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宁宫铭一

第一章 宁负世界不负你
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怀里护着一个女子,两人浑身枪伤的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即使男人拼命相护,他和他怀里的女子也完全没有了呼吸,周围几个拿着枪的男人在肆无忌惮的嗤笑!
“太好了,徐维安,你竟然成功杀了宫铭一。”
“呵呵,真要多谢这个女人啊,太好骗,宫铭一爱上她这不是找死吗?”
“这么美的女人你也舍得下手,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
“哈哈,尸体你要玩吗?”
被男人护在身下满是血污的女子早已断气,可此时绝美的脸上划过一滴血泪,仿佛诉说着绝望和不甘,眼角的红痣染血,越发红得哀伤莫名。
白月宁诧异的发现,自己漂浮到了空中,她悲伤万分的看着自己和宫铭一的尸体,看着这些刽子手大笑着,还在对着宫铭一的尸体开枪踢打,当成玩乐。
她的灵魂的朝着那些开枪的人扑过去,“不要碰他,滚开,你们都滚开!”
可谁都听不到,谁都看不到,她的灵魂穿过旁人的身体。白月宁绝望的看着,宫铭一至死都是护着她的姿势,他这么骄傲,死了却还要让这些人侮辱,怎能接受啊!
“啊!”白月宁
仿佛震碎了她的灵魂,眼前一片黑暗,她再也没有意识!
……
……
不知过了多久,白月宁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挤进了房间,沉灰色调的房间渐渐亮了起来!
白月宁脑中一片混乱,一时之间竟不知身在何处,她轻轻动了动身体,好像被人拆分了重新组装过一般疼痛。
人都死了,还能感觉到疼吗?
“待在我身边!”男人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突然在她身边响起,却犹如在她的脑海中敲响。
白月宁瞳孔一缩身体顿时僵住,脸上冰冷的恨意瞬间破裂,变成震惊!
她僵硬的回头,水雾盈盈的双眸瞬间睁大,看向身旁男人的脸,一张俊美得如同天神一般的面容,深邃如星一般的眼眸,鼻挺如峰,此刻正眉峰轻皱,薄唇微抿。
宫铭一,竟然是宫铭一!
他不是和她都死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仔细一看,极具男性风格的房间,大气又奢华,这竟然是宫铭一的房间!
这……跨越幅度有点大啊!
白月宁有些贪婪的看着面前这张脸,脸上没有被她狠心划上的恐怖伤痕,没有心力交瘁的面如死灰,没有眼角早生的细纹,没有安静冰冷的没有呼吸。
犹如要把他看在眼底,印在心底。
是他,只不过是更年轻的他,还有……更年轻的自己!
白月宁
她如同聊斋里的妖仙鬼怪了啊,只不过这重生的时机很“微妙”,房间里都散发着一股暧昧的气息,让她心中狂跳!
她欣喜,欣喜到心中的怨恨和不甘都暂时压下,眼中只有眼前这个男人,脑海里一次又一次的回想起宫铭一舍命的相护的那一幕!
她呆呆的不动弹,不躲闪,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光裸的男人起身,看着他精壮的后背,看着他穿上那身熟悉的军装!
一九八的身高,俊美非凡的面容。健康的肤色,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比,腰部六块腹肌线条分明,
白月宁脸微微一红,偏过头去!
宫铭一看着她的反应,眼神一暗,不知道又误会了什么,只怕是以为白月宁是因为厌恶才扭过头,出门前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道。
“你……不要怕我!”
“……”白月宁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面对这个男人还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眨巴眨巴了眼,心想她确实不怕,整个京都,如果有谁不怕宫铭一,也就只有她白月宁了!
前世,她活成了笑话,心心念念追寻的男人只是利用她,利用她接近宫铭一,利用她暗杀宫铭一,利用她最终害死了宫铭一。
而她一心想要逃离的宫铭一,却为了她,丢了心,舍了命。
还能相见,真是太好了。
此生来世,宫铭一,这次我宁可负了全世界,也不会再负你了。

第二章 跟我下楼
宫铭一走出房间下楼后,白月宁缩到了被子里,冒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紧紧的揪着被子,那满身青紫的模样,明明是一只被凌辱的小兽,眼中却闪动着兴奋的光!
