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笙年奕

第1章 穿成恶毒女配
“啪!”
一声脆响,响彻整个化妆间,其他人见状都惊呆了。
秦枝最先反应过来,上前将虞笙拉到了旁边,低声训斥道,“你怎么回事?怎么还上手打人呢?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你的黑粉估计又要上蹿下跳要你滚出娱乐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虞笙有意识后,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右手还微微发麻,她瞳孔巨震,自己这是穿越了?
她迷茫的看向身旁离的近的女人,“怎么了?”
秦枝哽了一下,大小姐你是失忆了吗?刚才还利落的扇了人家一耳光,这会儿忘的一干二净,鱼的记忆还有七秒呢,你这三秒都不到啊!
“行了行了,你先去洗手间收拾好情绪,冷静一会儿再过来。”
秦枝满脸嫌弃的将她推去了洗手间,一转身脸上扯出一抹笑意,给她收拾烂摊子,“不好意思啊,我家艺人可能刚睡醒,脑子可能有点不清楚……”
被打发去洗手间的虞笙还一脸懵逼,还没弄清楚眼前的状况,直到她站在了洗手台的镜子前,从镜子里看到了一张与她截然不同的脸庞。
虞笙打开水龙头,浇了一捧水在自己的脸上,冰凉凉的水扑打在脸上,打湿了她前额的发丝,她抬头透过镜子凝视镜中的自己,仔细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
因着虞笙白天的工作太累,睡前她就在某APP上打开了一本不费脑的古早霸总狗血文《亿万总裁小逃妻》,看着看着她就克制不住自己吐槽的洪荒之力,几乎从头吐糟到尾,尤其是那个和她同姓同名的恶毒女配,直到她睡着。
【滴,检测到宿主吐糟力度过强,激活了走剧情系统438,438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身份是《亿万总裁小逃妻》里的恶毒女配虞笙,是男主和女主之间的催化剂和基石。
请您认认真真的走剧情,做一个合格的恶毒女配该做的事情,不能OOC,否则您活不过今晚。
基于您方才的表现,生命值+2小时,女配虞笙总生命值6小时。】
一只拟态兔子蹦跶着它的小身子,萌萌哒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虞笙:TAT,我真的拴Q。
将《亿万总裁小逃妻》这本书从头看到尾,虞笙对这个和自己同姓同名的女配自是关注甚多,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一手好牌被打的稀烂。
虞笙是越城豪门世家明家的大小姐,她随母姓虞,外界鲜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自身容貌性情家世都不差,找一个门当户对几乎不费力,可她眼神不好喜欢上了薛然,也就是男主。
男主历来都是女主的,而女配都是炮灰,而虞笙则是个恶毒女配,什么坏事都干尽了。
为了让薛然眼里有她,虞笙毕业后就踏入了娱乐圈,她想自己若是站在最耀眼闪亮的地方,薛然的眼中早晚有她的身影。
可事实并非她所想的那般,薛然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他曾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小青梅——云皎。
孤儿院出来的云皎性格坚韧,乐观积极向上,大学毕业后,她向许多公司投递了简历,都石沉大海,直到她在大街上被星探发掘,一头扎进了娱乐圈这个大染缸。
云皎签约的是晟禹传媒,和虞笙签的是同一家公司,晟禹是薛氏集团旗下的一家传媒公司,而薛氏集团的CEO就是薛然。
虞笙方才扇的人就是云皎,她俩同为晟禹传媒的人,虞笙比云皎还要早出道一年,可这次这部电影,云皎饰演的是女主,而虞笙给云皎做配,演的是个恶毒女配。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云皎背后有大佬捧她,而之前晟禹捧的人是虞笙,自云皎来了,她晟禹新晋小花旦的地位,一落千丈。
原本虞笙不至于发那么大的火,上手打人的,今天是开机的第一天,她在化妆间里等着上妆,而云皎这个女主的妆容早已化好了,就来了她的化妆间。
一开始云皎就朝着她鞠躬,语气诚诚恳恳,“笙姐,真是不好意思,连累你自降身价给我做配了。”
“我和然哥哥说过,我一个刚出道的小新人,笙姐给我做配纯粹是大材小用了,可然哥哥非不听我的,我也没有办法,真是对不起!”
