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杰铭李静娜

第1章
1980年春,赶山镇。
李静娜猛地从床上坐起,满头大汗,环顾四周极其熟悉而老旧的布置,她有些伤感。
她又梦见了……那个曾经的家。
李静娜伸手去碰床架子,触手却是猛地一愣,这竟是真实的触感!
突然,房门一响。
她抬头看去,推门而进的男人身材高大,面容阳刚而俊美,当看见李静娜从床上时,剑眉微皱。
是陈杰铭,还活着的陈杰铭!
陈杰铭见李静娜踉跄下床,顿时冷下脸:“你又想干吗?”
“杰铭……”李静娜急着下床,却脚一软。
陈杰铭及时上前扶住她,她才没有摔倒在地。
这一扶,李静娜才确定自己真的重生了!
从2000年回到了1980年!
前世,李静娜被李母逼着和陈杰铭结婚,结婚之后一直对他冷眼对待,处处给他找事,只要不离婚她就一直闹下去,最后也如愿的离婚了。
直到李母得了重病,急需一笔大钱,陈杰铭为了凑到医药费进非法格斗场,被活活打死。
上天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对陈杰铭,挽回婚姻,努力赚钱。
陈杰铭冷淡的声音在李静娜头顶响起:“昨天你跳进水池里,差点就死了,现在躺下休息。”
李静娜脸色一白。
前世,她为了逼陈杰铭离婚不惜跳进水池里,也是这个时候,陈杰铭才松口离婚的事。
李静娜拉着陈杰铭的手,忐忑开口:“我错了,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
陈杰铭惊讶于李静娜突然的反省,看了她两秒,听不出情绪的说:“我去煮点姜水。”
他干脆抽出手,李静娜有些失落的轻轻‘嗯’了一声,继续贪恋的望着男人的背影。
陈杰铭是一个复员军人,每个月有60块钱,这在一个大肉包3分钱的80年代,自然算是高薪人士。
这也是李母非得要李静娜嫁给他的原因之一。
没多久,陈杰铭端着碗从厨房出来,走到床边。
李静娜手使不上劲,有些软软的开口:“我手使不上力,你喂我好不好?”
陈杰铭一愣,眼神深沉的看着李静娜。
回想起她跳进池水里决绝又疯狂的样子,心里更觉得古怪。
就在李静娜绷不住想要抬手时,他却勺了一口姜水,递到李静娜的嘴边,
李静娜喝下陈杰铭喂的姜水,喝起来甜甜的,她心里却感觉更甜。
她忍不住开口说:“我以后一定不会做那些事情了,我们好好过日子……”
陈杰铭手却一顿,冷了脸:“不必了,我们找个日子去离婚。”
李静娜心里一慌,压住不安,抓住他的手:“杰铭,我知道错了,我不要离婚!”
这话更让陈杰铭心里觉得荒唐。
一个人怎么可能落水之后改变那么大呢?
他将碗放到她的手里:“我还有点事。”
李静娜看着陈杰铭离开的背影,满心的沮丧。
他这是不相信自己了吗?
第二天一早,李静娜没有看到陈杰铭的身影。
来到厨房,炉台中却放着热呼的早餐,粥、两个红薯还有一个鸡蛋。
拿起热热的鸡蛋,李静娜心里也是热热的。
陈杰铭心里应该还是有她的,只要她努力,肯定能挽回这段感情。
吃过早餐,李静娜匆匆出门,前往镇上纺织厂。
她昨天已经想起自己这个时候还是纺织厂的工人,这个年代的‘金饭碗’。
一进纺织厂,李静娜就看到墙上几个大字。

第2章
李静娜很快冷静下来,用力挣开徐丽娟的手:“你在乱说什么!”
车间主任从两人身后出现,徐丽娟又大喊:“主任,李静娜昨儿一下班,东西就不见了,肯定是她偷的!”
李静娜脸色沉了下来:“你这样红口白牙的冤枉人,我就要报警了。”
主任眉头紧皱,一副迟疑的模样。
徐丽娟见此,眼睛一转:“主任,我们去她家翻一遍就知道了,原料肯定还在她家!”
