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渊褚汐瑶

第1章 青罗大陆
至尊界大能汐瑶至尊陨落了,其他四位至尊一脸懵,只是汐瑶至尊所掌管的四域还好好的,所以其他四位至尊也便不担心了,只要四域安好那么汐瑶至尊便无恙,可是这位汐瑶至尊真的无恙吗?
青罗大陆东仓国四大世家之首褚家西院内,此时茅屋外,一名脏乱不堪的瘦小身影,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而院内还传来一名少女尖锐的声音,且伴随着鞭子抽打的声音。
“你这个傻子,就因为你害的我们褚家丢脸,你怎么不去死!”少女一身粉色衣裙,一张稚嫩未脱的脸蛋可以看出长大后定是个美人,只是却被此时的狠戾,带着满眼的恶毒生生的让这张脸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小姐这傻子好像不行了!”丫鬟见地上的女子不动了于是忙出声道。
“你过去看看。”
“是。”
丫鬟莲翠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探了探地上被打的浑身是血女孩的鼻息,瞬间收回手回头对着拿着鞭子的粉衣少女道“小姐,这傻子没气了。”
粉衣少女脸上闪过一丝的慌乱,但很快便镇定下来“死了就死了。”说着嘴角扬起一抹让人发寒的笑容“来人,把五小姐丢到后山去,后山的魔兽也很久没有尝过鲜血了。”声音柔美,说出的话却透着满满的恶毒。
“是二小姐。”虽然几个下人有些担心,但一想想二小姐在褚家的地位,于是便安心不少。
几人上前,但还未碰到地上的女孩,只见明明已经断了气的人突然动了一下,这让几个大男人一惊。
“小姐这个傻子没死!”一个男家丁颤抖着声音嘶声喊道,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腿直发抖。
怎么这么吵,是谁在说话?
她想动一动,可是刚拱起的身体,砰地一声又倒回了血泊中。
痛!
浑身撕裂般的痛楚,让汐瑶疼的连呼吸都困难。
只是听见‘傻子’二字身体一顿,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正在炼丹,但是最后丹炉炸了。
“你这傻子竟然敢装死,看本小姐怎么教训你。”
再次听见‘傻子’两个字汐瑶察觉到了不对,忽然,脑子一阵刺痛,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汐瑶只觉得自己的头疼的要炸裂一般。
半晌疼痛消失,可汐瑶却怔楞了。
她.....魂穿了?
汐瑶这回是真的傻了,然澜说的一劫便是在她炼丹的时候被丹炉炸死,然后魂穿吗?!!!这真的不是在逗她呢?
依稀记得然澜说过,置之死地而后生,就这?
来不及让她消化这荒唐的信息,只听“刷刷......”鞭子破空的声音袭来。
汐瑶猛地睁开眼睛滚了一圈躲过了这一鞭子。
褚笑笑见褚汐瑶竟然躲过了自己的鞭子眼中满是震惊,这傻子竟然还敢躲。
她的眼神好似淬了毒一样,狠戾的看着原身,因为用力,握着长鞭的手,骨节都泛白,可见她是多么恨不得原身就这么死了。
但回过神更让她震惊的是汐瑶此时的眼神,她的眼中再无痴傻呆愣,反而是透着森森寒意,被她盯着,就好似被一头凶恶的狼盯上了般,让褚笑笑整个人都觉得身在寒窟,冰冷透骨。
好犀利的眼神!
她一个傻子,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这个人真的还是她那个傻子五妹吗?
“你个傻子命到是挺大,没死正好,本小姐还未打够!”气愤的扬起手里的鞭子便挥向褚汐瑶“这回看你死不死!”
眼见那鞭子挥过来汐瑶险险避过,身上的伤口撕裂血流不止,灰尘沾到血衣上好不狼狈,汐瑶艰难的站起身,就这么一个动作她便快用尽了浑身力气“嗤,这身体还真是弱。”
凌乱头发下,汐瑶无力缓慢的抬起眼眸。
看来刚刚说自己是傻子,还要将自己喂魔兽这些话,都是出自眼前女子之口。
“傻子,我看你能躲过几次!”
褚笑笑的鞭子还未挥出,就在此时汐瑶动了,没有人看清她是怎么来到褚笑笑身前的,只是褚笑笑回过神的时候汐瑶已经来到了她跟前。
汐瑶伸手一把扣住褚笑笑的脖子,褚笑笑顿时觉得呼吸困难,她一只手不断拍打着汐瑶掐住自己脖子的手,一边问道“你不是褚汐瑶,你是谁?褚汐瑶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身手,你到底是谁?”
