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月东方弘

第1章 竹林产子
夏柒月看着围墙下不断涌动的尸潮,双手握着一个伤员的手臂,用异能给他治伤。
尸潮攻击基地已经一夜了,基地里的超能力者已经倒下了一批又一批。
夏柒月觉醒的异能是治疗,没有一点攻击能力,只能不停的治疗伤员。
只是,经过这一夜,她的精神力已经严重超支,她头痛得脸色惨白,冷汗直流。
伤员手臂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伤一好,拎着长刀又冲到了墙头。
夏柒月擦擦汗,起身向另一个伤员走去。
只是头疼的厉害,身子晃了又晃,耳边听到有人叫喊:“不好了,墙塌了……”
然后就倒了下去。
心里还想着,完了,基地守不住了。
在大周朝某座山上,绝望的少女脸色惨白,血水混着雨水从身下流出。
她已经没力气了,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孩子命丧于此?
老天爷,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的孩子吧!
少女在心里祈祷着,眼里失去了光彩,瘦弱的小手滑到地上,没了生机。
天空的雷鸣更加密集,空中一个老头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既然敢私自下凡,本尊就罚你们堕入轮回,功德圆满才可返回仙界。”
接着一道紫雷从天而降,打在没了生机的少女身上。
夏柒月听到耳边突然响起咔嚓的雷声,接着,肚子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她忍不住哼出了声,渐渐恢复了意识,一睁眼。
四周一片黑漆漆的,借着闪电,才看清自己竟然在一片竹林里,天空下着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生疼。
肚子又是一阵疼,夏柒月下意抱住肚子,立即发现了不对劲。
为什么她的肚子会这么大,衬着瘦弱的身体,更觉得大得吓人。
夏柒月末世之前就是妇产科医生,一看这样子,哪里不明白自己这是要生孩子了。
可是,她怎么会怀孕?她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一阵阵的疼痛让她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密集的宫缩告诉她,她要马上准备生产。
手一伸,一把大伞出现在她手中。
还好,她的空间还在。
是的,她觉醒了双系异能,治疗和空间。
空间还在,给了她莫大的勇气,让她没有了后顾之忧。
又从空间拿个无菌包,小包被出来。
一边调整呼吸,心里给自己打气,一边随着宫缩用力。
很快,一个红彤彤软绵绵的小家伙就滑了出来。
夏柒月手疾眼快地给孩子简单清理了一下,剪了脐带。
是个儿子,也看不清长什么样,抱着孩子,夏柒月心中一片柔软。
只是不等她喘口气,肚子又是一阵剧痛。
夏柒月一摸肚子,还有一个。
第二个孩子出来得更顺利,也是个儿子,个子要小一些。
收拾好两个孩子,夏柒月一手一个,两个孩子哭得厉害,可她脸上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雨还没停,夏柒月现在已经没有一点力气,晕了过去,双手还紧紧抱着两个孩子。
两个小婴儿似有感应,哇哇哭得更厉害了。
“姐,姐,你在哪儿?”夏折桂焦急得大声喊。
“闺女——柒月——你应娘一声。”张氏带着哭腔喊着。
“等等,你们听。”夏金武指示着两人仔细听。
雷雨声里,婴儿的哭声显得十分弱小,不过也足够他们听清了。
“咋回事,咋会有小娃的哭声!”张氏拉住夏金武的衣服,害怕的问。
太吓人了,这大晚上的,山上怎么会有小娃娃,莫不是遇到什么精怪了?
“不对。”夏折桂激动的说:“是姐,会不会是姐生了。”
“快,咱们去看看。”夏金武向哭声方向跑去。
两人紧紧跟在他后面。
三人冲进竹林,借着闪电的光,看清了伞下的人,果然是他们的女儿(姐姐)。
张氏哭喊着扑过去:“闺女啊!”