她说着,就跑出车间,李静娜阻拦不及,只能尽力追赶。
到了李静娜家,徐丽娟直接用力打开门胡乱翻找。
但是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半分原料。
她不可思议的瞪着李静娜:“你把东西藏哪里了!?”
她昨晚明明趁着李静娜跳水大乱的时候偷偷的把原料藏进了她家里,怎么就不见了呢?
李静娜冷着脸道:“你闹够了吗?闹够了我就报警了。”
“你敢!”徐丽娟有些害怕的一缩。
李静娜是真的生了气,说完转身就要去找警察。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这是怎么回事?”
陈杰铭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出来,李静娜看见他,顿时委屈上涌:“杰铭,她冤枉我偷东西,还强闯进我们家里……”
陈杰铭看了一眼李静娜泛红的眼,又看了看僵住的徐丽娟,脸色一沉。
冷冰冰警告:“还不走,要我亲自动手‘请’你走嘛?”
他当过兵,又高又强壮,吓得徐丽娟脸色惨白,匆匆逃窜。
门外围观的人还在指指点点,陈杰铭直接上前关上了门。
屋内一瞬安静,乱七八糟的声音消失。
李静娜心里酸酸涨涨的,伸手拉住他的衣角:“杰铭,谢谢你帮我。”
说是去警察局,也只是她一时气话罢了,这个年代的警局可不是那么好去的。
陈杰铭却拉开她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去收拾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
李静娜看着她空荡荡的手,心里顿时失落。
她跟在陈杰铭后面,几次想要开口,都被他无视。
陈杰铭被李静娜弄得有些烦躁,眼神冰冷:“你不要跟在我后面,看着心烦。”
李静娜一愣,驻足静默了许久,鼓起勇气:“以前都没有好好在你的身边,我现在只想把之前的时间都补回来。”
陈杰铭手一顿,眼神不知情绪:“没必要。”
李静娜眼眸顿时黯然。
这时,陈杰铭从柜子里拿出一个东西丢在地上,冷声问:“你偷的,是不是这个?”
李静娜一愣,看着地上的丝质原料,大脑一片空白。
“是这个……不,真的不是我偷的!”
陈杰铭却不信,李静娜为了离婚,连跳河都做得出,还有什么是做不出的。
他把东西拿布一卷,看也不看她一眼。
“东西我会处理,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陈杰铭拿着东西大步离开。
李静娜呆呆的坐在家中,思绪一片混乱。
但没等她想多久,李母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只因李静娜偷东西这件事已经飞快传遍整个三街二巷,在这个年代,几乎是被戳脊梁骨的事。
李母着急地推开门,想问李静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知道了经过后,李母气得拍腿直骂徐丽娟。
但她也气李静娜,戳着她脑袋直骂:“你看看你,一天天作,搞得杰铭怎么信你!”
李静娜也平复了心情,挽住李母的手说:“妈,你教我做饭吧,我做给杰铭吃。”
李母顿时无比惊讶。
看着李静娜真诚的神色,才算是笑了,拍拍李静娜的手:“这样才对,就应该好好的和杰铭过日子。”
李静娜嗯了一声,又充满了希望。
李静娜在李母的指导下,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
弄好盒饭,她轻快地向陈杰铭工作的铸钢厂走去。
来到铸钢厂门口,她却愣住了。
只见一个身段窈窕的女人,正手捧着盒饭,笑着递给陈杰铭。

第3章
这刺眼的一幕让李静娜不可置信的僵住了。
她认识那个女人,是几年前下乡队伍中少有的留在镇上的知青叶莓,听说还是首都的大小姐。
上一世,李静娜只想着和陈杰铭离婚,根本不知道叶莓竟然和陈杰铭关系这么亲近。
回过神,李静娜急忙走到陈杰铭旁边,亲密的挽上他的手臂:“不劳烦叶小姐,杰铭吃我的就可以了。”
陈杰铭身体被她触及的一刻,瞬间紧绷。
叶莓也不尴尬,反而笑着开口:“上一次你来送凉茶,直接把陈同志送进了医院,这一次,不知道李同志是要把他送到哪里呢?”
