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君琰顾清茗

第6章:报复2(求收求评求留言啊)
蓝若梅和林浩天听到顾清茗如此说,心头顿时浮现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
“你,我从认识你到现在,我送你的首饰衣服包包之类的,总价值超过三百万,还时不时的请你出去旅游吃饭住五星级酒店之类的费用,这些折算下来的,已经超过了四百多万,那我就好心给你抹上零头,你直接还给我四百万就好了!”
顾清茗跟他们算账了。
“这么多?”蓝若梅简直不敢相信,“你给我的都是便宜货,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你现在一定是眶我的。”
“眶你?呵呵,蓝若梅,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眶的?”顾清茗嘲讽的道,“在认识我以前,你所穿的所戴的全身上下,就算最贵,也不会超过一千块。
可自从认识我这个傻子后,你所穿的衣服是几千块一套,甚至是上万块,身上所戴首饰,动不动就是几万块以上的,还有化妆品,包包,哪一样,我缺少过你的?”
“结果,我却给自己弄出两只白眼狼。”顾清茗自嘲道,“呵呵,不对,你们本来就是有狼子野心的白眼狼。”
蓝若梅脸上表情分外精彩,林浩天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行了,既然你们如此不屑于我,那我收回我给出的东西,不是很正常的吗?”顾清茗眼神很是轻蔑的道,“我的东西,我现在就是拿去喂狗,也不可能再留给你们一丝一毫。”
一边享受着她给他们的优越享受,一边却对她不断进行设计,利用和踩踏,甚至是恨不得把她踩到泥里去。
她顾清茗可不是那么贱的人,更不是什么圣母,他们如此用心险恶的对她,她还能大度的不追究以前的一切。
“你不能!”蓝若梅一想到那些贵重首饰包包要被顾清茗回收,这心都要滴血了,“那些东西既然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了,是我的私有物,你根本没有权利拿回去!”
那些东西如果真被拿回去了,那她还怎么精致的打扮自己?
女人要三分颜色,七分修饰。
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的装饰自己,那她还怎么引起那些富二代,精英人士的注意。
看这情况,林浩天现在已经废了,她总得为自己的以后打算。
她可不想一辈子过着数柴米油盐的穷日子,她要过上花钱如流水的富太太好日子。
她的贪婪和自私,在这一刻暴露无疑。
顾清茗不屑的眼神轻瞄她一眼,然后淡淡的道,“哦,如果我报警说,我那些东西丢了,你说警察会不会立案?按着律法,偷盗数额巨大的,那是可以判刑,而且是好几年的哦。”
蓝若梅瞳孔猛得一缩,表情不敢置信,她指着顾清茗,“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明明那些都是你送给我的!”
“呵呵,我送给你的?”顾清茗冷笑两声,“那有证据或证明吗?不过,我送给你的那些东西,票据可都有呢!”
这是他父亲教她的,对于商业上的人来说,票据发票等这些东西很重要,所以,必须保存好,无论数额大小!
本来送给蓝若梅这些东西,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蓝若梅是她的好朋友,是她心甘情愿送给她的。
但保存票据这些东西,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她已经习惯性了,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的保存。
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拿着这些东西,去对付,她曾经真心相待的人。
蓝若梅如被膨胀的气球,现在“砰”一下,都破掉了。
她双目喷着怒火瞪向顾清茗,大骂道,“顾清茗,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这是想要彻底毁了我,是不是?你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报应?”顾清茗好笑的道,“如果真有报应,那报应也会是在你们俩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身上。
我自问从没有对不起过你们,甚至是对你们掏心掏肺的好,毕竟,你们一个是我男朋友,一个是我闺蜜。
既然我能给与你们,同样的,我也能收回!”
