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文轩云小云

第1章 重生
盐市,某处原始森林。
被人裹在麻袋扛在肩上的云小云此时迷迷糊糊的要醒来……
“大哥,这里已经是森林的内围了,我看就放到这里吧?再走的话天黑前赶不回去了。”
云小云迷糊中听见有人说话,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
说话的人秦汉,盐市一带的小混混,瘦猴似的身材,一双贼溜的眼睛,看起来也精的跟猴似的。
昨夜被他们绑架的女子自己死了。
他们害怕了,赶紧把尸体塞进麻袋包裹好,连夜往恶梦森林的内围来抛尸。
仨人一路上胆战心惊的,生怕遇见大型野兽什么的,好在有高大威猛的秦雄在,一路过来还算平安。
此处原始森林之所以被称为噩梦森林,因为这里的大型野生动物太多,把尸体扔过来不久就会被野兽毁尸灭迹……
“嗯,”
秦大点点头,一屁股坐地上,因为天气太闷热了,就算在茂密的大树下乘凉,他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凉快。
闷热的树上知了直个叫,知了—知了—
他身上肥大的短袖花褂子早已经湿透,烦躁的伸出肥腻的双手解开领口的扣子。
嘴中骂骂咧咧,“王八蛋的……倒八辈子霉了,怎么会摊上这种事情。”
秦大经常绑架人。
大部分人家给点赎金他就会放人,从来不撕票。
所以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被绑架过的人也没有人报警抓他,都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昨天有个女人跑去叫他绑架自己的继女,还答应给他们两万块,事后还有一万块可拿。
这种事情还是头一回遇见,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哪有不接的道理。
不想自己太倒霉了,被绑架的女子心脏骤停,死了。
“呸!真是晦气!”
大树干上躺着休息的沐文轩听见下方有人说话后,蹙了下眉头,继续闭幕养神。
他身边的基友林天宇就没那么安定了。
他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闪着精光,俯瞰下方。
只见三人气喘吁吁的走过来。
一人很胖,一人很瘦,最后面的人却很健壮,他肩上扛着个麻袋。
林天宇估摸着里面应该是人。
秦大招招手,让身后的秦雄把尸体放下,“就这吧。”
秦汉见大哥肥硕的脸上汗水直往下淌。
他赶紧去身边的小矮树上折一片最大的树叶,弯腰用力的给秦大扇着。
秦大很满意秦汉的做法,心想真不愧是跟了自己几年的小弟就是懂事啊。
然后看了眼身边还扛着尸体傻站着的秦雄,大喝道:“还愣着干什么?”
伸出香肠般的食指指着前面不远处高十几层楼的粗壮大树道:“就放那树下吧。”
“快点,没听到大哥的话?”秦汉一边扇风一边挥手大叫小弟秦雄干活。
天气闷热又潮湿,秦汉感觉汗水都流进眼里了。
他胡乱的揉了下眼睛,心里企盼赶紧回市里吹空调。
秦雄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点点头,“呀呀呀……”
随后走到秦大指的那棵树下,碰——直接把麻袋往地上一扔,里面的尸体都往上弹了一点点高度后又落下。
“嗯,”
云小云压低低的闷哼一声,暗骂哪个混蛋摔她的?
不能轻点啊?
她的背部垫到大树露出的粗大根须上,疼痛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秦汉半开玩笑道:“我说你轻点,总归是个小娘们,虽然她已经死了。”
秦汉满脸汗水,不知是走路出的汗还是给秦大扇风用力出的汗。
“呀呀呀……”秦雄傻笑着摸摸头。
秦汉本想说句笑话活络下气氛讨好下秦大的。
没想到秦大直接叱骂道:“你个二货,死都死了还怜那什么香?惜那什么玉的?”
“是是是……大哥说的是。”
秦汉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汗水,恭维道,“大哥您别气,我给您打凉,打凉。”
一边说一边手上不停的给秦大扇着。
云小云立即反应过来,知道自己的处境。
外面有三人,一人不会说话。
从两人对话中得知,她现在是个死人。
她很疑惑,因为她感觉自己刚才还在S国执行任务,最后撤退时被爆炸波及晕过去了。
怎么一眨眼被人塞在麻袋里???