李静娜很是尴尬。
那次的凉茶其实是李母逼着她送来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这次……
李静娜对陈杰铭认真解释:“这次是我亲手做的,我尝过了,很好吃的。”
陈杰铭没有任何的动作。
李静娜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顿时低下了头,但下一刻,没想到陈杰铭却结过了她手中的盒饭。
接着,陈杰铭语气谈谈的对叶莓说:“叶同志,之前只是举手之劳,不用再来道谢了。”
叶莓眼中波光一闪,笑着收回饭盒:“行,杰铭,我下次再来看你。”
她说完就转身离开。
李静娜听着那刺耳的杰铭两字,皱紧了眉。
她看向陈杰铭,正想问问叶莓是怎么回事,陈杰铭已经微微转身,抽出了手:“你可以回去了。”
李静娜一愣,尴尬的收回手,有些期盼的开口:“我可以看着你吃完再回去吗?”
陈杰铭漆黑的眸子静静的凝视了她几秒,谈谈开口:“随你。”
他打开盖子,里面的香味扑面而来,手微微一顿。
李静娜静静在一旁看着他吃,心里被幸福感填充。
陈杰铭几分钟就解决了,把盒子递到她手里,冷谈的说:“你回去吧。”
李静娜刚收好饭盒,抬头却只能看到陈杰铭的背影,一阵失落感涌上心头。
抱着饭盒离开,李静娜给自己打气。
她相信陈杰铭还是爱她的,只是因为之前她做错太多事了,暂时不能原谅她。
只要自己努力,一定能挽回这段婚姻。
脑子里想得东西太多,她一时没注意到旁边竟然来了一辆刹车失灵的自行车。
当来人大叫着‘让开!’时,李静娜才反应过来,但是已经迟了。
自行车撞上她的腿,李静娜一下跌倒在地,脚踝传来的疼痛感。
自行车也‘嘭’的摔在了地上,来人顾不得自己,连忙上前查看李静娜的情况。
“有没有事?是脚受伤了吗?还能起来吗?”
“咦,是你啊,李静娜。”
来人行事风风火火,李静娜半响才想起来,这也是之前和叶莓一批的知青,李逸,现在应该是镇中学的老师。
“我没事……”
李静娜努力站起来,右脚踝却疼痛倍增,幸好李逸及时扶住她,才没有造成二次伤害。
李逸见此,干脆道:‘走,我送你去卫生院。’
卫生院。
医生检查之后:“扭到了,这两天注意一下,不要走来走去。”
李静娜只能苦笑,没想到自己竟如此多灾多难。
医生给了红花油,两人出了卫生院。
李逸想扶着她,李静娜觉得这样影响不好,就拒绝了:“李老师,我自己可以的。”
李逸也不强求,只是时刻注意着她。
等李静娜到家时,正要进门,却踩到一个小坑,右脚顿时一痛,整个人都往旁边倾斜。
眼看她就要摔倒在地,身后一暖,是李逸及时把她抱住了。
李静娜才松了口气,就在这时,身后一个不可思议的喊声传来:“李同志,就算是为了和杰铭离婚,你也不能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吧?”
