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尔于昼

第1章 她是首富唯一的外孙女
樊尔身穿着羽绒服,坐在保姆车内,窗外是白毛大雪。
今天京都温度降到了零下7度,冷的能冻死人。
“樊姐,你真要穿这身去参加红毯啊?”助理小夏不知第几次问樊尔了。
“就这身,暖和。”樊尔也不嫌烦,点头向她再次确认。
“可你是个女明星。”她家姐姐虽算不了娱乐圈顶流吧,但也是个微博拥有4000万粉丝的流量小花。
尽管昨天发生了些事情,粉丝已经从4000万掉到了3400万。
“注意措辞,是即将过气的女明星。”樊尔说起来这件事情,就觉得开心。
虽然三小时前,她经历一件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樊尔,娱乐圈流量明星的典范之一,人气高,演技差,作品没有,但奈何不过,粉丝多,脑残粉更多,还能打。
当然,这跟樊尔没啥关系,那全是公司给她炒出来的。
按理说,公司这么捧她,她多少该有点感情。
可事实上,用樊尔的话回答,屁的感情,别说大难临头各自飞了,要不是合同绊着脚,她现在就想飞。
因为高考那年,养母得了胃癌,樊尔放弃学业,四处打工,然后被她现在的娱乐公司长星星探看中,因为那句能提前预支工资。
樊尔进了娱乐圈,跟长星预支了五十万,签了份每个月只拿3000的死约。
合同一共5年,她给公司赚了没有十个亿,也有好几个亿了。
而她身处京都,一个女明星,每个月拿3000的薪水,要不是狗公司包住,樊尔都要饿死了。
虽然坑是坑了点,但因为当年那份恩情,后面好些公司愿意出违约费把樊尔签过去,樊尔都没同意,只等合约快点结束,早点退圈。
现在距离合约结束,还有一个月,而昨天那抢了她未婚夫的陆佳,在微博暗示樊尔想当小三,企图破坏她和男朋友墨清的感情。
樊尔粉丝直掉600万,说没想到她是这种人,一个个陆佳的粉丝也涌入她的微博,将她给骂惨了。
对此,樊尔心情还能不错的原因是,长星已经从暗到明问了樊尔好几次要不要续约了。
听深意,还有点威胁樊尔的意思,然后陆佳就搞了这种事,这不刚好就给长星机会雪藏她嘛。
现在樊尔就希望长星能雪藏她,这样她就可以去继承万亿资产了。
穷的连饭都吃不起的樊尔,怎么突然有万亿资产能继承,这件事情,还要从三个小时前,说起。
三个小时前,樊尔已经死了,死在一个突然发疯、不,被攻击了精神的路人手里。
她最初以为是意外,直到死之后,她变成灵魂,听见陆佳和她身上的系统在那一阵互吹,利用精神攻击卡,如何杀死她获得气运的时候,樊尔才发现自己死的委屈。
再然后,樊尔就被吸进了一个黑色的空间。
黑色空间里摆着两本小说,一本以她为主角,一本以陆佳为主角,看完两本小说,樊尔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以樊尔为主角的,是一本古早言情小说,樊尔是美强惨女主,拥有最坎坷的命运,最浪漫的爱情,和最离谱的身世。
简言之,就是樊尔是首富唯一的外孙女,她母亲做为首富之女,目光却不怎么样,看上一个心思不纯的凤凰男,和这个凤凰男私奔了。
私奔后,她才发现对方的真面目,可她被骗进了山沟沟里,根本没办法逃离,从小被娇养长大的大小姐,在这山沟沟里,没过几年,就被磋磨死了。
她母亲死后,凤凰男仗着天高皇帝远,首富不知道这事,把樊尔给扔了,自己又娶了一个老婆。
樊尔被扔后,被她的养母徐兰捡到,生活虽然辛苦,但很温馨,樊尔脑子很聪明,不止是全年级第一,还是省第一。
