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如月萧瑾寒

第1章 云如月悔恨惨死
“吱吱吱!”
天牢中老鼠兴奋地跑来跑去,趴在地上的女子已经见怪不怪,若是几天前,她一定大喊大叫,但是经过几天的酷刑,她已经身心俱疲。
“参见皇后娘娘!”
“平身吧!本宫来看看瑞王妃!”天牢外传来女子娇媚的声音。
“娘娘请!”牢头一脸谄媚的对着女子说道。
“你们下去吧!本宫要和瑞王妃单独说说话!”
云如雪看着地上的女子大笑道:“云如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看看你的样子,哪里还有昔日做瑞王妃时高高在上的样子!”
云如月动了动身体,却感觉到全身都传来刺骨的疼痛。
“哎呦,姐姐您还是不要动了,全身的骨头都被打断了,如果动的话,多疼啊!”
云如月高傲地抬起头,恶狠狠地看向云如雪,咬牙切齿道:“萧瑾辰呢?让他来见我!”
云如雪用手抬起云如月的下巴,指甲狠狠地插入她肉里,得意地说道:“皇上,现在正在忙着杀人呢!没空来见你!”
见云如月不说话,云如雪轻声说道:“姐姐,你不知道皇上杀的是谁吗?是姐姐你的亲哥哥云如沐!还有云府上下几百口人!”
听到云如雪的话,云如月不敢置信的望向她,被打断的双手想要抬起抓住面前的云如雪,但是挣扎了几下,还是没能抬起来。
云如雪见状,放开她的下巴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对云如月说道:“姐姐,我们姐妹一场,妹妹就好心带你去看看行刑的场面吧,让姐姐您和沐哥哥再见最后一面吧!”
说罢便吩咐两个狱史将云如月拉出去,全身筋骨皆断,被两个狱史拉着胳膊拖在地上,云如月感觉身上的皮肤都被石子磨破了,火辣辣的灼痛感。
云如月被架在城墙上,看着刑场上跪满了自己的亲人。云如月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庞,最后看到被钉在木架上的云如沐,只见他双手双脚都被钉子贯穿,牢牢的钉在木桩上。
“哥哥!哥哥!”云如月大喊道,不知是距离太远,还是云如月虚弱的身体喊出的声音太小。被钉在木桩上的云如沐一点反应都没有。
站在不远处的萧瑾辰一声令下,几百名刽子手一同举刀,顷刻间数百颗人头落地,滚落在一片血泊之中。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怎么下得去手,他们也是你的亲人!”云如月怒吼道。
云如雪残忍地说道:“亲人?他们算什么亲人?和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不是云安的亲生女儿。”
云如月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云如雪依旧不依不饶道:“你知道为什么皇上要诛灭整个云府吗?是因为云府居然敢通敌卖国,将军情传递给敌国,致使瑞王被人偷袭,命丧边疆。”
“你……你……不可能我哥哥他不会通敌卖国,你胡说……”云如月喘着粗气,努力的消化云如雪的话,萧瑾寒他死了,他居然死了,自己不是讨厌他吗?为什么会有心痛的感觉。
“哈哈哈,云如沐当然没有通敌卖国,只不过那些通敌的书信,是我伪造的,并且派人放在云如沐的书房里的。”云如雪看着痛苦的云如月,笑的花枝乱颤。
“你为何要这样做?为什么?哥哥他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陷害他?”
云如雪无奈道:“没办法,谁让他手握重兵,皇上刚刚登基,当然要将将兵权收回,正好可以趁机除掉瑞王,一举两得。”
云如月心如死灰道:“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皇上连你一起杀了吗?”
“姐姐啊姐姐,说你蠢,你还真的蠢,妹妹我可是帮助皇上收回兵权的功臣,皇上怎么会杀我,皇上可是已经封我为皇后了,并且将妹妹的外祖父升为一品太师,以后妹妹我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我想姐姐一定会为妹妹我高兴吧!”
云如月不顾身上的疼痛扑向云如雪,想要和她同归于尽。
云如雪看着视死如归的云如月心中一惊,连忙向不远处的萧瑾辰大喊道:“皇上,救救臣妾,姐姐她疯了,她要杀臣妾。”
听到呼喊声的萧瑾辰快步走了过来,拉住云如月的领子向后拽,云如月被大力的摔在了地上。
“雪儿,你没事吧!”
云如雪梨花带雨的向萧瑾辰撒娇道:“皇上,雪儿好怕啊,刚刚雪儿劝诫姐姐,想让她向皇上求饶,谁知道姐姐不但不愿意,还想杀死雪儿。”
萧瑾辰看着厌恶的看向地上的云如月,冷冷地说道:“云如月别给你脸不要脸,雪儿善良,想给你留条活路,谁知道你非但不领情,还想伤害雪儿,看来朕一定要杀了你。”
“哈哈哈哈!萧瑾辰,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你说登上皇位之后,就立我为后。现在却屠我满门。当初若不是我,你只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人人都可欺负的废物,哪有机会可以登上这皇位。我为了你忍辱负重,你居然这样对我。啊……”
萧瑾辰一脚揣在云如月的胸口,直接给她踹翻在地上,良久云如月才艰难地仰起头来看向两人。
“你看看你现在卑贱的样子,还敢笑话朕的身份,你这个被瑞王睡过的不洁女人,还想当皇后,你在痴心妄想什么?若不是雪儿告诉朕,朕还要被你蒙在鼓里。”
“皇上,您别生气了,既然你厌恶她,那就把她杀了!也好让她和家人团聚。”窝在萧瑾辰怀里的云如雪冷冷地说道。
“好啊,本来朕还想留你一条贱命,但是看你这个样子,朕是非杀你不可了。来人将她扔到云如沐身边,一起放箭射死。”
侍卫将云如月如同垃圾一样丢在云如沐脚下,云如月强忍着剧痛,努力的想要抬起断裂的手臂,想要摇醒木桩上昏迷的云如沐。
“哥哥,哥哥!”
