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予涵陆墨昀

第一章
云城,蔷薇山庄。

唯美浪漫的庄园内正举办着一场世纪婚礼,来观礼的皆是娱乐圈中风云人物,各大杂志记者更是数不胜数。

化妆间,新娘苏予涵却一脸苍白凝着镜子里的自己。

明明她上一秒还死于车祸,结果下一秒就重生回到了四年前,自己跟陆墨昀结婚的这一天!

这时,沙发上的陆墨昀站起身,苏予涵不受控制朝他看去。

他穿着一身高定得体西装,身形颀长,身为影帝的他好像天生有着吸引人的魅力。

只是简单站在这里,就叫人挪不开眼。

但下一秒,苏予涵的心脏却宛如被玻璃刺穿。

上辈子,她嫁给了陆墨昀的四年里,他可以为了工作半年不回家。

他看自己的时候,甚至还不如看剧本深情,人们称赞他们夫妻和谐的背后,永远是意犹未尽的眼神。

哪怕这样,她依旧小心翼翼守着他们的婚姻,梦想着他有一天会对自己说上一句‘我爱你’。

可到死的那天,她也只等来他的一句:“苏予涵,不是所有的占有都是爱。”

如今重活一次,她不愿再重蹈覆辙。

也决定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苏予涵攥紧手机,做足了准备才开口:“墨昀,我们解除婚约吧。”

陆墨昀淡漠地睨了过来,有些不耐:“苏予涵,今天这样的场合,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他冷淡的态度,苏予涵毫不例外,也习惯了。

她强行冲他露出一个笑,试图让他看清自己的坚持:“我说的是真的,你就当这是我最后一次任性好了。”

陆墨昀没有反驳的意思,只留下冷淡一句:“算了,就这样吧。”

苏予涵僵住,她太熟悉这一句‘算了’。

“算了,就这样。”

“算了,你自己决定。”

“算了,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

上辈子,无论她怎么歇斯底里,他都不会生气,就好像从来从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过。

凝着陆墨昀朝屋外走去的身影,苏予涵朝他说道:“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绝不拖累你。”

陆墨昀的脚步丝毫没有停,伸手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嘭”一声震耳的关门声落下。

偌大的化妆间里,只剩下苏予涵孤零零一人。

她凝着紧闭的房门,心一抽一抽的疼。

缓了片刻后,她一步步走出了化妆间,踏着铺满玫瑰花瓣的红毯,上了礼台。

场下,宾客们握着香槟,目光各异地投了过来,各大媒体扛着高清摄像机直直对着她。

苏予涵望着台下正前方的亲友桌,眼眶有些泛酸。

这场婚礼是最疼爱她的二哥苏辰泽亲手布置,每一处细节都代表着他对她和陆墨昀的祝福。

但是很可惜,她上辈子到死都没得到陆墨昀的爱。

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苏予涵握紧了话筒:“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见证婚礼,但我很遗憾在此宣布,婚礼取消!”

“从今往后,我和陆墨昀再无任何感情牵扯!”

第二章
苏予涵的话,引起众人轩然大波。

在云城,谁不知苏家小姐苏予涵苦追影帝陆墨昀,给他做了六年的经纪人,就为了让陆墨昀爱上她。

如今好不容易结婚,却宣布取消?

尽管礼台下声音嘈杂,但苏予涵只静静凝着站在红毯尽头的陆墨昀。

在这一刻,她甚至恨自己的视力为什么这么好。

以至于即使相隔这么远,她还是能够清晰的看见他眼内的无动于衷。

苏予涵强迫自己收回视线,提起婚纱头也不会的奔下礼台,朝后门的方向奔去。

红毯上散落的玫瑰花瓣被她的婚纱刮起,旋着圈儿,最后又落在了地上。

她一路跑出了后门,却在推开门的刹那,见到门外摆放着的巨副婚纱照,照片上,陆墨昀抿着唇,没有一丝笑意。

霎时,心口处忽然传来一阵刺痛,苏予涵疼捂紧胸口,眼前视野也骤然模糊。

恍惚间,上辈子的记忆走马观花地浮现在她脑海,其中还伴随着救护车的声音,时远时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予涵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隐约听见二哥苏辰泽的怒骂声。

“陆墨昀,予涵盼这场婚礼足足盼了六年?你到底做了什么故意刺激她?要不然她怎么会忽然取消婚礼?”