本来以为褚汐瑶是装死,但是如今在看她的变化,这些都是在她醒来之后,所以褚笑笑心里有所猜测,只是太过匪夷所思,她也不确定,这才有心试探。
汐瑶眉毛向上一挑,这褚笑笑到是还有些脑子,不过,你问,我就要说吗?
“二姐,我是谁你还不清楚?今日还要多谢你呢,若不是你这一顿毒打我怕是还要混沌下去,如今我好了,也该回报二姐的大恩才是。”刚刚抬头看到这女子,脑海里便出现了这女子的身份。
说着褚汐瑶的手指用力,褚笑笑瞪圆眼睛脸上也憋的发紫,但是褚汐瑶的手却纹丝未动,突然褚汐瑶猛地将褚笑笑扔出去,褚笑笑身落在地上又向后滑了十米左右,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嚣张气焰,头发凌乱,发饰散落在地上好不狼狈。
褚笑笑努力呼吸,只见满口鲜血脸上也有擦伤,“贱人,我一定要杀了你。”
褚汐瑶并未看她,也没有回应她,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上的鞭子,这鞭子是个上品灵器,在这大陆上也算是个不错的武器,而能够用的上上品灵器的人也大多是大世家或者是皇族之人,并且还要是在家族受宠的弟子才行,可见褚家确实很看重这个褚笑笑,不然也不会连上品灵器都给她。
捡起地上的鞭子褚汐瑶抬起头看向褚笑笑“二姐,刚刚挥鞭子的时候妹妹见你挥的欢快,想来这挥鞭子是极有趣的,有道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话音刚落褚汐瑶手里的鞭子也挥了出去,瞬间褚笑笑的手臂皮开肉绽“啊,贱人,你敢打我,我让你不得好死,我要将你手筋脚筋挑断,扒了衣服送进那窑子里,我要让你千人骑万人,啊...”
话还没说完褚汐瑶再次挥出一鞭,疼的褚笑笑说不出话来。
汐瑶并未停手,一鞭子一鞭子的打在褚笑笑身上,终于褚汐瑶停手了,她走到奄奄一息的褚笑笑身边蹲下身子轻声说道“二姐如此美意小妹怎么能不回礼呢,放心,终有一日小妹会成全了二姐的心意,定让二姐享那万人之福。”
这话只有二人能够听到,一旁的丫鬟下人早就吓的傻了,而这一切也只是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
听见褚汐瑶那冰冷到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褚笑笑终于是害怕了,只是她心里虽恨可此时也终于有点脑子了,现在的褚汐瑶确实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傻子了,她已经好了,但一样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今日之仇她暂且先记下,等回去之后便让娘找人杀了褚汐瑶。

第2章 混沌戒
褚汐瑶站直身体,鲜血顺着手臂流下来,她没有发现这些流下来的血,都被手上那只古朴的戒指吸收了,一丝银光闪过,没有人注意到。
将鞭子丢到了褚笑笑身前,“把二小姐送回去,以后没事不要往本小姐院子里跑,本小姐可不保证下次你们还能有命走出去。”
众人忙上前搀扶起褚笑笑,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跑了,就在众人离开的瞬间褚汐瑶猛地倒在了地上,她全身都疼,且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整个人都是靠着意志力在支撑。
缓了缓,褚汐瑶慢慢扶着身旁的树站起身来,回过身看着自己的住处再次叹气,她缓慢的走进房间里,屋里一张板床,薄薄的被子,而且还不够长,一张木桌还断了一腿,只是用一根粗木支撑着才没倒下,桌子上的茶壶跟杯子也很老旧,甚至茶杯上还有几个豁口。
“喝茶都得小心翼翼的。”褚汐瑶再次吐槽,无奈再次叹气“你说你这日子怎么过的。”
坐在床板上汐瑶终于有时间整理原主的记忆了。
从原主的记忆中她知道自己所在之处是青罗大陆,原主是青罗大陆东仓国四大世家之首褚家的五小姐,从小痴傻不能修炼,而且脸上还有一块难看的斑纹,族人因为她被其他世家嘲讽,所以只能回来欺负她这个正主撒气,家主爷爷虽然对她不错但也不能时刻在她身边,而原主又是个懦弱的性子受了欺负也不敢说。
