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橙陆易深

第一章 谈谈睡后感受
窗外的夜,浸了墨色般沉寂。
卧室里,洁白的羊绒地毯上凌乱的掉落着女孩的裙子,胸衣,男人的衬衫,西裤......
酒精,黑夜,荷尔蒙,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苏橙被吻的难耐的轻喘,脑子里昏昏沉沉,一双小臂无力的攀附着男人的脖颈,任他予取予求。
......
“祖宗!还睡呢!出大事了,快醒醒!”
苏橙睡得迷迷糊糊,肩膀上的大手在拼命摇她,她皱了皱好看的秀眉,惺忪的睁开眼。
“你知不知道你昨晚把我七叔睡了?!你怎么还能睡得下去!”
苏橙懒懒的翻了个身,小手不耐的挥了挥,像赶苍蝇一般,“睡就睡了,不就睡了个男人嘛.....”
“卧槽!”陆景阳爆了一句粗口,“是谁他妈昨天还在哭哭啼啼闹着要跟我七叔退婚,晚上就丧心病狂借酒装疯,对着我七叔又抱又摸,直接把我七叔骗上了床!”
苏橙脑袋埋在枕头里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了起来,“我改主意了,不想退婚了行不行。”
“卧槽槽槽!你!你们!”陆景阳倒退两步,盯着苏橙的脖子,红着脸别开目光。
苏橙从穿衣镜里看了眼白皙脖颈间的浅淡青紫痕迹,见怪不怪,嗤笑一声,“小屁孩,这都没见过,你七叔呢?”
陆景阳没好意思再看她,语气都有些磕磕绊绊,“七叔当,当然在公司,谁,谁他妈知道你又玩什么幺蛾子,七叔,都不想理你!”
“哦,”苏橙无所谓的应了一声,好看的眉眼间泛上清浅的笑意,“让于伯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陆景阳如临大敌转回身看她,“你又想干嘛?我警告你,你别想着跑!七叔可让我看着你,你跑了,他肯定要打断我的腿!”
“谁说我要跑了?”苏橙眉眼弯弯,从柜子里取出一条丝巾,遮了遮天鹅颈间的痕迹,“我去你七叔公司不行?”
陆景阳被她骗得多了,明显没那么傻了,一脸的不信,“你要去找七叔?找七叔干什么?”
苏橙握着丝巾的素手一顿,状似认真的思考了两秒,才幽幽的开腔,“大概,想和他谈谈睡后感受吧。”
一小时后,车子稳稳停在了丰景集团总部楼下。
作为江城的地标性建筑,丰景集团占地面积极广,是一座典型的希腊立柱式建筑,气势恢宏,和市政府隔着一条白水江南北相望,苏橙推开车门,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广场上那几面威风凛凛的国旗,还有高台下,那几座F国历代元首的铜面雕像。
上辈子苏橙曾在电视里看到过江城市长这么评价过丰景集团,这里是江城的金库,更是一定意义上影响着国家经济命脉的地方。
苏橙觉得,至少在视觉上,这个形容并不浮夸。
丰景集团正门口的台阶上,每隔十米站着一位持枪的哨兵。
听闻这位小祖宗要来,秦秘书早早带了两名保镖,守在哨岗门口。
等到苏橙下车,秦秘书就走了过来,“苏小姐,先生正在接见两位要员,暂时抽不出空,先生要我先带您去他的办公室休息。”
苏橙摘下墨镜,笑吟吟道谢,“好,麻烦秦秘书了。”
“苏小姐请。”秦秘书目不斜视,领着苏橙过了安检,就带她走向了集团大厅内侧的总裁专用梯。
电梯到了六十六层,苏橙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效率,总裁助理办公室十几位秘书,各司其职,西装前襟上挂着铭牌,或低头处理文件,或拿着电话用外语处理公务。
秦秘书正要引她走向总裁办,身后会议室的大门就开了。
几位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从里头走出来,边走边恭敬的同身后的陆易深交谈。
陆易深走在最后,单手落入裤袋,男人眸光低垂,似在倾听,表现出十足的耐心。
暖黄的阳光从走廊落地窗外涌进来,打在他精致到无可挑剔的面容上,褪去了冰冷,耀眼的令人移不开眼。
陆易深最先看到了她,清沉的视线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秒,就转向她身边的秦秘书身上,秦秘书会意,“苏小姐,您这边请。”
秦秘书将她引到总裁办,恭敬的递了杯橙汁,就退了出去。
苏橙脚下踩着高级绒地毯,环视了一圈办公室里头低调又奢华的装修,正要走向会客区的沙发。
“吧嗒”一声,大门开了。
陆易深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西裤,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臂弯,迈着长腿推门而入。
男人深黑如夜的眸光触及到女孩温淡干净的小脸,只是一瞬,眼底的波澜就趋于平静,“找我有事?”
