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君琰顾清茗

第11章: 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啊
顾清茗犀利的问话,对于心虚的林浩天来说,如雷闪击。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磕巴的问道,“什……什么怎么办?”
他和若梅以后当然是在一起的啊。
在屋子里一直注意着动静的蓝若梅,从打开屋门,顾清茗说第一句话开始,她就略皱着眉头,感觉有些不对劲。
语气不对。
按着顾清茗对林浩天的痴爱,她对他的语气,此刻应该是激动,兴奋与雀跃,而不是那种听起来明显有些刺耳的话语。
蓝若梅正思考着。
随后就听到顾清茗那犀利之语,她的心猛得跳了跳,凭着女人的直觉,顿时很肯定顾清茗就是不对劲。
难道顾清茗发现了她跟林浩天的奸……恋情?
所以,现在很是生气了?
这个猜测,她心头就很是不安与紧张起来。
不行,必须打消顾清茗的疑虑。
她谋划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当上有钱人。
现在可不能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蓝若梅三步并两步来到门前,脸上挂满笑容,看到顾清茗的到来,显然很是高兴的样子。
她道,“清茗,你终于来了啊。你不知道,我跟浩天可是等了你一整天,现在天都黑了,我们都以为你不来了呢。”
说罢,她就要跨出房门,像以前一样挽住顾清茗的胳膊,做出很是亲密的样子。
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女人前一刻,跟着闺密的男朋友滚床单,下一刻,还能若无其事的跟着闺密亲亲热热说话,没有一点愧疚感。
跟着顾清茗来的两个保镖,瞧着蓝若梅的样子,表情露出轻蔑。
这个女人,脸皮真是太厚了,厚颜无耻啊!
蓝若梅在跟顾清茗说话时,也注意着她身后这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眼底露出羡慕,嫉妒之色一闪而过。
哼,顾清茗,让你先得意,迟早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跟前哀求。
想到将来,顾清茗被林浩天抛弃,而她和林浩天拥有着顾氏集团,成为在海城能够呼风唤雨的人上人,她的心就不由的雀跃与激动起来。
自然就没有注意到两个保镖看她的眼神,那是……轻蔑与鄙视。
顾清茗在蓝若梅出现在她跟前的那一刻,表情出现过片刻的愤怒与滔天的怒火。
前世,她是真的把蓝若梅当成好朋友好闺密。
知道蓝若梅是贫苦人出身不说,家里还重男轻女,就算她考上了重点高中,可家里根本不愿意供她读书,认为一个女孩子读再多的书,也是给婆家读。
蓝若梅性格倔强,也有对知识改变命运的渴望,任是凭自己小小年纪,到处打零工,给自己攒下了一笔学费,然后,再一边读书,一边做各种兼职,给自己赚生活费及为下学习学费做准备。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直到大学也是这样过活。
吃过了各种苦,受了各种罪。
对于从小锦衣玉食,金钱无忧的顾清茗来说,是真的无法想像蓝若梅过得是一种怎么样的日子。
所以,当她和蓝若梅成来好朋友后,就特别佩服她的坚强,因此,就想要尽量帮助蓝若梅。
比如给她一笔钱,十万块。
不过,被她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她要靠自己的努力,让以后的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但是,顾清茗却不知道,当初蓝若梅拒绝那十万块后,整颗心都是在滴血啊。
十万块啊,即使家里给她寄来再多的钱,一个月也才两千来块。
十万块,足够她花销很久了。
只是为了长远计划,为了将来当上富太太,过上荣华富贵的好日子,她只能忍痛拒绝。
这一般人,面对十万块的诱惑,那肯定很难拒绝的。
可蓝若梅任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顾清茗越发佩服蓝若梅的坚强与宁折不屈的傲气。
这让她越想要帮助蓝若梅了。
蓝若梅拒绝了她所给的金钱,她就从别处帮她。
比如,给她送东西。
蓝若梅则是半拒绝半接受的接受下了。
有了第一次接受,就有第二次,第三次,随后就理所当然了。
凡是顾清茗有的名牌包包首饰,她都会给蓝若梅买一份。
这三年,零零总总算下来,蓝若梅接受她的东西其总价值不下于三百万了。
顾清茗有钱,三百万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数,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对于贫苦人家的蓝若梅来说,三百万相当于一个天文数字。
可对于不食嗟来之食很是有傲气的蓝若梅来说,除了第一次的半推半就,其余时候,可是没有丝毫负担。
前世的顾清茗自己傻,被他们哄得团团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现在的顾清茗……
呵呵……,在来之前,她已经让人把他们的家庭背景和底细给调查的底朝天。
顾清茗瞧着若无其事般跟她淡笑的蓝若梅,却把她眼底神色表情变化,给瞧的一清二楚。
羡慕,嫉妒,甚至是怨恨!
