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洛泽丘小鱼

第1章 系统不靠谱,果然救错人了
“系统,虽然你不是人,但是在人间行走,基本的三观和分辨是非能力还是要有的,你觉得呢?”
【宿主,你教育我的功夫已经能把人治好了。】
丘小鱼面色一变,然后懒洋洋的蹲下查看躺在地上的黑衣人。
“黑衣人,男性,身上多处刀伤,两处致命伤,且深中剧毒……”丘小鱼一边检查一边说。
【宿主,让你救人不是验尸!】
系统感到深深无奈,明明它是个神医系统,绑定的宿主也是个医德无双的人,结果……丘小鱼不但懒,咸鱼,自私,没有医德,每次看到病患者无动于衷,各种反驳系统,不愿意做任务。
“你先等我说完以后再决定要不要让我救,你这个系统发布任务有些不合常理。你看这人大白天的穿一身黑衣在这荒无人烟的林子里,身上全是刀伤。
那么,他有可能是两种人,一种是好人被人追杀,一种是坏人被人追杀。不管是哪一种,我把人救了,知道的太多,说不定都会被灭口,风险太大,这不符合我逃荒惜命的人设!”丘小鱼一脸认真的分析。
【请宿主治好黑衣人,任务完成奖励西医极品手术刀一套。】
丘小鱼撇嘴,谁稀罕!
【任务失败,雷击5分钟!】
丘小鱼:“……接受任务!”
系统算是看穿了,对付丘小鱼根本就没有必要听她说这么多,因为都是废话,直接任务失败惩罚,丘小鱼就听话了。
而且丘小鱼非常的害怕雷劈,这也算是系统抓到了丘小鱼的命脉。
系统哪里知道它原本绑定的是原主,性格单纯善良,刚死了爹娘,心里无限的希望自己能够会医术,让这世界上能够不再发生她父母这样的悲剧。结果检测完就遇到了末世被雷劈后穿越过来的丘小鱼,这不直接就绑错人了。
之所以对它那些奖励无动于衷,那是因为丘小鱼自己身带空间穿越,根本就不缺这些,因为她有收集癖,每次不管遇到东西都喜欢往空间里放,所以她的空间里杂七杂八的什么东西都有,什么东西都不缺,只缺粮食。
粮食也是末世最缺的东西,多少都不够吃,怎么可能还有的存放在空间,所以即便丘小鱼空间再大,也根本就没有食物。
而丘小鱼自己是治愈系异能者,对系统奖励的那些所谓医书医术根本就不感兴趣。
对于这种致命伤,只要没断气,只要不是那种生命流逝极快的伤病都能治好。
像那种瞬间被人割喉的伤,她是没有办法,但像躺在地上的黑衣男人,再来10个,她都能够瞬间治好。
所以到目前为止,系统用雷劈威胁,让丘小鱼做任务,奖励的医书医术丘小鱼根本就没有提取,现在还好好的躺在系统背包里。
系统虽然很疑惑丘小鱼为什么不用系统奖励的医书医术都能够把人治好,但丘小鱼不说,系统也没办法知道,因为它是神医系统,一切靠医术。
而丘小鱼直接用异能,根本不是一个体系的。
它简直就是史上最憋屈的系统了。
丘小鱼:我还是史上最憋屈的穿越者呢。
丘小鱼伸手覆盖在男人的伤口上,几秒钟的时间,男人身上所有的伤口不断痊愈,而且连道伤疤都没有留下。
【任务完成,奖励极品手术刀一套。】
丘小鱼看着手中的手术刀若有所思,这系统虽然叫神医系统,但其实根本就检测不出除了关于医术以外的东西。
比如她用治愈系异能治好了黑衣男人,系统只检测出了她治好了病人,根本就检测不出来她是用什么方式治好的,所以只能判定任务成功。
像刚才那种对话,其实只不过是丘小鱼觉得一路上逃荒有些无聊,才故意逗系统玩的。
当然,怕雷劈也是真的。
现在,丘小鱼的现状是打算跟着大部队逃荒到云烟城,这个云烟城到底是什么地方丘小鱼并不知道,因为原主的记忆也没有关于云烟城的事。
而她刚穿越过来,父母就已经死在了逃荒的路上,原主因为伤心过度,加上一路上饥寒交迫,身体承受不住,加上还中了毒,所以跟着死了,然后便宜了丘小鱼。
黑衣人刚恢复意识立刻警惕的跳了起来,抽出腰间的匕首抵住了丘小鱼的喉咙。
“你是谁?”
