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玺玉江皇

第1章 江皇,从女帝到孤儿
‘啪’!
被抓住一头齐肩长发的少女,脸上狠狠挨了一记耳光。
“江皇,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敢给校草写情书?我告诉你,你再敢癞蛤蟆妄想天鹅肉,我就不止是给你这么一点点小教训了!”
红发少女威胁完,狠狠将已经有些目光涣散的少女推倒。
少女‘砰’地一声倒地,脑袋撞在了一颗凸起的石子上。
呼吸,瞬间停止。
“血!好多血!”
巷子里,有女孩发出恐惧的尖叫声。
红发少女一愣,目光渐渐变得呆滞。
她只是想给江皇一点教训,没想闹出人命啊?
“江皇!江皇你快醒醒!”
“她没呼吸了,怎么办?”
“啊?要不要打120?”
“我好怕……我要回家……”
巷子里和红发少女一起来找江皇麻烦的女孩子们,吓得哭成了一团。
如果江皇死了,她们都是帮凶。
女帝在一片嘈杂声中缓缓睁眼,眼里一片清冷凌厉。
她被刺杀成功了?
不。
死的不是她,而是……玺玉。
那致命的一剑,是玺玉替她挡了。
她一掌拍碎那名死士的心脉,转身抱着呼吸渐渐微弱的玉玺,心痛万分的时候,眼前忽然就出现了一道白光。
她和玺玉,都被卷入了白光之中。
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女帝下意识伸手一摸。
黏糊糊的一手血。
谁敢伤她?
女帝眼里爆射出一股厉芒!
“江皇,原来你他妈是装死啊?”红发少女本来已经快僵硬成一块石头了,却突然看见江皇睁开眼睛坐了起来,顿时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
太好了!
江皇没有死!
她不用坐牢了!
女帝看着眼前奇装异服连头发都是妖怪模样的少女,面色一沉:“你是何方妖魔?竟敢伤朕?”
红发少女呆了一瞬之后,‘噗’地一声爆笑:“妖魔哈哈哈哈……还‘朕’,江皇你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你以为你名字里有个‘皇’字,就真是皇帝了?大清早就亡啦!”
女帝眉头渐渐蹙了起来。
江皇?
大清?
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女帝从地上一跃而起,随后警惕地环顾四周。
面前的女孩子穿着不伦不类,胳膊大腿全都露了出来。
还有四周那些陌生又奇怪的建筑,她更是见所未见。
女帝忽然想到什么,立刻低眸朝自己身上看去——很好,也是不伦不类的奇装异服。
而且,这不是她的身体!
她可能需要找个地方,消化一下。
女帝心想。
随后就朝巷子唯一的出口走去。
“喂!江皇你就这么走了?”红发少女见江皇一脸冰冷地离开,不甘心地叫道。
女帝止步,微微侧目:“不然呢?你待如何?”
“你得跟我保证,以后再不给校草写情书了!”红发少女语气威胁。
女帝又一次蹙眉。
校草是什么?
一种草吗?
情书……莫非是指鸿雁传情的书信?
笑话!
从来都只有男人上赶着追她的份儿,她怎么可能给男人鸿雁传情?
何况还是一种草。
不过,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她身在何处,还有玺玉在何处。
她没功夫和这些蝼蚁废话。
于是……
“滚远点。”女帝冷冷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红发少女:“???”
她听见了什么?
那个唯唯诺诺除了名字霸气之外,一无是处的废物江皇,居然叫她……滚、远、点?
卧槽我这暴脾气!