蓝若梅淬了巨毒似的眼睛,狠狠的瞪着顾清茗,突然她想到什么,大笑起来,
“哈哈,顾清茗,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现在跟浩天是夫妻。只要你跟林浩天不离婚,就算你是顾氏集团的继承人,那又怎么样,林浩天就是你老公。”
她现在就是想要恶心顾清茗。
顾清茗没有理会她,而是看向林浩天,冷冷的道,“林浩天,这婚我是跟你离定了。你愿意签字那是最好,不愿意签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我不跟你离婚!”林浩天摇头道,“顾清茗,这婚只要我不同意离,那就离不了!”
“那你试试看!”顾清茗凌厉的道,“这婚到底能不能离!”
林浩天脸色白了白。
蓝若梅却继续恶心道,“顾清茗,周围所有人都知道,浩天对你疼爱有加,你们夫妻恩情非常,就算是告上法院,法院也不会判离的。”
她依仗就是这一点。
先前三年,林浩天和蓝若梅太会做戏了。
在所有人面前,林浩天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很是疼爱妻子的好丈夫,结婚这么多年了,连人碗都没舍得让她洗过,平时,林浩天对她是嘘寒问暖,有个头疼脑热,这个老公立马出现在跟前。
上得了厅堂,下得下厨房,人长得帅气,还会疼人,这简直所有女人理想中的丈夫。
所以,顾清茗要跟林浩天离婚,别人第一反应恐怕是责骂顾清茗不知足吧。
“哦,是吗?”顾清茗声音淡淡,根本就没把离不了婚的事,放在心上。
随后,她又吩咐保镖道,“你们把这个女人的衣服脱掉,拉到小区广场上去,让所有人看看,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是如何当小三的。”
蓝若梅的心一个颤抖,随后惊恐慌张的大叫道,“不,你们不能这么做,这是犯法的。”
林浩天立刻上前挡在蓝若梅跟前,神色很是严肃而又难看的喝问顾清茗,“顾清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能这么做?你这是要把梅儿完全毁掉,你还是不是人了?”
顾清茗表情平静的盯了林浩天片刻,随后又笑了笑道,“哦,说错了。你们把他们俩人的衣服都脱光,扔在大街上吧。扔在小区里,可别脏了那些大爷大妈的眼睛!”
小区的大部分大爷大妈对她还是很友好的。
“是,大小姐!”
林浩天和蓝若梅双双紧紧拥抱在一起,露出很是惶恐不安的神情。
蓝若梅差点崩溃的道,“顾清茗,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明明我和浩天是两情相悦,相爱的俩个人,如果不是你插足,我们俩才是结婚的一对。你才是小三!”
“哦,你倒是提醒我了。”顾清茗轻描淡写般的笑道,“不管你们以前是如何相爱的,现在又如何相悦的。
可在配偶一栏上的名字,是我顾清茗,是原配。
所以,你现在就是小三。一个当小三的人,如此嚣张狂妄,是不是得该教训教训?
哦,还有你这只贱狗,既然你对她爱得如此死心塌地,那就有难同当呗,相信以后,你们会更加相爱的。渣男配贱女,本来就是绝配!动手!”
“动手”二字,凌厉而果决!
“啊,你们放开,住手,顾清茗,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遭遇报应的!”
“顾清茗,你这个贱人!”
……
蓝若梅和林浩天,已经被俩个保镖拉到了人来人往的街头上,迅速的脱了他们的衣服,直接丢在大街上。
一个保镖看向众人说道,“这个男人是我家大小姐的老公,这个女人是个小三。他们被我家大小姐捉奸在床不说,还在暗地里想要设计加害我家大小姐,被我家大小姐听个正着。所以,我家大小姐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说罢,一个保镖还拿出视频录音。
他们这么做,当然是为了顾清茗的名声。
从今天开始,顾清茗就要回到顾家,然后继承顾氏集团。
作为顾氏集团以后的当家人,任何一个动作行为,都跟顾氏集团息息相关。
“小三,真该死!”一个妇人愤怒的大喊道。
“一个小三,就该人人喊打!”
“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该死!”