说完,云皎又满脸歉意的鞠了一躬。
彼时,坐在梳妆台前等候化妆的虞笙,睁开了那双桃花眸子,眼波流转间斜睨了她一眼,“你是在跟我炫耀你和薛然的关系有多好吗?”
云皎听言大惊失色,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和薛然一点关系都没有,笙姐你不要生气。”
她这话一出,换个人都能听出来,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给虞笙化妆的化妆师都惊呆了好吗?恨不得原地消失。
虞笙慢条斯理的站起身,踱步到云皎的跟前,沉声道,“若我是你,我就会安安分分的拍完这部剧,而不是闲来无事到别人面前去找存在感。”
“你明知道,以我的身价给你做配,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可你还是过来了,嘴上说着给我道歉,心里肯定乐开花了吧!”
“看那,她虞笙就算早出道了一年,还不是乖乖给我这个新人做配,被我踩在脚底下。”虞笙凑近云皎,在她耳旁吐气如兰道。
云皎闻言,眼眶顿时就红了,一双小鹿眼里泪光盈盈,仿若下一秒就能落下泪来似得,“笙姐,我真的没那个意思,你真的要相信我呀!”
虞笙嗤笑了两声,又重新落座在梳妆台前,轻轻瞌上了眸子,“继续化吧!”
“是,笙姐。”背景板化妆师活过来了,拿起化妆工具接着给她化妆。
若不是她几天前,亲眼看见云皎挽着薛然的胳膊逛商场,兴许这会儿就相信云皎的鬼话了,她明明就是来示威的,明知道自己对……却还是如此,心机不可谓不深啊!
“笙姐,我是真心来跟你道歉的,并没有炫耀的意思,你一定要相信我呀!笙姐。”
云皎还在那儿小嘴叭叭叭的说,说的虞笙心烦意乱,心头火起,脑海里也不禁浮现几天前的画面,令她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怒意,刷的站起身,手比脑子要快,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第2章 它一点儿不香
虞笙在洗手间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再度回到了化妆间。
化妆间里就只剩下秦枝一个人,她见虞笙回来了,连忙将她拉到椅子上坐下,掏出平板划拉开了微博热搜。
娱乐吃瓜第一线V:虞笙剧组耍大牌欺负新来的小艺人,附上图片.jpg
“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多事,截图你扇云皎巴掌的图片,放到了网上,几分钟就爬到了热搜第一。”秦枝边说边划拉出热评给她看。
——虞笙滚出娱乐圈,欺负新人,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楼上的说的极对,虞笙就是个空有外表,没有演技的花瓶,还欺负新人,真LOW。
——谁说不是呢,虞笙和小新人都是晟禹的艺人,小新人当了女主,虞笙是女配,心里自然不平衡,就可劲儿欺负人喽!
——要演技演技没有,要道德道德也没有,虞笙你不滚出娱乐圈,简直天理不容。
……
诸如此类的评论还有很多,更严重者,还有一些肆意谩骂的评论,秦枝眼疾手快的关掉了平板,免得虞笙看了心里烦闷。
“随意,大不了我退圈,回家继承亿万家业也不错呀!”
虞笙清丽的脸上倒是一点儿着急之色也没有,仿若网络上被骂的人不是她一般,无所谓到已经躺平坑底,一副你们爱咋地就咋滴的神情。
秦枝无语凝噎,她倒是清楚自家小祖宗名门出身,若是退圈,还真的是回家继承家业。
“你不是说你想站在最耀眼的地方,让最想看见的人看见吗?这会儿倒是放弃了。”秦枝又不遗余力的劝说,生怕虞笙撂挑子退圈了。
虞笙躺平的倚着靠椅,“不需要了,本小姐改主意了,谁再喜欢他,谁就是傻逼,我不当傻逼。”
秦枝:???就这么轻易放弃了?