又看到夏柒月怀里两个哇哇哭的孩子,心里一时又惊又喜。
夏金武来不及想别的,赶紧说:“你们抱着孩子,我来背柒月,咱们快回家。”
张氏忙应着,跟夏折桂一人抱了一个孩子,跟着夏金武往回走。
夏折桂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伞,追着他爹想给姐姐挡雨,又想到两个小宝宝也不能淋雨,一时不知道该给谁撑。
“好了,你自己撑着,看着点你娘,我们快点回去。”夏金武看儿子为难,吩咐到。
不是他不心疼女儿,实在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回家,多在外面一刻,女儿和孩子们就多受冷一刻。
不如早点回去。
夏折桂听话的走到他娘身边,撑着伞,挡住两个孩子。
几人摸着黑,一步一滑,回了家。
张氏马上给夏柒月跟孩子们换了干衣服,用热水擦洗了,送到被窝里去。
夏柒月还没醒,两个娃娃估计是哭累了,这时候暖和和的舒服了,也睡了过去。
夏金武端了个一大碗糖水鸡蛋进来,他特意给女儿煮的,看女儿还在睡,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他爹,咱们柒月受苦了,竟然自己一个人生下孩子。”张氏红着眼,小声说。
“这臭丫头,这么不听话,叫她待家里别乱跑别乱跑,竟然还跑山上去了。”夏金武埋怨着,可眼眶也红了。
“姐姐是想帮家里忙。”夏折桂换好衣服过来,听他爹这么说,解释道。
“我当然知道,要你说。”夏金武瞪了眼儿子,说道。
张氏现在心也放下来了,压低了声音说道:“他爹,两个都是男娃。”说着,脸上的笑压都压不住。
夏金武父子一听,俱是一喜,围到床边。
夏折桂伸手戳了戳小宝宝的脸:“大外甥,我是舅舅。”
夏金武拍开他的手:“不许碰,洗没洗手。”
夏折桂委屈道:“我洗了,干净着呢。”
夏金武才不管他,也伸手戳了戳孩子的脸:“嘿嘿,我当外公了。”
张氏也拍了他一下:“别碰,你手那么粗。”
夏金武嘿嘿笑着,收回手。
被戳了两次的那个宝宝不高兴的扭了扭,哼,为什么被戳的总是我?
三人就着昏暗的油灯,就这么看着母子三人睡得香甜。

第2章 原身
夏柒月这时候其实睡得并不安稳,她一直在做梦,梦里是一个跟她同名的十七岁小姑娘的记忆。
小姑娘生活在一个叫桃花村的地方,本来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
可是九个月前,小姑娘衣衫不整的从外面回来,一切都变了。
名节对于一个未出嫁的小姑娘是十分重要的,她坏了名声,为了读书的三叔和家里姐妹还有未出嫁的姑姑,奶奶要把她沉塘。
她爹娘不肯,闹到最后只得把她们一房分了出来。
说是分,其实跟赶没区别,三个人除了自己的旧衣服,什么都没拿就出来了。
好在村长看他们可怜,让他自己住到了村头废弃的空屋子。
一家人做事勤勤恳恳,以前在村里的口碑都不错,村里帮忙的人也不少。
一家人给人做工赚钱,把房子修缮了,置办了家当,慢慢也有了一个像样的家。
只是五个月前,夏柒月发现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还会动。
一家人才发现,她这是怀孕了。
看了大夫,却说她的体质,如果把孩子打下来对小姑娘的身体损伤太大,有可能以后再也不能怀孕了。
想到她现在毁了名声,也不可能再有好人家要了,她爹娘一横心,决定让她生下来,将来也是个依靠。
村里人知道她怀孕,对他们家更加指指点点。
为了生计,他们只好去外面做工赚钱,连十三岁的弟弟也去了。
小姑娘想上山找找野菜菌子之类的,补贴补贴家里,结果在竹林里摔了一跤。
之后大概是因为生产不顺,人没了,夏柒月重生到了她的身体里。
整理好原身的记忆,夏柒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末世前,她就是市里有名的妇产科医生,帮助不知道多少夫妻怀孕生子。
可是讽刺的是,她自己却是先天的无子宫。
也就是说,她不可能怀孕,不可能有自己孩子。
她从来没敢跟谁说,自己有多喜欢小宝宝,多想有一个自己的小宝宝。
她拒绝了爱情和婚姻,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入了工作。
哪知道,突然有一天,末世来了,丧尸爆发。
好在她一开始就觉醒了异能,让她安然活三年。
直到……
基地保不住了,自己异能透支,丧失意识,肯定活不下来。
重生到这个身体里,难道是上天给的补偿?
要不然怎么开局就给了两个娃呢?
