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姝雾北城

第六章 英语老师
“容姝,我刚来,不知道在哪儿搬桌椅,你……你能去搬吗?而且,我想坐这儿!”
容瑶说完,微抿唇角,目光楚楚地看向容姝。
那表情,就好像在向众人控诉容姝在欺负她一样。
这个位置就在陆嘉城左边,坐在这儿,能轻而易举的观察到陆嘉城在做什么,这是以前的容姝特意挑的。
容瑶想坐这儿的心情是一样的,打从她回归容家,在客厅见到陆嘉城的第一眼,就对他一见倾心了。
外表阳光帅气,性情又透着几分冷漠,对人爱答不理的态度引起了她的征服欲。
比起那些主动给她递情书讨好的,她更喜欢陆嘉城这种又帅还不谄媚的。
容姝微微蹙眉,看着抽屉里欲爬出来的东西,不由淡淡一笑,“既然你想坐这儿,那就让给你坐吧。”
众人原本还以为容姝会大闹一场,不想她竟然妥协了,想看戏的人,多少有些失望。
而坐后面的几个男生,却开始慌了。
“那个……,容瑶同学,你坐我们这边吧,这个位置风水不好,容易犯冲。”
其中一个厚着脸皮上前,干笑着对容瑶开口。
“可是……我喜欢这个位置。”
容瑶说着,目光下意识转向陆嘉城,然而,陆嘉城却正盯着站在一旁的容姝,表情若有所思。
她微微蹙眉,心下对容姝的怨恨又加一分。
如果不是容姝,她也不会在那小破镇待了十几年,容姝取代她过着十几年人上人的生活,她却替她在那到处都能闻到臭水沟气味的小破镇委屈了十几年。
她恨抱错她的钟家,也恨顶着她的位置的容姝。
其实不然,当年抱错的,其实是容家的佣人。
当年容夫人大着肚子去清花镇散心,原本计划着半个月就回京,不想,清花镇那段时间连连大暴雨,为了安全起见,容夫人只能继续待着。
等雨过天晴时,她肚子也发动了。
而同一天肚子发动的,还有容姝的亲生母亲林秀英。
好巧不巧,容夫人也叫这个名字。
容夫人分娩完后,不想待在清花镇那小破医院,容家的人没办法,第二天就办了个转院手续,包机把人送回京城。
而佣人去抱孩子的时候,护士正好抱着容姝在哄,听到佣人报容夫人的名字,于是便将孩子递给了她。
说到底,这事又跟容姝和钟家有什么关系呢?
眼见着就要上课,容姝懒得再跟容瑶周旋,转身就去找新桌椅去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英语老师曾菲正在上课。
“报告!”
她放下桌椅,走到门口报告。
“嗯?”曾菲停下写字动作,看着她表情有些疑惑,“转校生?”
“不是,老师,她是容姝。”宣婷看了看容姝后,直接替她回答。
“哦?”曾菲诧异,而后笑道:“想不到,咱们容姝长得这么好看,这样打扮多好看呀?快进来上课吧。”
曾菲的性格是所有老师中最温柔的,当然,一班的老师最讨厌容姝的,当属班主任李霞了。
“谢谢老师!”
容姝道完谢后,自己将桌椅搬进教室,有几个男同学想起身帮忙,却见她搬的丝毫不费力,只能坐了回去。

第七章 虫子
眼见着容姝对自己妥协,容瑶眸中闪过一抹得意,心下更是莫名觉得痛快。
随着椅子摆正的声音结束后,教室里瞬间恢复了平静。
班里的人不时回头偷看容姝,眼中闪烁着不敢置信。
明明之前还是个不伦不类的小太妹,现在却忽然成了女神级人物,这跨度着实有点大。
“大家看看这段句子。”
曾菲敲了敲黑板,正欲讲解,忽然,一声尖叫打断了她正欲开口的动作。
“啊——啊——”
只见一直端正坐着的容瑶,突然弹跳起身,手中的英语课本也被她丢在了地上。
正聚精会神的同学们,都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曾菲拍了拍胸口,紧张询问。
“有……有虫子,好多虫子!”
