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媛沐熠

我穿越到了男主小时候欺负他的恶毒女配身上。
刚来的时候,我就一脚踹翻他奶瓶。
1
「哐当。」奶瓶滚落在地,躺在沙发上的小奶娃一脸蒙逼地看着我。
「看什么看,掉了不会捡起来?」我理直气壮地指着地上的奶瓶说教。
他还维持着吸奶瓶微微张开的小口,看到我这么凶,把口闭了起来瘪瘪嘴。
漂亮的眼睛里泛起了水雾,在我的淫威下那双小短腿试探地用一条腿先垫下来,
迈着小步,吭哧吭哧地捡起了奶瓶递给我。
???
这男主该不是傻的吧?
姐是稀罕他这口奶吗?
明明就是想要欺负他!
看着眼前的小奶包肉肉的小手起劲地踮起脚尖把奶瓶给我的模样,再对比后期为了报复我这个恶毒女配的雷厉风行的手段。
不行,越想越气。
我走到沙发旁,躺了下来:「过来。」
小奶包可能意识到寡不敌众,对我顺从得很,很快攥着奶瓶再次递给了我。
「叠叠……给。」他说话都还不清晰,磕磕巴巴的。
我满脸黑线:「奶还是留给你自己喝吧。」我调整了一下姿势,「把奶吸上,空出的小手帮姐姐按摩。」
「叠叠,等一吓。」
他攥着奶瓶往饮水机的小龙头冲了冲,叼着奶瓶跑过来。
肉肉的小手放在我的腿上这捏捏,那捶捶的。
啊!
人生巅峰啊!
男主为我服务,这牛我能吹一辈子。
我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奶包,吸几口奶就用力捶的模样,开口道:「你家有什么东西吃的吗?」
「叠叠,有草莓、理智、千克力。」他那肉嘟嘟的小手往冰箱一指。
「看着我。」我命令着他,小奶包听话地抬头布灵布灵的双眼盯着我。
「姐姐、草莓、荔枝、巧克力!跟着我说一遍。」
「叠叠,草莓、理智、千克力。跟得窝说一片。」
我:……
我觉得不用欺负他,就他说话的口音就能把我气得呼吸不畅而死亡。
再看看他那矮矬矬的小身板,罢了,谁没有口齿不清晰的时候。
「去把吃的拿过来。」我葛优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指使着二周岁的小奶包。
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就只有我跟小奶包在家。
原主妈和男主妈是闺蜜,住的地方还是隔壁家。
她们经常兴趣一来就抛下孩子,然后逛街买买买。
以至于原主时常来男主家,经常欺负男主。
现在我来了,肯定得要传承原主的性格,将欺负贯彻到底咯。
指使起来毫不犹豫。
小奶包把奶瓶放在桌面上,哒哒哒地跑去开冰箱,结果开的时候用力过猛,把自己给掀翻了。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蒙了一下,站起来撅起个腚往冰箱里面翻找。
我扶额,这孩子打小就机灵。
他拿着几颗荔枝放我手上,往荔枝吹了吹几口气:「叠叠,好烫。」
我捏捏手掌心的几颗冻得像个石头的荔枝。
你管这个叫烫?!
看着他红通通的小手,心有点小内疚。
我把他揪起来放在沙发上:「行了,你就安安静静地喝完奶睡午觉去。」
2
我打开了电视放着猫和老鼠,去冰箱拿出了草莓。
一边咯咯咯地大笑,一边送草莓进口。
等我草莓吃完,小奶包早就睡着了,口还有意识时不时地吸着。
我怕他睡着乱动,把他放进沙发里面,我在外围躺着继续看电视。
没过一会,我妈和男主妈回来了。
看到我和小奶包友好地挤在一个沙发上,双方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笑——笑得我心惊胆战,这婆娘俩该不会有把我和男主凑一对的想法?!
没有记错的话,原主已经是八岁了,男主才二岁啊。
丧心病狂啊!