不管是哪位神佛,感谢您的赐予,我一定会好好珍惜新的生命,好好疼爱我的孩子们。
这么想着,夏柒月觉得身体一轻,就醒了过来。
入目是昏暗的房间,头上的蚊帐黑漆漆的,身上的被子很硬,并不怎么保暖,好在现在是夏天。
两个小宝贝躺在里侧,睡得像小猪一样。
夏柒月看着孩子,暖意从心底涌了上来。
再一侧头,娘亲张氏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了。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张氏一抖,醒了过来,睁着朦胧的双眼看过来,复又瞪大了眼睛:“闺女,你醒啦。”
察觉自己声音太大,怕吵醒两个小宝贝,张氏捂了捂自己的嘴巴。
看两个小家伙睡得香,才小声说:“你等着,灶上热着红糖鸡蛋,娘去给你端。”
夏柒月点头,眼睛发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姑娘的爹娘长得跟自己的爸妈一模一样,但想到又见到熟悉的脸,她忍不住高兴。
爸妈在末世来临第一天就遇难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是她最大的遗憾。
张氏端来红糖鸡蛋,想要喂给夏柒月吃。
夏柒月哪好意思,接过碗,小口吃起来。
“慢慢吃,多吃点。多喝点汤,好下奶。”张氏忍不住唠叨。
夏柒月心里暖暖的,笑着说好。
张氏现在终于放松下来,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那么大的肚子,还敢往山上跑,你说你,要是有个好歹……”
张氏说着,哽咽起来,一想到女儿跟外孙可能会遭遇不测,她这心就跟刀割一样疼。
夏柒月忙安慰:“娘,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不听你跟爹的了。”
夏柒月也红了眼,眼泪就要掉下来。
张氏忙收了泪,慌张地说:“别哭别哭,月子里哭伤眼睛,爹娘都不怪你。”
夏柒月强忍着泪水点头。
睡在里侧的两个小家伙哇哇哭了起来。
张氏刚想问问女儿有没有涨奶的感觉,夏柒月就道:“娘,帮我端盆热水,我得擦洗一下。”
张氏闻言去灶上舀了一盆热水。
夏柒月拿着热毛巾仔细擦洗了胸脯,才把两个小崽子抱在怀里。
张氏看着女儿这熟练的喂奶姿势,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其实夏柒月这时候还没有奶,有也就一点点,不够两个小宝贝吃的,但是身为妇产科医生的夏柒月知道,早点哺乳有利于产奶。
两个小家伙一顿猛吸,也不知道吃到多少,累得又睡着了。
张氏拿出准备好的尿片,给两个孩子换上,才吹了灯,上床睡在了另一头。
好在床够大,母女两个又瘦,倒不会显得挤。
夏柒月再一次醒来是两宝的哭声吵醒的,天已经大亮。
夏柒月一摸,两个娃都尿湿了,趁没人,从空间拿了尿不湿给两娃换上。
尿布哪有尿不湿舒服。
夏柒月的空间非常大,跟个集装箱差不多。
加上她的治疗异能,让她成了个非分好的后勤,每次小队出任务,她都是被争抢的对象,毕竟有她在,可以减少其它队员很大的负担。
空间够大,除了需要的物资,她还收了不少暂时用不上的,反正到了基地再拿出来就是了。
在丧尸攻击基地之前,小队刚从外面回来,满满的物资,还没来得及拿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她收了一个母婴店半个仓库的东西。
现在正好用在两个小宝贝身上。
不过得小心,不能让别人发现这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夏柒月从空间拿了湿巾擦了擦,又抱起两宝喂了起来。
两宝闻到奶香,自动找到了自己的饭碗,奋力吸了起来。

第3章相告
两个孩子个头都小,也就四斤多点,小嘴巴一动一动,小脸也一鼓一鼓的。
虽然像两个红皮猴子,夏柒月也觉得可爱到了极点,连胸口的疼痛都忘记了。
休息了一夜,终于是有奶了,两宝吃的心满意足,又睡了过去。
夏柒月笑着说了声“小猪”,又把他们放了回去。
“姐,你醒了么?我可以进去么?”夏折桂在门外喊着。
他早想进去看小外甥们了,可是娘说姐姐要喂奶,不方便,要确定了才能进。
