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歌蓉韩云熙

第一章

大婚那日,我穿着亲手缝制的嫁衣,嫁给了我的竹马。
我以为那是幸福的开始,却没想到是一辈子的噩梦。
……
“歌蓉,你我虽已成婚,但你我皆知,这桩婚事不过骗骗长辈。”
骗骗……长辈?
北歌蓉一身大红嫁衣坐在床榻上,一双眼只望着站在门口,一步不肯踏进的男人。
她眼底划过抹茫然,随后好像明白了什么。
原来韩云熙答应娶自己,并非因为喜欢!
北歌蓉落在膝上的手攥紧了嫁衣,唯有脸上的笑像一张假面。
许是没话说了,韩云熙扔下一句“今夜你好好休息,我去书房”便快步离去。
夜色冷寒,载着冬日的风雪从敞开的门吹进来。
北歌蓉坐在床榻边,久久没有动作。
彰显喜意的龙凤双烛燃了整夜,化作滴滴红泪。
第二天早,天鸡破晓。
北歌蓉才将将回过神,她缓缓起身走到衣镜前,看着自己身上满是褶皱的大红嫁衣,慢慢抬手,摘下了凤冠……
自此日起,北歌蓉与韩云熙做了六年有名无实的夫妻。
六年后,正月十五花灯节。
长安城锦衣卫指挥使府中。
北歌蓉坐在窗边望着天际炸响的烟花,声音沙哑:“他回来了吗?”
丫鬟红罗摇了摇头:“还未。”
北歌蓉眸光微黯,沉默许久,起身朝外走去。
冬雪下了整日,在地上漫出层层银光。
脚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北歌蓉边走边听着,竟兴起了些小时候的顽皮,提着裙摆在一下一下的踩着。
韩云熙走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幕。
他没出声,只是看着北歌蓉脸上的笑,那是成婚后这六年,他从未见过的。
“歌蓉。”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北歌蓉一跳,她茫然抬头看向韩云熙,许久才回过神。
“你……回来了。”
韩云熙看着北歌蓉脸上消失的笑容,蹙了下眉:“你身体一向不好,冬日冷寒,莫要胡闹。”
北歌蓉提着裙摆的手微微收紧,最后无力的垂回身侧。
她强扯出抹顺从的笑:“我知道了。”
韩云熙看在眼里,眉心蹙的更紧,直接越过北歌蓉朝屋内走去。
男人身上夹杂着抹冷香。
北歌蓉下意识抓住他衣袖:“阿熙。”
恰逢这时天际炸响道烟火。
北歌蓉看着身边的韩云熙:“今日是花灯节,我想出去走走,你能陪我一起吗?”
韩云熙垂眸看了眼她葱白的手指,抬手拂掉:“我累了。”
话落,便径直走进了寝房。
忽起的北风吹透了衣衫,冻得北歌蓉浑身发颤。
一旁的红罗眼中满是担忧:“夫人……”
北歌蓉眨了眨冰凉的眼睫,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走进了寝房。
屋内,炭火烘得暖意十足。
北歌蓉看着韩云熙挂在一旁的飞鱼服,伸手想要掸去沾染的雪色。
可下一秒,一个东西从中掉落砸在地上。
“啪!”
北歌蓉忙俯身捡起,却在看清时,倏然怔住。
那是花灯节上才有的,由女子送给心爱男子的鸳鸯花佩!
所以韩云熙拒绝不是不想去,而是已经同别的女子……去过了!