以她这份聪明,考上重点大学没什么问题。
结果高考那年,就发生了养母胃癌,她因此踏入娱乐圈的事情。
进入娱乐圈,她意外和男主墨清展开一段,虽然坎坷很多,但很浪漫的爱情故事。
墨清是娱乐圈最大几家娱乐公司之一墨华的董事长。
他和樊尔的身份天差地别,那些坎坷也是由墨清背后的墨家所带来的。
这些坎坷,在她被首富外公给认回去时,才终结,然后小说得已大结局,END。
而以陆佳为主角的,是一本重生打脸爽文。
陆佳上辈子作死后,发现自己所在世界是本小说。
然后绑定着人气巨星系统,重生了。
所谓人气巨星系统,人气越高,所能兑换的东西越多。
这其中,包括演技、歌声等等才艺上的东西,金钱?那都是最基本的。
陆佳利用系统,快速成为娱乐圈的顶流。
而她樊尔,身为原小说的女主角,在陆佳这本小说里,那叫一个恶毒,那叫一个恶心。
陆佳是墨华的艺人,因此和墨清之间的接触很多。
而樊尔因此就恨上了陆佳,对她进行各种陷害。
墨清因为她的无理取闹,跟她分了手。
而陆佳觉得樊尔不是冤枉她嘛,她还就敢作敢当,追求起墨清来。
于是被墨清分手的樊尔发了狂,她买了营销号,准备在网上大批陆佳当小三的事情。
当然,陆佳身为女主,拥有女主光环。
这件事情,樊尔还没来得及做成,就因傲慢的行为激怒一位精神不正常的路人,被路人给捅死了。
樊尔葬礼之时,墨清跪在她的墓前,痛苦不已,哭诉都怪自己没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陆佳也来参加樊尔的葬礼,心疼墨清这样的好男人,向墨清表了白。
是的,表了白。
然后两个人情绪激动之下,在樊尔的墓碑前激吻,樊尔可真是谢谢他们。
后面就是爽文一贯套路了,陆佳没花多大力气,就得到了墨家的认可,粉丝们的认可,甜蜜大结局了。
这剧情看的樊尔直皱眉头。
曾经,樊尔以为自己只是倒霉一点,现在才知道,那是她的设定。
而且还是两个设定。
要不是樊尔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她都要信的设定。
不过这设定也不是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咳,比如她是首富唯一的外孙女。
【阅读指南:依旧是喜欢就看,不喜欢就算了,本文是新概念虐渣沙雕文,跟传统虐渣文略有不同。女主是个害羞内向,一本正经,特别高冷的女主(我是认真的),爱钱且超有钱,本文设定,女主家最有钱。
男主不是原男主,是个超帅小狼狗,和女主双向奔赴,咳!但他牙不好,胃也不好,医生告诉他要吃软饭,他身无分文,全靠女主养活(我超认真的)。
最后祝福每个人找到喜欢的小说。】

第2章 羽绒服走红毯
这也是樊尔为什么还这么高兴的最大原因。
女主、男主、报仇、征服娱乐圈?有万亿财产重要?那些东西,屁都不是。
樊尔长到现在,没什么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爱钱。
而且,就算樊尔哪怕不爱钱,在万亿面前,也得低个头,更不提她爱钱,很爱很爱。
现在网上经常有那种‘给你十万单身一年,你会这样选择吗’的傻逼问题。
但如果真有这种情况出现,樊尔会毫不犹豫的说先来个一辈子。
钱,它不香吗?它香啊。
她就是馋钱,馋的不行。
“樊姐,导演组Call你登场了。”小夏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陪着笑脸应和了几句,挂断电话后,跟樊尔说。
