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思烟战封霆

第1章
陵园新的一处墓碑前,战封霆一动不动的站着。
“宝宝,对不起,我不该一直拘着你.……”
“宝宝,下辈子,学着爱上我,好吗?”
男孩深情的抚摸着墓碑上笑得灿烂的女孩照片。
“宝宝,你一个人在下面一定很害怕吧,打小你就怕黑,你别怕,有我保护你……”
体内突然一股刺痛,霎时,嘴角溢出一点血迹。
“宝宝,我来陪你了。”
半个小时后,手下见战封霆没有动静,走过去一看,霎时脸色一变,
“老大,你这又是何必?”

....

睡梦中的洛思烟似乎做了个噩梦,瞬间惊醒!
睁眼一看,周围是熟悉的黑白调的卧室,还挂着些许红色“囍”字的剪纸。
每一处都透露着喜庆。
她和战封霆的卧室。
这时,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
门被打开。
洛思烟瞬间提起防备,盯着卧室门口看。
就在这时,浴室里的人走出来。
男人身上围着一条浴巾,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头微低着。
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帝王气势。
看见男人裸露着上半身,洛思烟下意识抬起手捂着脸。
嗯?
她脸上坑坑洼洼的疤痕呢?
洛思烟疑惑地摸了好几遍自己的脸,光滑的、细嫩的,没有一丝坑洼粗糙的痕迹。
等等......
战封霆的腿好了?
洛思烟震惊地看着他,战封霆的腿不是被她下了药,变残废了吗?
残了几年了,怎么突然好了?
和几年前一样,线条修长,几乎占了整个身体的三分之二,强劲有力。
看着洛思烟双目无神、一脸呆滞的模样,战封霆眸底划过一丝失望。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没有强迫她。
可她的表情里却透露着绝望,仿佛和他结了婚就生不如死一般。
她已经厌恶他到这个地步了吗?
“我去客房。”战封霆的声音透露出一股清冷。
话音刚落,战封霆就换上睡衣。
看着熟悉的一幕,听着熟悉的话,洛思烟恍惚了一下。
这不是她和战封霆结婚当天的情景吗?
她不会忘记!
因为她不喜欢战封霆在这个房间洗澡,把他赶了出去之后,他就再没进来过。
等下!”洛思烟急忙站起身。
战封霆很不解,狐疑地看着她。
“我是说……你可以在这里……”洛思烟支支吾吾,脸颊变得红润。
战封霆瞳孔一缩,许久才把嘴角的弧度压了下去,面色如常,“你?”
“老公,难道新婚之夜你要让我独守空房吗?”洛思烟眨巴着亮闪闪的眼睛,声音越来越低,耳根子都红透了。
老公,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喊他。
战封霆情不自禁动了动喉结。
随即反应过来,声音沉冷,“说吧,要什么?”
洛思烟听见这话,心中酸涩,愧疚的心情充满整个胸腔。
上一辈子,她很厌恶战封霆,除非有事求他,否则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
洛思烟嘴角勾了勾笑意,“我要你陪我睡觉。”
战封霆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眼神带着探寻看着她,沉默了许久。
在洛思烟以为他想拒绝时,他出了声,“把牛奶喝了。”
“我不想喝……”洛思烟撇了撇嘴。
“喝了就陪你睡觉。”战封霆眸中闪过一丝促狭,声音沉冷。
“真的?”洛思烟狐疑地看着战封霆,眼里满是期待。
像是被她真诚的目光刺激到了,战封霆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点了点头。
得到确定,洛思烟满脸笑容,她讨厌牛奶的味道,但还是乖乖喝了小半杯。
“剩下的给你喝。”
洛思烟将杯子递给他,只见战封霆毫不犹豫一口饮尽。
“那么……睡觉吧?”洛思烟窃喜地看着战封霆。
“嗯。”
两个人躺床,洛思烟和战封霆睡得远远的,中间还能再躺下两个人。
洛思烟眉心一蹙,将自己的小身子挪到战封霆身后,伸出手搂住他的腰,嗅着他身上的沐浴露香气。
洛思烟的手指刚碰到他,战封霆的背脊就瞬间挺直,全身僵硬。
两个人停滞了几秒,战封霆这才转身,将洛思烟紧搂在怀里。
忍着心里的冲动才没有吻她的额头。
一夜无话。
隔天清晨,洛思烟揉着睡眼醒了过来,再看一眼旁边,伸手摸了摸。
已经没有丝毫温度了。
洛思烟眼神闪过一丝受伤。
他现在都不相信她真心愿意与他好好在一起了吗?