苏予涵豁然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而刚刚听到的声音是从病房外传来。

她忙掀开被子,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陆墨昀冷硬的嗓音:“婚礼是苏予涵自己取消,跟我无关。”

“苏少有空,不如想一想怎么处理网上的舆论。”

苏予涵滞了一瞬,而后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

热搜第一,果然是她悔婚的消息,评论里全是网友对她的骂声。

【苏大小姐的任性真是绝了,你就不能有一天不作妖?】

【明知道陆影帝和小花叶知恩两情相悦,还非要抢走陆影帝,临了又取消婚约,苏予涵你恶不恶心啊?】

【陆哥要不是摊上这么个经纪人,早就火上国际了!】

【华天娱乐快破产吧,苏予涵退圈吧!】

……

看了几条,苏予涵便关掉了手机,这些辱骂她并不陌生。

上辈子,结婚成功,网上也是一片骂声。

从她待在陆墨昀身边的第一天起,就不被粉丝接受。

她为了陆墨昀一手创办华天娱乐,连续六年,她都不记得为了帮他抢资源,喝酒喝吐血了多少次。

但在大众眼中,她无论怎么做,都是错。

或许在陆墨昀的那里,也是如此。

思索间,苏辰泽忽然推门而入,视线相对,他神情激动地走了过来:“予涵,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仔细打量她的面色。

苏予涵轻轻摇头:“哥,我没事,害你担心了。”

而后,她的视线不自控落在后面的陆墨昀身上:“过几天我会召开记者发布会——”

话没说完,却被陆墨昀递过来的一份行程单打断:“既然没事了,就跟我去巴黎赴约时装周。”

苏辰泽当场被陆墨昀的话气炸。

“陆墨昀,你可真够冷血。予涵才从昏迷中醒来,你没有一句关心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她陪着你去工作?”

苏予涵大约是上辈子攒够了失望,反倒不惊讶陆墨昀的态度。

她接过行程单后,甚至还忍着心底的忍痛,镇静玩笑一句:“你不愧是工作狂魔。”

无论是被质问还是被调侃,陆墨昀始终都面无表情。

只说:“时装周的邀请函上有华天娱乐苏予涵的名字,你不去,整个华天娱乐将被列入时尚黑名单。”

“苏予涵,没有人能总有义务为你的任性买单。”

第三章
又是任性。

苏予涵捏紧行程单,是不是在陆墨昀眼中,她一直一成不变,始终是那个骄纵的苏家小姐?

上辈子十年的相处,四年的婚姻,到最后似乎也没能让他消除偏见。

回想起来,她的爱情就像一个笑话。

缓了一会儿,苏予涵点头同意:“好,我去。”

话落,一旁的苏辰泽当即反对:“不行,你的身体——”

“二哥,我会照陆好自己。”说着,苏予涵拉上苏辰泽的手臂,仰头笑,“你要是不信,等这次从巴黎回来,我就搬去你的住所,由你来监督我好不好?”

苏辰泽这才勉强同意。

之后,苏予涵和陆墨昀便离开医院赶往机场,第二天上午十点落地巴黎,而后两人又立刻赶往时装周拍摄现场。

拍摄时,苏予涵一直在旁辅助。

虽然不是她上手拍,但只要看一眼原片,她刻就知道要向哪个方向调整:“头往左边再抬高一点,下颚线绷直,对,保持住。”

摄影机下的陆墨昀果然散发出更强烈的荷尔蒙。

照片一下来,摄影师都忍不住夸赞:“原本以为苏小姐只干经纪人的活儿,没想到摄影指导也很有天赋。”

苏予涵凝着相机的照片,没有接话。

而她的余光不自觉地凝向被人群围满的陆墨昀。

有时候她也会想,纵使陆墨昀不喜欢她,但还是容忍她留在身边,是不是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

……

等到拍摄结束后,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因为陆墨昀明天在国内还有一场重要的采访,两人又匆匆飞回云城。

就这样几十个小时连轴转,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三点,苏子姝才能缓口气。

她浑身酸痛,疲惫靠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用手压着作痛的胃。

因为出来的匆忙,常吃的胃药没带,而且忙起来也没怎么吃东西,现在她的胃就像在被火烧。

不一会儿,结束采访的陆墨昀走了过来:“晚上六点,一起去公司对面的日料餐厅用餐,我有事问你。”

苏予涵捂着肚子的手一僵,她现在胃痛的厉害,日料又是生冷食材,她根本吃不了。

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陆墨昀已经收回了视线:“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接下来的行程有助理跟着就行。”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离开。

这就是陆墨昀,冷傲,直接,不容拒绝。

也从来不给她选择的余地。

苏予涵凝着他远去的背影,安慰自己看开点,只要不把陆墨昀当做喜欢的人去看待,不去奢求回应。

仅仅作为一个合作伙伴,他的态度也还好。

下午六点,锦堂日料。

苏予涵到达包间时,里面还空无一人。

她看了下时间,想着陆墨昀或许还在忙,便坐下等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苏予涵望着窗外逐渐逐渐黑下去天色,心里涌上失落。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等待陆墨昀了。

他明明是一个严谨的人,却会因为剧本,因为粉丝,甚至因为路上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对她迟到。

这一次,他又什么时候来?