她感受到这里特有的潮湿和树叶腐烂气息,知道这是一处森林。
是个不错的抛尸地点,云小云暗自讽刺。
秦大凉快了不少,一声叹息,被肥肉包围的小眼睛看着不远处的麻袋。
眯眼道:“真是可惜啊,本来咱哥仨还想快活来着,没想到这小娘们就这么死了……”
“说的是啊,大哥,”秦汉应和。
一边用树叶扇着一边哀怨的道,“害的我们仨白高兴一场,给云家那娘俩白干活了。”
“呀呀呀……”秦雄摸摸脑袋,一个劲点头。
秦汉立即甩过去一个恶狠狠的眼光。
秦熊见秦汉突来的凶恶眼神,吓得赶紧闭嘴。
秦汉其实很反感秦大的话。
他虽然干了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欺负弱女子和小姑娘那等龌龊事情他还是很不屑去做的,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林天宇此时了然,原来是绑架了个小姑娘,结果死了,这仨来抛尸了。
他想着等回盐市让警局里的人来一趟。
而边上的沐文轩头枕着双手休息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他最讨厌多管闲事。
“哼,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咱仨回头找那娘俩算账去,不给点补偿就别想了事。”
秦大心里根本不甘心,不但两万块钱被那娘们给恐吓的要了回去。
没准他们还要承担刑事责任,更别提事后那一万块了。
现在还要累死累活的抛尸,他越想越生气。
这时,云小云脑子一阵刺痛,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根据脑中的记忆得知原来自己遇到狗血事件了,穿到别人身体里来了。
而且还是个瘦弱的身子。
身体的女孩也叫云小云,高二学生,成绩臭的跟狗屎一样,在学校里总是一副蔫蔫的,如行尸走肉一样,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兴趣缺缺。
不过最近传言云坤要立云小云为云氏集团的继承人,此事被人推波助澜,云小云一度站在风尖浪口。
这不,云小云昨天晚上从外面回家就被人绑架,不想心脏骤停,一命呜呼。
特工云小云为这具身体惋惜,又想到自己前身已经死了,心里不免有些伤感。

第2章 那厮管闲事了?
因为她才刚结婚,相恋三年的老公很宠爱她,还有好闺蜜也很惯着她疼她。
好难过,怎么办?
那是她最亲密的两人,自己不在了他们一定也会很难过吧!
随后,她默默的叹息。
好在自己身前写过遗嘱,把自己账户十个亿的钱全部留给了老公和闺蜜,也算报答他们三年来的爱护。
云小云自己都死了,心里还惦记着别人。
她现在还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两人很快就会出现在她眼前。
而且是以她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
秦大一边享受着秦汉扇风打凉,一边用香肠手摸摸自己那胸口。
感觉刚才因为走路跳动厉害的心脏,已经平静下来。
随后指挥着蹲在地上休息的秦雄干活。
“秦雄,把麻袋解开,这样晚上动物出来好毁尸灭迹啊。”
云小云听后立即闭着眼睛好好的装死,企图等会三人走了再搞清目前的状况。
“呀呀呀……”秦雄起身撸起袖子露出壮硕的手臂。
呸呸——
吐了两口吐沫在大手上,然后来回戳了几下。
随后走到麻袋边上,弯腰。
咔嚓——咔嚓——麻袋被粗鲁撕开。
秦大,笑眯着小眼睛看着秦雄,不愧是自己的小弟,威猛。
秦汉,直接翻白眼,真是粗人。
麻袋里露出本来应该死去的尸体,此时却是活着的云小云。
身体还是那样,灵魂已经不一样。
云小云暗叹:幸好是森林里,有茂密的大树遮着不至于刺激眼睛而露馅。
秦汉一看秦雄还要撕,立即嫌弃的指着秦雄大骂:
“你是笨还是傻啊?解开绳子不就行了嘛?”