云如沐悠悠转醒过来看到被折磨的没有人样的云如月,心疼道:“月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那个人渣居然把你折磨成这样。”
看到被折磨成这样的云如沐还在担心自己,云如月声泪俱下道:“哥哥,都怪月儿轻信他人,才害的云府上下惨遭灭门,都是月儿的错。”
云如沐虚弱地笑了笑说道:“月儿都怪哥哥没有保护好你!”
“放箭!”
萧瑾辰一声令下,万箭齐发,云如月两人皆死在乱箭之下。萧瑾辰还命人将云如月等人的尸骨拉去乱葬岗。
云如月看着自己尸体被万箭射穿,上方城墙之上的萧瑾辰和云如雪,这对狗男女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云如月十分的不甘心,恨不得亲手掐死他们。但是当自己的手穿过他们的身体时,云如月才发现自己只是漂浮在半空的孤魂。
这时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萧瑾辰等人也听到这个声音。
“皇上,这是什么声音?雪儿好怕啊!”说完便靠紧在萧瑾辰的怀里。
“雪儿不怕,有朕在呢!”安抚过云如雪后,下令道:“来人,去查看一下怎么回事?”
“皇上……皇上……不好了!”御前太监连滚带爬的跑过来。
“怎么了?”
“瑞王……瑞王他带兵打了回来,已经到京城外了。马上就要进城了!”
“什么?瑞王不是死了吗?”萧瑾辰大惊失色道。
“奴才也不知道,瑞王马上就要攻进来了!皇上您快拿主意吧!”
“快派人关闭城门,命弓箭手准备好!”
“是!”
云如月飘在半空中听到了几人的对话,萧瑾寒他回来了,为何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自己怎么这么高兴。
“皇上,挡不住了,瑞王冲进来了!皇上你快逃吧!”御前太监很快又折返回来。
萧瑾辰悔恨道:“一群废物!早知道就晚些杀云如月了,有云如月在手,瑞王也不会如此放肆。”
云如雪惊慌失措道:“皇上,我们现在怎么办?瑞王会不会杀了我们?”
“雪儿,我们快走,朕知道有条暗道可以直通宫外!”说罢拉起云如雪的手慌忙的逃到城墙角。
“咻!”
一支箭射在两人面前的柱子之上,阻断了两人逃跑的步伐。
“萧瑾辰,不打招呼就想走吗?”
萧瑾辰二人见去路被堵,只得挤出一丝笑容面对身后的萧瑾寒。
“瑞王,你回来了?”
骑在马上的萧瑾寒挑眉道:“怎么?皇上见到本王似乎不是很高兴?”
“瑞王此言差矣,朕当然高兴你能活着回来!”
萧瑾寒话锋一转逼问道:“瑞王妃呢?”
“她……她已经死了!”
萧瑾寒用剑架在萧瑾辰脖子上,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说什么?”
云如雪不知死活的说道:“瑞王,你没有听清吗?云如月她死了,死在万箭之下,连尸骨都被拉去乱葬岗了,和她一起死的还有云府上下几百口。要怪啊,就怪你来晚了!哈哈哈哈哈!”
“咔嚓!”
萧瑾寒手起刀落将云如雪斩于剑下,眼睛充血的看向萧瑾辰。
“来人,将他五马分尸!”
说罢便催马赶向乱葬岗。云如月看到这一幕幕,心里激起层层涟漪。身影也随着萧瑾寒飞去。

第2章 萧瑾寒乱葬岗寻妻骨
“月儿,等等我,再等等我,我马上就来了!”萧瑾寒喃喃道。
云如月看着坐在马背上疾驰的萧瑾寒,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明明萧瑾辰已死,他就可以登基上位了,为何放下众人,独自出城。
看到前方的乱葬岗,萧瑾寒翻身下马,跑到堆积如山的尸骨前面,徒手翻开尸体,一个一个找了起来。不知道找了多久,萧瑾寒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庞。
萧瑾寒将手在衣服上胡乱蹭了几下,看着还算干净的双手,轻柔的将云如月从尸骨堆里抱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如同珍宝一样对待。
看到这里的云如月,感觉脸颊有东西流过,抬手去抚摸脸颊,发现是自己的泪水。
“眼泪?心痛?云如月你真的是傻的可以!放着珍珠不要偏偏爱上了鱼目。”
萧瑾寒翻身上马,将云如月的身体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揽在怀里。他亲了亲云如月的额头,轻柔地说道:“月儿,夫君带你回家了!”
云如月以为萧瑾寒要将自己找地方埋葬起来,谁知他将自己带回了瑞王府。
萧瑾寒将云如月清洗干净,又换了干净的衣服,将她抱在怀里,用眉笔轻轻为云如月描眉。
“月儿,你知道吗?之前我趁你睡着的时候,每晚都偷偷的为你描眉,我还偷偷学会了挽发,可惜你从来都不给我机会帮你挽,今日就让夫君替你挽一次发。”
做完这一切,萧瑾寒将云如月轻轻地抱进棺材内,轻吻云如月发白的双唇。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自言自语道:“月儿,夫君来陪你了!”
云如月看到萧瑾寒手里熟悉的瓷瓶,记起来那是萧瑾辰给自己的毒药,让她下在萧瑾寒饭菜里,自己还没来的及下药,药瓶就不见了,原来早就被萧瑾寒发现了,他却将药瓶藏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说。
云如月见萧瑾寒服下瓶中的毒药,拼尽全力大喊道:“萧瑾寒,不要,那是毒药,求求你不要服下!”
可惜只是魂魄的云如月不管喊得多么用力,萧瑾寒都听不到,只见萧瑾寒也躺进棺材内,和云如月的尸体并排躺下,左手紧紧握住云如月的右手。
“月儿,我们生不能同衾,死定要同椁!”说完便眼角带笑的闭上了眼睛。
“萧瑾寒,你不能死,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赔上一生!萧瑾寒……”
……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快醒醒!”
“萧瑾寒!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啊!啊!啊!”
“小姐!小姐!”
“不要!”云如月突然惊醒。
“小姐,您终于醒来了!”