夜色渐浓。

不知过了过久,日料店老板推门进来,善意提醒:“小姐,我们还有半小时就要打烊了,你还需要等吗?”

苏予涵望了眼窗外早已黑透的天空,失了神。

也知道,陆墨昀这一次不是迟到,而是失约。

她向店家表明歉意,走出日料店后,拿起了手机拨给了陆墨昀。

电话响了很久,到最后才被接通。

一阵热闹的喧闹声过后,传来的却不是陆墨昀的电话,而是助理的声音。

“苏姐……”

苏予涵攥紧手机,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稳:“让陆墨昀接电话。”

助理顿了一会儿,才接道:“陆哥现在正陪叶知恩试琴,他可能没空接电话。”

闻声,苏予涵呼吸一滞,心像被蜜蜂蛰来了一下。

又是叶知恩。

陆墨昀既然这么喜欢她,为什么还要约自己出来?

朦胧间,苏予涵听到一道熟悉的嗓音从远处传来。

“是谁?”

“是苏姐。”

助理话音一落,在悠扬的大提琴中,陆墨昀的声音隐约传来:“无关紧要的事就挂了吧。”

第四章
“嘟嘟嘟……”电话的挂断声,回荡在苏予涵的耳畔。

她凝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心脏在胸腔里丝丝拉拉地跳,好像每一拍都落在了错误的节奏上。

凉风忽然灌来,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苏予涵快速奔到垃圾桶边,控制不住地干呕了几下。

大半天没吃过饭,也就吐了几口酸水出来。

鼻腔里满满充斥着酸楚苦涩,让她许久都没缓过神。

等那股感觉稍微压下去一点,苏予涵拿纸擦了擦嘴,用手机约了一辆网约车。

几分钟后,苏予涵坐上车,跟司机报了二哥住处的地址后,便闭眼好在副驾驶上休息。

车里正在放陆墨昀和叶知恩亲自配音的最新广播剧。

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正缓缓地自音响中流淌,慵懒地萦绕在车内溶溶的暖意里。

“麻烦您换一个广播好吗?”苏予涵压了压太阳穴,神情更加疲惫。

“哦哦,”司机大哥配合地把广播换到了时事新闻,“不好意思,因为他们的剧在热播,很多年轻人都是他们的CP粉丝,我以为你也是。”

苏予涵睁开眼,眼神空洞回应了一句:“……是吗?”

他们一个影帝,一个当红小花,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因戏生情,两情相悦了?

只有自己还傻傻的攥着陆墨昀不愿意放手,以为他总有一天会被打动。

……

抵达目的地,已经是深夜。

苏予涵刚一下车,就见二哥苏辰泽拿着一件大衣迎了上来:“快披上,夜里风大,别着凉了。”

她接过大衣,手指触及二哥冰凉的手背,不禁鼻尖一酸。

二哥肯定在屋外等了很久了,她脑海不自控回想起上辈子,二哥这样疼她,他听见她车祸的死讯,该有多难过?

这辈子重来,她想好好陪陪家人。

那些花在陆墨昀身上多余的时间和精力,也该学着收回来了。

两人回到屋内,苏予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做下了决定。

“哥,我想跟陆墨昀解约。”

既然和陆墨昀待在一起,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那就干脆接触合约,以后别见面。

时间是抚平伤口的良药,总有一天,她能适应没有陆墨昀的日子。

而苏辰泽闻言,却脸色大变:“怎么突然要解约?是不是那姓陆的又欺负你了?”

