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嫣墨御尘

第一章 重生:回到与兵哥哥离婚的前一夜
“坐够了没有?”男人的嗓音低沉暗哑,绕进她耳蜗里,苏得让她耳朵都要怀孕了。
“下去,别坐在我大腿上!”
“坐一下,又不会怀孕,我就要坐…叔叔你知道吗?我打小就喜欢你…”
“快,下去,不要说这种撩人的话”
“把我的手脚用铁镣绑起来!”冷酷的声音,他在强压制住体内狂涌而来的躁热。
言语嫣一睁开双眼,一身迷彩服军装的男人,狂野俊美,眼睛猩红,汗落如雨,非常危险。
是墨御尘,她的尖叫声卡在喉咙里。
“你不想被我弄死,马上走。”墨御尘的身体里叫嚣着熊熊烈火般浴望,气势汹汹,奔腾而来。
她的目光,从他起伏不断的胸膛,再往下看,迷彩裤都已经是包裹不住。
即使如此,他天生就有掌控万事万物的气场。
言语嫣听话的拿着小手臂粗的铁链,往他身上缠时,胡乱摸到了他炙热的身躯。
她退开来时,腿上一软,坐在了他的腰间,听到他隐忍的闷哼声,他抵着她时,亦是蓄势待发。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走。”墨御尘像是一只狂野的豹,精准的捕猎了她,将她占为己有。
穿透力突然爆发,她疼的一拳砸到了他的脸上,“是你自己挣开了铁链。”
“当我的女人!”他霸气宣称。
她印在他深黑的瞳孔里,她记得,她已经死了!
“言语嫣,一年前该死的人是你,墨御尘救了你,他从此落下了病根,这一生都不能生育,你让他被世人笑话绝后,现在,无论你剪哪条线,都会炸得你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不知道是谁要炸死她,声音都经过了处理。
在被炸弹炸死前60秒,是他在她的身边,拆弹专家来不及赶来,他亲自剪的线。
“墨御尘,大笨蛋,你快走!”言语嫣哭喊,“无论哪条线,都是死……”
3……2……1……
咔擦,线断。
瞬间的停顿,两人俱是忘记了呼吸。
四目相对,她惊魂未定,他深情似海。
他们是劫后余生了吗?
砰!
炸弹爆炸。
火光冲天浓烟四起。
最后时刻,言语嫣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抱入怀中。
她和他的被炸得血肉模糊,残肢断臂四散开来。
他生得英俊非凡,死得惨绝人寰。
她的双眼仿佛是有一道白光闪过。
墨御尘,若人生还能重来……
重来?这是一年前的场景。
言语嫣马上想起来,她被一个反社会型人格的罪犯劫持为人质,并且要给喝下他研制的药物,她会被男人折磨至死,是墨御尘代她喝下,并救了她。
他不想伤害她,令她将他绑起来,他汹涌澎湃的浴望无处发泄,作为男人算是废了。
现在,她成为他的解药了。
也可以说,他现在不会断子绝孙了!
她在被他狂野的动作弄疼时,又释然了,他们以后各不相欠。
她是一叶小舟,他是大风大浪,他将她抛上抛下沉沉浮浮。
“我警告……你啊……这一次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交集……以后历史有多远,你就离我多远……”
她的话,被他撞得支离破碎。
她的小手,不断的打向他的胸口,想他快点结束。
他此时的表情格外生动,冷淡精致的眉目,染上了浓墨重彩之欲,他低头,吻上她的眉:“我会对你负责……”

第2章 战斗力强悍
言语嫣再次睁开了眼睛,看见是一个森林的实验室里,窗外满树桃花开得灿烂,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唱着歌。
春光正好!
男人的风光也正好!
