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念楚衍

第1章 她像是垃圾一样被丢在火场
大火焚烧。
傅念瘫软在地上,被浓烟呛得疯狂咳嗽着,眼泪不停冒出来。
凌乱的发丝,脸上灰色的余烬,都挡不住一张白皙脱俗的容颜。
被下药了……浑身动弹不得。
什么时候?!
“姐姐,真狼狈呢。”
傅心儿戴着防毒面具走了过来,蹲下身子,一身洁白的连衣裙,软糯的声线,光听声音就觉得是人畜无害的女孩子。
至少以前傅念也这么认为。
“傅心儿,是你下的药?!”
傅念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的人。
她名义上的“妹妹”!
“这是一个测试呀,姐姐……看到这一幕,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们,到底会相信你多一点,还是我多一点呢?”
傅心儿摘下了防毒面具,露出一张微笑的小脸,然后将防毒面具戴在了傅念的脸上。
自己小脸抹了一把灰,然后用带着薄丝手套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小刀。
用力地划破了自己的手臂。
鲜血横流。
将小刀丢在地上,摘下手套,套在了被下了药毫无反抗之力的傅念手上,傅心儿捂着自己的手臂,小嘴一扁,眼神说变就变,流露出了十足的惊恐之色,声嘶力竭地大喊。
“救命!爸爸,妈妈,哥哥!救我!念念姐疯了!”
“心儿!”
大门应声被踹开。
傅念亲眼看着自己血缘相连的亲生父母以及七个哥哥们一窝蜂地涌向了傅心儿的身边。
“爸爸,妈妈,哥哥……心儿好疼……心儿好疼,姐姐她疯了,突然放火说要跟我同归于尽,还拿刀子划破了我的手,说我不配做傅家的女儿!”
看着傅心儿手上的鲜血,楚楚可怜,像是受了严重惊吓兔子般的眼睛,再一瞥躺在地上戴着防毒面具,身边还有带血的小刀,以及穿着手套的傅念。
傅胜天气急败坏地踹了一脚傅念的肚子:“我傅胜天怎么会生出你这么恶毒的女儿!”
这一脚,近乎将傅念的肠子都给踹的扭曲起来。
可是身体疼,心更疼。
像是四分五裂了一样。
傅念的肚子,曾经为傅胜天挡过枪。
那一次,傅胜天出席一次商业活动,带着傅念跟傅心儿过去。
结果出现了一个疯子,自杀式地袭击傅胜天,还带来了手枪。
傅念挺身而出,挡住了这枚子弹。
然而傅胜天带着傅心儿匆匆撤离。
将肚子被子弹贯穿,流着血躺在地上的傅念完全遗忘。
而后傅念还是被警察送到医院的。
送进ICU,过了生死一线,好不容易活着出来。
几天之后傅家人才想起了傅念这个女儿。
只丢下了傅心儿一个小时,来到了傅念的病房。
傅胜天愧疚归愧疚。
但也只说了一声。
心儿是妹妹,还是收养的。
找回了傅念这个真千金,心儿经常怕自己在傅家没有位置。
让傅念这个当姐姐的大肚,多担待一点。
而后傅心儿那边出了点事,傅家人又匆匆离开。
瞧这架势,不知情的人以为傅心儿才是傅家真千金。
傅念只是一个冒牌货!
只是……
傅胜天的话,傅念信了。
真的傻乎乎地信了。
因为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是好不容易找回的家人!
血浓于水,相信傅家人不会丢下自己这个女儿!
所以,傅念对傅心儿处处忍让。
无论傅心儿要什么,傅念都给。
所有礼物,最好的,都是傅心儿先挑!
傅念只是拿着傅心儿挑下来的残次品!
傅念原以为这么做,就会让傅家人感动,就能够真正以“千金”的身份融入这个家!
现在想来……
可笑……
何其可笑!