“你当初为了陆墨昀创建华天娱乐,为此还跟大哥闹翻。如今他被你捧起来,刚能为你挣钱,就翅膀硬了?我立刻——”

苏予涵忙摇头:“是我自己要解约,二哥,我只是不想再执着于一段永远得不到回应的感情。”

闻言,苏辰泽诧异。

兄妹两人对视了良久。

苏辰泽忽然抬手抱住苏予涵,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只要是你想做的,二哥都无条件支持。”

苏予涵眼眶一热,将头埋进了他的胸口:“二哥,谢谢你。”

……

三天后,华天娱乐,苏辰泽陪苏予涵坐在会议室。

而他们的对面,是匆匆赶来的陆墨昀,以及他的助理。

室外下着瓢泼大雨,雨声如同小石子般砸在玻璃窗上。

而室内的氛围却很压抑。

苏予涵将解约合同推给陆墨昀:“你不是着急去片场吗?直接签字就好,后续的交接程序交给我就好。”

话落,一直沉默的陆墨昀忽然质问:“我什么时候答应解约了?”

第五章
陆墨昀的语调又冷又硬。

此话一出,在场几人都惊异的看向陆墨昀。

他现在已经是影帝,如今公司很难给他提供匹配的资源,华天娱乐于他而言甚至是枷锁,他为什么拒绝离开?

苏予涵定神后,又说:“现在关于你我的舆论在网上闹的厉害,离开华天娱乐对你来说是好事。”

但下一秒,对方却甩出极冷的一句:“我自己的事,不用你来做决定。”

苏辰泽当即护妹:“陆墨昀,你不会好好说话?”

苏予涵抓住哥哥的手示以安抚,随即又抬眸看向陆墨昀。

她现在真的是看不懂他了。

而陆墨昀和她对视一眼,随后翻开合同,伸出长指点在合同上的一条合约:“如解约一事未同时获得合约双方认可,则由主动解约方支付对方三十倍市值的违约金。”

“你三十倍市值能有多少?”苏辰泽狐疑。

“华天娱乐还握着我新签的好几个奢侈品代言,随便抽一支出来,都足够让华天娱乐直接破产。”

会议室一片寂静。

苏予涵也没想到陆墨昀会毫不留情提及提违约金的事。

上辈子,她在合同上增加这一条多少有些私心,希望能把陆墨昀留在身边,没想到,这条合约现在砸的是自己的脚。

正想着,却见陆墨昀又补充了一句:“苏予涵,你在做这个冲动的决定前,有想过后果吗?”

他似乎笃定了她会反悔。

苏予涵双手慢慢收紧。

陆墨昀现在是华天娱乐最赚钱的艺人,他的话也一点没夸大。

一旁的苏辰泽见不得妹妹委屈,直说:“予涵别怕,二哥别的没有就是钱多,你……”

“钱多?”陆墨昀淡漠扫向苏予涵,“难道你解决问题的方式,只是从苏家的口袋里拿钱?”

“够了!”

说完,苏予涵站起身,脸色苍白如纸。

“予涵?”苏辰泽一把扶住虚弱的苏予涵,“是不是又胃痛了?”

陆墨昀也蹙眉没再开口。

苏予涵摇了摇头,她只是觉得心酸,冤枉。

她虽然是苏家小姐,可和大哥闹翻之后,创办华天娱乐,外出为陆墨昀抢资源,她从来没有借过苏家的名号。

一个资源就是一场饭局,一场饭局就是一顿酒。

她的胃就是这么喝坏的,可在陆墨昀这里,她所有的努力,竟然只成了一句——

从苏家的口袋里拿钱。

苏予涵眼皮一沉,浑身再没了力气,重重倒了下去。

意识模糊间,她听到二哥慌乱的声音。

身体下坠的刹那,她好像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那曾熟悉了十年的雪松味缠绕着她,而她就在这雪松香中陷入黑暗……

恍惚间,她好像又回到了上辈子临死前那一刻。

那天的雨下得很大很大,她开着车,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正和陆墨昀通电话。

“陆墨昀,三天前我二哥跟我坦白,他说如果你当初不跟我结婚,他就会毁了你,你因为这才娶我的,对吗?”

电话那头沉默一秒,忽而质问:“所以,你也认可你二哥所谓的坦白?”

苏予涵听着这冰冷的语调,只觉得心疼到难以呼吸。

她总以为陆墨昀愿意娶自己,多少是喜欢她的。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如果你告诉我,我绝不会勉强你和我结婚。”

可耳机里,却传来对方的不耐:“你现在提这个有意义吗?”

隔着电话,她也能感受到陆墨昀的不悦。

但她实在不甘心,她想要一个答案。

“我只是想知道这四年婚姻里,你到底把我当什么?陆墨昀,你有没有爱过我……”

后来,好像过了很久,又像是下一瞬,她被大货车撞上之时,耳边才响起一句——

“你分得清你对我到是什么感情吗?苏予涵,并不是所有的占有都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