“水梦!”云如月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女子。
“小姐!奴婢是水梦,您终于醒来了!吓死奴婢了!”
“我怎么了?”云如月还没有弄清状况,不解地问道。
“小姐,您不记得了吗?您在和二小姐一起玩的时候,不小心落入的水塘里面,许久才被救上来,您已经昏迷好几个时辰了!”
“我落水了……”云如月突然意识到自己重生了,重生到自己十五岁这年,再过三个月就是与萧瑾寒成亲之日。
前世自己一心想要嫁给萧瑾辰这个人渣,又在云如雪的蛊惑之下,十分厌恶萧瑾寒,想要和他退亲。云如雪就怂恿自己跳湖自杀来逼迫父亲。
当时云如雪还为自己申辩,说自己不愿意嫁给萧瑾寒才这样做的,气的父亲几日都没有见自己。萧瑾寒得知此事后,便入宫向皇上主动提出了退亲一事。
云如月抓住水梦的手焦急的问道:“我落水一事,父亲知道了吗?”
“小姐,您已经昏迷了好几个时辰了,老爷下朝回来后,得知此事后,便大发雷霆,夫人和二小姐正在正厅劝慰老爷呢!”水梦看着云如月一脸焦急的样子,将事情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如月。
“糟了!”云如月掀开身上的被子,连鞋都来不及穿好,就向屋外跑去。
“小姐,您去哪里?快把衣服穿上!”水梦见云如月外衣都没有穿,就跑了出去。连忙拿上衣服追了上去。
“呵呼!呵呼!”
云如月跑到正厅时,已经是气喘吁吁了,但是她一刻都不敢耽搁,连忙跑了进去。
“岂有此理,如月都是被你宠坏了,连跳湖这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老爷,您就别生气了,好在月儿没有什么大碍,若是月儿不喜欢瑞王,那老爷您就帮月儿,去向皇上退婚吧!”云如月的继母孟千萍安抚道。
“还不是你平日里惯着她,现在我的话,她也不听了!”
“老爷,月儿还小,你千万不要责怪她,若是日后她有喜欢的人,我们再为她指婚!”
“她还想嫁给谁?瑞王还不够好吗?不仅身份尊贵,文武双全,而且对月儿也是十分用心!”云安怒吼道。
听到云安的话,云如雪心里十分嫉妒,添油加醋道:“爹爹!姐姐她不想嫁给瑞王,说不定已经心有所属了……”
话音未落,门外就传来云如月的声音。
“谁说我要退亲?”
孟千萍心中一惊,脸色微变道:“月儿,你来了!快点来你爹爹面前认错!”
看到一脸虚伪的继母,云如月面色从容的说道:“月儿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认错?”
云安见云如月不知悔改的样子,怒道:“你还犟嘴,你还没有做错,你都用跳湖自杀来逼迫我去向皇上退亲,你还说你没有做错,看来我今日要好好教训你,你给我跪下!”
云如月瞥见一旁的云如雪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对着苏安面不改色地说道:“爹爹,是谁告诉你,我跳湖自杀的?”
云如雪忍不住说道:“姐姐,不是你说的不愿意嫁给瑞王,所以想要跳湖逼迫爹爹吗?”
“哦?是谁告诉你的?我什么时候说不愿意嫁给瑞王的?”云如月轻挑眉头问道。
“那……那你跳湖干什么?”
“跳湖就是自杀吗?我只不过是在找一样掉在湖里的东西!”
看着云如月一脸神秘的表情,云如雪忍不住发问道:“什么东西?”
“呐,瑞王给我的定情信物!”云如月举起手中的玉佩展示给三人看。
云安接过玉佩一看,上面赫然雕刻着“瑞王”二字,激动道:“这是瑞王的信物!当初皇上赐给各位王爷每人一块玉佩,表示皇上对他们的厚爱,没想到瑞王将它送给你当做定情信物!好啊!好啊!”
云如月拿回玉佩贴身收好,质问道:“爹爹,是谁告诉你女儿想要退婚的。”
云如雪不顾母亲的暗示,直接问道:“怎么你又不想退婚了。”
“我一直都爱慕瑞王,能嫁给她我自然十分欢喜,为何要退婚?”
“你……”
“好了,雪儿以后这样的话,不准再胡说,月儿只是不慎将玉佩掉落水里,她想要找回玉佩才跳湖的,你却告诉我月儿想要自杀,这样的话只有我知道就算了,如是被瑞王那岂不是天大的误会!”
“可是爹爹……”
云如雪还想说些什么,云安出言打断道:“好了,你没事就回房呆着!”
“老爷、老爷、不好了……”李管家慌忙地跑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爷不好了……瑞王殿下听说大小姐的事情后,进宫向皇上请求退婚了,现在宫里来人了,宣老爷和大小姐入宫呢!”
“哎呀,老爷怎么办啊!皇上会不会怪罪我们?”
云如月闻言,连忙握住孟千萍的手安慰道:“母亲,你不必担心,我现在就和爹爹一起入宫,去和皇上解释此事!”
“那老爷快陪月儿入宫吧,和皇上好好解释此事!”
“管家备车!”
“是!”
“母亲,你不要担心,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孟千萍拍了拍云如月的手担忧道:“月儿进宫后千万不要冲动,不要惹怒皇上,一切有你爹爹在呢!”
“母亲放心!”
待二人离开后,云如雪挽住孟千萍的手臂,忿忿不平道:“娘亲,云如月确实和我说她不喜欢瑞王,想要退亲的!”
孟千萍收起笑容冷冷道:“看来,你是被这丫头摆了一道!”
“娘亲,她这么蠢,会想到这个办法吗?”
“哼!你可不要小看她,你看她刚才的言行举止,和之前完全是天壤之别,说不定她之前都是假装给我们看的!”
“啊!娘亲那怎么办?”
“不要怕,经过她这么一闹,皇上和瑞王都知道此事了,就算皇上认仁德不怪罪与她,以后就算她嫁给瑞王,瑞王心里也会因此不悦,以后还会这样像以前一样对她好吗?再说还有皇后娘娘,若是皇后娘娘知道此事,还会喜欢云如月吗?指不定以后会怎么折磨她呢?”