怨恨?
真是好笑!
她自问从未亏欠过她,更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有何资格怨恨她?
前世我掏心掏肺的对你们好,可你们把我耍得团团转,骗我,欺我,辱我。
哼哼……
前世,因为有我,把你们捧成众星供月。
今生,为为有我,定把你们打回原形。
顾清茗握着的拳头松了下来,双手抱于胸前,神气傲然,气势凌厉。
她眉眼微挑,似笑非笑意喻未明的盯着蓝若梅,淡淡又犀利的问道,“蓝若梅,你们孤男寡女的在这房间里等了我一天?”
特意说重“孤男寡女”四字。
蓝若梅瞳孔微缩,心头上的不安越来越大。
她定了定心神,勉强露出笑容,正想说话时,林浩天却沉不住气大声的道,
“顾清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孤男寡女,说话这么难听?我和若梅从小青梅竹马,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我们兄妹呆在一个屋子怎么了?”
说话越是大声,显得越是心虚。
最主要是,“孤男寡女”不知击中了他哪根神经。
“哦,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啊!”顾清茗似乎了然的点了点头。
可随即她就拿出手机,在他们跟前晃了晃说道,“林浩天,蓝若梅,刚才我录下了很有意思的一幕,你们要不要听一下?”

第12章:渣男贱女,果然绝配
“什么?”林浩天并没有反应过来。
蓝若梅心里却“咯噔”一声,一种更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
眼看着顾清茗的动作,她大喝一声道,“不要!”
说罢,就要冲出去抢顾清茗的手机。
顾清茗身后的两个保镖,却动作很是敏捷的把她挡在身后,且毫不怜香惜玉的把蓝若梅往前一推。
还没有跨出屋门的蓝若梅,被保镖这么一推,整个人往后仰倒,眼看着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了,林浩天反应过来,迅速拉了她一把,使得她跌倒的没那么难看。
一手被林浩天拉着,一手撑着地板,屁股着地,双腿弯曲着。
林浩天把人给拉起来,脸色很是难看,他朝着那推人的保镖,怒吼道,“你们怎么推人啊?你们不知道若梅是你们大小姐的好朋友好闺密吗?”
随即他又指责顾清茗道,“顾清茗,你怎么回事啊?你身边的狗推你的好朋友,你也不阻止一下,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还把不把若梅当你的好闺密了?”
人心都是偏的。
林浩天真正喜欢的人是蓝若梅,而对顾清茗则是利用。
自然的,很多时候,不管对错,他偏向的都是喜欢的人。
顾清茗听着林浩天的指责,不怒反笑。
她拿出手机,淡淡的笑道,“林浩天,你先别着急指责我。你先听听这个。”
说罢,一段若有若无很是熟悉的呻吟声,传入在场所有人耳朵之中。
林浩天顿时傻眼,表情仿佛被万年冰块冻住。
这……这是他和若梅情爱时的声音。
顾清茗怎么会有?
林浩天傻傻的问道,“顾清茗,你竟然录音了?”
顾清茗,“……”
她第一次发现,林浩天是一个这么傻的人。
两个保镖,“……”
大小姐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虚伪又愚蠢的男人。
真替大小姐不值!
好在,大小姐及时醒悟,才没有酿成大错。
蓝若梅在林浩天指责顾清茗时,心里就暗自叫糟糕。
可她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她看中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愚蠢的时候,都到这个时候了,竟然是在傻问顾清茗录音的事儿。
这对于他们来说,明明是火烧眉头的紧急事,可他不但不想着紧急处理,反而在纠结这个事儿。
蓝若梅自叫不好,急中生智,给顾清茗解释道,“清茗,你误会我们了。我们……我们其实是在练台词。对,就是在练台词。这不,我们学校一百周年校庆,需要安排节目嘛。”
“练台词?”顾清茗嘴角上扬,似笑非笑的问道,“要这样练?你们这是要引起全校师生的共鸣啊!厉害!”