“呀呀呀……”
秦雄觉得秦汉说的对,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别说话,”
秦大竖起五个肥肠的右手一掌拨开扇风的秦汉,激动的道,“给老子让开点。”
秦大像似打了鸡血一样,小眯眼紧紧的盯着地上的尸体。
只见地上那尸体的脸蛋微黄,但是那樱樱小嘴殷红,尸体的一只手露在外面,手臂虽然很瘦,皮肤却很嫩很白。
这哪里像个死人???
他的心思歪了,想着自己忙活了一晚上,结果什么也没有捞着。
自己还被那女人一顿恐吓,吓得他赶紧把尸体扔到森林里来。
这一路辛苦,怎么能不犒劳下自己???
肥大的手臂撑地起身就往尸体边上走来。
秦汉顺着秦大看过去,眼中也是惊讶,那尸体脸色微黄,面部却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一点都没有死人该有的苍白。
随后看着秦大的背影,他瞬间浑身惊颤,鸡皮疙瘩满身,秦大该不会对尸体动歪念了吧?
暗骂道:“真是禽兽啊!”
就如秦汉想的一样,秦大就是对尸体动歪念了。
“都给我走远点,别碍事。”
秦大转头大喊,眯缝眼中带着明显的猥琐。
秦汉立即跑步上前拉着傻傻的秦雄赶紧往开走去。
他越想越气,直接撇下秦大和秦雄回市里了。
他跟着秦大混了几年了,每月总有几个钱进项。
为了给自己的弟弟治病,他不敢去阻止秦大,一旦给得罪了弟弟的医药费就没着落了。
林天宇第一时间看见麻袋里的‘尸体’的眉毛微微动了一下,虽然很轻,但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心中疑惑,小声嘀咕着:“不是说死了吗?怎么动了?”
沐文轩听见好友嘀咕,也睁开了那双漂亮的凤眸,斜视下方。
林天宇惊讶沐文轩也在看,感觉奇迹,这厮要看热闹啊?
于是低声道:“喂,我说文轩,我们要不要救那丫头啊?”
换个坐姿,继续低声道:“她应该没死,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到这种龌龊事情不管吧?。”
不过他心里却想着说了也是白说,文轩才不会多管闲事。
沐文轩没有搭理他,眼神淡然的继续看着下方。
“哎,”林天宇一声叹息,果然如他想的一样,文轩才不会管闲事。
不过,两人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时间就要被打搅了,而且还是很呕心的那种……
林天宇心里很不满,越想越呕心,这时怎么还能休息?
坐起身子低身道:“不行,我要去教训那死胖子。”
林天宇刚准备跳下去,低头一看,倒吸一口气,那勾魂的桃花眼写满不可思议。
只见麻袋里的尸体动了,修长精瘦身体一个鲤鱼打挺快速起身。
一个矮身拽过秦大的粗肥的右膀子,
碰——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她,一系列的动作行如流水。
快,准,狠,下手毫不拖泥带水。
树上的林天宇一愣神差点掉下树。
还好被边上的沐文轩一把拽住,让他心有余悸。
沐文轩原本淡漠森冷的俊脸,此时嘴角却微斜。
她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
秦大被摔的头晕目眩,感觉天地变换,然后背部疼痛刺激而来。
“哎呀……哎呀……我的妈啊!!!”
秦大疼的蜷缩着肥胖的身子,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撂倒了。
眯着双眼,一看是那尸体弯腰在看他,吓的本来就很白的脸更是煞白煞白。
“啊……鬼啊???”
急忙起身,连爬似滚的往后退去,退到一定距离后肥肠手指着云小云,颤抖的道:
“你是鬼?是鬼???”
秦大感觉自己全身的毫毛直竖,鸡皮疙瘩起了全身,脸上带着惊恐,眼珠被吓的要爆出来似的。
云小云双臂交叉环胸,慢慢的往秦大跟前踱步,脸带戏谑,声音暗沉:
“你不是挺有胆的吗?刚才不是要猥亵尸体的吗?”
“你…你…我…我……”
秦大煞被吓的魂未还,结结巴巴的。
肥手指着云小云道,“不是我…不是我…害死你的,是你的继…继母,她让我绑架你的。”
云小云挑眉,这事她从原主的记忆中已经知道到了事情的经过。
她决定为原主讨回公道,于是走到秦大跟前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你是人?是鬼?”