话落,眼前白影一闪,怀里就拱上来一具温软的小身子,伴随着女孩柔媚的嗓音,“昨晚才睡了人家,折腾了人家这么多次,下了床就这么冷淡,让人家好伤心啊......”
陆易深眼皮狠狠跳了两跳,大手却不受控制的抚上她细软的腰身,怕她会摔下去,“不是要和我退婚?”
女孩伸出一双纤细柔软的小臂,环吊着他的脖颈,眉眼间带着盈盈笑意,“我后悔了,不想退了,可以吗?”
听着她语气里的无赖和撩人的尾音,男人没有立刻回应。
那双湛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沉静,清冷,让人愈发捉摸不透他的情绪,难辨深浅。
“又想玩什么花样?”
男人英俊的侧脸隐匿在灯光的暗影里,晕染出一片深邃的轮廓,声音很低沉,“上回是离家出走,再上回是自杀,这次这么舍得下血本,不惜把身子都给我了,是准备做什么?”
听见这句“把身子都给他了”,苏橙瓷白的小脸忍不住红了一红,然而几秒后,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复又抬起,踮起脚尖凑近他,温温柔柔一笑,“大概是,看你昨晚表现的不错,我突然觉得,嫁给你也不是不能考虑。”
陆易深挑了挑好看的剑眉,兴致颇浓的与她对视,“哪次的表现不错?不如说给我听听。”

第二章 快不快这个问题

第二章 快不快这个问题
苏橙:“......”
论不要脸,她果然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苏橙微微抿唇,撩了撩肩头乌黑如墨的长发,刻意放缓了语速,字斟句酌的开腔,“不记得了。”
陆易深脑门上青筋突了又突。
“真的想好了?”他低下头,凑近她,逼视着女孩乌黑如雪的大眼睛,“做我的陆太太,可是要陪我到死的,不后悔?”
话是疑问的话,但他的手已经从她的腰移向了她线条优美的脊背,戴着腕表的左手轻轻拥着她的后背,另一只手缓缓握上她的手腕,一副完全占有的姿势。
苏橙微垂下羽睫,掩去了眼底一瞬翻涌而来的湿热。
一想到上辈子她为了要和渣男在一起,一次又一次作死逃开他的保护,最终被渣男贱女联合设计,把她丢到公海上,挖了膝盖骨,戳瞎眼睛,最后不堪屈辱跳海而死,苏橙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攥住,连呼吸都带着疼。
最让她觉得意难平的,是她连累了他,为了救自己,将大半个F国的生意,名下所有的财产和股份全部拱手给渣男,从高高在上的商业帝王一跃而下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明知等待他的是圈套,却还要不管不顾往里冲,最后遭遇连环车祸,落了个半身不遂的下场。
好在老天开眼,让她重活一世,那些该算的账,该爱的人,她一样也不会再错过了。
上辈子他把所有的偏爱都给了自己,却没得到一个好下场,这一生,就让她来还他。
用一辈子的爱和命来还。
她深呼吸,平复下心中的波澜,仰起漂亮的小脑袋,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像是落了一整个夜空的星星,明亮又耀眼。
素白的小手忽而抬起,攀上自己蕾丝长裙的领口。
在开到第一颗的时候,男人宽厚的大手覆了上来,锋利的薄唇紧抿,“想做什么?”
