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姝雾北城

第十一章 他是你们这辈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正准备离开的雾北城,察觉到二楼有道炙热的视线正落到自己身上,鬼使神差的,他抬起冰冷的双眸,在看到二楼上的人时,神情有片刻的怔愣。
助理陈正察觉到他的异样,忙跟着抬头往二楼看,待看到容姝时,也不由愣了愣。
那小同学,不就是昨天在书店里,对他们雾总“投怀送抱”的小姑娘吗?
昨天,他还替这小姑娘捏了把汗来着,谁知,自家雾总不仅没发脾气,还难得的把他那向来高贵的目光落在人小姑娘的脸上。
不过,话说回来,小姑娘长得确实漂亮,肤若凝脂,艳若桃李,即便站在人群中,也绝对能让人一眼就将目光落到她身上。
如此高颜值,也难怪能让他们眼高于顶的雾总“另眼相看”。
容姝没想到,自己会在学校里遇见昨天在书店邂逅的俊美男子。
跟昨天一样,他依旧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装,清瘦修长的身形,整洁利落的短发,英气十足的眉宇,高挺的鼻梁,轮廓分明的脸,仿佛淬了冰的深邃双眸,依旧帅得让人移不开眼。
这不,他路过之处,无论男女,目光都不自觉的开始追逐着他。
男子的目光只在容姝身上停留了几秒,就淡淡的移开了。
即便对视只有短短的数秒,却让一向稳如泰山的容姝乱了心跳。
“这个男生是谁啊?好帅啊!”
“他刚刚朝这边看,那眼神,压迫感十足,好酷好喜欢啊!”
“要不是他身边那些保镖看起来凶凶的,我说什么也要追上去跟他要个联系方式。”
“呜呜唔——看到这个男生,我本命突然就不香了!”
有知道雾北城身份的人道:“别花痴了,他是你们这辈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怎么说?”有人问。
“雾北城听过没?金融界最年轻的大佬,才二十五岁,平时只出现在财经报道上,咱们在人家面前,顶多算得上刚走向小康道路的小老百姓。”
这说话的女生,在豪门中,家里条件算上层了,没想到连她都这么说,那男人的身份,顿时就神秘了许多。
容姝自然也听到了那女生的话,不过,她并没有记在心上。
并非她不把雾北城的身份放在眼里,而是纯纯觉得,她和他应该不会有太多交集。
“雾总,需要我去查查那小姑娘的身份吗?”
辞别青中校长上车后,陈正大着胆子揶揄开口。
谁知,雾北城只淡淡盯着他瞧,并未言语。
只是,那像看智障似的眼神,已经不言而喻。
陈正轻咳一声,眼神闪烁,摸了摸鼻子后,才驱车离开学校。
————
下午放学后,李霞让林志豪把今早的试卷收上去。
收到容姝那里时,本以为她会一如既往地交白卷,谁知,试卷上却写得满满当当的,字迹工整端正,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打印上去的。
这倒让林志豪有些惊讶,结果对不对先不说,容姝能填这么多,对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
他的想法容姝懒得揣摩, 她只想早点把自己买来的习题做完。

第十二章 花花绿绿的情书
第二天。
容姝难得起个大早,吃了早餐后,便直接去了教室。
本以为自己已经起的够早了,没想到,她进门的时候,里面的座位已经坐了一大半。
班里的气氛有点奇怪,打从她进门开始,所有人怪异的目光就不时落到她身上。
对于这种眼神,容姝早已见怪不怪,等她到自己的座位,欲将书包放抽屉,却发现抽屉好像被什么东西塞满了,根本就放不进去。
将书包收回,顿时“哗啦”一声,有东西从抽屉里掉了出来。
低头一看,她愕然地发现,地上多了好几封粉粉绿绿的情书,抽屉里还有一大包,除了情书,还有糖果巧克力之类的东西。
容瑶看了看容姝,又看了看自己抽屉里寥寥无几的情书,嫉妒不由袭上心头。
像容姝这种空有皮囊的蠢货多的是,那些男生不应该喜欢她这种有颜值还有内涵的女生吗?
果然,男生都是看外貌的,简直肤浅至极。
“谁送的?都来拿回去。”
虽然那些美食对她充满了诱惑,但不是她的她不吃。
至于那些花花绿绿的情书,她在星际的时候就收到过不少,这些东西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果然,男生求爱的方式,无论在哪个时代,都如此简单庸俗。
班里没有人动,除了有几个男生眼神闪烁外,别的都没什么异常。
“哗啦——”
却见姗姗来迟的陆嘉城,走到自己的座位,面无表情地将书桌里的情书和点心都拿出来,然后丢到后面的垃圾筐中。
容姝被他处理女孩们心意的简单方式怔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一沓情书和点心。
丢掉吧,她觉得有点践踏别人的心意,不丢吧,说不定以后会收到更多,这……着实让人头疼。
“不喜欢就丢掉,别犹犹豫豫的。”
观察了她许久的汪天明,突然出声提醒。
容姝看了他一眼,最后把那些情书和糕点都放到后面一张空椅上,然后才将自己的书包塞进抽屉里。
比起陆嘉城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容姝就显得温柔许多。
男生们虽然很失望,但也早猜到她会如此反应。
毕竟,在他们眼里,容姝的眼里只有陆嘉城。
陆嘉城余光偷瞥了她一眼,心下越来越疑惑。
现在的容姝,不仅没再纠缠他,甚至不再为了迎合他的喜好而继续学沈木薇的打扮。
他喜欢沈木薇这件事,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也不知道容姝从哪儿打听来的。
每次看她穿着沈木薇的同款,化着沈木薇同款妆容,在他面前学着沈木薇的说话方式时,他只有无尽的厌恶和烦躁。
在他心里,沈木薇无人可取代,更何况,容姝学的一点都不像。
同样的服装,穿在沈木薇身上,是漂亮和利落,穿在容姝身上,却只有庸俗味。
尤其是那花花绿绿的妆容,人家沈木薇化出来是大美女,容姝画出来却跟非主流似的,又土又丑。
许是看久了容姝那样的装扮,让他也误以为容姝就长那样。

