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知画陆海

第一章 重生
“这一个个的都是懒货,整天就知道偷懒,怎么的,还等老婆子伺候你们不成!”
这时一个房间里躺在床上的女人,被吵的皱了皱眉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我不是死了吗?这里是哪里?”
她本是丞相府嫡女的贴身婢女,小姐赐名知画,还让随主家姓师。奈何朝堂更替,丞相府站错队被新皇满门抄斩,幸好新皇登基大赦天下,让她们这些下人留的一线生机。
不过也被流放至北境,而她则是在流放途中遇到山匪,被砍了一刀!
原以为就这样死去到地府排队投胎,奈何左等右等也没见等到黑白无常,反而被吸进从小带有的灵界。
灵界是从小就出现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小的时候是无意识的想藏东西,然后眼前的东西就消失不见。
但又怕被人当作妖怪,这就一直藏在她心里,谁也没告诉,后来听说丞相府要买婢女,她母亲找了人伢子就把她卖给了丞相府!
可能是合眼缘人又表现的老实,她就被嫡女相中当婢女,当家夫人觉得没有点手艺也不行,后来她选择了刺绣女红。
凭借老实,本分,她成了嫡女的贴身侍女。贴身侍女到了年纪是可以放出自由的,想到以后,她毅然决然选择精进女红,负责嫡小姐的衣物。
眼看着小姐就要参加选秀,大官如丞相府,都是内定的,选秀也不过是走个过程。万万没想到,丞相府支持的太子造反,而且还失败了!
最后另一位皇子上位,当即就是对太子旧部大开杀戒,又为了显得他大度,除了本家,像她们这种被买进来的下人只判了个流放!
被吸进灵界,她虚弱的灵魂慢慢凝实,在灵界十年之久,她的灵魂体与实体已经毫无差别,最后还可以随她意念进出,这可把她乐坏了!
虽然吧,出了灵界还是透明的灵魂状态。
有事没事她就出去溜达,看着新皇的一系列手段,大庆发展朝越发的繁荣昌盛。而她,凭着别人看不到她,专挑土匪窝,光顾他们的金库,甚至粮食她都收了不少。
人本就是群居动物生活,一个人呆久了不免寂寞,她就偷偷收了丝线和绸缎面料用来刺绣,不过每次都会放下足够的银两。
就这样,不是出去溜达光顾土匪窝,不然就躲在灵界中练习刺绣。她还发现,除了在大庆朝里她哪里都去不了,当然皇宫她也进不去。
想不明白的事情她也不想,灵界也慢慢被她规划,并且还搭建了一处住所。住所是她跟着工匠帮起房时学来的。
至于材料,当然还是偷偷拿的,不过钱也给了,这就不算偷了吧?
为了搭这房子,可是用了她近五年的时间,这才一点一点地搭建起来,毕竟没有经验,基本上是她刚弄清楚地基做法,工匠都已经建到差不多封顶了。
这就没办法,只能自己摸索着地基后再模仿别人的建造,两年的时间,基本就在她建了又推推了又建,直到摸索出正确的方法。
第三年才开始有经验教训能够把支架建造起来,但这封顶,又花了她两年的时间,这才花了五年时间建了个不算大的一进院子。
在她刚刚收集了一仓库的粮食,一仓库的金银珠宝首饰,绣了十来张长十米宽五米的绣品和近百张手帕大小的绣品后,她觉得眼皮子一直在动。
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为了抚平心中的不安,这次她没在灵界内练习刺绣,而是出了灵界看着皇宫方向。
“咚……咚……咚……”
不知望了多久,皇宫内突然响起三道钟声。
这是皇帝驾崩才响的丧钟!