微风从半开的落地窗外吹拂进来,将女孩垂落在腰间的黑色长发轻轻吹起,有几缕吹到她脸颊,遮住了她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那温淡柔软的笑,以及眼底那一闪而逝的羞红。
她的手被他握住,她轻轻一个反手,就与他十指相扣。
虽然不知道这次她又打算怎么折腾他,但明显,主动投怀送抱这招对他很受用。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炙热深邃,她的脸色不知不觉就红了几分,纤长卷翘的睫毛在那张如羊脂玉般白皙的脸上,筛下温柔的剪影,美丽的仿佛从画中走出的仙子,干净的不染纤尘。
“咚咚。”门口传来敲门声。
“老陆,这文件有点问题......卧槽,我的狗眼!”
总裁办的大门瞬间被开启,又瞬间被关上。
苏橙脸颊滚烫,在门被推开的那一刻,陆易深速度极快的将她揽进了怀里,此刻她的侧脸贴着他宽厚温暖的胸膛,听着他胸腔里沉稳有力的心跳,伴随着成熟男人身上清冽干净的气息,让她深深迷恋。
“还不下来?”男人清清沉沉的嗓音自她头顶缓缓倾泻而下。
“哦,”苏橙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放开他,就见陆易深已经扣好了衬衫的扣子,深邃的眸光停留在她领口不到两秒就移开。
“把衣服穿好,去里边休息一下,晚上跟我回老宅吃饭。”
苏橙边扣扣子边诧异的抬眸看向他,“晚上的家宴,还用去吗?”
本来昨天陆易深已经答应了要和她退婚,也答应她会在今晚的家宴上,公开两人退婚的消息。
但世事难料,谁让她一朝重生到退婚前,趁着一切还来得及挽回,赶紧先把陆易深睡了。
既然两人已经睡了,那么这个婚肯定不会再退了,那这晚宴还有什么意义?
“要去,”陆易深已经走到大班台前坐下,拿起桌上的文件,没再看她,“毕竟答应了爷爷。”
“哦,”苏橙乖巧的应了一声,指了指里侧的休息室,“那我去睡一会,你好了叫我。”
男人专属的休息室,黑白灰的格调,大气又沉稳,许是昨晚被折腾的不轻,苏橙爬上床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三章 我的丝巾呢

第三章 我的丝巾呢
等到一觉醒来,自己已经在车上了。
车子轻微的颠簸把她吵醒。
“唔......”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环视了一圈车厢内饰,就被身侧翻动文件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陆易深还在工作。
“醒了?”
察觉到她的动作,他抬眸看了过来。
苏橙撑坐起身,茫然的看了眼窗外的暮色,就掀开身上的薄毯,像只乖巧的小猫,一骨碌钻进男人温暖的怀里,顺带着把他跟前的文件给合上了。
“文件哪有我好看,不许看了。”
“呵,”男人显然被她的主动取悦,大手抚上她的后脑,低下头,“今天怎么这么乖,宝贝?”
“人家一直都很乖嘛,”她用脑袋讨好的蹭了蹭他的下巴,“以后还会更乖。”
明知她很有可能又在骗他,但陆易深承认,他还是沦陷了。
情愿被她骗,情愿被她利用,这样至少能说明,他对她还有价值。
车子驶进锦绣山庄的辅道。
女孩整了整衣襟,拿出镜子,补了补唇彩,这才发现脖子里空荡荡一片,她低头找了找,“我的丝巾呢?”
陆易深将文件收进文件袋,闻言,淡淡的瞥过去一眼,“可能落在休息室了。”
苏橙“啊”了一声,揪了揪衣服,有些紧张,“可是脖颈里的痕迹根本遮不住,爷爷看到了会不会多想?”
陆易深挑了挑眉,视线落在苏橙漂亮到耀眼的小脸上。
以往去老宅,她向来是最不注重形象的那个,为了能让他对她放手,怎么能惹他不高兴她就怎么来,染头发,烟熏妆那是家常便饭,经常把老爷子气的火冒三丈。
什么时候突然开始在意自己的形象了?