【滴,警告警告,检测到宿主消极敷衍的态度,与您的人设极其不符,扣除生命值-1小时。
请您努力维持人设,继续走剧情,438实况为您播报生命数值,竭诚为您服务。】
软萌音小兔子再度在她的脑海里蹦跶了起来。
虞笙:QAQ,完了,芭比Q了,把垃圾系统给忘了,还少了一个小时的生命值,太不值得了。
一巴掌加2小时的生命值,加上基础生命值4小时,总计6小时的生命值,现在又扣了1小时生命值,她只剩下5小时的生命值了,5个小时一过,她就要翘辫子了,那她会不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呢。
【滴,请宿主打消这种危险的想法,5个小时过了,书里的角色会死,而你也会永远消失。
所以请宿主不要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请认真走剧情就OK啦!】
萌萌哒小兔子的声音少见的变得严肃,不过听不大分明,还是可爱占多数。
虞笙:TAT,垃圾系统算你狠。
“走吧!该开拍了。”虞笙懒洋洋的起身,朝外面走去。
秦枝跟在后面,喋喋不休,“我还真以为你撂挑子不干了呢,拍戏的话就好好的拍,不要再跟云皎起冲突了,不值得。”
“知道了。”虞笙淡淡的应了一声。
两人到了外面,就见云皎正拿着冰袋敷着被虞笙扇肿的脸颊,见到虞笙出来了,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扭过头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导演见云皎的脸都肿起来了,气的不行:“你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脸怎么肿起来了,这还怎么拍,拍出来也不上镜。”
云皎捂着脸,小心翼翼的道着歉,“对不起导演,我脸上的红肿是过敏导致的,待会儿就好了,耽误了拍摄进度是我的不是,对不起。”
导演见她态度诚恳,也不想过多的计较,毕竟是投资人塞进来的,他不能太不给面子,“行了行了,你的戏等脸好了再拍,咱先来拍配角的戏。”
“虞笙你准备好了吗?先拍你的。”导演瞥见了远处的虞笙,朗声问着。
虞笙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淡声道,“导演,我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好,各部门准备,准备开拍《乱世佳人》第十三幕。”导演拿着喇叭就嚷开了。
剧组的工作人员,各司其职的动起来。
《乱世佳人》这部电影是民国时期的故事,虞笙饰演的是恶毒女配——林若词,和男主青梅竹马的长大,两家人也是世交,可男主喜欢的是云皎饰演的女主——桑弯弯。
林若词因爱生恨就黑化了,处处和男主女主作对,想尽办法的拆穿他们,可最后却是适得其反,男主女主的感情越发牢固,而她自己则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虞笙看《乱世佳人》的剧本,表情是这样的:TAT,这剧本简直就是在为她量身定造的,《亿万总裁小逃妻》里,她也是个爱而不得反而黑化的恶毒女配,终究是抵不过男女主身上的主角光环,直接被pass掉了。
现在她穿越过来了,根本就不想当个恋爱脑,也不想当男女主之间的催化剂和垫脚石,更加不想直面男主女主之间古早的狗血套路,直接退圈回家,继承亿万家业,走上人生巅峰,难道不香吗?
走剧情系统438用实力告诉你,不,它一点儿也不香,你还是认认真真走剧情保命吧!不然活不过今晚,灭口警告!!!
虞笙:行叭!保命要紧,天大地大,谁也不能阻止我保命,可我真的不想走剧情啊!!!
虞笙清丽的脸上面无表情,内心却有无数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与此同时,一个助理模样的男人到了导演的耳旁耳语了几句,导演瞬间跟打了鸡血似得,双眼放光带着人就朝外走去。
“怎么回事啊?导演怎么这么高兴?”
“不知道啊!难道是来了什么大人物,所以导演才这么高兴?”
“我刚得到消息,是这部电影的投资人来了,过来视察的。”
“投资人?是薛氏集团的薛总吗?啊啊啊,他可是越城第一钻石王老五啊,单身二十七年,身上可是一点儿绯闻都没有,非常洁身自好啊!简直是越城最想嫁男人排行榜第一名啊!”
“真的吗?今天有幸见到薛总,真是走了大运了啊!”
虞笙听着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他哪里是来视察的,分明是来给他受了委屈的小情人撑腰的。

第3章 为生命值屈服
不多时,外面就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个长相阴柔俊美的年轻男人,身后跟着导演和副导演。
男人进来后,眸光四处逡巡了一圈,最后落在了云皎身上,径自朝她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薛然才眼尖的瞧见云皎白嫩的脸上还有未散的红肿,剑眉立时就蹙了起来,“皎皎,你还好吧!”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轻轻抚了几下。
云皎摇摇头,扯了扯他的衣摆,娇声软语道:“然哥哥,我没事,你不要找笙姐姐的麻烦。”
这话明晃晃的告知了薛然,她如今这副模样到底是谁造成的,若云皎不计较的话,话就不该怎么说,可显然她记仇着呢。
听了她这话,薛然鹰隼般的眸子绽放着犀利的光,陡然扭头怒瞪向不远处的虞笙,冷声道:“虞笙,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要针对皎皎?”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那一巴掌下去,皎皎都快被你打毁容了,你的心肠怎么那么歹毒,连皎皎一个新人都容不下,看来你根本就不适合在这一行混,还是趁早离开吧!”