在钟声响后,她整个人,不,是整个魂瞬间昏了过去。

第二章 夫家成员
听到外面当当当的声音,师知画缓慢的撑起身子坐起来,等了等也没有得到什么记忆。除了身子有些虚弱,脑袋有些昏沉,特别是后脑勺,有些痛外,她都不知道这幅身子是怎么死的。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去时,外面响起了一道男人声音:“妈,知画昨晚起夜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我就让她多休息一会。”
“你就知道护着她,走路也能摔倒,咋不摔死她!你说她都嫁过来多少天了,没有一个月也有半个月了吧,可你看看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看着也不想是个好生养的!都不知道你看上她什么!你大嫂也是,怀个孕就这也不干那也不干,让做个饭都不行,想当初我怀你们的时候还挑粪淋菜呢!”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师知画听到自己名字,加上男人说的话,猜测自己已经嫁为人妇,外面在维护她的男人是她的夫君……
想了想,还是喊了句:“夫……夫君!可以进来一下吗?”
在外面听到的两人,停下手中的动作你看我我看你。
师知画等了等,没得到回复又喊了一声,这时可能是她婆婆的女人推搡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这,是不是喊你?”
“我,我也不知道。妈,那我进去看一下。”
男人放下手中剁着猪食的刀,走进房间。就看到自己媳妇靠坐在床上,此时的她给他的感觉好像是没有平时的刁蛮。
“知画,我不是故意进来这里,我是听到你好像在喊我。”男人搓了搓手,有些怕眼前的人生气。
“夫……夫君。妾身的头好痛,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师知画是见过府中夫人姨娘如何对待丞相的,虽然她不常出来露面。
“夫君?知画,你昨晚那一跤是不是磕出问题来了,怎么会叫我夫君?”男人伸手向她后脑勺看去,果不其然昨晚磕到的地方长了个大包。
“可……可能是吧……我不记得你,还有以前的事了。”
师知画听到这里有些磕巴,
不过男人觉得可能真的是后脑勺磕到造成的失忆,毕竟村子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没事,既然你记不清了,那我和你说说,看看你能不能想起什么来。”
“好。”
师知画眨巴眼睛点点头。
“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男人想了想,问道。
“师知画。”
“对,我呢?”
男人指了指自己。
师知画认真端详了一下男人,浓眉大眼,一张国字脸充满正气,摇摇头。
“我叫陆海,你的丈夫,平时你都是喂,陆海这样叫我……”
名义上的夫君陆海,细细地和她说了每一个人包括她自己。
她是一个月前Y城来的下乡知青,半个月前她与陆海拜堂成亲,成为了陆家小儿媳。
听到这话时,师知画有些汗颜,下乡一个月前到的,半个月前她就和陆海成亲……这身体的原主可真是吃不了苦!
陆海上头有两个大哥,陆军,陆川。一个妹妹陆溪,一个姐姐陆水。
陆军,36岁,娶妻陈氏,山花寨的,结婚十几年目前只有一个女儿,五岁,不过现在肚子里怀着一个。
陆川,30岁,知识分子在镇上工厂当会计,娶妻黎氏,也是镇上的。她爹是陆川工厂里的主任,陆川是八年前做了上门女婿,暂时没有孩子,不过黎氏肚子正怀着准备出生。
陆水,26岁,嫁隔壁桃花村,育有一儿一女。
陆海,22岁,娶妻下乡知青师知画。
陆溪,18岁,学历初中,不过停课几年了所以没上得高中,现在在村里当会记。
公公陆大地,57岁,娶妻下河村孙氏,他们这里是上河村,育三子二女,在陆家他是名副其实的大家长,不过只决定大事,小事则是婆婆说了算。
如今是Z国七六年,她是最近下乡到他们村的知青。
“有没有回忆起什么?”
陆海挑了一些基本事情与她说,至于下乡前原身的情况陆海就不知道了,毕竟原身与他成婚后,明摆着说不过是想找了个免费劳力。
但陆海喜欢,他相信总有一天可以捂热原身,至于多久……他只能说顺其自然,不过男子汉大丈夫,他娶了她就一定会为以后负责的!
师知画摇摇头,她怎么可能想得起来?
她当然想不起来!