她有严重的自闭症,在极度不能控制情绪的时候,习惯了躲起来。
前世这自闭症可是折磨得她不轻,用了好些年才克服了。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的一切,让她很确定她现在还活着,并且重生到了几年前!
安静的房间里,很快她便理清思绪,她回到了十八岁生日的那晚,因为记忆中,在宫铭一身边整整十年,宫铭一就只要过她这一次,还是因为一时不查,被人下了药!
白月宁的模样有些凄惨,却高兴的勾着嘴角,显得有些滑稽。
可她真的高兴啊,前世她把宫铭一伤得如此之深,宫铭一心心念念把自己的心捧到她面前,她却一次又一次狠狠的摔倒地上,直到把那颗心摔得四分五裂。
最后竟然还害他丢了命!
没想到上苍怜悯,竟然给了她一颗后悔药,她怎么能不高兴。
等平复了心情,她慢慢的从被子里出来,随意的找了一套衣服穿上,抱起床头的旧娃娃,微微勾着嘴角笑了,绝美的脸上,带着一股新生般的光彩!
……
许久之后,房间门再次打开,宫铭一去而复返,白月宁来不及考虑两人之间的问题,见到这个男人就忍不住眼睛一亮。
像是舞台上的移动灯光,随着主角不停的移动。
“你跟我下楼!”宫铭一看似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
“……额……什么?”白月宁仰着头,呆呆的迷失在他的盛世美颜中,脑中七彩小星星飘呀飘,一时没注意宫铭一说的什么。
宫铭一心中一痛,以为白月宁连他说话都不想听了,上前几步,抓住了白月宁的手腕。
“我说,让你今天跟我下楼!”宫铭一生硬的语气中带着一股焦躁的气息。
手腕上的力道有些大,轻微的刺痛感,让白月宁回过神来,顿时想到昨夜发生的事,想到现在的情况,不由得面色一白。
她想起宫铭一去而复返的原因了,宫铭一让她下楼,是想让副官帮忙解释昨夜发生的事,发生了那样的事,宫铭一是怕她想不开,想要补救,可前世闹得很不愉快啊。
那时她不懂,她不了解这个男人,也不想去了解。只认为是羞辱,是把她的骄傲,她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底的羞辱!
还因为宫铭一的那个副官是个女人,是个蛇蝎心肠阴狠毒辣的女人。
特么,刚重生就遇到大事件呢!这次可要好好处理,不能再悲剧了。
“咔嚓!”一声!打断了白月宁不美好的回忆。
“你……”白月宁微张小嘴,诧异的看着自己左手齐肩断开的衣袖。
原来看着白月宁沉默的神色,宫铭一开始焦躁,开始心慌,拉住她的手腕越发用力,竟然把她丝制的衣袖给扯了下来。
露出白嫩如新藕的手臂,上臂上,还有昨夜激烈之后留下的点点青紫,好不暧昧!

第三章 对不起就算了吗
宫铭一看着她满是青紫的手臂脸色一沉,看起来很是可怕,可这一次白月宁知道,那只是抱歉之下还藏着一丝慌乱。
怕什么,怕她生气,怕她不开心,怕她冷着脸不理他。
谁能知道,堂堂的宫家少爷,史上最年轻的A国少将,外人口中的暴戾杀神,却爱得如此卑微,如此小心翼翼。
这一世白月宁看懂了,觉得心酸又心疼,前世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才能把这个骄傲高贵的男人变得这般卑微。
她双眼一红,偏过头去不忍再看,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哭出来。
宫铭一看着白月宁的反应,眸色又是一暗,连正眼都不愿意看他吗?
白月宁回过头自然发现了宫铭一的黯然,看着他努力压抑情绪,她怎么可能再让这个男人难过。
宫铭一并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人人都知道宫少将暴戾易怒,所以就算宫铭一身居高位,有财有貌,可依旧全世界都怕他!全世界的女人都想嫁,却又不敢嫁的男人。
很少有人会把他当成自己的良人,包括前世的白月宁。
可如今她不怕,她抬头看他,巴掌大的小脸苍白柔弱,一双水雾盈盈的大眼俏皮轻眨,粉嫩的红唇不在时常愤怒而死死地咬着,带着一丝上翘的幅度,晃得眼角那一颗红痣仿佛会夺人心魄的小妖精。
“宫铭一,你怎么弄坏了我的衣服!”