导演和副导演以及剧组其他的工作人员,听了薛然的这番话,个个都是目瞪口呆,旋即眼睛放光,争当第一只在瓜田里的猹。
虞笙听着这熟悉的霸总语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刚想转身不想搭理被剧情眷顾的男主,下一秒系统438又上线了。
一如既往萌萌哒的声音:
【OOC警告!OOC警告!宿主此时应当发挥一个恶毒女配应尽的职责,和男主对线,而不是退场。
若宿主不按剧情走,则会失去生命值,且438会选取强硬措施,强制宿主走剧情,请宿主慎重选择。】
虞笙:TAT,她想起自己那微不足道5个小时的存活时间,可耻的为生命值屈服了。
想到这儿,虞笙眼眸微转,清丽的脸上露出盛气凌人的神情,扬了扬下颌,做足了一个合格恶毒女配该有的姿态,走到了离薛然一米开外站定,冷冷道:
“那是她自找的,我都还没去找她麻烦呢,她倒好,先来我跟前晃悠,那一巴掌也是给她个教训,让她记住,以后得了便宜就别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得,不然很容易被打。”
云皎的小鹿眼里水光潋滟,躲在薛然的身后,怯怯的道:“谢谢笙姐的教诲,云皎记住了。”
“皎皎你别怕。”薛然从云皎的语气里听出了害怕,又将她往身后揽了揽,炮火对准了虞笙,鹰隼的眸底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虞笙,今儿个我就在这儿把话给你说清楚明白,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自作多情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不介意封杀你,让你在越城没有一点儿立足之地。”
对于薛然的威胁,虞笙根本没有放在眼中,她轻笑了两声,“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看看薛总如何在这越城能够一手遮天。”
“哼!咱们走着瞧!”
薛然眸光冷冷的睨了虞笙一眼,旋即拉着云皎柔嫩的小手,来到导演的跟前,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淡笑:
“皎皎在剧组的这段时间,就有劳诸位照顾了。”
导演对刚才的瓜还意犹未尽呢,没有应声,站在他身旁的副导演最先反应过来,脸上堆着笑意,连声应着,“这是当然,这是当然,薛总尽管放心,这剧组里,谁也不能欺负了云小姐去,大家说是不是啊!”
副导演边说边朝剧组里的其他人员拼命使眼色,随即前赴后继响起了附和声:
“云小姐脾气这么好,相处起来也容易,大家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她呢。”
“说的对,我们剧组是个和谐友爱的大家庭,怎么会出现欺负人的事情呢?薛总多虑了。”
“……”
“希望如此吧!”薛然说着,还扭头瞪了虞笙一眼,接着又道,“大家都辛苦了,今天晚上清和会馆我请客,请诸位务必赏光。”
“薛总相邀,我们自是欣然赴约,大家说是不是啊!”导演回神了,朗声笑道。
“对对对,薛总真大气,那清和会馆可是高级场所,我可是第一次去,此行真是托了薛总的福啊!”
