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221130193431.jpg

第一章 穿越
“咣当”一声巨响,杨金花大力推开快要掉了的木门,没急着进屋,等腾起的灰尘落了地,才迈步走进了村尾的一间破房子里。
光线很暗,只能隐约看到靠墙的地方有一堆稻草,上面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正是杨金花这次的目标。
那是一个十分瘦弱的女人,苍白的脸色、枯黄的头发、瘦得脱了相的脸、起伏微不可见的胸口,这一切都让她看起来就像个死人。
“赵暖晴啊赵暖晴,你说你好好地非得得罪小姑子,这下护不住你那个小崽子不说,连自己也搭进去了吧!让我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咽下这口气,我好回去交差了。”说着,杨金花伸手往赵暖晴的鼻子底下探去,想试试她还有没有呼吸。
突然,一直躺在那里离死不远的人倏地睁开了双眼,冰冷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杨金花。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呢?杨金花形容不出来,但她却本能地感觉到了毛骨悚然,就好像那双眼睛后面藏着尸山血海,令人不寒而栗,让她几乎想落荒而逃。
不对,那个窝囊废绝不会有这样的眼神,一定是她看错了。杨金花这样对自己说,然后又奓着胆子往稻草堆上看过去,果然发现那人还是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就说我刚才看错了,那个窝囊废怎么可能会吓到我。”杨金花拍了拍胸口,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却不敢再靠近去看了。
“都是那个老虔婆,让我来这么一趟,反正人也快死了,早一刻晚一刻又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好看的,不定又背着我给她那遭瘟的闺女什么好吃的,不行,我得赶回去看看••••••”一边说着,杨金花往外走去,再没看躺在稻草上的女人一眼。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赵暖晴缓缓睁开了双眼。
“原来我没死么?”动作极慢的把双手伸到了眼前,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那双手上布满了老茧和斑驳的伤痕,赵暖晴心里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这具身体真的不是她的。
就说嘛,当初她可是真真切切感觉到了胸口被异能洞穿的,那种伤势哪里可能还有命在。而且,那些人杀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她的异能核么?估计得手后连她的身体应该都被毁尸灭迹了。
她又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宽大的裤子还有长度到膝盖上的上衣,这妥妥的古代劳动妇女的标配啊!只是这衣服也太破了,到处都是补丁,跟好人家的抹布都有的一拼。
“哈哈哈••••••”赵暖晴捂住了眼睛,发出一阵大笑,却又从指缝里流下了一行清泪。穿越这种事情居然真的会发生啊!她这是终于摆脱了那个吃人的小队了么?
过了好半天,她终于止住了笑声,双手撑着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眼前却是一阵阵的发黑,胃里也是一阵绞痛。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在她没有觉醒空间之前,这种事儿不是常常会发生么!
“要是我的空间也来了就好了,我刚蒸好的大包子,还没来得及吃呢!”想到她那不同寻常的空间以及那一空间的物资,赵暖晴不禁咽了咽口水,突然觉得手里一热,她低头看去,一个冒着热气的白白胖胖的大包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怎么回事?难道说••••••我的空间???!!!
赵暖晴赶忙集中起精神,果然感觉到了她上辈子那个空间,里面乱七八糟的堆着她平时自己种的还有收集来的各种物资,最边缘的地方还停着一辆崭新的悍马以及一辆油罐车。
这可太好了,这样一来不管这里是个什么地方,她都有了足够的底气能够活得下去了。
这是老天爷看我上辈子死的太憋屈,所以补偿了我一条命吧!赵暖晴一边咬着包子一边美滋滋的想着。
“霍婶婶,霍婶婶••••••”焦急的呼唤声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由远及近的传来,一个四五岁的小豆丁出现在房门口,他往里走了两步,实在看不清屋里的情形,于是又试探着叫了一声:“霍婶婶?”