男主叫沐熠。
沐熠妈小心翼翼地把小奶包抱起来送上楼。
而我妈则把我带回了家。
3
隔天,她们再次把我留在了沐熠家。
我轻车熟路地去冰箱拿草莓出来放在桌面上,再从我带来的书包里面拿出作业。
你以为我是要写作业?
不——我那是让沐熠学习,等他学会了就可以帮我做作业了。
美滋滋。
小奶包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站在我旁边:「叠叠,要做什么?」
「小沐熠,乖,姐姐先问你。姐姐有忙小沐熠该不该帮?」
「该!」小奶音里倒是听出了几层坚定的意味。
「好,真不愧是我好沐熠。」我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手,再把幼儿园到三年级的课本放在桌面上,「这些你都要会,然后再帮姐姐做作业知道吗?」
他歪着头看了一眼比他还高的课本,有些迟疑地开口:「叠叠,小沐熠能看懂吗?」
好啊你个小奶包,其他的说不清晰,倒是把自己的名字说得一清二楚。
想起自己的计划,我慈祥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当然能看懂啊,小沐熠是谁?长大后的小沐熠那可是跺一跺脚整个世界都要抖几抖的大人物。」
他害怕地缩进我怀里:「叠叠,我才不要当怪兽。」
我抬头看向电视,刚好放着奥特曼打怪兽的场景。
我:……
我眼睛转了转,指着奥特曼:「小沐熠是要当它吗?」
小奶包点点头。
「要当奥特曼首先得要学会知识噢。」我把幼儿园的画册放在他小手上,「开始吧,宝贝。」
就这样,小奶包给我忽悠着看起书来。
男主不愧是男主,
从不认识到我见解后——再学会举一反三。
把我这二十的青春美少女灵魂给狠狠地震惊到了。
可恶!
这逼让他装到了。
4
男主在我的奴役下成为了我的专属保姆。
「小沐熠。」——他还没等我说完,意会地把桌面上的无籽葡萄送进我嘴里。
而他一手拿葡萄,一手翻看着书本。
我把双手放在后脑勺,把嘴里的葡萄咬破。
酸酸甜甜的汁顺着喉咙直流到胃里——舒服。
等吃得半饱,站起来拉着小奶包往外走;「要劳逸结合。」我拿着待会需要用到的工具,奸诈一笑,「姐姐带你见识一下世面。」
5
小沐熠昂着头看着高高耸起的一堆沙:「姐姐,这就是世面吗?」
「是的哦。」我找一处没有那么多小p孩的地方蹲下,「把刚刚拿来的道具放在地上。」
小沐熠照做。
勾机,铲车,还有桶。
我先拿铲车示范开始工作。
余光看着小奶包不可思议的眼神。
小样,就知道你被我震惊到了吧。
小孩子本性一出,就玩得不亦乐乎。
——以至于玩疯了,把铲车里面的沙一股脑地拨到了另外一个小孩子身上。
他气冲冲地过来一把扑倒小奶包。
小奶包圆鼓鼓的一小坨,倒在地上没有哭,反而看向我。
我看着眼前跟我一样高的小孩,试图讲道理:「他又不是故意的,你推他干什么?」
小孩不依不饶,狠狠地往我身上撞。
好了,现在我和小沐熠整整齐齐地倒在了一起。
「这堆沙,已经被我承包了。」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如果你做我小弟的话,就勉强让你弟弟玩玩泥沙。」
???
传说中的霸凌?
正当我尝试着用语言战胜他武力时,他偷偷地溜了。
让人怪猝不及防的。
远远地看到一个妇女将他逮住:「看你能跑哪里去?」
我回头看着小沐熠,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呆呆地看着那堆沙。
「小沐熠,今天被人推,是不是觉得自己好没用?」
「嗯。」他闷闷不乐。
「那你想不想变强?」
「想。」
见目的达成,我哼着小曲牵着小奶包回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