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妮季萧寒

第1章 或许在梦里
蒙卡罗娱乐部洗手间
“韩总,我是方圆欣,你应该认识我……”
韩二妮刚从洗手间出来,就遇到一个小姑娘拦住她的路,很自来熟的介绍自己,她认真的看了一眼,发现真的不认识,笑了一下道:
“不好意思,不认识。”也不知道小然带着花花到了没。
方圆欣见韩二妮绕过她就要走,赶紧伸胳膊拦住继续介绍:
“那你应该认识周清远吧,我是他……”
业界传说为自己挣一个豪门的韩姐,长得很抱歉,只有她知道,这个已经三十多岁的女人,不论本事还是长相让多少男人为她心折,她喜欢多年的男人就是其中一个,好在,她发现的早,还有挽救的机会,鼎鼎大名的韩姐不至于连脸都不要了,老牛吃嫩草吧!
多少年,没有遇见这么勇气可嘉的女生了,能堵到她,何尝不是一种能力呢,韩二妮打断方圆欣的话,很有礼貌的回复:
“不好意思,我对你是周经理什么人,不感兴趣,如果你想找他的话,请打电话联系。”
她手下销售部经理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只是她的时间,不是用来管下属的私人生活的。
本想着先发制人,来个下马威的方圆欣,见韩二妮既不认识她,又不愿意听她说话,忍不住发火指责道:
“韩总,不打断人说话,是最基本的礼貌……”
再而三被拦着的韩二妮,彻底没了耐心,拨开方圆欣拦着她的手臂,丢下一句:
“我认为,我能在这里和一个陌生人,说那么多,已经够礼貌了。”
任方圆欣在其身后叫道:
“韩总!”
“韩总!”
甚至被叫到原名:
“韩二妮!”
都没停下脚步,只是这不知道哪冒出来,大概找错人的小姑娘,还不死心,追在她身后,喊道:
“清远哥是我的,麻烦你离他远一点!”
她为什么要离她的销售部经理远一些呢,现在小姑娘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你又不喜欢清远哥,干嘛要吊着他,鼎鼎大名的韩总,不缺少姘头吧!”
看在周经理为公司尽心尽力三年的份上,她就不告这小姑娘诽谤了,只是请她出去是无法避免的了,韩二妮刚掏出手机,打算叫保安,就看见自家经理,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还有心情笑了一下调侃:
“周经理,来的正好,需不需要明天给你放一天假,处理一下私事?”
收到方圆欣的信息说要来找韩二妮说个明白的周清远,连鞋子都没换就赶了过来,可是还是晚了,此时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只能尴尬的承诺:
“韩总,我……会处理好的,对不起,打扰您了。”
他喜欢上自己的女上司,三年来,他一天比一天折服在她的魅力之下,自知配不上她,所以从来没想过透露心声,只想默默地当她的左膀右臂,能为她分担一些就够了,可现在他的小心思,被揭露了出来,让他尴尬至死!
只是韩二妮却好像没有看见周清远囧迫到红透的脸,依然笑着说:
“她可能对你我有了不该有的误会,你解释一下吧,我希望这种尴尬场景,不会出现第二次。”
谁喜欢她,谁不喜欢她,她早已不在意,能做好分内的事,就是她的好下属,不能做好……那就换人做,如此简单,仅此而已。
“是,韩总。”
被周清远紧紧禁锢在怀里的方圆欣,看着韩二妮离开的背影,不甘心的叫道:
“清远哥,你敢说,你不喜欢韩二妮,你看你小心翼翼对她的样子……”
“你闭嘴!”
“你看你为了一个老女人,竟然凶我!”
“你再不闭嘴,以后就别来找我!跟我回去!”
是的,她是“老女人”……她都快三十四,往四十跑的女人,能不老吗?韩二妮听到背后方圆欣的评价,还有心情调侃自己,只是还没走到包间,又遇到熟人了……
大学毕业,靠着家里资源开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的王峰,见他家寒哥上个厕所那么久还没回,刚出包间来找人就遇见韩二妮,笑的异常灿烂打招呼道:
“这么巧啊,韩姐过来陪客户?”
堂姐耳提面命的告诉他,只要抱上这个金大腿加金手指,他的小公司上市都指日可待,所以见到财神爷他能不赶紧过来混个眼熟吗?
“对啊,你姐也在,王总这是陪朋友来玩?”
