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杰宋思思

标题:穷了20年, 突然被首富亲爹带回家是什么体验- 刷脸办事爽上天

以前穷的时候周围的人各个骑在我头上拉屎,现在我成为特有钱的人,他们还想骑我,我直接刷脸办事,把他们通通送走!

男友宋杰知道我的身世后,嫌我穷,傍上富二代校花,毫不犹豫的把我给踹了。

我真不是为了这个渣男寻死,我就是单纯的倒霉。
意外车祸,我奄奄一息,肇事者瘫在马路上瑟瑟发抖。
几辆顶级豪车赶到,从车上很快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帅哥和一个身着旗袍的优雅女人。
他们围着我,满脸悲痛。
“思思,爸比来晚了,我可怜的女儿……”
“敢动我们宋家的小公主,找死……”
“妈妈的小心肝儿,都怪妈妈没有早点找到你……”
“庭丰,真的没有办法了?”
好听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太晚了,回天乏术。”
原来,我是首富宋家的女儿。
意识涣散之际,一声哀吼由远而近。
“不,思思,不要死……”
这个悲痛的声音透着莫名的熟悉。
可还不等我细想,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时,我看着书桌上的日历,激动的快傻了。
我……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了车祸前三天。
养母常年以捡垃圾为生,积劳成疾,前年生了场大病离我而去。
去世之前,她拿出了一个精致的荷包,说这个荷包是在路口捡到我时,襁褓里自带的,可能和我的身世有关。
我找出来自己的户口本,收好荷包,决定前去认亲。
可首富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我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
联想到前世死前听到的称呼,我用手机百度搜了下“宋庭丰”三个字。
百度第一条显示:宋庭丰,协和医院院长,全球知名医学专家……
天呐,这么牛,真的会是我的亲戚吗?
想到我那个首富爹,我觉得很有可能。
我拿好东西,打车来到协和医院,可导医说她不知道院长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院长在何处。
我蹲在门外的石墩子上,有点茫然。
难道,我等着他们来找我比较好?
我在家里哪也不去,车祸总不能还落到我头上吧?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下。
惊喜的声音响起:“思思,真的是你。”
这个声音……
就是前世我死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我飞快转头,看着久违的帅气的脸,彻底傻眼了。
没错,这个帅哥我不但认识,还和他有点故事。
大学运动会,跨栏比赛,我扶杆。
这个在大学里拽炸天的校霸赵诀帅气起跳。
然后……一脚踢中了我的鼻子……
我血溅当场,随即倒地。
校霸懵了,老师懵了,校长懵了……
不多说了,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痛。
作为罪魁祸首,他着实对我照顾了一段时间,照顾的还颇为细致。
可有一天,他突然羞答答的向我表白。
这就有点惊悚了。
我当场戳破他的用心:
“喂,我不让你赔偿,别为难自己了。”
可他还是怕我碰瓷,硬是将肇事者演成了深情款款的追求者。
我痛但不快乐。
“你喜欢我哪里?我改还不行吗?”
那时,他对着我宠溺一笑:“我喜欢你的全部。”
我信你个邪,你明明就是怕赔钱。
于是,我逃,他追。
我冷淡,他热情。
为了打退他,我随口扯了个借口:
“想追我是吧?可我不想天天吃农家小菜,我想吃燕窝鱼翅,等你有钱了再来找我吧。”
他终于相信我不会碰瓷,索性也不演了,直接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康复后,满血复活,开始狂追家境清贫但志向远大的宋林。
并靠着死缠烂打和舔狗精神成功追上了他。
他的志气是真远大,富二代校花稍微勾了勾手指,他就毫不犹豫的将我给甩了。
“思思,我想要的她都能满足我,可你能给我什么?”
呵……
事实证明,是我眼瞎。
“你在这等谁?别告诉我,你在等那个人渣?”
想到他前世对我的痛哭,我的声音不自觉放柔。
“当然不是,我找宋庭丰。”
赵诀拧起了眉:“你找那个黑心的大夫有啥事?”
问完,又惊慌的检查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不自然的推开他:“没事,找他认个亲。”
赵诀说他有宋庭丰的微信,我看着他如今衣着矜贵的样子,深信不疑。
可下一刻,就开始打脸。
连发几条消息,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
我想了想,让赵诀将荷包拍照发了过去。
那边很快就回了过来,声音激动:“你们呆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来。”
片刻后,医院的广场上响起嗡嗡的声音。
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
机舱打开,衣着矜贵的帅哥颜值不输任何明星。
他略微做作的扶了扶金丝眼镜,带着严重的偶像包袱走了下来。
眼镜被他骨节分明的手摘掉,眼睛微眯:
“你就是宋思思?”
我足足愣了有十秒钟。
“对。”
帅哥露齿一笑,笑的有点荡漾。
他直接扑过来要抱我。
结果,没有抱住。
赵诀飞快的挡在了我的前面,单手抵着宋庭丰的胸口。
“你抱谁呢。”
“抱我妹。”
“抱你妹,你个lsp……”
我越过赵诀,主动扑进宋庭丰的怀里。
“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事实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的。
我坐在院长办公室里,等着我那首富爹来和我做亲子鉴定。
“妹,别怪哥,这些年乱认亲戚的人很多。”
我理解。
可是,依然生气。
“你不确定我是你妹就来抱我?”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就投缘。”
赵诀瞪他一眼:“是看我家思思漂亮吧。”
“你家思思?啧,想的美。”
门被打开。
气场强大的首富和身穿长裙的优雅女人走了进来。

