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君琰顾清茗

第1章:捉奸在床(新文开坑,欢迎收藏,留言)
二三月的天,是春寒料峭,阴雨绵绵。
灯红酒绿的大城市,也被这细雨笼罩,烟雾迷蒙,万丈高楼若隐若现。
清晨的第一缕光辉,撒向每一个角落。
可连夜的绵绵细雨,枯枝落叶的散落,却让这座城市显得昏暗压抑。
白天显得很是拥堵的宽阔马路上,此刻,却只见稀落的车辆踪影。
一个身材高挑,黑直长发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拉着一只行李箱子,行走在马路边的行人道上,脚步显得急促与迫切,高跟儿鞋踩踏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早晨,显得特别突兀。
走了十几分钟后,她抬了头看向天空,一张精致漂亮白皙的脸,就露了出来。
顾清茗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嘴里嘀咕道,“都这个点了啊,那我先去买个早餐,一会再跟浩天吃早餐。”
今天是她和林浩天三周年结婚纪念日。
公司安排她出差半个月,不过为了赶上跟老公一起庆祝这个日子,她快速处理公司事情,提前一天回来了。
她事先没有给老公林浩天打电话,就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顾清茗拉着行李箱,去了一家常去的早餐店买了早餐,就回到她和林浩天住宿的小区。
此时,小区内已经有老大爷和老太太在溜达活动。
顾清茗只是跟几个比较熟悉的老人家打个招呼,就匆忙走了。
她走进,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老人家复杂的神色。
一个老太爷看向顾清茗的背影,跟着旁边的另一个老太爷说道,“清茗这孩子多好多善良啊,林浩天那混蛋,竟然把小三带到家里来了。”
一个老太太略有疑惑的问道,“老宋,我本来要提醒这孩子的,你们为什么阻止我?”
老宋笑说道,“让清茗这孩子自己去发现,如果能捉奸在床,不是更好。”
另一个老林点了点头道,“没错。林浩天那混蛋在所有人面前演的,那都是爱老婆疼老婆的好人设,连清茗这孩子都被他蒙骗这么久。
我们贸然跟清茗这孩子说,你老公出轨了,出轨对象还是你的好闺蜜。你认为,以清茗这死心眼的孩子,会相信吗?”
相对外人,她肯定会更相信自己老公和闺蜜不是。
已经走远的顾清茗,并不知道后面这些老大爷和老太太们的议论。
现在的她,则是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拿着俩个人的早餐,满心欢喜的朝着自家走去。
走到门口,拿出钥匙,轻轻的把房门打开。
通常这个时候,林浩天都是在睡觉,她想要给他一个惊喜,自然一切悄悄的来了。
可当她打开房门时,瞳孔不由的缩了缩。
她除了看到凌乱不堪的客厅,还有一些零落的女人衣服。
鞋子,裙子,西装,衬衫……
顾清茗心头瞬间涌出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沿路过去就是她和林浩天的卧房。
卧房门是敞开的。
地板上散落着男人的内裤,女人的蕾丝边黑色胸罩。
只见粉色的大床上,两颗脑袋抵额相触,赤身裸体的相拥躺在一起,姿势很是亲密。
顾清茗的脑袋顿时当机,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他们……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俩个竟然会趁着她出差的时候,一起上床。
一个是她最亲爱的老公林浩天,一个是她最亲密的好朋友蓝若梅。
顾清茗受到这沉重的打击,脸色极其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昏头转向。
但很快她又迅速冷静了下来。
轻手轻脚的坐在客厅沙发上,陷入这痛苦与思考当中。
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怒吼咆叫。
有的是,极其的冷静与镇定。
林浩天,蓝若梅,青梅竹马如亲兄妹般的好朋友。
呵呵,也就只有单蠢的她,才会相信。
顾清茗随即想到,不管是她跟林浩天谈恋爱时,还是他们结婚后,每次她找蓝若梅时,她的颈脖子上,都有些若隐若现的草莓印子。
以前不谙情事时,曾问过蓝若梅,她脖子上怎么常常有红印子。
当时蓝若梅看向她的目光带着若有若无的轻蔑与得意。
她对顾清茗说道,“没事,只是被蚊子咬了呗。”
只是当时的她,没有细想神色间的含义罢了。
“奇怪,大冬天的还有蚊子!”顾清茗疑惑了,随即她就很热情邀请道,“若梅,既然宿舍里这么多蚊子,你就搬到我的公寓里去住吧。”
蓝若梅眼睛顿时一亮,可表情却是犹豫的道,“清茗,这不太好吧。你所住的公寓那都是高档公寓,我……我一个穷人怎么住得起?”