见他不说话,苏橙懊恼的放下镜子,向他瞪来一眼,“都怪你!明明知道今天要去看爷爷,昨晚还这么不克制,又不是不让你种,只是你能不能注意点影响,就不能换个看不见的地方种吗?”
娇声软语的控诉。
男人狠狠按了按眉骨,暗嘲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制力,失笑过后,大手揽过她的后腰,将她抱坐到自己苍劲有力的长腿上,额头抵着她的,“是我不好,不过既然是我留下的痕迹,爷爷有什么好多想的,嗯?”
苏橙:“......”
五分钟后,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山庄宽大的停车坪上。
主别墅门口,管家早就带着两名佣人等候在那。
看见陆易深牵着苏橙走来,老管家恭敬的弯了腰,“七爷,客人都已经到了。”
陆易深点了点头,将苏橙纤细的小手包裹在掌心,从垂花厅下走过时,一道清脆的嗓音从一边传来,“姐姐,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好久了!”
来人巧笑倩兮,身姿窈窕,一身明黄色连衣裙,正是她的堂妹,苏瑶。
耳畔突然回响着她死之前的那些声音。
“小美人,你还想跑?这里可是公海,没人能救你,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
“瑶瑶,我已经拿到了苏橙的股权转让书,现在整个苏家都是我们的了!看着苏爷爷死不瞑目的样子我就觉得畅快!”
“幸好苏橙这个蠢货够蠢,这么轻易就相信我爱的是她,哈哈,简直愚不可及!说起来我还得感谢她为了我偷了丰景那么多机密信息呢!”
“想跑?给我挖了她的膝盖骨,把眼睛也戳瞎!我看她还怎么跑!”
“姐姐,这几个男人可是我留给你的礼物,死之前慢慢享受一回吧!顺带再告诉一个好消息,你知道吗,陆易深为了救你,竟然把全部身家都让了出来,他只要你活着!可惜啊!单枪匹马的,怎么挡得住一百个狙击手呢?唉,我可是亲眼看着陆总被两辆卡车碾碎膝盖的场面,真惨啊!”
“橙橙?”陆易深察觉到她手心的微凉,蹙了蹙眉,“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苏橙回过神,眼底一片浓烈的猩红,不过两秒,就收敛了起来,“没事,刚才好像听见苍蝇在叫。”
苏瑶:“......”
她转头看了看,才似突然发现苏瑶,唇角扯出一抹浅淡的笑,“原来是瑶瑶,抱歉,昨晚没睡好,有些耳鸣。”
苏瑶亲密的挽上她的小臂撒娇,在她耳边低声说,“姐姐你来了就好了,快去那边坐吧,顾笙哥哥在那边等你呢。”
苏橙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在其中一桌上,看到了顾笙的身影。
上辈子骗了她感情,又连同苏瑶杀了她的渣男。
苏瑶的声音很轻,“姐姐,还记得我们约定的计划吗?只要你配合,过了今晚,深哥一定会对你彻底死心的,你就可以和顾笙哥哥远走高飞了。”
苏橙心中冷笑连连。
她记得,她当然记得。
上流圈子里,谁都知道陆家三爷有个三十岁的傻儿子陆江,上辈子,苏瑶把她和陆江关在一起,要她在陆江面前撕了衣服,造成一种她被陆江强了的假象,因为陆易深和陆江的关系,她被陆江睡了,陆易深再怎么恼怒,也不可能真的杀了陆江,再加上她再一次以死相逼,陆易深怕她精神崩溃,只能答应放手。
等到陆易深真的放了手,她本来满心欢喜的以为可以和顾笙长厢厮守,结果顾笙却拍下了她和陆江在床上纠缠的照片,并以此威胁她,要她一点点把苏家的股份转给他。
这样脑残又傻逼的提议,她真的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答应下来的,又是蠢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被渣男贱女骗的团团转,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他们的真面目。
可能上辈子自己真的是眼瞎心盲吧。
这辈子,她不会再让他们有机会害自己。

第四章 生一个孩子

第四章 生一个孩子
察觉到她的目光,原本低头饮酒的顾笙亦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下一秒,他搁下酒杯,整了整西装的衣襟,微笑着向着苏橙的方向走了过来。
苏瑶提着裙摆,等着顾笙走来将苏橙带走,这样她才有机会和陆易深单独相处,培养感情。
“陆先生,橙橙,”顾笙在两人面前站定,微笑的打了声招呼,看向苏橙,“那边有你最爱吃的椰子布丁,我给你留了一份,想不想吃?”