看的出来,他们很激动,却在用力的克制着。
宋庭丰亲自做亲子鉴定,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等待的过程中,我很纳闷。
上辈子也没有滴血认亲,他们是怎么认定我是亲的?
难道,主动上门的太过容易?
很快,结果出来了。
宋庭丰跑出来激动的抱住我:“妹啊,你真是我亲妹啊……”
我那首富爹坐不住了,一把将碍眼的宋庭丰给拽到一边。
他满含热泪的抱住我:
“宝贝,真的是你,我的小公主……”
我妈也挤了过来搂住我:“我可怜的儿啊,这么多年得受多少苦啊……”
宋庭丰:“爸妈,是我先找到妹妹的,我也要抱抱。”
“一边去,老子还没有抱够呢。”
晚上,最奢华的七星级酒店,所有人都很开心。
帅气爸比:“这是我宋家的小公主,给我往死里宠。”
温柔妈咪:“这几条商业街都是咱家的,宝贝,明天我带你去随便挑。”
珠宝大亨大哥:“最顶级的钻石项链,只有我家思思配得上。”
二哥宋庭丰一脸得意:“漂亮妹妹是我先找到的,明天肯定得是我陪妹妹。”
赵诀穿着帅气的定制西装挤开人群,一脸纠结的凑了过来,烦躁的挠了挠头:
“思思,我虽然现在挣了点钱,但还是比不过首富老丈人,我是不是还达不到你的标准?”
赵诀这话犯了众怒,不等我回答,就被我两个哥哥扯到了一边。
“敢来抢我们妹妹,看我们不打肿你的脸。”
出门?
当然是不可能的。
如城堡般的庄园里,无论是谁哄劝我,我都不为所动。
我足足在梦幻的公主床上窝了三天,成功避开了前世出车祸的日子。
喝着二哥特意给我调制的饮品,我内心狂喜。
看来,重生是让我来享福的。
第四天,就是考试的日子。
两个哥哥抢不过爸爸,由爸爸开着顶级豪车送我上学。
为了不至于太过高调,我在校园外的小路旁下了车。
“去吧,考完了爸爸来接你。”
我甜甜的答应,转身往教室走。
“哟,这是榜上大款了啊?宋杰,看见了吗?这才是她的真面目,亏你还担心她这几天没有来上学。”
刚走到学校楼下,就碰到这对贱男贱女,真是晦气。
富二代刘梦琪在我和宋杰没有分手的时候就各种撩他。
而宋杰更是嫌贫爱富的渣男。
对于他们,我看都懒得看。
我直接目不斜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可奈何一个班,他们阴魂不散。
我独自坐到第一排,心里开始考虑我爸让我转学的建议。
刘梦琪作为富二代,身边总有一群女生围绕着她,各种恭维捧场,
“有的人呐,为了钱还不知道做到了什么地步呢。”
“就是,谁知道她这几天请假干啥去了。”
“你们看她今天穿的衣服了没?哼,不知道是拿什么换的呢?真是自甘堕落,为了钱不择手段。”
我低头看了眼妈咪找人给我私人订制的衣服,想解释一句。
却正好和宋杰的目光对上。
他看见我也在看他,皱了下眉,嫌恶的将头转向了一边。
切,当我还稀罕你似的。
刘梦琪沉着脸,用身子挡住旁边的宋杰,警告的的看着我:
“人啊,贵在有自知之明,不该惦记的人啊,东西呀,还是别惦记的好。”
“因为……惦记也没用。”
“呐,就比如我照片上的这个项链,漂亮吧?可全球只有一条,有些人呐,就是费劲力气也得不到,可我周末就能让我爸拍给我。”
因为好奇,我看向刘梦琪手机上的珠宝图片。