顾清茗却大手一挥,很是大方的说道,“没事,反正我那公寓空着也就空着,还不如借给你住。谁让你是我的好朋友呢。”
可当时低头看书的顾清茗,却并没有注意她眼底流露出来的深深嫉妒。
还有,她们逛街买东西时,蓝若梅每次买的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甚至是买了情侣装。
然后,第二天,那东西必定是林浩天在用,衣服她是在穿。
蓝若梅给的理由则是,他们青梅竹马,在他们没谈恋爱时,他们双方都会给对方买东西。
可他们谈恋爱后,这个习惯还维持着,一时半会难改变。
当时她的想法也是天真。
认为他们青梅竹马的情谊,很多习惯确实改不了。
因此,她没有放在心上。
还有,她几次看到他们一起逛街,手牵着手那一种,甚至她从林浩天和蓝若梅的脖子上,都看到了草莓的印子。
在她疑惑的询问下,又是习惯的理由。
至于草莓印子,她有疑惑,却并没有询问。
一次次,林浩天和蓝若梅的亲密程度明显超过了一般的兄妹,甚至是亲兄妹。
不知道的人,明显认为林浩天和蓝若梅才是一对,最亲密的恋人。
有很多人也在顾清茗跟前提醒过。
但已经陷入爱情的人,尤其是女孩子,不仅是眼瞎,耳聋,连心都是盲目的。
想到这,顾清茗眼泪吧嗒吧嗒无声的落下。
天下最大的傻瓜蠢蛋,恐怕非她顾清茗莫属!
呵呵,真是太可笑了。
原来,她所谓的爱情,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欺骗。

第2章:一对狗男女(喜欢的友们,记得收藏评价留言哦)
顾清茗一直坐在客厅沙发没有动弹过,她现在已经心如刀绞,失望和痛苦,可却也更加的恼怒,肚子里一股怒火不断的翻腾汹涌,随时等待发泄出来。
不知她坐了多久,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接着卧房中隐隐传来一股动静。
她扼然不动。
“嗯,你别动了!”
卧房中,传来女人撒娇的声音。
“宝贝儿,让我动动好不好,你也知道男人早上那是……”
男人嘶哑带着情欲的声音。
女人顿时传来“呵呵”笑声,笑骂道,“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果然没有说错!”
很快卧室中,就传来很不和谐男女呻吟声,整个房间的声音弄得十分响。
顾清茗就在客厅中听着,脸上表情看着那样的平静与镇定。
然而,她的双手却紧紧抓着沙发,白皙手上的青筋突出暴露出她的十足愤怒与恨意。
这对贱人!
卧房的动静,渐渐停歇了下来。
接着就传来一阵男女的交谈声。
“浩天,那个贱人是不是快回来了?”
“算算时间,她要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回来。”
“只是今天是你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她会不会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提前一点回来啊?”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担忧。
但细听的话,担忧中却夹杂着一丝得意。
他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却是她与他在床上。
“不会,我了解她。她回来,必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的。”林浩天轻轻抚摸着蓝若梅的发丝,笑着安慰道,“你就别担心了。那女人现在全心全意都扑在我身上,不管去哪里,都会知会我一声。”
“呵呵,那就好。”蓝若梅笑着道,“浩天,我托人打听到顾氏集团内部消息,说顾建国患病已久,身体根本无法主持公司工作。目前偌大的一个公司,必须要有一个主事的人。所以,公司的人,想要把顾清茗给请回去,暂时代理顾建国的工作。”
林浩天眉头拧了拧,表情略有些严肃的问道,“梅儿,你打听到的消息准确吗?”
蓝若梅很是肯定的道,“消息十之八九是准确的。我已经确认过顾建国就在玛利亚私人医院。”
换句话说,顾建国患病是真。
林浩天疑惑的问道,“那顾建国患了什么病?”