“嗯,陆…陆海,我想再休息一会。”
从陆海口中得知,原身是刁蛮不讲理的人,但师知画从小接受的礼仪让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毕竟那时丞相夫人是以小官家小姐来培养她们的,想了想,最后干巴巴的张口说道。
师知画需要好好的想清楚,往后该怎么生活,该怎么面对这一大家子,也想看看,灵界有没有跟她过来!
里面可是有着她死后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还有她辛苦五年一砖一瓦才建造好的一进院子!
“好,那知画你先休息,等会吃饭我再叫你。”陆海点点头,起身离开。
师知画坐在床上消化着从便宜丈夫口中得到的信息,又看了看这间屋子,用粘土混合稻草搭建起来的泥土房,房顶则是用干枯的稻草编织一排排,然后整齐的,一层一层铺上去的。
前世灵魂飘荡,想要起房时曾去看农户人家起房子的过程,不过她觉得不够好看,而且屋顶弄的不好,下大雨还会漏水。
再看了看身上的衣物,哪里都显示着这家里到底是有多穷!

第三章 灵界跟来了
陆海出去后不知道怎么和婆婆说的,没再听到那哐哐哐,当当当的声音,师知画起身把门锁上,就连窗台也被她拿了与身上所穿类似衣物挡住后,这才试着用意念进入灵界。
“太好了,灵界跟来了,那在这陌生的地方,不怕生存不下了。”
师知画看着自己辛苦建造的院子跑了进去,粮食,金银珠宝首饰也在!又出来看了看耕地!所有作物硕果累累!
灵界不大,也就十来亩地大小,其中一亩半的地被她用来建造院子,因为在那里有一口井。还有一个五六米高的山丘,看着面积占了灵界一半的面积,被她用来种植果树。
能开垦出来种植农作物的也不过三亩多一点!其中两亩被她用来种植药材,最后一亩地则是用来种植农作物了。
这些全都是她死后辛辛苦苦,一点一点用她的双手建造出来的,看着一片生机勃勃,师知画心里充满了安全感。
“知画!吃饭了?醒了吗?”
师知画听到声音,连忙喝了一口井里的水匆匆出了灵界:“来了。”
喝了井水,感觉没那么头昏,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略微沙哑的嗓音显示着声音主人刚刚睡醒的样子。
陆海在外面等了一会,门从里面被打开,看着自己的妻子,陆海觉得她真的好像变了很多,按照以往,吵她睡觉早已被她破口大骂了!
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不过陆海把这全部归根于昨晚摔跤磕到后脑勺失忆的后遗症,村子里就有过一次,这也不奇怪。
师知画跟随着陆海,走进堂屋,早已坐在饭桌上的陆家男女老少,看着师知画进来也没有出口打招呼,甚至唯一的小孩还有些怕的躲在母亲怀里,看的出来她嫁进来是多惹人嫌。
“爹,妈。”
进门,师知画对着坐在主位的中年男人和女人,主动打招呼,本来是想行礼的,但又觉得不妥,经过夫君介绍,如今可不流行前世那一套。
跟着陆海的动作,坐在一旁的空位上,不动声色的打量主位上的男女。公公是偏黑瘦的中年男子,有些矮小,不过也是相对于陆家男性基因来说,陆海看着大概一米八,公公矮了他大半个头。
婆婆就是典型的农家妇女,常年的劳作让他们看着沧桑。
“嗯,吃饭吧。”
许是她的态度好,婆婆没像平时一样拉着脸,就让师知画坐下吃饭。
看着桌面上的粗面窝窝头和一锅水比米多的粥,还有一些看着是自己做的咸菜。
师知画也没有嫌弃,毕竟她当初可是婢女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被流放后吃的苦比这还艰难。
“哟,千金大小姐今天居然和我们这些大老粗坐在一起吃饭,怎么,这次不怕降低你自己的身份?”