秦大这才反应过来,鬼怎么会要他的手机?
站在自己跟前的明明就是人,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鬼。
“我当然是人,你心中有鬼所以才觉得有鬼。”
树上的林天宇听了云小云和秦大的话,桃花眼直往上翻,差点憋不住笑出声来。
“她这是在说自己是鬼了?”
沐文轩那睿智的双眼微眯,嘴角微斜,显然他的心情很好。
“叫你把手机拿出来听到没有?”
云小云说完不耐烦的握紧双拳,指关节传来嘎嘎响声。
秦大看着瘦弱的云小云犀利的眼神,肥胖的身子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咽喉动了动。
他现在还有点惊魂未定,搞不懂明明已经死了的人为什么就活过来了?
而且她和之前的人一点也不像,虽然长得一样,但是气势却差上百倍。
他绑架的人柔柔弱弱,话都不敢多说,一副要死的样子。
而跟前的人,眼神犀利的仿佛要洞穿他的灵魂。
最主要的是身手很厉害,能把180斤的他摔个底朝天,就算秦雄也要费些劲。

第3章 背叛1
秦大一想到秦雄,赶紧四处张望,企图秦雄和秦汉能够来救他。
“你找的两人已经先走了,别指望了,把手机交给我。”
云小云声音冷淡,感觉自己是不是太温柔了,居然给了他反应的时间?
于是上前一步,二话不说,直接拎着秦大的衣领。
碰~~碰~~
两拳。
秦大肥肥的脸颊被揍的更肥了。
嘴里吐出一颗牙齿,嘴角带着一些血丝。
“啊……你……”
秦大一副哭腔,惊恐的看着云小云。
一手捂着脸,一手托着被打掉的牙齿。
只见云小云犀利森寒的眸光再也不敢迟疑,立即掏出口袋的手机扔给云小云。
林天宇愣了愣,悄声的对身边的基友道:“这姑娘是不是太彪悍了点,一言不合就揍,真是太对我胃口了。”
“少管闲事。”
沐文轩突地说道。
心里却不爽,什么叫对他的胃口?
她应该很对他的胃口才是。
想法很霸道,行动也很霸道,“她的事你不要插手。”
林天宇感觉自己的右眼皮使劲的跳了两下,连忙点头,“是,老大。”
云小云接过手机,“下面我说什么,你按事实给我老实的回答,一句谎话,要你一颗牙。”
秦大绝对相信眼前瘦弱却彪悍的不行的女孩绝对说到做到,于是赶紧点点头。
云小云开启录像:你为什么要绑架云小云?
秦大:因为她的继母鲍淑梅找我的,她让我绑架她的继女云小云……
云小云:她许了你什么好处?
秦大:……
秦大把知道的都说了,不知道了连猜带估计也说了。
云小云感觉差不多了,收起手机放入牛仔裤兜里。
随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了眼秦大,“手机先没收,等回了盐市去我那取。”
秦大慌忙的摆摆香肠手,“不要了,不要了,送给你了。”
他哪里还敢去取手机?他的牙齿还想多留几颗。
云小云本来也没打算还给他,说着话是完全是对着上面的人说的。
她早就发现上面有两人,只是之前不知道是敌是友。
这么一会聊,两人一直没有动作,想来不会干涉她的事。
但是被人白白的看了场戏,心里很不爽有没有?
“既然这样,手机我就收了。回盐市后,我在去找你,你给我老实待着。”
云小云邪笑。
“如果你还想多留几颗牙的话,别想些歪的事情。”
云小云不怕他去找鲍淑梅告状。
但是她不想让鲍淑梅知道自己现在还活着,毁灭掉证据,她要一举拿下那对母女。
“知道的,知道的。”
秦大哪里敢不听话,一想起刚才她那拳头,感觉自己脱落的牙齿特别的刺痛。
云小云满意的点点头,纤细的玉手掸掉身上的草木。
看了眼四周,选了个方向准备离去时。
抬头,漂亮的脸蛋带着不屑,眸光锋利的刺向上面隐藏的两人处。
随后缓缓的伸出双臂臂,对着树上的两人竖起俩中指。
殷红的小嘴邪邪的一笑,随后如脱兔一样快速的脱离这片范围。
“她在说Fk?……”
“……”
林天宇哑然的说不出口那话,那姑娘看似瘦弱的身体,一言一行都太彪悍。
沐文轩认真的点头。
“嗯。”
会心一笑的看远去那瘦弱的身影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他们被那丫头完全的鄙视了!