红发少女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撸起袖子就要上前。
却被身后两个女孩子紧张地拉住了。
“算了,红姐,刚刚江皇都差点被你打死了,好不容易她自己醒了过来,还是……等她伤好之后再说吧。”
苏红烈一僵,这才想起刚刚江皇没气儿了,她那些小妹都吓哭的事。
于是她也就顺坡下驴了:“那行吧,下次再好好教训她。”
女孩子们松了口气,瞬间散去。
巷子里很快恢复了平静。
……
一个下午的时间,女帝就把这座城市逛了大半。
也接受了自己穿到另一个人身体里的事实。
她照过镜子,虽然说这具身体瘦弱了一些,但长相却和她原本的长相相差无几。
那五官,眉眼,都是她所熟悉的。
只是这朝代的镜子要比她所在朝代的铜镜,更加清晰一些。
女帝……哦,应该是江皇了。
江皇问了路边一位看起来非常热心的老大爷,想快速了解一个朝代的历史知识应该去哪里。
老大爷愣了一下之后,笑说:“那当然是图书馆了,你想了解啥知识那里头都有。”
江皇又问清楚了图书馆的路线,然后客气地作揖道谢离去。
老大爷呆呆地看着远去的女娃背影,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了一句:“虽然感觉有点怪,却真是个讨人喜的女娃啊……”
十分钟后,江皇按照老大爷所指的路,顺利找到了图书馆。
她走进去后,发现图书馆里没几个人,但仅有的那几个人,都在认真看书。
果真不要钱吗?
江皇没去过民间,不知道民间的书肆是不是也不要钱。
但不管要不要钱,身为女帝,她都是不可能露怯的。
哪怕身无分文。
于是江皇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朝图书馆里走去。
图书馆管理员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就又低下了头去继续看书。
江皇的眼角余光观察到这一幕,嘴角轻微勾了勾。
然后就随便从第一个书架,抽出书籍开始快速翻看了起来。
当过女帝的江皇,虽然一身武功没了,但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领却还在。
只见她一本书一本书地看,没一会儿一个书架上的书就被她看完了。
幸亏图书馆里这会儿没什么人,不然她铁定能上新闻热搜出名了。
不过,江皇的动静,还是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
到图书馆来替小孙子买课外书籍的江北大学教授,贺学民。
贺学民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跟着那个侧影清瘦的少女移动。
他发现她不是装装样子而已。
她是真的在看书。
只是,她看书的速度,比普通人快了百倍不止。
贺学民心念一动,抽出史记,然后走到了江皇面前。
“有没有兴趣看看这本历史书?”贺学民和蔼地笑道。
江皇转头一看,是位浑身透着儒生气息的老先生。
再一看他手里拿的书:史记。
她眼睛顿时亮了!
正愁不知道怎么了解这个朝代的历史呢,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好,多谢了。”
贺学民看着少女将史记接过去,快速翻看了起来。
她时而露出惊讶之色,时而露出嫌弃的表情。
有时候又浅浅一笑。
有时候神色就显得很是凝重。
似乎还有点愤慨。
贺学民看得津津有味,觉得自己好像也在看书:一本十分有意思的‘书’。
等到江皇把史记翻阅完毕,贺学民就忍不住问了:“你看完这本书,有什么感想?”
感想?
江皇慢吞吞地合上史记,撇唇一笑:“不肖炎黄子孙,挺多。”
贺学民一愣。

第2章 过目不忘的本领,小露一手
三秒钟之后,贺学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精辟!
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么一句评价呢?
史记他也看过无数遍了,每每只会感慨历史的浩瀚,以及文明的变迁。
可他从来没想过,这一本史记里头,有多少不肖炎黄子孙。
否则又怎么会有朝代更替,百姓遭罪呢?
江皇诧异地看着哈哈大笑的老先生,然后感觉好几道目光朝她和老先生投过来。
“贺教授?”图书管理员也被惊动,走了过来。
但她怎么可能不认识贺学民教授呢?
所以只能发出疑惑的询问声——什么事情能使得这位一向自律的老教授,在图书馆这种地方放声大笑?
贺学民这才发觉自己的笑声太大了,赶紧停下来,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刚刚一时没忍住,我保证不会再犯了。”
人家堂堂江北大学教授,自觉地开口道歉了,图书管理员当然也就是笑了笑,转身回到了原位。
江皇很是敏锐,觉察到眼前老先生身份大概不低,于是就开口告辞:“不打扰老先生了,我继续看书去。”
说着就要走。
“等一下。”贺学民连忙喊住她。
“老先生还有事吗?”江皇耐着性子侧身。
她只想快点了解这个世界,然后想办法找到玺玉。
如果玺玉没跟她一起来到这个世界……
江皇心里一沉,不愿去想这种令她暴躁的如果。
她欠玺玉一条命。
“我家里书也很多,尤其是历史类的,你想看的话,我可以免费借给你阅读。”贺学民发出诚挚的邀请。
江皇困惑地环顾四周,然后问道:“所以……在这里看书,要钱?”