丘小鱼:“系统,看到没有,这就是你要求我救的人。”
【本系统是神医系统,只发布救人任务!】
丘小鱼:……废柴系统!
“那个,好汉,刀锋利,可得小心点,我脖子很嫩的。”丘小鱼一动不敢动的低垂眼睑看着贴近自己脖子的匕首。
黑衣男人看了一眼丘小鱼黑黄的脖子,实在看不出哪里嫩。
“说,你是谁?”
“我……丘小鱼,你……的救命恩人。”丘小鱼僵着脸说。
都怪对方速度太快了,惜命的丘小鱼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划破了脖子。
黑衣男人听到丘小鱼的话才想起来自己腹部受了重伤,而且还中了剧毒,本以为死定了,现在却一点都没感觉到疼痛。
黑衣男人心里惊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你救了我?”虽然这么问,但手中的匕首并没有移开。
“这里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吗?”丘小鱼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黑衣男人终于拿下了匕首,结果,不等他反应过来,丘小鱼一脚踹在他的腹部上。
黑衣人直接被踹飞五米开外,撞在一棵树上停了下来。
“噗……”
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丫的,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看我不打死你。”丘小鱼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到黑衣人面前。
伸手捏住了黑衣人的下巴,正想抬起来的时候,黑衣人挥动匕首想要砍丘小鱼的手。
丘小鱼有了准备怎么可能被砍到,手一挡一扭,就把匕首夺了过来。
黑衣人一脸惊愕,然后整个人天旋地转感,背部传来剧痛感。
“噗……”一口血再次喷出来。
“我让你恩将仇报!”啪啪啪……几个巴掌抽在黑衣人脸上。
原本俊朗的脸硬是被丘小鱼抽肿了。
黑衣人还是第一次被人抽耳刮子,而且还是连续几个,一时间心中激愤。
“噗……”又吐了一口血。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不等说出来就晕了过去。
丘小鱼心中的郁气终于消了不少。
【检测到有重伤病患者,请宿主进行治疗,完成任务奖励……】
丘小鱼不屑的情绪太明显了,系统经过前面几次发布任务后给丘小鱼的奖励来看,它觉得给医药之类的东西怕是不能让丘小鱼认真完成任务,于是拐了个弯。
【奖励大米十斤!】
丘小鱼双眼噌的一亮,立刻开口:“接受任务!”
系统:看来不用说惩罚也可以!
丘小鱼眼珠一转,看来这智障系统智商并不高,或许,她可以这么做。
昏迷不醒的黑衣人有种不祥的预感。

第2章 撸了一把羊毛,爽!
丘小鱼接受任务之后,立刻对黑衣人进行治疗。
像这样的伤,丘小鱼分分钟就能够治好。
【完成任务,奖励大米10斤!】
丘小鱼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完成任务了是吧,大米也到账了是吧。
黑衣人感觉身上一阵暖烘烘的暖流流过,然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结果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一个拳头又落在了他的俊脸上,下意识的要避开,结果速度太慢。
“砰砰砰……”
原本被治好的肋骨还有内伤又再一次恢复原状。
黑衣人:……
【检测到有病患者,请宿主及时治疗,任务完成奖励……5斤大米!】
丘小鱼三秒钟的时间又治好了黑衣人的伤。
【完成任务,奖励5斤大米!】
丘小鱼确定大米到账之后。
黑衣人再次醒来,这一次他才刚有一点意识,立刻就朝旁边一滚,结果……
“砰砰砰……”
又是一顿狠揍,黑衣人彻底怀疑人生了,让他死了算了!
【检测到有病患者,请宿主及时治疗,任务完成奖励……两斤大米!】
丘小鱼有些失望,才两斤,好过没有吧。
于是,又瞬间的治好了黑衣人。
【任务完成,奖励两斤大米!】
丘小鱼应是从系统的提示音中听出了生无可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好像有些过分了。
不过这个黑衣人的价值也用尽了。
黑衣人这次醒过来不再反抗,也没有睁开眼睛,他已经做好了再次挨揍的准备。
结果等了好一会,并没有迎来再一次的痛打。
黑衣人睁开了眼睛。
“咦……”
人到哪里去了?黑衣人感到惊讶!