夏柒月有了原身的记忆,知道两姐弟感情非常好。
她以前是家里的独女,虽然有堂表亲的兄弟姐妹,但大家住的远,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感情也就没那么深。
现在有了一个亲亲的弟弟,她当然高兴。
“进来吧。”
夏折桂高兴地进去,手里还捧着一大碗红糖鸡蛋水。
夏柒月只能接过来吃掉,不过心里想好了,得告诉她娘,坐月子不能吃这么多鸡蛋,特别是头两个星期,要以清淡为主。
再说家里本来就穷,这些鸡蛋还不知道是哪家借来的。
夏折桂坐在床边,伸长了脖子去看两宝。
“姐,他们长的真好看。”
夏柒月噗嗤一笑,两个小猴子,还没张开,哪里知道好不好看。
不过想着自己看两宝也觉得怎么看怎么好看,就不说弟弟啥了。
“这个大一些的是大宝,小一些的是小宝。”夏柒月介绍道。
夏折桂小心伸出手指碰了碰小宝的手,小家伙竟然握住了,把夏折桂兴奋的小脸通红。
“姐,他们的手好小啊,好软啊。”夏折桂兴奋地说。
夏柒月笑道跟他一起看孩子睡觉觉,心里一片柔软。
“对了,姐。”夏折桂向门口看了看,确定没人,才小声说:“昨天你用的那个伞是哪里来的?我研究了半天才收起来,只是怎么看都是好东西,肯定很贵,姐,你哪来的这个伞。”
夏柒月没想到这个弟弟这么细心,她那时候哪里还有精力处理这些,无菌包里的工具她完全是靠习惯收起来的。
夏柒月想了想,她空间里的东西太多,要用的话,瞒着外面的人容易,但家里人很容易就会发现异常。
再说原主小姑娘不懂医术,自己还想以后靠行医赚钱呢,也得找个由头。
“阿桂,你去把爹娘叫来,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夏折桂点头,出去把夏金武两口子叫了进来。
张氏心里慌,不知道女儿有什么事,怕她是哪里不舒服,忙进来,摸着夏柒月的头:“柒月,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夏柒月笑道:“娘,我没事,只是有事要跟你们说。”
“啥事儿啊?"夏金武跟着进来,问道。
“爹娘,阿桂,你们先坐好,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们讲。“夏柒月顿了顿,说:”这事儿有些匪夷所思,我知道你们很难相信,但一定要保证帮我保密。“
看闺女神神秘秘的,两口子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紧张和疑惑。
“闺女,你有啥话就直说,爹娘信你。”夏金武拍着胸脯说。
“还有我,我也信姐姐。”夏折桂也跟着保证。
“是这样,我本来是上山摘点菌子,结果摔了一跤,才早产的。”
“死妮子,不是叫你好好待家里吗?”张氏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轻轻拍了夏柒月一下。
夏柒月只得先认错:“娘,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了,听我说完嘛。”
“娘,先听姐姐说事儿。”夏折桂拉着张氏,安慰着她。
“我在肚子疼得晕过去的时候,梦到了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神仙。
老神仙教了我一样神通,就是把一个东西收起来,可以随时拿出来。”
夏金武两口子明显没听懂,一脸的懵。
夏折桂听明白了:“姐姐,是不是像袖内乾坤一样,袖子里可以放好多好多东西,要用的时候就拿出来。”
夏柒月点头,爹娘两个也听明白了。
“闺女,真有这好事儿?”夏金武不可置信地说,神仙啊,听说过,没见过,自家闺女真这么好命,能让神仙教本事?
夏柒月手一伸,一个白面馒头凭空出现在手中。
张氏接过来,撕了一块,犹犹豫豫地放进嘴里:“真是馒头,真香。”
夏柒月笑了,手一伸,又出现两块糖,分给父子二人。
夏折桂毫不犹豫地拨开花花绿绿的糖纸,把糖吃进了嘴里。
“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糖。”夏折桂满足地说,想到什么,兴奋地说:“姐,那咱们以后是不是不用做工也有吃的了?”