贺学民呆住了。
这……公益性图书馆,自然不收费。
除非把书带走。
所以,人家有个图书馆可以看书,为什么要去他家里?
一时之间,贺学民说不出话来。
虽然贺学民没回答,但江皇却看明白了——这里看书不要钱,那位大爷没骗她。
于是她立马转身走了。
贺学民倒没再去打扰江皇,只是江皇在图书馆里呆了多久,他也就呆了多久。
直到……脑部传来阵阵眩晕的感觉。
‘咚’!
巨大一声响之后,贺学民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距离他最近的江皇:“?”
这是怎么了?
“贺教授!贺教授您怎么了?”图书管理员吓了一大跳,以百里冲刺的速度冲到贺学民身边,连声叫唤。
贺学民自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完全昏迷过去了。
“120!打120!”图书管理员面无血色,哆嗦着掏出手机想拨打120。
这时候江皇快步走过来,手指扣上了贺学民的脉搏。
玺玉身体不好,她经常召见太医,于是就学了不少医学知识。
“没什么大事,只是站立时间太久,造成脑内血液不流通才会昏厥过去。”江皇很快下了结论。
图书管理员:“……”
虽然这个少女说得轻描淡写,但结合起来不就是三个字:脑梗塞?
这么严重的病,她还敢说‘没什么大事’?
江皇想用内力替贺学民疏通血脉,手一伸出去才想起,这具身体已经不是她原来的身体了。
所以她没有内力……
就在江皇皱眉的时候,一丝轻微的真气,从她手指蔓延出来,直接传送到了贺学民身上。
江皇:“!!!”
好极了!
虽然比不上她曾经的内力,可聊胜于无啊!
而且只要真气存在她体内,她就可以再练回以前的境界。
“我……这是怎么了?”贺学民慢慢清醒过来,愕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江皇和图书管理员都在他身边。
“贺教授,您醒了?”图书管理员简直快喜极而泣了。
江皇这时候收回了手,用教训的语气说道:“老先生,您年纪大了,以后不要再站这么久的时间了。”
贺学民:“……”
被一个小姑娘教训,他还真是头一回呢。
江皇觉得今天可能不适合吸收知识,于是决定明天再来。
她起身:“老先生快回家休息吧。”
说完就先快步离开了。
贺学民:“???”
她都不送他回家的吗?
她就这么放心他一个老人家吗?
好在图书管理员比江皇可宝贝贺学民多了,虽然贺学民醒了过来,但还是坚持让贺学民等120救护车到来,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
于是贺学民到了医院才想起来——他还没问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呢!
失策!
……
江皇虽然没能把所有的书都看一遍,但也了解很多这个世界的知识了。
她没有原主的记忆,所以就去了附近的派出所。
“我被人欺负,撞到脑子了,什么都不记得,请帮我找一下我的家人。”江皇慢悠悠地坐下,拿出自己的学生证。
可惜学生证上只有班级姓名年龄,其他什么都没有。
不然她也不会麻烦人家警察了。
接待江皇的警员:“……”
好吧,只要是片区内的,也很好找。
江皇很快就如愿以偿了,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原主竟然是个孤儿!
无父无母的弃婴。
她现在的监护人,是靠捡垃圾为生的江奶奶。
原主是被江奶奶从垃圾堆里捡到之后,养在身边的。
江皇看着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奶奶,心中微微动容:真是个善良的老人家啊!
她会替原主报答她的。
“奶奶,我们回家吧。”江皇主动握住了江奶奶的手。
江奶奶一下子就激动了,眼眶更红:“小皇,你、你叫我什么?”
奶奶?
自从小皇10岁之后,就再也没叫过她一声‘奶奶’了。
她也知道,她捡垃圾害得小皇被同学嘲笑欺凌。
可她除了捡垃圾之外,也干不了别的事儿啊。
她和小皇总得要活下去。
她还得供小皇念书呢!