顾清茗说罢,还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接着她点头笑着道,“其实吧,我觉得你们不仅需要练习台词,更需要现场表演,这样才更有看头,或许奥斯卡影帝影后奖就会是你们的不是。”
“噗嗤!”顾清茗身后的两个保镖,实在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他们家大小姐真是太幽默了。
这两人厚颜无耻的人,还真以为他们家大小姐欺负啊。
哼,以前大小姐被你们蒙骗而已。
现在的大小姐,呵呵……
蓝若梅表情顿时扭曲起来,双目几乎喷出怒火。
她何尝听不出顾清茗的讽刺与嘲弄。
林浩天这时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了。
表情顿时变了,脸色白了红,红了青,来回变色。
他又羞又恼的大怒喝道,“顾清茗,你有毛病吧,这样的事,还录下来?你想要干什么直说,不要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一下,眼底满是不满之色。
他道,“顾清茗,一开始,我以为你是善良的。可现在我才知道,你竟然也会这些见不得人的心计。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林浩天会这样说,依仗的就是顾清茗现在对他死心塌地,更遑论,她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顾清茗只能嫁给他。
不然,就她这个残花败柳之身,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孽种,还有谁愿意娶她?
所以,就算她发现了他和蓝若梅的事情,那又如何?
林浩天根本就不怕顾清茗抛弃他。
相反,为了肚子的孩子,肯定还得巴结他,讨好她。
至于蓝若梅,还是像以前一样,暂时委屈她,当地下情人了。
等以后,他当上了顾氏集团女婿,把顾氏集团变更为林氏集团时,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给她一个名分了。
顾清茗真是被林浩天倒打一耙的小人行径给气笑了。
先前她还笑林浩天愚蠢,现在看来,真正蠢的应该是她。
不然,如果林浩天真正愚蠢的话,前世的她,怎会被他们给耍的团团转,如果不是那次她提前回家,才发现他和蓝若梅的奸情,偷听到真相,或许她真会被他们继续蒙骗。
顾清茗面对着林浩天的盛气凌人似的恼怒,不怒反笑道,
“啧啧,林浩天,我跟你恋爱两年,竟然不知道你如此厚颜无耻啊。
跟我谈恋爱,背地里跟小三滚床单,竟然还有脸指责我的不是。
这是谁给你的脸?”
说罢,顾清茗大怒着抬起手,反手直接给了林浩天一个大巴掌。
“啪!”
随即凌厉的喝道,“是我吗?”
被打懵的林浩天,很是不可思议的盯着顾清茗,捂着被打的脸,不敢相信的道,“你打我?”
“我不仅要打你,还要踢你!”
顾清茗说罢,一抬脚,就朝着他的下三路猛踢去。
“唔……”
林浩天顿时弓着身子哀嚎!
“顾清茗!”
蓝若梅更是在林浩天被打时,瞳仁猛烈收缩,表情同样显得不可思议。
顾清茗打了林浩天?
顾清茗打了林浩天?
顾清茗怎会打林浩天?
在他们的有心设计下,顾清茗爱林浩天不是爱的死心塌地的吗?
在他们认为里,不管林浩天犯了多大的错误,顾清茗都会原谅他的。
可现在情形发展,为什么不一样?
蓝若梅深深感到,事情的发展,或许脱离了他们之间的谋划和掌控?
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顾清茗打了林浩天,犀利的眼神又射向脸色铁青的蓝若梅,立马伸手给了她一个大巴掌,很是犀利的道,“渣男贱女,一对狗男女,果然是绝配!”

第13章:威胁
蓝若梅捂着被打的半边脸蛋,眼底露出很是不敢置信的目光,“你……你打我?”
接着就愤怒的吼道,“顾清茗,连我爸妈都舍不得碰我一根手指头,你凭什么打我?”
顾清茗听罢,冷笑道,“哦,原来你爸妈是这么疼爱你的啊?蓝若梅,可你怎么告诉我,你父母重男轻女,从小对你不是非打即骂的吗?
为此,我还挺同情你的,给你钱,给你买名牌包包首饰。所以,所谓的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原来都是一场骗局啊,而骗局里的傻瓜,就是我!”