“恩,出发吧。”樊尔对前面的司机道。
樊尔好歹是个四千万粉丝的流量,怕粉丝说长星待樊尔不好,长星给樊尔安排了一个经纪人,两个助理,一个司机,还有一个化妆师。
只是她的经纪人纪思,最近忙着带别的艺人,把樊尔其中一个助理,还有化妆师,都给要走了。
这也是樊尔选择羽绒服来红毯的原因。
她昨天赶通告,赶到早上五点钟,九点半的时候,被纪思的电话吵醒。
纪思对她,脾气素来差,开口就是樊尔听的耳朵要出茧子的话“你叫樊尔,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凡尔赛了,可别做梦了,你没那命”等等。
要是以往,樊尔想着合约还有一个月到期,就大事化小,算了。
毕竟纪思说的也是实话。
可得知自己是首富唯一的外孙女后,樊尔已经飘起来了,她还真就是凡尔赛了。
当即,她怼了纪思一顿,其结果就是惹怒了纪思,对方拉着她的助理和化妆师去给手底下新带的艺人胡玉冰服务去了。
胡玉冰作为公司安排来接她位置的人,缺这一个助理和化妆师吗?不缺。
这是纪思和樊尔都心知肚明的事。
可为什么纪思还要这样做,无疑是给樊尔一个下马威,想让樊尔低头而已。
但樊尔这次还硬气了,爱咋咋地,赶紧让她退圈,她就是坐街边卖烤羊肉串,也比在长星这破公司里,每个月拿3000块强。
“樊姐,你真……”司机听樊尔的话,已经启动保姆车,小夏在车子启动后,不知道第几回问。
樊尔这次终于不再耐心回答她,打断她的话道:“小夏,我们现在就上场,你是巴啦啦小魔仙,还是我是巴啦啦小魔仙,能给我变个造型出来?”
小夏被她问住,确实,无论她问多少遍,现在樊尔准备上场,这么短时间内,怎么也不可能给她搞出一套造型来。
小夏闭了嘴,樊尔看着四周从安静变成热闹,外面是无数的记者与粉丝。
但此时的记者与粉丝们,对新到来的明星,不太感冒,因为刚才走红毯的人,是陆佳。
大家为了抢占第一手的新闻,都纷纷低着头,弄着刚才自己拍的照片,挑选出最好看的几张,发到微博上面,企图能赚到陆佳粉丝第一手的流量。
樊尔对这场面,见怪不怪,她早就得到消息了。
陆佳也来参加这次的红毯,最近两人的事情正火,为了搞事,主办方自然一前一后,将两人安排进场。
不过樊尔不在意就是了,反正她也快退圈了。
但这群记者和粉丝,还真是不畏寒冬,今天京都可是零下7度,能在这毛毛大雪下,坚挺如此之久,她很佩服。
当然,她更佩服那些女明星,这么冷的天,还要穿只有一层布的礼裙走红毯。
光想着,樊尔就觉得冷,她把羽绒服的帽子拉起来,拢了拢,才打开车门。
车门一打开,寒风拂面,哪怕樊尔穿着羽绒服,还是冷的抖了一下。
她不太想出去了……
但想着她和长星还有一个月的合约……她还是迈腿出了保姆车。
出了保姆车之后,樊尔紧抱着自己,开始迈动脚步,得赶紧走完,进里面吹空调去。
樊尔这样想着,决定用最快的速度走完红毯。
但她正准备加快速度的时候,一台摄像机直接怼到她的面前,是主办方用来转播的摄影机。
这场红毯是进行直播的。
这样的直播红毯,一般顺序都是名气大和名气小的明星来回交替着走,这样才能维持直播的热度。
陆佳和樊尔的热搜还挂在微博,大家已经想过主办方会搞事了,但有陆佳刚才的惊艳登场,大家都在想,主办方把樊尔安排在后面一位又如何?
她能压了陆佳?
大家还是更期待后面采访的撕逼,樊尔会不会被陆佳撕的跳脚?
这年头谁不爱看傻逼跳脚,大家都可爱看了。
但谁想,樊尔不按套路出牌,她直接礼服不穿了,穿了羽绒服来走红毯!
这是艳压不过,直接放弃了吗?
还是想的新套路?博取大家眼球?
