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明睿苏玥安

第1章 死而复生
“小三去死!”
“不知廉耻的狐媚子!”
“听说她读书时就被包养了,还被原配抓过好几次。”
“苏小姐,经节目组决定,因你的私事严重影响到节“我不是小三不是小三不是小三……”
一连串的记忆混杂在一起,脑门上的钝痛无法忽视掉,原本紧闭眼眸的年轻女子猛然睁眼。
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她有片刻的愣神,不到几秒顿时从床上坐起来。
陌生的环境和记忆让她由心底生出丝丝恐慌之意,搁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手机旁边的小白瓶很引人注目,尤其是瓶身上的‘氟硝西泮’字样。
女人犹豫了几秒,最终伸手拿起手机按下了绿键。
话筒里立即传来着急又带着哭腔的女声:“安安,你别做傻事……”
她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声音沙哑:“我不做傻事。”
她不是苏玥安,是酥酥,所以不会做傻事。
虽然不知自己为何成了苏玥安,但感受到原主身体最后遗留的满腔委屈和气愤不甘,再加之脑海不断闪过的记忆片段,让她决定在回去前先做好苏玥安,并为她报仇。
对方听到她的保证之后才破涕为笑,又安慰道:“网上的事…别放在心上。那些人就是这样的不辨是非。”
苏玥安不是很在意,对方还在那边忿忿骂道:“梁小萌那个卑鄙女人得了第一名,要不是她使了下三滥手段,第一名明明就是你的……”
越说这件事周文英就越生气,作为苏玥安的好友很是不值,骂了好一会后才支吾开口:“安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梁小萌的,实在是她太嚣张了。”
苏玥安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嚣张?行吧。”
她眼眸幽深的拿起床头那白色药丸,意味不明的轻笑出声,短促又有些悦耳。
即使没有当面听到苏玥安的声音,可周文英却感到寒意袭向后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安安怎么变得怪怪的?
“安安,你…”
“不用担心。今天辛苦了,好好休息。”
根据原主记忆,她是在选秀节目第三次公演前被爆丑闻。而后节目组迅速以她品德低劣为由让她退赛,甚至还向她索取违约费!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同组选手梁小萌嫉妒陷害,原主前两次公演都得了第一名,挡了她的路。对方一手谋划,踩着她上位。
周文英为苏玥安感到很不值,明明清白之身,却被诬陷被网暴,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肯定会崩溃。
与此同时,苏玥安察觉到体内有一股异样感觉涌过,转瞬即逝,快到让人捕捉不到。
苏玥安顿时眼前一亮,沙哑的声音里压抑着几分兴奋:“我真的没事,时候不早了,好好休息。”没等对方多说,她就挂了电话。
她立马摊开手让掌心朝上,定定地紧盯着娇嫩的掌心,却什么也没收获到。
“明明刚刚有能量波动……为什么又没有了?”
苏玥安有些失望,房间里再次陷入寂静。
她垂头的那一刻,白嫩的掌心闪过一抹绿光,感觉比方才还要强烈一点。
苏玥安猛地下床找纸张,拿到后迫不及待的在上面画了个小人,纤细的指尖轻点着小人,眼神期待的看着它。
动…快动……
时间不停流逝,桌面上的小纸人突然动了!
苏玥安激动的惊呼出声,然而小纸人站起来走动几步之后就倒下了,前后不到十秒的时间,她的情绪宛如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
眼里虽然还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高兴。
只要她还有能量,以后肯定还会有。
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维持能量,要是能回青烟池就好了……苏玥安失神的看着纸片人,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回青烟池。
要不明天出去碰碰运气?
……

小三苏玥安滚出娱乐圈

小三苏玥安为了洗白假装自杀

仅一夜时间苏玥安的丑闻铺天盖地在网络上传开,微博崩了。
这些事情苏玥安都不知道,天还未亮她就跟随着小纸人踏上了寻找青烟池之路。
“姑娘,确定是这个地方吗?这路凹凸不平的,车开不进去,可能得坐其他小巧一点的代步工具才行。”
的士司机神色古怪的看着前面的路,转头委婉提醒苏玥安。
苏玥安望向窗外,泥路两旁杂草丛生,不远处有矮旧的屋子。
这种地方跟青烟池大相径庭,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可她就是要亲自去一趟才肯死心。
“姑娘,你自己小心点啊,我可走了!”