眼睁睁看着傅心儿被傅家人紧紧张张地带出火场。
只剩下了傅念一个人,犹如被遗忘的垃圾。
渐渐被大火吞噬。
当火焰焚烧着身体,剧烈的疼痛席卷感官。
傅念能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闭上双眸,一滴泪珠,从眼角溢出,滑落。
这辈子,够了吧。
欠傅家的这条命,对亲情的执念,傅念已经还清了。
若有来生……
再见!亦是陌路人!
当晚,S市紧急新闻报道。
郊外一所废弃仓库突生大火。
消防员只抢救出一具被烧焦的尸体。
送往医院进行解刨化验的时候,突然不知所踪。
第二天,傅氏集团官方声明。
跟寻回的真千金傅念彻底断绝关系。
从此傅家唯一承认的千金,只有傅心儿一人!
傅念所作所为,是生是死,跟傅家再无瓜葛!
“傅念”这个名字,就跟当初八卦狗仔突然爆出傅家寻回真千金一事,成为了众人的茶余饭料。
又在新的热点吃瓜出现后,消失地无影无踪。

第2章 傅念,你给我跪下
傅念呆呆地看着镜子。
这一张五年前的脸。
稍显青涩,稚嫩。
却难以掩盖未来的绝色,盛世美颜。
“我……我重生了?”
傅念喃喃念着。
手机显示的时间——2030年10月23号。
正是自己被大火焚烧的五年前!
也是刚被接回傅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傅念自嘲一笑:“这是老天爷笑我上辈子太傻了,刻意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
不管如何。
这辈子,我再也不会成为讨好型人格,活在别人的目光了,为别人而活了!
重来一生,这么好的机会,这一次,傅念只为自己而活!
环顾这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傅念冷静地换掉了身上的睡衣。
穿上白色t恤,洗的发白的牛仔裤。
利落的短发看起来又A又飕。
再一次看着面前的镜子。
傅念来到傅家的时候,只带着一个简单的行李。
怀带着对未来美好生活,找到亲生家人,从此不用再忍受孤独的憧憬。
来到了这个家。
名义上属于自己的家。
一个外表光鲜亮丽,实则将自己折磨地痛不欲生的家!
正当傅念沉浸在悲伤情绪的时候。
砰砰——
门外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傅念收回心底的悲伤,眼神逐渐变得冷漠。
面无表情地打开了门扉。
“傅念,爸妈叫你下去!”
眼前长得阳光帅气,一身名牌,盯着傅念咬牙切齿的男人。
是傅念血缘相连的哥哥。
傅家排行老七——傅磊。
跟傅念一样,就读于S市的奥立卡大学。
重点985.
傅磊是大三,傅念是大二。
傅心儿是今年高考刚考上来的大一新生。
“我知道了。”
傅念的反应极其冷淡。
这幅样子不由得让傅磊有点怔住了。
记忆中傅念回到傅家,从一开始的拘束,到后面疯狂讨好他们这些家人。
简直没有尊严,当牛做马,想要靠近又害怕,那怯懦的模样,让傅磊看得就不由得心生厌烦!
哪怕知道这是好不容易找回的亲妹妹!
但傅磊已经有妹妹了,就是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宠溺到骨子里的傅心儿!
傅磊不需要什么丢失的亲妹妹,只要温柔善良的傅心儿这个妹妹就足够了!
想到这,傅磊冷哼一声:“傅念,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下去等着挨批吧!”
说完傅磊掉头就走。
做了什么……
傅念扯了扯嘴角。
那么多年了,记忆逐渐开始复苏。
傅念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正好。
当傅念双手插兜,优哉游哉地走到了别墅一楼。
一来到客厅就听到哭哭啼啼的声音。
瞧啊,傅念的亲生父母正在将哭泣的傅心儿抱在怀里柔声安慰。
就这画面,谁能想到傅念才是傅家真正的千金小姐,傅心儿是收养地?