“奶奶。”江皇当然不知道江奶奶为什么这么激动,她重复地叫了一遍。
江奶奶顿时就哭成了泪人儿。
“好,好孩子……你总算肯认奶奶了……奶奶没白疼你……”
“奶奶,我们回家吧。”江皇看那些警员们的眼神非常奇怪,就好像她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一样,连忙就扶着江奶奶离开了。
等江皇跟江奶奶回到了所谓的‘家’,才知道她的家境有多贫寒。
家徒四壁,地上到处堆满了垃圾。
哦,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家,只是个木头搭成的漏风又漏雨的破房子而已。
江皇抚了抚额,忍下满心的洁癖,心想她接下来第一步就是要赚钱。
尽快换个房子。
而且,一定要在找到玺玉之前换房子!
江皇一想到玺玉看见她住在这里的表情……顿时耳根子发烫。
绝不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第3章 从零开始,搬货赚本钱
第二天一早,江皇就出门了。
她并没有去上学。
因为她昨晚回到那个家徒四壁的地方之后,发现了原主留下来的一个日记本。
看完日记,她了解了很多原主的心事。
也知道原主因为自卑,加上校园霸凌的关系,经常逃课,学习是班上倒数第一。
所以,她就算连续几个月不去上课,老师也不会管她的。
江皇直接来到了码头。
她已经打听过了,在这个世界,身无分文的人来这里搬运货物是来钱最快的。
至于累不累的……
她无所谓。
从前哪怕她当女帝的时候,练武也是很苦很累的。
现在,她急需一笔本钱,然后再想办法钱滚钱。
而江奶奶那里,她是不可能开口去要钱的。
“你要搬货?”码头的货运负责人看着面前的瘦小孩子,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这是想钱想疯了呢?
江皇来之前自己把一头齐肩长发给剪短了,戴了个江奶奶给她捡来洗干净的牛仔帽,看上去就像个假小子一样。
她粗着声音开口:“不要瞧不起人,你这儿所有的搬运工还没我一个人力气大。不信,我们打个赌?”
激将法,到哪儿都管用。
货运负责人果然笑了:“那成,你给我搬一个试试。”
说着就朝不远处一指:“就那边的,一袋五十公斤,你去试试。”
“行。”江皇扶了扶帽子,走过去就轻松把一袋五十公斤的麻袋朝肩上一抛,轻盈地走了回来。
货运负责人:“……”
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子力气这么大!
他咳了一声,又说:“我们这儿日薪高,保底600一天,但一天得干8个小时,把这些货从码头搬到十几公里以外的仓库去。如果发现故意偷懒的话,是要扣钱的。”
才600啊……
江皇慢吞吞地看向那一堆货物,缓缓问道:“那边的货,如果我一个人搬完,你能给我多少?”
“???”货运负责人下意识看向那堆货。
好家伙!
那起码有一千袋货吧?
按照来回十公里最快两个小时的速度,以及休息时间,就算20个人一起,每人每次扛4袋货那也得3天时间呢。
“你要一个人能干完20个人的活,我给你4天时间,四万块钱。”货运负责人说归说,却没当真。
别说这么一个瘦小的孩子了,就算是成年壮汉,那也不可能完成啊。
要真有人能接下这票,他还乐得省事儿。
这几天日头太高,就算日薪600也没几个人愿意来搬货,他正犯愁呢。
“成,那就4天,四万块。”江皇盯着他,“一天一结。”
货运负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江皇又返回去,利索地一边肩膀放了两袋货,然后朝他喊道:“带路!”
“……”这、这是真的接下来了?
他能行吗?
货运负责人心里全是疑问,可也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赶紧就上前带路了。
江皇走路像飘一样,货运负责人带了第一趟路,已经满头大汗,可转头一看江皇扛着4袋货呢,却好像比他还轻松,不禁吃了一惊。
难道他真看走眼了?
这娃儿真的力大如牛?
“你几岁了?”回去的时候,货运负责人忍不住问了一嘴。
可别还没16吧?
那他可不能请这孩子。
“17了,不是童工。”江皇瞥了他一眼,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还把学生证拿出来给他瞄了一眼。
货运负责人这才放下了心。
然后又因为江皇还是个学生,产生了感慨:“虽然说你有这力气啊,但这碗饭总不能吃一辈子,还是好好读书吧,知识才能彻底改变命运啊……”
江皇没理睬喋喋不休的负责人,健步如飞地走着。
而货运负责人完全没意识到,他即将见证一位大佬最初的艰辛。
够他以后吹一辈子牛的……
4天之后。
江皇揣着四万块的第一桶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码头。
货运负责人正可惜江皇不想再干第二票了,他又得重新找人的时候,一个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走向了他。
“这几天在这里搬货的人叫什么?住哪里?”