收了钱的司机见苏玥安孤零零的站在路边,多嘴的提醒了一句。
苏玥安沉默地点点头,肩上的小纸人也跟着点头,并且小纸人身上的力量比先前强大了一点。
这一丝异样苏玥安感受到了,正打算研究一下原因,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苏母……
心里的情愫驱使她立马按下绿键,甫一接通便能听到对方满是担忧且温柔的声音:“酥酥,不要做傻事!我跟你爸都知道了,咱们回家。”
对方关怀备至的声音穿透苏玥安的耳膜,她暂时没适应过来。
不过听到酥酥二字,她感到很亲切。
她原本就叫酥酥,而苏玥安的小名也叫酥酥,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我现在在外地,网上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玥安没上网,她倒是不太在意。
但这话让苏母愣了一下,对方立马似转移话题般的问:“在外地?你去外地做什么?我跟你爸现在去找你,咱们回家。”
才聊不到几句话,对方已经说了两次‘咱们回家’,心里没有悸动是假的,苏玥安把手机微微移开,吸了吸泛酸的鼻尖。
“我没事,您们不用担心……”
“还说没事,你现在都跟妈客气了。”
苏玥安抿了抿唇,她只是不懂怎么跟苏母相处才这样。
她想了想,接着开口:“我没做过那些事,你们不用担心。”
她尝试用亲昵的语气跟苏母聊天,说完之后心里莫名感到紧张。

第2章 小电驴事故
苏玥安接着电话漫不经心的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村落。
迎面走来的妇人见她面生张嘴就问,声音有些大。
“妹子,看你很面生啊。你也是来拍戏的吗?”
苏玥安把手机移开一点,捂着话筒才开口回妇人的话:“阿姨您好,我不是来拍戏的。”
电话另一头的苏母显然也听到了苏玥安的话,这才相信她是真的在外地。
不过女儿说不是去拍戏却在外地,让苏母感到疑惑。
“妈,我现在还有点事,晚点再跟你聊好不好?”
苏母听她的语气察觉出她是真的没空,不太放心的嘱咐几句才结束通话。
而苏玥安给苏母发了个定位才开口问对面的妇人:“阿姨,您知道青烟池怎么走吗?”
“青烟池?我们这里可没什么青烟池,荷塘就有一个。”
听完后苏玥安心里有些失落,但仍抱一点期望:“那荷塘怎么走?离这里远吗?”
妇人摇头,黝黑带肉的手指了个方向,疑惑问:“在村寺庙前面呢,姑娘要去荷塘做什么吗?”
苏玥安眸色微闪,过了片刻才接话:“听闻这里的荷塘很漂亮,想去看看。”
妇人不疑有他,乐呵呵道:“那可不?前段时间有个大剧组来我们村里住下,说是取景拍戏什么的,可热闹了。”
苏玥安柳眉微蹙,心里有些不舒服。
要是那个荷塘就是青烟池的话,绝对不能让人拍摄。但转念一想,青烟池周围不可能有人居住……
不管如何,来都来了,总归要去看看。
“阿姨,我还有事,就先不跟您聊了,谢谢。”
“闺女,甭跟我客气。”
不到一会儿的时间,妇人就自来熟的喊出闺女,还热情的说要带她去荷塘。
盛情难却,且对方身上带着浓郁的淳朴气息,苏玥安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肩上的小纸人顺势跳到妇人身上,苏玥安能确切的看到它在汲取萦绕在对方周身的福气。
汲取善良之人的福气对对方并无伤害,也不会影响对方气运,所以苏玥安没阻止它的行为。
这一切妇人都是不知道的,她一路都热情的给苏玥安介绍当地风貌。
不知走了多远,妇人忽然眼前一亮,声音嘹亮的朝着不远处嚷道:“裴先生,你要去哪?”