但看樊尔那紧搂着羽绒服,就差没把整个人藏进里面的样子……新套路?算了吧。
这是艳压不过,直接放弃了。
弹幕平静了一分钟,才又密密麻麻的袭来,当然,这次的弹幕相比之前,更加疯狂的刷动。
樊尔不知道网友们对她的羽绒服,已经讨论到热搜了。
她现在看着眼前的摄影机,又看了眼摄影师,欲言又止。
她很想让对方让让,挡着她路了,但想着在直播,忍了。
樊尔忍一忍,很快就走完了。
樊尔心里如此想着,深吸一口气。
可她心里还是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她就完全不懂了,拍拍拍!还怼脸拍!有什么好拍的!她穿羽绒服有什么看头吗?是有胸,有腰,还是有屁股?
虽然黑料缠身,但樊尔死忠粉多,到目前仍旧有一些粉丝,在继续支持着樊尔。
摄影师将镜头怼到樊尔的面前,樊尔为了那些还继续喜欢她的粉丝,也不能黑着个脸营业,这不道德,毕竟他们是真喜欢自己。
樊尔扬起笑容营业,然后……
脸都笑僵了。
今天也是女明星樊尔辛苦营业的一天,她究竟什么时候能凉?

第3章 这就是女主光环?
弹幕:
【节目组是不是太偏心了,别的艺人走完红毯,聊两句就进场了,陆佳这聊多少句了,又不是她的单人采访,我家嫣然是影后,也没这种待遇。】
【我也觉得,虽然陆佳很有才华,但能否公平一些,给其他明星也多些镜头?】
【前面的叫什么叫,一群贱婢,爱看不看,吕嫣然算什么东西,配给我家佳佳提鞋吗?我家佳佳会唱歌、会演戏,还会写歌,才艺更是数不尽,多点镜头怎么了?】
【对啊对啊,而且这怎么能怪我家佳佳,明明就是樊尔,穿什么破羽绒服走红毯,为了上热搜,真是想尽招数,蹭红毯,蹭到现在还不进场,我家佳佳不留下拯救,气氛该多尴尬!】
【樊尔人在红毯走,锅从天上来。无语了,陆佳粉,你们能不能别老call我家樊尔,什么锅都往她身上甩!】
【哇,樊尔居然还有粉,不会吧!不会吧!还有人不知道樊尔是小三吧!】
【笑死了,小三还有粉!可不就怪你家樊尔吗,她要不蹭红毯,早点进场,我家佳佳会留下热气氛?】
【陆佳和陆佳粉能要点脸吗?小三的事,正主为了蹭我家热度,瞎几把暗示,等我家樊尔澄清了,你家正主会不会说,我说的不是樊尔,大家误会了!然后你们家,还怪我家蹭热度?简直了,有病病!】
【笑死了,你家樊尔怎么到现在还没澄清?不澄清,就是心虚啊,她要不心虚,早就澄清了,好吗?】
……
弹幕你怼我一句,我怼你十句的吵着。
导演看着弹幕一边高兴一边愁,高兴是因为热度,愁也是因为热度。
微博热搜已经起来了。
就是樊尔穿羽绒服的热搜,许多路人因为樊尔穿羽绒服,被她逗乐了,原本樊尔坏的风评有些反转。
而他们主办方早跟陆佳合作了,接下来的提问环节,会给樊尔挖坑。
如果樊尔聪明,恐怕又会挽回去一层,陆佳不说,但他们肯定是讨不到好。
导演犹豫着,要不要跟主持人更换问题,但犹豫了半响,终究没有。
毕竟他们已经答应过陆佳,要是更换,就会得罪陆佳。
他拿起对讲机给主持人传话:“潘芯,樊尔已经到了,让陆佳退场。”
耳麦里传来声音,潘芯与陆佳对视一眼,眨了下右眼,暗示她。
陆佳轻颔首,表情不变,似乎只是在对潘芯所说的话,表示点头。
“好的,让我们祝佳佳的电影《风宿》能得到好票房,现在我们送她离场,等待下一位明星嘉宾的入场。”潘芯边说,边微躬身请她下台。
“谢谢潘姐,也谢谢大家。”陆佳冲着镜头做了make eyes at sb。
吵闹的弹幕瞬间平息,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i了i了。
就连现场也不少人看着她,连声抽气,感叹她的美。
陆佳很满意的下了台,有她的对比,加上她给樊尔挖下的坑,就算早上杀樊尔的计划失败,但下一个杀樊尔的计划,肯定成功。
这般想着,她的心情颇为愉悦起来,她才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系统,电眼buff不错。】陆佳在脑子里夸赞着系统。
系统犹豫的出声:【宿主,樊尔上热搜了。】
【这就是女主光环?都到现在这种地步了,早上还能被她逃掉,现在走个红毯,依旧能上热搜?】陆佳本来有些洋洋自得,此时听系统的话,顿时不开心起来。
为什么世界总是这样不公平?