“还有这个渣男,真是恶心。人家一个大小姐都没有嫌弃的嫁给他了,他却在暗地里图谋人家家产!”
……
一个个蔬菜叶子,臭鸡蛋,都丢在俩人身上。
俩人抱在一起,愤怒不已却又狼狈不堪!
顾清茗,你真够狠的。
顾清茗在人群外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
一会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一看,一直隐忍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她把手机放在耳朵旁,声音颤抖而又带着思念和愧疚的喊道,“爸!”
对方的沉默了片刻后,道,“回来吧,孩子,你妈想你了!”
“呜呜……,爸爸……”
顾清茗一边拿着电话,一边走。
就在这时,她的瞳孔一缩。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去马路中间捡球,一个小汽车使了过来。
顾清茗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把孩子往边上一推。
“碰!”
“嗖!”
“啊,撞人了!”
碰撞声和刹车声,人喊大叫声,迅速交织了一块,现场一片混乱!
一只手机,静静的躺在马路上。
还传出来一阵焦急害怕的声音。
“孩子,宝贝,你怎么了,你说话呀?”

第7章:赶出家门时刻
六月天,孩子脸,说变就变!
前一刻,赤日炎炎,晴空万里;
后一刻,乌云漫布,闪电如银蛇,雷鸣阵阵,随时降临着瓢泼大雨。
轰轰……
片刻后,如豆大般的雨滴,倾盆而下!
雨雾朦胧中,在一栋豪华别墅前区,上演着这样一幕!
“碰!”
“顾清茗,你这个逆女,你给我滚,给我滚。以后,我顾建国再也没有你这样一个没有廉耻的女儿!”
一个中年男人怒气冲天的大骂着门前的一个女孩儿。
“老顾,你消消气儿!”旁边一位中年妇人不断的拍着男人的胸口,安慰道,“茗儿,她只是一时糊涂,我们好好劝劝她就是,你可千万不要气坏身体啊!”
顾建国依然怒气冲冲的说道,“一时糊涂?一时糊涂跟男人上床,等怀了孩子,就想要胁迫我们同意,她跟那个男人的事?
顾太太顿时不说话了,随即她脸色面无表情,眼睛朝着四处望了望,随即注意到角落里,佣人还没来得及收走的一只拖把。
她拿起拖把,不顾滂沱大雨,在大雨里,抓起拖把头,露出的长棍子,顿时朝着顾清茗的小腿上招呼去。
一边招呼一边大骂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和你爸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的,捧在手里时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谓是疼在骨子里。
可你现在倒好,跟一个心怀不轨的男人好上不说,还先上车后买票来气你爸妈。看我不打死你这个逆女,真是气死我了。”
顾妈妈真的是那个雷厉风行,一边大骂一边下手打。
顾建国看到老婆发彪,先是一愣的,瞪大了双眸,接着就反应过来,同时冒着大雨赶过去,立马抢走老婆手中的拖把,扔得远远的,拍着顾妈妈的后背安慰道,“老婆,冷静,冷静!”
如果不是大雨,就能看到顾爸爸脑袋上的一脸冷汗。
他这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过老婆如此发彪了。
要知道,老婆一旦发彪,后果可是十分严重。
顾爸爸一边安慰顾妈妈,转头就对顾清茗厉声的喝道,“还不滚!如果你执意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那就当我和你妈从来没有你这个女儿。”
说罢,也不管顾清茗的反应,而是温柔的顾妈妈道,“老婆,现在雨大,你一身都淋透了,需要赶紧换下,不然就会着凉感冒的。”
随后,顾爸爸又吩咐佣人,去熬姜汤,给老婆去去寒!
此时的顾清茗则是一脸懵,表情也显得疑惑的听到顾爸爸的话,然后就看到顾爸爸搀扶着顾妈妈进门的背影。
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被车子撞了,就算不死也是半残之身,按着情况,她此刻,应该是在医院才对啊。
可怎么会在自己家门口,看到爸妈呢?