战封霆跑完步,推开门想看看洛思烟,却没想到她已经醒了。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碰。
战封霆的表情有些无措。
他知道,洛思烟最讨厌他不敲门就进来。
“我刚好路过……想看看你……”
说完,他就想转身离开,生怕下一秒就看见洛思烟厌恶的眼神。
却没想,洛思烟看着他一身休闲服,眨了眨如黑曜石般的眼睛,“老公,早啊~”
洛思烟鞋也不穿,小跑到战封霆面前,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直接跳入他的怀抱,对着他的脸颊“啵”了一下。
战封霆紧紧抱住洛思烟,生怕她摔了。
内心深处对洛思烟此时的动作很惊讶,眼神闪着疑惑地看着她,脸上却依旧面无表情。
嗅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子气味,内心一阵满足,又捧着他的脸,亲了另一边脸颊。
“老公,你去洗澡吧,洗完下来一起吃早餐哦~”洛思烟声音娇柔,媚眼如丝。
上一辈子对战封霆的愧疚,这一辈子,她一定要补偿回来。
战封霆进了浴室,呆愣愣地站着,手不自觉地附上洛思烟刚才落下吻的地方,他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腔了。
吃过早餐,战封霆收拾好东西去上班,临走前,洛思烟又给了“亲亲”,惹得战封霆嘴角扬着的弧度愣是压不下去。
送走战封霆,洛思烟转身准备进客厅。
“姐!”这时,耳边传来一道柔软的声音。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洛思烟身上瞬间散发着冷气,眼里闪过一抹暗色,抬眼朝着门口望去。

第2章 作践自己?
下一秒,那张让她熟悉到无法忘记的脸闯入她的视线内。
她的好妹妹——洛依依!
上一世的恩恩怨怨,她绝不会忘记!
毁她容貌!毁她清白!
还借着她的手,毁了战封霆!
洛依依挽着一个男人走到洛思烟面前,男人面色带着几分看不明白的神色,直勾勾地盯着洛思烟看。
“姐,战少没对你怎么样吧?”洛依依满脸心疼地看着洛思烟。
洛思烟好整以暇地看着那张满怀关切的脸。
这一次,她很好地捕捉到她眼底藏着的嫉恨和幸灾乐祸。
“姐,你怎么啦?战少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姐,你别吓我!”洛依依摇晃着洛思烟的手臂,语气里还带着哭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该死的战封霆!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洛思烟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抿了抿唇,“我没事。”
上一世,洛依依嫉妒她与陆昕宇,设计让洛家被陆家打击得濒临破产,逼她不得不和战封霆联姻拯救洛家。
嫁给战封霆之后,洛依依又厌恶她这种绝美的脸,买凶划伤她的脸,用开水烫,还想强奸她,好在战封霆及时赶到,她才拉回一条命,可脸上的伤,就算国际最好的美容医生也拯救不了。
见她变得丑陋,还能得了战封霆的宠爱,洛依依又嫉妒到发狂,让几个肮脏的流浪汉奸污她,还夺走了她的命!
“姐,你脖子都红了,怎么可能没事!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洛依依红着眼,义愤填膺的样子。
红了?
哪怕是战封霆昨天半夜趁她睡着了留下的吻痕吧。
装什么小白莲,这个时候,洛依依早就跟陆昕宇滚上床了,不可能连这个都不懂!