听到小豆丁的声音,刚咽完最后一口包子的赵暖晴突然意识到一件要命的大事,她穿是穿来了,但原主的记忆她是一丁点都没有啊!甚至她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包子嘴里的“霍婶婶”究竟是不是在叫她。
“霍婶婶?”小豆丁又往前走了两步,小声的又叫了一声。
“嗯,你是谁?”赵暖晴刚才只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又看到来的只是一个小孩子,于是不答反问道。
“我是小豆子,霍婶婶,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吧!霍老奶要把子辰打死了。”这小豆丁应该是认出了原主就是他要找的“霍婶婶”,说的话里都带了哭腔。
“子辰?”赵暖晴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这个名字,心里突然莫名一痛,她心思电转,这应该是原主的情绪了,看来这个子辰跟她的关系匪浅啊!
“霍婶婶,快走吧!要不来不及了••••••”小豆丁急了,竟然伸手去拽赵暖晴的袖子。
“好了,我跟你去看看。”赵暖晴站起身,她现在特别感谢刚才那个大包子缓解了她的饥饿,要不然就凭她之前的小体格,就算去了也只能是给人家送菜的货。
赵暖晴跟在小豆丁后面都来不及记路,一路小跑的来到了村子中间的位置,老远就能看到那里围了一大群人,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叫骂声和棍子一类的东西抽打在身上的闷响,还有“嗡嗡”的议论声。
“就、就在那里,霍老、老奶在打、打子辰呢!”小豆丁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弯着腰用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对赵暖晴说道。
赵暖晴摸了摸小豆丁的头,从空间里偷渡了一块冰糖出来,“谢谢小豆子,这个糖给你吃。”说完,她把硬硬的糖块塞在小豆丁手里,转身往人群中走去。
国人爱看热闹的喜好果然古今皆同,赵暖晴废了点力气才越过层层人群,来到了人圈的中心位置,就看到了让她又是一阵心痛的情景。
一个两三岁大的小男孩半趴着伏在地上,不知道护着怀里个什么东西,一个花白头发的干瘦老妪手里拿着一根拇指粗细的树枝,正在往他身上抽打,一边抽一边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你这小娼妇生的小贱崽子,居然偷家里的东西,长大了也是个砍脑袋的货,还不如让我早早地打死你••••••”

第二章 极品家人
旁边一个穿着水红色衣裳,白白净净的圆脸盘少女站在旁边附和着,“就是,那白面饼子也是你配吃的?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也难怪我堂哥看不上你娘了,看看她教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我呸!”
“什么娘配什么儿子,这娘要是个贱皮子的话,儿子还能好到哪里去么?”
赵暖晴听到这个声音,挑了挑眉毛,她刚醒过来的时候在她跟前一直哔哔的就是这个人。
周围围观的人们都面露不忍,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大娘忍不住劝道:“霍泽家的,差不多得了,再打就要打死人了,孩子还小,不听话你慢慢教就是了。”
“我说张婶儿,你可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是看着他可怜,你把他领家去呀!”
“就是,她张婶儿,要是你家里出了这么个白眼儿狼,我就不信你还能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话。这小崽子还这么小就偷家里的东西,长大了还能好?我这是在教育他呢!”打人的老妪摆弄着手里的树枝子斜着眼睛看刚才说话的大娘。
“我娘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她发高烧你也不给她请大夫,还不给她饭吃,我拿个饼子给她吃怎么就不行了?”被打的小孩抬起小脸,愤怒的对打他的老妪喊道。
“你偷家里的东西还有理了?看我不打死你!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吃老娘的、喝老娘的,不知道感恩就算了,还敢偷家里的东西······”老妪说着扬起手里的树枝,更加凶狠的对着小男孩抽了过去。却在半路上就被拦住了。
“是谁······”老妪气哼哼的转头去看拦自己的人,却对上了赵暖晴那双异常平静的双眼,一下子就卡壳了。她也说不出为什么,对上了这双平时几乎不敢看她的双眼时,她居然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杀意。
赵暖晴伸手把老妪手里的树枝拿下来,扔到了一边,走到小男孩跟前半抱半扶着让他站了起来,却发现这个男孩长得意外的好看,只是他太瘦了,一张脏兮兮的小脸上只剩下了一双大眼睛,此刻那双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着,鸡爪一样的小手里抓着半块黑漆漆的面饼。
“我说堂嫂,你越来越没规矩了,居然敢对我娘动手。”那个少女不满的说道,“这个小崽子敢偷家里的东西,打死也不冤枉。诶呦~~”
后面的话她再也说不出来了,一颗小石子精准的打中了她的一颗上门牙。
“接着说呀!怎么不说了?”赵暖晴将小男孩虚虚的揽在怀里,两手互相拍了拍,在她愤恨的看过来的时候对她扬了扬下巴,将不屑的姿态表达了个淋漓尽致。“下次再骂人我就让你再也张不开嘴!”