怕是身份位置对调了吧。
傅念的心还是有一点点刺疼。
是啊,渴望了那么多年,为此隐藏能力,身份,将自己活得那么卑微,犹如地上的蝼蚁。
就是为了这来之不易的亲情!
哪怕重生一世,想要一开始就完全割舍掉,谈何容易?
但是。
傅念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傅念就这样子冷冷地看着傅胜天跟白念心。
仿佛自己就是观众。
欣赏着台上一出好戏。
看得舒服了还会给点掌声。
于戏里的人再也无法共情。
仅此而已。
傅磊下了楼,看到傅念这幅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就不问问心儿为什么哭吗?傅念!”
“又不是我弄哭的,我问什么?”
傅念毫无感情地回应着。
“你?!”
见傅念丝毫没有悔改之意,甚至还想要置身事外。
傅磊恨不得给傅念狠狠一巴掌。
绝不承认!像这种心思缜密,恶毒的女人,是自己血缘相连的亲妹妹!
傅心儿才是傅家真正的千金小姐!
傅念这种女人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要存在!怎么不去死啊!死了的话心儿就不会像现在那么难受了……
傅磊看着傅念的眼神充满了杀意,恨不得傅念现在马上死掉。
傅念自然感觉地出傅磊的目光。
怕是傅磊现在巴不得自己赶紧去死,好让傅心儿别那么伤心,将傅家真正的千金小姐位置取而代之吧。
要是以前,傅念的心会很痛很痛,痛到四分五裂,快要死掉。
会想着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为什么自己的亲哥哥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即便流浪在外十九年,没有尝过亲情的温暖,傅念还是很坚强地活下来了。
哪怕傅家已经有了傅心儿这个千金,傅念也没有嫉妒,是真心将傅心儿当做亲妹妹看待,处处顾虑着她的感受。
傅心儿要的,傅念从来不敢抢。
傅心儿跟傅念竞争的荣耀,傅念从来都是退让的那一个。
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就是为了“亲情”这两个字!
不奢求能够分走傅心儿半点宠爱,只希望自己血缘相连的亲生家人能够多看自己几眼,哪怕一眼都好!
卑微到这个程度,傅念出卖了自己的人生!
都做到这样了,还不够吗?
不够!
在傅家人眼里,傅心儿才是最重要的。
傅念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说不定这个所谓的亲生女儿,当年真的死掉最好了。
就不会打搅到傅家的“一家和睦”了。
只是找到了傅念,若是不认回,他们怕是会觉得日子过得不舒坦。
为了让自己的良心过得去,放下执念,才将傅念勉强接回来。
现在对傅念而言,这一切已经无所谓了。
傅磊跟傅念的争吵,终归是吸引了傅胜天那边。
“念心,你先照顾一下心儿。”
傅胜天叮嘱了白念心一下。
接着起身,脸色铁青地来到了傅念的面前。
“傅念,你给我跪下!”
中气十足的狠厉声音犹如丧钟般敲响在傅念的耳畔。
傅磊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双手环胸,就等着看好戏!
惹了心儿这么伤心,这次傅念不死也要扒层皮!
记忆之中的傅念,见傅胜天那么生气,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乖乖下跪。
然而。
“我为什么要跪?”
傅念眼神十分平静地看着傅胜天。
对比起傅胜天的勃然大怒,傅念的沉稳如水,反而有一种奇异的魔力。
光是气场,便分出了高低。

第3章 扬手就要给傅念一巴掌
“你说什么?”
傅胜天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了什么。
连傅磊都不由得怔住了。
“我说我为什么要下跪?现在不是旧社会了,你还想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动用私刑不成?”
傅念还是一如既往地淡漠。
眼神波澜不起,犹如一汪死水。
但仔细注意,能见得里面藏着一丝丝怒火。
傅念不是对傅家人生气。
对他们已经彻底死心,就代表着毫无感情。
连爱都没有了,更谈什么恨?
只是想起了上辈子。
傅胜天要傅念跪下的时候,傅念真的仓皇无措地跪下去了!