说这个,不过是想恶心她,让她更加厌恶战封霆罢了,更是提醒陆昕宇,她已经和战封霆发生关系了。
果然,她的话音刚落,陆昕宇的视线就盯着洛思烟脖子上的吻痕看,眼神冰冷,眉心紧蹙。
“思烟,你怎么可以……是不是战封霆那个混蛋逼迫你的?”陆昕宇装出一副痛惜的表情。
洛思烟盯着陆昕宇流露出来的痛惜和愤懑,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逼迫?陆少爷莫不是在说笑?昨天是我和我们家阿霆的新婚之夜,做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么?”
若是昨天战封霆和她做了,她还更开心呢,可惜人家战封霆是正人君子,不愿意强迫她。
洛依依闻言,眼神闪了闪。
阿霆?
叫得这么亲切。
而洛思烟脸上流露出来的幸福感,仿佛很满意这次的联姻。
“姐,我知道你很痛苦,你不要强撑着,我和昕宇哥都在呢,我们可以保护你!”洛依依说完话,将陆昕宇的胳膊搂得更紧了,生怕洛思烟没看出来他们的感情很好一样。
“保护?阿霆对我很好,不会伤害我的,为什么你要说保护呢?”洛思烟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洛依依。
直接无视她刚才特地秀出来的“恩爱”。
在她眼里,他们俩不过是渣男配贱女。
“思烟,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们现在就可以带你走。”陆昕宇见洛思烟没有回应,神色不耐,朝着她伸出手就想拉她走。
洛思烟微微摇头,顺势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对方的爪子。
“思烟?”陆昕宇蹙眉。
洛依依见洛思烟居然躲开了陆昕宇的触碰,眸中闪过一丝狐疑的神色。
洛思烟这个时候应该还不知道她和陆昕宇的关系,应该还是深爱着陆昕宇的,怎么会躲开他的触碰呢?
“姐,昕宇哥要带你走,你不走吗?”洛依依跟着劝说道。
“走?去哪里?”洛思烟见他们满脸的虚情假意,深感恶心,“我已经和战封霆拿了结婚证了,你们现在才说要带我走,是不是有点晚了?”
“而且,还是你,陆昕宇陆家逼得我们洛家濒临破产,逼我不得不与战封霆联姻,现在又要来说什么带我走,你能别这么虚伪好么!”
洛思烟已经没了心思和他们再继续交谈下去。
冷眸扫了他们俩一眼,正想转身进屋子。
“洛思烟,你能别这么作贱你自己么!”陆昕宇被洛思烟那么一说,脸色瞬间难看,恶毒的语言也出来了。
“作践自己?”
洛思烟仿佛听到了什么冷笑话,眸光冷沉,“战封霆身份比你高,钱比你多,脸蛋比你好看,身材也比你好,跟他结婚,怎么是作践自己?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
“你……”陆昕宇被洛思烟的话怼得瞬间哑口无言,脸色一下子黑沉下来。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昕宇哥呢,他也是为了你好呀。”洛依依知道陆昕宇这次是真的动怒了,立即拍着陆昕宇的后背。
“昕宇哥,你消消气,姐姐不是故意的。”
“既然你自己想找死,那就别怪我们没提醒你!”陆昕宇恶毒的眼神狠狠地瞪着洛思烟。
“姐,妈咪叫我和昕宇哥晚上回去吃饭呢,我们先回家了哦,你要有什么需要,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哦。”洛依依看似关切地嘱咐了几句,实际上希盼着洛思烟早点被战封霆给虐死。
谁不知道战封霆喜怒无常,能容得了洛思烟嫁给他却还想着别的男人么?
洛思烟没有回应,目光沉冷地看着洛依依消失的背影。
终于赶走两只苍蝇了,耳朵舒服多了。
转身进了屋,就看见管家手里拿着文件,急匆匆从楼上下来。
“陈叔,您去哪啊?”
自从重生后,洛思烟还是头一次这么嘴甜的叫“陈叔”,之前都是一个“老头子”的叫着,没有一丁点礼貌可言。
“去给少爷送文件,说是急着用呢,我现在得赶紧给他送去。”
送文件?
洛思烟眼睛一亮,“陈叔,我替你送吧!”