“想什么呢?”夏柒月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些都是老神仙附带着送的,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主要是给宝宝用的,不过用完就没了。”
“哦,我还以为能一直变呢。”夏折桂有点可惜地说。
夏金武把另一颗糖递给他:“拿去,吃不够了你。”
夏折桂嘿嘿地笑,不肯要,让他爹快吃。
夏柒月又拿了一把糖,给了他,接着说:“老神仙还教会了我医术,说是让我以后行医救人,积攒功德。”
夏柒月这样说是有目的的,他得编得合理,如果是老神仙要求她做好事做功德,就能说得通为什么这个神仙白白教她神通还给东西了。
三人一边高兴闺女(姐姐)有了傍身的本事,一边对那个莫须有的老神仙感恩戴德。
不过三人也不是不知轻重,知道这医术的事以后瞒不住,但这袖内乾坤的事,一定不能让外人知道。
夏金武严肃地叮嘱着绝不能让外人知道,特别点了夏折桂,谁让他是家里最活泼的一个呢。
夏折桂委屈,他才没有那么傻。
夏柒月通过原身的记忆,知道这一家子都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非常正直善良,要不也不会在被赶出来以后受到村里许多人的帮助。
所以她并不怕他们利用她做什么,要真有一天人心变了,她也不怕。
她有的是办法带着孩子们离开。

第4章 沉塘
况且她相信这一家人的亲情。
中午夏金武还是不放心,请了村里的赵大夫帮夏柒月,赵大夫说了母子都好,只需要好好养着就行。
夏柒月生子的消息当然很快传遍了村子,知道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的事,村子里的人表情各异。
有唾弃的,有嫉妒的,有不屑的……
当然也有抱着善意的。
离他们最近的一户人家是一个孙婆婆带着一个小孙子小豆子。
孙婆婆知道这消息,高兴地拿着好不容易攒的六个鸡蛋,带着小豆子,拄着拐杖就来了。
张氏十分不好意思,不肯收,孙婆婆推了半天,硬塞到她怀里,才带着小豆子进来看夏柒月母子。
这个时代没有让新生儿少接触生人的说法,甚至越多人上门看望,才能越说明这家人人缘好。
夏柒月知道孙婆婆家的情况,这是个苦命的老人,年轻守寡,好不容易儿子大了,有了孙子,儿子媳妇儿又出了意外。
婆孙两个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但却在她们家刚被赶出来时,给了许多帮助。
夏柒月看着瘦弱的小豆子就心疼,五岁的孩子看着不过三岁的样子,瘦瘦小小的,穿着不合身的补丁衣服,大眼睛格外的亮。
向小豆子招招手:“小豆子,到月姑姑这来。”
说着,假装在床里面的包袱里摸,实际上从空间里拿出了一包拆了包装的糖果。
拉过小豆子的手,递给他。
小豆子握着拳头不肯拿,拿眼看向孙婆婆。
孙婆婆忙道:“使不得,使不得,柒月,快收起来,你现在身子虚,正是要进补。”
“孙婆婆,我这还有,拿点给小豆子吃,别跟我客气,您要是客气,下次我们家需要什么,可不敢找上您了。”
孙婆婆犹豫了一下,看看孙子眼里的渴望,还是收下了。
小豆子开心的跟夏柒月道谢,拿出一小块放自己嘴里,立即好吃得眯了眼。
又捡了块大些的,垫着脚,努力伸长了手,想喂给孙婆婆。
孙婆婆起初还不肯吃,夏柒月又劝了劝,才小心的含在了嘴里,也直夸好吃。
夏柒月看着两人,心里很是感动,小豆子虽然没有爹娘,但一样被教育得很好。
临走,张氏又给他们塞了一篮子十个红鸡蛋。
孙婆婆连连推拒不肯收,两人在门口客气来客气去,就听到一声叫骂。
“夏柒月,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给老娘滚出来。”
这声音尖锐刺耳,吓得张氏一抖,这声音她太熟悉了,正是她的婆婆林氏。
林氏气冲冲地向她们走来,后面还跟着二儿子夏金龙夫妻,并夏柒月的几个堂叔堂哥。
张氏一看就知道不好,他们一家被赶出来这些日子,林氏上门闹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碍于孝道,他们都只能忍着。
他们的底线是不能伤害两个孩子,林氏就算动手打他们两口子也没关系。
只是今天这阵仗,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哪。
张氏小声叫孙婆婆快走,强挤出一丝笑容迎上去:“娘,您怎么来了?”