前世,顾清茗在得知真相后,虽报复了他们,让他们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把他们最渴望的东西踩在脚底下。
可现在,想到自己前三年的傻不拉唧的被他们骗得团团转,心中依然一股怒火想要喷发。
“蓝若梅,林浩天,你们为了接近我,可真是煞费苦心啊。连出身,都能苦心编造经营出来啊!”顾清茗轻描淡写的道,
“一个说自己死了爹,一个说自己死了娘,有后娘就有后爹,有后爹就有后娘,你们果然是天生一对,绝配。既然如此,你们出来祸害我做什么,当真以为我是这么好骗的吗?”
两保镖,“……”
大小姐,你不就是这么好骗。
你忘记了你之前,为了跟这个渣男在一起,差点跟父母断绝关系了?
林浩天和蓝若梅,“……”
你不就是好骗嘛,不然,这三年来,又送钱又送物的不说,还失了心。
失了心?
对啊,顾清茗现在已经是残花败柳,肚子里还怀了一个野种。
以她现在的身份,只要传出去,必定身败名裂。
现在还弓着身子捂着那处的林浩天和蓝若梅互相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眼度都露出雀跃之色。
蓝若梅给林浩天使了一个眼色。
林浩天忍着身体的不适,傲然的直起身子,下巴微抬,表情得意的道,
“顾清茗,就算你现在发现了真相,知道我们骗了你,那又怎么样?你不要忘记了,一个多月前,我跟你可是上过床的,现在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呢。
如果让海城人都知道,堂堂的顾氏千金,不顾廉耻的跟男人上床,还怀了种,你说,你会不会身败名裂?整个海城,除了我林浩天,谁还会娶你这个残花败柳?”
林浩天此时智商上线,很是聪明的,闭口不谈,顾清茗肚子里的孩子,是别的男人的,而不是他的。
他现在必须依仗这个孩子,牢牢的把顾清茗掌控在手中。
顾清茗是海城上流圈中的千金名媛,她的身份,也是代表着顾氏集团的面子。
在身份地位的家族,最注重的就是面子。
顾建国在海城的身份地位,那是数一数二,且他也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企业家。
“只有你娶我?”顾清茗冷笑两声,“当你娶我,当上顾氏集团的乘龙快婿后,是不是准备把顾氏集团改为林氏集团,然后迎娶你的真爱当贵妇太太,然后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林浩天和蓝若梅瞳孔再次一缩,表情一变。
很显然,顾清茗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顾清茗瞧着他们的表情变化,再次冷笑一声,道,“林浩天,你这是有多自傲和自信,明知道你们的心怀不轨,我还能嫁给你?”
“就算我跟你上床了,怀了孩子,那又如何?就算整个海城没有男人娶我,那又如何,我也不会嫁给你。我顾氏家大业大,有钱有势,足够我活得恣意潇洒和养活孩子,那我还要男人做什么?给自己增加累赘吗?”
顾清茗直接拆穿他们的算计,他们的狼子野心野心,赤裸裸的暴露。
既然从一开始就是算计,现在他们的背叛也是理所当然。
从一开始的暗度陈仓,到现在的捉奸在床,也根本没什么稀奇的。
可恨的是,她前世真的就是一个大蠢货,真被他们给蒙骗的团团转,跟这个渣男结婚,后来,肚子里的孩子被他们设计弄掉。
那时孩子都五六个月大了,流掉时,满地的鲜血触目惊心,让她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甚至因为那次流产,她这一辈子可能就做不了妈妈了。
那时她心痛无比和绝望的。
面对着爱自己的老公林浩天,那更是内疚的。
因为,她做不了妈妈,意味着林浩天也可能做不了爸爸。
她很是自责,很是愧疚,可她也是自私的,不可能因为生不了孩子,就让自己老公找别的女人生孩子。
林浩天当时是怎么安慰她的,说他爱的是她,能不能生孩子无所谓,再说,有了孩子来分享她,私心里,他也是不愿意的。
总之,把她安抚的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如果不是后来,发现他们的奸情,或许,她一直以为,那个孩子的流产是她不小心摔倒的。
更知道,他们之所以除掉这个孩子,只是因为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林浩天的。
得知这样的真相后,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肚子的孩子,怎么就不是林浩天的?
明明当初从酒店中醒来时,在她身边的人就是林浩天啊!