这是她家Jenny的堂弟,闲聊两句,这个面子也必须的给啊!
“在韩姐面前,我可当不了总,你和我姐一样,叫我小峰,阿峰都行,陪我哥过来见识见识。”
他姐说的没错,看似周身笼罩着拒人于千里之外气息的韩姐,实际很给自己人面子,前提得让她承认你是自己人,他沾了堂姐的大光了!说曹操曹操到,王峰刚提到他的寒哥就见到韩二妮身后跟着的季萧寒,赶紧拉过来介绍:
“寒哥,快来,给你介绍一位女中豪杰,妮好集团的韩总裁。”
“韩姐,这是我炎哥的亲大哥,季萧寒。”
一个是女中豪杰,商界传奇,一个是军中神话,圈内神人,都是他仰望的人啊!所以这两个人怎么能不认识呢,再说……都老大不小还单身呀!咱们峰哥被自己的脑洞惊呆了!瞪着双眼看着两人客气的寒暄:
“幸会,韩二妮。”
“你好,季萧寒。”
一个是他韩姐,一个是他寒哥,缘分啊!王峰越看越觉得这有着同样气场的两个人,越相配……
季萧炎的亲大哥,那不就是季家大公子喽!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韩二妮收回和季萧寒一触即松的右手,笑着对王峰说:
“我就跟着Jenny叫你阿峰了,我这有客,不能多待,下次有时间跟到公司玩。”
这气场果然是生死场里摸爬滚打出来的特种兵,不知为何,他的眼神,让她想起了早就封存在脑海里的一双眼睛……只是世间哪能有这么巧的事呢。
“好咧,韩姐!”
这话他要是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他也没脸在商界混了,王峰知道自己要有大单子,笑的眼不见牙的回复道,他姐当初也是凭着厚脸皮,跟着韩姐混,才有今天的成就,他的小公司不能如自家老头所愿,开不到两个月就倒了,嘿嘿!
只是韩二妮刚对季萧寒客气的点头表示再见,打算从他身边经过,就听见,低沉的嗓音响起:
“……等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双眼睛,他绝对在哪里见过,只是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竟然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这不能忍……所以季大公子冷峻矜持的人设瞬间崩塌了。
我K!他的24K纯金大直男——寒哥,竟然向一个女人搭讪了!还用的是那么老套的开头语!早知道寒哥喜欢韩姐这类型的,他提前给他科普一下业界传闻啊!王峰捂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叹声,紧张的等着下文……
“……或许是在梦里?季大公子?”
韩二妮看了季萧寒一眼,忍不住借用了Jenny——王大小姐调侃追求者的口头禅,说完笑了一下,转身真走了,再不走,她这个请客的迟到了就不太礼貌了,一边大步走,一边勾着嘴角笑着想:今天难道是她的桃花日?还是她的魅力在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大到人见人爱的地步了,这季大公子的名声和样子,可不像个登徒子……

第2章 是不是在梦里
“妮呀!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去卫生间捞你了,是不是天气干燥?便秘了?赶快喝点水。”
韩二妮见许诺在陪先到的太太唱歌,她家Jenny自己一个人听着歌,吃着零食,喝着鸡尾酒,好不惬意,接过她递过来的水,不理她的调侃,解释了一句:
“遇到你家小堂弟了。”
“阿峰啊!怎么样?他还入得了你的眼?我给了他几个小单子,做的都还不错。”
“嗯,还不错,我让他有空来公司一趟。”
这自来熟的风格——和这位Jenny公主倒是如出一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亲姐弟,而不是堂姐弟呢。
“可千万别看在我面子照顾他啊!”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的就是王珍妮了。
“你面子没那么大,我是看上你叔叔背后的人脉。”
“我家妮呀,就喜欢瞎说大实话,哈哈哈……这楚皇不放人咋滴,怎么小然还没把咱们花花拐过来。”
“急什么?这不主角还没到吗?”
“那也是,这胡大小姐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呀!”
“没事,看在钱的份上。”
“……妮啊,你越来越有奸商潜质了。”
“这点,你刚认识我的时候,不就知道了。”
“额……也是……”
想当初在大学里刚认识这位默默无闻,其貌不扬的韩二妮时,她可被骗的好惨啊!要不然她王家大小姐也不会就上了让她现在下,都不愿意下的“贼船”呐!
“对了,阿峰陪谁来玩的?”
“季大公子。”
“季萧寒?”