李静娜脸色一变,一回头,对上了陈杰铭那沉不见底的眼眸。

第4章
李静娜立即忍着脚上的疼痛离开李逸的怀抱,她不自然的站稳,连忙解释:“不是的,我只是脚扭到了,刚刚没有站稳,他只是扶了我一下。”
陈杰铭身旁的叶莓一脸不可思议:“真的只是扶吗?刚刚你们明明都要亲上了。”
李静娜还想再解释,陈杰铭已经上前,冷着脸推开家门。
李静娜想要抓住陈杰铭的手,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连带着她也往前面走。
她的脚踝顿时传来一股痛意,她痛得轻叫一声,正要摔时,又是李逸扶住了她。
陈杰铭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两人,眼神更冷。
李逸连忙解释说:“抱歉,抱歉,下午我不小心撞倒了李同志,已经去卫生院检查过了,医生说这两天都不能多走动。”
李静娜看着陈杰铭冰冷的眼神,委屈涌上心头。
她低下头推开李逸的手想自己站起来,突然,整个人就悬了空,竟是陈杰铭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李静娜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角,整个人都僵住了。
陈杰铭微微转过身,朝另外两个人道:“谢谢李老师送我妻子回家,叶同志,明天我会把东西带到厂里给你。”
这次,叶莓的笑僵在了脸上,她看着院中亲密的两人,挤出一句轻柔的话:“好的,那我先走了。”
“还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叫我。”李逸也没多留,骑上那坏自行车就离开了。
陈杰铭将李静娜抱进房间,放到床上。
接着又蹲在她面前,缓缓地把她的鞋子脱下来。
李静娜一惊,想缩回脚,纤细的小腿就被陈杰铭一把抓住,他声音冰冷:“别动。”
陈杰铭轻触李静娜的脚踝,就听见她带着哭腔的细细声音:“疼。”
他表情不由缓和:“这几天待家里,别到处去走。”
说完,他拿出红花油,倒在自己的手上,轻轻搓揉后再一下覆上李静娜的脚踝。
李静娜看着自己的小脚被陈杰铭的大手握着,男人掌心更是火热无比,她脸上顿时一烫。
陈杰铭见揉得差不多了就起身:“你好好休息,我去做晚饭。”
他说完向厨房走去。
等饭做好,李静娜手扶着床架子想站起来,陈杰铭却直接过来又把她抱了起来。
李静娜一惊,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挣扎了一下:“我自己可以的。”
陈杰铭谈谈开口:“不想给我添乱就别乱动。”
李静娜瞬间就不动了。
吃完饭,陈杰铭边收拾碗筷边对李静娜说道:“你去厂里给你请三天假,这几天就好好在家休息。”
李静娜没想到他想的那么周全,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在她脚受伤的这两天,陈杰铭对她的态度缓和许多,在他的细心照料下,李静娜的脚也逐渐恢复正常。
这天上午,陈杰铭吃过饭便出了门。
李静娜一个人坐在桌边,看到桌上装糖的盒子思绪慢慢飘远。
她记得这个盒子,上一世,她只说了一句喜欢吃水果糖,陈杰铭就准备了这么个放水果糖的盒子,之前每次见它,盒子从来都是满的,因为陈杰铭每次都会及时添新的。
可现在却已经空了一大半了。
李静娜心里莫名异常失落,心中惶惶不安。
她看着盒子,下定决心——盒子空了,但她可以将其填满。
李静娜拿上钱,一张肉票和细粮票以及糖票,一瘸一拐地出了门。
来到供销社,她换了一斤糖,又去称了一斤肉,准备晚上好好给陈杰铭做顿好吃的。
走到街角时,却正好听到有人在议论她。
李静娜不由停住了脚步。
“你说那隔壁巷的李静娜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整天就知道给她男人找事!”
“可不是嘛,听说为了离婚,都跳水了。”
“这没死也是命大,果然老话说你得好,坏人遗千古……”
李静娜眼神一暗,正打算走的时候,下一句话让她脚步一顿。
“李静娜都闹成这个样子了,她男人都不愿意离婚,还真是真爱呀。”
另一个人冷笑:“什么真爱啊,他本来就是为了报答李静娜她老娘的恩情才跟李静娜结的婚。”

第5章
李静娜整个僵在了原地,听见他们继续说:“什么恩情?”
那个人回答道:“当初陈杰铭她妈生病,需要很多钱,可东借西借,最后都没有人愿意借给他们,毕竟,他们是外来户嘛……”
“后来啊,还是李静娜她老娘拿着李静娜她老子的抚恤金接济了他们,陈杰铭他妈才多活了几年呢。”
谈话声越来越远:“怪不得李静娜之前闹成这个样子,陈杰铭都不愿意离婚。”
李静娜在原地待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夜色逐渐灰蒙。
陈杰铭一进门就看到一桌子菜,而李静娜还在从厨房往外端菜。
他不由皱眉走进门,接过李静娜手中的饭菜:“我不是说过我回来做饭吗?”