呃?
货运负责人愣了一下,知道面前的人是一位大集团老总的秘书,顿时不敢怠慢,忙说:“他叫江皇,好像是第二中学的学生。至于住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年轻人点点头,随后离开。
他回到了一艘游轮上,躬身低头朝坐在甲板上的老先生说了几句。
老先生微微一笑:“派几个人,去盯他一阵子。他身手不错,应该是个练家子。”
而他,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是,董事长。”
……
赚了第一桶金之后,江皇又去了图书馆。
这一次没有了那位大学老教授的打扰,她顺利地把图书馆所有的书籍都翻阅了一遍。
而她离开的时候,图书管理员忽然叫住了她。
“小姑娘,这是贺教授那天吩咐我务必要交给你的名片。”图书管理员对江皇的观感很好,她已经很久没看到能在图书馆里专心致志看一整天书的小姑娘了。
如果小姑娘能一直坚持下去,以后一定前途无量!
江皇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现在她知道这名片是干嘛用的了。
只是,她没有手机。
也还不会打电话。
“多谢了。”江皇塞进口袋里,就要离开。
“贺教授还说,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学问上的麻烦,可以打电话向他请教。”图书管理员看江皇没放在心上,连忙又说了一句。
能得到贺教授的青睐,这是天大的福气啊!
她希望小姑娘把握住。
“噢……好,谢谢。”阅览群书的江皇,开始十分懂礼貌。
然后,她就走了。
至于向贺教授请教什么的,她压根没放在心上。
因为那些知识……她已经倒背如流,且融会贯通了。
没有需要请教的地方。
而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赚、钱!
江皇带着江奶奶,来到了证券营业部。
对于开户的事情,江奶奶当然不是一无所知的,江皇已经提前给她上过课了。
所以开户很顺利。
要不是江皇才17岁,她也犯不着让江奶奶出面。
把江奶奶送回家之后,江皇就去了网吧。
她总共只有四万块,买不起电脑,既然要盯着股票,这几天就打算在网吧混着了。
江皇在网吧泡了两天观察股市之后,忽然发现了一个大几率动向。
那就是上证日线周线开始向上走,股市成交量低迷,各大股票已经跌无可跌。
这种情况下,大盘大概率要上涨。
牛市很可能到来!
江皇发觉了这个规律,不禁有些小激动。
随后,选定了最看好的一只股票,将本钱全投了进去。
然后就起身去柜台结账走人了。
江皇出网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她正打算回江奶奶家去,却在经过一个偏僻的路口时,被一群混混给围住了。
“小子,放马过来吧!”
江皇:“???”
认错人了吧?
“你们,确定找的是我?”江皇困惑地看着对面的的混混们。
混混们:“……”
妈的!
不是说是个17岁的高中小子吗?
怎么是个女的?
艹!
“你叫江皇?第二中学的高三生?”为首的混混有点脸色不好看,可还是粗声粗气地开口问了。
只要是江皇,只要是第二中学的高三生,那就没错了。
“我是。”江皇点头,也开始把袖子往上卷。
她想,应该是之前在巷子里和那群小太妹结的仇。
不然,她想不出谁会跟江皇过不去了。
“那就没错了,兄弟们,上!”