“谁说不是呢。我记得清和会馆是有会员制的,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
附和恭维的声音络绎不绝,薛然满意的笑了,又轻声安抚着云皎,“皎皎,你好好拍戏,今天的戏份结束了,我们就能见面了。”
“她要是再欺负你,你就先记着,我帮你报仇。”
最后这句话,薛然是凑到云皎的耳畔说的,她淡淡一笑,“然哥哥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再受伤的。”
“那好,那我就先走了,咱们晚上见。”薛然抚了抚她的发顶,满眼的不舍。
“嗯。”云皎轻声应着,甜美可人的脸上也泛着淡淡的不舍之意。
薛然临走前还在跟导演交待,“那皎皎就有劳导演多照顾了。”
“薛总放心。”导演笑着应下。
得了导演的准话,薛然才放心的离开了剧组,只不过离开的时候是一步三回头,眸光始终不曾离开云皎,活脱脱一出大型某剧。
不远处的虞笙看见男女主依依不舍这一幕,直呼牙疼,清丽的脸都扭曲成了一团,还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我的妈呀,这也太腻歪了。
系统438适时的上线了,软萌音回荡在虞笙的脑海里。
【滴,宿主走了合格恶毒女配应走的剧情,促进了男女主的感情,生命值+3小时。
恶毒女配虞笙总计生命值8小时,请宿主再接再励,继续走剧情,赢取生命值,系统438竭诚为您服务。】
虞笙嘴角微翘,多了3小时的生命值,不枉她和男主对线,只要有生命值,她怼谁都行。
有了薛然的叮嘱,剧组里的人自然是竭尽所能的照顾云皎,至于虞笙,剧组人员也不敢招惹,这位也不是个吃亏的主儿,若得罪了她,保不齐就跟之前似得,冷不丁给你来一耳刮子,让你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那滋味真是谁被打谁知道。

第4章 兄妹都是炮灰
拍戏的日子过的很快,夜幕降临仿佛是一眨眼的事情。
虞笙今天的戏份早就拍完了,她带着秦枝早早的就离开了剧组,根本就不想去劳什子的清和会馆。
回去的路上,秦枝无不惋惜的道:“笙宝,你这样明晃晃的不给薛总面子,就不怕他给你穿小鞋,毕竟你的艺人合同还在晟禹呢。”
只怕自今天以后,晟禹的顶级资源都没有虞笙的份儿了,唉,不过薛总这事做的也不地道,虞笙比云皎早出道一年,竟然让她给新人做配,这完全是把虞笙的脸往地上踩啊!
索性和晟禹的合同也没有多久,大不了到期了,换个经纪公司就是。
虞笙闻言,瞥了她一眼,“姓薛的巴不得我不去呢,他若是再见到我,只怕看我那哪儿都不顺眼,我又何必上赶着自讨没趣,何必呢?”
秦枝转念想了又想,也是,今天那一巴掌打出去,就没有回头路了,除非虞笙给云皎道歉,按她的性子必不会愿意,再说,本就是云皎先撩着贱。
若她没有存着在虞笙跟前炫耀的心思,那一巴掌也不会落在她的脸上,完全是自找的。
“叮铃铃……”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传来,虞笙从包包里摸出震动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备注是‘哥哥’,她长睫微垂,眸光流转,接通了电话。
“喂,笙宝,你还在忙吗?”听筒里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
“哥,我今天的戏早拍完了,现在在回家的路上。”虞笙温声应着。
“笙宝,哥哥现在在清和会馆,咱们兄妹许久没一起吃饭了,可否赏光?”明钦语调温润。
“哥哥相邀,妹妹自是不敢不应啊!”虞笙笑着说完,挂断了电话,“小张,调转车头,去清和会馆。”
“是,笙姐。”小张应了一声,前方路口左转,把车子开了回去。
“你怎么改变主意了?”秦枝满脸好奇的望着她。
虞笙朝她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手机界面上‘哥哥’两个字映入秦枝的眸底,她笑道,“哦,原来如此,是明总相邀,难怪你会改变主意。”
“嗯。”虞笙应了一声,“秦姐,到了清和叫我一声,我先睡会儿。”
“好。”
虞笙倚着靠背,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缓缓的瞌上了眸子,脑海里浮现了关于虞笙的亲哥哥明钦的信息。
明钦是明氏集团现任CEO,亦是虞笙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兄妹俩的感情一直都十分好,明钦比虞笙大五岁,自小就很照顾这个妹妹,且他还是个温润的性子,甚少发脾气,对虞笙更是多了许多包容。
就连虞笙毕业后想混娱乐圈,当初明父明母都不同意此事,只有哥哥明钦站在她这边。
“明家的继承人已经有了,妹妹不过是想见见外面的世面而已,再说有我这个哥哥在,在这越城,谁又能欺负她。”