林天宇直接无语: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辣椒。”
感觉很有趣,他是头一回遇到敢给沐文轩和他竖中指的人,而且是竖俩中指。
林天宇一转头看了眼沐文轩。
感觉自己要痴呆了,沐文轩他常年冰山不化的脸上没有汗水,却有笑容???
暗自道:“这真是世界奇迹啊!!!”
“回头把那录像给她送一份过去,算是赔礼。”
沐文轩笑眯着漂亮的凤眸,看了眼呆愣的基友,一个跳跃轻松的下了树。
林天宇看着他离去的修长身影。
才反应过来,心中震撼不已,“那厮管闲事了???”
林天宇跟着跳跃下大树,追着沐文轩而去。
留下秦大一个人呆愣在坐在原地。
刚才树上有人???
……
话说沐文轩和林天宇两人都是刚从部队退役,准备去大学完成大四学业之前来个丛林冒险。
两人刚才走累了才在树上休息一会,不想碰到刚才的那事……
林天宇期待下次还能见到那个瘦弱却彪悍的女孩。
总感觉她很不一样,只是没想到他们很快就要再见面了。
云小云按着原主的记忆往盐市方向走去。
按照她这样的走路方式要到傍晚才能走出森林,她现在很想换掉身上的衣服。
原始森林里又热又潮湿,上身的短袖已经湿透,汗臭味直扑鼻孔,短袖还紧贴着上身,实在是难受。
突然,云小云止步不动,眉头紧锁眼神犀利的盯着远处声音传来的方向。
“老大,我们在这里已经躲了一个多月了,外面的风声应该过去了吧。”
“是啊,老大,我们能回去了吧?”
“……”
……
她听出不同的声音,知道前面人多,随后机灵的爬上边上的大树。
森林中大树就是最好的藏身之处,奈何这具身体素质太差,爬个树已经费了老大劲儿。
等到爬上十几米高的大树干后,她已经气喘吁吁的了。
云小云暗自庆幸,这里是森林,里面的虫儿鸟叫声不绝,掩盖了她爬树的动静。
在高处她发现大约五十米开外,一共有十人坐地上休息,每个人身上都挂着手枪,水壶,身旁放在一个背包。
她刚才的反应和行动完全是出于职业素养和习惯。
这要是闯进那些人的范围内估计自己要倒霉了。
“他么的,别问我老子心烦着呢。”
说话的人正是梵天,R国最厉害的大毒枭。
那眼神一看就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一个月未剃的络腮胡子又长又乱的,整张脸看起来很狰狞。
此时他烦躁的解开身上的手枪,往地上一扔,双手像脱短袖一样脱掉上身的花衬衣。
露出满身夸张的纹身—左青龙右白虎,右肩上还有个嘴唇大小的红唇纹身。
据情报那是她最爱的女子亲手给纹上去的。
蹲在树干上的云小云看到那青龙白虎后后,再仔细一看,脸色瞬间苍白…
那不就是自己昨天追杀的大毒枭吗?
虽然胡子拉碴,但是那特有的纹身准没错。
他不是已经被自己一枪毙了吗???
怎么会在C国的原始森林里,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那劳什子特工姐妹一个月之前就追到S国的大雄市。”
梵天伸手擦汗,
“幸好老子反应及时买通她们其中一个人,让替身代老子去死。”
“一个月前?特工姐妹?替身?”