苏玥安顺着妇人喊的方向望过去,只见白色小电驴上坐着一位身形高大的男人。
然而当他距离不到她们两米时,小电驴颠了一下,对方连人带车往旁边倒去。
苏玥安:“……”这都能摔?
妇人没想到居然有人骑着小电驴颠了一下就会摔倒,等反应过来后,连忙走过去关怀询问:“哎哟!裴先生你没事吧?”
糗样被人看到,男人脸色僵硬,狭长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窘色。
“我没事,谢谢宁阿姨。”
男人的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比播音腔还要更甚几分。
这样的声音很少有人能拒绝,苏玥安也不例外。
俊美无俦的长相,惑人的声音,身为各种控的苏玥安特别满意。
这是裴明睿,今年二十五岁。出道十年,被奥斯卡提名过,五度获封影帝,网友们都称他为“裴神”。
从事业来看,裴明睿站在金字塔顶端。然而他运气却很背,背到极致的背,每隔一段时间必倒霉。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清楚对方,因为原主是他的小迷妹。
“宁阿姨,这位是……?”
裴明睿指尖微动,扶着小电驴的手微微收紧。
一想到自己因为那个离大谱的任务才会出糗,裴明睿心里很不爽,看向苏玥安的眼神也变得不善。
对上男人不善的目光,苏玥安澄澈的眼眸变得冷然却又带着一丝疑惑。
算来她们这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要用不善的目光看她?
大妈被问愣了,转头看向苏玥安:“闺女你叫啥?”
“叫我酥酥便好。”苏玥安又问:“阿姨,这里离荷塘大概还有多远?”
裴明睿给苏玥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她不太想跟他继续待下去。
似有所感一样,趴在肩膀上的小纸人认同般点点头。
小纸人是在见到裴明睿时跳回苏玥安肩头,甚至还往她肩后躲。
裴明睿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女人的肩部,声线低沉:“宁阿姨,既然你还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行,今晚我先生准备了全羊宴,裴先生记得来哈。”
裴明睿微微颔首,随后骑着小电驴扬长而去。
苏玥安目光幽幽地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随后伸手抚了抚肩膀上的小纸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好像能看到小纸人……
目送他离开之后,苏玥安才对妇人说:“还劳烦阿姨继续带路。”
妇人点头,带着苏玥安来到荷塘。
跟对方告别后苏玥安走上木桥,鼻息间是淡淡的清香,熟悉却又陌生。
这不是青烟池。
满塘绿叶与亭亭玉立的荷花在水中伫立,端庄又美丽。然而苏玥安却没心思观看,她站在木桥中央,垂眸看着塘上荷花与围在荷花边嬉戏的锦鲤逐渐出神。
荷塘不远处的寺庙柱子旁,男人紧蹙着精细眉宇看向木桥上的女人。
【倒计时十分钟!任务不完成会倒霉加倍哦~】
裴明睿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有……毒?”
莫名其妙又离谱的任务,谁想完成?
【安慰人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聪颖的宿主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加油!】
裴明睿:“……”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安慰人确实不难,难就难在安慰一个陌生人,并要说出一些与他形象尤为不符的油腻话!
这事裴明睿做不出来,打算放弃这个任务,像刚才那样。
系统十二像是察觉他的意图,刻意提醒着:【霉运加倍倒大霉出大糗哦~】
“为什么要选她作为任务对象?用粉丝的信仰值替换不行吗?”