师知画刚想动筷子夹点小菜,刚伸手,就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顺着声音看去。
面容有些憔悴,身穿宽松麻布衣,坐着也掩盖不住那大大的肚子,身旁坐着一五岁的小女孩,师知画猜测,此人应该是陆家大儿媳陈氏。
“嫂子,当初是知画不懂事,以后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懂事,以前多有得罪,望嫂子恕罪。”师知画放下筷子,轻声细语说道。
“呵……这狗可是改不了吃屎的,你这话说出来也就小叔子信,我可不信……”
啪!
“吃饭!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是吗?”
婆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大嫂,看到婆婆的眼神,陆大嫂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
“知画,吃。”
陆海看到自己媳妇只拿了一个窝窝头就着米粥,有些心疼,从桌子上唯一的一碗腊肉,夹了大概五六片放到师知画碗中。
肉类只有男人可以夹女人是不允许的,因为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不吃肉不行,当然农忙的话女人也是吃上几口,不然营养跟不上,农忙过后整个人就会瘦一大圈。
陆海这一举动被陆大嫂看到,顿时有些眼红嫉妒,当即咳嗽了几声暗示自己丈夫,可惜,她丈夫没有理会到她的意思。
只见陆军吃了一口肉后赶忙过来询问。“媳妇,你怎么了?”
“怎么了?馋肉了呗。”
婆婆端着碗,夹了一筷子咸菜喝了口米粥后说道。
“啊?这,媳妇下次我再分点给你?刚刚肉被吃完了。”
听到母亲的话,陆军看了看碗里,不是农忙男人每次也不过五六片腊肉,但刚刚都被他吃完了。
陆大嫂听到这话,气的饭都不吃抓了两个窝窝头拉着闺女就回房间。
“行了,少说一点。”
坐在主位的公公发话,婆婆也没再说什么,一顿饭就在这场闹剧中度过。不过师知画没受影响,吃了个窝窝头和半碗粥才离开。

第四章 小儿媳太客气 老婆子受不了
吃完饭,公公陆大地在门口抽着旱烟,一个大约四五公分宽的长半米的长竹节,末端还有一小分叉长七五公分的约两三分宽的圆口,每抽一口就放点什么东西就去。
此时不是农忙季节,除了陆军夫妻带着女儿去了家里的菜地弄菜外,陆海去了山上,师知画则猫在房间。
而陆大地两老人就一个在家里喂鸡和那头大母猪,一个有时编编竹筐,等下次赶集能够挑出去给人看看收不收,增加点收入。
“老婆子,我觉得这个家,该分了。”
公公陆大地抽了一大口旱烟后,对着正在洗衣服的老妻说道,听到这话,婆婆手中动作顿了顿。
“真的要分家?”
“分吧,你看老二入赘别人家,老大家呢觉得家里贡献最大的就是他们,小儿子已经成家了,往后日子过的如何,就看他们自己了。女儿的话,我们还干得动。”
孙母想了想,但也没再说什么反对的话了。虽然她不赞同分家,村里有多少户人家是分家的,俗话说父母在不分家。
分家这种大事,之前陆大嫂也撺掇陆军与他们说过分家,但全部都被她以父母在不分家给回绝了。
现在既然老头子说了,加上小儿子已经成家,看着小儿媳,她也是不顺眼的很,毕竟太懒了还事多!女儿也成年有工作,这样想她也不再反对。
“听你的,等中午吃饭的时候说一声,下午就分吧。”
陆大地点点头没再说话继续抽着旱烟。
师知画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本来陆海是让她在床上躺着多休息一会的,不过师知画闲不下来,而且……
实在是,房间里除了床铺,都太乱了,让她实在看不下眼,就是脏衣服也堆了一小堆,少说五六套,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也还不错,师知画撸起袖子就埋头苦干。
先是把一些脏乱衣服收拾起来搬出门外,还找婆婆孙母借了个专门洗衣服的木盆。
虽然去借的时候,又把婆婆吓了一跳,不过婆婆也没说什么,也不知道今早陆海是怎么和婆婆解释的。
“这懒货,是真把脑袋磕出问题了?”
孙母在一旁喂着家里的几只鸡鸭,边瞄着儿子房间一边嘀咕。
“妈。”
“啊?”
