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糖江言

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去医院产检的时候,碰到了老公陪着情人产检。
我浑身发抖:「从怀孕到现在你从没陪过我,原来你一直在陪别人产检?」
他情人指着我:「宋凌,你不是说你老婆早死了吗?那她怎么在这?」
宋凌追着哄他跑出去的情人,我站在原地像一个笑话被众人观看。
没过多久,我早产大出血死在产床上。
再次醒来,我重生回到了宋凌最爱我的那一天。
1
「糖糖,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徐糖,我喜欢你!我这辈子只喜欢你一个!」
宋凌正站在女生宿舍楼下,手捧着玫瑰花朝楼上大声喊。
周围人把他围得水泄不通,纷纷起哄。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有种我不出去就誓不罢休的感觉。
我烦躁地睁开眼,拉过被子蒙住耳朵。
「糖糖,你不是也喜欢宋凌,多好的机会呀,怎么还不下去?」
我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庞,她是我的室友温婉,也是以后宋凌的情人。
也是,我现在已经回到了十八岁。
在这个时候,我和宋凌两情相悦。
我对上温婉直勾勾看着我的双眼,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以前我不懂事,现在看温婉的眼神,才知道里面藏了几分嫉妒。
「好,我打扮一下,马上就下去。」
我故意拖了很长的时间在装扮上,换裙子、化妆、盘发型……
2
「糖糖,你再不快点,就要到门禁时间了!」温婉在我身边不停地催促。
羡慕的语气中还透露着那么点酸味儿。
我慢条斯理地将裙摆整理好,起身走出门外,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
走到楼下的时候,宋凌他们宿舍的人见到我,一口一个「嫂子好」。
我不做理会,径直朝站在最中央的宋凌走去。
地上摆放着五光十色的爱心彩灯,倒映在我的脚下。
而前方宋凌的眼中,只映着我的身影。
「糖糖,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宋凌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目光灼灼。
大家的尖叫声和起哄声不绝于耳:「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我垂下头,敛下眼底翻涌的情绪,用仅仅能让我们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开口:
「我答应你。」
宋凌闻言,看着我的双眼中是抑制不住的狂喜。
他揽着我的腰,低下头想亲我。
我先他一步踮起脚尖,在他脸庞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他愣了愣,嘴角上扬:「糖糖,你真美。」
我装作害羞地靠在他的胸膛,余光里瞥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站在人群的最后面,静静地望向这边。
是江言,宋凌的室友之一。
不一样的是,江言从来不会和宋凌他们打成一团。
他长得很帅,但是却没人敢靠近他,听说他是杀人犯的儿子,大家都怕他。
印象中,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
可也是这样一个人,在宋凌和我表白后单独找到我,劝我说宋凌是表演型人格,让我不要太认真。
记得我当时对他说的话不仅嗤之以鼻,而且还嘲讽他:
「你是不是喜欢我所以才这么诋毁宋凌,我告诉你,就算我不喜欢宋凌,也绝对不可能喜欢你!」
我和宋凌结婚那天,听说他出国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
「糖糖,你在看什么?」
我连忙将视线转到宋凌身上:「没什么,时候不早了,我应该回宿舍啦!」
「我送送你。」
「不用了,就在前面。」
3
我走到宿舍大门口,脚步慢慢吞吞。
终于在要跨进门的时候,身后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叫住了我:
「徐糖,等一下。」
我停住脚步,佯装疑惑地转过头:「怎么了?」
他站在路灯下,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来,将他冷冽的气质柔和了几分:
「宋凌善于伪装,他可能并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好。
「和他在一起,你不要完全相信他。」
说完,他转身就准备离开。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朝他喊。
他脚步顿了顿,继续往前走。
上辈子欠的这一声感谢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现在算是了结了心愿。
而宋凌,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他和我在一起,说爱可能微不足道,大半是为了钱。
他是班上重点资助的贫困生,我是独生女。
我爸开的公司虽然没进全国前500强,但我也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富二代。
可笑的是,后面宋凌不仅花着我的钱,还拿着我的钱出去养情人。
我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平复下内心过激的情绪,走进宿舍楼。
4
我每天都会给宋凌送礼物。
限量AJ鞋、名牌衣服、昂贵的电子产品……
还有各种各样的花束,有细心包扎好的银杏花束、糖果花束、玫瑰花束……
甚至还有用大把大把的红钞票包起来的花束。
当然,这些肯定都不是我亲手包的,随便选一家网店叫美团送来,包得又精美又及时。
在见到宋凌的时候,我哭唧唧地伸出双手控诉:
「为了包这些,我的手都要废了。」
他捧着我的双手,语气略带责备,更多的是温柔:
「都说了不用给我送这么多,下次不准再这样了,我会心疼。」
我看着他眼底愉悦的神情,心中几欲作呕。
我砸在宋凌身上的钱越来越多,开始带他出入各种高级场所,一掷千金。
学校里面流言四起,有说宋凌傍上了富婆,也有人说我就是宋凌的提款机。
宋凌最近收到了许多匿名举报,说他高消费,辅导员直接取消了他贫困生的补助金名额。
他现在身边只有我这个提款机了。
算着时间,还有一个月,宋凌家里面就会出现重大紧急事件。
我开始时不时地给他转账,几千上万不等都有。
转账我从来只发整数,并且只要不是在特定的节日,我都会给他转钱。
宋凌嘴上说着:「宝宝不行,不要,不可以。」
但到了后面又会说:「乖乖,你的就是我的,钱先放在我这里,我帮你保管着。」
我但笑不语,回了一个「好」。
5
温婉最近总是不在宿舍。
无他,我只是故意在她面前提过几次宋凌经常去玩的几个地方。
没过多久,有人说看到了她最近和宋凌走得很近,还看到了他俩共同出入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
「糖糖,他们污蔑我,我从来都没有去过那家酒店!」宋凌满脸的愤懑不平。
我佯装气愤:「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
宋凌温柔缱绻地看着我:「糖糖,你真好。」
「你是我男朋友,我无条件地站在你这边。」我顿了顿,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开口,「阿凌,你会一直爱我的是吗?」
「那当然了,笨蛋,只要你不提分手,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
我笑了,没有错过他一瞬间躲闪和愧疚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