“你这个小娼妇,敢打我闺女,我跟你拼了。”老妪看到少女吃了大亏,直接对着赵暖晴扑了过去,长长的乌黑的手指甲直直的对着赵暖晴的脸抓来,表明了是想毁了她的脸。
上辈子赵暖晴觉醒的是空间异能,不属于战斗系,因此练就了一身躲避丧尸的好本领,跟那些风系、强化系的变异丧尸比起来,这老妪的速度在赵暖晴看来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她揽着小男孩轻轻一扭腰,就躲过了老妪扑过来的身体。
“诶呦,你这个作死的小娼妇,丧门星,居然敢躲开,你等着,看我不打死你,诶呦,我的娘唉~~”老妪没扑到赵暖晴,直接砸到了地上,来了个五体投地,腾起一阵的尘土。
“你看看你那指甲,又长又脏,都快赶上僵尸了,你冲着我的脸来,我还不躲开,等着毁容吗?”赵暖晴老神在在的说道。
“小娼妇,我是你的长辈,就算我要打死你你也得受着,诶呦~~”老妪就算趴在地上起不来嘴里也没闲着。
“子辰,你没事儿吧?”刚才给赵暖晴送信的小豆丁终于缓过了气,仗着自己个小,挤到了跟前。
他有些犹豫的看了赵暖晴一眼,然后对着小男孩的耳朵小声说道:“我看到霍老奶要打你,就把你娘亲给找来了,她帮你了吗?”
五感敏锐的赵暖晴:“······”谢谢,我都听见了。
霍子辰盯着赵暖晴看了又看,最终对着小豆丁点了点头,但始终没有对赵暖晴说一句话。
“那就好,那就好,”小豆丁拍了拍胸口,“我就说找你娘肯定有用······”
“你这个小贱蹄子,”那边那个老妪也被那个红衣少女扶着坐了起来,她扶着自己的老腰“诶呦诶呦”的叫唤了两声,然后居然中气十足的拍着大腿嚎了起来:“老天爷呀!你快开开眼吧!这个作死的小娼妇敢打长辈了,你快收了她吧!我们老霍家可禁不住她祸害呀······”
赵暖晴在末世前也算是看了无数的穿越种田文,几乎每一本里都会有不少极品出现,只是她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对上一个,而且她看起来还是原主的家人。
其实她原本没打算这么快就跟原主的家人对上,她没有原主的记忆,怕人设维持不住被人知道了她不是原主而抓去烧死。
但是一看到那个让她莫名心痛的小男孩以后,她改了主意了。因为在早期的穿越文里,失忆梗也是个百试不爽的好理由来着。
而且从她刚穿过来时的身体状况来看,原主显然不是自然死亡的。
“你怎么还有脸在这里站着?没看我娘都被你气成什么样了,还不赶紧去跟我娘认错!”那个之前去了破屋子的女人走到赵暖晴跟前大声对她说,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你谁呀?”赵暖晴问她。
“呦呵,长脾气了,你管我是谁,我让你去跟我娘磕头认错!还不快去!”说着,这人居然伸手想要抓她的头发。
面对伸过来的爪子,赵暖晴习惯性的轻轻一扭身站到了来人的身后,对着她略显宽厚的肩背就是一推,谁也没看清她是怎么办到的,就看到那人往前踉跄了两步才勉强站住。
“赵暖晴!”她转过身气愤的指着赵暖晴的鼻子骂道:“难怪我娘说你是贱蹄子,我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你不听,今天我就好好地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我杨金花可不是吃素的。”
看着扇到脸前的巴掌,赵暖晴毫不犹豫的给她打开,然后反手扇了回去,就听“啪啪”两声脆响,杨金花肥硕的身躯左右转了两圈,最后居然没站住,身体一摘歪软倒在了地上。
她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赵暖晴,发现她正甩着两只手,嘴里还嘀咕着:“这皮也太厚了,打得我手疼。”

第三章 怼怼怼
这杨金花婆媳平时在村子里就仗着婆婆能撒泼、媳妇能打架横行全村,对她们有意见的不在少数,这下看到她们吃瘪,都看得十分高兴,忍不住小声的议论起来。
“这杨金花也有今天,简直活该!”