可能是刚说完坏话就被人发现,生平第一次,孙母被吓了一跳。
“妈,床上的被子太脏了,我想清洗,但是找不出暗扣,不知如何拆出来。想请妈移步房间,教我一下。”
“……”
虽然不知道小儿媳搞什么鬼,孙母还是洗了洗手进了房间,这是自从儿子成亲后,她的第二次进来儿子房间。
之前也进来过一次,不过被师知画骂了一顿,从那以后她就不再进来了。
师知画不知道婆婆的心理想法,看到婆婆前往房间了,她也跟在后面。
“喏,看这里的小拉链,从这里拉到这里就可以了,你看露出棉胎心了。”
孙母演示了一遍,并且还加上自己的解说,这棉胎被可是她儿子为了娶媳妇时去山上蹲了好几天打了猎物偷偷拿去卖,这才买了这棉胎心回来。
“好的,谢谢妈。”
师知画上手试了一下觉得会了,客气的不行向婆婆道谢。
“自家人,一点小事情不需要你这请来请去谢来谢去的,以前你也不是这样,都是有事说事,现在看你这样客气还怪不自在的。”
孙母走出房门之前,想了想还是张口说了一句。
“好的。知道了妈,妈过门槛慢一点~”
师知画听到,微笑的说。
孙母:“……”
困难解决,把白色的棉胎叠好,师知画把被套拿到装着脏衣服的木桶,找了扫鬃把房间里扫了扫收拾好房间,师知画这才开始洗脏衣服。
但是看着木桶里的衣服被套,这又把师知画难住了,该去哪里洗衣服?!想了想,再次找上婆婆。
“妈,请问……”
“停,有事就说事,不要请来请去的。”
师知画刚开始说话,就被婆婆打断。
“好的,妈,我想清洗衣服,这不知,是要去哪里能够清洗。”
孙母一听是这种事,本想给她指个方向到河边洗,但是又怕这磕出问题来了的小儿媳迷路,想了想说:“你在家里洗吧,水缸在那边。”
“是。”
这次师知画没再道谢,不过语气还是很客气,礼貌的不行。
一看这,孙母决定等小儿子回来后得和他说一声,这小儿媳妇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平时她可不会这样客气也不会主动干家务,衣服被子这些更不会洗,都是儿子回来抽空洗的。
这让闲不住本想去菜地里帮忙的孙母,硬生生在家里呆了一上午,把所有卫生都打扫了一遍。
师知画也终于忙完,本来不需要那么长时间的,而是因为她不知道东西的使用,只能不懂的时候就询问婆婆。
等把最后一件衣服晒上,就到了该做中午饭的时间了,让婆婆一个人准备,在师知画眼中是不应该的,所以她出现在厨房门口。

第五章 分家
“……”
正准备烧火的孙氏看到门口的师知画,一时间不知该做什么。
“妈,请……需要我做什么吗,我也可以帮忙。”
话到口中,师知画改了口。
“不用,你回房中歇着就行。”
孙母哪里敢让师知画下厨,今天一上午这也不懂那也不会,偏偏还非常懂礼貌让她想骂都骂不出来。
“妈,我可以帮和面,中午还是吃窝窝头吗?”
师知画看了看,发现有发好的面团,她表示这个可以操作。但孙氏怕了,这面可是按照每个人的口粮发的,若是糟蹋了,她可是会心疼的!