收了钱试这‘小子’的身手,就算是个女的,那也得上。
反正他们不会真的打伤她就是了。

第4章 她的小皇夫成了顶流
十几分钟后。
江皇面色不改地从一堆‘尸体’上踏了过去。
掌握了这个世界生存法则,江皇当然不会杀人。
她只是用了很简单的武功招式而已。
就算她没有内力,招式却还在,对付一群只会打群架的混混,绰绰有余。
在江皇离开之后,领头的那个混混,翻了个身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拿下衣领上别着的微型摄像头。
“看、看见了吧?这娘们儿真心厉害。”
好在有两百万,不然他们这顿打挨得太不值了。
“尾款我会打到你账户上,今天的事你就当没发生过。”
下一秒,那边切断了联络。
豪华别墅之中,旭升集团董事长白振涛,一边喝茶一边注视着前方的大屏幕。
江皇利索的打斗姿势和沉静的面容,让他缓缓露出了一抹欣赏的笑意。
然后,又忍不住有些惋惜感慨:“可惜了,是个女孩子。”
还只有17岁。
要是个男孩子,该有多好。
一旁,秘书白子航微微一笑:“女孩子也好,没什么野心。”
白振涛一怔,顿时就也笑出声来。
的确,从这一点来说,确实女孩子更好。
“联系她,让她负责接受一些高体能训练,然后正式上岗。”白振涛下了命令。
玺玉到现在还没清醒。
不过,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
但不管怎样,以后这样的事都不能再发生了。
所以玺玉身边,一定要有一个保护得了他的人。
白子航点头:“好的,董事长。”
……
江皇依旧没打算去上学。
她的时间不会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于是她又去了网吧,盯着股市。
在察觉股市果然像她所判断的那样,在往牛市发展时,她稍稍放下了心。
而她出网吧的时候,就被白子航挡住了去路。
“江小姐,你好,我是旭升集团的秘书白子航。”白子航看着江皇和年龄完全不符的稳重,礼貌地一笑,递上自己的名片。
既然是董事长看重的人,那他就不会对她无礼。
“白先生怎么会认识我?”江皇看了一眼名片,双手接了过来。
书上说过,这是礼节。
虽然很不符合她女帝的身份,但她现在是在一个和平民主男女平等的世界,得融入进去。
“我们董事长昨天无意中欣赏到了江小姐的身手,所以很有诚意想聘请江小姐到白家工作,待遇方面,江小姐可以提。”白子航笑着说。
开这个口之前,白子航没想过江皇会拒绝。
他已经调查过江皇的背景了——她非常穷。
家里只有一个领养她的江奶奶,靠捡垃圾为生。
所以,她一定会接受这份工作的。
至于待遇……一个这样的贫困家庭女生,顶多开口要个月薪几万。
不会更高了。
让白子航没想到的是,江皇忽然一下子脸色沉了:“原来昨晚那批人,是你们派过来找我麻烦的。”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她在学校得罪的那个红发不良少女。
白子航愣了一下,心里忍不住为面前女孩子的敏锐鼓掌。
但现在不是鼓掌的时候。
“江小姐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请他们试一下江小姐的身手,他们绝对不会伤害江小姐的。”白子航真诚地解释道。
“那我还得感谢你们了?”江皇冷笑。
讽刺完,她也不再施舍给白子航一个眼神,调转方向就离开了。
对方得庆幸这是法治社会。
如果是在她那个世界,她早就让大内侍卫将其拿下治罪了!
“江小姐……”白子航连忙追上去。
但江皇速度很快,几个眨眼就不见了身影。
白子航:“……”
怎么会这样?
江皇甩掉白子航之后,回到了破旧的家里。
她不是不知道白子航诚意十足,但她有她的骄傲。
就算白家给她一套几千万的房产,她都不会去给白家做事。
江皇缓缓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困难只是暂时的,她早晚会重归巅峰!
“小皇,你看谁来我们家了?”江奶奶的声音响起。
江皇转过头,瞬间脸色难看:“???”
白子航跟在街道办主任的身后,对江皇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
没办法,他不把江皇缠到答应去江家,董事长会不高兴的。
而董事长一不高兴,他和女朋友大概很久都高兴不起来了。
“小皇啊,这是街道办的王主任,快叫王叔叔。”江奶奶搓着手,显然没见过什么官儿,一个街道办主任也能让她感到紧张。
江皇拧着眉,没吭声。
最多一个月,她就会和江奶奶搬走,没兴趣认识什么王叔叔。
再说了,之前怎么没见过这位王叔叔?
还不是因为白子航,姓王的才会来这里。
“没事儿没事儿,现在的孩子都不爱叫人,我们说正事儿就行。白先生,您看咱们这一片真能改造?”王主任脸上都笑开了花。
白子航看着江皇,点头:“只要江小姐肯合作,这一片就能改造。”
江皇听到这话,缓缓勾出一抹笑容:“你这是在威胁我?”
只要她‘肯合作’,这一片的贫困户就都能得到好处。
而她要是不肯合作呢?