第二章

北歌蓉怔怔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沉默的将鸳鸯花佩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转身走出了房间。
一整夜,北歌蓉站在檐下,望了一整夜的落雪。
直至第二天早上,韩云熙从屋内出来,看到还在门口的她,一下子皱紧了眉。
“你在这儿站了一夜?”
北歌蓉想说话,却先一步咳嗽了起来。
韩云熙看在眼里:“你身体不好,冬日冷寒,你还是要注意些。”
北歌蓉点了点头,面对他的关切,更多的却是心酸。
除却洞房夜那晚,这个男人对她好到极致。
他会关心,会照北,却也清楚的表达了他不爱她!
北歌蓉紧了紧手:“我没事,你……”
看着韩云熙身上不同往日的飞鱼服,而是一身白衫,她迟疑了下问:“你是要出去?”
韩云熙点了点头:“嗯,有事。”
说完,他四北看了眼,召来红罗:“照北好你家小姐。”后,就大步离开了。
北歌蓉站在原地,看着他背影,一直紧攥的手不由收紧。
她垂眸看向掌心,那是之前绣好的鸳鸯香囊。
北歌蓉本想趁昨夜送与韩云熙,可惜……
红罗瞧见她出神,不禁开口:“夫人,您没事吧?”
北歌蓉抬头看她:“没事,我们也出去走走吧。”
说完,她便抬步往外走。
大街小巷,叫卖声、杂耍不断。
红罗满脸兴奋,这样热闹的氛围,北歌蓉却浑然不觉。
一直到街角的转口处,她脚步一顿。
韩云熙。
他身边还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
北歌蓉认出了她是宋婉儿,京城有名的才女。
两人并肩而立,举止亲昵,像极了一对璧人。
看着这一幕,她的眸子暗了暗,心口隐隐作痛。
这就是他说的有事吗?
红罗跟在北歌蓉身后,也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面露担忧:“夫人,您……”
北歌蓉眼睫颤了颤,强扯出一抹笑:“我累了,回去吧。”
红罗看着她落寞的神情,想开口安慰她,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沉默。
许久,北歌蓉才收回了视线:“我们走吧。”
话落,转身回了府。
一整日,北歌蓉都有些心不在焉,脑海里都是韩云熙和那女子并肩而立的画面。
走进内室,韩云熙身着里衣坐在桌旁,闻声抬头看来。
四目相对,韩云熙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北歌蓉先开了口:“韩云熙,你想和离吗?”
韩云熙有一瞬间的讶异:“你……”
北歌蓉没看他,只垂眸望着地上的青砖:“我想你应该熙到她了。”
韩云熙愣了下,眼底涌上些许歉意:“你都知道了?”
北歌蓉惨淡一笑:“你其实,也没想着瞒我不是吗?”
以韩云熙的心思,若真想瞒着,她大抵永远不会发现。
韩云熙默了瞬:“她是个好姑娘,我不想让她委屈。”
北歌蓉鼻间有些发酸。
是啊,因为他爱她,所以不忍她受委屈,一切苦涩便只能由自己承受。
可我又做错了什么?
北歌蓉在心里问喊着,喉咙却像被石头堵住,发不出声音。
好久,她才哑声说:“你该早些告诉我的,我便不会白白耽误你这么久。”

第三章

韩云熙皱了皱眉:“阿蓉,你不必如此……”
如此什么?卑微还是可怜?
北歌蓉眨了眨眼,掩去眼底的湿润:“你可想好,何时和离?”
“明日……”韩云熙说着,声音突然一顿,又改口,“六日后吧。”
北歌蓉一怔:“为何?”
韩云熙叹了口气:“六日后是你生辰,我答应过陪你。”
北歌蓉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你看,这个男人多好,多温柔,哪怕不爱她,却仍将事事做的妥帖,让自己连怨的心思都生不起!
北歌蓉沉默的算了算日子:“好。但我想你再答应我件事。”
韩云熙眼中闪过抹迟疑。
北歌蓉看在眼里,忍不住问:“你是在怕我纠缠你吗?”
韩云熙顿了下:“不是……”
北歌蓉却不想听:“成婚六年,我们说是夫妻,却更像是陌生人。阿熙,我不求别的,只是想在最后再做六日真正的夫妻!”
“你也不需做别的,只要像寻常丈夫疼爱妻子一样敬我爱我,就当全了我们这六年的情谊,可好?”
韩云熙蹙了蹙眉,不知她为何会提出这样的想法:“这样不妥。”
北歌蓉眸光微闪,压下了心中的酸涩,故作轻松道:“你先别急着拒绝,你我夫妻一场,韩大人不至于这般小气,连我最后一个心愿都驳了吧?”
韩云熙思忖良久,她都这般说了,自然也不好反驳。
他喉结微动,终是点了点头:“好。”
见他应下,北歌蓉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眼里泛着光:“今日锦衣卫处应该无事吧,你陪陪我,可好?”
韩云熙看到她眼中的期待,点了点头:“好。”
北歌蓉的面上带了些笑意:“那一会儿你先陪我去东街逛逛,然后去琼华楼吃茶,晚上我们还能去放河灯……”
她还在兴奋地说些什么,却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小厮走了进来:“大人,宋家来人了,说是有事请您过去。”
“知道了。”韩云熙摆了摆手让他先退下。
他看向北歌蓉,略有些犹豫,但还是开了口:“今日我有事,就先走了。”
闻言,北歌蓉自小厮进来后就不安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宋家?是宋婉儿吗?
北歌蓉强撑着笑:“可你……”明明答应了我的。
“抱歉。”韩云熙的眼里带了一丝歉意,随后说,“婉儿她定是有要事,才会这么急着让人来府上寻我。”
“她性子柔弱,你多体谅。”
性子柔弱,多体谅。
那自己呢?
北歌蓉伸手想要拽住韩云熙,却什么也没能抓住,只能目送着他拂袖离去。
眼里的光一点点熄灭,北歌蓉嗓子沙哑:“你就这么喜欢她吗?”
闻言,韩云熙脚下一顿,他的话随着风飘进了她的耳中。
他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是。”
冬风漫漫。
北歌蓉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眼眶有些发胀。
韩云熙,你知不知道,我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沉默间,半月前大夫的话响起在耳畔:“夫人,你的咳疾已伤了根本,只剩……最后十日了。”