睡着的他,冷峻如山,似箭如刃的双眉,依然给人难以靠近的冰冷。
他的迷彩服扣子早已解开,露出了大片大片蜜色的肌肤,腹部像是拆开包装排列整齐的巧克力,每一块腹肌都引人馋涎欲滴。
她才一动时,他也醒了。
他在第一时间,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攻击的野兽。
言语嫣一抬头,几乎被他的目光给灼伤。
清醒后的墨御尘,给人强大的压迫感,双眸凌厉的看着他,脑海里迅速的闪现昨晚的片断。
他看到她的衣摆处有血迹,她的贞洁,给他了。
“我回部队向组织申请结婚。”他将她抱离到了一边。
他起身整理着迷彩服,一颗一颗的扣到了领口处,腰间皮带一扎,颀长的身形,宽阔的肩膀,劲瘦的腰,修长的腿。
狂野不拘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王者之气。
言语嫣累的连脚趾头都动不了,哼也懒得哼一声。
墨御尘下令:“我送你回家,准备好户口本,明早九点,不准迟到。”
“停——”言语嫣眉眼一挑,“昨晚的事没人知道,我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没兴趣现在结婚,更没兴趣当一个军人的妻子,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恩,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墨御尘的脸色很是难看,迸发出危险的光芒,“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首长也有处女情结?”言语嫣扁了扁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男人一个样,你放心,我是外科医生,给人开膛剖肚都非常在行,何况补一层膜!”
她站起身来,觉得腿间凉嗖嗖的,低头一看……
墨御尘也发现自己脚下可怜的一丁点布料,属于女生的粉色的小东西。
两人都是一愣。
她现在又酸又疼,那个男人却是气定神闲精神十足。
“麻烦首长拿给我。”言语嫣嫣然一笑,犹如晨露里枝头绽放的花儿,千娇百媚。
墨御尘不料她敢叫他做这样的事,刚才她拒绝得如此彻底,现在使唤得他如此爽快。
言语嫣见他不动,她笑得眉眼弯弯:“首长昨晚的战斗力太强悍,我现在动弹不得,是首长表现绅士风度的时候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狐狸!墨御尘高深莫测的挑了挑眉,伸出苍劲分明的大手,五指握紧了粉色的一小团。
言语嫣要接过来时,他却是大大方方的揣进了军装口袋里。
“还给我!”言语嫣马上冲上来抢,“当首长的都这么变态?还有收集女人衣服的嗜好?”
哪知道她没有抢到,反而双腿没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疼……”言语嫣的眼泪一直往下滚,“我昨晚前面流血了,现在后面也流血了,菊花残,满地伤,大变态……”
墨御尘上前抱她入怀,查看她的伤,她趁机双手去扒他的军装口袋,要找回自己的小内内!

第3章 我们玩个游戏
墨御尘见她哭得小脸全是泪水,他的心一软,他昨晚确实是失控了。
他看到有图丁扎到她的小屁股上,伸手拔出来:“罪犯把实验室建立在深山里,距离市区医院,有三百多公里,我们开车去最近的乡村医院,大约一个小时后会到。”
正在他军装口袋里忙碌的言语嫣,并没有找到自己要的东西,他藏去哪儿了?
面对如此腹黑而变态的特种兵首长,她计上心来:“你让我光着小屁屁去看医生?医生可能会想,这小姑娘娇娇怜怜弱不禁风的,还满身是你虐待的痕迹,肯定是被你抓去山里囚禁生孩子了。”
“所以呢?”墨御尘将她抱向了停在不远处军用吉普车处。
言语嫣浑身没力,也任他抱着走,“首长为了体现正直、刚毅、无私的军人精神,请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墨御尘打开了车门,“明天早上九点到了民政局,我给你。”
“人为什么一定要结婚?人为什么开啪之后,非得要拴在一起?”言语嫣趴在了后车座里,“要不?我们玩个游戏?”
墨御尘宽阔的肩膀挡住了太阳的光线:“婚姻不是游戏!”
“你是不敢玩?”言语嫣倨傲的扬起了下巴,“如果首长敢玩,我就敢和你去民政局。”
墨御尘颔首,“说说看!”