“娘亲说的是!”
“你呀,别整日里只会哭哭啼啼,记得好好看着云如月,多多挑唆她和瑞王的关系,还有你有机会多多和瑞王,恭王走动走动,就算不能嫁给瑞王,嫁给恭王也是不错的!”
“是!女儿知道了!”

第3章 云如月勤政殿追夫
“寒儿,你确定要与云小姐解除婚约?”皇上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是!”
“之前你不是还一直追求云小姐,还立誓非她不娶吗?怎么?”
太监总管陈公公在皇上耳边低语道:“皇上……”
“什么?她居然敢跳湖自杀,以此来逼迫云将军提出退婚一事?”皇上怒不可遏道。
萧瑾寒瞥了一眼陈公公,陈公公赶忙弯下腰不敢再多说一句。
“你不必瞪他,他是朕的御前太监,有什么事情禀告于朕那是他的职责所在!”
“儿臣不敢!”
“你不敢?云如月她敢啊!居然藐视天威,不把朕放在眼里!朕下令赐婚何等荣耀,她竟敢做出这等事情!岂有此理!”
“父皇,你不要怪罪于云府,或许是儿臣逼的太紧,或许是月儿觉得成亲时间太过仓促!”萧瑾寒连忙为云如月讲情。
萧瑾寒越为云如月说话,皇上越生气,怒气冲冲地问道:“你不必为她开脱!陈代善,云安和云如月来了吗?”
“回皇上的话,云将军和云小姐二人已经在殿外候着了!”
“传他们进来!”
“是!”
陈公公走到大殿门口:“传云将军、云小姐觐见!”
“微臣/臣女参见皇上、参见瑞王殿下!”
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问道:“云爱卿,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居然敢违抗圣旨!朕的儿子有这么差劲吗?竟逼得云小姐跳湖自杀!”
“这……臣……”
云如月面色从容的说道:“回皇上的话,臣女从未想过和瑞王解除婚约,也从来没有跳湖自杀过!”
“什么?”皇上萧渊似乎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哭笑不得。
“回皇上的话,臣女之所以跳湖,并不是像传言里一样自杀逼迫皇上,而是瑞王殿下送给臣女的定情信物不小心落入水中,臣女情急之下才不得不跳水寻找。”说罢还从怀里掏出了那块玉佩。
云安借机也分辨道:“是啊,皇上,小女确实是为了玉佩才跳入水中的,也不知道怎么传到皇上耳中,就变成了跳湖自杀了!”
站在一旁的萧瑾寒听到云如月的话,心里一阵窃喜,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镇定的表情。
“哦?如此如此,看来是朕错怪云小姐了?”皇上听到云安二人的话,脸色好转了许多。
“是啊!皇上你错怪臣女了,臣女心悦瑞王殿下已久,自从与瑞王殿下定亲之后,臣女每日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希望可以早日嫁给瑞王,臣女怎么可能想要退婚呢?”
云如月喋喋不休的说着,萧瑾寒听到云如月如此大胆的告白,也愣在了原地。
“好啦,好啦,起来吧!朕就不怪罪你们了,不过下不为例,下次不准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如月有没有感染风寒?有没有找大夫诊脉?”
听到皇上的话,萧瑾寒也忍不住担忧地看向云如月。
云如月看到萧瑾寒偷偷看着,忙不迭地解释道:“皇上放心吧!臣女身体好得很,再说臣女还等着嫁给瑞王殿下了,不会让自己生病的!”
“皇上,您别听小女胡说,臣已经找大夫给她看过了,大夫说没有什么大事!”
“好!那朕就放心了!”随后意味深长的看向萧瑾寒问道:“寒儿,你还要退婚吗?”
云如月梨花带雨道:“什么?瑞王殿下,您要退婚?难道你不喜欢臣女了吗?臣女不敢相信!”
云安看到云如月这个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暗自吐槽道:“这丫头眼泪来的真快,也不知道和谁学的!”
萧瑾寒看着梨花带雨的云如月瞬间慌了神,连忙解释道:“我……我从来没有说过退婚一事,这全都是父皇自己的决定,我不知道啊!月儿你别哭了,我绝对没有想要退婚的想法。”
皇上瞬间无语,没想到自己也有背锅的一天,但是为了自己儿子的幸福,背就背了!
云如月吸了一下鼻子说道:“真的?”
“真的!”
见萧瑾寒郑重地点了点头,云如月开心的挽住萧瑾寒的手臂,不依不饶道:“那你说发誓,我才相信!”
“月儿,你……你……怎么能这样同瑞王殿下说话呢!”一旁的云安害怕惹恼了萧瑾寒,连忙出言责备道。
“你说嘛!”
“我发誓此生只娶云如月一人!绝不会提出退婚一事!”
坐在上方的萧渊和站在一旁的陈公公一脸幸福的微笑,好像当事人是他们自己一样。
“好了,好了,既然误会解除了,那婚期照旧。云爱卿,你要好好为如月准备一下!”
“是!”
“你们两个也别在这里你侬我侬的了,如月你好久没有入宫拜见皇后了,让寒儿带你去皇后宫中坐坐!”
“是,儿臣告退!”
“臣女告退!”
“去吧,去吧!”
云如月抱紧萧瑾寒的手臂不肯松开,两人便这样离开了勤政殿。
“好了!可以松开了,这里没有观众,不用演戏了!”萧瑾寒冷冷说道。
云如月一脸迷茫的问道:“寒哥哥,你在说什么呢?月儿听不懂?”
“你不用给我装傻充愣,今日你跳湖就是为了退亲吧!”
“啊?寒哥哥为什么会这样想?月儿真的只是为了找回玉佩!”
萧瑾寒闭了闭眼睛说道:“这些话,你骗骗父皇也就算了,本王是不会相信的,你不是一直喜欢是恭王吗?”