蓝若梅摇了摇头道,“玛利亚私人医院是贵族医院,医院那边很严谨保密,无法打听。”
“打听不到吗?”林浩天心里有些古怪,可也说不上来古怪在哪里。
蓝若梅却说道,“浩天,不管顾建国患了什么病,也不用我们管。不过,顾氏集团那边确实想要借着顾建国患病的借口,把顾清茗请回去。”
说到这里,她的整个表情显得生动而激动。
她道,“浩天,我们的机会来了。不管是谁请顾清茗回去,你跟顾清茗现在已经结婚,那你就是她的丈夫。
不管是顾氏集团还是顾清茗都是甩不开你了。
等顾清茗回顾氏集团,你也可以一起进去。只要你进了顾氏集团,凭着顾清茗对你的痴情和信任,让她把顾氏集团交给你,也不是难事。”
顾清茗已经离家多年,跟父母断绝了关系,但她是顾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顾建国从小就把她当成继承人来培养,让她回去代替她父母一职,也说得过去。
毕竟,她是顾建国唯一的女儿,是顾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顾氏集团因为顾建国患病,人心浮动,一些野心勃勃的股东,却想趁着这个时间蠢蠢欲动。
当然了,此时把顾清茗请回去,一是为了稳定公司上下的人心。二是,也是某些人想要把顾清茗当成傀儡,以企图控制整个公司。
顾清茗就算是顾建国精心培养的继承人。
可这个继承人已经多年离家,对于每天都在更新变化发展的公司,一时半会,根本上不了手。
所以,只要趁着这个间隙,悄悄蚕食顾家股份,然后让顾氏集团江山更换主人,那是迟早的事情。
“呵呵,浩天,我们谋划了这么久的愿望,终于要达成了。你高兴吗?”
林浩天抱着她,点了点头道,“当然高兴了。”
“那等你有钱了,成为了顾氏集团真正的乘龙快婿,你会抛弃我吗?”
蓝若梅的表情是严肃而认真的。
男人有钱就变坏。
蓝若梅是个女人,当然也有这方面的担忧。
林浩天盯着她的表情,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好笑的说道,
“傻瓜,你在担心什么。你知道的,从初中开始,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女人,再也放不下别人。
我这么努力,甚至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不就是为了让你过上上流社会富太太的好生活嘛。”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而认真。
他道,“梅儿,我一直记得我对你的承诺,一定让你过上万丈光芒的好日子。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兑现自己的承诺。”
蓝若梅一听,感动的当即落泪。
她紧紧抱着林浩天,说道,“浩天,你对我真好!”
可随即她又想到什么,问道,“那以后她怎么办?”所谓的她,当然是指顾清茗了。
提到顾清茗,林浩天神色一冷。
他冷冷的道,“一个给我戴绿帽的残花败柳,能让她活着就不错了,还想要继续过着千金大小姐的日子,简直是做梦!”
蓝若梅眼珠转了转,笑着道,“浩天,你也不能这么说她啊。
毕竟,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跟别的男人上过床,还怀了一个野种。
她一心认为,那个孩子是你的呢。
再说了,那孩子不是被你在楼梯抹油,给弄没了吗?怎么你心里还憋着这口气啊。”
“哼,可也改变不了,那女人下贱的事实。谁知道,那女人是不是故意的?”林浩天恨恨的道。
当初,明明是要他摘的那朵鲜花,结果却被别人抢先给摘了,心里一直憋着这股怒火。
蓝若梅却有些自责的道,“呵呵,浩天,这也不对全怪她不是。当初你生日,我也想要把自己送给你的。结果,耽误了你跟她的好事了。
早知道,早知道,应该先让你跟她好的,这样,也不会被人捷足先登,害得你被人戴绿帽子,还要屈辱的接受那个野种。”
“不怪你,梅儿,不怪你。”林浩天紧紧抱住她,“是那个贱人水性杨花。”

第3章:偷听到的真相(新文开坑,友们记得收藏评价留言)
“这对贱人!”
听着卧房里传出来的对话,顾清茗的拳头再次紧紧握了握。
顾清茗想要立刻冲进去,给他们一人狠狠一大巴掌。
但她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她想要继续听听,他们还能再说什么出来。
蓝若梅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浩天,你会不会舍不得她啊?毕竟,她肤白貌美大长腿,”
说这话时,她眼底闪过一抹嫉妒,“就算以后当个地下情人,也是一种享受不是。毕竟,男人可都是视觉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林浩天立刻举起手来,发誓的道,“梅儿,你不相信别的男人,还能不相信我吗?