难道是回光返照不成?
一想到这个,她的心就不由的惊慌起来。
她好不容易翻然悔悟,想要在以后的日子好好陪陪父母,可没有想到,却发生了意外。
回光返照?
顾清茗看着远去的父母背影,心慌焦急的大声吼道,“爸,妈!”
喊声一停,就急切的往前跑去,一手抱住一个,一边喊一边大哭的道,“爸,妈!”
她是家中独女,以后她不在了,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该有多么的伤心与悲痛啊。
以后,父母又该怎么活下去啊?
一想到这个,她哭的更大声,还一边大声说道,“爸,妈,以后我不在了,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千万不要因为我不在了,而伤心悲痛啊。”
顾爸爸和顾妈妈听到女儿的大喊声,以为女儿回心转意了。
还没顾得上有其它想法,他们就被女儿抱住了。
心头一喜,以为女儿这是想开了。
可随即听到女儿的话,他们则是越听越糊涂了。
顾妈妈颤巍巍的问道,“老公,我刚才下手时,没……没有打中她的脑袋吧?”说话时,还用手指了指自己脑袋。
顾建国此时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没……没有吧?”
“没有打中脑袋,这孩子怎么说起胡话来了?”顾妈妈很是担忧的问道。
什么她不在了,让他们好好活下去,不要伤心悲痛什么的。
听听这是话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生离死别呢。
还不等顾爸爸回应顾妈妈,顾清茗继续伤心绝望的大哭道,“爸,妈,是我不孝顺,以前没有好好听你们的话,喜欢上一个渣男,让你们失望和担心了。可等我看清渣男的真面目后,命运却没有放过我,呜呜……,爸,妈,等我死了后,你们就……,嗯,痛……”
顾爸爸和顾妈妈越听女儿的话,越是惊恐,心里的不安放大。
顾妈妈担忧的问道,“老公,刚才我真没有把她的脑子打坏?”
顾爸爸,“……”
犹豫了!
难道老婆真的打到了女儿的脑袋。
不过,俩人没有纠结太久,听到女儿说“死”后,顾妈妈脸色顿时变了变,再也忍不住,动手朝着女儿的脑袋上拍去。
顾妈妈又好气又好笑的喝道,“你这个漏风棉袄,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的话?我们只是不喜欢你跟那个男人谈恋爱结婚,又不是让你去送死,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摸着被拍痛脑袋的顾清茗,“……”
有痛感!
……
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方才是雷鸣电闪,大雨如一层层帘幕,让人模糊不清。
可下一刻,骤雨停歇,一切变得清晰起来。
顾清茗终于回过神来。
她目光呆然的先四处望了望,随后再盯向这座欧式豪华别墅。
这栋别墅太熟悉了。
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是和爸爸妈妈一起的家啊。
啊,不是。
我……我怎么会突然站在家门口呢?
顾清茗瞬间疑惑起来。
就算是回光返照,那她被撞得那般严重,肯定也是在医院里啊。
顾清茗的目光继续游移,然后,不期然的对上了父母失望、疑惑又担忧的眼神。
顾清茗顿时一个激灵。
随后,她不可思议的大叫一声,“爸,妈!”

第8章:重生(求收求评求留言)
顾爸爸和顾妈妈站在紧闭的房门前,忧心忡忡。
顾妈妈依然不确定的问道,“老公,方才我真没有打中女儿的头吗?”