猛的从地上弹跳起来,摸了一下身上,发现身上完好无损,要不是衣服上面的血迹,和被砍破的衣服,黑衣人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之前救了他,又把他痛揍了好几次的丑黑妞。
“该死的丑小妞,别让我再遇到你。”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
想自己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被一个又丑又黑的小村姑打脸。
最后就算是丘小鱼救了他,但黑衣人实在是感激不起来。
而黑衣人醒来后要找的人这个时候正在逃荒的队伍中。
“小鱼姐,你刚才去哪里了?还以为你被野兽吃了呢。”
对丘小鱼说话的人叫丘小石,丘小鱼的堂弟。
“我去找点吃的。”丘小鱼漫不经心的说。
“找到吃的了吗?”丘小石咽了下口水问道。
丘小鱼一顿,从记忆里得知他们是全村一起逃荒的,刚开始的时候全村有四五百人,现在只剩下一半了。
死掉的多数是老人和小孩,有些是饿死病死的,有些则是跟不上队伍被落下了。
虽然很残忍,但村长不得不带着乡亲们继续往前赶路,因为追兵是马上民族的鞑靼人。
虽然他们提前了很多时间先走的,但那鞑靼人毕竟是骑马的,他们一刻也不敢停留。
丘小鱼嘴角勾起邪笑,说:“没有。”
就算有吃的,她也不会拿出来,吃独食不香吗?干嘛要拿出来分给这些不相干的人?
在末世,吃独食才是王道。
小孩?老人?这类人在末世的时候,可是最会欺骗人的存在。
丘小鱼刚开始就被不少小孩和老人骗过,后来吃了教训,心肠变硬了,再也没有被骗过。
“大家赶紧起来赶路……”村长又开始吆喝起来。
可惜村民们一个个面如蜡色,筋疲力尽,他们已经走不动了,他们现在需要进食,需要睡眠,否则根本撑不下去。
“村长,不然我们就在这里过一夜吧,再走下去真的要累死了。”
村长犹豫,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鞑靼人就追赶上来了,到时候可就不是死这么简单了,那些鞑靼人可是会吃人的。
“你们可想好了,说不定睡到半夜鞑靼人就追上来了。”村长也累,但是有什么办法,不跑,不跑就等着被杀吧。
现在各地都在闹灾荒,又逢鞑靼人犯镜,为了过冬烧杀掳掠,他们除了往北逃,没有其他办法。
“娘……娘……呜呜呜……你怎么了?”
突然,一个小孩的哭声响起。
“娘……你别死……娘……”
大家纷纷围了过去,才发现张青山的娘张小玲已经昏倒在地。
大家都一脸悲戚的看着,因为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面对这种场景了,每次发生这样的事,就证明他们的人又要少一个。
“娘……娘……”
丘小鱼也在队伍中,但却冷眼看着这一幕,这样的场景在末世看的多了,早就已经麻木了。
【叮,检测到病患者,请宿主尽快治疗,完成任务奖励小麦粉十斤!】
丘小鱼发现系统发布任务并没有说任务失败要惩罚,目光闪了一下。
“接受任务!”丘小鱼嘴角一勾。
这神医系统果然上道,知道她不稀罕那些医药的东西,所以奖励了吃的。
可惜都是一些米面,还需要煮熟才能吃,在逃荒路上怎么煮?丘小鱼心里有些嫌弃。
“青山啊,你娘不能带着了,现在立刻跟我们走。”村长心里虽然有些不忍,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第3章 能让丘小鱼生气的人
“我不……我不走……呜呜呜……娘,我要娘……”毕竟才八九岁,一路上见到的死人已经够多了,张青山早熟,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心里恐惧,害怕!