面对无端的指责跟要求,傅念拼了命地解释,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
傅心儿一哭,傅磊更是气得打了傅念一巴掌。
傅念还得不停道歉,生怕惹着家人们生气,将牙齿打掉,血泪吞下,硬生生地承受自己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
为什么!
上辈子的自己要这么蠢,活得那么没有尊严?
傅念的怒火,是针对自己!
“好呀你,翅膀长硬了,敢这么对我说话了!”
傅胜天这次是真的被气着了。
扬手就要给傅念一巴掌。
这个时候。
“爹地,不要!”
傅心儿突然喊了出声。
硬生生让傅胜天的手停顿在半空中。
白念心惊讶地看着傅心儿:“心儿,你……”
傅心儿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断断续续,仿佛下一秒就要抽不上气儿晕了一样:“不要打姐姐,不要……她可是爹地的亲生女儿啊!”
“亲生女儿”四个字,暂时唤回了傅胜天的理智。
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傅念。
不管傅胜天愿不愿意承认,眼前这个女人,都是流着傅胜天的血的种!
只是……
没想到竟是一个如此阴险的小人!
“老公,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白念心也发话了。
哪怕心疼傅心儿心疼地要死。
可终归傅念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呀!
“心儿,你真的太善良了……”
傅磊喃喃自语着。
看着傅心儿宁愿自己受伤,千疮百孔,还要偏袒傅念的样子。
傅磊的心简直比刀割一样难受。
为什么!
为什么傅心儿不是自己的亲妹妹?
像傅念这种恶毒的女人才是!
老天爷,你不公平!
傅胜天深吸了一口气儿。
将心里头燃烧地怒火强行压下。
尽量用着沉稳的口气诉说着。
“傅念,你知道你自己做错了吗?”
“不知道。”
傅念的回应简单又直接。
没有半点犹豫。
这一下,更是让傅胜天等人震惊了。
直觉现在的傅念怎么变得那么怪?
跟之前畏畏缩缩,处事小心,拼尽全力讨好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了!
“你,说,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
既然傅胜天想听,傅念就说给傅胜天听。
多少次都可以。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一双如古井般幽深的眸子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傅胜天。
竟让傅胜天的心底冒出了一阵寒气。
傅胜天从未在傅念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眼神。
就犹如眼前的傅念变了一个人。
傅胜天好歹也是傅氏集团的荣耀董事长。
一声戎马,纵横商场,不知见过了多少形形色色的人。
即便现在儿子们已经长大,傅胜天退出一线,将公司的事情交给孩子们处理。
已经年迈,但磨练出来的目光没有减退多少。
“爹地,妈咪,够了,真的够了……”
这时傅心儿哭哭啼啼地来到了傅念的面前。
“心儿,你别过来。”
傅胜天立马担忧的眼神看向了傅心儿。
生怕傅心儿会再受到来自于傅念的伤害。
傅念的心有那么一瞬间地刺疼。
罢了罢了。
疼就疼吧。
反正很快就会愈合的。
已经认清了这家人的真面目。
傅念,不会再祈求什么。
也不会因为这颗心的刺疼,委曲求全了。
“念念姐,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你才是傅家的真千金,对不起,因为要顾虑我的感受,你来到这个家还要假装是远房亲戚,无法用真实身份!”
“我还给你,我现在就还给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的,如果你觉得我留在傅家碍眼,我可以搬走,躲得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傅心儿说着,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疯狂掉落。
那破碎的模样,看得真是让人我见犹怜。
白念心跟在后面,也不由得红了眼眶,眼泪噼里啪啦地落下来。
“我看谁敢赶你走!心儿,就算傅念是我的亲生女儿,你也一样!”
“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血缘受到半点影响,你永远是傅家的千金!我傅胜天的女儿!”
“爹地……”
傅心儿哭成了泪人,感动地直接扑进了傅胜天的怀里。
“爹地,我好怕,爹地……”
“没事,有我在,谁都欺负不了你!”