听初蓝若梅的建议,为逼迫父母同意她和林浩天的事情,唯有先怀孕。
等肚子里有孩子后,父母看在孩子的份上,肯定心软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然后,她就傻呼呼的认为,这是一个可行之计。
所以,在林浩天生日时,她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林浩天。
一个多月后,如愿有了孩子。
她把好消息告诉林浩天和蓝若梅时,他们的表情先是一愣,接着表情又扭曲了一下,最后,他们表现的无比激动也雀跃。
林浩天当初却抱住蓝若梅,情绪无比激动的道,“梅儿,以后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当初的她,自以为,林浩天所指的是,他和她在一起了。
后来,发现他们的真面目后,才知道。
所谓,我们可以在一起了,是指他林浩天和蓝若梅。
现在想想,当时的她,真是又蠢又傻啊。

第14章:狠打渣男
“林浩天,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顾清茗冷冷的讽刺道,“我当你是爱人时,你就是宝,不当你是爱人时,你就连根草都不如。现在还想拿捏我,以达到你的企图与野心,我看你的梦还没醒吧!”
林浩天脸色铁青,一只手还捂着被踢的地方,双眼看向顾清茗都快要喷出怒火来了。
林浩天咬牙切齿狠狠的道,“顾清茗,你一个失了身还怀了种的女人,除了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你现在也别犟嘴,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肚子里孩子的亲爸!你总不会让你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被人骂没有爸爸的野种吧?”
他特意咬重“亲爸”和“野种”几个词。
顾清茗神色一冷,看向林浩天冷厉的道,“呵呵,林浩天,看来还没有把你打醒,还在做梦呢。既然如此,那我只好把你的梦打碎,让你清醒清醒,省得你梦里活不出来了。”
说罢,她就挥了挥手,身后的一个保镖,立马靠近林浩天,浑身蓄势待发的力量与气势,把林浩天看得脸色发白,整个人显得紧张与害怕。
他一边后退,一边紧张与害怕的道,“你……你不要过来!”
保镖每靠近一步,他的心都不由的提了起来,再怦怦的跳动起来,脸色越发苍白。
保镖根本不跟他废话,抬起拳头,就朝着他的脸招呼过去。
大小姐要给这个渣男一个教训,他当然也会遵守命令,毫不客气。
“啊!”
林浩天立刻捂作被打的脸。
保镖的力道,可不是顾清茗这样的弱女子能比的。
顾清茗打的,只是在他脸上留下五个手指印。
可保镖是拳头啊,一只有眼睛迅速黑成熊猫眼,半张脸也离开红肿起来,整个张脸看着变形了。
蓝若梅瞧着林浩天被打,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关心她,而是愤怒的瞪向顾清茗,恨恨的说道,
“顾清茗,你这人怎么这般狠毒,就因为浩天喜欢的人一直是我,所以你就嫉妒。你现在就是报复,是不是?
呵呵,顾清茗,你真可怜又可悲。你堂堂一个顾氏千金,家中亿万家产,顾氏唯一继承人,肤白貌美,却偏偏得不到一个男人的爱,说出去真是让人笑话!”
这是蓝若梅最得意的地方!
呵呵,就算她没有家世,长相没有顾清名漂亮清丽,可是林浩天从头到尾喜欢的人,一直是她。
顾清茗有家世有钱有相貌那又如何,她还不是得到最爱男人的心。
听着蓝若梅嘲弄报复之语,顾清茗顿时有些无语。
明明是他们把人推到她跟前的,现在听着像是她成了那个乞人。
林浩天捂住被打的地方,目露凶光的瞪向顾清茗,自以为是的说道,“顾清茗,没有想到你会是这么小心眼。你也别费心机了,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不可能喜欢你,至始至终,我喜欢的人,都是梅儿!”
顾清茗更加无语了。
这俩人是不是太过自作多情,太自以为良好了,还是他们的脑子现在变得不好了。
不然,她明晃晃的对他们的报复,却变成了他们眼中爱而不得使得手段了。
只是,上辈子,她为何会被这俩个自以为是的人给骗得团团转呢?
顾清茗先是冷笑两声,接着她就嘲弄的道,“呵呵,林浩天,蓝若梅,你们是不是太自作多情,太自我良好了?
明知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不良居心,我还会再喜欢你这个渣男?说实在话,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我现在恨不得把你们大卸八块。
只不过,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为你们赔上自己的一辈子,根本不值得!
再说了,你、们、根、本、不、配!
我要报复你们,就好比踩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还有,你们既然自诩是真爱,那为何还要去祸害他人?”