“我能帮你治好你娘。”丘小鱼这个时候开口,声音平平淡淡,毫无起伏,好像是在叙述一件事而已。
所有人惊异的看向丘小鱼,没有一个人相信丘小鱼能够治好张小玲,只是惊讶她会这么说。
因为张小玲得的是疟疾,先不说这里没有药,就算有药,疟疾也是治不好的,否则丘小鱼的爹娘就不会死了。
“丘小鱼你就别闹了,这个是疟疾,你怎么可能治得好?”村长面色一沉。
唯独张青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可能他心里面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还是忍不住抱着侥幸心理。
“小鱼姐……你真的能够治好我娘吗?”张青山一脸期盼的看着丘小鱼。
“当然。”丘小鱼自信一笑。
“丘小鱼你就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了,要是你能治得好疟疾,你爹娘怎么死的?”丘梅花一脸嘲讽的说。
平时在村子里的时候,她就最讨厌丘小鱼了,因为丘小鱼长得又黑又丑,但是她却有一对对她很好的爹娘。
之前丘小鱼爹娘得了疟疾死了的时候,丘梅花还幸灾乐祸了,心想这下丘小鱼成孤儿了吧。
“就因为我爹娘死了,他们在天上保佑我,让我得到了神奇的医术,所以才能够治好疟疾。”丘小鱼慢条斯理的说。
她之所以费劲的在这里解释,就是因为让村民们相信她真的懂医术,真的能够治好人。
毕竟这200多人暂时就是她撸羊毛的客户了。
“呵……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丘梅花嘲讽的说道。
“你觉得我需要你相信吗?”丘小鱼淡淡的看了一眼丘梅花。
丘梅花感觉脖子一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竟然因为丘小鱼的一个眼神而产生恐惧。
丘小鱼什么时候有这么可怕的眼神了?
而村长这个时候已经不耐烦了,生怕那些鞑靼人追上来,所以想急着赶路。
“你们都给我闭嘴,再休息一刻钟必须赶路了。”村长不耐烦地说。
他不是给时间给丘小鱼治好张小玲,而是给张青山跟他娘道别的时间。
其他人纷纷摇摇头,没有一个人相信丘小鱼的话,听了村长的话都去收拾东西准备赶路。
只有丘梅花和几个女孩留下,准备看丘小鱼的笑话。
丘小鱼当然不会给她们笑话的机会,径自走到张小玲的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运转治愈系异能。
丘梅花和几个女孩面露不屑和嘲讽。
“连把脉都不会,还说什么治好疟疾。”丘梅花嘲笑。
“就是,丘小鱼你就别骗人了,真当自己是大夫吗?”
“就是,简直不自量力。”
跟丘梅花一路的几个女孩纷纷开口附和
“谁说治病一定要把脉,我这是直接把人治好,不然怎么能算是神奇的医术。”丘小鱼淡淡的回答,一点都没有因为别人的质疑而生气。
生气?不存在的。她的气怎么可能会这么廉价呢。
能让她生气的……
丘小鱼突然想起之前那个黑衣人,面色瞬间不好了。
丘梅花却一脸得意,还以为说中了,所以丘小鱼才生气。
张青山则是一脸紧张的在旁边看着,双眼通红,脸上还挂着泪痕。
不就是病毒入体吗,什么疟疾,只要不是丧尸王的病毒,就难不倒她。
两分钟后,张小玲悠悠转醒,面色以肉眼的速度变得红润起来。
丘梅花和几个小伙伴像见鬼一样的看着丘小鱼,一脸的不敢置信。
“不可能,你不可能治得好,你是个妖女,你不是丘小鱼……”
丘梅花被吓得后退了几步,其他几个女孩子同样。
一个个都非常惊恐的看着丘小鱼。
“娘……你醒了?娘……呜呜呜……吓死青山了……”张青山抱着张小玲大哭起来。
张小玲醒过来之后脑袋还一阵混沌,听到张青山的哭声下意识的把人抱住。
“别哭,山儿别哭,娘没事了……”张小玲安慰的拍拍张青山的后背。
至于为什么自己快要病死又突然活了过来,心里充满了疑惑。
还有丘梅花几个为什么一个个这么害怕?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村长他们的注意。
丘小鱼一脸戏谑的看着丘梅花:“承认我优秀很难吗?”
“发生什么事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胡闹,你们到底想不想走?不想走就留下。”村长本来就已经够心烦的了。
结果丘梅花几个还在这里吵吵闹闹,简直是吃饱撑的,这一路上难道还不够累吗?还有精力在这里吵架。
“村长……村长……丘小鱼不是人……”
与其说害怕丘小鱼的治病本事,不如说丘梅花是害怕丘小鱼在死了爹娘之后还能够压她一筹,这是她接受不了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村长一脸威严。
“村长伯伯,我娘的病好了,小鱼姐姐治好了我娘。”张青山高兴的跳出来说。
张小玲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的病竟然是丘小鱼治好的,可是,怎么可能呢?
丘小鱼要是有这个本事的话,之前为什么不治好她的爹娘?
“什么?”村长瞪眼,看向已经做起来的张小玲,蜡黄的脸已经能看到一丝红润。
心里震惊,难道丘小鱼真的治好了张小玲?