“这……”管家有些犹豫。
“正好还有两个小时就中午了,我还可以留在那里跟他吃个饭,您就把文件给我吧,我一定能安全送达的。”
管家狐疑地看着洛思烟,明显很不信任她。
她可是有前科的,之前不知道撕碎少爷多少份千万级别的合同。
洛思烟的笑容逐渐淡下来,“既然您不相信我,那就算了。”
说完,洛思烟就准备上楼,心里压抑得难受。
她前科那么多,不被信任也是正常的。
一想到这里,洛思烟的心就抽痛得更加厉害。
她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
“夫人,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要不,您帮我去送吧?”管家装模作样的表现出一副急着要去办事的样子。
洛思烟见管家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唇角不自觉勾起。
“好啊!我乐意之至!”
拿着文件,开着跑车直达战氏集团。
市中心最高的一幢写字楼,写着战氏集团四个大字,高贵霸气!
看着威武的大门,洛思烟有一丝恍惚。
战封霆可是H市首富诶!
白手起家到现如今身家已经上百亿,仅仅只用了三年的时间!
洛思烟抱着文件,走进大厦。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一位前台小姐拦住了洛思烟。
洛思烟疑惑了:“来这里还要预约?”
“当然啦,您找谁呢?”
“战封霆。”
“找BOSS的,那就更需要预约了呀。”
“那不找战封霆,我找他。”
洛思烟的视线盯着不远处站着的男人。

第3章 亲亲抱抱举高高
前台小姐顺着洛思烟指的方向望过去,脸色瞬间僵了。
只见穿着一身高档名牌西装的时令站在不远处,与某公司老总正在谈话。
时令是谁?
那可是战封霆身边的大红人!
战氏战总的特殊助理!
“小姐,见我们时特助也是需要预约的。”前台小姐半弓着腰,恭恭敬敬地开口。
洛思烟不管前台小姐的话,恰好时令和某公司老总谈完话了,她轻挑着眉。
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时令,我在公司楼下,前台小姐说我没有预约不能进来。”
时令拿起手机一听,瞬间惊到了,下意识朝着门口望过去,一眼就洛思烟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随即神色着急地走过来。
什么前台呀,居然敢拦着总裁夫人!
“夫人,您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下来接你啊。”时令没有以往的高冷,面对洛思烟的态度比面对战封霆还要恭敬。
前台小姐已经被惊掉下巴,双目圆瞪着面前的两个人。
时令说完,看了看已经失了魂的前台小姐,沉声吩咐道:“这是战总的夫人,以后她来了,直接让她进来就好,明白么?”
前台小姐被时令的话一瞬间拉回思绪,急忙点着头。
心里一直祈祷,希望洛思烟不要把她辞了。
“夫人,您怎么来了?”时令说道。
“我来给战封霆送文件,顺便来看看他。”洛思烟看着周围的一切,熟悉却又陌生。
前一世,她被战封霆逼着来过几次公司。
可基本上,每次来都是为了盗取战氏的机密,拿着战氏的机密去讨好陆昕宇。
现在想想,还真是蠢笨如猪。
时令诧异地看着洛思烟,仿佛听到了什么惊天的话语一般。
夫人什么时候关心过总裁了?
还特地过来送文件。
难道她是想来偷盗战氏的机密?
以前,战总也逼着夫人来公司陪他,可每次夫人都以死相逼,就是不肯来。
可现在,突然她自己来了,难免让人怀疑。
电梯“叮”一声停下来。
洛思烟转头看向一直处于沉思的时令,眉头微微蹙起,问:“战封霆在哪?”
“BOSS在会议室。”时令收回自己的思绪,安静地带路。
洛思烟跟在时令身后走,时令原本想带她去总裁办公室。
可路过会议室时,洛思烟却停下来了。
时令顿住,回头一看,就看见洛思烟认真地看着会议室里坐在主位的战封霆。
战封霆坐在椅子上挺直背脊,神色认真严肃地听着他们的汇报。
他们一说完,战封霆总能一针见血地点出他们方案里的问题。
右手拿着一支昂贵的钢笔,偶尔在笔记本上画几笔。
洛思烟看了一会,就转身走去了总裁办公室。
没过一会,秘书就端上水果和咖啡,并没有因为洛思烟是总裁夫人而过度献媚。
窝在沙发上玩了半个小时手机,办公室门才再次被推开。
洛思烟抬眼望过去,正巧与战封霆的视线对上。
他的眼里情绪复杂。
像是错愕、惊喜、不悦……
“老公,你开完会啦?”洛思烟抛下手机,脸上带着娇柔的笑走到战封霆面前。
战封霆淡淡地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时令,神色不悦。
听见洛思烟的声音后,脸色瞬间化为温柔,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怎么突然过来了?”