这一片的贫困户都得怪她。
白子航连忙摆手:“江小姐误会了,我真的是很有诚意请江小姐的,钱不是问题。”
“但我不想要你们的钱。”江皇冷冷双手插兜。
法治社会的仗势欺人。
她总算是见识到了。
有趣。
一向都只有她欺别人的份儿,现在风水轮流转了。
不过,她可不是好欺负的主。
“哎呀小皇你这孩子,怎么跟白先生说话呢?你知道白先生是谁吗?他可是旭升集团董事长身边的秘书,也是白老先生的侄子啊!”王主任心里都快骂娘了,赶紧就出面打圆场。
“滚远点。”江皇看都没看王主任,直接对白子航撂下三个字,冷冰冰地掉头走人了。
看来,她得提早和江奶奶搬走了。
免得麻烦。
“白先生,您看这……”王主任搓着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改造啊!
改造的事怎么办?
黄了吗?
白子航回过神来,也终于意识到江皇的性格很傲,他用错了方法。
于是他淡淡一笑:“王主任放心好了,我既然说了这一片可以改造,那就不会变。”
话都说出口了,再收回来,这一片的人大概都要怪江皇了。
所以,这笔钱只能硬着头皮出了。
好在董事长也不会在乎这点投资。
王主任一听,顿时放下了心。
同时也明白,这位白先生并没有放弃拉拢江皇。
虽然他不知道江皇到底有什么地方被这位白先生看上了,但江皇是他的小福星没错了。
王主任忍不住喜笑颜开。
接下来几天,白子航没再做什么,只是暗中观察着江皇的一举一动。
江皇当然知道有人跟着她,当发现是白子航之后,她就懒得理睬了。
继续做她自己的事。
而这一天,她在网吧电脑上关注股市的时候,忽然发现了网页上一条新闻标题。
【顶流白玺玉疑重伤住进ICU,受伤原因不明】
玺玉?
是她的小皇夫吗?
江皇猛地点开链接。

第5章 小皇夫上线
江皇点开链接之后,就看见一张她无比熟悉的五官。
那冷峻的眉眼,清冷的气质,不是她的小皇夫白玺玉还能是谁?
想起白玺玉……
江皇内心微微有些酸楚。
其实,白玺玉是她母皇在她太女时期定给她的正夫。
她一开始很不喜欢他。
他总是一副清冷的模样,学不来其他男子那些轻嗔撒娇。
不过,她还是很尊重他的。
只是她没想到,当死士刺出那一剑的时候,那么清冷的他会挡在她身前……
江皇直到现在都还震撼着。
为什么平时那么冷静自持的一个人,到了关键时候却会做出那么冲动不理智的事情。
明明,她有武功有内力,就算挨一剑也不会死。
可他却以病弱之躯,替她挡剑。
“玺玉……”江皇喃喃低唤,手指情不自禁抚上屏幕上那双清冷的眉眼。
忽然,江皇心里一震!
白玺玉!
白子航!
江皇眯了眯眼睛,随后就关了电脑,起身结账离开网吧。
她迅速来到一条巷子里,然后转身对着巷口:“白子航,出来,我有话问你。”
几秒钟后,白子航无可奈何地从巷口走进来。
“江小姐一直都知道?”知道他暗中跟着她。
“跟踪人的技术太差。”江皇冷冷评价,然后不等白子航心塞,就问道:“我问你,你认不认识白玺玉?”
白子航愣了愣:“你打听他做什么?”
已经十分了解世界规则的江皇想也不想就找了个正当借口:“我是他的死忠粉!”
白子航这下子就笑了:“那还真是缘分啊。”
他突然觉得,董事长交给他的这个任务,可能没那么难了。
于是他就对江皇解释道:“江小姐有所不知,玺玉小少爷就是我们董事长的孙子。这次董事长请江小姐,就是为了保护玺玉小少爷。”
“他为什么会受伤?”江皇没想到白玺玉会穿成旭升集团的小少爷。
不过,她的重点在他受伤昏迷这件事上。
“枪伤。”白子航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
枪伤?
江皇一怔,随后蹙眉:“国内不是禁枪吗?”
“嗯,是在国外拍戏受的伤。”白子航无奈地一笑。
要是在国内,还是没那么容易受伤的。
可惜玺玉小少爷是个顽固派,谁的话都不听,非要去国外拍打斗戏,这不就让敌人钻了空子吗?