同样的疑惑也出现在了村长的心里。
随后又想到丘小鱼刚才说的话,难道真的是邱老二和他媳妇在天上保佑,让丘小鱼有了这么高超的医术?
古代人是很相信鬼神的,村长已经有些相信了之前丘小鱼说的话了。
“你……你真的治好了张氏……”村长震惊的说。
丘小鱼耸耸肩,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她不想解释这么多遍。
“村长,丘小鱼不是人,一定是妖女,不然怎么会不用药就治好了疟疾。”丘梅花急忙喊道。
这个时候其他村民也围了过来,纷纷窃窃私语,看到张小玲的时候也是很震惊。
“你给我闭嘴。”村长目光微闪,不管丘小鱼是不是妖女,她确确实实救活了张小玲。
这一路上病死了多少村民,村长是最心疼的,毕竟逃荒过后安稳下来靠的还是人口。

第4章 别扭又可爱
如果一路上有丘小鱼这个能够轻而易举把人治好本事在,只要不是饿死,就能保全一部分人。
“村长……”丘梅花有些不甘心。
“小鱼啊,你是怎么治好张氏的?”村长不理会丘梅花,直接对丘小鱼问。
“就直接治好了。”丘小鱼很随意的说,总不可能跟他们解释她的异能吧。
“好,太好了,以后乡亲们生病,再也不用担心好不了了。”村长大笑着说。
丘小鱼低着头,嘴角勾起嘲讽的笑,这是想让她白白帮村里的人服务呀。
不过无所谓,现在每家每户穷的也拿不出什么东西,反正她也要做系统任务,就先这样吧。
“村长说的对,这一路上只要生病的都可以来找我。”丘小鱼的重音在一路上,等到了目的地,丘小鱼可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除非有回报。
村长当然也听出来了,目光微闪,觉得丘小鱼不简单,以前他怎么就没察觉到呢,还是说真的因为死去的邱老二保佑的?
丘梅花眼里闪过不甘,在背后阴狠的瞪了一眼丘小鱼。
丘小鱼当然感觉到了这不善的目光,不过她会怕?大不了再撸一波羊毛,撸怕了就不敢报复了。
丘小鱼也不是没想过要杀人以绝后患,但是她有种预感,这绝对是系统的底线,一旦她做了,怕是要承受很大的代价。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那个黑衣人她撸了几次,最后还是把人治好了的原因。
村民有害怕,有好奇,也有质疑的看着丘小鱼,然后慢慢的散开去了。
丘小鱼的大伯丘东面色沉重的离开了,丘小鱼有这样的本事,好像他这个作为大伯的并不高兴,甚至还在忌惮着什么。
“小鱼……”张小玲你接受了这个现实,于是带着张青山过来道谢。
“有事?”丘小鱼有些不耐烦了,有些可惜不能在张小玲身上多撸几次羊毛,这一次治好了张小玲只得了10斤的小麦粉。
“婶子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说着拉过张青山就跪下磕头,丘小鱼被吓得直接跳到一边,就算在末世,也没人这么轻而易举的跪人的,除非被迫。
张小玲看到丘小鱼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丘小鱼一头黑线,笑笑笑,笑毛线啊,这有什么好笑的?