云小云紧锁饱满的额头,暗道,“特工姐妹说的应该是她和文雅吧?不过他说的买通其中一人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云小云并不知道自己早已经被搭档背叛了。

第4章 背叛2
梵天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速干饼干。
狠狠的用牙撕开包装,用力咬了一口,继续道,
“没想到那娘们说话不算话,老子帮她解决掉她那搭档,她却给老子来个栽赃陷害,出尔反尔。”
梵天咽下嘴里的饼干,
“麻的。”
拿起地上的军用野外水壶喝了口水,感觉水很难喝。
碰——
军用水壶被他猛的砸到地上,壶里的水惯性的喷出来,溅了他一裤脚。
让他更生气。
呸——
嫌弃的吐掉口中的水。
怒骂道:“妈的,害的老子逃到C国这原始森林里来,受尽各种苦,连喝口干净的纯净水都没有。”
梵天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
“见人。”
狠狠的咬了一口饼干。
“等老子回R国,一定要那娘们好看。妈的……”
梵天身边的小弟纷纷附和,企图缓解老大的心情。
“是啊,老大还是您机智逃的及时,等回去我们兄弟们一定会给老大您报仇的……”
“……”
云小云脑子嗡嗡嗡。
她已经听不见不远处的人都在说些什么。
因为她不敢相信梵天的话,她被自己的搭档外加好闺蜜给暗算了???
她的好闺蜜一直以来对她都是很温柔,一直惯着她,护着她。
就连和朱诚结婚也是她牵线搭桥的,很多很多……
奈何梵天的话始终在她耳边萦绕,告诉她这是既定的事实。
但是她还是不相信,认为梵天在瞎说。
云小云凤眼怒瞪,愤怒的要失去理智,她要立即杀了梵天。
刚起身就感觉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勾住了她的腰身。
她猛的抬头,赫然发现是他—刚才在树上看戏的他。
“嘘……”
沐文轩见她要挣扎,直接捂着她殷红小嘴。
“别动,他们的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什么,只会白白送死。”
沐文轩的声音虽然冷淡,但是贴着她的耳朵,让她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
云小云点点头,示意他放手。
他说的对,这具身体瘦弱竹竿,弱不禁风。
这才想起刚才爬树已经用了她全身的力气。
到现在还没缓和过来,心脏还在剧烈跳动,现在要想杀梵天十人简直天方夜谭。
纤细的手指紧握成拳,人生中第一次觉得很无奈,很不爽,很烦躁……
但是她又不甘心自己追查了很久的大毒枭在侮辱自己的好姐妹。
这时,枪声响起打断了云小云的回想。
沐文轩立即拉着云小云蹲下,躲在茂密的树叶后面观看前面的情形。
云小云定睛一看。
那不正是自己的好姐妹文雅嘛!
心里一时间说不出的高兴和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文雅她是不是来给自己报仇来了?
还没等云小云激动完,就听见躲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大树后背的梵天大喊:
“赵文雅,你个见人,我们说好的交易,你为什么出尔反尔???”
梵天此时悔得肠子都绿了,他后悔不应该相信张文雅,更后悔和她合作。
最后落的自己如丧家之犬一样逃到C国的森林里来。
更没想到赵文雅这个见人居然追到C国的原始森林里来了。
这下害的自己和兄弟们现在陷入绝境。
“该死的见人…”
“哼,梵天,我劝你束手就擒,你已经被包围了。”
云小云一听是文雅的声音没错,激动的心情难以平息。
“文雅果然是来给她报仇的……”
这时,熟悉的雄性声音打断她可笑的想法。
“文雅别跟他废话,赶紧完成任务才是真的。”
云小云惊讶,“朱诚,她的老公。难道他也是来给她报仇的?”
云小云一想感觉不对劲,朱诚和她们是一个部门。
但是他一直都没有资格出外勤,只在内部给她们姐妹做线人,收集情报等。
这是X特工组织特有的分配制度,规矩森严很难有内部信息人员出外勤。
云小云皱眉沉思,感觉心静不少,头脑分析情况也变的清晰。
渐渐恢复一如既往的冷漠,凤眸深邃,睿智,与刚才那激动的人判若两人。
她知道就算自己死了,也不应该是朱城和文雅搭档。
因为朱城的眼睛有问题,不可能拿到外勤资格。
今天居然和文雅一起来了,她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内部信息员出外勤必须有十个以上特工担保。
并且必须至少十位特工一起出外勤。
平时大家各自有任务,三名外勤特工能聚到一起那已经很少见了,更别说聚集十名外勤特工。
赵文雅听了朱诚的话后点头,美丽如蛇蝎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白皙玉手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娇声的道:
“诚哥,听你的。回去后我们还要办喜宴,宴请宾客,时间紧的很呢。”
云小云冷眼旁观,万万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联想到三年前赵文雅介绍朱诚给自己认识时。
她把朱诚夸的英俊潇洒,才高八斗,做的一手好菜,家庭必备的五好男人……
当时她有所怀疑,为什么这么好的男人她自己不先下手?