“嗯。”
这是另外一个圈子的内幕,她有她家Jenny知道就行了,她也没必要什么都知道,韩二妮兴致不是很高的敷衍了一个字。
“他很man很有型吧?要不是因为他被内定了,早就被各家小姐抢破头了,哪里还能让他三十一岁还单身。”
“还不错。”
也不知道今天几点结束,能不能赶上给她的小公主道个晚安。
“看上了没?看上咱就拿下,别人怕马家那个小丫头,我可不怕哦!”
她和她家妮这些年辛辛苦苦挣那么多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看上啥,都能豪气的用钱砸!所以她们上百亿身价还怕砸不倒一个男人吗?
韩二妮看着手机,心不在焉的提醒又开始异想天开的王珍妮一句:
“……少喝点,胡大小姐该到了。”
她没事抢人家男朋友干什么,钱多撑的吗?
韩二妮以为她和季大公子不会有任何交集,结果,没到一个小时,她还得主动去找他帮个小忙……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把注意打到花花身上,真是老寿星上吊——找死!
原来是花之语凭借过人耳力听到包间里,有熟人声音呼救,就破门而入救人了,然后韩二妮出来找人,看到地上不仅一片狼藉,还有一个手上扎着叉子,鬼狐狼嚎的某导演,还有什么不明白,觉得有现成的季长官在,就不用浪费时间等警察过来了,就转身去了王峰的包厢。
走到包间门口,韩二妮敲了几下门,听见有人喊进来,就推开门进去了,然后就被那么多双眼睛行了注目礼……因为一包间的大老爷们没想到进来的不是上酒的服务员,而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能不傻眼吗?美女是不是走错包间了?
结果竟然不是……只见在那么多男人的注视下,咱们韩总谈定自若的走到季萧寒面前,三两句说明了情况,最后还客气的问道:
“……能麻烦季长官走一趟吗?”
我K!这位美女竟然找的是他们不近女色的大队长!天要下红雨了吗?
“好。”
我C!他们大队长什么时候这么温柔的对他们说过话!不是,他们大队长什么时候那么好请了?只是一个简单的喝酒闹事,需要他们刑警大队的总队长去吗?他们仿佛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季萧寒用眼神制止想要跟着看热闹的队员,起身和韩二妮走到门口,就和出去接电话的王峰面对面迎上了。
“咦,韩姐咋来了?”
天了噜!难道这对……真的看对眼了?还是圈内盛传喜欢女人的韩姐先主动的,那他姐……不就被抛弃了吗?咳咳……不怪他带头磕双妮CP,实在是他这两个姐,年纪不小,愣是一个男人不找,天天混在一起,能让人不想多吗?
这孩子八卦的样子,也跟Jenny一样,韩二妮看着王峰根本掩饰不住的吃瓜眼神,笑着解释:
“有人闹事,我来请季长官过去一趟。”
再耽搁下去,有人血都要流光了。
“我姐喝醉了?”
他家王大小姐一喝醉,六亲不认,哪个不长眼的惹到她,岂一个惨字了得,王峰跟在韩二妮和季萧寒身后,打算去看看那个惹他姐的倒霉鬼,还有气没有。
“不是,是有人作死惹花花了。”
“她……没事吧?”
她武功那么好,应该没事吧,不然韩姐也不会那么淡定。
“有事的是对方,星辰在呢。”
王峰听到楚星辰也在,就不去碍眼了,停下脚步,笑着说道:
“那就好,我就不过去了,寒哥我去陪诚哥他们了。”
只是这笑容中透露的落寞,连韩二妮都没忍住多看了两眼,这王家小公子也是花花的仰慕者?那注定是个伤心人了。
“嗯,顺便通知他们,可以回队加班了。”
季长官可不关心谁是谁的仰慕者,裙下之臣什么的,他只关心这药是不是和他正在查的案子有关,顺便还在努力想,这韩总裁的眼神,他到底在哪里见过……难道真的如她所说在梦里?
公安局刑警大队门口
韩二妮拒绝了楚星辰,蒋小然送她回家的邀请,在路边等着她的专属司机,这么晚了,她到家,小公主都睡着了,不过明天早起给她做个爱心早餐,她应该会开心吧!

第3章 救赎
“……我们以前真的没有见过吗?”
“我虽然极少出镜,但也是上过几个采访的,或许你在电视上见过我?”