丘小鱼当然不承认自己被吓到了,她一个末世大佬怎么可能会被吓到?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看到丘小鱼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张小玲可不敢再笑了,正正经经的朝丘小鱼道谢。
“婶子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张小玲一脸严肃的说。
“咳……举手之劳,不用客气!”丘小鱼仰着头傲娇的说。
张小玲抿了下唇角,忍住笑意:“那可不行,这可是救命之恩,以后有什么能做的,尽管吩咐我们母子俩。”
“我有什么可吩咐你们……咦……你们会做饭吗?”丘小鱼突然想到自己的大米和面粉还需要人来做,而丘小鱼自己懒得动手。
上辈子她可没自己动手做过饭,因为是治愈系异能的原因,多的是人来求他治伤治病,吃的多数也都是别人做好的或者是能够速食的食物。
“当然会。”张小玲说到做吃的一脸自信。
“我娘在大户人家里当过厨娘。”这时候张青山不甘被忽略,开口一脸骄傲的说。
“那以后就帮我做饭吧。”丘小鱼说完又恢复了她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好。”张小玲爽快的答应了,想着以后要给丘小鱼做一辈子的饭,用来还丘小鱼的救命之恩。
但其实丘小鱼说的只是这一路上。
另一边,丘东一脸沉重的回到他的家人身边。
“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丘东的媳妇黄桂芬立刻就察觉到了自家男人的不对劲。
“丘小鱼没死,不但活着回来了,还一身神奇的医术。”丘东面色阴沉的说。
“什么?你不是说……”
“嘘,小点声!小心被那两个小子知道,他们平时跟那死丫头关系最好。”丘东急忙呵斥。
他说的那两个小子是自己的儿子,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因为不知什么原因,他的两个儿子跟丘小鱼关系都很不错。
丘小石和丘文宇就是丘东的儿子。
丘文宇是大儿子,今年15岁。
丘小石是小儿子,今年还不到十岁。
而丘小鱼14岁。
“她怎么会没死?”黄桂芬急忙小声问。
“我怎么会知道,我亲眼看着她喝下了放了毒的水,怎么会没事?”丘东也感到非常的疑惑。
为了不让人知道,丘东还特意把丘小鱼带到了远一些的林子里。
难道真的是他的好二弟在天上保佑吗,否则怎么解释喝了剧毒的丘小鱼完好无损,而且还有这么厉害的医术。
叶子茂密的树上,丘小鱼悠闲地晃荡着双腿,听完这夫妻俩的话才知道,原来是丘东给原主下的毒。
丘小鱼感到疑惑了,丘东不是原主的大伯吗,为什么会下毒害她。
还有明明是普通的村民,哪里来的剧毒,要知道毒药这种东西可比普通的药要贵得多,而且还不一定买得到。
丘东一家穷的揭不开锅了,哪里来的钱买毒药?
看来原主的身世也有问题。
只是不知道原主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丘小鱼穿越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埋了,现在又走出了一段距离。
丘小鱼摸了一下自己黑不溜秋的脸,这脸明显是涂了没有办法洗掉的药,只是丘小鱼为了方便才没有弄掉。
看来得找个机会问问丘东,不过……
丘小鱼嘴角勾起习惯性的邪笑,或许从黄桂芬身上更容易问出来。
又有羊毛撸了。
逃荒队伍又赶了半天时间的路,夜深后,村长终于开口让人停下休息。
丘小鱼带着丘小石(死皮赖脸跟上来的)进了林子,丘小鱼准备打点猎物打打牙祭。
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丘小石,但还是没把人赶走。
“小鱼姐,好黑呀,我们要去哪里?”丘小石有些害怕的问道,手死死地拽住丘小鱼的衣角。
“这个给你。”丘小鱼虽然一脸嫌弃,但还是从空间拿出了一个手电筒,还是太阳能充电的。
“这是什么东西?”丘小石惊讶的问。

第5章 手电筒和狼王
“按一下那个凸起的开关。”丘小鱼说。
丘小石依言按了下去,一束光破开黑暗,丘小石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中的手电筒给扔了出去。
“这叫手电筒,吸收了白天的太阳光,可以晚上使用。”丘小鱼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这手电筒既然拿出来了,丘小鱼也没打算再要回去,反正这玩意她空间里多的是。
“小鱼姐,你是仙女吗?”如果不是仙女的话,怎么能够拿得出这样的神物?丘小石心想。
“我不是仙女,我是鬼!”丘小鱼故意用阴森的声音说。
丘小石打了个寒颤,坚定的说:“才不是呢,鬼是怕光的。”
“小子还挺聪明,这手电筒就给你了,弄丢了可没有了。”丘小鱼漫不经心的说。
“那不行,我怎么能够要小鱼姐这么贵重的东西,小鱼姐自己留着吧。”丘小石摇了摇头说,虽然眼里的不舍非常的明显。
丘小鱼微微挑了下眉,看不出来丘东那对无良夫妇竟然还能生出一对三观这么正的儿子。
“给你你就拿着。”要不是丘小石晚上偷偷的给她拿东西吃,丘小鱼才懒得带这样的小鬼去打猎呢,麻烦,拖后腿。
丘小石正想再次拒绝,就发现丘小鱼手中又拿出了一把手电筒,丘小石立刻把到喉咙的话咽了回去。
既然小鱼姐还有,那他就收下吧,以后长大了,他一定要做小鱼姐的靠山,不让人欺负小鱼姐。
“谢谢小鱼姐。”丘小石紧了紧手中的手电筒,目光坚定。
丘小鱼瞥了一眼丘小石的表情,嘴角勾起愉悦的笑。
跟平时习惯性的邪笑完全不一样。
“兔子……”丘小石突然惊呼一声。
然后……
兔子跑了。
丘小鱼一头黑线,果然是个拖后腿的,什么好心情都没了。
丘小鱼快速的朝前奔跑,丘小石急忙跟上。
跑出一段距离之后,丘小鱼觉得可以一窝端了小兔子的窝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有几双绿油油的眼睛。
狼!