顾爸爸此时更加不确定的摇了摇头。
“可如果真没有打中她的头,她怎么就突然想通了呢?”顾妈妈忧虑的道,“而且方才还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女儿突然想通,他们本是很高兴的。
可是,顾清茗突然的大哭是那般的绝望与无助,让他们的心都疼得纠了起来,可更让人疑惑的是,她所说的那些死不死的话,更让人担心啊。
站在房门前,听到屋里传来的隐约哭泣声。
顾妈妈忍了忍,却再也忍不住的敲了敲门,担心又关心的问道,“女儿,女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啊。”
顾爸爸也面露担忧,他道,“女儿啊,你倒是说句话啊。”
女儿的反常,那真是太不正常了。
顾妈妈和顾爸爸互相对视一眼,随即很是默契的点了点头。
顾爸爸深深吸一口气道,“女儿,你先开门,我们还有必要再谈一谈。如果……如果你真喜欢那个男人,非那个男人不可,我……我和你妈答应就是。可女儿啊,那个男人真不是你可以托付终身的真命天子啊。他……”
顾爸爸瞅着女儿的状态不对劲,只能使拖延计策,暂时答应女儿与那个男人的事。
只是还不等他说完,“噶”一声,房门打开了。
顾清茗红肿着一双眼睛,表情显得沉静。
她很是冷静的道,“爸,妈,你们说得对,林浩天根本就不值得女儿托付终身。以前是我被猪油蒙了心,被他的甜言蜜语三两下,就哄了过去。不过,我现在清醒了。”
听着女儿突然一反常态的话,顾爸爸和顾妈妈更加揪心与担心了。
顾妈妈突突的问道,“女儿,你……你没事吧?你……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我们就你一个女儿,万一你……那我和你爸可怎么办啊?”
顾妈妈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情绪顿时显得激动起来,她一下子抓住顾清茗的手,“如果你真要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只要你好好活着,爸妈答应就是。”
“妈!”顾清茗红着眼睛很是思念的叫道,“你别激动,我没事,我也不会想不开。我刚才只是在想事情,想明白了而已。”
顾妈妈泪眼蒙蒙的看向女儿,表情很是狐疑的问道,“女儿,你真的没事?”
内心同样的不平静!
前一刻,自家囡囡要死要活的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即使跟父母断绝关系,也相信她的爱情,和那个男人山盟海誓。
后一刻,就成了囡囡口中的渣男?
Why?
这把顾妈妈搞得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啊,分外担心,这是顾清茗以退为进之策啊。
知母莫若女!
瞧着妈妈的表情,顾清茗就猜测到她的心中所想。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妈,我是真的想通了!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再被那个男人给骗了。只是,爸,妈,我现在有些累,我想休息一下!”
她现在脑子乱得狠,可她必须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前一刻,她被车子撞飞了,不醒人事。
可下一刻,她就回到了跟父母断绝关系,被父母赶出家门的那一幕。
顾妈妈还想再说什么时,顾爸爸抢先说道,“行,女儿,我和你妈就先离开,你好好休息一下。”
随后,顾爸爸就对顾妈妈道,“老婆,刚才你淋了雨,还拿拖把用了力,哦,对了,你还没有喝姜汤呢,可别感冒了。走走,先喝姜汤去!”
说罢,顾爸爸就拥着顾妈妈离开。
顾清茗,“……”
虽知道父母异常恩爱,爸爸爱妈妈如命,妈妈在爸爸心目中的地位,谁也无法取代。
可是爸,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失恋了啊,我还是不是你的宝贝女儿啦?