就因为樊尔是女主,随随便便做什么,她就能成功,而她拼尽全力,却什么也得不到?
樊尔刚进场,就听见她这一阵心声。
然后,想打人。
草!这是高级凡尔赛现场吧!绝对是!
看她和陆佳的经历,谁特么随随便便做什么就能成功?
陆佳虽然前世被渣男所渣,但是因为她不听劝,被渣男骗了不知多少回了,还作着非去给渣男送人头,跟渣男私奔,被渣男骗光钱,给活活饿死。
其实陆佳拥有爱她的父母,还从来不缺钱。
重生后,她更是绑定系统,只凭一年就坐到了她坐不到的位置。
这样的人,居然好意思说她随随便便做什么就能成功?
新仇加旧恨,秀她的仇加杀她的仇,樊尔简直想呸她一脸。
不过,她这是重生后的技能?她居然听见了陆佳的心声?
樊尔想用目光去寻一下陆佳的身影,却注意到一双专注看着她的眼睛。
那人十分专注的看着她,一双浅灰色的双眼深邃而……
浅灰色的眼睛?
樊尔定定再次看向那双眼睛,却发现那双眼睛是黑色的。
她疑惑的挑了挑眉,注意起眼睛主人的脸来。
这一注意,便有些微愣。
这是从哪本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墨黑的短发,白皙皮肤,以及一张十分完美的面容。
樊尔在这娱乐圈里,见过无数好看的长相,都有些逊于这少年。
本来觉得身上羽绒服挺好的樊尔,一瞬间,有些拘束。
她把手从羽绒服的兜里拿出来,将羽绒服的帽子也给摘下去,迈动的脚步稍微正经了些,不再是老大妈、老大爷逛菜市场那种悠闲的脚步了。
她嘴角微牵,朝着少年露出一个笑容,对他点了点头。
能这么看着她,对方肯定是她的粉丝,在粉丝面前,要注意形象。
但少年收到她的笑容,却没什么表情,只对她的动作,回于了一个颔首。
樊尔也不介意,只觉得对方是害羞内向,指不定心里可欢喜,她自己也是这种人,特别的害羞和内向。
樊尔缓步走来,大家已然都注意她,这一注意,便是微惊。
这这这……这是个什么造型?
和所有盛装出席的明星们一比,樊尔混在里面,就像是个来逛菜市场的。
这时候,早已在屏幕外知道情况的观众们,反而是最淡定。
潘芯身为主持人,还是有些应变能力的,极快的反应过来,说道:“好的,我们下一位嘉宾,樊尔已经入场,现在让我们来采访樊尔。”
樊尔踩着红毯,走上高台。
她刚上来,潘芯便朝她递来一支话筒。
樊尔接过话筒,先跟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樊尔。”

第4章 你很爱吃笋吧
“樊尔,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穿羽绒服来走红毯呢?”樊尔介绍完自己后,潘芯开口问道。
“你要听实话,还是假话?”樊尔反问她。
“当然是实话咯。”潘芯微笑着说,内心琢磨着樊尔肯定是为了热度,真是想要热度不要脸了,明星的素养都不要了。
“实话说就是,今天下雪,零下七度,我穿裙子走红毯,我不要命了?”说完之后,她还问潘芯,“潘姐,你冷吗?”
装,你就装!
