的?”
姜双烟愣住:“……”
这是重点吗?会不会抓重点啊!
“连是谁都不知道?”
姜双烟微笑:“这重要吗?”
祁待扫她一眼:“在我看来挺重要的。”
“……”
姜双烟暗暗翻了一个白眼。
现在很明显是你绯闻女友的事比较重要吧!
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啊!
她继续微笑:“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去看看她手机就知道了。”
姜双烟发誓,要是他再没事找事,她一定会让他后悔的!
结果,祁待只淡淡扫她一眼,留下一个“行”字后,大步上前,笑着将吴妍手里紧紧攥住的手机抢了过来。
这手段,熟练得很。
姜双烟:“……”
牛还是你牛!
下一刻,祁待二话不说就调出手机里的录音,内容与录音笔中的一模一样。
事情已经很明确了。
姜双烟转眼就看见伴着祁待高大背影浮现出的一行字。
【寿命到账三天。】
姜双烟:“……”
她这还是托了老对头的福?

第5章 癖好
赚完寿命,姜双烟也没什么兴趣再呆下去,直接无视吴妍歇斯底里的哭喊,转身就往外走。
然而,人还没走出剧组,李静仪立刻就追来拦下她。
只见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姜双烟,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这形象真是太符合剧中女二了!
“会演戏吗?”李静仪开口。
姜双烟上下打量她一番,忽就想起那个帮自己混进娱乐圈的贵人。她假意斟酌道:“会点?”
“那你能演一段试试吗?”
李静仪毕竟还是个导演,职业素养还是要有的,也不能因为相中这个女孩的外表就随便用了。
姜双烟歪头一想,点头应下。
回到剧组后,李静仪左思右想,最终划了一处黑化的戏给她,倒也不是故意为难她,而是因为这场台词少,只要酝酿一下感情就能上,节约时间。
姜双烟接过剧本粗粗一瞧,发觉是场满门被屠的戏码。
似乎,还挺能引起她共鸣的?
表演开始之前,闲着看戏的工作人员难免对这个新人持怀疑态度。
“你们说导演是不是病急乱投医啊,这个女孩一看就不是娱乐圈的人,真的会演戏吗?”
“我觉得会的可能性不大,这一看就是个学生。”
“诶,我估计等下导演的美好愿望就要落空了,没演技的演员她绝对不能容忍!”
……
表演正式开始。
满门被屠,一片血泊,女孩孤身一人走在尸横遍野的府邸,眼底带着难以置信的苦涩。
看见曾经万分疼爱自己的父母倒于鲜血,她急急冲上前去,颤颤巍巍将手至于他们鼻息之下。
死了?
真的死了?
女孩呼吸一滞,整个人忽就木讷了几分,泪如颗颗珍珠坠落,人似眼角泛红破碎的瓷娃娃。
“阿爹阿娘不是说好在家等我回来的吗?怎么先离开了?”女孩呢喃一句,似是在压抑自己临近奔溃的情绪。
忽地,门外冲进一道身影,那是姗姗来迟的女主。
可女孩仿佛听不见她的脚步声一般,垂眸喃喃自语,“害您的人来了,您看见了吗?”
说完,她含泪看向来者,露出一抹极淡极凉的笑,一行清泪滑落,仿佛砸在了所有人心尖。
试戏很短,能表达出来的东西也很有限,但姜双烟的几滴泪,愣是让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她就是应该黑化报仇。
戏已结束,意犹未尽。
短短的一场戏顺带还征服了在场所有女生。
“我靠,这是什么神仙演技?”
“我天,这是什么仙女落泪?”
“我的妈,这是什么绝美抬眸?”
“草别说了,我已经路转粉了,这小姐姐好能!”
李静仪抹了抹泛红的眼角,更是郑重其事地上前握住姜双烟的手,当即敲定,“没错了,天选女二!”
她觉得她真的是运气爆棚,半路捡到个天赋型演员!
完了完了,她的戏又要爆了!
姜双烟尚且还沉浸在戏中,被李静仪那么一惊,立马出戏了。
她看见周围人赞许的目光,暗暗一喜。
真好。
混入娱乐圈任务点完成进度——百分之五十!
另一边,祁待面色淡漠看着姜双烟泛红的眼睛,深吸一口气后,暗自移开目光。
很奇怪,之前看她试戏时,他脑中忽就闪过了一道身影,和她的身影诡异的重合了。
走出剧组,祁待不由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罗姐,给你发点资料,你查查看她是哪个公司的艺人。”
……
混入剧组后,姜双烟才知道电影讲的是个组队闯荡魔城的玄幻故事。
而最令她惊喜的是,这部电影大多都是在绿布中拍摄的,外景使用不多。
简而言之就是,不用到处跑拍戏,省心省力又省事!
当然,姜双烟也不会因此闲着,她可没忘自己的改命大业。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姜双烟刚刚拍完一场戏,在打道回府的路上,忽就瞥见树荫下躺椅上睡觉的身影。
可不就是近来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何茵。
她脚步一转,二话不说就悄咪咪往那头移去。
姜双烟不知对方睡眠浅不浅,思索再三,还是选择先伸手推了推她。
第一下,对方没什么反应。
她估摸着是不是自己力使少了,便又推了一下。
还是没反应。
嗯,看来是睡死了。
姜双烟唇角的梨涡显出一抹狡色。
她悄无声息蹲下,轻轻拉起何茵的一只手,小心翼翼翻过来看她掌心的生命线。
当然,她看的不仅仅只是掌心那几道不痛不痒的纹路,更是藏于掌间那条朱红微亮的细线,那是她的寿命线,暗示着她的寿命长短。
然而,那条细线生于掌心,尚且来不及延伸,就断在了半途。
不长不短,刚好还剩一个星期的时间。
姜双烟记得她上次看的时候还只剩三天,这次居然还剩一个星期。
不错嘛,有进步!
姜双烟正打算再仔细瞧瞧,身后突然冒出来的一道声音将她吓了一哆嗦。
“没想到你还有这癖好?”
传来的声音慵懒随意,带着不甚明显的清冷感。
姜双烟下意识瞥了一眼何茵,发现对方没醒,不由松了一口气。
她抬眸看向来者。
四目相对,略显尴尬。
姜双烟看着对方眼中的淡笑,不由想起旧时她领命偷偷给朝臣看手相时,对方也那么调侃过她。
她扯了扯嘴角。
果然变的只是时代。
“不行吗?”姜双烟语气淡淡,眼神中尽是“你很闲吗”的无声控诉。
她最近可是亲自调查了一下这个纨绔子弟,顺便还发现了点他不为人知的风光事迹。
这人瞒着家里人私下创立了寻雨娱乐,还是家挺大牌的娱乐公司。
一大老板居然有空来管她的闲事?
闻言,祁待直接给气笑了,“你这话说得还挺理直气壮?”
她淡淡哦了一声,一下忘记自己腿上还搭着何茵的手,起身间一个不小心,就将人家的手给扒拉痛了。
“嘶——”
愣是有再沉的睡眠,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何茵平时虽温和,但起床气极大,平生最恨有人打扰自己睡觉,还未睁眼,她开口就骂,“谁那么大胆子打扰老娘睡觉!我他……”
睁眼率先看见那头站着的祁待,她瞬间就清醒了,默默把后半句话吞回去。
完了,脾气发错人了!
似是听出了她的未尽之言,祁待带笑瞥她。
何茵:“……”
她这算不算是崩人设了?
清醒了些,她看见半蹲僵在一旁的姜双烟,试图挽回形象:“诶,双烟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姜双烟:“……我说我路过,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