微微噘着嘴,带着撒娇的一句话,冰冷的气氛却瞬间缓和了过来,宫铭一的躁动奇迹般的收敛了,他楞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因为月宁从不曾这样娇娇俏俏的和他说话。
“我……对不起!”宫铭一冷冷的说,他想说他不是故意的,他想说他只是没控制好力道,可出口的也只有一句对不起。
白月宁知道,宫铭一每次都是这么沉默的迎接自己的疯狂和愤怒,毕竟前世她的性格偏执又极端。此刻她依然噘着嘴,只是心中越发酸得厉害。
“对不起就算了吗?”话语中带着无理取闹的骄纵,看宫铭一脸色一白,她赶紧接着说道,“你得赔我新的!”
宫铭一脸色变来变去,最后实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把无数珍贵的东西捧到月宁面前她从来不屑要,怎么会让他赔一件衣服。
“好!我明天让管家送一批过来。”许久宫铭一才冒出这一句话。
白月宁满意的一笑,这呆子,她这么明显的亲近都看不出来,还真以为她想要衣服啊。
她的衣服都是宫铭一的御用设计师准备的,那可是千金难求一件的设计师,要是让人知道,她的衣服都是一批一批送过来的,还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宫铭一看到白月宁这样的笑容,直接僵在原地,只觉得眼前犹如烟花绽放,晃得他快要睁不开眼。
他从没见过她这般笑容,他知道,她不愿对他笑的。
发现宫铭一在看着她发呆,白月宁笑得越发畅快了。
传说中的冷面阎罗宫铭一,此刻像个呆子,前世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个男人这么可爱呢,真好啊,能重来一次真好啊!
“你,你怎么了?”宫铭一生硬问道,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些忐忑。
他觉得白月宁不可能对他这样和颜悦色,应该对他又打又骂,把手中能丢的一切东西都砸向他才对,这样的反常他认为是受了刺激,有些担忧。

第四章 礼物
“我很好,一点事都没有。”白月宁强调。
她只是稍微态度好点,宫铭一就这般忐忑,要不是怕吓到他,她早就狠狠的扑到他怀里去了。她认真的看着宫铭一,她想,重活一世,除了报仇,想来就是为了还这个男人的一世深情吧。
宫铭一看着平静不在疯狂的白月宁,仿佛可以通情达理的讲道理,他试着僵硬的开口解释道,“昨夜,是我不好,我……其实只是想送你生日礼物!”
只是没想到一场好意,却变成了迫害。
昨夜他对她……是一时大意被人下了药……高傲如他却怕惨了月宁难过,所以才让她下楼,专程让副官过来给她解释,可他从来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出口的话语也只有生硬的强势。
重生的白月宁对昨夜的事,倒是不会介意,睡了这么一个有财有貌有地位的男人,怎么看都是她赚了!
她对礼物倒是很有兴趣,她双眼亮晶晶,轻笑着,朝着男人伸出了纤细白嫩的小手。
“那给我的礼物呢?”
昨夜,她的十八岁生日,前世所有一切悲剧开始的一夜,只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让悲剧发生了!
宫铭一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小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这一刻的白月宁乖巧得不真实,今天是怎么了,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纤细的小手,白嫩得能看到皮肤下淡青色的血脉,柔弱得让他忍不住想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看宫铭一没反应的发呆,白月宁努了努嘴故意打趣道,“你该不会后悔了,不想送给我了吧!”
“在这里!”宫铭一赶紧收了情绪,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原本精致包装的盒子!
一个笔记本大小的盒子,盒子上的包装纸都破了很是糟糕,宫铭一越发忐忑,昨夜发生了那种事,这礼物自然随着那大衣丢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
他的心也确实乱了,今天竟然衣服都没换,依旧穿了昨夜的那件脏大衣。
白月宁却满意的接过,并没有嫌弃包装的损坏,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小兔子,毛茸茸的可爱至极,仔细一看,才能看出兔子的眼睛是用红宝石镶嵌的,是一只玩偶兔子。
看着白月宁打开盒子,宫铭一修长的手指握成拳头,每年生日各种节日,他都会替她准备礼物,满是期待的送给她,只是她从来都不喜欢。
时日长了,宫铭一对于送礼物,渐渐的有了些紧张,只怕依旧不会喜欢吧!