原主的父亲是现任家主褚风,正妻加上姨娘后院一共有四位,而她娘亲是五姨娘,生她的时候就死了,所以从小她就没见过自己的娘,三岁之前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是三岁之后突然就变傻了,于是家族便放弃了她,好在有老家主爷爷对她多加照顾,但是老家主很忙直到两年前还闭了死关,所以这些人便更加明目张胆起来。
叹息声再次从褚汐瑶口中传出来,这原主是个傻子,混沌十几年了记忆也就零散的那么一点,不过好在她还记住了些关键的。
褚家子女不少,正房太太生了两子一女,大少爷褚辰年方十九,二少爷褚昊年方十七,大小姐褚秋雪十六,三人都在北冥学院,天赋也都不错,所以大房的位置很稳,无人可捍动;
二房就是褚笑笑的母亲生了两个女儿,一个是褚笑笑十五一个是褚月儿十四,二人到是还没去北冥学院,但是今年招生二人也会参加;
三姨娘生了个男孩,如今九岁,因为身体原因三姨娘入府多年才怀上,所以这个褚岚是褚风最小的孩子,也是最受宠的孩子,四姨娘生了一个女儿,与褚月儿同岁今年十四,名叫褚清雪,再就是她,废物傻子褚汐瑶十三岁。
捋清楚这一家子之后褚汐瑶摇头,记忆中,就连九岁的褚岚都能欺负她,这让褚汐瑶很是无语,不过一个傻子能够将这些关系弄明白已经不错了,她还能指望什么呢。
好在她重生到了自己管辖的界面,别的虽然不了解,但各个界面的修炼体系她是再清楚不过的。
青罗大陆主要修炼有两种,一种是灵修一种是武修,当然在青罗大陆这样的低位面灵修是比较少的,百人中有几个就不错了,而武修,十人里至少能找出来七个,可想而知这种比例导致灵修在这片大陆上的地位,一个世家若是有那么一个灵修,整个家族都会倾尽全力去培养,当然以后的无上荣耀为家族带来的利益也是巨大的。
而大世家中也不是没有不能修炼的,可是至少人家也会一种,像原主这样的,还真是百年难遇一个,所以在以武为尊的世界,被欺负也情有可原。
在青罗大陆灵修等级划分为灵徒、灵士、灵者、灵师、灵王、灵皇、灵尊,每个等级中间都有七小阶,只是到达灵尊的人少之又少,并且几百年前据说有人到达了灵尊最后飞升到了上界面,而之后这几百年却是无人到达过灵尊,整个青罗大陆灵皇十个手指都能数过来,当然这只是大家知道的,还有不知道的隐世家族,但灵皇依旧很少。
灵修主要修炼的是元素之力,元素之力分为金、木、水、火、土,还有变异属性冰、雷、光、暗,但是变异属性的灵修很少,发现有这种属性的弟子也都被整个大陆重点培养。
青罗大陆能够同时拥有两种属性的那就已经是天才,而至今从未发现一人同时拥有四种属性以上的,拥有三种属性的如今也都是这片大陆上的强者。
再就是武修,武修主要修炼的是斗气,武修等级划分斗气罐体、斗者、斗士、斗师、大斗师、斗灵、斗王、斗皇、斗宗,斗气前期为七阶,直到斗皇,斗皇之后便为初期中期后期圆满进阶。
再就是一些副职业,比如炼丹师炼器师,而在青罗大陆上炼丹师炼器师都很少,属于稀缺职业,即便是一品炼丹师炼器师也会被世家供起来。
丹药的等级是从1-12品,每一品丹药都分为初级中级高级跟极品丹药,青罗大陆炼丹师中也只有一人到达了五品丹师,至今六品丹药那是传说中的存在,而五品炼丹师又称为高阶炼丹师。
六品丹药会引来天地变异,偶尔过于极品的六品丹药甚至会引来丹雷,当然这只是在低位面,若是到了高位面那么这些便不会发生,也只有刚刚进阶到六七八阶的丹师初次炼丹会有天地异象,若是炼制的丹药品质高,那么也会在初次炼丹时引来丹雷。
6-8为宗阶炼丹师9-10称为帝阶炼丹师11-12称为尊阶炼丹师,而11-12阶,每次炼丹都会有丹雷,品阶越高丹雷数量质量越高。
而九阶炼丹师也是个分界岭,九阶丹药分为三阶,为宝丹、玄丹、金丹,九品丹之上不光是药材上,还有炼制手法跟修为精神力等都挂钩,所以炼制起来很难。
炼器划分:法器(下中高极品)灵器法宝(灵宝分先天灵宝后天灵宝)
位面不同炼器师炼制出来的东西等级也不一样,而青罗大陆最高等级的便是后天灵宝。
这片大陆的势力划分,除了四大帝国跟北冥学院,青罗大陆上还有丹阁、器阁、佣兵工会,而炼丹炼器跟灵修挂钩,所以在三大势力中佣兵工会是垫底的,而丹阁为首器阁其次。
基本了解了这片大陆,虽然不知自己为何会到此处,只能既来之则安之,抬起手揉了揉胀痛的脑袋,她起身来到柜子前打开衣柜,只见里面有两件洗的泛白而且满是补丁的衣服。
嘴角抽了抽,褚汐瑶还是伸手拿出一件补丁相较于少些的衣服,但是衣服还未拿出来褚汐瑶就怔楞住了,此时的她很紧张,紧张的呼吸都有些重了,怎么可能?