说到这里,顾清茗停顿了一下,目光淡淡扫过林浩天和蓝若梅的脸,嘴角扬起微笑,轻描淡写的道,“既然招惹了我,那你们就准备付出代价吧!”
林浩天和蓝若梅瞳孔都猛得一缩,眼底同时不由的露出一些紧张担心害怕之色。
他们如今能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享受着所有人的巴结和追捧,所依靠的就是顾清茗。
蓝若梅恨毒的说道,“顾清茗,你就不怕我告诉学校所有人,你跟浩天上了床,已经失了清白,还怀了种。到时,你才是那个抛弃恋人的渣女。
那时,你一定会身败名裂,千夫所指!”
顾清茗耸了耸肩膀,看向蓝若梅的目光,却仿佛看一个白痴。
她讥笑的驳道,“蓝若梅,你这是有多自信啊。这一眨眼的功夫,你就替我想好了罪名,我是不是该要谢谢你啊。只是,”
她话锋一转,“你说我是抛弃恋人的渣女,可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手中可是有你和林浩天上床的证据。你说,我把你们这对渣男贱女上床的证据抛出去,是你们身败名裂,还是我身败名裂呢?”
蓝若梅脸色猛得大变,双眸狠狠的瞪向顾清茗,眼底喷着怒火。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时不知道把顾清茗千刀万刮多少次了。
他们真是太大意了。
他们竟然会这个不隔音的小旅馆滚床单,让这个贱人抓住了把柄。
不然,这个贱人休想威胁到他们。
林浩天听罢,不顾身体的疼痛,对着顾清茗怒吼道,“顾清茗,我们也有你跟别的男人上床的证据。如果我把那些证据发出去,到底是你这个堂堂顾氏千金的名声好听,还是我们的名声好听!”
既然顾清茗已经撕破了脸皮,那他们也没什么好在隐瞒的了。
“跟别的男人?”顾清茗装作不知,略有疑惑的问道,“林浩天,你真是无耻,为了给我泼脏水,竟然能想出这样的理由借口来污蔑我。你们简直不是人!”
瞧到顾清茗不相信的表情,蓝若梅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对啊。
顾清茗可以用她和浩天的私情来要挟,反过来,他们也可以用这件事来威胁她。
想到这里,蓝若梅立刻得意起来,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带着恶意道,“顾清茗,明明是你先背叛浩天的,背着浩天跟别人上了床,还怀了孽种,现在还想恶人先告状,也不怕笑掉大牙!”
顾清茗狠狠的皱着眉头。

第15章:孩子不是渣男的
顾清茗皱着眉头。
从前世,她知道当初本以为是跟林浩天先上车后买票的,结果阴差阳错的,她上错了人。
她自以为是林浩天的孩子,跟爱人的结晶,自然会好好爱护着保护着。
可这对狠毒的狗男女,在得知她怀孕后,依然得不到父母的认可后,怕孩子生下来,暴露出什么问题后,那他们更加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们就在楼梯处抹油,至她摔倒,当场血就流了一地,孩子也没有保住。
当时,不知道她有多绝望啊。
孩子在她肚子里五个月了,从知道在她肚子里起,她每天都会跟着孩子说话,一天天,已然成了她的依托了。
失去了孩子,她当时差点想要去了。
孩子成了她的命。
不过,当时林浩天和蓝若梅不断的安慰她。
说这是一个意外,失去孩子谁都痛苦。
她当不成那孩子的妈妈,林浩天同样也当不成那孩子爸爸啊。
林浩天和她一样痛苦,可林浩天为了陪伴她,安慰她,压制着这样的痛苦。
然后,还说了一句。
以后,他们还会有孩子的等等。
说不定,那孩子跟他们有母子缘,或许会重新投胎到她的肚子上。
这些话,让顾清茗重新活过来了。
所以,她一直期盼着,孩子的再次到来。
然而,她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她把林浩天和蓝若梅捉奸在床,那个孩子也没有到来。
后来,她才知道,他们在她常吃的维生素片换成了避孕药。
蓝若梅心眼小,她不想让任何女人怀上林浩天的儿子。
顾清茗在有孩子时,顾氏夫妇都不肯认林浩天这个女婿。
所以,他们也就不打算利用孩子了。
他们认为,重点还是在顾清茗身上。
顾建国夫妇疼宠女儿,那是海城上流界出名的,且他们只有唯一的女儿,将来顾氏集团还是得由顾清茗继承。