李静娜笑着道:“我怕你太辛苦了,所以才……”
话未说完,陈杰铭淡淡打断她:“你这样才是给我添麻烦。”
李静娜神情一怔,陈杰铭却像没看见一般,拿着饭菜放在饭桌上。
当看见桌上盒子又装满了水果糖,他身型微顿。
李静娜回过神走进饭桌,期期艾艾看着陈杰铭:“我看盒子里快没有糖了,就去买了些……”
陈杰铭没说什么,在饭桌前坐下,刚坐好,李静娜就夹起一块五花肉要放进他碗里。
他及时的端碗将其错开,冷谈道:“我自己夹。”
李静娜收回手,低下头。
陈杰铭看着李静娜失落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困惑和怀疑。
他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水果糖你也可以叫我去买。”
李静娜闻言,顿时抬头,心中瞬间回暖。
夜色朦胧,洗漱后李静娜躺在床上,一丝月光透过毛玻璃照在床前。
两人之前都是睡在两床被子里的,李静娜大着胆子将被子换成了一床。
陈杰铭洗漱后来到床前,见此只是眯了眯眼,什么也没说,拉起被子睡了进去。
感受到了来自陈杰铭身上的热气,李静娜霎时间脸就红了。
两人是夫妻,自然是做过那事儿的,只是陈杰铭每次都要得太久了,让她不能承受,后来她就闹着分了被子。
但现在,她既然已经决定要和好……
李静娜鼓起勇气,缓缓伸手去拉陈杰铭的手,可刚碰到他的手,就被他避开了!
陈杰铭闭着眼,似乎只是无意的,但李静娜也没了勇气再来一次。
她双手把被子往上拉,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今天是7月28,按上一世的经验,大概再过一年,李母就会发病,到时候治疗费就要十几万。
想到这件事,李静娜心中如同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她不由开口问:“杰铭,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
本以为陈杰铭不会理她。
半响,却冷不丁听到他冷淡的声音:“所以呢?”
李静娜攥紧被子,鼓起勇气道:“我今天看到报纸,说国家有可能开放特别行政区,到时候会倾注所有资源,那个地方所有人都有机会赚大钱。”
陈杰铭缓缓睁开眸子,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所以,她这几天不闹事,就是为了这个?
“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静娜有些忐忑的开口问:“我们家里一共有多少钱?”
“两千五百多。”陈杰铭平淡的开口。
李静娜一惊,两千五在80年代可是一笔巨款!
李静娜忍不住就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到那边去买几块地,等开发的指令下来,肯定会百倍的往上涨……”
她说着,却听陈杰铭毫不犹豫的拒绝:“我要留在这里,要去你自己去。”
陈杰铭说完就背过身,李静娜话都堵在喉咙,心里黯然,却又不知怎么办。
第二天,李静娜醒来时,陈杰铭已经不在屋内。
她鼓起精神又去买菜,正要回家,这次却遇见了李逸。
李逸见到她,又是道歉:“李同志,实在对不住,你脚好些了吗?不如我送你回家,我自行车修好了。”
李静娜只能连连摆手拒绝:“我已经没事了……”
李逸见状收回手,正想说什么,一个邮递员迎面走来:“李逸老师,首都的信,这个月第三封了。”
李逸从邮政员手中接过:“谢谢。”
李静娜正好看到封面的发件人那行写着:父,李建国。
名字莫名有点眼熟,但太常见了,李静娜也没了印象。
她只是突然想起,前世这个时间点,李逸应该没多久就会回首都继续读大学了,之后还听说他出了国深造。
没有多想,李静娜顺势跟李逸告别之后就离开了。
走到家门口,屋里却传来了声音。
她停在门口,听见叶莓温柔的声音:“杰铭,我爸爸已经向上面举荐你了,你打个报告离开这里回首都吧,那里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李静娜浑身一僵,心里不是滋味。
但想到昨日陈杰铭才拒绝了自己,想来现在也会像拒绝自己一样拒绝叶莓。
李静娜心中一叹,正要推门,却听陈杰铭沉声开口:“我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