当时看到这儿,虞笙激动不已,她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对书中的虞笙难免心生嫉妒,她也想有一个如此疼爱自己的哥哥。
可明钦的结局并不好,他性子温润,妥妥的男配标配,更是女主的避风港,书中亦是如此安排的,明钦和云皎初遇就是在清和会馆,自此他就如同着了魔似得喜欢上了云皎,还和薛然相争。
恰巧的是,哥哥喜欢云皎,妹妹喜欢薛然,兄妹俩一合计,大显身手抢人,结局自然是下场凄惨。
明家身为越城豪门世家,倾覆也不过是片刻之间,关于这一点,虞笙有点没搞懂,像明家这种经历过几代人的沉淀的豪门,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倾覆才是,可书里就是这么写的,问就是男主光环,男配是搞不赢男主的。
为了不让新上任的哥哥步书中结局的后尘,这一趟清和会馆,虞笙非去不可,就算是见到薛然和云皎,心中膈应,她也无所畏惧。
清和会馆是一家私密性极好的会馆,这里迎来送往都是非富即贵的人,非会员制是不能进店用餐的,此举将想要混进店内的狗仔拦下了不少。
虞笙到清和会馆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她本想邀请秦枝一起的,但被拒绝了。
秦枝心知肚明,明总邀请虞笙是想培养兄妹感情,她一个外人凑上去,岂不是太不识趣了,于是保姆车到了清和会馆外,把虞笙放下,就开车走了。
虞笙提着包包,仰头看了眼清和会馆的招牌,旋即迈开大长腿走了进去,毫不意外的被前台拦住了,向她索要会员卡,或者现在开会员卡也是可以的。
她纤细的手已经摸进了包包,准备将明钦给她的清和会员卡掏出来,岂料旁边传来一道耳熟能详的声音。
“虞笙,是你。”
“你不是不来清和的吗?怎么现在又眼巴巴的赶过来了?就算你来了,我也不会让你跟我一起进来的,你做梦。”
听到这熟悉的霸总调调,虞笙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她扭头望去,就见薛然携着云皎,俊美的脸上满是嘲讽的望着她。
其身后还跟了不少剧组的人员,导演和副导演赫然在列,看来他们也是刚到没多久,只是比虞笙早那么一丢丢而已。
虞笙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薛总,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建议您去医院挂个脑科瞅瞅,看能晃悠出来多少水。”
旋即,在众目睽睽之下,虞笙的纤手上捻着一张清和会员卡递给了前台,前台将会员卡放在机器上一刷。
【滴,欢迎光临,尊敬的超级VIP客户。】
这声机械声犹如一个无形的耳光扇在了薛然的脸上,令他的脸色极为的难看,仿若能滴出水来。
“虞笙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脑子里进了水?”薛然满眼不可置信的瞪着虞笙,似是无法相信她会这般说自己。
虞笙耸耸肩,“薛总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前台将会员卡还给了虞笙,脸上泛着笑,“原来是明总的卡,明总在二楼包厢,请您随我来。”
说着,前台就径自带着虞笙朝二楼而去,均没搭理面色阴沉难看的薛然。

第5章 反派BOSS现身
被前台领着去包厢的档口,虞笙脑子里却在想为何系统438还没上线。
之前只要她消极怠工,或者和男主正面杠,系统438都会准时上线,给予奖励生命值,这次为何没有呢?
虞笙怀揣着疑问,被前台带到了明钦所在的包厢,前台将人带到,转身就离去了,余下虞笙一人站在包厢门口。
她的手都按在门把手上了,正准备推开,就见包厢的房门被推开了,虞笙抬眸望去,映入她眸底的是个斯文俊秀的男人。
脑子里陡然响起了系统438疯狂的报警声:
【滴,警告!警告!反派BOSS出现,请宿主立即远离!立即远离!
再重复一遍,反派BOSS出现,请宿主立即远离!立即远离!】
虞笙被系统438这突如其来的警报声,炸的脑瓜子嗡嗡作响,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在年奕的眼中,虞笙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愣在了原地,仿若被他给惊到了,半天回不过神。
年奕勾了勾唇,嗤笑道,“哪来的小丫头,看男人都看呆了?”
这句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成功将虞笙的神智给拉了回来,她眼珠乱转,就是不落在年奕的身上,“请问明钦在这个包厢吗?”
“你是他妹妹。”
虞笙这么一问,年奕倒是猜出来她的身份了,他让开身子,“进来吧!”
包厢里古色古香,檀香袅袅。
真皮沙发上的明钦许是听到了动静,回头望去,就见虞笙从外头进来了,忙站起身,温润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来啦!”