上辈子就是这样,因为苏橙死活闹着要和顾笙坐一桌,陆易深当场就沉了黑脸,不过向来沉稳的心性和上位者气度,并未让他当场发作。
但苏橙还是能感觉到,哪怕他现在站在她身边,什么也没说,但掌心渐渐收拢的力道,还是泄漏了他此刻并不平静的内心。
苏橙的心一下子泛着密密的抽疼。
这样一个优秀卓绝的男人,对她的疼宠和偏爱,已经深刻到了骨子里。
上辈子真是抽了风,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推开他,伤他的心。
从今往后,只要她活着,她就要好好爱他,倾尽所有的爱他。
“是吗?”苏橙反握住陆易深的手,深黑的眉眼间漫上丝丝缕缕的浅笑,脑袋靠向他的肩头,委屈巴巴的撒娇,“老公,为什么椰子布丁只有那一桌有啊?我想吃,你让于伯再送一份到主桌好不好?”
苏瑶愣了,“姐姐,你!”
这是怎么回事?!
按照约定好的,这会儿苏橙难道不是应该跟着顾笙离开吗?
苏橙赖着不走,那她哪来的机会接近陆易深?!
顾笙也愣了,皱了皱眉,“橙橙,别赖着陆先生了,陆先生是主人,他很忙,今天没空照顾你。”
苏橙正要反驳,腰间就搁上来男人温热的大掌,伴随着低沉又磁性的嗓音,“再忙,照顾自己妻子的时间总是有的。”
一句“妻子”,让苏瑶和顾笙双双变了脸色。
“想吃多少?”陆易深垂眸看向她,嗓音里沁着浓稠到化不开的温柔,“两块够不够?”
苏橙想了想,“一块就好。”
她凑近他耳边,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说,“昨晚人家好不舒服,小肚子现在还有点疼,吃不了太多。”
听了她的话,陆易深清俊的眉眼立刻泛上疼惜,大手不着痕迹的揉了揉她的后腰,带着她往主桌走,“抱歉,下次我注意。”
“易深,橙橙,过来坐!”主桌上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发声,正是陆家老爷子陆震寰。
“爷爷好!”苏橙挽着陆易深的胳膊,甜甜叫了一声。
“哎!好!”老爷子拿起老花眼镜,仔细打量了眼苏橙。
嗯,打扮正常,没弄那些吓死人的玩意,看来苏丫头今天心情不错。
还好,总算不用吃降压药。
陆震寰和苏家老爷子苏士中是战友,革命友谊深厚,两家的婚事就是这两老头在一次醉酒后定下的。
否则以陆易深的身份,站在江城权利与金钱的金字塔尖呼风唤雨的人物,怎么也不可能看得上苏橙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
“橙橙,这是椰子布丁,”于伯从边上送来一盏鎏金瓷盏,上面摆放着形状精巧别致的甜品。
“谢谢于伯!”
苏橙接过,用勺子舀了一大勺,果然还是老宅的布丁最好吃,甜到了心里去......
“橙橙啊,你回国也快一年了,有什么打算吗?”陆老爷子问。
他虽然不喜过多干涉小辈的生活,但毕竟眼不瞎耳不聋,多少也听过一些苏橙和陆易深之间的不愉快。
总闹着要退婚,这可不是办法,毕竟这孙媳妇是他亲自拍板定下的。
老爷子道,“听说你前阵子和易深说起,想出国留学?”