“就是,上次他们家的鸡跑到我们家,吃了不少院子里的菜不说,霍婶子非说她们的鸡把蛋下到我们家了,堵着我家门骂了半天,最后我婆婆实在受不了了,给了她两个鸡蛋才算完。”
“那次他们家子澜看我家柱子吃糖糕,不但抢了吃的,还把我家柱子推了个跟头,手都擦破了,我找他们家去,那杨金花竟然说我家柱子活该,谁让他不把糖糕分给子澜吃的。”
“嗨,这算什么,你们忘了,那回秋收,琴娘不小心碰了她一下,结果被她讹了二十斤粮食了?”
“对对对,是有这么回事儿。”
“先别说杨金花了,你们说这赵暖晴是怎么回事儿,这一病咋还开窍了?”
“对呢,你不说我还没往那里想,这赵暖晴可算是立起来了,要不然就那一家子懒货,就她一个人傻乎乎的干活,早晚要累死她。子辰跟着她也是可怜。”
“谁说她是病了?我跟你们说吧,听人说赵暖晴是被那霍明霞给推河里去的,救上来的时候人都昏过去了,结果那老霍家就把人给扔老宅里,连个大夫都没请,她能熬过来也算是命大了。”
“真的呀!这老霍家也太不是东西了······”
听到这儿赵暖晴基本上也能够把事情拼凑个大概了,更加令她放心的是居然没人觉得她芯子里换了个人,而是全都认为她是被欺负狠了终于要反抗了。
这简直太好了,只要她再把失忆的事情说出去,一切就都妥了。
只是要怎么说呢?这个时机可不好找,她总不能上赶着对人家说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吧?
“娘!你这是怎么了?”
“娘!”
“娘,别坐地上了,快起来!”
三个男人拨开人群走到那老妪跟前,其中两个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剩下的一个走到杨金花跟前去扶她。
“他爹呀,你算是可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人给打死了,”看到自己男人来了,杨金花觉得自己的底气又回来了,她指着赵暖晴告状:“堂嫂把娘给打了,我让她跟娘去认错,结果我也让她打了两巴掌,你瞧瞧······”说着,把自己的大脸蛋子往来人跟前凑了凑,还撅了噘嘴。
说到撒娇这件事儿吧,要是一个孩子或者长得窈窕一点儿的女人都还行,但就杨金花这吨位,以及被赵暖晴毫不留情的两巴掌扇肿的大饼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可以省下一顿饭了,村里围着看热闹的人,尤其是女人,全都有志一同的做了个干呕的动作,太辣眼睛了。
她男人也有些不忍直视的撇了撇嘴,然后才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问她:“你说你这是堂嫂打的?”