“嗯。”虞笙低低的应了一声,缓步走到了她哥的身旁。
虞笙迅速打量了一下整个包厢,发现整个包厢里,除了她哥以及门口的那个男人,还有一个面生的男人。
明钦率先向朋友介绍了虞笙,“这是我亲妹妹虞笙。”
接着又向虞笙介绍包厢里的另外两个男人,率先介绍的是在门口去而复返的年奕。
“这是年奕,是哥哥的朋友。”
年奕深邃的眸子看了眼虞笙,“方才已经见过了。”
虞笙避开了他的眸光,明钦接着介绍着面生的男人,“他是谢宴,也是哥哥的朋友。”
谢宴朝着虞笙微微颔首。
“你们好。”虞笙轻轻颔首,打着招呼。
旋即虞笙将她哥拉到旁边,低声问,“哥,你朋友怎么也在这里?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兄妹俩吃饭呢。”
“刚开始是我一个,后来又遇到他们两个,就聚在一起聊聊天,不好意思啊,笙宝。”
明钦是打出那通电话之后,才遇到两个朋友的,就聚在一起多聊了一会儿。
“没事。”虞笙也是提那么一嘴而已,心里并没有怪哥哥。
“笙宝,饭菜待会儿就会上了,你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明钦说着,招呼着妹妹在沙发上坐下,将玻璃桌上的果盘拉到了虞笙的跟前,示意她吃水果。
“嗯。”虞笙应着,从果盘里拿了串青提,一颗一颗塞进嘴里,脑子里却想起了系统438在她进入包厢前的警报声。
想到这儿,虞笙又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斜对面斯文俊秀的年奕,又迅速的收回,如此往复好几次,直到被他察觉,她才收回了目光,老老实实的吃青提。
年奕是《亿万总裁小逃妻》里的反派BOSS,他背后的年氏集团是最近几年在越城崛起的商界新贵,不少投资人士对其十分青睐,都想在他的带领下,让资本再翻上好几番。
可年奕从头到尾都在和男主薛然过不去,甚至跟男主抢女主,譬如他会出现在清和会馆,也是想制造和女主云皎的偶遇,想撬男主的墙角。
年奕之所以这么针对薛然,是因为他是薛家的人,且当年年奕父母的去世,和薛家脱不开关系,故年奕自国外回国后,迅速创立了年氏集团,一直在和薛氏集团明里暗里打擂台,抢投资抢项目,那都是家常便饭。
为了报复薛然,年奕想把他喜欢的女孩子撬走,没想到最后他却拜倒在云皎的石榴裙下,而云皎始终喜欢薛然,于是新仇旧恨一起算。
身为反派的年奕,结局自然也没好到哪儿去,云皎假意与他交好,偷了年氏内部不少重要的资料交给了薛然,让薛然反败为胜,将年奕碾压到尘埃里。
当时看到这儿的虞笙,表情是这样的:TAT。
无数次虞笙都在感慨,男主的光环是真的强,不然他在年奕的手底下都走不过三个来回,就要翘辫子,还有女主,就趁着她偷年氏内部资料这个事儿,就得抓她进监狱待上个几年,没想到结局屁事没有,女主光环同样强大,衬得别人像渣渣。
虞笙将一串青提吃完,就凑到明钦的耳旁耳语道:“哥,我先去个洗手间,若是饭菜来了,你们先吃,不用管我。”
“好。”明钦应了一声,虞笙则提着包一溜烟就出了包厢。
年奕见她出去了,随便找了个借口,“我出去抽根烟。”说着,也出了包厢。
虞笙找路过的服务员问了下洗手间的位置,就循着提示找过去了。
等虞笙从洗手间里出来,猝不及防迎面而来一道身影,差点儿没撞到她身上,她条件反射的往后退,扑过来的身影自然就落了空,跌坐在了地上。
“哎呀!”
地上那人痛呼出声,以极其不雅的姿势,揉着自己的屁股,虞笙定睛望去,摔倒在地上的人不是云皎还能是谁?
虞笙抬眼望去,就见离云皎一米开外,站着个气质淡雅,容貌温婉的女子,想来推云皎的人就是她了。
哒哒哒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响起,薛然过来了,他见云皎被推倒在地,满眼心疼的上前,关切问道,“皎皎,你没事吧!”
“好疼啊!然哥哥。”云皎娇弱的倚在薛然的怀中,甜腻的声音响起,令薛然越发心疼了。
他转而怒瞪向淡雅女子,“周烟烟你为何要推皎皎?”
“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摔倒的。”周烟烟神色淡然的看着这出闹剧。
“皎皎跌坐在地上,除了你还能有谁。”薛然揽着疼的甜美面容微微扭曲的云皎,一脸心疼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