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渊陆葵

我重生在八岁那年,不顾姐姐恳求的目光,我牵着亲生父母的手离开了孤儿院。
上一世,我对她付出真心。
这一世,我要她把心掏出来给我看看,是不是黑的。
1
哗。
一桶凉水从天而降,将被关在厕所隔间里的我浇了个透心凉。
外面传来一阵哄笑声。
这不是第一次了,三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活在霸凌的阴影里。
这种程度,还只是最轻的。
她们曾经把我的头按在臭水沟里,在桌上写满辱骂我的话,甚至把我的衣服扒了,让我被全校人耻笑。
湿透的衣服紧贴在皮肤上,我冷得浑身发抖,牙齿打战。
突然,门被打开,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来人是我的姐姐,陆梦。
与我此刻的狼狈不同,她身上始终有一股香味。
她精致的脸上挂满了对我的关心。
「葵葵,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呢?
她把自己的衣服脱下,包住我颤抖的身体。
可是收效甚微,那件衣服在我身上显得有些可笑。
陆梦是校花,身材纤细,而我是她们口中的「肥猪」。
我努力对她挤出一个笑容,「姐姐,我没事,习惯了。」
2
陆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恨意,心疼地抚摸着我的脸。
「她们怎么可以这么对你!都怪姐姐保护不了你。」
我知道,她帮不了我。
最开始被霸凌的时候,我受不了,想去告诉养父母。
可陆梦说,我们不能麻烦他们,不然他们会厌烦的。
我怕被送回福利院,所以我听话地没有说。
每天放学,她都会陪我整理好再回家。
学校里的人都有背景,老师管不了,于是我只能忍了一年又一年。
直到上了高中,我以为这种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可是没有,我还是在地狱里煎熬。
上课铃声响了,陆梦抱歉地松开了我。
「对不起,葵葵。我放学再来接你。」
我把衣服还给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环抱住自己肥胖的身体。
泪水从我眼眶里流出,我想结束这一切了。
从厕所走到天台的路上,我依然接收到了很多恶意。
3
「这不是陆葵吗?你们看她的样子,真恶心。」
「赶紧走,真晦气。」
我像行尸走肉一般,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上了天台。
晦气吗?
很快,你们就知道什么是真的晦气了。
从天台跳下的那一刻,我仿佛得到了解脱。
那些霸凌者心里会有一丝歉意吗?这是我脑子里最后的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白光之中。
这是哪儿?我不是死了吗?
良久,我才明白自己被困在了一个空间里,找不到出去的办法。
在这里虽然无聊,但是没有人能伤害我了。
我索性躺在地上睡了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声吵醒。
我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屏幕,不仅可以听见声音,还有画面。
这大概是在我的墓碑前,上面摆了很多鲜花。
生前被人欺凌,死后却能收到这么多花,真是讽刺。
我看见养父母跪在我的墓前,哭得悲恸不已。
「葵葵,你这个傻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
陆梦穿着黑色长裙站在他们身后,漂亮的脸蛋上也挂着泪珠。
「葵葵她,非不让我和你们说,自己硬撑着。」她哽咽了几声,「我让她们别欺负葵葵,有事冲我来,可她们……」
养母紧紧握着陆梦放在她肩上的手,「好孩子,这不怪你。」
4
我愣住了。
陆梦为什么要撒谎?明明是她不让我说的。
而且我被霸凌时,她都不在场,每次都是事后才出现的。
现在想来,她对我并没有那么好。
紧接着,我又听到养父的声音。
「葵葵,我的女儿。我们才刚找到你,你怎么就……」
说到动情处,他晕了过去。
这又是什么意思?
最后,墓前只剩下了陆梦。
她一脚踩在鲜花上,脸上挂着我从未见过的冷笑。
「陆葵,你终于死了。」
我不敢相信这话从我最爱的姐姐口中说出,血液在那一刻仿佛凝固了。
我听她在墓前跟我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心里满是恐惧。
我和陆梦从小就在福利院长大,我把她当作亲姐姐一样看待。
养父母本来只想领养我一个人,是我哭着求他们把陆梦一起带走了。
从那时候起,陆梦就恨我。
她恨所有人都喜欢我,她觉得自己只是我的附属品。
有天,她无意中听到养父母在书房里的对话。
他们一岁时丢失的女儿,腰上有个和我一模一样的胎记。
从那时起,她就知道了,可她谁都没说。
为了掩盖真相,所以她自告奋勇帮我洗澡,从来没让养父母看见过我腰上的胎记。
更可怕的是,她还一手策划了对我的霸凌。
5
小时候,我长得很可爱,粉雕玉琢,跟胖沾不上边。
而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呢?是因为陆梦。
她把好吃的全给我,甚至每天的零花钱也攒起来,带我去吃汉堡,吃炸鸡。
每次我吃得一脸开心的时候,她就在旁边温柔地笑。
当时我觉得她是天下最好的姐姐,心中暗暗发誓以后要好好对她,听她的话。
现在想来,后背一阵发凉。
后来我越来越胖,而她却越来越好看。
可能是因为血缘的羁绊,虽然我很胖,但养父母还是对我很好,从来没有嫌弃过我。
陆梦的计划落空,于是心里滋生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想法。
她利用那些人内心的阴暗面,怂恿她们去欺负肥胖自卑的我,让我一直处在霸凌里。
或许,她的目的就是等我有一天彻底崩溃,然后霸占我的父母,我的一切。
偏偏她伪装得很好,谁也没看出来。
每当我因为她的袖手旁观感到失望时,她总能恰到好处地表现出对我的关心。
久而久之,我甚至对她产生了愧疚。
我怎么能怀疑一个爱我的姐姐呢?
现在我得知了一切真相,内心从恐惧逐渐转变为了恨意。
我的一切悲剧,都是她亲手造成的。
而她凭什么还能安然无恙地活下去,心安理得地接受我父母的爱呢?
我的心里燃起了复仇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