潘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的接话:“我还好啦,你也知道,我们明星嘛,受观众喜欢,自然要时刻保持光鲜亮丽的样子。”
这话看似在说明星的不容易,潜台词却在暗指樊尔的不敬业。
这是撕起来的前兆啊!
收到邀请,能进入采访场的媒体记者们一阵兴奋,都在期待樊尔会如何回答。
樊尔抬起自己的双手,比了两个大拇指道:“牛!”
“啊。”潘芯被她的反应整的微愣。
樊尔以为她没听懂,再次的道:“牛批!零下七度的大冬天,穿裙子走红毯,潘姐明星素养高的不要不要的,当之无愧的最佳主持人之一,牛的一批!”
她的话落下,气氛一时间尬住。
他们等了半天,都以为会撕逼,结果……樊尔倒好,夸起来了!
这要夸就夸吧,起头一个牛批,结尾一个牛的一批,你还记得你是明星吗?
“呵呵,谢谢你夸奖。”潘芯捂着嘴,笑着说道,心里却暗暗咬牙,她觉得樊尔在嘲讽。
如果樊尔知道她的心声,会很委屈,因为她是真心地夸奖。
零下七度穿裙子走红毯,真的很牛逼。
话说回来,潘芯说完那句话后,原本就尴尬的气氛,更加的尴尬。
潘芯咳嗽一声,转移话题,“樊尔,近日你当小三的事情传的风风火火,对此你有什么想对大家回应的吗?对陆佳又有什么看法呢?”
她这一波带节奏,将尴尬的气氛成功挽回,大家重燃热搜头条之心。
陆佳暗示樊尔当小三的事,可谓是近日最劲爆的曝料。
樊尔流量名气大,陆佳更大。
加上中间夹着一个墨华的董事长,啧,三角恋啊,现实版的原配撕小三,多有意思啊!
樊尔早就做好了准备,对潘芯会询问自己这个问题,并不意外。
但她还是有些不开心,因为潘芯一副鄙夷的表情看着她。
她敛了敛眼眸道:“潘姐,你很爱吃笋吧。”
“怎么突然这么问?樊尔这是回避问题?”潘芯说完,装着无辜表情继续道,“既然如此,我就……”
她还未说完,樊尔打断她:“我不是回避问题,我只是觉得,潘姐你一定很爱吃笋,这事闹的那么火爆,任傻子都知道,我听了这事会不开心,潘姐不会连傻子都不如吧,所以啊,潘姐,你夺笋啊,山上的笋都让你给夺完了。”
本来稍缓的气氛,现在又尴尬住了。
容潘芯应急反应再厉害,此时她也无法接上樊尔的话。
还是樊尔自己再次开口,缓解了气氛,“不过,潘姐都这样问了,想来大家,肯定都想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我的回答呢,我又不是小三,我有什么可回应的,小三才该回应这件事情。”
“至于我对陆佳的看法,唱歌挺好听,创作也不错,演技也还行,才艺也很多。长相和身材就更不用提了,肤白貌美大长腿,就是有一点不好,脑子不太好,是个傻逼。”
樊尔不带歇一口气的说完后,对潘芯道,“采访完了吧,那我就入场了。”
说罢,她把话筒还给潘芯,直接往台下走。
背影相当的利索和洒脱,完全不看背后她所引起的爆炸。
弹幕已经疯了,围观群众对樊尔的直言直语惊呆了,陆佳的粉丝则因为她的话疯狂跳脚,从直播间骂到微博。
微博上,一名叫‘佳佳的熊宝’的陆佳认证大粉,在微博写到:
[佳佳的熊宝V:某女星,佳佳是不是说你,还不一定,你要不要这么急着跳脚,公开场合骂佳佳傻逼?这就是你的素质?我真特么服了,第一次见这种没素质的明星。]
‘佳佳的熊宝’骂了还不够,还特意到粉丝群里,拉大家来评论,势要把樊尔给骂上去,让大家来评评理。
于是本就喜提热搜的樊尔,再提N个热搜霸占微博。
#樊尔 羽绒服#
#大爷大妈逛菜市场式走红毯#
#新概念走红毯#
#樊尔 潘芯 爱吃笋#
#樊尔 陆佳 小三才该回应#
#樊尔骂陆佳傻逼#
#樊尔 真英雄从不回头看爆炸#
……
尤其是#樊尔骂陆佳傻逼#这条,热度狂涨,直接搞的整个微博瘫痪,程序员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着急抢救。
但网上闹得翻天了,也跟樊尔没什么关系,她此时心里只有两个字,超爽。
真的超爽,她早就想骂陆佳傻逼了,要不是被狗公司和纪思把控着微博,樊尔早就开骂了。
你当小三,你有理了,还暗示她当小三。
她要真死了,按陆佳扣的这帽子,大家都得骂她死的活该。
陆佳她就不说了,就说墨清,这也叫男主,瞅他那样,随便给陆佳就拿下了,还叫男主。
作者是不是她亲妈!能不能给她安排个好的男主!最起码别是个脚踏两船的章鱼,OK!