目送父母离开后,顾清茗转身关上房门。
整个人靠在门板上,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现在很肯定。
她回到了从前。
哦,确切的说,是回到被父母赶出家门的那一刻。
想到这,她又控制不住的大声哭了起来。
呜呜……
她再也不受那对渣男贱女欺骗了。
两年恋情,三年婚姻。
她怎么也没有想过,这都是那对狗男女的算计。
只是因为她是顾清茗,顾建国的独生女儿,也是顾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娶了她,就当了顾氏集团的乘龙快婿,一飞冲天,扶摇直上,更别说可以少奋斗三十年。
当年,林浩天和蓝若梅这对狗男女,就是看中了她的身份,成为了他们算计的目标。
可她却被他们精心设计的表面所骗,一步一步踏进深渊地狱。

第9章:捉奸现场在现
雨,已经停歇。
蓝天碧水,万里无云。
青草尖上,还带着点点露珠,晶莹剔透,分外可爱。
正在廉价小旅馆中,等待消息的林浩天和蓝若梅,从一开始放荡悠闲,随着时间的推移,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梅儿,她……她不会不来了吧?”林浩天略有些担忧的问道。
蓝若梅内心也有些焦急,可却还是安慰着他说道,“浩天,不用担心。顾清茗已经完全爱上了你。不然,一个富家千金,就不会犯贱,听从我的意见,不顾廉耻,跟你来个先上车,后补票。”
虽然那女人上错了车,阴差阳错的怀了一个孽种。
可对他们来说,有用就行。
他们只要利用顾清茗肚里这个孽种,敲开顾家大门,逼迫顾建国承认林浩天的身份,顾氏集团继承人的男朋友,一跃成为他的乘龙快婿就行。
凭借顾清茗对他们的信任,再加上林浩天本身的能力,届时让顾氏集团江式易主,那是早晚的事情。
以后,顾氏集团是他们的天下,至于利用工具顾清茗,呵呵,没有了利用价值,那就是废物了。
对于废物,当然是扔了。
昨天,顾清茗那女人告诉他们,她真怀上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们当然是惊喜与激动的。
随后,在他们的怂恿之下,让顾清茗跟父母摊牌。
而他们在这家便宜的旅馆里,等着顾清茗的好消息。
呵呵,俩人似乎很笃定,顾建国夫妇会同意他们之间的恋情,甚至有可能让他们奉子成婚。
当初,顾清茗很坚定的跟林浩天说,“浩天,我已经怀了我们的宝宝,我一定会说服我爸妈同意我们之间的恋情。等我回来!”
可现在快天黑了,也没有等到顾清茗人不说,也没有她的消息。
再等了片刻后,林浩天面色焦急的问道,“梅儿,要不,我们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蓝若梅心里同样不免着急,在屋里来回走动了一下,她摆了摆手阻止道,“我们再等等!或许她还在跟她父母抗争呢。”
她想了想,随后继续道,“要知道,从你和她谈恋爱的第一天起,顾建国就不同意。
还是我出主意,让她先跟你怀上孩子,等有了孩子,顾建国夫妇就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
承认了这个孩子,就等于承认了你的身份。
顾氏集团也就顾清茗一个独生女,你是她老公,以后顾氏集团迟早是你的。”
林浩天眼睛亮了亮,脸色的焦急微微落了下去,他从背后抱住蓝若梅,很是激动的说道,“不,梅儿,应该说,这顾氏集团迟早是我们的。”
他说这话时,脸庞还蹭了蹭蓝若梅的耳垂,温热的气息,直扑在她的脸颊上,这让她内心又不由的躁动起来,嘴里不由的呻吟出来。
“嗯!”
接着蓝若梅带着一丝情欲娇嗲的声音道,“浩天,以后整个海城就是我们的天下。以后,你是顾氏,哦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我是上流贵妇圈中的林太太。我们再也不用看别人眼色过日子了。”
林浩天抱着蓝若梅,听着她娇嗲的声音,也不由的情动起来。
他对着她的耳廓轻吹了一口热气,声音嘶哑的道,“梅儿,我们再来一次吧!”