第十三章 你是没手吗?
如今的容姝干干净净,青春靓丽,已然成了高中里罕见的一道风景线。
最重要的是,容姝已经快两天没来找他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陆嘉城感觉自己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莫名觉得有些失落。
“嘉城,明天我生日,你……能来一起庆祝吗?”孟佳佳目光期盼地看着他,怯怯开口。
容瑶看着孟佳佳,眸光霎时一寒,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盯着陆嘉城看。
“没时间。”
陆嘉城头都没抬,直接趴在桌上,拿着课本翻成均匀的两半,然后盖在自己头上。
孟佳佳许是被拒绝多次了,除了失落外,并没太多的表现,而班里其他人,也都已见怪不怪。
容瑶正盯着陆嘉城看,手机却突然响了,她打开一看,才发现是大哥容临打来的。
“喂,哥!”
她声音刻意放得很柔很软,听着让人觉得这人特别乖巧。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她神色微僵了僵,然后低低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后,她直接起身走到容姝身边道:“容姝,大哥说外婆和舅舅他们今天来,让你今晚跟我回去一趟。”
外婆和舅舅?
容姝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慈祥爱笑的脸,还有一张年轻俊朗的温柔面容,不由微微迟疑。
她不想回容家,可想起,外婆和舅舅对她是真的好,哪怕在得知她不是容家亲生女儿后,依旧对她一如从前。
原主小的时候,容义和容夫人都很忙,原主大多时候都是呆在林家,一直到七八岁才回容家。
所以,可以说,原主是外婆周兰带大的。
舅舅林庭淳就比原主大八岁,是外婆周兰和外公林申的老来子,跟外公外婆一样,他也很疼原主,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她捎不少东西。
“嗯。”
就算为了对原主好的外婆和舅舅,她再不乐意,也得回去一趟。
容瑶想到周兰和林庭淳对容姝的态度,心下不由冷了冷,面上却笑道:“那好,今天放学了咱俩一起回家。”
“嗯。”
容姝又淡应一句。
容瑶不喜欢她,她其实能感觉得到,但容瑶自己似乎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还极力在她面前表现出“姐妹情深”的戏码。
“容姝,班主任找你。”
林志豪送物理作业过去教职工办公室回来后,对着容姝说。
“哦。”
李霞突然找她,应该是为了试卷的事。
她的字迹突然发生变化,试题也都全做完,李霞估计以为她找人代写了。
果然,不出所料,容姝刚走过去,就听她冷着脸将试卷啪的一声拍在办公桌上,怒道:“容姝,你就是这么敷衍我的?”
一时间,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容姝垂眸看了试卷一眼,淡声道:“老师想说什么,我有些不明白。”
“不明白?”李霞冷笑,“我让你做试卷,没让你直接打印答案,你是没手吗?”
“打印?”
容姝微怔,她不过是按照书上的字体写字,怎么就成打印了?
“还敢给我装糊涂?”李霞见她这油盐不进的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几斤几两我能不知道?这是你能写出的字吗?”