算了,她亲妈最起码给她安排了一个牛批的身世。
樊尔嘚瑟的抖着腿,等待红毯活动继续往下进行。
其实这场红毯,要说是什么正式的活动,也不算是,它是由英嘉娱乐集团举办的一场小型慈善活动。
可英嘉身为娱乐圈最大几家娱乐公司之一,地位摆在那里,加上它到底是场慈善活动。
给了英嘉面子,又为自己立了人设,除非是行程真的排不开,大部分的明星都不会拒绝。
不过这个活动,对樊尔却是没什么好处。
瞧瞧,这就是长星给樊尔挖的坑。
这么个慈善活动,所有明星,大大小小多多少少都捐了款。
樊尔不捐,合适吗?

第5章 GUN
可樊尔在娱乐圈处于的这个位置啊,捐少了,被嘲,多捐一点……樊尔,没钱。
她现在卡里的存款,不多不少,刚刚一万。
这一万块钱,对樊尔这种地位的流量明星来说,看都不看一眼,但对于曾经欠款四十万的樊尔来说,她现在卡里终于有一万块钱,她很感动。
当年跟长星预支的五十万,全部都花进了养母的病当中,并且还不够用,要继续治疗,就要继续花钱。
长星对她的态度,樊尔知道要公司再次掏出钱来,她得付出的更多。
所以樊尔去银行借了款,身为明星的好处,大概就是……她顺顺利利借了款。
四十万。
按樊尔这一个月三千的工资,她不吃不喝,最起码也得还个11年。
樊尔能在五年内还清,当然是因为她还做了兼职。
身为公众人物,兼职还不好找,总之,说多了,都是泪。
樊尔此时捏着只有一万块的卡,内心惆怅。
因为卡里有一万块,樊尔晚上睡觉都是把卡放枕头底下睡的,深怕哪天醒来,卡会没了。
可现在……
到底是慈善活动,不捐,终归不太好。
但让长星帮忙捐,注定要踩进长星的圈套。
樊尔不愿意踩这个圈套。
也就九千五,樊尔,放手吧,浪漫的感情,总要经历一些波折!
只要她足够努力!她一定会再次拥有它!一切一切的,都不能阻止她和钱之间的爱情!
分开,是为了更好的拥有!
樊尔痛心的想着,然后把卡揣进了羽绒服内兜里,拍了拍。
宝贝,当然是放在心脏的位置。
在她失去它之前,它还在她的心口处,让他们来一首最痛心的分手旅行。
樊尔拉起羽绒服的帽子,抬头45度仰望天……哦,没有天空,仰望天花板,企图让自己的眼泪不会流下来。
“好久不见,樊尔。”
却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打断樊尔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
樊尔握了握拳头。
来人注意她的动作,向她道歉,“樊尔,我和佳佳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你实在太过分了。”
樊尔目光凶狠的盯向说话的人,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墨清。
墨清作为两本小说的男主,长得人模狗样的,拥有不少老婆粉。
可樊尔觉得墨清长得也就一般,她这人就是这样,只对自己喜欢的,觉得好看。
比如,钱。
长得那叫一个眉清目秀。
“我过分,你才过分吧!”樊尔不客气的回道。
“我确实过分,我不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又爱上了佳佳,可是你怎么能那样对佳佳!她是无辜的!”墨清先是道歉,最后表情变成了谴责。
樊尔皱紧眉头,道:“你脑子有病吧,懂不懂眼色,我是在跟你说这件事情吗?”