裴明睿不理解,以前的任务都很正常,他只要获得粉丝的信仰值就可以抵消霉运,最近却失灵了。
然而他的疑惑注定得不到回应。

第3章 再出洋相
裴明睿的事苏玥安并不知情,她走神没多久便被周文英的电话给拉了回神。
“那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嘴上一点德也不积,也不怕以后遭天谴。”
苏玥安假装自杀那条热搜挂了一天都没能撤下,甚至直奔热一,明显就是有人在背后操控。
这种情况经纪团队都会帮忙处理并公关,然而苏玥安没签经纪公司,根本没人能帮她。
一开始传出这条新闻时,网友们都在网上直呼大快人心。后来有人带节奏说是假自杀,评论区里顿时都是恶言谩骂,似要她真死才心里舒坦。
“从天界的角度看,做了坏事是会遭报应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苏玥安神色恹恹地说道,声音听起来像是提不起劲一样。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道理谁都懂,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遵守。
周文英连声安慰,心里有些懊恼打电话来提起这件事,她这张嘴真不会说话。
本想说些好听的话弥补一下,又听到苏玥安说:“网上的事也不用过多在意,我现在在外面还有些事,回聊。”
话已至此,周文英也不好多说,又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甫一把手机放好,小纸人突然从肩上跳下来直往寺庙方向走,苏玥安只能跟上去。
她现在还没有能力完全控制小纸人,能让小纸人不受控的跑,说明那里有东西吸引它。
【她来了她来了!宿主冲冲冲!】
裴明睿抿着唇一言不发,眉梢依旧紧蹙着。
【别犹豫,犹豫会败北!倒计时五分钟。】
系统像是在催命一样,裴明睿不太情愿的从柱子旁走出来,正面迎上苏玥安。
而苏玥安也顿住了脚步,地上的小纸人又哒哒哒的往回跑,然后顺着她的身体爬回肩膀上。
四目相对,谁也不开口。
苏玥安:“……”所以吸引它的是裴明睿?它不是怕他吗?
两人对视片刻,苏玥安觉得尴尬,打算转身离开却被对方喊住了。
“等…等等!”
裴明睿有些含糊不清的喊道,深邃黑眸闪过一丝尴尬窘迫。
最终还是屈服了。
被喊住的苏玥安转身,疑惑的看着他,静默等待他的下文。
裴明睿抬腿走到她面前,薄唇张了又张,始终没把话说出来。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来寺庙祈福的村民们经过时都把目光放到他们身上。
村民们的目光很直白,苏玥安心里有些不适。
裴明睿对此也表示尴尬,然而十二还使劲催他快点行动,否则宣布任务失败。
可大庭广众之下,裴明睿根本做不出惊人举动。
“苏小姐,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说?”
苏玥安点头,正打算问他去哪,见旁边的柱子够大,微扬起下巴示意他去柱子后面说。
才刚抬起脚,裴明睿心里那股不安的情绪特别强烈。
下一秒,随着脑海里那道【任务失败】,他整个人不受控的往木柱撞上去。
不大不小的声响正好落到苏玥安的耳朵里,而她本人又亲眼目睹事故全过程,一时之间目瞪口呆,实在是想不通裴明睿为什么会撞上柱子。
这和他骑着小电驴栽跟头一样诡异。
撞了头的裴明睿俊脸有些扭曲,良好的教养让他说不出脏话。
一天之内在同一个人面前出两次洋相是什么感觉?
“你……”
苏玥安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最后目光落在对方红肿的额头上。
看这伤口就知道撞得不轻。
“这附近有什么医院?”
裴明睿微晃了晃脑袋,颇为无奈道:“这村子没有医院,只有小诊所。”
“怎么走?”
苏玥安其实不太想送他去,可教养不允许她袖手旁观。
“在村中间,沿着这条路直走再拐个弯就到了。”
裴明睿一手捂着发疼的额头,一手指着方向。
“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等走到白色小电驴面前才停下脚步。
苏玥安伸手到他面前,声线清簌:“钥匙。”
裴明睿没多犹豫就把车钥匙给她,等见到她不太熟练的开车姿势之后,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你不会开?”
听到男人的质问,苏玥安准备拧车钥匙的手略微一顿。
随后不太确定地开口:“会吧?”