傅胜天说完狠狠瞪了一眼傅念。
原本对傅念的猜忌,在傅心儿的眼泪之下,再次转变成了怒火。
然而。
傅念就站在一边,十分安静,置身事外。
仿佛这件事,跟她完全没有关系。
她,只不过是一个看戏的人。
“傅念,你的心是被狗吃了吗?看到这一幕,你难道还不想下跪跟心儿道歉吗?”
傅磊再也受不了了,此刻跳了出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傅念。
傅念简直想笑。
眼神带着嘲讽地看着傅磊。
明明没有开口。
但傅磊觉得自己好像被看扁了一样。
被眼前这个从未承认,恨不得死掉的亲妹妹!
气急败坏之下,傅磊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今天的热搜第一。
“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吧!别说我们冤枉了你!”
一个大写的“爆”字——
【傅家真千金傅念身份曝光】
下面是新闻详细的词条。
刚出生就被神秘人从医院偷偷抱走,丢失了十九年的真千金傅念,如今被傅氏集团认回。
还拍到了傅念进出傅家别墅,大学生活,在傅家活动的照片。
热搜第二是关于傅心儿的——
【傅家认养的千金傅心儿该何去何从?】
网上炸成一团。
网友们评论不断。
“真千金VS假千金,这次有好戏看了。”
“豪门狗血剧情重大上演。”
“尼玛!傅氏集团的股票还因此上升了,你敢信?”
“这个傅心儿傅家很宠的啊,很多活动都带出来露面,长得漂亮,跟小公主一样。”
“不过看着照片,傅家这个找回来的真千金皮囊还不错哦。”
“但是气质比傅心儿差远了,毕竟流浪了那么多年,骨子里的教养已经扭不回来了。”
*
傅念只淡淡看了一眼。
面无表情。
“所以?”

第4章 心儿那么善良,天真,单纯
“所以?看到这些,你还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
“傅念,当初我们说好了的,你的真实身份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才公布,不要因此伤害到心儿!你也答应了!”
“结果你人面一套背后一套,故意向八卦杂志曝光了身份,将照片寄给了他们,这些我们都调查清楚了!”
傅磊再也忍不住了,指着傅念的鼻子破口大骂。
形同看着傅念就是看着自己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一样。
而不是什么丢失多年,需要好好呵护的亲妹妹!
“傅念,念在你丢失多年,失了我们傅家的教养,你现在下跪给心儿道歉,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继续留你在傅家,做你的真千金!”
傅胜天冷眼瞧着傅念。
原以为这么说了,傅念就会惊慌失措。
然而。
“哦?证据呢?”
“证据?”
“总不能你们嘴巴一张一合就说是我向八卦杂志投的底吧,这么铿锵有力地,要是拿不出什么证据……我可以告你们诽谤的。”
傅念冷静又轻飘飘的一句话,再次让傅胜天等人震惊了。
告?
告我们诽谤?
这是以前那个傅念有胆子说出来的话吗?!
连躲在傅胜天身边哭哭啼啼的傅心儿都偷偷抬眸看着傅念。
不一样了。
完全不一样了。
可皮囊还是那副皮囊。
只是更加冷静。
更加自信了。
眉宇之间,一股让人望尘莫及的绝色气质一览无遗。
傅心儿不知道怎么的,心底突然生出了一些恐慌。
强行压下。
不会的,这次计划天衣无缝……
傅心儿只得低着头,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好,看来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傅胜天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接着按下了免提,将手机丢在了桌上。
电话很快接通了。
传来一道恭敬又敬畏的声音。
“傅董。”
“高总编,说说吧,谁给你的情报第一线发布的?”
“傅董……这我们不是说了吗?就是傅念小姐给的。”
高寒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傅念。
这下证据确凿,看你还怎么狡辩。
可是。
预料之中慌乱并未如期而至。
反观傅念十分冷静地拿出手机。
点开了某个APP。
打开最大音量跟免提。
“你说是我给的?对吧?”