第十四章 说话要算数哦
“现在的学生啊,仗着家里有钱就胡作非为,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了。”
隔壁一个戴着眼镜扎着马尾,身材瘦小的女老师,凑过来看了眼试卷上的字后,便阴阳怪气的开口。
容姝瞥了她一眼,解释道:“这是我写的,不是打印出来的。”
“你写的?”李霞冷笑,“你还真敢说出口,你要能写出这样的字,我名字倒着写。”
容姝是什么水平,她教了她三年能不知道?
就她那十个躺九个的字,也敢吹说这是她写的,这脸皮简直堪比城墙。
“霞李?”容姝嗤笑,“您若想改也可以。”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李霞冷哼,“还有这答题,网上搜的答案吧?给我交打印答案的试卷,你还不如直接交白卷呢。”
一旁的曾菲见李霞如此咄咄逼人,忍不住出声道:“李老师,是不是容姝写的,你让她写一段不就行了?”
也不知道为何,她竟莫名觉得,容姝她并没有说谎。
“曾老师说的对。”李霞对着容姝嗤笑一声,“你说这是你写的,那你就当着我的面写一段吧。”
说着,将一本作业本和一支笔推到容姝面前。
她自然肯定,容姝写不出这样的字。
容姝也懒得与她废话,接过作业本和笔后,开始弯身写字。
整整齐齐的一排“霞老师说话要算数哦”,那字体,跟试卷上的一模一样。
李霞的脸顿时阵青阵白。
这怎么可能?容姝是什么时候学字体的?她竟然真的能写出这样的字?
却见容姝看着她表情认真道:“我写完了,您记得要说话算话呀。”
其他老师见此,纷纷上前围观,待看到容姝写的字,顿时都陷入了沉默,看向李霞的眼神,要么藏着看戏的姿态,要么替她觉得尴尬。
“哎哟,你这死丫头,字写得这么好你竟然还藏着掖着,给我交的周记里写的字跟鬼画符似的,你早这样写,语文还能拿零蛋吗?”
一旁的语文老师罗华看过容姝的字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要早知道容姝字写这么好,他前两年说什么也得给她报个书法比赛。
而罗华的突然“发难”,稍稍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容姝瞥了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李霞一眼,对罗华笑道:“对不起罗老师,我以后会好好写的。”
“当然要好好写!”罗华冷哼,“不好好写,我让你一天写十篇日记。”
“行了。”
恰巧预备铃响了,罗华拿起教科书道:“走吧,该回去上课了。”
关于容姝在容家发生的事儿,罗华私下也听学生们讨论过了,怕李霞以后会为难她,他只能替她解个围。
“嗯。”容姝点头,看向李霞道:“老师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上课了。”
说完,没再看李霞的脸色,自顾自的跟在罗华身后离开了。
那个对容姝阴阳怪气的女老师,此时也有些下不来台。
本以为是容姝夸大,哪里知道,她真能写出这样的字。
曾菲瞥了李霞一眼,暗自摇了摇头。
李霞虽贵为老师,但着实有些势利,以前容姝还是容家大小姐的时候,做的再差也没见她发难。

第十五章 争取考第一
“诶,容姝,老师没为难你吧?”
容姝路过林志豪时,他突然出声问。
“已经解决了。”
容姝没头没尾的一句,让林志豪很是不解,还想再问,却见罗华已经在试麦,只好作罢。
“周五了,下周二又要小考,大家最近要好好学习,周末回去也千万别松懈了。”
罗华说着,看向容姝道:“尤其是你,容姝,这次记得好好考,争取每张卷子都有成绩,别到时候被整到别的班去。”
李霞的脾性,作为她七年同事的罗华可谓一清二楚。
容姝这般得让她下不来台,若是这次小考失利,李霞肯定会想尽办法让她转班或转校的。
“知道了老师,我会好好考的,争取拿第一。”容姝点头,神情认真。
“噗嗤——”
不知道是谁,突然喷笑出声。
一个全年级垫底的货色,不说争取进步,却说争取考第一,这牛批吹的也是没谁了。
“嗯哼,那个……容姝同学,第一就不勉强了,你只要能超过你原来的成绩就行。”
她容姝这话,就连罗华听着都有些替她害臊。
“拿第一,还真是大言不惭。”
孟佳佳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周必胜哈哈笑道:“哎哟,大家何必那么较真?毕竟倒数第一也是第一嘛。”
他这话一落,同学们再次轰然大笑。
容姝却无辜的眨了眨眼,并没有反驳。
放学后,容姝收拾了下课本,回头时,却发现容瑶已不见踪影,不由微微蹙眉。
容瑶不是说要等她一起回容家吗?怎么一下课人就不见了?
看来,约她一起回去,不过只是说说而已。
容姝耸了耸肩,把课本收好后,并不急着回容家,而是回宿舍放书包,然后洗个澡,换身得体的衣服,才出门自己打车回容家。
还好有原主的记忆,不然,她只怕都不知道容家在哪儿。
等她回到容家时,人都已经坐到了餐桌上。
“哎哟,姝姝回来了?快,到外婆这儿来坐!”
见到她,周兰显得特别开心。
而最不开心的,当属容夫人了。
只见她冷着脸道:“你不是说不回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说不回来了?
容姝看向容瑶,却见她握紧筷子低着头,心虚地不敢看她,心下不由冷笑一声。
她只淡声道:“我没说不回来。”
“你还好意思说。”一旁十四五岁的少年冷声道:“我和姐姐回教室去,到处都找不到你,回不回来也不说一声,害我们等这么久!”
这少年不是别人,而是原主的便宜弟弟容舟,这家伙向来高傲,从以前开始就很看不起原主这个啥都不会,只会给他丢脸的姐姐。
“对不起啊容姝!”容瑶委屈道:“下课后,我就先去接舟舟了,等我们回去时,你已经不在教室,我们便以为你先回来了,所以才没等你的,回来后又没看到你,所以……便以为你不来了。”
其实她就是故意的,容舟是青中的高一生,所以,她早早就跟容舟说好了,让他一下课就给自己打电话,这样,就能有借口甩掉容姝这个讨厌鬼了。
她就是不想跟这废物一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