众人闻言一看,却见地上散落着几只拇指大的碧绿虫子,眼睛黄黄的,还很大,看着怪渗人的。
容瑶也确实吓得眼眶都红了,站在那儿,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教室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虫子?”曾菲蹙眉,目光环视一周后,一向温柔的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到底是谁的恶作剧?人家小姑娘刚转过来就被你们这么吓,实属玩过头了!”
“不,不是的!”后面有个男生迟疑片刻后,站起身道:“我们本来是想吓吓容姝的,谁知道……”
谁知道容瑶会主动选这个位置?
“不管是吓谁,你们都不该这么做。”曾菲沉声道:“万一把人吓出个好歹来,你们谁来负责?”
那男生没有说话,只是垂着脑袋紧抿唇角,一副很懊恼的表情。
“周必胜,你给容姝和容瑶同学道歉,然后把那些虫子清理一下,再把你的桌椅跟容瑶同学的调换一下。”
这么多虫子,别说容瑶,就是她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
倒也不是说怕,就是瞧着心里忍不住犯怵。
“对不起容姝和容瑶同学,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周必胜一脸诚恳地道歉,容姝并未理会,倒是容瑶,先体贴地开口道:“没关系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说完,看向容姝柔声道:“我相信容姝也不会责怪你的,是吧?”
容姝目光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并未回话。
周必胜顿时就觉得,容瑶不愧是正牌千金,这气度就是不一样。
不像容姝,虽然……是变好看了,但还是和从前一样令人讨厌。
于是,他也不再去管容姝的态度,而是主动把地上和抽屉里的虫子都捡到盒子里,然后把自己的书桌和容瑶的对换。
教室里再次恢复正常,一直到下课,所有人才将目光放到容姝身上。
与过往的那化着烟熏妆,染着大红发,明明十几岁看起来像二十几岁的她相比,现在的容姝就很高中生。
她并没有理会众人打量的目光,而是垂眸在写试题,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身上,仿佛给她镀上一层白光,显得她的皮肤异常白皙。
雪白的肌肤,标准的鹅蛋脸,脸部线条感十足,一双灵动的杏眸,微敛时,能清晰地看到她长而浓翘的睫毛,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真真是老天赏赐的美貌。
看得班里的男生们蠢蠢欲动,恨不得直接上前同她表白。
而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男同学们,此刻恨不得甩自己几巴掌,恨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竟对这样的美人儿下狠手。
女生们的目光就不太友善了,尤其是在看到陆嘉城的目光落到容姝身上时,恨不得扑上去抓花她的脸。

第八章 那位同学,哪个班的?
“容姝,你的周记还没交。”
宣婷走过来,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容姝以前就不喜欢交作业,有时候迫于老师的压力才会敷衍的写一点,其余时间大多数都是交空作业。
“周记?”
容姝微怔,原主上周因为容瑶回归的事,根本就没来上课,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她根本就不知道。
宣婷见她这表情,顿时恍然道:“哦,忘了你上周五没来上课,算了,那你下回再补上吧。”
“嗯!”容姝点了点头。
宣婷笑了笑,“你这样子看起来真好看!”
而且,看起来比过去亲切了好多。
过去的容姝,总是动不动就蹙眉,一副随时爆炸的表情,她都不敢靠近。
“谢谢,你也很好看!”
容姝淡笑着道了谢。
对于这个她第一天到来就维护她的女孩,她很有好感。
宣婷脸红了红,目光在触及桌上的习题时,不由微微诧异地张眸,“你在写物理试题?”
而且,写的似乎很好,最令她震惊的是,容姝的字写的特别好,端端正正的,跟试卷上印的字几乎毫无差别。
“嗯。”容姝抿唇一笑,“下个学期就要高考了,我以前总逃课,得慢慢补回来。”
“挺好!”宣婷由衷地笑道:“只要愿意努力就好。”
当然,以容姝那个位数的成绩,她是不太抱希望的。
“哟,改邪归正了?”