看季大公子故意走过来,又问同样的问题,还有这凝重的表情,她有种自己是通缉犯被认出的感觉,这感觉可不是很好呢,所以韩二妮又说了一种可能。
“……不是,我不看除了新闻以外的任何节目。”
所以,他为什么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呢,能引起他注意,自己应该不会忘记对方才对,季萧寒越想表情越凝重,让韩二妮又忍不住皮了一下:
“……见没见过我,对季长官很重要?”
“……”
他这是……被调戏了?季萧寒看着韩二妮含笑的眼睛,一时语塞,记忆里,有一双眼睛,不止形状,连瞳孔的颜色,都跟她的一模一样,只是脑海里的那双眼睛,就算笑着都没有光……难道他真的认错人了?
“我司机来了,今天谢谢你,再见,季长官。”
季萧寒看着韩二妮坐上车,连尾车灯都看不见了,还在努力回想,直到属下叫了他一声,才转身进屋……她都说了和自己没见过,那就真的没见过吧,他再问下去,估计要被认为是登徒子了……只是那双时不时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眼睛,到底哪里见过的呢。
韩家别墅
到了家门口,韩二妮对着大半夜被她叫过来的司机,微笑着说道:
“辛苦你了。”
其实,她更喜欢自己开车上下班,但Jenny认为,她一个集团总裁连一个专属司机都没有,出去谈生意,太掉身价,所以硬给她安排了一个,已经跟她五年了,她对他很满意,不愧是退伍回来的军人,行事作风很稳妥,就是不太爱笑。
“我应该做的,晚安。”
作为一个孤儿,当兵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出路,为了能进特种部队,他比谁都努力,最终圆梦了,可惜一次任务中,他完成使命的同时,也被敌人划伤了面部,横跨左眼,幸运的是没伤到眼球,他没瞎,不幸的是,影响了视力不能用枪了,脸上也留下长长的一道疤,加上他没文凭和性格问题,部队给他安排的工作,他做不了,只能转业。
可是他毁了容,加上魁梧的身材,无论走到哪里,要么认为他是混黑的,要么就觉得他是刚放出来的劳改犯,连工地搬砖都不要他,怕惹祸上门,更是看到他想表达亲切的笑,吓的有多远跑多远,基于保密原则加上不想面试一份工作就说出自己的经历博取同情,就用奖金和退伍费,浑浑噩噩的活了半年。
当他不知道这样活下去有什么意义的时候,他的首长打电话问他有份工作做不做,只是个司机,希望他不要嫌弃,他当时笑了笑,他现在有嫌弃别人的资本吗?他只想好好的活着,做个有用的人,不辜负国家和社会的栽培,只是不知道对方见到他的脸,会不会要他……
他坐在咖啡厅,承受着四周若有似无的打量目光,心里很平静的等待着他的雇主到来,心里有一丝期待,首长给他介绍的雇主,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就算不要他,也不会露出嫌弃的眼神吧。
他没想到的是,首长给他介绍的雇主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看见他这张脸,连目光都没闪躲的女人,他还知道了,是首长的千金和首长说,她好朋友需要一个专属司机,有没有老实本分,安分守己,而且会开车的退伍老兵,安排一个,就当她为退伍老兵再就业尽一份力,然后他就被选中了。
他记得,当时王大小姐见他第一面就调侃道:
“哇哦!我家老王这次眼光不错啊,不仅介绍个能开车的,还能兼职保镖。”
然后还一脸我们赚大发了的表情对他真正的雇主说:
“妮呀,就凭他这张带着功勋章的脸,你可得给他加工资!”
当时Jenny王更想说,有这样的司机往她家妮身后一站,那些狂蜂浪蝶,哪个还敢往跟前凑!这伤势一看就不是普通退伍军人能遇到的,加上这一身气势,更不是普通小兵能有的,再说每年退伍军人那么多,她家老王哪有精力去关注一个普通小兵,所以她们可不是赚大发了嘛,白捡一个国家辛苦培养的特殊人才,她家老王这事办的漂亮,她有空回去陪他好好喝两杯。
他更会永远记得,他忍不住摸着自己的伤疤,问她们不怕吗?他的女雇主说的话:
“只是一副皮囊而已,心不丑,就能堂堂正正行于世间,我其实不需要司机,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三个月的试用期,你觉得能接受这份工作,我也觉得你能胜任这份工作,我们以后就合作愉快,怎么样?”