言语嫣向他伸手:“我先想想,你把手机给我,我向医院请假。”
他掏出裤袋里的手机,言语嫣接过来,他关了门。
言语嫣快速的跑到了驾驶坐位上,将钥匙插进去,一脚踩下了油门,打开了窗户:“游戏就是你明天早上九点前能找到我,并且到达民政局。首长,拜拜!”
墨御尘才知道,他在疼惜这只哭泣的小狐狸时,小狐狸趁他不注意,偷了他的车钥匙,骗了他的手机。
好样的!
他倒是要看看,他能不能找到她?
开着一辆牛皮哄哄的军用车,言语嫣打开导航,输入了海城市中心她上班的医院地址。
她脑补了一下墨御尘跺脚叉腰生气的暴怒样,心情格外的舒畅。
开什么国际玩笑?她重活一世,还要跟这个男人绑定在一块?她连是谁想炸死她都不知道!
半小时后。
“嘟嘟——”
一字儿排开的警车,挡在了她的车前面。
首先下车的男人,穿着铁灰色的警装,他兴奋的跑了过来:“墨哥……”
言语嫣迅速的在脑海里搜索他是谁,他是墨御尘的一个铁哥们,刑警队长——慕问鼎。
他一看是个女人在开车,车上也没有墨御尘的身影,他还没有问时,言语嫣就哭得特别伤心:“警察哥哥,快救我……救我……我被一个大变态……”
奥斯卡影后一秒入戏,她指着裙子上残留的斑驳的血迹,还有脖子上的吻痕。
“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来英雄救美的特种兵队长呢?”慕问鼎着急的问。
言语嫣嘤嘤抽泣:“队长和罪犯在博斗时,我晕了过去,醒来不见他,也找不到手机,我就开着车回来求救,你们快点过去吧,一定要救回他。”
“凌博,你开车送她镇上医院。”慕问鼎马上说道,“其他兄弟,跟我走!”

第4章 真是乖孙子
言语嫣躺在了后车座里,看着好几辆警车呼啸开走,她狡黠的笑了笑。
她本来是想着墨御尘徒步走到了镇上,起码都要半天时间了,那个时候,她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兄弟军团们来了。
她只能是先到了镇上,再想办法。
慕问鼎等人开着车,在十五分钟之后,看到了大步跑在马路上的墨御尘,“墨哥,没有受伤吧……”
警察们都下了车,一起围了上来,为找到了墨御尘而开心的双眸放光。
“言语嫣呢?”长时间的奔跑,汗水已经湿了墨御尘的衣服。
慕问鼎笑道:“我叫凌博送她去了医院,她说被大变态给伤害……”
很好,他在她的眼里,就是个大变态!墨御尘沉声说道:“上车,去镇上。鼎子,拿你手机给我。”
他第一时间打了凌博的电话:“人呢?”
“报告队长,在服装店买衣服。”凌博将车停在了路边。
墨御尘嘴唇微弯,冷厉之至:“给我看好她。”
“是!”凌博走下车来,望服装店看了看。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小镇上聚集了好多人,十里八村的乡邻们,都赶了过来。
言语嫣在到达镇上后,说自己衣服有血,要去买衣服,凌博哪知道她是要逃,还给了她好几百元钱,让她随便挑。
她在更衣室里,换了一套老太婆的妆束,戴了一顶银灰色的假发,颤颤威威的走出来,见到了一个女学生中午下课在挑衣服,她道:“姑娘,能不能带我去卖校服的地方?我想给家里孙女买一套校服。”
“好的,奶奶。”女学生扶着她走出来,她在经过凌博身边时,明明是故意,却装着是不小心踩了正望着服装店里的凌博一脚,“小伙子,不好意思……”
凌博笑着摇头:“奶奶,没关系的,您慢点走!”
“真是乖孙子!”言语嫣赞叹道。
十五分钟后,墨御尘抵达现场,“人呢?”