我心里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如果不是会了我们的谋划和梦想,我根本不想跟她谈恋爱结婚,如果不是为了防止她怀疑,我根本不想跟她上床,恶心!”
说起这个,他脸上还露出一阵阵嫌恶之色。
他是有精神洁癖的人,根本无法忍受被别人碰过的女人。
外面的顾清茗,拳头越攥越紧,白皙手背上的青筋跳动的越发厉害,随时发泄崩裂出来,眼底聚集的怒火越来越旺,等待着突破口,发泄出来。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在林浩天面前,竟然这样一个恶心之人。
蓝若梅一听林浩天如此说,窝在他胸前的脸,露出越发得意之色。
随后,她好心似的说道,“浩天,不管怎么说,你跟她算是夫妻一场嘛,留下她的性命,也是应该的。不过,你厌恶她的话,我们以后可以把她关在一间小黑屋,你说好不好?”
她记得顾清茗说过,她很害怕关小黑屋里,也害怕老鼠和蟑螂。
等他们拿下顾氏集团,彻底在海城站稳脚跟,没有敢在他们跟前说三道四时,她就把顾清茗关在小黑屋里,放上老鼠和蟑螂,那顾清茗的每天都过得很精彩。
哈哈,想到顾清茗脸上的表情,她就内心里就是涌出一股雀跃,脸上也露出激动。
她太想看到那一幕了,她也想要那一幕快点到来。
不过,他们图谋这么久,眼看着就要踏入成功的巨门,无论如何,他们此时还要讨好捧着顾清茗。
林浩天笑了笑说道,“好,对于那个人,你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反正,不要碍我眼就成。”
实际上,在心里却是认为,顾清茗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而且腰肢柔软,是男人很好的一个玩具。
等他真的成为成功人物时,他还是想要顾清茗当他地下情人的。
如果顾清茗不愿意,他肯定会采取一些必要手段的。
当然了,这些想法,他现在是不可能跟蓝若梅说的。
随后,俩人就在床上讨论着,等以后他们进入了顾氏集团,要怎么怎么做,等拿下顾氏集团,又要怎么怎么做。
畅想美好未来啊!
成功就在一步之遥了!
不知说了多久了,蓝若梅瞄了一下床头柜上的闹钟,“呀”了一声道,“呀,都到了十点多了,怪不得我感觉肚子有些饿了。”
说到这里,她想到什么,问道,“浩天,她几点的飞机啊,你现在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下,她到哪儿了,好去接她!”
林浩天也看了下时间,略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先前她打电话过来说,今天中午到家。现在估计在飞机上,打电话过去,也接不着。梅儿,我们先去吃早餐,等吃完早餐后,你和我一起去接她。”
蓝若梅顿时“咯咯”笑起来,点头道,“也好,谁让我是她的好闺蜜呢。她出差这么久了,我有些想她了呢。”
随后,俩人又在床上亲昵了一会,就洗洗漱漱起来了。
等俩人收拾好,蓝若梅道,“浩天,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她现在穿得一件大红色裙子,是顾清茗的衣服。
林浩天点了点头,找到手机,就打电话。
可很快,客厅中就响起了他们很是熟悉的手机铃声。
俩人脸上一惊,这心顿时提了起来,四目互相对视了起来。
“这……这是她的手机铃声,”蓝若梅突然变得不安起来,“浩天,难道她没有带手机?”
这根本不可能的。
昨晚,她都睡在这张床上,跟她通过电话的。
“不,她……她回来了!”林浩天却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心头同样有着不安,表情显得有些无措起来。
蓝若梅顿时沉默了下来,神色却显得焦急不已。
她小声的道,“也不知道她回来多久了,有没有看到我们……”
可即使没有看到,可如果他们一同从他们的卧室中出来,肯定也会起怀疑的。
蓝若梅紧紧皱着眉头,微低着头,略为思考了一下。
随后对着林浩天道,“浩天,我们现在只能赌一把,你出去,试探一下情况,先把人给哄出去,我趁机跑出去。只要她抓不住我们在一起的证据,就算有所怀疑,我们就会有办法打消她的疑虑。”
目前,只能是最没办法的办法了。
现在他们只能祈祷,顾清茗是凑巧刚巧回来,而不是回来一会了。
他们心里很清楚,就这一会的时间,他和蓝若梅所做的事多了。
林浩天点了点头,随后整理了一下衣裳,小声的对她说道,“梅儿,我先出去看看,你……”
蓝若梅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
她伸手为林浩天整理了一下衣服,眼神充满了忧虑,小声的道,“浩天,你小心点!”