“霍启杰,你什么意思?我还能冤枉了赵暖晴不成?你这个负心汉,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骚蹄子了?这才看我什么都不顺眼,连我说话都不信的,你说!!!”杨金花听了自己男人的话当时就怒了,劈头盖脸的对着他就是一顿喷。
“你在胡咧咧些什么?”霍启杰脸上挂不住了,“这话是随便能说的么?”
“那你不信我的话!”杨金花又一次撅起了嘴。
“我哪有说不信,不过就是问问,你说的我当然会信了!”
“这还差不多,赵暖晴打我了,你看我的脸,你去给我报仇。”杨金花满意了,肿着脸居然还笑了一下。
赵暖晴一字不落的听完了这对夫妻的对话,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个什么智障的组合。而且,堂嫂?原来这老婆子不是原主是婆婆啊?!
那边霍家另外两兄弟也听完了霍家母女添油加醋说的整个事件的经过,对于周围围观村民听完之后惊讶的表情视而不见,跟杨金花的男人汇合后一起站到了赵暖晴跟前。
“娘亲······”赵暖晴感觉到自己上衣的下摆被人给拽了拽,她低下头,在小男孩眼里看到了跟年龄不符的担忧以及愤恨和······自责?
不过现在也没空去管小包子的心思,她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发,“别担心,娘亲对付得了他们。”说完,她把他往刚才给她报信的那个小豆丁身边推了推,“小豆子,帮婶婶照顾好子辰,可以吗?”
“好,我一定会看好子辰的,婶婶放心。”小豆子的小胸脯挺得高高的,对着赵暖晴保证道,还顺手把霍子辰给拉到了自己身后。
“谢谢小豆子。”赵暖晴也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站起身,直直的看向在自己面前站成一排的三个男人。
“怎么?要动手吗?”赵暖晴丝毫不惧这几个身高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人。
在她冰冷的注视下,最先败下阵来的还是杨金花的男人霍启杰,他低下头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小幅度的往后退了一小步。他还是挺了解自己的媳妇儿的,知道今天这事儿肯定不光是他老娘小妹和媳妇儿说的那样。
在他之后,那个年纪大一些的人也面露犹豫,自己老娘跟小妹被欺负了,他是生气的,但看着赵暖晴的眼神,他没来由的竟然觉得有些心虚。
只有最年轻的那个,跟个斗鸡似的冲着她挥拳头,“我是看在启明堂哥的份上才叫你一声堂嫂,我告诉你,我们老霍家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传统,下次你要是再欺负我娘和我妹子,我对你不客气。”
赵暖晴已经不想说话了,就这种脑残智障,跟他说话简直就是给自己找罪受,还是直接动手比较舒爽一些。
于是乎······
“啪”的一声,男子的拳头被打得偏到了一边,“你是谁?你娘和你妹子又是谁?你打算怎么对我不客气?”赵暖晴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惊愕和茫然,还有疑问。
“你说什么?你不认识我?也不认识我娘和我妹子?”男人脸上的表情比赵暖晴还要茫然。
赵暖晴:“······”就这种智障居然不是放在家里藏着,居然还放出来乱咬人!!!
“你个小娼妇,贱人,你竟然敢说不认识我,你是想造反么?老天爷呀!我老霍家这是走了什么霉运,娶了这么个丧门星回来,还带着个小拖油瓶,整天吃白食不说,还动不动就不认识我们,老天啊!你快降道雷劈死这个六亲不认的小贱人吧!”那边的老妪听了又是一阵叫骂。

第四章 重生的霍子辰
???什么意思?这小包子竟然是原主带来的?不是他们老霍家的人?还没等赵暖晴理清这突然冒出来的信息,旁边又有自以为正义的人士站出来说话了。
“启明媳妇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自己的婶婆和堂小姑子怎么能说不认识呢?”最一开始帮霍子辰说话的大婶儿这会儿正不赞成的看着赵暖晴。
婶婆?赵暖晴在脑子里迅速地换算了一下,才明白这个婶婆应该是原身丈夫的婶婶。她看了看信息的来源,心里对这位老太太刚才的好印象也去了大半,这不妥妥的一根墙头草么?谁落下风谁有理。
“这位大婶儿,我是真不记得了,我前两天病了,刚刚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赵暖晴委屈的说道,她可真不是装的,原主确实没给她留下任何记忆呀!