“我给你送文件过来了呀。”洛思烟挽着战封霆的手,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
“这种事让佣人过来就好。”战封霆不想她累着,可是更加好奇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可是……我想你了呀,想过来陪你吃午饭。”洛思烟满脸笑容,眼睛都眯成缝了,两个小酒窝更是可爱极了。
我想你了呀……
五个字狠狠地敲击在战封霆的心窝上。
战封霆眸中闪过一丝光芒,心跳加速,面上却依旧淡淡的。
他听不见洛思烟接下去说了什么,只觉得她那唇瓣一张一合,犹如蝴蝶挥动着的翅膀。
喉结动了动,很想亲下去,可却硬生生忍住了。
这小丫头真是每时每刻都在勾引着他。
“嗯。”许久,战封霆才压制住胸腔里的冲动。
“那我们现在去吃饭啦?”洛思烟没察觉到战封霆的异样,呆萌着开口。
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战封霆,像是可爱的小精灵。
之前战封霆经常为了工作不吃饭,胃病很严重,这次,她要好好督促他吃饭。
战封霆本来就宠着她,生怕她饿坏了。
“好。”战封霆牵着她的手,轻轻在手里揉捏。
“想吃什么?”
“要吃很多好吃的。”洛思烟舔了舔唇,仿佛要流口水一般。
“好。”战封霆爽快地答应了。
也没细问“好吃的”是指什么。
好歹关注了她三年,对她的喜好了然于心。
战封霆牵着她的手要走出公司,打算带她去外面酒店吃。
洛思烟拉住他,唇角勾起,声音娇柔,“我们去公司饭堂吃,我还没去过呢。”
战封霆低头看了眼她扯着的衣袖,又是一脸撒娇,眉眼温柔,点了点头。
到了公司饭堂,洛思烟再一次被战封霆的壕气震惊到了。
就一个公司饭堂,居然装修得跟五星级酒店一样。
此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抱着的大腿到底是有多粗。
战封霆点完餐,就见洛思烟星星眼般地看着他,掩盖不住的崇拜。
“怎么了?”战封霆疑问道。
“老公,我发现你越来越帅了。”金光闪闪。
洛思烟说着话,还伸手捏了捏战封霆的脸,触手的丝滑……
战封霆感觉到她的动作,瞬间有些受宠若惊。
自昨天起,洛思烟越发喜欢粘着他,与他说话时也不再是满满的厌恶。
偶尔还会对他做一些亲昵举动。
亲亲抱抱……就差举高高了。
是因为结婚了性情大变,还是藏着什么阴谋?
战封霆的思绪一打开,就忍不住往下想。
心里既喜欢洛思烟的改变,却又害怕她真的是因为什么阴谋而接近他。
一夜之间就性情大变,着实匪夷所思,不太让人相信。
她接近他又是想得到什么?
她现在估计是忍着恶心和厌恶来配合他演戏的吧。
看来,她想得到的东西很珍贵,不然没办法让她这么心甘情愿地为他改变~

第4章 投喂
想到此,战封霆唇角勾着的弧度瞬间往下压,周身散着一股冰冷气息。
洛思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周身气压降低。
又见战封霆神色不对,周身的寒气还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老公,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洛思烟眉眼带着一抹急色。
眸中满是对战封霆的关切,可战封霆却没有回应她,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洛思烟伸出手摸摸战封霆的额头,又捏捏他的脸。
柔软的触感终于唤回战封霆的思绪,他沉了沉声道:“没什么。”
“好吧……”洛思烟低落地应了一声。
战封霆反应过来自己太过冷淡,看洛思烟一脸落寞,心里顿时懊悔。
正在脑海中思索着怎么开口哄她,洛思烟就自己扯了扯唇角,“老公,我们吃东西吧。”
刚才服务员已经把菜上齐了,只不过战封霆一直处于神游状态,所以一直没开动。
“老公,你吃这个排骨,糖醋排骨我最喜欢了。”洛思烟一见到吃的,什么悲伤情绪全都没了。
仿佛刚才落寞的人不是她一般。
洛思烟见满桌子都是她喜欢的食物,吃得不亦乐乎。
等她吃饱了,才发觉战封霆一点都没动,“老公,你不饿吗?”