这兔子是他亲手做的,他觉得白月宁微红的眼睛亮晶晶,和这兔子有几分相似。
拿出礼物的白月宁,却心颤了颤。
……是这只小兔子啊!
前世她也收到了这小兔子,她是怎么做的呢?她用小剪刀把这兔子剪得破破烂烂,狠狠的踩了几脚,毫不留情的丢到了垃圾桶里!
然后看着宫铭一受伤的眼神,带着冷笑。
却不知道,为了这只兔子,宫铭一特意找玩偶大师学习,他总是费尽心力的想要让她开心。
现在想起来,她真是想扇自己一个巴掌。

第五章 这是幻觉吗
看着宫铭一有些紧张,她赶紧收了情绪道,“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宫铭一终于放松了,就算这只是一句客套话,但白月宁没有当面发火丢掉,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白月宁微笑着接过小兔子,满意的看了看,想了想,放下怀里的旧娃娃,把小兔子抱在了怀里。
这个她一直抱了好些年的旧娃娃,是这别墅里她唯一的东西,是她从那个抛弃她的家里带出来的娃娃,可就如她的重生一样,很多事她也明白了!
毕竟她已经不像前世这么傻了,眼巴巴的想要靠近那个她以为的家,却不知人家厌恶得巴不得她去死。
这次她知道谁才是那个对她最好的人,不会再那么不知好歹了!
“你……”
宫铭一心中有着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震惊不敢置信,注意着白月宁满意的神色,白月宁竟然开心的接受了他的礼物。
不是客气,而是真的喜欢!
问题是白月宁有多宝贝那个旧娃娃他是知道的,看着她就这样放下了那个抱了好几年的旧娃娃,开心把抱着小兔子,宫铭一忍不住紧紧的捏着拳头,掌心被掐得生疼,才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
白月宁笑得眉眼弯弯,上辈子自己怎么就瞎了眼,放着这好好的绝世好男人不要,非要去追求什么自由,什么阳光呢。
她再也忍不住,上前几步,努力的垫起了脚!
“吧唧!”一声,亲在了宫铭一的下巴上!
至于为什么是下巴,因为身高有限,宫铭一可是一九八的身高,比普通人高出一大截呢!即使垫着脚,依旧不够高啊!
宫铭一的脑子轰的一声,彻底乱了,从来就面无表情的脸,都有了几分色彩,火热的气息开始朝着全身蔓延,心中狂跳,他才知道,原来喜悦的情绪和愤怒一样,也是控制不住的。
这只怕是幻觉,他这么想着。
白月宁无辜的耸了耸肩,她可不是故意要吓他的,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你好好休息……我先下楼了!”宫铭一面上依旧镇定,完全不知道自己起伏的情绪早已被白月宁看在眼里。
宫铭一都快傻了,他哪里还记得自己上楼来见白月宁到底是为了什么,脑中只有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什么事了?
这种他做梦都不敢梦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在现实,一定是最近心中事情过多,压力太大,产生幻觉了!他呆呆的往外走。
白月宁微羞,她好不容易胆大一回,这人怎么就要走了,赶紧叫住。
“喂,宫铭一⋯⋯你不是来叫我下楼的吗!”白月宁脆生生的说道。
这句话让宫铭一面色一白,仿佛当头一桶冰水,让他凉了个彻底,瞬间被拉回了现实。
是啊,昨夜他强要了白月宁,这才是现实。
“对,有事对你说。”宫铭一的声音又恢复了沉闷。
白月宁点头同意,宫铭一的反应很正常,这么多年的反抗,她无法让宫铭一立即相信自己的心,不急反正他慢慢会知道。
“你转过身去!”软软糯糯的话语从白月宁口中说出。
“什么?”宫铭一压抑着情绪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是要带我下楼吗?你不转过身去,我怎么换衣服,难不成你想看着我换衣服吗?”
“……”
慌乱的脚步声,宫铭一不但转过身去,还快步走到了门口,白月宁撅噘嘴,心想看你还怎么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