“什么?不记事儿了?”
“这是真的吗?”
“这还真没准儿,之前子辰不也说了他娘发了两天高烧了,没准儿就是给烧坏了脑子了呢!”
“对,隔壁村的王家闺女就是发高烧给烧成了傻子了,子辰娘这只是忘了事儿还算好的呢!”
“说的也是,不过要不是这霍家闺女把人家推进河里也不会有这事儿了。而且没听子辰说么,老霍家没给人家找大夫,就那么挺着来着。”
离得近的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并且传的人越来越多,不大会儿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赵暖晴发高烧把脑子烧坏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赵暖晴满意的听着周围的议论,心里美得一批,这样一来,就算她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了,她应该、大概、可能是逃脱了被烧死的下场了吧?!
她尽量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四下里看了一圈,然后目光就跟那个站在大树下的小小的身影对上了。只是她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什么?怀疑、失落、愤怒以及······了然?
赵暖晴那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穿了帮,她又看了看旁边的小豆子,结果在那小子的眼里只看到了茫然和不可置信,这才是一个小孩子应有的眼神嘛!
这么一看,她的便宜儿子似乎不简单呢!
霍子辰这个时候的心情确实很复杂,因为前一世他的娘亲确实是死了,因为溺水之后的高烧不退,霍家不但没给他娘亲请大夫,就连饭都一口都没给她吃,昏迷了两天之后就咽了气。
而他没了娘亲之后就一直生活在叔公家里,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干活,还总是吃不饱。
而他的爹爹对他的遭遇完全是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他就这么无依无靠、像个畜生一样活到了十四岁。
每当他快要熬不下去的时候都忍不住会想,要是娘亲还活着,是不是他的日子就不会过得这么苦。
后来夏国犯境,朝廷征兵的时候,霍家人又背着他改了他的年龄,把他送上了战场。
霍子辰进了军队之后一腔愤懑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他本就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因而在战场上十分大胆,敢拼敢杀,后来又在阴差阳错之下救了当时的四皇子。
有了四皇子的保驾护航,当战事结束后回京受封时,他成了正四品的忠武将军,也正式加入了四皇子的阵营,从此铺开了他的平步青云之路,他也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赵梓晨。
当时的边境还不稳,战事频发,在四皇子的运作下,赵梓晨又回到边疆打了好几年的仗,立下了不小的功勋,官职也是一升再升,等边境完全平定后,他一路平步青云,成了拱卫京城的御林军统领,正二品。
接下来的事情十分的顺理成章,赵梓晨一路跟着四皇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保着他登上了那个至高之位,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他获封镇国公,并且恢复了本名霍子辰。
但他向皇上求的第一道圣旨却是让他“自请出族”。
要知道在古代,一个没有宗族的人是要为世人所诟病的,但新皇不但没有贬斥霍子辰,反而派遣心腹内侍一同回乡颁旨,狠狠地给霍子辰撑了一回腰,也再次奠定了众人眼中他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
带着圣旨回到家乡的镇国公连休息都没有,直接让内侍官在霍家祠堂宣读了圣旨,之后就大刀阔斧的将霍家人下了大狱,连个理由都没找。
没有一个官员敢把让镇国公愤恨至此的霍家人从轻发落,包括已经出家出嫁的女儿和襁褓里的婴儿在内,通通都被流放到了极北之地,终生不得回。
后来,这件事也成为了英明神武的镇国公一生中唯一的一个污点。
霍子辰这一生曾经卑微到了尘埃里,也曾经显赫到了位极人臣,他最终活到了七十六岁,历经三代皇室更迭,始终权势不堕,君臣之间的情谊更是流传为一段佳话,应该算得上是了无遗憾的人生了。
然而一觉醒来之后,自己居然又变回了三头身的小屁孩,而他身边躺着的则是他经常想起来但却又毫无印象的女人,他的娘亲,活着的娘亲。
只是娘亲的情况却很不好,没了神志不说,还浑身滚烫,只比死人还多一口气而已,看样子这口气也随时会断掉,看起来这应该就是前一世他失去娘亲的时候了。
但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娘亲去死,于是他才会拼着被婶婆打一顿也要拿点吃的就是因为他想赌一把,看有了食物的娘亲会不会熬过去。
在被婶婆用树枝抽打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既然老天让我回到了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再让我受一遍上辈子的苦了,他送我回来应该就是让我解救娘亲的。
就是这个信念支撑着他即使被打得再痛,也好好的护着怀里的那块饼子。
然而他没想到,这一次娘亲确实没死,但却忘了他,忘了所有的一切了。看着这个蹲在他面前面露忐忑又努力表现出镇定的女人,霍子辰突然觉得就这样也不错,反正他也没有关于娘亲的记忆,那就重新开始好好地做一对母子吧!