“要不我喂你吧。”
说完,就夹了一块排骨递到战封霆的嘴边,“啊~”
战封霆听着她哄孩子的语气,眼眸晦涩不明地盯着那块排骨看。
洛思烟见他只是盯着排骨却不动嘴,以为他是怀疑她又憋了什么坏心思,眼神闪过一丝受伤,正准备动手收回来。
却见战封霆唇瓣动了动,吃了进去。
他不喜欢甜食,可洛思烟夹的这块排骨却格外好吃。
很甜,甜到心里了。
洛思烟哑然,惊讶了几秒钟后就恢复过来,笑嘻嘻地继续投喂。
如此反复,洛思烟夹了很多菜,全都进入战封霆的肚子里,见食物都吃完了,洛思烟这才心满意足地停下筷子。
“老公,你可真乖,来给你一个爱的抱抱。”洛思烟话音刚落就扑进战封霆的怀抱,紧紧地搂着他的腰。
唔,真好抱!
她忍不住脑袋蹭了蹭他的胸膛,一脸的满足。
战封霆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眼眸深处的情绪有些压抑不住。
他伸手紧紧抱着她,感受着怀里软软的、小小的一只,胸腔仿佛被什么充满一般,温暖且迷恋。
“老公,心情有没有更好一点呀?”
洛思烟刚才投喂战封霆后明显感觉出来,他的心情好了一点,可是好像并没有全好。
“嗯。”战封霆神色淡淡。
可内心已经开心到整个人要飘上云端了。
时令看着身后一众惊呆的人,心满意足地勾起一抹笑。
不是他一个人承担这些狗粮就好!
众人不可置信地看着战封霆和洛思烟。
“麻麻,我又失恋了……”
“总裁真的好暖啊……哦!好想取代那个女人!”
“那是总裁夫人吗?我能不能做个小妾!”
“……”
察觉到越来越的视线往他们这边过来,洛思烟不好意思地退出战封霆的怀抱。
“老公,我们回办公室吧。”洛思烟眨了眨眼,眼睫毛跟着煽动起来。
回办公室可以抱个够,不怕别人看。
“好。”战封霆搂着她的腰,往外走。
回到办公室,战封霆剥着橘子,而洛思烟则半靠着战封霆的肩膀,拿着手机刷着微博。
微博热搜前三都挂着洛依依的名字。
洛思烟一回想起上一世洛依依和陆昕宇对她和战封霆做的事,眼神就瞬间犀利起来。
她很想不通,洛依依一个容貌一般,演技拙劣的人,怎么在两年内混到一线明星的。
不过……她背靠陆氏和洛氏,又是陆昕宇的女朋友,所在的娱乐公司又是陆氏旗下的华娱,所有的资源都砸给她一个人,想不火都难吧。
她要想很好地报仇,夺走仇人最在意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办法。
毁掉陆氏她还不行,但是毁掉洛依依的名声,让她被所有粉丝们厌弃,那还是挺容易的。
战封霆喂了洛思烟一块橘子,见她迟迟不吃,眼神盯着手机,双目毫无聚焦。
眉头微挑,声音富含磁性地问道:“怎么了?”