通过手机APP转化,傅念用的不是自己的原音。
像是伪装了自己的声音,变成了另外一种细腻的声线。
只是听过傅念的声音,都能想到这个声音不属于傅念。
傅胜天等人眉头一皱。
这傅念是想搞什么鬼?
傅心儿顿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可是她没法提醒,这样反而更容易露馅。
“是……傅念小姐,这不能怪我啊,哪里能想到傅董这么快就调查出来了。”
“我们公司也要吃饭,要是得罪了傅氏集团,在S市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高寒自顾自地说着。
这时傅胜天等人已经察觉出不对了。
“那我当初是通过什么方式跟你联系?又为何这么蠢,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呢?”
“既然知道傅氏集团的能量这么强大,你被吓一吓就立马吐露心声了,我这不是找死的行为?”
“这……”
高寒那边明显犹豫了。
不过很快就给出了答复。
“傅念小姐是通过公共电话地方式跟我联系地,至于身份……只能说傅念小姐太不小心,被我猜出来了。”
“猜出来?”
傅念笑了。
“也就是说你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就是我跟你联系,将事情曝光的,对吧?”
“我……我……”
高寒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暗骂一声自己傻逼。
不应该这么回应的!
高寒冷静了一下,想了想,回应。
“我听过傅念小姐的声音,很特别,尽管当时做了伪装,但……绝对错不了。”
“而且傅念小姐跟我线下详细商量,交给我照片的时候,我见过傅念小姐的样子!”
“绝对错不了?就因为声音,就能够栽赃嫁祸一个人,你不觉得这很滑稽吗?”
傅念敏锐抓住高寒话中的漏洞。
“至于你说线下详细商量,交给照片,全靠你的一番说辞,可有证据?”
“监控?照片?录音?”
“我……”
高寒开始冒着冷汗。
这些根本拿不出来!
这一切原本就是设计陷害!
“还有一句话,我刚才说的声音,根本就不是我的声音。”
“这是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用手机APP的变声。”
“你说你在线下的时候跟我见过面,那为何连我的变声都分不出来?”
“总不能说我当着你的面,用手机APP变声的吧?”
其实傅念自己就会变声。
之所以通过手机APP的方式。
只是为了更好拆穿这个设计陷害的局。
重生一辈子,后面的发展剧情傅念都知道。
形同于傅念的金手指。
斩断影响理智的亲情后。
手握未来剧本的傅念,是无敌地!
高寒这下真的哑口无言了。
真跟那个人说的不一样啊!
说好的傅念畏畏缩缩,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在傅家就是个小透明,自卑,拼命讨好地呢?
只要随便吓一吓,就会下跪求饶,然后哑口无言地将一切黑锅背下。
哪里会想到突然打电话来质问?
要不是因为那个人再三担保傅念不会闹事,这个计划天衣无缝,打死高寒都不敢诬陷傅家真千金!一旦出个差错全完了!
傅心儿心头剧烈一跳。
这个白痴!
这么简单就露馅了!
到底是什么脑子混上总编这个位置地!
傅胜天等人再不相信傅念都发现有问题了。
“高总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你说傅念指使你这么做的吗?”
傅胜天咬牙切齿地开口。
“傅董,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应该是有人冒充傅念小姐指使我这么做的。”
现在为求自保,高寒只能够绞尽脑汁地想出自保之策。
真正的幕后主使,高寒也不知道是谁。
但只要帮了人家这个忙,给出的回报,是高寒无法拒绝的。
同时,高寒隐约猜到了是谁弄出了这一场真千金X假千金的热搜风波。
但是那个人的名字,高寒不能说!说了自己就完了!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傅胜天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投向了傅心儿。
傅心儿就低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时不时发出抽噎的声音。
那模样,看起来我见犹怜,让人恨不得拥入怀中好好呵护一番。
傅胜天立马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不可能跟心儿有关系的。
心儿那么善良,单纯,天真,怎么可能会想出这么恶毒的计谋呢!