“娘亲~~~”颤抖的带着哭腔的小奶音儿一下子就俘获了赵暖晴的一腔爱心,她伸手把小包子搂进怀里,却为了那瘦骨嶙峋的触感皱了眉头,立马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小瘦包子养成胖乎乎的萌包子。
“不怕,以后娘亲保护你,再也不让人欺负你了。”赵暖晴说,她是对小包子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嗯,”霍子辰露出回来之后的第一个微笑。
“走,带娘亲回家,我们去做好吃的。”赵暖晴也跟着笑。
“好,”霍子辰主动把自己的小手塞进赵暖晴粗糙的手心里,回身对着小豆子挥了挥手,带着赵暖晴往家里走去。

第五章 霍家
被赵暖晴失忆的消息惊住了的村民们下意识的给这对母子让开了一条小路,目送着他们离开,而还准备着撒泼的霍家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根本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这霍家本来就不好相与,启明媳妇儿这一不记事儿以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那可不是,你们谁看见过老霍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出来干过活,家里家外的活儿都是启明媳妇儿在干的,连小子辰都跟着捡柴、下地了。”
“你看今天这启明媳妇儿不是也立起来了,以后只要她自己硬气了,老霍家人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了。”
“就是,之前就是她太软了,我都看不过眼,但人家自己都不说,咱们也不好说什么不是。”
“这下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以后应该不会再跟以前一样了吧?”
“我看难,谁不知道启明是站他叔婶一边的,我看暖晴以后的日子也轻松不了。”
“谁说不是呢,算了,以后能帮把手就帮把手吧!这母子俩也怪可怜的。”
见没什么热闹可看了,大家一边议论着一边都回了自己家,刚才还围满了人的地方现在就只剩下霍家一家人了。
看着那一对母子越来越远的身影,刚才的老妪,也就是霍家的女主人刘氏面色阴沉了下来,她心里有一种不怎么妙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脱离她的掌控,让她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走,回家。”刘氏恨恨的吐了口唾沫,率先在女儿的搀扶下往家走去,其余人都跟在她身后。
霍子辰领着赵暖晴先霍家人一步回到了家里,院子里有些乱,一些农具横七竖八的放在杂物间门口,劈了一半的柴零散的堆在那里,其中一个房间门口还放着一个堆满了脏衣服的大木盆。
要搁着原主的话,她肯定会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院子了,但赵暖晴可没这么好的脾气,她先让儿子领她回了自家房间,又被看到的一幕给气得够呛,也让她对霍家人的无耻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这间房间并不小,不过一铺从东通到西的大炕就占去房间里靠墙一半的地方,剩下的东西就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以及炕上的两只炕柜,别的什么都没有。
只是此刻屋子里确实乱成了一团,椅子翻倒在地上,桌子也歪在了一边。
一些打满了补丁的衣服凌乱的扔在地上,上面还有好几个带着泥水的脚印,一看就是故意踩上去的,因为那脚印尺寸并不大,看起来像是孩子踩的。
还有几件男子的长衫扔在炕上,明显是挑出来的。