江皇思忖了几秒,这事儿应该是以前那个白玺玉干的。
她的小皇夫可不会拍什么戏。
应该是穿到白玺玉的身体里时,就已经受伤了。
想到本来就为她挡了一剑的白玺玉,现在又穿到同样受了枪伤的白家小少爷身体里,正承受着疼痛的折磨,江皇眉头一下子打成了死结。
白子航注意到江皇疑似心疼的表情,立刻打蛇随棍上:“江小姐,其实玺玉小少爷现在虽然回到了国内,可还是有危险的。因为这次动手的敌人还没找出来,加上玺玉小少爷喜欢到国外拍戏,所以必须有一个身手好的人贴身保护。”
白子航这会儿已经明白了。
一定是玺玉小少爷受伤的消息传到了网上,身为玺玉小少爷死忠粉的江皇看见了,再联想到他也姓‘白’,所以才会把他叫出来,问他玺玉小少爷的事。
那么,江皇这次应该不会再拒绝他的邀请了吧?
“我先去医院看看他,然后再答复你。”江皇沉思几秒,提出要求。
她必须先确定,这个白玺玉就是她的小皇夫才行。
“好。”白子航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这几天跟踪下来,他已经确定面前这个17岁的少女不但身手过人,而且脑袋瓜子很聪明,对周遭一切的敏锐也很强。
再加上她竟然是玺玉小少爷的死忠粉,那就再适合不过了。
董事长没看错人。
白子航随后就打电话让司机开车过来。
很有气场的路虎。
江皇神色波澜不惊地上车,看得白子航又是一阵咂舌。
玺玉小少爷也是很傲的,想不到玺玉小少爷的粉丝更傲。
果然有什么样的明星,就有什么样的粉丝。
江皇看着窗外的景色,有些心不在焉。
她马上就要见到玺玉了。
居然……有些紧张。
她知道,她是怕这个白玺玉,并不是替她挡剑的白玺玉。
江皇一路心情莫名。
终于,司机将车稳稳停在了旭升集团的私人医院大楼门口。
江皇跟着白子航下了车,走进电梯。
第一次坐车,第一次坐电梯,江皇默默地注视着白子航的一举一动,没有露怯。
直到她被白子航领着站在了ICU的玻璃窗外面,她看着白色病床上昏迷着的男人,才感到手心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以前,白玺玉比她大两岁。
现在看起来,他也比她大。
江皇想着以前的白玺玉,忽然看见病床上男人的手指动了!
她立刻屏住呼吸。
只见白玺玉手指又动了几下,江皇顿时上前两步,唇角上扬:“他要醒了。”
“???”白子航诧异地看向江皇。
她说什么?
下一秒,病床上的白玺玉,睁开了眼睛。
他适应了眼前的光线片刻,像是有所感应一样,缓缓侧头,看向了玻璃窗方向。
江皇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两道视线交汇,很快就找到了那一丝丝的熟悉感。
“陛……”白玺玉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看见那张脸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起身。
江皇伸手推开门,几个大步冲到了病床前。
“别动!”她按住了白玺玉的肩膀。
确定了,这就是她的小皇夫。
他喊她陛下。
白玺玉已经感到心口一阵刺痛了,他随后就想起来自己替陛下挡了一剑。
原来如此……
白玺玉神色恢复了淡漠。
因为他替陛下挡了一剑,所以陛下对他产生了歉疚。
“玺玉小少爷!你真的醒了!”白子航这会儿也后知后觉地冲了进来,激动惊喜地看着白玺玉。
天,董事长看上的这位江小姐果然是玺玉小少爷的福星啊!
她才刚来,玺玉小少爷就醒过来了。
董事长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白子航仿佛看到了银行卡上的余额蹭蹭上涨。
“他……”白玺玉一颗心往下沉。
怎么?
他才一个昏迷的功夫,陛下后宫就又进人了?
“你好好休息,不要说话。”江皇看着白玺玉,语气淡淡,却令白玺玉完全不会想要违抗她。
白玺玉就这么安静沉默下来。
白子航又是一阵惊奇!
天不怕地不怕谁的话都不听的玺玉小少爷,竟然听自家粉丝的话?
真是个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