第3章 改变体质
看着手指上古朴到不起眼的戒指,汐瑶闭上眼睛然后慢慢睁开“还在,不是幻觉,混沌戒真的跟来了!”
汐瑶从心底感叹,“天不亡我啊!”
神识集中在混沌戒上,一阵晕眩感过去之后汐瑶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场景已经不再是她那破旧的小屋了,而是一片青葱,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突然褚汐瑶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个身体受伤严重失血过多需要赶快处理,汐瑶来到自己平日炼丹的房间从瓶瓶罐罐中翻找,最后终于找出了止血丹,然后又拿了补血丹,加上别的疗伤药随后一鼓作气吃了下去。
吃下丹药后就见汐瑶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脸上也不在那么苍白,要是被外人所知褚汐瑶如同吃糖豆般吃丹药,一定会被骂做败家,要是知道她吃的丹药等级,那这些人一定会更心痛,因为褚汐瑶吃的丹药正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帝阶丹药,而且还是九品丹中的极品丹药。
如今伤好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来看看这具身体了。
汐瑶来到修炼室坐下内视这具身体,只是一眼她便确定这具身体不是不能修炼而是中了毒,并且这毒还不是青罗大陆上能有的,毕竟就是炼制此毒药的灵草在青罗大陆就找不到。
而除了这毒素导致原主不能修炼之外,褚汐瑶还发现这具身体里面有一层强大的封印,这层封印是一位上界面的修炼者所为。
看到那层封印褚汐瑶便明白这具身体一定藏有不少秘密,不然怎么能够让上界面的人来低界面,就为了给她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下封印。
看来想要弄清楚就只能问这具身体的父亲褚风了,褚汐瑶拿出了一颗解毒丹服下,这毒素别人解不了但是褚汐瑶却是轻松解除。
来到灵湖旁褚汐瑶将衣衫退去然后迈入其中,现在毒解了,若是想要修炼就要将这具身体的体质改变,那层封印等她改善了体质之后自己便能够解除,到时她就可以修炼了。
若不是汐瑶至尊进入了这具身体,恐怕褚汐瑶体内的封印到死都不会有人给解开,而想要解除褚汐瑶体内的封印只有两种办法,第一就是找到一位上界面的大能动手为她解除,在就是褚汐瑶自毁丹田,只是不管哪种对于一个傻子来说都是不可能做到的,更何况她无法修炼,褚家人也不曾找人帮她解除封印,而这其中就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他们不知道封印的事,再就是他们本就无所谓她能不能修炼,反正是个傻子。
如今汐瑶至尊占用了褚汐瑶的身体,那么这身体便是她的了,别人无法做到的在汐瑶至尊这里都不是事。
褚汐瑶在灵湖中清洗了一下便上岸换上了干净的衣衫,来到刚刚的炼丹房拿了其中一个瓷瓶随后倒出了一粒丹药,看了眼手中的丹药褚汐瑶毫不犹豫的放入口中。