“没呢,在看依依呀,感觉她在娱乐圈混得很不错呢。”洛思烟故意做出一副很羡慕洛依依的样子。
她想试探一下战封霆,看他会不会愿意让她进娱乐圈。
战封霆一直都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特别是对她。
上一世,她被战封霆禁锢了好几年,不肯让她出门,就怕她出门就不会再回来了,只能偶尔他高兴了,才会放她出去,不过都会派很多人跟在她身后。
“还行。”战封霆神色淡淡。
他对洛依依没什么好感,但洛思烟很喜欢洛依依,所以不能在她面前说任何洛依依的不好。
“老公,人家也想进娱乐圈玩玩,可以嘛~”洛思烟摇着战封霆的手臂,语气妖娆地撒着娇。
之前她一有什么事,只要和战封霆撒娇,战封霆必然妥协。
战封霆打量着洛思烟,她本就生得好看,一旦进入娱乐圈,假以时日肯定能大火。
他本就拒绝不了她,现在她又特地对他撒娇,声音酥麻,他差点就点头同意了。
可是一想到,她一旦进入娱乐圈,就会有很多人喜欢她,喊她“老婆”,他就很拒绝。
战封霆沉了沉脸色,“不可以。”
洛思烟愣了愣,呆愣愣地眨巴着眼睛。
她以为战封霆最多考虑一下就同意,可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地拒绝了!
战封霆看她一脸呆滞,明显很失落,心里顿疼,耐心地解释道:“你要什么都可以,但是进娱乐圈,不行。”
洛思烟抿了抿唇。
战封霆见她又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唇瓣动了动:“要……”
“老公,我困了,我们去睡午觉好不好?”战封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洛思烟打断了,顺带着她还打了个哈欠。
战封霆狐疑地盯着她看,就那一瞬间,他就要答应了。
不过见洛思烟不再说要进娱乐圈,他顿时松了口气,“好,我带你进去。”
“你可以抱我进去吗?我现在不想动诶。”洛思烟伸出手,唇角扬起一抹微笑。
能被抱着走,就不要自己动。
她的这个要求,战封霆很乐意满足她。
他俯身将洛思烟抱起来,走进休息室,温柔地将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正想转身离开,洛思烟突然伸出手拉住他,“陪我睡觉好不好?”

第5章 参加宴会
战封霆盯着她,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不确定的问道:“陪你睡觉?”
“你就躺在我旁边就好,等我睡着了,你再出去工作,好不好嘛?”洛思烟一脸无辜地看着战封霆,声音带着几分困倦。
战封霆在她满怀期待的眼神下躺上了床。
洛思烟下一秒就往他的怀里钻,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就闭上眼睛。
没过几分钟,她就睡着了。
战封霆盯着她的容颜,嘴唇忍不住在她脸颊上碰了碰。
他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意,此时他只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醒。
永远不要让他知道,洛思烟是因为某个阴谋才对他这么好。
战封霆的睡眠一向不好,特别是遇到洛思烟之后,经常好几天连续失眠。
可现在软软的女孩在怀里,竟让他睡到忘记了时间。
直到时令来敲门,他才被惊醒。
“BOSS,两点的会议要开始了,您要参加吗?”
战封霆轻轻起了身,对着洛思烟的嘴唇碰了碰,这才出了门。
一出门,他就斜了一个眼神过去,警告时令说话不要太大声。
时令见他出来,还想说话,瞬间就被战封霆的眼神给吓得闭了嘴。
“走。”战封霆压低声线。
时令乖巧如哈巴狗般跟在战封霆身后,直到出了办公室的门,他才终于开口。
“BOSS,这是此次会议的资料,下午三点,肖氏总裁会来公司与您见面详谈续约的事情,晚上八点,您需要去参加杨氏老爷子的生日宴。”
战封霆接过资料,随意一翻就盖上了。
“我知道了。”
洛思烟睡醒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走出休息室,也没能看见战封霆的身影。
想来他又去忙了,她只好掏出手机,打开游戏软件。
玩了一会儿“消消乐”,觉得无聊,又玩了会儿“吃鸡”,可惜太多次落地成盒,只好又换成“王者农药”。
好在“王者农药”能靠队友,让她不至于死得那么惨。
“我靠!会不会玩啊!能不能别去送人头啊!”洛思烟开着语音,对着对面的人骂了一顿。
“那边有人,快去啊!”