云如月继续装傻充愣道:“什么?是谁这样污蔑我?我一直喜欢的人就是你,最爱的人也是你,是谁告诉你我喜欢恭王的?”
“你当真不喜欢恭王,那你为何一直帮助恭王?”
“原来你说此事啊?那是因为我妹妹的一直告诉我,她喜欢恭王,但是恭王生母身份低微,还说皇上不喜欢恭王和他的母妃,别的王爷和官家子弟都欺负恭王,所以才求我出手帮助恭王的。”
“哦?那为什么她自己不帮助恭王呢?”
“对啊,为什么她自己不去帮呢?难道她喜欢的不是恭王,而是寒哥哥你,所以她就让我去帮助恭王,然后让你误会,借此趁虚而入,将你夺走。”
看着胡说八道的云如月,萧瑾寒失笑道:“原来是这样?”
云如月义愤填膺继续说道:“对啊,寒哥哥,你不知道,今日是我妹妹想要看我的玉佩,我才拿出来给她看的,谁知道她拿过玉佩就扔进水里,后来跑到爹爹面前还恶人先告状!”
“那本王就姑且信你,若是你日后再与恭王有什么瓜葛,到时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看着奶凶奶凶的萧瑾寒,云如月连忙点头答应道:“寒哥哥,你放心,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和他有什么瓜葛,以后我只和你有瓜葛!嘻嘻!”
“走吧,去景仁宫去看看母后!”
“好啊!”
景仁宫
“娘娘……”
掌事姑姑秋露将今日之事如实禀报给皇后楚怡然。
“什么?有这等事情?”
“是啊!听说还闹到皇上面前,皇上大发雷霆,已经宣云将军和云小姐入宫了!”
皇后反驳道:“本宫不信,本宫看月儿不是这种人!”
“娘娘,是瑞王殿下亲自向皇上提出的退婚,难道还有假,奴婢还听说云小姐喜欢的人是恭王!”
“闭嘴,不可能,你去勤政殿看看,若是瑞王得空,让他立刻来一趟景仁宫!”
“是!”
元瑶面带喜色的从外面进来:“皇后娘娘,瑞王殿下和云小姐来了!”
“他们一起来的?”
“是的,娘娘!”
皇后迟疑一下道:“快请他们进来!”
“是!”
“儿臣参见母后!”
“臣女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皇后看到云如月亲昵地挽着萧瑾寒的手臂走进来,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快平身!秋露赐座!”
“谢母后!”
“谢谢皇后娘娘!”
“月儿,走上前来,让本宫好好看看,多日不见月儿,月儿又变漂亮了!”
今日云如月与往常不同,只穿着一件素色的衣裙,头上仅用一支簪子挽住,脸上未施粉黛,却显得更加清新脱俗。
云如月不忍回忆以往自己的穿着打扮,前世自己被继母怂恿,整日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满头珠翠。
“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女听到寒哥哥想要和臣女退婚,来不及收拾,慌忙之中随意穿了一件衣服,就来到皇宫了,还请娘娘恕罪!”
“没事,本宫喜欢你这样简单的打扮,只是你现在正是打扮的年纪,太过素净也不太好,回头让寒儿带你去置办几身行头!”
“谢谢娘娘!”
“对了,寒儿今日之事,是怎么回事?”皇后不解的问道。
云如月低下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解释道:“娘娘,这件事都怪我,是因为……所以才让寒哥哥误会的!”
“原来是这样!本宫也不相信月儿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寒儿你太冲动了!”
“母后教训的事!”
“好了,既然误会解除了,你们两个就好好的,本宫就等着你们早日完婚,本宫好抱孙子呢!”
云如月信心满满地说道:“娘娘放心吧!我和寒哥哥会早些成婚,让娘娘早些过上含饴弄孙的日子!”
“月儿的嘴真甜,那还不改口叫声母后听听?”
云如月狡黠笑道:“娘娘,你还没给月儿改口钱呢?”
皇后听到云如月的话,非但不生气,还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递给云如月。
“哈哈哈哈,你这个小丫头,好啊!这个给你,这可是本宫封后之时,太后赏赐的,这个作为改口钱够不够?”
“谢谢母后,谢谢母后!寒哥哥,你看这是母后赏赐给我的!”
萧瑾寒紧盯着云如月,总觉得现在的云如月和以前不一样了。
“好了,寒儿,你带月儿出去逛逛,本宫也累了!”
“是!”

第4章 夫君我错了
萧瑾寒和云如月两人来到御花园中,萧瑾寒突然转身用手抓住云如月的脖子,厉声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云如月向来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怎么会像现在这,她这样做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被萧瑾寒的动作吓了一跳的云如月,努力呼吸道:“瑾寒,我是月儿啊!”
“你不是!月儿从来不会这样!”
云如月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滴接着一滴的落在萧瑾寒的手上,萧瑾寒感受到这灼热的温度,连忙松开云如月的脖子。
萧瑾寒啊萧瑾寒,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是不忍心对她下手,你这辈子真的是栽在他手上了。
“咳咳!咳咳!瑾寒,你若是不信我,现在就杀了我,死在你手上我无怨无悔。”
看着云如月被掐红的脖子,萧瑾寒愧疚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你的变化!”
“我也知道我的变𝓜𝒜𝓛𝓘化很大,但是人都会变得,我在跳入湖中时,差点就被淹死了,当时我脑海中浮现的人只有你,那时候我才知道,我爱的人一直是你,我知道以前我对你的态度不好,但是你总不能不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我……”
“若是我真的不喜欢你,今日我就不会向皇上解释此事了,依着我爹爹的性子,若是我执意退婚,他一定会答应的,之所以我不同意退婚,因为我知道我爱的人是你,若是你不信,玉佩我就还给你,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萧瑾寒伸出双手将云如月抱在怀里,嘴里不停地道歉:“对不起,月儿,我不该怀疑你的,以后都不会了!”
云如月也抱紧萧瑾寒的腰,撒娇道:“瑾寒,你要记住你今日的话,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准怀疑我!”