丘小鱼脑中立刻出现了这种动物的名称,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后来想到这里不是末世,就算是狼也只是普通的野狼,不是战斗力很强的变异狼,于是丘小鱼又松了口气。
这时候丘小石气喘吁吁的追上来了。
丘小鱼一看,自己对付几只狼没有问题,但是丘小石有些拖后腿。
于是果断一把抓住了丘小石往上一扔。
“啊……”
一声惊恐的惨叫响彻整个林子,就连在林子边修整的村民们都听到了。
村长立刻集合所有人警戒,然后看看到底谁不见了。
丘小石一声惨叫之后发现自己落在了树杈上,正好卡在了树杈里,整个人脸朝下,然后被吓的面无人色。
因为在高处正好看到不远处那绿油油的眼睛,就算没有亲眼看过也知道这肯定是狼的眼睛,因为每个孩子都听家里人说过,晚上狼的眼睛是绿色的。
丘小石被吓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不过手中的手电筒却没有松开。
那狼看到亮光更兴奋起来了。
“小小小……”丘小石小了半天愣是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他的本意是想让丘小鱼赶紧离开,但是因为太害怕了,根本就说不出完整的话。
丘小石也没有想起来自己是被丘小鱼丢上来的,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够把一个人丢到那么高的树杈上,而且还准确无误。
“闭嘴,安心待在上面。”丘小鱼呵了一句,丘小石立刻闭嘴,也没有这么害怕了。
“这狼还不少呢。”丘小鱼自语一句。
心想可以吃挺长一段时间了,就是不知道狼肉好不好吃。
丘小鱼上辈子没有吃过狼肉,末世前没有途径能够吃到,后来末世了狼肉也不能吃,所以还真不知道狼肉是什么味道。
就在丘小鱼准备战斗的时候,一双双的绿眼睛突然消失,十几只狼直接跑了。
丘小鱼一僵,什么意思,这是看不起她吗,竟然跑了?
丘小鱼岂是那种眼睁睁看着食物跑掉的人,于是……追了上去。
“小鱼姐……”丘小石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上赶着找死啊,慌忙大喊:“小鱼姐,你别追了。”
丘小鱼现在满心的食物要跑了,哪里会听丘小石的话,几个跳跃间就消失在了林子里。
林子的另一面,萧沐泽站在悬崖边上,身上多处伤口涓涓流血,没想到会被自己最信任的属下给出卖了,更没想到这一次鞑子这么舍得下血本,不但把他们的狼王带出来,连他们的第一勇士也来了,目的就是为了杀他。
这一次的鞑子犯境除了需要粮食衣物过冬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杀他。
而萧沐泽来南陵的消息只有他的几个属下知道,看来这次要辜负师傅的嘱托了,萧沐泽惨笑!
临死之前萧沐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之前救了他的那个小黑妞,他没机会报恩了,当然,还有报仇,他堂堂云国战神,竟然被一个小黑妞打的没有还手之力,还被打了脸。
“萧王爷,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这悬崖掉下去可就尸骨无存了。”几个穿着兽皮,满脸粗狂的男人用蹩脚的汉语说。
“我就算是尸骨无存也不会死在你们手中。”萧沐泽一脸坚毅,即便是这么狼狈的情况下,还是丝毫不损他高贵的气质。
“你这是何必呢,我们公主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不要不识好歹,要不是公主要活抓你,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那大汉粗声粗气的说。
“有本事就来杀呀。”萧沐泽笑的肆意,反正他都要死了,临死之前能多杀一个鞑子就赚一个。
……
丘小鱼这边终于追上来了。
追了一路,丘小鱼终于发现这些狼好像有些不对劲,非常的有纪律,而且速度极快,看样子像是被人驯养的。
这林子里怎么会有被驯养的狼,据说只有鞑靼人才喜欢驯养狼,因为他们信奉的是狼神,觉得狼是他们的吉祥物,他们吃人都不会吃狼。
不过不管是不是驯养的,只要是被她丘小鱼盯上的食物,那就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