“还在里面,一直没有出来。”凌博马上说道。
“人早跑了吧!”墨御尘向空中挥了挥拳,依他对她的了解,她不可能买那么久。
凌博一进店里看,果然没人,由于小镇上没有监控录相,他只有凭记忆:“队长,她扮成老婆婆逃了,太可恶了,我还尊称她为奶奶,更可恶的是,她还叫我乖孙子!”
跟在墨御尘身后的慕问鼎,咧嘴一笑,他猜到了个大概,这个女人和他好兄弟的关系了。
“队长,她是不是伤害你的罪犯?演了一出现实版的无间道!”凌博摩拳擦掌,要抓她回来。
墨御尘冷酷的脸上锋芒再现:“她不是罪犯,所有人不准伤害她。”
“她这么鬼精灵,在凌博眼皮子底下逃了,她所说的被大坏蛋伤害,也是假的了。”慕问鼎立即说道。
亏了他们一大帮男人,被一个小女人算计了!
墨御尘的脸更黑了,昨晚不是她坐在他身上撩啊撩,他也不会擦枪走火一发不可收拾。

第5章 质疑男人的技术
“封锁小镇上所有出口,我去学校看看。”墨御尘想着,她问校服,可能会去镇里的中学校藏着。
只要她躲过今晚,明天早上九点到不了民政局,她就赢了。
现在是中午放学时间,教室里大多空了。
墨御尘找了找,没有她的身影。
他看到了女厕所门前,放着一块牌子,写着“正在清洁”四个字样。
“言语嫣,你跑不掉了,马上出来!”墨御尘沉声说道。
没有人应他!
墨御尘叫了女学生去找,他这一刻感叹可惜他这一队里没有女兵。
女生们在看到了他,都在犯花痴,他太帅太有气场,只是冷酷的不近人情,她们不敢靠近。
“没有人在。”女学生红着脸,不敢看他。
忽然,从女厕所里冲出来一个疯疯癫癫的清洁工婆婆,她端着一盆水,“唰”一下泼到了墨御尘的身上。
墨御尘快速后退,还是被泼湿了衣服和裤子,她在骂骂咧咧:“你这变态,还不走?想到女厕所干什么?是不是要叫警察抓你?言同学,你别怕,我保护你……”
言语嫣真的在女厕所里?墨御尘的脸色铁青,他此刻见太婆婆拿着拖把横在女厕所门口,是进也不是,理论也不是。
就在这时,他身上的手机响起来,而且来电显示是“墨哥”二字。
言语嫣拿他的手机打到慕问鼎的手机上?
“好,我马上来。”墨御尘讲完电话,立即下楼。
其实,就在墨御尘最先去女厕所后,她躲在一楼的课桌后面,正悄悄的翻窗,然后混在了校园里吃午饭回来的女生里。
言语嫣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男人找的还挺快!
言语嫣正想着下一个地方去哪儿,听到了前面大约一百米处的医院有哭声。
医院门口,有一个女人正在嗷嗷叫不停,“我好疼,快救救我……我的肚子疼,肠子像是打结了,我要死了……医生医生……”
“镇上能动手术的医生去市里开会了,真是没有办法,我只会看一些普通的感冒病,不敢动手术刀。”他身上穿的白大褂非常破旧,“现在你快点去市里医院,还能捡回一命。”
“首长,我在这里。”言语嫣向他招了招手,当然,她也给厕所的阿婆哭诉,有个大变态在跟踪她。
阿婆这一盆水,啧啧啧,大首长差点变成落汤鸡了。
言语嫣一看,马上笑得天真无邪:“首长,真是巧!我们又见面了!”
春天的阳光,沐浴在她的身上,明明是普通的校服,穿在她的身上,依然展现着婀娜的身姿。
她双眸清波流转,肤若凝脂白里透红,比晶莹的水晶更显得清澈水灵。
墨御尘大步流星跑到她身边,来不及和她计较这一路,她骗他耍他玩他的事情,他问:“你能不能救她?”
“你在质疑我这个医生的专业能力之前,先质疑一下自己作为男人的技术!”言语嫣的小手一挥,“这种小手术,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不过……我有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