第5章 你却当真了?真可笑
挂断电话后。
场面陷入了“诡异”。
傅胜天,白念心还有傅磊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主要是因为……
咳咳,他们刚才冤枉了傅念。
仔细推敲一下,其实高寒话中的漏洞确实很多。
他们一找到点证据就开始冤枉傅念故意散播消息,妄图逼着傅家承认她真千金的身份。
还是骨子里对傅念的不信任,以及太宠爱傅心儿了。
一看到傅心儿伤心难过,瞬间失去了冷静。
“念念姐,真的很对不起,爹地他们是看我太伤心了,所以一时间失去了冷静,想要为我出头……这件事情都怪我,如果我没有来到这个家就好了。”
这时傅心儿主动开口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眼眶红肿,含着泪光走到了傅念的面前,作势就要给傅念下跪。
“心儿,你做什么!”
还是距离最近的傅磊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傅心儿。
可傅心儿铁了心地就跪了下去:“七哥,你不要拦着我,这件事情错在我身上,如果念念姐不原谅我们,我就不起来!”
扑通一声,傅心儿双腿跪在地上。
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落。
“心儿,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呀!”
傅胜天跟白念心来不及多想,赶紧上去扶起了傅心儿。
同时对傅心儿这个孝顺的举动感动地一塌糊涂。
瞬间心中对傅心儿那仅剩的一点点怀疑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是啊,这么善良,为傅家人着想,甘心承受一切的傅心儿,哪里会想出这么可怕的计谋呢?
一定是另有其人!
“傅念,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冤枉了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幕后主使,给你个交代!”
“敢污蔑我傅家的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傅胜天气得咬了咬牙。
这种离间计,是傅胜天最不能接受的!
家庭和睦,是傅胜天一直认为放在要义的第一条!
“给我一个交代?”
傅念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声越来越大,捧着小腹,眼泪都笑出来了。
傅胜天眉头狠狠一皱:“你笑什么?”
傅念笑声没有停止。
真的。
傅胜天这句话,是这个世界上天大的笑话!
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自己的亲生女儿,袒护养女。
带领着全家人站在傅念的对立面。
生怕傅念这个流浪十九年的亲生女儿回到傅家,抢走属于傅心儿一点一滴的东西!
因此睁眼瞎,什么脏水都泼在傅念身上!
就这种父亲,也能够奢望他给出一个交代?
若是以前的傅念,还会傻乎乎地相信所谓的亲情。
可惜。
这辈子的傅念,不是被亲情束缚,蒙蔽双眼的白痴了!
“傅董,我真不觉得你刚才有一丝丝想要给我交代的态度。”
“倒不如说,你已经老眼昏花了,就你这样还想查出幕后主使?”
说出这些恶毒的话。
傅念的心没有半点负担。
反而觉得痛快!
无比的痛快!
记忆之中为傅胜天挡下子弹,被冷落在医院独自徘徊鬼门关,以及这么多年的漠视。
还有最后在火场被抛下,狠狠踹下的那一脚。
这一切的痛恨加起来,让傅念此刻有一种报复到淋漓尽致的快感!
这还远远不够!
众人千想万想都没想到傅念会说出这种话。
傅磊都觉得傅念疯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
以前的讨好,怯懦消失地无影无踪。
甚至还敢嘲笑傅胜天老眼昏花!
“你说什么?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敢这么对我说话!”
“就算我冤枉了你,我跟你道歉就是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傅胜天这辈子就怕过老婆,其他人谁都没怕过。
一堆小兔崽子们,在傅胜天面前谁敢不毕恭毕敬的?
傅念这是要反了天了吗?
“傅念,再怎么说胜天都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快给他道歉!”
白念心也是冷了脸。
原本对傅念还存有愧疚之情。
可是瞧瞧傅念……这是什么态度?
对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可以出言不逊!