将丹瓶放回原处褚汐瑶从炼丹房走出来,她来到灵湖旁坐下,不久丹药便发挥了效用,此时的褚汐瑶体内筋骨寸断然后又重新修复不断复始,而她的脸上血色尽退显得苍白,粉嫩的唇瓣也被她咬的血肉模糊,但即便如此褚汐瑶也曾吭一声。
不知过了多久,如同血人的褚汐瑶睁开了眼睛,只是才睁开眼睛她便皱着眉头,因为身上的杂质都被清除,难闻的异味让她自己都嫌弃。
实在不能忍受褚汐瑶身子一歪便倒进了湖里,清洗后褚汐瑶从灵湖出来,只是现在还不能破除封印,这身体即便已经被改造过了可在她看来还是虚弱,看来得好好锻炼一下才行。
褚汐瑶从混沌戒出来之后外面已经天黑了,如今正是夏季,天本就黑的晚,看来她已经在混沌戒里待了很长时间了,而这期间竟然无人来找麻烦,不过也好,她也省得费力教训她们。
褚汐瑶并不打算在这个界面待太久,所以一切重心都在修炼上,尽快飞升去到上位面,如今资源不缺她要是在不努力就说不过去了。
褚汐瑶居住的西院是整个褚家最偏僻的地方,这里距离褚家正院那边也比较远,所以平日里除了那几个喜欢欺负她的人之外也没有人愿意往这边走,而她这个五小姐甚至连个丫鬟都没有。
转眼过去了五天,而这五天都是褚汐瑶在混沌戒中用灵果果腹,她甚至在这五天内没有见到一个人,也好在没人,所以褚汐瑶每日自己训练也无人知晓。
这五日褚汐瑶每日天微微亮就起来在后山来回跑,一开始跑一圈都喘的好似心脏要出来了,到现在每日十个来回都脸不红气不喘,而且她的身体素质也确实得到了提升,不过这还不是这个身体的极限,所以她打算在锻炼一段时间。
从山上回来还未进屋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往她这边走,褚汐瑶微微挑眉,这是总算想起自己来了?
院子的门猛地被踹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二姨娘苏媚,要说这个二姨娘也算是对得起她的名字,长的也确实够妖媚的,不然怎么会将褚风迷得晕头转向,跟大房虽然不能平起平坐,但是却也是敢不给大房面子的,而其他姨娘便不敢了,当然这里还有三姨娘,毕竟她还有个儿子呢。
苏媚一进来就看到褚汐瑶站在那里,那日见女儿受伤便仔细的询问了一下,也从女儿那里知晓了如今这个傻子褚汐瑶已经好了不傻了,只是不傻了又如何,不还是不能修炼的废物。
苏媚带着一众家丁丫鬟来到褚汐瑶的院子,褚汐瑶看了看苏媚又看了看她身后“二姨娘这一早上带着这些个人来我院子是为何事?”
苏媚没有开口,她在观察褚汐瑶,这个傻子不傻了之后变化还挺大的,就是胆子也比以前大多了,以前她哪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就是抬头都不敢,只会缩着脑袋低着头。
苏媚换上了一张笑颜“听你二姐姐说你已经好了,姨娘这不就来看看你,只是你父亲也听说你已经好了,可正巧又到了北冥学院选生,所以你父亲想着要不要给汐瑶你也报名,但姨娘刚刚看你即便好了也依旧不能修炼还真是可惜了。”
北冥学院对现在的褚汐瑶来说无疑是有帮助的“北冥学院何时报名?”
想着她也是不清楚这些“还有两个月便要报名了,只是即便报了名也要等四个月之后才能够去,而且进入学院需要重重筛选,哎...”
“你二姐姐还有三姐姐四姐姐这次都要去,你大哥今年也要从学院回来了,如今家里就只剩下你一个,只是如今你已经好了,不如去问问你父亲,即便做不了灵修,或许能够成为武修呢?”