孟佳佳,也就是昨天拦着容姝不让她看陆嘉城的女生,表情嘲弄道:“就你这智商,现在才补,怕是连专科都考不上。”
“这位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说容姝?”一旁的容瑶故作不悦道:“她愿意学就好,你怎么能如此打击人家?再说了,有我们容家在,容姝选好点的专科自然不在话下。”
虽然在反驳孟佳佳,但话里话外都在说容姝肯定考不上好的大学。
容瑶本以为,以容姝的智商,她 替她说话,她会很感恩戴德,谁知,容姝却连瞧都不瞧她一眼,这就显得她很自作多情,让她心里极其不痛快。
该死的容姝,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她,等回容家,她就跟爸妈还有哥哥告她的状,看她以后还怎么继续在容家待下去。
孟佳佳被容瑶反驳,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轻哼一声,负气不再说话。
第二节课是生物课,也是班主任李霞的课。
李霞进门第一时间是看向容瑶的方向,见容瑶坐的端正,眸中不由闪过一抹满意。
目光在瞥到容姝时,不由微微蹙眉,“那位同学,哪个班的?”
众人闻言,纷纷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她看的正是容姝的方向。
“老师,她不是别班的,她是咱们班的小……容姝。”
汪天明本来想说“小太妹”,但看着容姝现在的模样,“太妹”二字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容姝?”
李霞眸中闪过诧异,但很快,那抹诧异就被厌恶取代。
当年如果不是容姝有容家做靠山,她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她进一班,每次都拉低一班平均分,害得一班每次都只能拿第二。
至于现在……
她心里暗哼一声,这次小考过后,她说什么也要让容姝离开一班。

第九章 那谢谢了
容姝看着李霞眼底的厌恶,眼皮微敛了敛。
她不喜欢这个老师,以前原主有家族庇佑时,就算半个月不来学校,李霞也不会说什么,甚至还会笑脸相迎。
但打从容瑶回来后,她对容姝的厌恶就不再遮掩了。
“班长,把这套试题发下去,大家把书收好,今天做个小测试。”
她说着,把生物试卷交给了班长林志豪。
全班包括新转来的容瑶一共五十八人,然而,李霞却只准备五十七份试卷。
林志豪发完,就剩坐在最后的容姝没拿到,他顿时有些无措地回头向李霞汇报:“老师,还差一份。”
李霞闻言,瞥了容姝一眼,淡声道:“有些人拿了试卷也是交白卷,有没有都一个样。”
林志豪看了看容姝,嘴巴微微翕动,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容姝则蹙了蹙眉,起身淡声道:“您作为一个老师,就算心底再怎么讨厌我,至少表面上也要做到一视同仁,再说了,大家都交一样的学费,您凭什么区别对待?哪怕我交白卷,你也要将属于我的那份试卷发给我。”
“你……”
李霞被容姝的话堵得面红耳赤,一时间竟找不到词来反驳,于是,咬了咬牙道:“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
的确,不管怎么说,她作为一个老师确实不能区别对待,如果让校领导知道,她估计明天就会卷铺盖走人。
见李霞气呼呼的离开,所有人顿时朝容姝投来或诧异或看戏的目光。
连班主任都敢得罪,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活得太舒坦了。
真当自己还是容家大小姐呢?
“容姝,要不你先拿我的试卷去做吧。”
容瑶眸光闪了闪,旋即看着容姝温柔开口。
“好啊,那就谢谢了。”
容瑶本来只是客气一下,让大家觉得她温柔善良,也笃定的认为容姝不会真要她的试卷,没想到,她刚提议,容姝就真的一点都不客气。
她表情僵了僵,脸上有片刻的不敢置信。
容姝走了过去,想拿起桌上还未落笔的试卷,容瑶却紧紧地抓住试卷的边沿,食指指尖在逐渐发白,可见她抓得有多用力。
“怎么?”容姝挑眉,“你不是说要给我吗?”