苏橙:“......”
她的确说过。
但那是骗陆易深的,实际上是为了拿到机票后声东击西和顾笙汇合,然后一起私奔到国外去,彻底脱离陆易深的掌控。
当然,这一招来没来得及施展,就被陆易深看穿了,换来的是一百遍字帖和半个月的面壁思过。
主桌上众人面色各异,听见这话,神情都略微尴尬。
谁都知道,陆老爷子这孙媳妇心思可不少,明明占着江城顶优秀的男人,眼里却可还盯着顾家公子不放,还三番两次为了顾家公子,跟陆易深作天作地。
苏橙眨了眨眼,自然将众人的表情和心思都尽收眼底。
“爷爷,那当然是我和深哥开玩笑的!”苏橙无辜的看着陆震寰,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里落满了水晶灯细碎的流芒,小脑袋乖巧的依偎在陆易深的肩头,小嘴跟抹了蜜似的,“既然我和深哥马上就要订婚了,深哥年纪也不小了,我当然是想先生一个孩子呀,趁着年轻身体好,生完这个,以后还能多生几个。”
有人不小心喝水进了气管,猛地咳嗽起来。
陆易深正在替她倒牛奶,闻言,手中的动作一顿,视线看过来,深邃如海的眸光一下子变得深不见底。
男人修长的大手抚上她精致的脸颊,温热的指腹替她拭去唇角的布丁,性感的嗓音在她耳畔回响,“女孩子当众说这种话,知不知羞,嗯?”
苏橙当然不知羞,重活一世,她可不是上辈子那个逆来顺受的小怂包,小手握住男人放下来的大手,轻轻挠了挠他的掌心,在他耳边低声道。
“为什么要知羞啊?也许现在我肚子里就已经有了也说不定。”
陆易深脑门上青筋又跳了跳,大手不自觉的就握紧了她的小手。
要人命的小妖精。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磨人。
男人不动声色的扯了扯领带,嗓音低哑了几分,“橙橙,你再这么勾我,不怕我今晚又让你哭?”
这句“又让你哭”,苏橙耳根子止不住一红,她当然知道这种哭是怎么哭。

第五章 快被他撩炸了

第五章 快被他撩炸了
感受到握着她的大手逐渐升高的温度,苏橙唇角勾出得逞的笑意,几乎是贴着他的耳骨,呵气如兰,“你是我老公,我愿意哭。”
陆易深忍了又忍。
简直气血翻涌。
这丫头!
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抱回家去。
陆震寰看着两人的互动,胡子都要笑飞了,看来外界那些传言也不可尽兴,这两人,明明感情好得很嘛!
看来他明年有望抱曾孙?!
管家于伯上来请示,“老爷子,客人都来齐了,请问是否现在开宴?”
陆震寰点点头,锐利的视线扫视一圈,眉头微蹙,“陆江这小子还没下来?”
于伯道,“少爷说他要在房里看动画片,要佣人把饭菜给他送上去。”
“混账东西!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陆震寰当下沉了脸,“给我再去请,绑也要把我绑下来!”
“陆爷爷,还是我和姐姐去吧。”
苏瑶适时站了起来,看着陆震寰,笑的落落大方,“瑶瑶特别喜欢陆爷爷家的装修,想上楼去看看,顺便把陆江哥哥叫下来吃饭。”
陆震寰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不过苏瑶毕竟是客,这样做未免不妥,正要回绝,就听苏瑶再次开口,“说起来,我们小时候还和陆江哥哥一起玩过呢,瑶瑶也很久没见过陆江哥哥了,不知道陆江哥哥还记不记得我和姐姐。”
她这么说,倒让陆震寰不好说什么,只不过陆江精神有问题,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但他也不愿摆到台面上讲,只笑着叮嘱了一句,“行,你们快去快回。”
“好,瑶瑶明白。”
苏瑶温婉答应了一声,就提着裙摆绕过主桌,朝着苏橙走来,“姐姐我们走吧。”
苏橙正要和陆易深说一声,陆易深却先皱了皱眉,大手握上她的纤腰,语气沉了几分,“这种事佣人去就可以,你去做什么?”