“你不就是想跟我说这件事情吗?”
“别用你的想法揣测我,是你打扰到我了,谢谢。”樊尔咬重到‘打扰’两字,希望墨清发挥他霸总看眼色的能力,快点离开,别再影响她和钱宝贝最后相处的这段时间了。
可霸总又怎么会看眼色,墨清继续道:“我以为我们分手之后,还能做……”
“你搁这唱和平分手了,有点眼色,懂,打扰到我了,懂,赶紧滚,GUN。”樊尔说完后,转回头,不理会墨清。
她紧抱着羽绒服,继续享受和钱最后的相处。
墨清却紧皱起眉头,看着樊尔的侧影,这不该是她的反应才对,她……一点都不在乎他吗?
从樊尔发现他和陆佳的事情开始,就一直很冷静,还了他的求婚戒指,还了他这些年零零碎碎送的礼物,就连吃饭的钱,都算的清清楚楚,还了回来。
樊尔用她送的礼物抵消,最后还回来的钱,是325.5。
连五毛钱……她都算的如此精细。
这让墨清有种错觉,其实樊尔从来都没喜欢过他的错觉,所以她记得每笔钱,就等着他说分手,把所有钱给还回来。
要问樊尔没爱过墨清吗,那倒不是,毕竟和一头猪,相处整整两年,也会有感情。
可是,墨清劈腿了,也是不容的ˢᵚᶻˡ事实。
她不是一个遇事就大哭大闹的人,她和墨清谈恋爱的期间,能感觉到墨清也真心的付出过,既然如此,就更没必要大哭大闹了。
说白了,就是感情淡了。
淡了而已,那就散了呗,闹的太难看的散了和体面的散了,樊尔选了后者。
生活都如此疲惫了,又何必闹的太累?
东西还回去,以后各走各的路,再次见面,她还叫墨清一句‘傻逼渣男’。
红毯的采访终于结束,接下来的活动采用的是拍卖形式。
每位明星拿出一件自己的私人物品,进行拍卖。
而拍卖的金额,则会全部捐献给慈善基金。
当然,还会让明星致一番词,至于致词怎么说,当然是怎么感人怎么说。
总之,要么你的东西贵重,要么你的东西感人。
反正必须要有一番故事,没有故事,也要编故事说。
台上的主持人从潘芯,换成影后吕嫣然和英嘉著名老主持人霍安。
两人一唱一和,气氛把控的倒是比潘芯主持采访时,要热烈许多。
明星艺人们,被一个个邀请上台,介绍自己带来的东西。
至于明星们捐款,则是最后的活动,金额是不会被公开的。
当然,那也只是名义上的不公开,内部还不是传的谁都知。
樊尔捐个九千五,恐怕得被嘲死。
不过,她脸皮厚,没事。
人生不就这样,忍一忍,就进入土……现在地贵,她没准只能入罐。
在一名名艺人上台后,终于轮到了陆佳。
陆佳穿着一身酒红色的礼服,一头黑色的波浪长发披散在肩上,尽显女王气势。
那礼服,据樊尔所知,花了一百万。
不止如此,今天陆佳走红毯的座驾,樊尔看了热搜,是一辆法拉利FXXK,初售价大约250万欧元,现如今已然涨了不止一点,听说一年就涨了299万人民币。
法拉利FXXK是一辆顶级跑车,是赛车赛道上的利器,但也因此被规定,只能上赛道,不能上路,挂不上车牌。
而陆佳这辆车,之所以能上路,被挂上车牌,是因为被买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