奈何当时的朱诚确实很好,长的不错,对她千般万般的疼爱,千依百顺,事事为她,整整三年的时间孜孜不倦。
以至于她真的沦陷答应和他结婚,还把自己的财产受益人改成了朱诚和赵文雅。
现在想想自己好傻啊,这对狗男女三年前就联合起来骗她了。
她暗恨自己眼瞎狗肚子里去了,居然会被这种表象的幸福迷了眼睛!
云小云暗恨自己的愚蠢,身体僵硬,情绪波动,被身边的沐文轩看个一清二楚。
他不禁皱眉,前面交火的两方都是有绝对势力和背景的人,为什么她的情绪波动的如此厉害?
难道她认识其中的人?
难道是毒枭梵天?
她和梵天有仇?
沐文轩觉得有可能,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他的心也跟着一紧。
“麻的,赵文雅,”
梵天背对着大树,双手握紧手枪,深吸一口气。
大喊道:“你别给脸不要脸还妄想捉住老子回去领功,你害的自己的姐妹死于爆炸,你难道没感觉到自己的良心不安吗?”
赵文雅听后柳眉微动,蛇蝎眼放出狠毒的光芒,再让梵天说下去她和朱诚的事情就要曝光了。
于是柔声的对着周围的同伴道,“不要听他胡说,他在蛊惑军心,小云的死是大家有目共睹。”
周围的同伴点点头,他们几人更愿意相信赵文雅而不是对面的大毒枭。

第5章 英雄救美
小云姐在特工界最受人爱戴和尊敬,没想到却死于大毒枭梵天的暗算。
现在有人居然还敢陷害文雅姐……
夕日的同伴没有不为云小云惋惜的。
也知道云小云与赵文雅是好姐妹。
所以赵文雅组织散落在各地跟云小云要好的八人。
明着为云小云报仇。
实则是利用他们一起捕捉梵天。
所以一听到梵天的话,她就有点慌了。
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杀梵天灭口。
“文雅,我们不能留着梵天,如果让他进入总部被审问,我们就完蛋了。”
朱城悄悄的提醒赵文雅,望向远处梵天位置的那双阴鸷的眼睛说不出的寒颤人。
赵文雅微微点头,随后悄悄的打个手势命令同伴一起抓人。
云小云刚从悔恨中把自己摘出来,就听见下方的火力猛开,双方激战。
她知道现在不是报仇的机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具比她年轻了十岁的身体还需要磨练。
她有的是耐心和时间。
“等着瞧吧,我的好姐妹文雅,我的好老公朱城!!!希望你们到时候接的住我的怒火。”
云小云估算着时间,不出一会梵天必须败。
十人特工对十名普通保镖,败,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不多一会梵天被活捉,手下还剩一人,其余人都死了。
梵天身上中了三枪不在要害,但是一眼看上去大部分纹身都被红色血迹覆盖。
此时他和手下都被两名特工押着跪地上,手抱着头。
十人的特工无伤亡零受伤,除去赵文雅和朱城其余八人都是云小云一手带出来的人,因此特别拥戴云小云。
赵文雅也是利用这一点才能组织他们一起来报仇。
几人把他们俩围在圈内,所有人都用枪指着他们两人。
梵天感觉嘴角腥甜,舌头舔了下嘴角。
呸——
吐出嘴里的血水,抱头仰视,嘴角邪笑眼神狠戾的盯着眼前的狗男女,道:
“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她在看着你们——”
碰——
一声枪响连串了还未说完话的梵天和他身边的手下的脑袋。
一颗子弹两条命,枪法之准之快,让人措手不及,就连在上头树枝上的云小云都微皱眉头。
她这是杀人灭口?