“嗯嗯!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时路过御花园的恭王萧瑾辰,看到抱着一起的二人,连忙走上前来怒吼道:“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萧瑾寒将云如月搂在怀里,眼神冰冷地盯着萧瑾辰。
萧瑾辰伸手想去将云如月从萧瑾寒怀里拉出来,萧瑾寒一把抓住他的手甩到一边。
“你……月儿你为什么和他在一起?”
云如月再次见到萧瑾辰,想到前世他残忍地对待自己,现在装作一副深情的样子,忍不住干呕起来。
“呕……呕……”
萧瑾辰假装关心道:“月儿,你怎么回事?”
“呕……”
萧瑾辰感觉胸前一热,僵硬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只见云如月吐了自己一身。
萧瑾辰怒不可遏道:“你……”
这个女人疯了,居然吐了我一身,要不是看在你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我一定掐死你。
云如月连忙道歉道:“恭王殿下,不好意思,我没忍住!”
萧瑾辰强压心中怒火,扯出一丝笑容问道:“月儿,你这是何意?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月儿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恭王殿下,臣女真的不是故意的,还有您应该叫我云小姐,或者云如月,或者皇嫂可以了,你叫我月儿,会让寒哥哥误会的。”
“月儿,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昨日还和我说不喜欢瑞王,要向皇上提出退亲一事,怎么今日就变了,是不是他威胁你的?”
看着神情激动的萧瑾辰,云如月连忙解释道:“恭王殿下,你误会了,臣女一直爱慕的人就是寒哥哥,臣女从未提及过退婚一事。”
“可是……”
“够了,月儿已经解释过了,你还想说些什么?你以后不准再纠缠月儿,本王即将与月儿成亲,本王不管打着什么主意来靠近月儿,以后都给本王注意一点,她日后是你的皇嫂,记得你自己的身份,退下吧!”
“是!”萧瑾辰不甘心的退下。
“瑾寒,谢谢你,若不是有你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你只要记得远离萧瑾辰,其他事情交给我就行!”
“嗯嗯,有你在真好!”云如月趁机躲进萧瑾寒怀里。
“给!”
“给我手帕干什么?”云如月疑惑道。
“把你嘴上的东西擦干净!”
“哦哦!”云如月乖乖接过手帕擦拭嘴巴。
萧瑾寒忍不住问道:“对了,你刚才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看见他忍不住的想吐,然后就这样了。”云如月摊手无奈道。
萧瑾寒见状便不再多问,拉起云如月的手边走边说:“走吧,我送你回府!”
“啊!为什么这么早送人家回去,人家还想和寒哥哥呆在一起!”
躲在石头后面的萧瑾辰一脸阴沉看着二人亲密的动作,手指深深地扣住了石头。
“来,上马!”萧瑾寒将手伸向云如月,借力将她抱上马背,揽入怀里。
“驾!”两人共骑一匹马,慢慢走在街上。
“哎,那是瑞王殿下吗?”
“是的,她怀里的女子是谁?”
“不知道哎,看着不像是云府大小姐。”
“哎,难不成瑞王殿下喜欢上别人了?”
“谁知道呢?我听说今日云府的那位大小姐,跳湖自杀了,威逼云将军进宫向皇上请求退婚。”
“什么?你听谁说的?”
“哎呀,我表兄在云府里当差,亲眼看见此事的。”
“这云大小姐真是不知好歹,瑞王殿下对她这么好,她还要死要活的要退婚。”
“是啊,现在好了,瑞王殿下喜欢上别的女子了,以后有她哭得时候。”
“这样也好,我就觉得云府大小姐配不上瑞王殿下,不仅长得不好看,而且大字不识几个,琴棋书画更是一样都不通。”
“谁说不是呢!”
……
“呵呵!”听到周围百姓的讨论,萧瑾寒忍不住轻笑两声。
窝在他怀里的云如月,抬头看向萧瑾寒,忍不住问道:“寒哥哥,听到她们这样贬低我,你怎么这样高兴?”
“我是笑你蠢,整个京城的百姓都知道我对你多好,你却将我的心意扔在地上。”
“夫君,人家错了嘛,以后不会了!”
是啊,自己上辈子真的是瞎了眼睛了,不论其他的,萧瑾寒的容貌就可以死死碾压萧瑾辰,自己却对那个死渣男一心一意,萧瑾寒若是没有遇到我,他的一生应该是平安顺遂的。
萧瑾寒身体一僵,良久才出声问道:“你叫我什么?”
“夫君啊!马上我们就要成亲了,我叫你夫君怎么了?”
“咳咳,没怎么!现在叫为时尚早,成亲以后再叫也不迟!”
云如月委屈巴巴地问道:“夫君是嫌弃月儿吗?”
“自然不是,我还不是担心的清誉,若是被那群老臣听到,定然又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你本来名声就不怎么样,再被那些老臣弹劾,那你……”
“好吧!我知道我的名声不好,以后恐怕会连累你。”
“云如月,你到底有没有心,我既然要娶你,就不会担心这些,一会不准再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
云如月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应道:“嗯嗯,我记住了!”
“还有,你若喜欢叫,那以后就私下叫吧!”
看着萧瑾寒略微泛红的耳尖,云如月甜甜的回答道:“夫君,人家知道了!”
萧瑾寒轻轻拍了一下马背,马儿瞬间加快了速度,抱着云如月的手,又加深了几分力气。萧瑾寒害怕自己会忍不住轻吻怀里的女子,但是却不想再让她大街上忍受别人不善的目光。
“寒哥哥,我到了,你放我下去吧!我要回府了!”
萧瑾寒将她轻轻放在地上,接着说道:“明日辰时,我来接你!你穿戴好在云府门口等我。”说罢便骑马离去。
云如月刚刚踏入府内,早已在一旁偷看许久的云如雪就凑了上来,面带笑意地问道:“姐姐,刚刚是瑞王送你回来的吗?”
“是啊!”
“那皇上有没有怪罪于你,你们的亲事取消了吗?”
“皇上若是怪罪于我,我还会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若是亲事取消了,瑞王会送我回来吗?”