怎么开小电驴的记忆她有,但没实操过。
“……还是我来开吧。”
刚刚那一摔让裴明睿有些心里阴影,觉得还是自己开比较稳妥。
“放心,就算我不怎么会开也不会像你刚才那样摔下去。”
苏玥安无视他的话,直接启动小电驴。
裴明睿:“……”
被她这么一说,他觉得脑袋更疼了。
小电驴的座位空间不是很大,两个成年人坐上去就显得有些逼仄。
苏玥安开得又不太熟练,小电驴左摆右晃的,裴明睿下意识地搂住她的腰部。
第一次跟异性亲密接触,苏玥安捏了个大刹,小电驴大幅度地颠了颠才恢复正常。
手上柔软的触觉让裴明睿耳根逐渐泛红,而后尴尬的收回手。
一路上沉默无言,谁也没提这个小插曲。
直到看完医生之后,苏玥安才开口跟他搭话。
“把车开回哪?”没等他回话,苏玥安又说:“算了,你直接给我指路。”
裴明睿像个小媳妇一样,提着药乖乖的坐在后面给她指路。
村落里的路并不是水泥路,而是土路,很多坑洼。
苏玥安开车时都尽量挑路面完好的地方开,车子不怎么颠,坐车的人也没那么难受。
这个小细节裴明睿感受到了,心里有股奇妙的感觉快速划过。
“多谢。”
裴明睿抿着薄唇,黑眸定定的看着她。
不管怎么说,人家送她回来都理应感谢。
“举手之劳。”
“对了,这里有地方可以租来住吗?”
她看了导航地图,发现附近没有酒店旅馆之类能住的地方。
现在已经傍晚,没车能带她离开村落,人生地不熟的只能问裴明睿。
裴明睿略微沉吟了片刻,缓声开口:“能住的地方都被剧组租去了,不过宁阿姨家有一间小阁间,但居住环境很差。”

第4章 老天爷赏饭吃
苏玥安觉得有地方住也比流落街头好,“没事。”
裴明睿没再多说,直接带她去目的地。
“裴先生你这是咋了?怎么才一会儿没见就伤成这样了?”
提及到伤口,裴明睿身形微僵,简单又含糊的说了个大概。
没等他们再问问题就直接进入正题:“宁阿姨,她想租你家小阁间。”
苏玥安在裴明睿口中得知妇人的身份,紧接着裴明睿的话问:“宁阿姨,我想租你家小阁间一晚,可以吗?”
宁秀丽听到这话有些犯难,难为情地开口:“可以是可以…但我家那小阁间住不了人。”
空间小又闷,这个天气住进去没法睡,况且那里还成了杂物间。
“跟别人挤一晚不就行了。”
正在看火的中年男人不在乎的说道,因为近火,不仅满头大汗,连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
宁秀丽也觉得这个方法挺好的,跟着附和:“闺女要是不介意的话,跟别人挤一晚也是可以的。”
苏玥安纠结了片刻,答应了。
今晚的宁家很热闹,弄了个全羊宴,来的都是剧组里排得上号的人。
“会跳舞吗?”
苏玥安点头,原主学的就是舞蹈,她本人也会。
导演眼前一亮,直接发出邀请:“那你有没有兴趣拍戏,我这儿刚好缺一个跳舞的角色。”
还没等苏玥安说话,坐近导演的一名女子接了话:“导演,那个角色不是已经定好了吗?”
苏玥安微瞥了一眼对方,能察觉到对方对自己带有恶意。
“她不是没档期吗?”
导演毫不留情的怼回去,让女人面露尬色。
“苏小姐最近因为私事频繁上热搜,并不适合进组。”
女人这话一出,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
因私事频繁上热搜,多数跟品行有关。
裴明睿轻嗤一声,淡声道:“娱乐圈里的是是非非,孙女士不清楚吗?”
裴明睿的话直打对方的脸,比导演还要不留情面。
女人面色苍白又尴尬,完全没想过裴明睿会帮苏玥安说话。
“我只是为了剧组好,苏小姐的丑闻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进组并不合适。”
苏玥安若有所思的瞥了女人一眼,偏头看向导演:“问心无愧,慎选。”
导演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一圈,一锤定音:“明天来试镜。”
事情定下之后,接下来的气氛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刚才的事,多谢。”
人走得差不多后苏玥安才开口跟裴明睿道谢,而肩上的小纸人在女人离开时跟了上去。
“举手之劳。”
她的话他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闺女,加油啊。”
女人的话并没有影响宁秀丽对她的态度,反而更热情了。
苏玥安点头,在对方的目光注视下去了片场。
说是片场,不如说是一个简陋的棚子。
“小苏啊,鼓上舞跳过吗?”