“哪个傻逼在背后偷袭我!”
“呀!快来救我!”
“呃……”
最后,洛思烟和队友光荣牺牲了。
Game over!
玩了一年多了,还处于青铜的某人,内心对队友满是怨言。
退了游戏,洛思烟百无聊赖地葛优瘫在沙发上。
没过一会儿,战封霆就回来了。
看她无聊到发呆,懊恼自己居然忙到忘记陪她了。
“思烟,是不是很无聊?晚上带你去参加宴会好不好?”战封霆用哄孩子的语气哄着她。
杨氏老爷子在他创业时给了很多帮助,他不能推掉老爷子八十大寿的生日宴。
但是让他放洛思烟一个人在家,他又很舍不得。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带她一起去。
“好啊!有的玩,我肯定要去的!”洛思烟一听就来劲了。
要换做以前,她才不想跟战封霆出去参加宴会,一想到让人知道她和战封霆在一起,就觉得很丢人。
可是现在……她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和战封霆很恩爱地在一起。
特别是那两个人。
她明晃晃的笑容,晃得他眼神有些迷离。
战封霆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乖。”
两个人在公司待到下班,战封霆带她吃完晚饭后,就去选礼服,做头发。
洛思烟底子好,无需过多修饰就已经很美了。
弄完一切,两个人就朝着杨家老宅出发。
一辆白色限量版帕加尼跑车迅速驶来,在杨家门口瞬间停下,地上划出两道车痕。
车上下来了一位男士,身上是修身不知名的定制西装,脚下是擦得油光发亮的皮鞋,散发出一股霸道的气息,气质高贵,颜值更是惊人的高。
棱角分明的脸庞,英俊高挺的鼻梁,威严有神的双眸,薄厚恰到好处的唇瓣,他的脸每一处都体现着造物者的精雕细琢,没有一丝瑕疵。
所有人看着他,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帅呆了!
战封霆绕过车身,给洛思烟开门。
洛思烟身着一身正红色拖地长裙,将她的小蛮腰很好的收紧,该凸出的凸出,粉色宝石项链挂在脖子上,更显出她白皙性感的脖颈。
两个人站在一起,瞬间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远处一道不善的目光狠狠地剜在洛思烟身上,恨不得将她撕碎!
战封霆现在的身份是H市首富,本来他压轴出现就行,可他偏偏提前到了,显示了他对杨老爷子的看重。
战封霆一到,杨老爷子就特地出门来接。
“杨爷爷。”战封霆礼貌地与杨老爷子打招呼。
“杨爷爷好。”洛思烟也甜甜地喊了一句。
“诶,战家小子,这就是你媳妇吧?”杨老爷子脸上挂满笑容。
“嗯。”
“不错,比我们家臭小子有出息多了。”杨老爷子看了看两个人,满心欣慰。
“姐姐,姐夫,没想到你们也来啦。”洛依依挽着陆昕宇的手臂,迈着小步伐到洛思烟他们面前。
洛思烟淡淡地瞥了一眼洛依依,“嗯。”
陆氏和杨氏家世相当,而洛依依作为陆昕宇的女朋友,理应跟出来见见世面。
洛依依拉着洛思烟的手,两个人转到一边说悄悄话,“姐,战封霆没有欺负你吧?”
看似关心,实则就想让洛思烟跟战封霆闹。
“没有啊,我老公为什么会欺负我?”洛思烟敷衍道。
她不喜欢听洛依依说战封霆的坏话。
洛思烟转头看向战封霆,见他与人在说话,侧脸也充满着魅力,不自觉出了神,根本没听到洛依依在说什么。
洛依依趁着洛思烟的注意力没在自己这边,朝着不远处一个服务员使了使眼色。
“姐,你听到我说的了吗?昕宇哥也很担心你呢,你要有什么事,一定要记得给我们打电话哦。”
洛依依扯了扯洛思烟的手。
“嗯,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去找我老公了。”洛思烟的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刚迈出一步,裙子就“嘶啦”一声,裂开了。
“啊!姐,你……你裙子……”洛依依状似不知所措地看着洛思烟裙子撕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