咦,这不是大哥昨晚送给我的珠宝项链吗,这全球只有一条?
可大哥塞给我时,随意的就像塞赠品似的。
我忍不住插话;“你爸给你买不了,这条已经属于别人了。”
话落,那边传来一阵嗤笑。
“你们看她,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项链属于她了呢。”
我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别人送给我了。”
刘梦琪鄙夷的看着我:“别以为榜上个大款就开始装有钱人了,这条项链是全球珠宝大亨宋庭云的新作,可还没有竞拍呢,就是有钱也买不到。”
“土包子,爱装……”
“谎话精……”
宋杰也鄙夷的看着我,嘴角勾起讽刺的笑。
“思思,说话之前过下脑子。”
我接口道:“咱就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宋庭云送给我的呢?”
宋杰难以置信的看着我,面露沉痛:“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说谎话也不打草稿,你以为宋庭云是你家亲戚?”
我点了点头:“你猜对了,他还真是我大哥。”
刘梦琪冷笑一声,目光锁着我,一脸鄙夷。
“是吗?那就周末的拍卖会见,我倒是要问问宋表哥,看他到底有没有你这个妹妹。”
“梦琪姐,你也太看得起她了,她恐怕连拍卖会都进不去吧。”
“就是,她估计连拍卖会是干啥的都不知道,哈哈……”
我确实没有见识过拍卖会。
“这么说,你们俩见过?里面什么样?给我说说呗。”
被我问到的两个同学瞬间羞恼,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煞是精彩。
“看来,你们也没有见过。”
刘梦琪一脸优越感的看着我:
“想见还不简单,这周末我就带她们去看看。”
那两个同学立马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又是哇塞又是尖叫。
看个拍卖会就这么激动?
拍卖会这么好?
那我也去见识见识。
想到我大哥说他只有我这一个妹妹,我看向刘梦琪:
“那就周末见,我也想问问我大哥,看他到底有没有你这个表妹。”
考试开始。
我的成绩一直不错,这几天虽然没有复习,但是碾压那对贱男贱女绰绰有余。
交卷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爸比已经给我改回了原来的名字。
扯回试卷,名字划掉,准备重写。
身后的刘梦琪突然站起来,按住我的卷子:
“报告老师,思思作弊。”
监考老师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试卷,脸沉了下来。
“思思,怎么回事?你还能把自己名字写错?”
我:“不好意思老师,我才换了名字,一时忘了。”
监考老师皱了皱眉:“改名字得向学校报备,你报备了吗?”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老师,我妈说我二叔已经给我处理过了。”
刘梦琪不依不饶:
“改名字得按流程报备,再快也得几天,老师,我看她就是在作弊。”
又转向我:
“你以为你二叔是谁?说改就改?狡辩也不找个好的理由。”
我想了下:“额,我二叔好像叫……宋育仁……对,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监考老师看了我一眼,眼睛里的鄙夷清晰可见。
她不再多说,直接将我的试卷抓走了:“考试不作数,回头补考。”
我大惊:“凭什么?就因为我改名?”
“谁知道这张卷子是谁传给你的?或者是你替谁答的?我让你补考已经是手下留情,再闹,直接报到院里通报处分。”
刘梦琪在旁边笑的一脸得意:“思思,要怪就怪你太能吹,说谁不好,说宋育仁,他可是教育界大佬,也是我伯父,难道你不知道?”
监考老师也附和着大声讥讽:“小女生嘛,难免会爱慕虚荣,但是虚荣成你这个样子,就有点让人恶心了?”
呵,一个是常年孝敬老师、又有宋育仁做伯父的富二代学生。
一个是常年靠助学金度日的穷学生。
她自然不信我。
“我不服,我要找校长。”
监考老师没了耐心,眼睛变得犀利:“不见棺材不落泪,你想清楚,见了校长就不是补考那么简单了。”
我不为所动,坚持要找校长。
“校长天天日理万机的,哪有空见你?你以为你谁啊。”
“横之前要看自己有没有横的资本,思思,你也不想连学都没得上吧。”
就在刘梦琪不停的挖苦我的时候,窗外突然产生一阵骚动。
一个带着银色眼镜,面容冷峻的大叔快步走到门口,身后簇拥着一群人。
他面色严肃的看过来:“怎么回事?”
“哇塞,我见过他照片,他就是教育界大佬宋育仁。”
“好年轻,还帅,好羡慕刘梦琪啊,有这么帅的伯父。”
“这思思装逼翻车了吧,哼,看她等会要怎么圆这个谎。”
“真的是好好笑,说谁不好,竟然说宋大大,这不是自寻死路嘛?”
刘梦琪的脸上是绷不住的笑意,她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乖巧的走向了宋育仁跟前。
“伯父,您好,我是梦琪,上周晚会我们见过呢。”
监考老师也赶紧凑了过去,一边恭维宋大佬,一边夸奖刘梦琪的乖巧刻苦。
我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
这是我那素未谋面的二叔?
还不等我开口,他就将目光转向我,眼睛里流露出奇异的光。
他越过身前的人,大步流星的走过来,面色激动。
“你你你……就是思思?”
我愣了一下,慢半拍的回答:“……额,对……”
“思思,我我我……是你二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