虽然这面不是上好的面粉,现在有的吃已经很不错了,別人家可能还没有陆家这样的伙食,每天都可以吃的半饱。
无论她怎么保证,还是没得到孙母的同意进到厨房,师知画只好回到房间锁上门关挡好窗进到空间。
忙了一上午她也饿了,等婆婆做好午饭还要久,毕竟现在差不多也刚巳时末,陆军夫妻收工是午时中,还有半个多时辰,师知画打算自己在灵界做点简单的先吃。
来到院子,自己搭建的灶台,师知画熟练的烧火焖饭,又去灵界菜园摘了一把青菜清洗干净。
十来分钟饭就焖好,师知画把饭盛出来,把锅清洗干净,放油盐滋滋作响捯入青菜,翻炒一会儿等青菜水冒了出来盖上锅盖把火灭掉就可以了。
找了好看的碟子装了起来,一碗米饭一碟素菜,师知画自己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这是从她死后吃的第二次饭菜,第一次则是今早吃的窝窝头,虽然味道不是很好但也可以吃下。
当初是灵魂状态,完全是没有饥饿感的,即使在灵界内,灵魂已经完全被凝聚成是实体,但她也完全没有饥饿感。
在她吃完最后一口青菜,师知画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话。
“知画,是睡着了吗?吃午饭了。”
师知画听得出是陆海的声音,擦拭了一下嘴角,整个人从灵界出来后回道,“嗯,来了。”
中午,每个人和早上一样,都是一个窝窝头男人则是两个,不过粥的话比今早稠了不少,起码捞底的时候可以捞到些米粒。
吃完饭,刚想离开的陆军夫妇被公公陆大地叫住:“今天我要说一件事情,关于咱们这个家的。”
看着那么严肃,大伙都静静地听着他们父亲的每一句话。
“我和你们妈商量过了,咱们这个家,还是分了吧。”
听到这句话,最为激动的是陆大嫂,她自从嫁到陆家生了女儿后,心心念念的就是分家,分家了她就可以当家作主不用再看婆婆的脸色。
陆海皱眉,怎么上了趟山回来,他爹怎么就要分家了。
陆军也是一肚子疑问,这样想着他也问了出来:“爹,娘,怎么就一上午时间就说分家了,这……”
陆溪也是,还以为又是两位嫂子惹她妈生气了,气的瞪了两眼两位嫂子。
师知画有点无辜,她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小姑子看她的那一眼她看见了。至于昨天或者以前做过什么事情,那她就更不知道了,但今早她什么都没惹婆婆生气。
“是我和你妈觉得,一大家子住在一起确实很拥挤,我们也没有钱再给你们置办房子就觉得这家,还是分了好。”陆大地解释了一下原因,人多事也多,分了也好。
“可是,小妹还没嫁人,不然等小妹嫁人了再提分家的事情。”陆军难得说了这么一句像人的话,毕竟以前他可是没少提,后来被陆海武力镇压了这才没再提。
陆大嫂听到这话可不依,但惧怕小叔子的拳头没有说什么,而是偷偷地狠狠的捏了一把自己男人腰间的肉,毕竟小叔子是不会打她但会打陆军,而且拳拳到肉!
“这事我和你爹想过,我们还动得,养你们小妹到出嫁还是可以的,而且她也有工作,就是到时候出嫁你们能够添点嫁装什么的就行了。”婆婆孙母在一旁插了一句补充,这事他们想过了。
“今天下午都不要出工了,少半天工分也没什么,老大你去把村长叫来,还有族里的叔公过来做个证明。”
听到老爹发话,陆军出门去找村长和叔公。从头到尾陆海都没有说一句话,他觉得分家了也好,毕竟自己媳妇性子不好,虽然今天像变了个人,但那也是因为失忆了,谁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又恢复记忆。
没多久,陆军后面跟着三个人来到陆家。
“老哥,你可真想好要分家了?”村长来到陆家,把带来的纸笔摆放好,这才最后一次问陆大地。
“想好了,树大分枝儿大分家。”陆大地点点头回道。
“既然大地想好,我和你六叔就不再劝你了,分家也好,村里虽然很少人分家但分家后过的都不错。反而那些不分家的,一整天吵吵闹闹的。”看着比较年长的一位叔公说道。
“二叔,我也是这样想的。”陆大地对着那位叔公说道。
“既然已经考虑好了,老哥你说说怎么分。”村长提笔前,说了最近的最新政策,也是刚刚下来的,还没有开始通知,这要分家了,他觉得还是说一声为好。
他们这里算是比较偏僻,据说其他地方已经在筹划实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