见大家都投来异样的目光,容瑶抿了抿唇,只能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故作大度的松开了手。
“给……给你!”
该死,容姝这蠢货怎么突然又想要她的东西了?
想起上次见容姝时,她故作大度的把自己的零食分她一半,她却直接拍翻了,为此,容姝还被容夫人痛骂一顿。
她本以为容姝不会要她的东西,所以才想着故意恶心一下她,谁想,容姝竟然真的接受了她的“好意”!
想到李霞对容姝的厌恶,她这次小测试,别想有好成绩了。
果然,李霞故意拖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姗姗来迟,而这时候,已经快要下课了。
她拿着试卷冷着脸朝容姝走去,却见她正垂眸做题,不禁愣了愣。
就在这时,却见容瑶突然举手,表情委屈道:“老师,我还没有试卷。”

第十章 雾北城
“你……你的试卷呢?”
李霞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把试卷给容姝了。”容瑶说着,抿了抿唇,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明明是她“自愿”给的,但表情看起来却像是被容姝强迫一般。
果然,她这表情也的确成功的让李霞以为是容姝逼迫了她,心里对容姝的厌恶更是加深了几分。
怕得罪了容瑶而间接得罪容家,她只能跟同学们说,这试卷就当做作业,晚点再交。
容姝眸中闪过一抹嘲弄,却什么都没说。
她敢肯定,如果这试卷是她最后拿到,这试卷绝对照旧上交。
容瑶本以为自己要丢大脸了,心里正郁闷,突然听到李霞的决定,心下顿时大喜。
放学后,容姝顾不上其他,拿起了饭卡就风风火火地赶去食堂了。
她爱死这个世界的美食了,要不是肚子容量有限,她肯定要把所有想吃的美食在一天内通通尝个遍。
“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还有那个,这个也要。”
容姝一口气点了五个菜,一个红烧狮子头,一个地三鲜,一个红烧鱼块,一个手撕鸡,还有一个凉拌菜花。
“卧槽,她点这么多,吃的完吗?”
身后跟过来的汪天明和陆嘉城,见到容姝端着一盘满满当当的食物从他们身边走过,不由一阵愕然。
他们哪里知道,如果不是餐盘面积有限,容姝可能还会再点几道。
陆嘉城看着大快朵颐,鼓着腮帮子眯着眼一脸满足的容姝,不由蹙了蹙眉。
今天的容姝很奇怪,她没有同往常一样来缠着他就算了,甚至从头到尾连个眼神都未曾给过他。
就好像……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他一般,这个想法,让陆嘉城内心没由来地一阵发堵,心情也不自觉的差了几分。
容姝才不管他的想法,她如今眼里只有美食。
吃完饭,又见隔壁桌的小姑娘们在喝奶茶,她咽了咽口水,放好餐盘后,又上二楼点了一杯烤奶,外加两个蛋挞。
于是,饭刚吃一半的汪天明和陆嘉城,再次愕然地看着她一口蛋挞一口烤奶地从二楼走下来。
“这家伙是猪投胎吧?”汪天明轻啧一声,忍不住吐槽。
陆嘉城微微蹙眉,一言不发。
却见她目光往一个方向看着,原本灵动的杏眸,此刻越发熠熠生辉。
二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校长和一名西装革履,长相俊美的男子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雾北城?!”汪天明瞪大眼睛,神情有些激动,“他怎么会在这儿?”
这位常出现在财经报道上,跺一跺脚就能撼动整个京城的金融大佬,竟然出现在青中?
陆嘉城看到那人时,也愣了下,而后低声道:“你忘了?他以前也是青中的。”
“对哦!”汪天明咽了咽口水,看向陆嘉城低声问:“那……咱们要去打个招呼吗?”
陆嘉城挑眉,“你觉得自己能挤得进去?”
看着雾北城身后那几个身高马大的黑衣人,汪天明神情顿时一滞。
好嘛,别说打招呼了,只怕他们刚靠近,就会被归类为“危险人物”驱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