炕上有一对炕柜,看木质应该是樟木的,做工很是精巧,但此刻那对炕柜柜门大开,里面应该是被子一类的东西,也是一团乱的堆在里面。
看着这堪比盗窃现场的屋子,赵暖晴就是一阵心塞,再一想到以后就要跟这么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她就觉得眼前一片暗淡,极为的不情愿。
她把小包子抱着放到炕沿儿上,自己认命的把地上的脏衣服先收在一边,然后爬上炕去收拾。
霍子辰坐着想了一会儿,也跟着爬了过去,把四散在炕上的衣服归拢在赵暖晴身边。
赵暖晴看着这个乖巧的儿子,一边手里动作着,一边问他:“子辰,能跟娘亲说说家里的事情么?娘亲什么都不记得了。”
霍子辰手里的动作一顿,眼神儿闪了闪,然后才开口说道:“娘亲问吧!子辰知道的都告诉娘亲。”
“子辰真乖,”赵暖晴伸手在他头上揉了揉,刚想说什么,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喧哗,霍家人也回来了。
看着乱七八糟的院子,再看看赵暖晴他们紧紧关着的房门,刘氏恨恨的啐了一口唾沫,开始指使着三个儿媳妇儿收拾院子的收拾院子,做饭的去做饭,间或用“贱人”、“小骚货”、“贱蹄子”、“白眼儿狼”这类的话骂上几句。
霍子辰从他们进门起就一直看着赵暖晴,结果发现她就跟没听到外面的动静一样镇定,连手里叠衣服的动作都没有丝毫的停顿,一点都没受到影响,他的心里多了一丝说不清的异样感觉。
镇国公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用童言童语把他记忆里的和后来查到的霍家的情况都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赵暖晴的神色,他知道自己说的有点多,一般三岁的孩子是不可能把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说的这么清楚的,所以他想试试娘亲究竟能不能发现他的异样,当然他也想好了万一娘亲发现了异样要怎么解释。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娘亲脸上的神色最初确实是惊讶的,但后来就完全成了了然和佩服,还有就是咬牙切齿的愤恨,就是没有一点点他以为会有的疑惑和不信任。
这下霍子辰就有点开心了,想他一个七十六岁寿终正寝的老头子硬是要凹出一个三岁孩子的造型出来,这感觉实在有点糟心。
可是真要放飞自我的生活,他对即将要跟他朝夕相处的娘亲一点把握都没有,毕竟一夜之间从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变成了什么都能说道说道的假小孩儿,有点惊悚了。
其实这一点霍子辰有点多虑,一来赵暖晴根本就不知道他以前什么样儿,二来她也不是个对小孩子多有研究的人。
赵暖晴在末世前就对家里亲戚的熊孩子们深恶痛绝,而末世后能存活下来的小孩子不是实力强悍就是有深厚的背景,在赵暖晴看来那是一样的熊。根据她阅文无数的经验,高质量、高素质的乖孩子只存在于小说中,只是没想到,她自己的娃居然就是这样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啊!
看那小嘴叭叭叭的,说出来的话条理多么的分明、用词多么的准确、逻辑多么的严谨!
双眼闪着红星的赵暖晴并不知道,对于三岁的小孩来说,这么长篇大论、逻辑清晰的叙述有多么的不合常理。她现在正对着刚刚获得的信息运气,这霍家人也欺人太甚了。
原来这房子可不是霍家叔婶的,而是原主的便宜丈夫霍启明爹妈起的,只是他们早早在遇上了意外没了命,他的弟弟才以照顾侄子的名义拖家带口的搬进了这里。
好啊!住着人家的房子,欺负着人家的后辈,这霍家人可真是好样的!赵暖晴沉着脸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