第四章

韩云熙这一走,又是整整一日。
这夜,北歌蓉做了噩梦。
梦里,是韩云熙留下的那般决绝的背影,这一幕不断在她的脑海中重演。
“不要——”
北歌蓉从梦魇中惊醒,她大口地喘着气,那个梦压抑地她快要窒息。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了额头,温柔的话语在耳畔响起:“是做噩梦了吗?”
北歌蓉看见坐在她身旁的韩云熙,扑入了他怀中:“你别走好不好?”
韩云熙眼底的神色隐晦不明,半响后,他轻轻拥住了北歌蓉:“好。”
过了许久,北歌蓉才反应过来,这是现实,不是梦境。
她轻轻从他的怀中退出:“你……回来了。”
韩云熙应了一声:“嗯,你好生歇息,我去书房。”
北歌蓉拉住了他的手臂:“我们是夫妻,理应同塌而眠。”
韩云熙的情绪有了一丝波动:“可我们……”
北歌蓉的眼里带了些倔意:“你应允过我的,我现在是你真正的妻子,不许反悔。”
韩云熙怔怔看着她,这样倔强带着些强硬的北歌蓉,让他有些恍惚,想起了初熙时的她。
他没再说什么,在她的身旁躺下。
黑暗中,北歌蓉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渐渐放松了下来。
困意来袭,睡前她不忘提醒他:“你说好要陪我的,不许再食言了……”
韩云熙看着将自己蜷成一团的北歌蓉,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不会。”
……
翌日清晨。
北歌蓉从睡梦中醒来,后半夜她睡得格外香甜。
韩云熙还未醒,她静静看着他的睡颜,伸出手细细描绘着他的轮廓。
北歌蓉喃喃道:“你这么好,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
如果可以,她真想时间永远停在这一瞬。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韩云熙很快醒了过来。
北歌蓉装作无事一般,移开了视线。
韩云熙也并未在意,他起身看了看窗外阴沉的天色:“今日应该要下雨,还要出去吗?”
“嗯。”北歌蓉点了点头,“带着伞就行了。”
梳洗过后,北歌蓉久违地给自己略施了些粉黛,换上了一身碧色的衣裙。
韩云熙看见这样的她,毫不吝啬地夸赞:“好看。”
北歌蓉冲他笑了笑,挽上了他的手臂:“趁着还未下雨,我们快走吧。”
韩云熙随手拿了把油纸伞,就与她一起向外走去。
北歌蓉的面上始终带着笑意,这还是他们成亲六年来第一次携手走在街上。
就像寻常的夫妻一样。
她拉着韩云熙走向了一个捏糖人的小贩前。
小贩见两人穿着不俗,忙道:“不知夫人想捏个什么小玩意儿,只要您能说的出,没有我不会的。”
“是吗?”北歌蓉指了指自己和韩云熙,“那就捏一下我和我夫君。”
小贩拍了拍胸脯:“包在我身上,还请二位稍等。”
片刻后,小贩将捏好的两个糖人递给了她。
北歌蓉接过后,刚要掏钱,却被韩云熙制止:“我来就好。”
他随手留下了一锭银子:“不用找了。”
小贩顿时喜笑颜开:“多谢客官,二位慢走!”
北歌蓉拿着糖人,小声说:“你那锭银子都可以买下他整个摊位了。”
韩云熙无所谓地说:“你喜欢就好。”
“当然喜欢。”北歌蓉心中一甜,将糖人举到他的眼前,“你看,这多像你。”
“像吗?”韩云熙仔细端详了一番,“还是你的比较像。”
北歌蓉心中一动:“那你喜欢我吗?”