“文雅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边上的同伴质疑。
“就是,我们追踪梵天已经一个月了。”
“先不说中间的辛苦,为了给小云姐报仇我们忍了。”
“况且之前说好的抓到梵天后人交给我们八人处置的。”
同伴们纷纷的看着赵文雅,让她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我不是故意的,”赵文雅弱声道。
她如往常一样美丽如蛇蝎的脸上表现的一副委屈的样子。
“这把手枪经常走火,我忘记申请更换了。”
在云小云现在看来,她是多么的做作啊。
为什么自己以前眼睛那么瞎?
同伴听后皱眉,显然这样的解释不是他们想要的。
走火的枪能射的那么准吗?
梵天和他的手下被一枪同时毙命?
赵文雅不动声色的推了下边上的朱诚。
朱诚立即为赵文雅辩解,“当时也没有说交给你们处理的是死人活人。”
朱城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让人感觉他很斯文,习惯性的用中指推了下眼睛框。
扫视了眼众人,见大家一脸不服,立即改口道:
“文雅的枪确实该换了,不过这枪是云小云送给她的,她一直舍不得换。”
他连小云都懒得叫了,直接连名带姓道出。
树上的云小云瞪着美丽森冷的眼眸仿佛要迸射出冰刺。
她都死了。
这狗男人居然还把责任推卸到她的身上。
她从来都没有送过枪给赵文雅。
而且每个人的枪都有特殊标志,只有仔细查看就会知道。
这时,赵文雅给其中一名特工眨眼。
Y特工站出来为赵文雅说话,“真是这样的话就算了,小云姐一直是我们尊重的人,她的死我们也很难过。
不过手枪有问题就要及时更换,省的下次再出什么乱子。”
众人一听认为有道理,纷纷点头。
把枪上的特殊标志给忽略,也失去了一次看清赵文雅面目的机会。
赵文雅很想快点回总部交代任务,见事情掩盖过去了。
立即打岔道:“我们赶紧收拾离开吧。听说还有其他组织也在追踪追梵天。”
众人听后点点头,梵天已经死了,算是给小云姐报仇来,他们不想碰到其他组织在干上一架。
随后各人分配干活,把梵天和手下的尸体当场埋了就直接离开了。
云小云看着一群人离去后。
突然想起前身得到的情报中有隐形的话。
意思是梵天的手腕上藏着东西,当时只是随意一看,她并没有在意。
因为组织指名要的是梵天完整的尸体。
她不敢随意破坏。
现在想起来,才觉得事情本来就很蹊跷。
于是她起身准备下树查看那处梵天的尸体。
完全忽略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位大佬。
猛的起身让她头重脚轻摇摇欲坠。
她知道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是身手灵活的特工云小云也没有办法停止自己下落。
心里难受,刚换的身体又要死了……
云小云没有等到自己摔地的惨象。
因为一双强有力的双臂再次挽救了她。
随后两人被惯性带动,云小云倒进沐文轩的怀里。
不远处的林俊杰一脸惊讶,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
“文轩也会英雄救美?”
云小云的第一感觉就是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从他身上传来。
睁开紧闭着的眼睛,对上他那深邃威严的双眸,心里已经感慨万千了……
自己刚刚居然没有注意到,这是多么英俊冷漠的一张脸。
神秘威严的丹凤眼,眸深不见底,鼻梁高挺,嘴唇性感,配上清晰的轮廓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大热天的,他身上却很冷,让云小云感觉很舒服…
沐文轩皱眉,凤眼微眯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人儿,她眼中写满了睿智。
他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同属于他一样的气质冷漠,果断。
他们绝对是一类人,只是这身体有点瘦,让他忍不住皱眉。
他和林天宇无意中走到这里,当然他不会跟林天宇说自己是特意跟着她的。
只是他一到这里就注意到树上的她。
那个对他竖中指的瘦弱女孩,蹲在树上表情丰富一会高兴激动、一会悲恸……
他的心也跟着起伏波动。
沐文轩看她呆愣的样子,感觉很好笑,眯眼淡淡的道:
“看够了吗?”
“啊……”
云小云瞬间回神,迅速推开他。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