于是他有了一个女老板……
他通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
他和她合作愉快了三年,五年……他想自己愿意给她开一辈子的车,只因为,在她身边,他才能忘记自己毁容的脸,做一个正常的人……
吕强,看着前车镜里自己扭曲的伤疤,尝试着笑了一下,韩家小公主说,吕叔叔什么都好,就是不爱笑……他也想对她笑,可他怕吓着她呀!那样的粉雕玉琢的小人儿,他连对她大声说话都不敢……
韩二妮刚进屋,还没来得及换下高跟鞋,就见她家的“大公主”——彩彩,跑过来和她打招呼,笑着蹲在摸了两下,对它说:
“彩彩,你又等我了啊!真乖,去睡觉吧。”
这只金毛,比她家小公主只大一个月,所以成了韩家的“大公主”……
听到动静打开房门出来的霞姨,笑着问道:
“回来了啊,饿吗?要吃宵夜吗?我今天包了你爱吃的菠菜鸡蛋馅的馄饨……”
要说吕强感谢韩二妮对他一视同仁,救赎了他的自尊,给了他自信,那么对于霞姨来说,眼前的在外人眼里的女强人,在她眼里,就是心善的小姑娘,更是救赎了她的心,她和老伴中年丧独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血淋淋的心……

第4章 谁是谁的救赎(1)
何美霞忘不了听到儿子出任务牺牲时,自己想跟着去的心,可她看着既要掩饰伤心,还要照顾她担心她的丈夫,撑过来了,上天可能觉得对她太残忍,她儿子的首长,上门看望他们,得知她做过保姆,烧了一手好菜,就给她介绍了一份工作,可以和丈夫一起过去,然后他们就到了韩家……
一晃眼六年过去了,她已经很少去想逝去的儿子了,因为这个叫她一个保姆霞姨的姑娘说:如果你二老愿意,可以一直留在这里,我给你们养老送终,她觉得上天收回了她的儿子,赐给她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女儿,做人应该知足,她对现在的日子很知足。
换好家居鞋,放下手提包,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一点都没形象的瘫坐在沙发上的韩二妮,轻声说道:
“不用麻烦了,霞姨,我喝杯牛奶,洗洗就睡了。”
她可能是上了年纪,越来越不能熬夜了,想当初和Jenny一起熬个两天两夜都没这么累。
何美霞去厨房冲了杯温牛奶,递给韩二妮,还故意闻了闻她身上的味,夸奖道:
“嗯,酒味不重,喝完快去睡吧。”
她不知道当一个大公司老总会有多辛苦,她只能每天尽力照顾好家里,在她晚归的日子里,等她回来,尽其所能替她做一点小事。
“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有例会,要早起,早饭我来做,你多睡会。”
她不说不让他们等她的话,因为说了也没用,她只要不出差,家里永远有人等着她,还不止一个,而不是像上一世……她一直在等别人……
是啊,上一世,现在想想,多么遥远的事啊!她重活一世,两世加起来算是活了六十多年了,身边很多人不明白,她有钱有貌,为什么一直独善其身,他们不知道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还有谈恋爱结婚的必要吗?更何况她已经有了最爱的宝贝……韩二妮一口干了牛奶,拿去厨房冲了冲,上了二楼的卧室,缓缓推开门……
这是一个装修风格形成极大反差的百平大卧室,一边是黑白极简式,一边是粉白公主风:粉色,娃娃,加星星灯……此时床上缩成一团睡的就是她的宝贝小公主——韩彤,今年六岁半,彤字代表着红色,代表着希望,也谐音“疼”,她不再是被父母遗弃在医院外面垃圾桶旁边的弃婴,而是有妈妈,有家,被很多很多人宠爱着长大的韩家唯一小公主……更是她一次又一次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小心肝。
韩二妮28岁那年,她在自己上一世结束生命的悬崖边枯坐了一晚上,等看见旭日东升的那一刹那,勾起被冻僵的嘴角,笑了……她就这么简单的度过了自己的生死劫,是不是说明以后她可以长命百岁了,可是她活这么久又有什么意思呢。
“韩二妮!你个混蛋!你让老娘找了你一夜!你哪根神经不对,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一夜!找灵感还是等黑白无常!”