白念心真不敢想自己的亲生女儿流浪在外十九年,竟然变成了这副德行!
以后还怎么担当得起傅家真千金的身份?
“亲生父亲?有这样的父亲,还真是令人作呕呢。”
“我不会道歉,还有你的道歉,我不接受,也不屑要!”
傅念说这话的时候,眸光灼灼。
一口气的流畅,毫不犹豫。
有一种活出新生的感觉。
终于……有勇气说这样的话了。
其实,对傅家人说出这些话,并不难。
以前,都是傅念自己被困在对亲情的执念之中,解脱不出来。
如今困兽已经解脱,这样的家人,傅念不想要,也不屑再要了!
“傅念!”
傅胜天气得浑身发抖。
要不是因为刚才冤枉了傅念。
现在傅胜天已经一耳光ˢᵚᶻˡ招呼在傅念的脸上了。
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的女儿?
造孽啊!
“念念姐,我知道你在生气,你不要怪爹地妈咪他们,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吧。”
“如果我给你下跪你还无法解气,那我可以离开傅家,我可以躲得远远的。”
“将傅家千金的身份还给你,这样你就不会再跟爹地他们置气了……”
傅心儿凑上前来,楚楚可怜地说着茶言茶语的话。
“好呀。”
傅念似笑非笑地看着傅心儿:“你滚出傅家,我就对此事既往不咎,这是你说的,我没有逼你。”
傅心儿:“!!!”
傅念这是疯了吧?
竟然真的答应了!
转念一想,傅心儿心里头开心地要死。
这无疑是对傅胜天等人火上浇油。
傅心儿摆出一副受伤的模样,吸了吸鼻子,水盈盈的眼睛眼泪疯狂掉落,一把擦去,抽噎地开口:“我……我知道了,念念姐,我这就走!只要我走了,傅家才能恢复和平,我心甘情愿!”
说完傅心儿就往楼上跑去。
白念心赶紧拉住了傅心儿:“心儿,你别伤心,傅念只是气昏头了,有我们在,谁都不会将你赶走地!”
“妈咪……你让我走吧,这个家已经不属于我了,念念姐才是傅家真千金,我只是一个养女……”
傅心儿在白念心的怀里哭的声嘶力竭。
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铁钉狠狠敲打在傅家人的心脏。
为傅心儿的悲伤疼得撕心裂肺,快要窒息!
“傅念!你敢对心儿说出这种话!”
一听到傅念真的要将傅念赶走,傅磊等人不淡定了。
“好你个傅念,你果然露出真面目了!你早巴不得赶紧将心儿赶出傅家,这样就没有人跟你争宠了!傅家千金的身份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了!”
“不过有我在,你休想!心儿也是傅家的千金,是我傅磊的妹妹!”
傅磊自然是护着傅心儿,怒视着傅念。
瞧着傅磊那张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
生平第一次,傅念是如此厌恶自己这张皮囊。
甚至于身上流着傅家的血,都让傅念觉得快要窒息,恶心到想要吐了!
只是老天爷赐给自己机会重生一世,这辈子,傅念不想就这么浪费了!
“是啊,她是你的妹妹,我……自然算不得什么。”
“我只是你们拿来慰藉的工具,你们十九年扎在心脏里的一根小小的刺儿。”
“不仔细注意的话连半点感觉都没有,将我认回傅家,也只是为了你们能够拔掉这一根小小的刺儿罢了。”
“自始至终,我就算不得什么。”
傅念每说出一个字。
心都会疼一下。
最终到麻木了。
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才善罢甘休。
只是以前不敢承认,却心知肚明的事实。
真正从口中说出来,把一颗沸腾的心挖出来,血淋淋地丢在众人面前。
任由他们嘲笑着——“我们压根没把你当家人过,你却当真了?真可笑。”
傅胜天扬手道:“我知道你受了委屈,现在满腔愤慨,但是心儿是无辜的!你现在回房间思过去!好好想想你刚才的嘴脸到底有多么丑陋,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