林浩天转过身子,看着面前这道房门,仿佛是踏入深渊地狱的门槛,千重万斤,难以承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踏了出去,仿佛慷慨就死般。
蓝若梅紧紧握着拳头,尖锐的指入仿佛要嵌入肉里,一丝血色红印立马显现。
蓝若梅心里恨恨的暗道,“明明我才是林浩天的正牌女友,是顾清茗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走了她的男人。可现在,我却成了见不得人存在。顾清茗,你等着,你给我的屈辱,我一定要让你千倍万倍还回来!”
现在的她,显然忘记,是当初的她,把自己的男朋友推给别人的。

第4章:压制的怒火(求收求评求留言)
林浩天刚踏出卧室门的脚步顿时顿了顿,脸上假装出来的惊喜表情,顿时变得僵凝起来。
家里不知何时,进来两个黑衣人,带着墨镜。
这样子的人,不是黑道,就是保镖。
只是此时,这俩人就站在顾清茗的身后,那很显然就是她的保镖。
怎么会突然带俩个保镖回来呢?
难道……?
林浩天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难道顾建国终于接受了他是女婿的事实?
听梅儿说,顾建国患病入院,偌大的公司,都等着顾清茗这个太女去继承呢。
所以,顾清茗是回去继承自家公司了,才会带着俩个保镖出现在家里?
一想到这个,方才的紧张与害怕陡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激动与雀跃,仿佛眼前成功的大门已然打开。
他压抑了一下激烈的情绪,脸上又重新浮现惊喜。
他用带着甜腻而深情的语调高兴道,“哦,宝贝,你竟然提前回来了?我……我真是太高兴了。你提前回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下,我去机场接你回家啊。”
说罢,他张开双臂,就要去抱顾清茗,嘴里继续深情款款的道,“宝贝,你不知道你离开的这半个月,我是有多想你啊。”
谁知,顾清茗身后的保镖突然站在了她的跟前,把林浩天给拦住了。
一个保镖冷厉的喝道,“林先生,请留步!”
林浩天表情顿时一僵,看向那个保镖,有着怒气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抱我老婆,还拦着?有你这么当人保镖的吗?给我滚!”
保镖扼然不动!
林浩天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是顾清茗的保镖,而他是顾清茗的老公,自然就是他们的姑爷。
这只不会看人脸色的狗,等着吧。
等他以顾家姑爷回到顾家后,就把这些不会看脸色的东西,一个个给弄走,省得在他跟前碍眼。
林浩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略有些不悦又委屈的跟顾清茗道,“宝贝儿,你这保镖是怎么回事啊,听不懂人话吗?”
顾清茗这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表情清冷,一脸寒霜。
她向林浩天这边走了几步,在离她三四步远的地方停了下,随后向旁边的保镖大哥做了一个手势。
保镖大哥,立刻退在她身后。
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护着,呈绝对的保护姿势。
外行人或许不知道,可内行人一瞧便知,他们对面前的人,有着十足的警惕防备之心。
顾清茗看向还在跟她做戏的林浩天,瞧着他那副虚伪的嘴脸,顿时觉得一阵恶心。
这样一个双面人,她怎么会这么愚蠢,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发现枕边人的用心险恶呢。
她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出去一趟差的,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倒没有料到,他们倒给她了一个如此之大的“惊喜”。
顾清茗忍着呕吐的恶心感觉,对着林浩天冷笑嘲弄的道,“他们只听人话。”
“什么?”林浩天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回味过来时,他的双目瞪得老大,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盯向顾清茗。
顾清茗这话是什么意思,暗指说他不是人了吗?
林浩天心里油然的生起一股怒气,声音也不由的严厉起来,道,“顾清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知道,我是你老公!你怎么能袒护外人呢?”
他这样的状态,与平时所表现的亲亲好老公,那真是相差太远了。
要知道,林浩天从没这么跟顾清茗说话,他向来都是和颜悦色,柔似水,甜腻的都能掐出一把水,让人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再说,他对顾清茗的称呼,要不是宝贝儿,要不是亲爱的,又或者是茗儿,向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几乎没有过。
顾清茗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冷冷的道,“老公,外人?林浩天,恐怕我才是那个外人吧。”
林浩天听罢,回过神来,神情略显得惊慌,他立刻辩解道,“不,不,宝贝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对,肯定是有误会。你听我解释,你是我老婆,这一生一世,都是我林浩天的老婆,怎么会是外人呢?”