等王珍妮下车,迎着刚升起的太阳光,看到悬崖边让自己担心受怕一晚上的人,好好的活着坐在那里,一瞬间,所有的情绪都有了宣泄口,所以人未到,骂声先到。
或许,为了这个对她一脸掩饰不住关心的人,她要努力活下去啊!韩二妮笑着说道:
“等黑白无常,可惜没等到。”
她说的是实话,无法向这个世界,任何一个人说明的实话……
王珍妮走到离韩二妮五步远的距离,不敢往前走了,因为她感觉,这个从坐着改为摇摇晃晃站在的好友,有种随时要跳下去的感觉,心慌的继续说出自己的担心:
“你还笑的出来!你在公司上市当天晚上玩消失,你嫌我心脏太好是不是!我找遍了你能去的地方都不见人,以为你遇到绑架了,你知道吗?”
她不明白,一个同龄人眼里的佼佼者,名下房产多到她自己都不知道,连商界大佬都不敢小觑的韩总,关键她才二十八岁啊,用了短短八年时间,让妮好集团成功上市的商业奇才,为什么只有在见到蒋家人的时候,眼里才有一丝光亮,才像个……活着的人。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就让她再任性这一回,以后她好好活着……虽然不知道老天让她重活一世的意义,那她就争取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吧!
“你关机,你连车都不开,我连定位都找不到你,最后只能大海捞针查所有监控,你今天若不给我个合理解释,咱们绝交!”
她要的是道歉的话吗?她要的是她能打开心扉,说出压在心底的秘密,天大的事,不是还有她陪着吗?再说,她连个恋爱都没谈过,事业也一直顺风顺水,为什么一个女生该有的活力,她一点都没有,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工作而工作,这一切的一切,无论自己旁敲侧击,还是直接逼问,有人就跟属河蚌似的,闭口不言,她要不是尊重她,早就派人去查她了。
“对不起……”
她没法给个解释……就算自己说出实话,她也不会相信的吧!毕竟我们生活在科学发展的社会主义国家啊!她的存在,就是个用什么都解释不了的bug。
“韩二妮!你好样的!我兴师动众,连赎金都准备好了,你连一个解释都不给我?”
都跑到悬崖边想轻生了,还不说!她陪她这么多年,是塑料姐妹吗?王珍妮见韩二妮打定主意不开口的样子,简直气的牙痒痒!
若不是她找过来了……自己是不是找遍全球,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她把王大小姐气成这样,该怎么哄,在线等,急……韩二妮捏了一下越来越疼的额头,笑着说道:
“Jenny,我头疼……”
世上又多个真心待她的人,是不是这就是她重生的意思?
“活该!”
你穿个风衣在悬崖边吹一夜风,你头没被吹掉,就算命大!
“我好像发烧了……”
“……”
铁血汉子韩二爷,这是在向她撒娇?王珍妮被韩二妮突然的软生细语弄的有点懵,见对方快倒下去的样子,一个箭步走过去,把人捞过来,才发现她全身烧的滚烫,赶紧扶车里,又火速飚去医院,她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第5章 谁是谁的救赎(2)
然后一路昏昏沉沉的韩二妮,到了医院门口,被王珍妮扶着,路过一个垃圾桶,都走过去了,突然停下脚步,四周看了下,她仿佛听到了婴儿哭……
“怎么不走了?快去看医生,你烧傻了,谁来养妮好那么多员工啊!”
公司才刚上市,不仅有那么多员工,还有那么多相信她们的股民,自己离了她,非宣布破产不可,然后商界就会流传一个神话,有一家公司刚上市就破产的神话!王珍妮对韩二妮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了,她对她亲妈都没那么操心过。
“有婴儿哭,你听到了吗?”
她确定不是野猫叫……韩二妮最终的目光,定格在一个垃圾桶旁边的纸箱上。
“没啊,你是不是烧出幻觉了?快走吧,我的姑奶奶。”
天那么早,哪来的婴儿哭,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王珍妮想把隔着衣服都烫手的韩二妮,赶紧扶进急诊,交给医生,但有人就是那么不听话……
她真的听到了,绝对不是幻觉……韩二妮抽出自己的胳膊,转身向纸箱走过去……气的王大小姐在身后哇哇大叫:
“韩二妮!总有一天,我会被你气死的!”