随即,俩人就倒在了这张简陋的床上疯狂起来。
殊不知,他们焦急等待的人,此时,就在门外。
顾清茗这时过来,就是抓奸的。
如果不是前世,她根本不知道,她所谓的好老公和好闺密,竟然从一开始就是勾搭在一起的。
哦不,确切的说,从一开始,他们俩人就是真正的恋人。
而她,顾清茗,只是可以利用享受荣华富贵的小三罢了。
这个“小三”,是前世俩人冠在她头上的罪名。
跟在身后的两名黑衣保镖,听着屋里头激烈的声音,眉头轻皱了下,随后,一名黑衣人很是恭敬的问道,“大小姐,我们现在要不要直接冲进去,把他们给抓出来。”
内心却愤愤不平。
大小姐为了这个男人,差点跟老爷夫人断绝关系。
可这个男人倒好,在这么一个破烂的旅馆中,跟另一个女人在滚床单。
最让人气愤的是,这个女人,还是他们大小姐的好闺密。
顾清茗听着里头如此激烈的声音,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听了保镖的话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清冷的道,“不用,我们现在进去,破坏打扰人家的好事,那会遭天打雷霹的。”
俩保镖互相对视一眼,眼底都露出疑惑,为何大小姐表现的会如此平静。
三人在外面等了不多有多长时间,里面的动静才停息了下来。
顾清茗从来不知道,林浩天也是持久力的一员。
里头,林浩天和蓝若梅相拥一起。
蓝若梅突然说道,“浩天,我肚子饿了!”
林浩天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道,“你这只小谗猫。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买点吃的。”
说罢,就起身穿衣服。
蓝若梅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眉头再一次拧了起来。
“都这个点了,怎么还没来?”
林浩天穿衣服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紧跟着也皱起眉头,略有疑惑,他道,“现在都快晚上了吧?”
他朝着窗户,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
“现在快六点了!”蓝若梅道。
她想了想又道,“浩天,直接给她打个电话,问一问情况!”
“好!”
林浩天就从床头柜上拿起那只高档智能白色手机。
等他按了几下。
片刻后,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从门外传进了他们的耳朵。
林浩天和蓝若梅顿时惊了起来。

第10章:林浩天的狼子野心
熟悉的彩铃声,让林浩天和蓝若梅顿时吓了一大跳。
林浩天脸色顿时变了变。
蓝若梅惊得从床上起来,没有站稳,又跌倒了下去。
林浩天立马把人给拉住,然后,惊慌又小声的问道,“被……被发现了吗?”
蓝若梅心里也是乱糟糟的,但她还是安慰林浩天道,“浩天,先别慌。说不定,她也是刚到。外面关着门,她什么也看不到,只要我们像以前一样,找个理由借口搪塞过去,她一定不会怀疑到什么。”
听着蓝若梅这么说,林浩天这慌乱的心,也逐渐安下了下来。
“对,对,我们打个借口搪塞过去。”林浩天点头道。
可他不断互搓的双手,却暴露了他的不安与紧张。
蓝若梅倒是很镇定的道,“浩天,当务之急,我们赶紧把这里收拾一下,只要不露出什么破绽,顾清茗那女人那么的单蠢,肯定不会往我们之间有事这样的事情上去想的。”
“对,对,我们赶紧收拾!”
随后,俩人就手慌脚乱的收拾起来。
殊不知,他们俩人的对话,外头的三人听得一清二楚。
毕竟,这里可是一间破旅馆,根本就没有什么隔音效果。
对于顾清茗来说,场面是如此的熟悉。
与前世出事前捉奸现场,几乎一样。
只是这一次,她还不是林浩天的原配老婆。
可她同样可以狠狠的报复他们。
顾清茗示意了一下一个保镖大哥,让他前去敲门。
听到那阵敲门声,里头的人更加慌乱与紧张了。
时不时的,还能听到里头传来跌倒声音。
在没有大小姐吩咐的情况下,保镖大哥,敲门的动作根本就不会停下来,且一下比一下更加猛烈。
越来越激烈的敲门声,落在他们俩人耳朵里,那不是敲门声,简直是索命声响。
一阵兵荒马乱后,林浩天和蓝若梅确认不会再露出一丝破绽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蓝若梅心里一肚子怨气,她抱怨道,“敲敲敲,敲什么敲,索命啊!这个贱人,等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一下她。”
林浩天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我们一定有这个机会的。”
只要他当上顾氏集团乘龙快婿,把顾氏集团是紧紧攥在手中的时候,就是他们出这口恶气的时候。
蓝若梅当然也想到了后,她嘴角笑了起来,目露一些凶狠且报复的目光道,“好,我们等着。浩天,你去开门吧!”