这话说的好像在为褚汐瑶惋惜,实际上是在告诉褚汐瑶今年除了她之外家里的孩子都要去学院了,当然,除了那个九岁的褚岚。

第4章 修炼
还有两个月不急,褚汐瑶心里有了打算“姨娘说的是,有时间我会去询问父亲的,劳烦姨娘费心了。”
苏媚眼底冰寒恨不能杀了眼前这个小贱人,只是她还是忍住了,苏媚在褚家有如今的地位也是多亏了她有个好脑子,不然这么多年怎么跟大房斗。
“姨娘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的汐瑶就去找家主说,毕竟家主是你的父亲,你如今好了也不能让你住在这里了。”
“多谢姨娘提点。”
苏媚走后褚汐瑶坐在院子的石椅上沉思,如今来得及,她决定在过几日就开始冲击体内的封印,等能够修炼了她就去魔兽森林中去历练,在北冥学院开学前她一定能够达到招生标准。
其实她还要感谢苏媚,要不是她来这里跟自己说这些,她还真不知道北冥学院要招生了,不过世家弟子人数名额都是有限的,想来褚家也没有给她准备,但也无所谓,她会自己想办法的。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经过这半个月的训练褚汐瑶终于可以着手准备冲破封印了。
让褚汐瑶好奇的是褚笑笑这段时间到是没有来找她的麻烦,不过想想这个位面的丹药在想想之前她把褚笑笑打的多惨也就明白了,而且北冥学院要招生了,褚家肯定是让褚笑笑好好修炼,不想让她在这个节骨眼上惹事。
褚汐瑶回到房间之后便进入了混沌戒中,想要冲破封印还是在完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就只能借助灵湖中汹涌的灵力来冲击,好在这个封印对于褚汐瑶来说并不难冲开。
褚汐瑶坐在灵泉中,体内运起前世所修炼的功法,虽然灵力无法聚集丹田,但是同样用灵力冲击丹田,丹田便会剧痛无比,而这当然是因为体内的封印,所以只要忍过去就可以修炼了。
体内不断的运转功法,随着灵力一圈一圈的游走过每条经脉然后聚集到丹田处,灵力也积攒的越来越多,剧痛让褚汐瑶的脸色苍白,周而复始终于体内一声轰塌封印解开了。
随着封印解开,汹涌的灵力不断的向着褚汐瑶的体内冲过去,而她就好似缺了水的海绵一般不断的吸收着灌入到体内的灵力,随着体内一声一声的轰鸣不知道过了多久褚汐瑶睁开了眼睛,她此时感觉身体很轻松。
内视观察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是跳过了灵徒,进阶到灵士死四阶,这也太逆天了。”褚汐瑶却是很惊讶跟欣喜,毕竟就算是上一世的自己修炼起来也没有这么快。
并且如今就是在北冥学院上学的褚家大小姐褚秋雪,被家族世家称作天才的她也才灵士七阶巅峰,而她都修炼十多年了,看来这具身体确实藏有很多秘密啊。
褚汐瑶冷静下来开始仔细查探自己的身体,起初不能修炼也看不出什么来,如今能够修炼了她这一仔细查探,“混沌灵体,这具身体竟然是混沌灵体!”
也就是说她可以不用特易吸收自己属性的元素之力,而是可以吸收所有的元素之力,更可以说是没有属性的身体,只要能够转换成元素之力的她都可以吸收。
没成想重活一世老天竟然给了她这么个大惊喜,就是自己前世也没这么逆天,如今重新来一次到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混沌戒会自动遮掩住褚汐瑶的修为跟她这特殊的体质,所以她并不担心自己的秘密会被人发现,而且就算是发现了她也有诸多手段可以保护自己。
修炼了一个晚上第二日一早褚汐瑶便来到了前院,家族中的弟子见到她没有一个好脸色的,但是又听说她的痴傻已经好了,先不说是不是真的好了,但是如今看褚汐瑶却是不像往日那般。
“这傻子真的好了?”
“看这样好像是真的好了。”
“嗤,好了又怎么样不还是废物一个。”
“确实,还不如继续傻下去呢,至少傻子不会修炼也正常,但是如今好了,我们褚家又要被人嘲笑了。”
“傻子,你没事出来干嘛,还不嫌丢人,赶紧滚回你的破院子去,不要丢我们褚家的脸!”
褚汐瑶这一路上听了不少说她的话,但是她都无视了,因为她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但是既然有个找死的,那么她不回敬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他这样的强出头。
见褚汐瑶停下脚步那个说话的旁系弟子又开口道“傻子,你不能修炼出来就是丢人现眼,今天这样的场合可不是你能来的,别说我没好心提醒你,要是你出现在比武场丢了褚家的脸,即便你是家主的女儿,家主一样不会饶过你,知道为什么吗?”不等褚汐瑶回答那旁系弟子便开口说道“因为你是傻子,即便不傻了也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出现在众世家面前只会让褚家难看,让家主丢脸,哈哈哈...”
褚汐瑶觉得这人好像个傻子,不过自己没说一句话就知道了这么多有用的消息,也不枉她这么耐心的听这个傻子逼逼叨。
“说完了吗?”