她很想知道自己一个王家大小姐,大院里的扛把子,是怎么沦落到操心成老妈子的。
韩二妮忍着头疼蹲下,缓缓打开只露了一条缝的纸箱,然后看见的就是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婴儿……秋天霜寒露重,她只裹了一个小包被,嘴唇被冻的乌青发紫,奄奄一息,似乎察觉有人来了,发出细细小小的哭声……她都烧的快没意识了,还能听到动静,就只能归功于上天可怜她们,让她们相遇,互相救赎。
王珍妮跟过来蹲下一看,忍不住骂道:
“哪个丧尽天良的狗父母,不想要小孩,就不要生,实在养不了,送福利院啊,放垃圾桶旁边还盖的这么严实,这是赤裸裸的谋杀!”
遗弃罪如果可以判死刑,那么有些父母或者情侣,是不是干那事的时候,就不会贪图一时享乐而不做措施,从而闹出人命,还不负责任的生下来!
“别说了,Jenny,赶紧送医院,她好像不太对。”
好好的婴儿,就算刚出生都不会那么小,而且她这嘴唇不是冻的,更像是……心脏病……
不顾自己发烧抱着孩子跑到急诊儿科的韩二妮,正好听见那里的医生护士正讨论一个事情:半小时前,小儿重症监护室的一名女婴,就待了一天,就被父母放弃治疗抱出院了,都觉得她可能活不过今天,结果看到韩二妮怀里的婴儿时,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就是她,你们在哪里捡到她的……”
“垃圾桶。”
是个女孩,怪不得被丢掉……韩二妮想到自己小时候,差点被丢掉的命运,冷冷的回答道,生而为女孩,她很抱歉,但她就不值得被父母疼爱吗?
当父母的有选择生不生小孩,养不养子女,对孩子疼不疼爱,尽不尽责的权力,那么,孩子呢,特别是女孩子,她有什么能自己选择的权力呢,如果可以选择,她上一世,就不想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啊!哪有这么狠心的父母,不治疗就算了,还把她扔掉!”
“就是,就算没钱给她治疗,也带回家,好好安葬啊!”
“她太小了,就算有钱都不一定治的好……”
王珍妮见韩二妮听着这群人说话,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对着医生护士吼道:
“快别说了,你们救她啊!”
要不是担心她家妮烧傻了,搜了一个离悬崖最近的医院,她会来这个破医院,遇到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医生护士吗?都是一群什么人,人命关天,还在这八卦!
“治疗费你们出吗?她早产儿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费用不低。”
就一天,这婴儿的父母就出不起治疗费了,急诊主任提醒道,要不是护士见多了这种情况,让他们预交了一天钱,还让保安盯着,他们都能把孩子丢医院,自己跑了。
头疼欲裂的韩二妮把孩子交给这个急诊医生,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无论多少钱,我出,若因为你们耽搁,造成不能挽救的后果,我会告倒这家医院,我保证。”
她要撑不住了……但在安排好那个婴儿前,她不会倒下,也不能倒下……
急诊主任看韩二妮和王珍妮都不像是普通人,赶紧抱着孩子去抢救室,他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能做好事,谁不愿意,可他垫付不起救这个孩子的钱啊!
“Jenny,扶我去抢救室门外等着,你去交钱。”
“你先去打退烧点滴,不然真的要烧傻了。”自己烧的走路都走不稳了,还能用气势给医生施压,她真是服气了。
“可以,你叫护士在抢救室门口给我打。”
她要亲自等着,才能放心……如果,她在决定好好活着的第一天,救不活一个婴儿,她该何去何从……韩二妮看着医生离去的背影,心里一片冰凉……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都没办法得到父母的喜欢,因为她是女孩,她是老二,这是原罪。
王大小姐知道她家妮的脾气,打定的注意没人能改得了,只好按她要求的做。
在韩二妮一瓶点滴没打完的时候,急诊室的门开了,主任走过来,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让双妮心里咯噔一下,不会真的没救活吧,特别是韩二妮,打着点滴的手背,因为握拳太用力,针头扎破血管,瞬间血液回流,手背乌青……
“孩子,暂时抢救过来了,但她太小了,又受了凉,更是雪上加霜,而且她还患有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和肺动脉狭窄,能离开监护室活那半小时,已是奇迹……”
急诊主任还没说完,见韩二妮的输液管里一片红,赶紧上前想替她处理:
“你回血了,要……”
可还没碰到人,就见这个浑身透露生人勿近气息的女人,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眼睛都不眨的自己拔掉了针头,还是王珍妮眼疾手快,跑去护士站,要来了棉球,给她按上,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这是跳崖没如愿,打算流血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