她刚说完,啪,林氏一个耳光扇到张氏脸上,瞬间半边脸就红肿起来。
张氏捂着脸,忍着眼泪,带着哀求说:“娘,媳妇儿有什么不对我都改,柒月在坐月子呢,下不得床。”
林氏才不管,呸一口唾沫到张氏脸上,骂道:“贱蹄子,难怪生个小娼妇,我老夏家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张氏又气又怒,但她不能打回去,甚至不能骂回去,孝道压死人,她不能让对方抓住话柄。
“娘,我们已经分家了。”张氏大声说着,带着哭腔。
林氏带着人就要往院子里冲,张氏连忙堵在院门口。
任凭林氏怎么挠怎么打,双手拼命抓住院门,不肯开门。
其它人都是男子,自然不好动手,老二媳妇儿徐氏却没这些顾虑,看婆婆一个人不行,也上手了。
徐氏专盯着张氏的软肉掐,指甲又尖又长,隔着衣服也痛得张氏大叫。
她们的动静很大,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张氏的忙,甚至没有人出言解围。
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其他人不好随便插手。
夏柒月在屋里陪着两个小崽崽休息,屋外的动静太大,她想不听到都不行。
听到张氏的惨叫,心道不好,穿好衣服就跑了出来。
看到林氏婆媳一起欺负张氏,立即炸了毛。
“住手。”夏柒月大叫着冲过来。
看夏柒月出来,林氏婆媳松了手,张氏忙拉住夏柒月,把她往身后藏:“闺女,听话,进屋去,你不能吹风。”
“小娼妇,终于舍得出来了。”林氏尖锐刻薄的声音叫着。
夏柒月安抚地拍拍张氏,转过头怒道:“阿奶,二婶,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
林氏又呸了一口,这次还好没口水出来。
恶狠狠地说:“小娼妇,你以为什么事?你生下野种,坏了我们老夏家的名声,老娘今天就要把你跟你的小野种沉塘。”
“娘,不是已经说好了不沉塘了吗?”
张氏瞬间把夏柒月挡身后,其实已经害怕得发抖,她才看清,跟着来的人竟然拿着绳子,扁担。
夏柒月冷冷地说:“阿奶,咱们分家的文书可是写的清楚,再也不拿这件事说事儿,村长可是作了见证的。”
林氏一哼:“少拿分家文书说事,老娘今天就是要把你沉塘,自己做了丑事,死了活该。”
夏柒月冷冷地盯着林氏,好个不要脸的老太婆,要是今天在这的是原主小姑娘说不定就真只有死路一条了。
“阿奶可以不看村长的脸面,那是连三叔的脸面都不要了么?
白字黑字都能反悔,也不知道外人知道了要怎么说三叔,这读书人的名声可不能坏。”
听夏柒月拿自己心爱的小儿子说事,林氏立即暴跳如雷:“小贱种,就是你坏了我儿的名声,老娘就是要把你沉塘了才干净。”
又对其他人说:“你们还等什么?还不把这小贱人给老娘绑起来,还有她那两个小野种呢,给老娘一起绑了。”

第5章 真相
几个男人拿着绳子,就向夏柒月走来。
张氏吓得拉着夏柒月后退,夏柒月可不怕,她前世从小跟着爷爷习武学医,又在末世历练了三年,这身手对付几个农夫完全没问题。
“阿奶可想清楚了,动用私刑,还闹出人命。
三叔除非一辈子考不上举人。
否则就算考上做了官,也要被人弹劾丢官丢功名的。搞不好还得蹲大牢。”
夏柒月可不是吓唬她,而是说的事实,这个时代的律法可是严禁私刑的,要不然村长也不会出面让他们分家。
听了这话,男人们停了下来,纷纷看向林氏,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氏也犹豫了,什么事都没有小儿子的前程重要。
她无论如何不能害了儿子,她还指望着靠小儿子给她挣诰命呢。
但想到小女儿,那也是她的心尖尖。
林氏更对夏柒月恨得牙痒痒,嘴硬道:“少吓唬我,我是你阿奶,我要你生就生,要你死,你就得死。”
夏柒月没错过她脸上的心虚,知道是抓住对方的软肋了,更加有了底气。
“阿奶要是不信,就让叔伯们动手,反正我贱命一条,换三叔的前程跟阿奶的诰命,赚了。”
夏柒月说着,还把自己的手伸出来,示意让他们绑吧。
站在一群男人最前面的夏金龙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了一步,看向他老娘。
这时候村长风风火火地过来了,后面跟着夏金武父子还有小豆子。
原来夏金武父子今天是去找村长商量给两个小娃上户籍的事了。
孙婆婆悄悄打发了小豆子去村长家找人,他们才能这么快收到消息。
“都吵什么?得成家的,你带这么多人是想干嘛?”村长带着怒气吼道。
夏金武父子立刻冲过来把张氏跟夏柒月护到身后。
林氏被村长吼了,原本已经下去的气焰,更低了,讪讪的道:“是村长啊,还不是夏柒月这死丫头,竟然把小野种生下来了,这不是给我们村子抹黑嘛。”
村长看向夏柒月,只见小姑娘瘦弱得厉害,身上洗的发白的衣服显得空空荡荡的,脸色也格外的苍白,一看就是亏虚得厉害。
村长有一瞬的心软,都是看着长大的孩子,自小就乖巧,要不是出了这事,估计也说人家了。
但林氏也说对了,村里除了未婚生子的姑娘,的确会抹黑整个村子的名声。
可……
“那你想怎么样?莫不是要把人赶出村子?”村子沉着脸对林氏说。
林氏眼睛一亮,对啊,不能沉塘,赶出村子,赶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好,好,就这么办!把他们一家子都赶出去。”林氏拍手叫好。
夏金武白了脸,向村长求情:“村长,不能啊,要是被赶出村子,我们一家可就没活路啦。”
张氏也哭着求情。
夏柒月心里疼得厉害,红着眼,看向村长:“村长叔,真的要这么做么?”