他们认为,顾氏夫妇现在之所以不理会顾清茗,就是想要顾清茗吃到苦头,受到罪,然后,让她自己回去认错。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因此,他们一点都不敢放松对顾清茗的关心和爱,即使是假心假意。
他们要让顾氏夫妇看到林浩天诚意,对顾清茗的爱。
让他们深深知道,即使顾清茗被他们赶出来了,身无分文,林浩天依然没有放弃对顾清茗的喜欢和疼爱。
林浩天绝对不是因为顾清茗的身份和家庭背景,才和她在一起的。
为了体现他对顾清茗的爱情。
从顾清茗嫁给林浩天那一刻起,林浩天每天都会对她嘘寒问暖,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衣来伸手,放来张口,感受着与在顾家被人伺候一样。
哦,还是不一样的。
被林浩天伺候,她感受着深情爱意,时刻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真是好。
不管是流产前,还是流产后,林浩天对她都是尽了心,体现了爱。
结婚三年,林浩天任是没让她下过一回面,煮过一个鸡蛋。
不管是早中晚餐,都是林浩天亲自给顾清茗弄好。
如果林浩天没时间,他也会给顾清茗安排好,比如给她订外卖或是提前给她预订一家饭店,等到点直接去吃。
三年时间,整整三年时间,顾清茗都沉浸在林浩天编织的甜蜜爱网之中。
从没有发现过林浩天有一丝不对劲,甚至是都不曾发现好闺蜜蓝若梅。
她对于为了跟林浩天在一起,而放弃顾氏集团继承人身份,断绝跟父母的关系,一点都不曾后悔过。
只是心里有着深深的遗憾。
她的幸福,并没有得到最亲的亲人祝福。
有时拿起手机,很想告诉父母,她没有选择错人,明明是他们对林浩天有所偏见与误会。
可手都按下了一组电话号码,却在拨号键上停顿许久,许久。
哎,再等等吧。
等她再怀上孩子,再带着孩子和爱人,回顾家看看。
那时的顾清茗,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
有人为达到自己的野心和目的,这演技,简直可以和获得奥斯卡的影帝和影后想比了。
两年恋情,三年婚姻。
五年时间!
整整五年时间啊!
他们竟然花五年时间,给她编造着最美好的甜蜜爱情,及最友好的闺蜜情。
他们根本不曾在她面前露出过任何破绽。
哦,露出过。
只是,她自己不曾发现罢了。
因为,她从来不曾怀疑过他们。
……
回想到过往的种种,顾清茗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
她深深怀疑自己智商。
不然,她怎么就能被这对渣男贱女骗了这么多年。
即使现在命运让她重新来过,可对于过去事情,依然不能改变。
她跟林浩天淡了两年恋爱,为了逼迫父母答应他们在一起,她已经跟人上过床。
现在很庆幸的是,当时上错了床。
不然,就算她报复了这对狗男女,让他们付出了代价,可真跟林浩天上过床的事实,估计会恶心她一辈子的。
前辈子也就罢了,这辈子,她还打算好好活着,自然不想让对渣男贱女有任何事情来恶心自己。
思绪到这里,顾清茗眼波流转,让人看不出任何喜怒的问道,“所以,林浩天,你生日那天,跟我上床的男人不是你?所以,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你的?”
林浩天和蓝若梅看不出顾清茗的任何表情,但此刻心惊紧张与害怕的他们,却自认为,顾清茗得知这样的真相后,肯定会大怒,紧张与害怕。
毕竟,这事情传出去,以顾清茗的身份地位,估计会成为整个海城上流圈子的笑话。
更是可能残花败柳之身,造成身败名裂。
顾氏夫妇那么爱面子的人,一气之下,肯定会把顾清茗赶出家门。
想到这里,他们心里隐隐有些激动,眼底满是期待着顾清茗的担心害怕之色。
可出乎他们预料的是顾清茗的反应。
只见她似乎松了一口气,脸上笑意盈盈,她拍了拍巴掌,显得很是高兴。
她略显得激动的道,“啊,那真是太好了。”
林浩天和蓝若梅,“……”
顾清茗扫过他们期待的神色,一箭穿心的继续道,“不然,想到跟你这个渣男上过床,还怀了种,我就会觉得自己脏,恶心!”
林浩天的表情顿时龟裂!
蓝若梅的表情也是青红皂白,异常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