说这话时,蓝若梅给林浩天整理了一下衣领,目光特意扫向那被衣领若隐若现的草莓。
很显然,即使是慌张,她也想要向顾清茗宣誓自己的主权。
顾清茗,这个大傻瓜!
林浩天站在门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房门。
然而,当看到外边站着俩个凶神恶煞的保镖时,脸上欣喜的笑容顿时僵凝在脸上。
但很快又想到什么,笑容绽放的更大了。
随即,他情绪异常激动的问道,“宝贝,你爸妈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吗?”
如果不同意,怎么会派俩个保镖跟着过来。
会派保镖,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顾建国夫妇没有放弃这个女儿。
顾清茗对他又死心塌地,自然也不可能放弃他这个男朋友。
尤其现在顾清茗肚子里怀了一个。
顾建国夫妻看在孩子面上,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女婿的身份。
以后,他就是顾氏集团的乘龙快婿。
一想到这个,他的心思就蠢蠢欲动起来,仿佛看到未来的自己,坐在宽阔又高档的董事长办公室,气势凌人的训斥那些畏他如虎的属下,那一定是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感觉。
当然了,瞧着他和蓝若梅当初的谋划越来越近了,心绪越来越激动,但必须沉着冷静,绝对不能在顾清茗面前露出任何一丝破绽,让他们之前的所有努力功亏一篑。
林浩天暗暗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露出温和柔情似水的目光,瞧向顾清茗,压抑着激动之色,问道,“茗儿,伯父伯母是不是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顾清茗再一次见到前世三年前的林浩天,瞳孔不由的缩了缩。
现在的林浩天,没有前世结婚三年后的圆滑与稳重成熟,略显稚嫩,根本不会隐藏内心。
瞧见脸上写着大大“企图野心”四个字,还有他眼底暴露出来的鄙视与轻蔑……
顾清茗攥了攥拳头。
前世这个时候的自己,真是心瞎,眼也跟着瞎。
所以,后来三年的婚姻,才会招致他的冷落和背叛。
哦不,要说背叛,从一开始,他的心就不曾在她身上,谈何背叛?
只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合伙来欺骗她,甚至差点要置于她死地。
现在人生有重来选择的机会,她肯定不会放过这对贱人的。
顾清茗慢慢松开了拳头,脸上露出淡淡的讽刺。
她轻笑着道,“林浩天,瞧着你很激动啊?怎么,我爸妈同意我们在一起,你是那么高兴吗?”
林浩天沉浸在刚刚的幻想之中,并没有发现顾清茗语气中的讽刺。
林浩天点头道,“当然高兴了。我们在一起两年了,终于等到伯父伯母点头。以后,有爸……有伯父伯母的祝福,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说罢,他忍不住向前倾,想要把顾清茗拥抱在怀中。
顾建国夫妇同意了,再加上顾清茗肚子里的野种,那他和顾清茗就可以结婚了。
只要他们结婚了,顾建国就不得不把他这个女婿安排在自家公司。
哼,只要他进入顾氏集团,凭他的能力,顾氏集团迟早是他的,再改名换姓成为林氏集团。
至于,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哼,有利用价值的话,就好好利用,没有用的话,那当然是当废物给扔了就行。
沉浸美好幻想中的林浩天,并没有注意,他此时所有的情绪和内心的想法,都表露在他的脸上。
对于已经知道他们真面目的顾清茗而言,对他们所思所想,猜测的一清二楚。
顾清茗再次对于当初的自己认人的眼光有多差,有了肯定。
这是有多瞎啊。
所以,才会白白害了自己的一生。
顾清茗却没有一点激动。
她淡淡的“哦”一声后,就淡淡又犀利的问道,“林浩天,我们在一起幸福了,那你的青梅,我的好闺密蓝若梅,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