林氏得意洋洋笑道:“一家子丧门星,还不快滚出桃花村,别脏了我们的地。”
她身后夏金龙两口子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笑。
夏金武红了眼,不可置信地看向林氏:“娘,我可是你儿子,柒月跟折桂是你的孙子孙女。”
“老娘不稀罕。”林氏翻着白眼说。
村长古怪的看了眼林氏,说:“金武,要不你们准备准备,另寻个去处吧。”
夏金武一个大男人,差点哭出来。
“村长叔,阿奶,我有话要单独跟你们说。”夏柒月沉着脸说。
林氏脸上掩不住的得意:“什么话不能当着人说。”
“事关三叔的前程,阿奶确定要我当着大家的面说?”
林氏一下子被戳到了死穴,村长也好奇夏柒月要说什么,于是三人走到一边,小声说话。
夏柒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林氏,然后对村长说:“村长叔,如果我们要被赶出去,那买卖良民,出卖亲孙女的人是不是更该赶出去。”
没错,原身失身这事根本就是林氏一手造成的。
林氏悄悄把原身迷晕了带出去,把她卖给人家冲喜了,小姑娘醒来已经失身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但醒来之后有个人告诉她是她奶把她的卖给他们家主人了,他们主人要离开这里,不能带她走,给了她一笔钱,让她自己做主是回家还是另寻去处。
小姑娘只能回家,可惜回家路上遇到了打劫,钱都没了。
才有了小姑娘狼狈回家,被人看到的事。
夏柒月从原身的记忆里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名声是很看重的ˢᵚᶻˡ,特别是读书人,要是坏了名声,连功名都能丢。
把亲孙女卖给人冲喜这事,要是传出去,三叔作为林氏的亲儿子,名声也会受损。
听到她的话,林氏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她心虚的样子让村长一下子就相信了夏柒月说的话。
村长差点大骂起来。
林氏这婆娘胆子这么大,心还黑,这么多年,没看出来,竟然不是个好的。
林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难看极了。
村长哪有心思管林氏怎么想,他也被夏柒月爆出来的事震惊到了,他不敢相信林氏真敢干买卖亲孙女的事。
“咳咳,柒月啊,这事事关重大,可不能胡说。”村长看向夏柒月,想要看清楚她有没有说谎。
夏柒月哭着说:“村长叔,这事我本来不打算说出来的,毕竟是我阿奶,我也不愿意她受人非议。
可是您也看到了,阿奶她根本就是要我们一家的命啊。”
这个时候,肯定要装弱的,更何况她们一家本来就是弱的一方。
让其他人看到她们家是怎么被欺负了,才好进行下一步。
“死蹄子,胡说八道,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林氏还嘴硬,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阿奶,人家可是你卖我的文书给我了,才放了我回来,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能回来。”
夏柒月定定的看着林氏,眼里透着寒光。
那一瞬,林氏感觉自己看到了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吓得心里发毛。
“你,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林氏还想要狡辩,她心里想着,夏柒月当初是被迷晕了送过去的,怎么可能知道是她把人卖了,只要她不认就不会有人知道。
哪里晓得那买家这么没信用,竟然把事情全告诉夏柒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