云如雪被怼得哑口无言,但是面上还要维持着笑脸,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姐姐,你喜欢上瑞王了吗?你不喜欢恭王了吗?”
云如月想知道云如雪还想打什么主意,便陪着她演戏道:“妹妹,你是不知道姐姐多害怕,我和爹爹刚刚进入勤政殿内,皇上就大发雷霆,想要杀了姐姐我。
姐姐害怕再也见不到妹妹,也想着还没有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姐姐我还不能死,便只能向皇上解释我跳湖的原因,皇上相信了我的话,便询问我是否还要退婚,姐姐我哪里敢在提退婚一事,所以没有退婚成功。”
“如此看来姐姐你是一定要嫁给瑞王了?”
“是啊,姐姐也没有办法,毕竟姐姐真的不想这样!皇上还专门命瑞王送我回来,我也不敢不从。”
看着云如月做作的样子,云如雪咬牙切齿道:“姐姐,还真是好命,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还让瑞王对你情有独钟。”
“妹妹,你不要生气,姐姐也不想这样,妹妹你告诉我怎么办,我好害怕瑞王日后报复我!”说罢还假装害怕的打了几个哆嗦。
“姐姐,你不要害怕,既然你不想嫁给他,妹妹自然给你想办法。”
“姐姐在这先谢过妹妹了,对了姐姐还有一事要告诉妹妹,今日姐姐同瑞王在御花园时,被恭王看见了,他好像误会我和瑞王的关系了,你要帮姐姐说说话,不要让恭王生姐姐的气了!”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姐姐,你放心,妹妹现在就去恭王那里,帮姐姐你解释一下,恭王如此爱慕姐姐,不会真的生姐姐的气的。”
“那姐姐先谢过妹妹了,我今日也乏了,就先回房歇息了,这件事情便劳烦妹妹走一趟了!”
云如雪假笑道:“姐姐去休息吧,妹妹先去了!”
看着云如雪离去的背影,云如月揉了揉笑僵了的脸,低声道:“这一天假笑真是累死了,云如雪我就好好陪你玩玩。直接杀了你,难消我心头只恨,你和萧瑾辰就等着吧!我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5章 睚眦必报
“叩叩叩!”
“进来!”
云如月走进书房毫不迟疑道:“爹爹,你现在有没有空?女儿有事情要和你商议!”
云安放下手中的书,看向云如月,忙不迭道:“月儿,你来了。坐下吧,有什么事情要和爹爹说。”
看着面前头发花白的父亲,想到前世他是因为自己与恭王私通之事,怒火攻心而亡,云如月的心中就如同刀割一般。
欲语泪先流,云安见女儿还未开口,就已经泪流满面,心里一慌快步走到她面前,连忙出声询问道:“月儿,怎么哭了,告诉爹爹是不是瑞王欺负你了,要是他欺负你,爹爹现在就去找他理论。”
云如月看到如此关心爱护自己的爹爹,想到前世自己如此不懂事,害的他吐血而亡,心中便充满了愧疚,双手抱住云安的腰撒娇道:“爹爹,瑞王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是月儿觉得自己很不听话,一直都在给爹爹惹麻烦,还因为我的原因,让爹爹听了许多不堪的话。”
听到女儿的话,云安拍了拍云如月的后背安慰道:“傻丫头,你是我女儿,我是你爹爹,我怎么会怪你呢?好了别哭了,爹爹从来都不觉得你在到处惹麻烦,我的女儿这么听话懂事,是他们没有眼光,你不要听外面的人胡说,在爹爹眼里你是最乖巧的。”
云安的安慰非但没有让云如月停止哭泣,反而让她哭得更加伤心,云如月将前世所受到的委屈全部都化作了眼泪。云如月扑在云安怀里哭了良久之后才止住眼泪。
“爹爹,女儿从今天开始就不再像以前一样淘气,也学的像妹妹一样举止端庄,不让爹爹再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
云安听到云如雪的名字,眸色一沉道:“月儿,你做自己就行,不必为了迎合别人来强迫自己端庄起来,爹爹觉得你现在很好。”
“嗯嗯,我听爹爹的话!对了,爹爹我还有一事要告诉你,若是如雪问起今日之事,你就说皇上不准我们退婚,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和她多说。”
云安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点头道:“爹爹记得了!”
“还有一事,爹爹你要多加注意继母和如雪。”
云安忙不迭道:“月儿,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哎呀,爹爹,月儿能发现什么呢?只是觉得继母她并不是真心对我好,从小她就教我学的任性妄为,不学无术,我那时还小,觉得她是真心对我好,现在长大了,却发现她是在捧杀我。”云如月不安地说出心里的话,眼睛偷偷瞥了瞥自己的父亲,看看他是什么表情。
“月儿,你终于长大了,也怪父亲一直忙于公事,没有能好好教育你,你现在能发觉这些,父亲很欣慰。”
云如月心里十分震惊道:“爹爹……”
“月儿,爹爹不是不明白,她将如雪教的端庄大方,却放纵不管教你,我就知道她并非真心对你好,但是你总是觉得她是对的,爹爹的话你一概不听。
爹爹又担心我若是强行插手,你继母会对你不利,也只得随你,如今你能醒悟过来,爹爹也算对得起你娘亲了。”
“爹爹,对不起都是女儿不好。”云如月此时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原来爹爹什么都知道,却为了保护自己,才放手不管自己的。
“好了,我们父女之间不用说这些,只要你以后好好的,爹爹就知足了。”
看着眼泛泪光的云如月,云安怕她会再哭一次,连忙说道:“月儿,今日你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
“那女儿先告退了!”