越是心虚的人,越是大声。
“哦,我是你这一生一世的老婆,那你的好青梅好妹妹蓝若梅可怎么办啊?”顾清茗冷笑道,“难道是这一辈子当你的地下情人吗?”
林浩天表情很是震惊,瞪圆了双眼盯向顾清茗。
顾清茗,她……她知道了?!
但他还是心存一丝侥幸茫然不知的道,“宝贝儿,……”
“不要再叫我宝贝儿,”顾清茗很是大声抗拒的道,“我现在看到你就觉得恶心想吐,我怕再听到你叫我宝贝儿,我怕连肚子里的酸水一块冒出来。”
以前听到这个称呼是有多幸福,现在就证明她有多愚蠢。
她一个堂堂顾氏千金,顾氏集团未来继承人,从小受父亲培养的商业人,会有一天,被人给骗得团团转,而且这一骗就是五年。
五年的时光啊,她被骗去了身心不说,还骗去了五年的青春光阴。
林浩天慌张担心的问道,“你……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知道你们趁着我出差,勾搭上床?知道你们青梅竹马,实际上是恋人?知道你们,故意接近我?”顾清茗声声犀利的质问道,“知道你们狼子野心,谋图我顾家财产?”
她犀利的眼神射向卧房那边,冷冷的道,“蓝若梅,我的好闺蜜,你还躲在房间里做什么?难道要我亲自去请你出来吗?”
卧房里没有任何动静。
顾清茗随后平静淡淡的道,“今天是我和你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任是把工作提前完成,一大早就坐飞机回来。想着这么早,你还没有吃早餐,我就去了我们常吃的早餐店把早餐带回来。只是,”
她目光犀利的射向林浩天,“我没有想到,回到家,倒是你们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我的好老公和我的好闺蜜。”
林浩天瞳孔剧烈缩了缩,脸部已经僵硬的没有任何表情了。
他张了张嘴,想要什么说,然而,被自己老婆捉奸在床,他说什么辩解什么,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再说,他们在床上所说每一句话,肯定都被顾清茗听在耳里。
顾清茗,好深的心机啊!

第5章:报复1(求收藏求留言求评价)
顾清茗等了一会儿,还不见那个人出来,这耐心也没了。
她直接吩咐保镖道,“既然她不愿意出来,你们去请她出来。敢做就要敢当,躲在屋里,成缩头乌龟,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吗?”
“是,大小姐!”
一个保镖留下来保护顾清茗,一个保镖领命去请人。
“你……你放开我!混蛋,抓疼我了。”
去请人的保镖毫不怜香惜玉,直接抓着蓝若梅的一只手臂,把人给拽出来,再提溜到林浩天旁边去。
当看到蓝若梅身上的一袭红裙子,及颈项上的项链和耳环时,顾清茗瞳孔中怒火迅速燃烧。
她握了握拳头,再忍了忍,随后神色恢复平静。
她像看一件物品一样把蓝若梅上下打量了一下。
随即她冷笑一声,道,“蓝若梅,看来你什么都喜欢我的,我穿过的衣服你喜欢,我戴过的首饰你喜欢,现在连我用过的男人,你也喜欢。我看你喜欢的不是林浩天,而是我吧?”
蓝若梅表情顿时扭曲了一下。
“现在却还想着霸占我的财产,呵呵,你们是哪里来的自信,我顾家的东西,就会是你们俩个狗东西的?”顾清茗嘲讽的道。
林浩天和蓝若梅就算是千般算计,可他们万万没有算到的是,恐怕是顾清茗是顾建国亲自培养的继承人。
所以,顾氏集团将来只能是顾清茗的。
就算以后林浩天靠着顾清茗进入了顾氏集团,顾清茗也不可能把若大的集团交给能力根本不足的林浩天。
所以,林浩天是空有一副狼子野心,却根本没有能力去施展。
顾清茗重重的打击他们道,“真以为攀上了枝头,就当自己是一只凤凰了吗?哼,我看得起你们,你们才是一只穷沟沟里飞出来的野凤凰,可我不屑于你们时,你们连一只麻雀都不是,只是地沟里的臭老鼠。”
蓝若梅和林浩天脸色特别难看,对着顾清茗怒目而视。
林浩天握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跳起,他咬牙切齿的道,“顾清茗,你竟然如此看我?”