那弟子的笑声戛然而止,褚汐瑶走上前“知道什么叫做枪打出头鸟吗?你就是那只鸟。”说完褚汐瑶便一脚踹向说话之人,只听砰的一声那名旁系弟子便被狠狠的卡在了墙里,扣都扣不出来的那种。
在场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褚汐瑶,这褚东升可是二阶灵士修为,在褚家也算是天才了,竟然被一个废物一脚踢进了墙里,即便他们亲眼看着都觉得无法置信,也不想相信,可是这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他们就算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褚汐瑶看都不看那卡在墙里的褚东升,随便问了个人比武场在哪便向着比武场的方向走去。
来到比武场就见里面坐满了人,主位上是四大世家的家主跟长老们,而下面坐着各个世家的弟子,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都聚集在这里,但是想想应该跟几大世家大比有关。
褚汐瑶走进来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之前因为丹田被封印,所以导致脸上有那么一片恐怖的印记,加上中毒还有长年的营养不良,所以脸色蜡黄,但是如今封印除去,毒也解了,自然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这是哪家的小姐?”
“我也不知道啊,之前没见过,也许不是我们东仓国的也说不定。”
众人讨论不休褚汐瑶并未理会径直走向褚风所在的高台,褚风正与身边的几位世家家主说话,见褚汐瑶过来一愣,褚汐瑶没等褚风开口径自说道“父亲,不知今日大家聚集在此处是为何,怎么没人通知女儿?”
此时广场上一片安静“她刚刚叫褚家主父亲,褚家的小姐我们都见过,只有一位,难道她是褚家那个傻子五小姐?”有人不是很确定的说道,但是语气中又有着肯定。

第5章 炼丹
轰,广场因为褚汐瑶叫褚风父亲而炸开了锅,褚笑笑褚月儿还有褚岚以及出清雪都漏出了惊讶的表情,当褚笑笑在看到褚汐瑶那张倾城容颜时脸上露出了嫉妒跟杀意,褚汐瑶之前那么丑,虽觉得身形像,但也不确定,直到她喊父亲自己才认出她,这才多久褚汐瑶便有如此变化,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褚汐瑶自然是察觉到了褚笑笑的杀意,她抬头状似不经意的看了眼褚笑笑,那冰冷的眼神在褚笑笑的身上扫过让她顿时觉得好似冰刀在身上划过,忙收回视线不在看褚汐瑶。
褚风此时回过神来,虽然不待见自己这个女儿但是怎么说现在几个家主都在,所以他也不好做的太过分,并且听二姨娘苏媚说着丫头已经不傻了,只是性子突然与以前大相径庭,而且还打伤了笑笑,他因为忙着家族大比所以并没有去找她,如今她到是找上来了,而且看她的样子确实的性格大变,而且这容颜与她那个娘简直太像了,除此之外,她脸上的痕迹也不见了,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看来他还是要等大比之后问问她。
“今日是四大家族大比的日子,争抢余外的可以去北冥学院的名额,你并不能修炼自然没有跟你说。”
“可是二姨娘说父亲给女儿留了去北冥学院的名额,难道二姨娘是骗女儿的?”
闻言褚风一愣,这个苏媚胡说什么,一个废物怎么去北冥学院,只是如今众人在场“确实,因为给你留了个名额所以你并不需要参加大比。”
闻言褚汐瑶低眸,眼中一道精光划过“那就多谢父亲了,女儿这就告退了。”话虽如此,但是褚风说话前后颠倒,刚刚说自己不能修炼要名额没用,现在又说确实给自己留了一个,只是这名额即便有,最后也落不到自己头上。
“嗯。”褚风见褚汐瑶听话便满意的点头。
只是当褚风看到褚汐瑶离开的背影时眼底闪过一片阴沉,褚家一共有十个名额,褚笑笑褚月儿还有褚清雪三人一人一个就剩下七个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褚汐瑶,如今不管怎么样褚汐瑶都会占用一个,暂时先给她,等过后再去找她将这个名额让出来就是了,不管褚家内部怎么欺负这个废物,但是如此丢脸的事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哈哈哈,褚家主,原来刚刚那个就是褚家的五小姐啊,听说五小姐的痴傻病已经好了,本以为是谣言,不曾想竟是真的,真是恭喜了。”
“哈哈柳家主客气客气。”
褚汐瑶的出现造成的轰动随着比赛即将开始也落下了帷幕,大比进行了三日,褚汐瑶在自己的院子里也修炼了三日,而她也将前世所修炼的炼体功法一并修炼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修为褚汐瑶不禁讽刺“若是褚风知道了原主是个灵武双修的天才不知会作何感想。”
想来今日大比结束了褚风也该来找自己了,褚汐瑶收拾了一下然后便坐在院子里打坐,不久听见了脚步声,睁开眼睛褚汐瑶嘴角微微扬起“还真是慢。”
大门被推开,褚风走了进来,其余的下人到是在外面没有进来,褚风看到褚汐瑶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以往的神情“汐瑶,你入北冥学院的名额父亲给了旁系一个很有天赋的弟子,你如今不能修炼还是不要浪费名额了。”
褚汐瑶站起身来“父亲怎么知道我不能修炼?之前我生病所以不能修炼,如今我的病好了父亲问都没问女儿就说女儿不能修炼,父亲本就没打算让女儿去北冥学院吧。”
“你能修炼?”