走出书房的云如月,站在院里伸出两臂,抬起头仰望天空,缓缓闭上眼睛,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心中暗下决定:“我云如月既然重生一世,那么我就不会让悲剧重演,爱我的人,我一定用命守护他们,伤害我的人,我一定让他们感受到生不如死。”
“小姐,您回来,皇上有没有责怪你?”水梦一直等候在院内,看到云如月回来了,便立刻迎了上去。
云如月看到水梦,便想到上一世,水梦一直忠心耿耿的对待自己,劝诫自己远离继母和云如雪,自己却认为她是在挑拨离间,一直疏离她。
最后水梦被诬赖偷了府里的财物,自己在云如雪的怂恿下将她赶出来府,后来才知道云如雪担心水梦在外面说她的坏话,便找人将她打死了。
“水梦,之前是我不好,一直错怪你!”云如月愧疚的说道。
水梦张大了嘴巴,惊讶道:“小姐您?”
看到水梦的表情,云如月失笑道:“我现在已经知道继母她们的目的了,她们并非是真心对我好,而是一直在捧杀我,我现在已经看透了她们的真面目了,以后不会在受她们蒙蔽了!”
“小姐,你终于清醒过来了,大公子走的时候,让我看着小姐,不要受到夫人和二小姐的蒙蔽,水梦终归没有辜负大公子的嘱托!”
看着泪流满面的水梦,云如月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向孟千萍母女讨回公道。
“好了,小丫头,小姐以后不会再受蒙蔽了,不要再哭了哦!”说罢云如月顺势将水梦脸上的泪水擦去。
“我累了,要回房歇息一下,等下云如雪来,你直接将她挡在门外,不要将她放进来!”
“嗯嗯,水梦一定将二小姐拦住!小姐你放心去休息吧!”
看着水梦信心满满的样子,云如月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云如月回到房内,躺在柔软的床上,思考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云如雪说她不是爹爹的女儿,那她是孟千萍和谁生的呢?前世我也没有注意到继母和谁走的近,那应该就是府外之人,我到底怎么样才能找到那个奸夫,怎么才能拆穿孟千萍的假面目呢?就怪我前世只顾着追求萧瑾辰这个渣男,有些事情都没有发觉。”
云如月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萧瑾寒的脸,懊恼道:“云如月,你真是个傻子,萧瑾寒这么好,前世你怎么就看不到呢,要不是因为你,他一定是顺顺利利的当上皇上,就因为你的愚蠢,让他经历这么多苦难,最后陪着你一起死。”
“哎呀,头好痛啊!怎么这么难啊!”
“不行,我要先挽救自己的名声,不然日后不管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
“前世云如雪一直和我说寒的坏话,让我很厌恶瑾寒,云如雪是自己嫁给瑾寒吗?也不对啊,之后她不是和萧瑾辰勾搭在一起了吗?难道她只是利用我来搬倒瑾寒,然后帮助萧瑾辰上位,之后踩着我当上了皇后!”
“一定是这样!那么我就要先挑拨一下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云如月思考了良久,也许是太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恭王府
“雪儿参见恭王殿下!”
“呵呵,云二小姐怎么有空来到寒舍?”萧瑾辰因为云如月和萧瑾寒的事情十分气愤,对着云如雪讽刺道。
云如雪知道他因为云如月事情在责怪自己,连忙赔笑道:“恭王殿下哪里的话,能够见到恭王殿下是雪儿的荣幸。”
“好了,不必多言,你之前告诉我云如月心悦于我,怎么本王见到的却不是这样?”萧瑾辰用手敲打着桌面不悦道。
“王爷,我正是为了此事来的。”
萧瑾辰掀起眼角瞥了一眼云如雪,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是这样的,本来雪儿已经和姐姐商议好了,让她跳湖来逼迫皇上取消她与瑞王的婚约,谁知道她害怕皇上怪罪,突然改变的说法,解释说她为了找回瑞王给她的信物才跳湖的,皇上也相信她的说法,便没有追究姐姐她的责任,现在婚期也只能如期举办了。”
萧瑾辰听完她的话,手指停止了敲击,冷笑道:“如此说来,云如月定然是要嫁给瑞王了?”
“现在只能这样了!”
“呵,这就是你给本王的解释,若是他们成亲了,本王还怎么得到云安的支持,若是没有他手中兵权来拥护本王,本王拿什么来和萧瑾寒争夺皇位。”
云如雪见萧瑾辰更加的气愤,连忙安慰道:“王爷,姐姐说她心里爱的人还是你,即使她嫁给了瑞王,也会为你守身如玉,设法为你争夺皇位,以雪儿的愚见,我爹爹她十分宠爱姐姐她,若是姐姐求情,爹爹他定然会拥护你的。”
云如雪说罢,偷偷观察萧瑾辰的脸色,见他面色稍稍缓解,继续说道:“雪儿也心悦王爷你,爹爹只有姐姐和我两个女儿,日后我们都嫁给王爷,王爷还担心爹爹会不支持王爷您吗?”
萧瑾辰听完她的话心情大好,走上前来,将云如雪揽入怀里,笑逐颜开道:“雪儿你不要怪我刚刚说话语气重,正因为我爱你,才会担心你会背叛我,你放心日后我当了皇上,定会封你为后的。”
云如雪娇羞的依偎在萧瑾辰怀里,低声说道:“王爷,雪儿不求皇后之位,只想陪在王爷身边,只要能帮助王爷成就大业,雪儿就满足了。”
“放心吧,雪儿如此尽心尽力为我着想,待我成功成功之时,定然不会负你”
哼,萧瑾辰你可真蠢啊,瑞王极得皇上宠爱,他生母又是皇后,日后瑞王绝对会被封为太子,继承皇位,本小姐会放弃瑞王这条大鱼,放弃日后母仪天下的机会。傻乎乎的嫁给你这个没权没势的恭王!等着吧,本小姐定要在三个月内让瑞王爱上我,到时候你就能娶到你心心念念的云如月了。
萧瑾辰沉浸在云如雪编织的美梦里面,丝毫没有注意到怀里的蛇蝎女子已经将自己算计的死死的了。
云如雪从萧瑾辰的怀里挣扎出来,娇滴滴地开口道:“王爷,那雪儿就先回府了,雪儿会告诉姐姐,您没有责怪她的意思,让她不必担心了。”
“好,以后有什么消息,及时告知我,我现在派人送你回府。”
“那雪儿就先行告退了!”说罢转身之后,便收起来脸上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