第五章

你喜欢我吗?这五个字是她藏在心底,不敢问出口的秘密。
而最后问出口的那句话,也少了我,只剩下四个字:“你喜欢吗?”
韩云熙在她满眼期待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喜欢。”
北歌蓉眼里带了些笑意,尽管知道他只是在评价这个糖人,但却还是难掩喜色。
几滴雨水落在了身上,北歌蓉急忙用手遮住了糖人:“下雨了。”
韩云熙撑起了油纸伞挡在了她的头上。
北歌蓉抬起头看他,风光霁月,一如初见。
忽视了周遭吵闹的人群,她只想将他的模样刻在心里。
小雨淅淅沥沥。
两人撑着伞在雨中漫步,韩云熙将她往里带了带,没有让她淋到一点雨。
这样的美好却只在一瞬。
“阿熙!”宋婉儿站在不远处的凉亭下向他挥手。
韩云熙一眼就看见了她,对北歌蓉说:“我们先过去。”
他的步子走得有些急,北歌蓉的左半边肩膀都淋了些雨。
韩云熙的眼里有着明显的悸动,北歌蓉的心却凉了半截。
宋婉儿见他过来满眼欣喜,看见他伞下的北歌蓉时,愣了愣:“阿熙,这位姑娘是?”
韩云熙看了一眼她,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最终,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脱下了披风为宋婉儿披上:“婉儿,你怎会在此处?”
“我有些嘴馋,想来东街买些果子吃。”宋婉儿有些委屈地说,“哪知突然下起了雨,就只好在这里躲雨了。”
韩云熙将伞递给了北歌蓉:“你先回去吧。”
接着他又转头看向宋婉儿:“那我在这儿陪你,等雨停,再送你回去。”
两人如此亲昵的举动,深深刺痛了北歌蓉的眼。
她没有接那把伞,只是看着眼前的两人。
雨势愈来愈大,撑在头上的一把伞遮不住三个人。
北歌蓉抬头望着明显朝宋婉儿倾斜的伞檐,眼眶发热。
她甚至分不清脸上肆意流淌的是雨水还是泪水,嗓中一直压抑的咳嗽了也再忍不住。
“咳咳!”
闻声,韩云熙回头看来,瞧她这个样子,眉心微皱。
但下一刻,就只剩下了惊讶。
韩云熙眼中染上担忧:“歌蓉,你……”
北歌蓉有些不解:“怎么了?”
下一秒,鼻下传来了异样感,她抬手一摸,只看到指尖的鲜红……
一道惊雷响起,北歌蓉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了地上……
当北歌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了一张躺椅上。
却见韩云熙站在一旁,一向温和的神情带着一丝不悦:“你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北歌蓉的眼睑垂下一片阴影,没有说话。
韩云熙周身冷意更浓:“北歌蓉!”
北歌蓉抿了抿唇,抬头看他,嗓音沙哑:“我……快要死了。”
闻言,韩云熙先是一怔。
紧接着,眼中就只剩下了复杂:“你何时……变得这般工于心计,满口谎话?!”
北歌蓉一愣,对视上他眼中的怀疑后,霎时了然。
韩云熙以为,自己在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