她的一只手被他握在掌心,后腰也被他揽着,整个人完全被他禁锢住,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关切和担忧,让她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明明放在上辈子,她是最讨厌他这样亲近她,总以一副占有的姿态对待她,把顾笙气的跳脚,但现在看到他强烈的占有欲,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甜蜜。
上一世,因为她和顾笙坐在一起,所以上楼的事陆易深并未知情,但这次不一样,她就在陆易深身边,陆易深担心她,当然不可能放她走。
不想在苏瑶面前表现的太明显,怕扰了接下来的计划,她只能轻轻捏了捏他的指尖,借着距离的优势,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老公,我会保护自己的,你别担心。”
陆易深明显不可能真的放心,如刃的剑眉蹙的更紧,“我陪你上去。”
苏橙:“......”
要是陆易深真陪她上去,她还哪来的机会虐渣报仇......
屠个新手村的操作而已,犯得着祭出他这个满级大号?
苏橙捏了捏眉心,决定换个思路,素白的指尖在他掌心里轻轻挑了挑,“要不然,今晚我早点回房等你?”
陆易深喉结滚了又滚,但他岂是这么轻易就能为美色妥协的人,否则也不会爱了苏橙这么久,直到昨晚才吃了她,听了她的话,眉眼间瞬间落了层寒霜,“不行,我不放心。”
苏橙见美人计失败,毫不气馁,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老公,你就答应我嘛,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陆易深极淡的瞥了她一眼,几乎被她气笑了,“在你眼里,我就只爱你这一点?”
苏橙一愣,明明是一句质问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落在她耳朵里,却比喝了蜜还甜。
怎么办,她快被他撩炸了!!!
但她再笨,也听出了他话里的重点,知道他是在担心她,苏橙果断再换个方向进攻,“那这样好不好,如果我十分钟内还没下来,你就上来找我?”
十分钟,足够她把该干的事干完了。
陆易深没理她,丝毫不为所动。
水晶灯暖黄的光线从半空中坠落下来,落在他名贵的白衬衫上,将他周身都覆上了一道浅淡的金光。
好看的让她不舍得移开眼。
“那,八分钟?”苏橙又凑近他,嗓音又娇又软,要不是苏瑶就站在不远处,她肯定就直接扑上去了。
“老公......”她轻轻摇了摇他的小臂,因为贴的近,再加上她刻意的坏心思,让陆易深认命般的叹了一口气。
男人掌心带着暖意,轻轻抚上她肩膀,将她原本就遮的还算严实的领口又往上提了提,过分英俊的脸上满是无奈和纵容,“最多五分钟。”
苏橙:“......”
好吧......
五分钟,也不是不行。
谁让她家先生是个大醋缸,惹恼了他,连五分钟都没了。
苏瑶一直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听不清苏橙在和陆易深说什么,但看陆易深的脸色好像不怎么高兴,苏瑶心里更兴奋了。
等她彻底除掉苏橙这颗绊脚石,以后能坐在陆易深怀里,被他温柔抱着的人,岂不就是她苏瑶了?
等到苏橙站起身,苏瑶迫不及待的拉过她的手,亲密的挽着她走向一侧的旋转楼梯。
二楼,安静的走廊,苏瑶事先已经让顾笙遣散了所有的佣人。
“姐姐,陆江哥哥就在最里头的房间,你放心,陆江哥哥脑子有问题,他不会真对你怎么样,只要你把衣服扯开一点,然后让我们撞破,深哥肯定会对你失望透顶,你就自由了。”
苏橙静静的听着,精致的唇角扯出一抹讽刺的淡笑。
苏瑶说的轻松,但却没告诉她,陆江再精神有问题,也是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人。
两人走到陆江的房门口停下。
苏瑶的手轻轻握上门把手。
苏橙至今仍记得上辈子被关进陆江房间后那种恶心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