“如果女儿能够修炼父亲就让女儿去北冥学院吗?”
褚风想了想“进入北冥学院的要求比较严苛,即便你能够修炼了修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进阶到灵士,而进入北冥学院最低要求就是进入灵士初期,并且测试天赋上还要是最低黄阶天赋,所以这次你的名额还是让给别的弟子吧。”
褚风态度强硬的说完之后褚汐瑶到是没说什么,毕竟她一早就知道这名额本就不会给给她,当初去广场也是为了给褚风添堵。
北冥学院也只是给了各大世家方便所以才会有邀请函,而没有邀请函的当然也可以去北冥学院,只要达到要求自然是可以进入学院学习的。
“女儿知道了。”
“嗯。”褚风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开了。
褚风离开之后褚汐瑶换了身衣服直接翻墙出了褚家,这就是住在偏院的好处。
来到街上褚汐瑶直奔聚宝阁,而她现在要去买些灵草,这个界面最高炼丹师便是五阶,而她现在即便是有帝阶丹药也只能在戒指里使用不能拿出来,并且她需要钱,所以还是想办法先赚点钱。
“客人想买什么?”伙计见有人进来忙上前来。
“这个单子上的灵草来两份。”
伙计拿过单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灵草“客人,您需要的灵草数目很多,我还要去请示管事。”
“嗯。”
“客人您请稍等。”
褚汐瑶坐在椅子上,心中很是无奈,混沌戒里的灵草年份太高不适合炼制低等级的丹药,不然她也不会出来买灵草,好在她刚刚学习炼丹的时候炼制的那些低等丹药都还在戒指里落灰,不然如今没钱的她还真是不敢来买这么多草药,到时拿出一颗丹药抵灵草的钱就是了。
不久伙计跟随一位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老者手里拿着褚汐瑶的那张灵草单子“我是这里的管事,姑娘可以叫我赵老,敢问这位姑娘,你需要这么多灵草可是一位炼丹师?”
褚汐瑶站起身来“不是炼丹师就不能买灵草了吗?”
“当然不是。”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人家不想说自己也不好逼问不是,随后又对伙计说道“去给这位姑娘取灵草吧。”
“是管事。”
伙计走了之后褚汐瑶看着赵老说道“赵老,不知你们这里可收丹药?”
“自然。”
“那您看看我这里的丹药。”
褚汐瑶将手里的小瓷瓶递给赵老,赵老接过丹药然后打开,只是才打开一阵浓郁的丹药香气便飘了出来,赵老也是一位炼丹师所以自然是看一眼就知道这丹药的品阶成色,忙将药瓶盖上心中震撼。
“四品丹药固元丹,还是四品极品丹药,姑娘,这丹药可是你炼制的?”
“不是,这是一位炼丹大师送给我的。”
“敢问这位大师是?”
“这个不方便说。”
赵老叹息,不过这位大师能够将丹药托这位女子出售想来与这位女子关系颇好,与她结交也是一样的。
这位丹师就差一步便可迈入五品丹师的行列,而这青罗大陆上唯有北冥学院的院长是一位五品丹师,所以青罗大陆上是不是又要多出一位五品丹师了呢。
“姑娘,这丹药我们这里可以收,不过姑娘要是不着急的话这丹药我们可以在五日后的拍卖会上进行拍卖,到时价位也会更高一些。”
褚汐瑶想了想点点头“那便有劳赵老了,还有这些一起拍卖吧。”褚汐瑶挥手又拿出了三个丹瓶“一瓶里面是固元丹,另外两个则是养颜丹。”
赵老一次检查之后将丹药收了起来,这时伙计也回来了“客人这是您的灵草,请您清点看看。”
褚汐瑶接过递过来的储物袋看了眼便收了起来“多少钱?”
不等伙计开口赵老便说道“这些灵草给姑娘打个折,姑娘就给七十万金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