“不然呢?”顾清茗淡淡而又犀利的反驳。
蓝若梅却突然勃然大怒道,“顾清茗,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你不就是有一个好出身,有一个好爹吗?如果你没有一个好出身,你爸没有钱,你恐怕过得连我们都不如!”
眼底几乎喷出怒火,嫉妒之光,如箭一般的直射向顾清茗。
“有钱有势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还不是那样的愚蠢,被我们给哄得团团转,被我们给骗了五年,哈哈……”
蓝若梅有一只破罐破摔的样子,语气显得疯狂和怨愤。
上天何其不公,为何有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有,而有人出生,就必须自己去拼搏,甚至连温饱还是问题。
“哈哈……,五年啊,顾清茗,你不知道,这五年时间,我跟浩天上了了多少回床了,不管是你们谈恋爱两年,还是你们结婚三年,就是三年前,浩天生日,你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他时,你不知道,当时浩天可是跟我在一起的。”
蓝若梅把自己跟林浩天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仿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出了这口恶气。
她对顾清茗是羡慕,更是嫉妒。
她想要获得顾清茗的全部,可同样也不想要顾清茗好过,凡事她都想给她填一填堵。
“呵呵,顾清茗,你的男人跟我在一起五年,同样的也是跟你的男人上床五年,你现在是不是很嫉妒,很愤怒啊?
哈哈,顾清茗,你就算有钱有势有貌又如何,你老公心里只有我蓝若梅一个,而你,只是被我们利用,让我们过好日子的脚踏石罢了!”
既然已经跟顾清茗撕破脸了,那就没有伪装的必要了。
她要把所有的不满,心里的不忿,都通通发泄出来。
“你早上不是听见了吗?浩天,他恶心你啊,哈哈,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恶心,那滋味怎么样?”蓝若梅满是得意的说道。
心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对方不好受,她就高兴!
她的快乐,就是建立在顾清茗痛苦之上。
呵呵,有些人,心里就是这般扭曲。
明明他们自己挑中顾清茗为目标,故意设计,特意接近她,甚至是不惜以身为饵,结果,他们却仿佛是被人逼人为娼,心里充满了愤慨与怒火。
顾清茗早在看到那一幕的刺激,到现在,已经有了缓冲时间,让自己虽怒火冲天,但却是越发冷静。
这是他爸培养她时,跟她说道,遇到越大的事情,越是需要冷静与镇定。
因为有足够的冷静与镇定,才会让自己思考,想出相应的对策去解决现下的问题。
为了培养她这样遇事不慌的性格,他爸也是费了心思的。
顾清茗眼神就这么淡淡的看向蓝若梅,眸光之中毫不掩饰的鄙视与不屑。
“所以,蓝若梅,你这是嫉妒我的家世,嫉妒我的容貌?”顾清茗冷冷的问道,“所以,你想要夺了我的一切,把我狠狠的踩在脚下,这样就让你发泄出气一般,是不是?”
直接把蓝若梅那恶心又扭曲的心思给揭穿,接着又道,“你们使用美男计,不惜用自己的男朋友来钓鱼,可当看到你男朋友和我在一起时,你愤怒又嫉妒,更是不甘心不服气。但你为了过上富太太的好生活,却只能忍着,但暗地里,又给我戴绿帽,以发泄你的不甘心。”
说话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目光犀利的盯着蓝若梅,狠狠的打击道,“蓝若梅,你这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永远也过不了像我保镖佣人前拥后呼的千金大小姐日子。
就算你再羡慕,再嫉妒,心思再扭曲,也改变不了,我就是千金大小姐的事实。呵呵……”
“你……”蓝若梅内心的怒火顿时翻滚出来,“你可恶!顾清茗,你等着,我将来一定会过得比你好。那时,我一定要狠狠的把你踩在脚底下,把你对我的侮辱,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顾清茗根本无惧,耸了耸肩膀,清冷的道,“那我等着!”
随后,她环视了一下这个房子,说道,“既然你们不屑于我的好,那我就把我给你们的一切,全部收回来!”
蓝若梅和林浩天心头一震,瞳孔一缩,双目瞪圆的盯着顾清茗,如一把利剑狠狠的刮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