导演说出要求,这些昨天就应该问好的,但被小插曲给岔开了。
“我试试。”
对上她澄澈的眼眸,导演不再多说,拿着喇叭喊了个人来带她去准备。
拍的年代电影,苏玥安所饰演的角色是一名知书达礼的富家千金。
富家千金热爱跳舞,从小都想成为舞蹈家,却因为身份限制无法实现心愿,最终在荷塘边舞上一曲后结束了生命。
这个角色戏份不多,情感却极为复杂。
跳的鼓上舞,舞动时裙摆在鼓上飞扬着,挥动的水袖似赋予了生命力一样,摇曳生姿。
举腕、回眸、折腰,每一处都演绎生动,妖媚之中却又夹杂着哀愁。
最后纤腰折在鼓上,而后翩然起腰,果决的跳进荷塘里。
众人惊呼,震惊过后连忙去救人。
然而有人更快一步,“扑咚”一声,大家往荷塘里看,是裴明睿。
“怎么样?有没有事?”
人救上来之后,导演大声询问,感觉心脏似要跳到嗓子眼里。
裴明睿给苏玥安做了心肺复苏,见她咳出了水才停止动作。
苏玥安猛咳了几声才好受,她刚刚脚抽筋了。
“没事……”
她忘了,她现在是苏玥安,不是酥酥。
“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到时候再通知你来拍戏。”
导演神色有些复杂,苏玥安刚才那一舞宛如真正的富家千金,但她似乎有些出不来戏。
老天爷赏饭吃的人,不火天理难容。
苏玥安点头,而后披上工作人员递来的毛巾走去换衣间。
经过女一时,对方眼里的不悦一闪而过,被她捕捉到了。
她没理会,但肩头上的小纸人却跳到对方头上‘张牙舞爪’,可惜毫无伤害力。
“苏小姐,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苏玥安正在擦头发,一名工作人员敲门而入给她捎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水。
“裴神给的。”
苏玥安握住杯子的手一顿,而后说了一声谢谢,不知道是跟工作人员说的还是裴明睿。
“卡!再来。”
没过几秒,又听到导演举着喇叭大声喊“卡”,语气比刚刚还要重几分。
苏玥安没直接回去,反而走到场外看他们拍戏,打算学一下。
“卡!孙文茹你今天怎么回事?一点状态都没有!”
脾气上来的导演不管对方是谁,表现不好直接一顿骂。
在众人面前被说,孙文茹觉得脸面全无,却只能尴尬的说对不起。
苏玥安跟她对上目光,发现对方对自己的恶意又深了。
第一次见面时,对方就出言针对她,言语里满是鄙夷。
现在是嫉妒。
苏玥安意味不明的轻啧一声,转身离开片场。
眼高于顶且心胸狭窄,生活不会过得顺遂。
孙文茹在远处看不太清苏玥安的神情,见她没站一会就走,只觉得她是在暗讽自己没实力。
前辈被‘劣迹’新人讽刺没实力,任谁都会不满。
孙文茹自以为把眼底的愤恨情绪藏得很好,却被裴明睿轻易看穿。
他轻嗤出声,嘴角勾出一丝嘲讽弧度。
这道嗤笑声穿透孙文茹的耳膜,让她面色白了又白,要不是助理及时赶到,她的表情管理可能会当场失态。

第5章 角色泄露
“小苏啊,网上的事还得尽早解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苏玥安瞥了眼合同里的“保密协议”四个字,开口承诺:“我回去之后立马解决。”
“嗯,剧组的人都签了保密协议,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
但有的人就是没管住嘴巴,即使签了保密协议也管不住。
苏玥安点头,微垂下眼眸轻声问:“为什么还用我?”
丑闻缠身的明星在娱乐圈里是禁忌,很多导演都不愿意请对方来拍戏。
导演笑着道:“哈哈,我相信明睿,也相信我自己。”
裴明睿……
苏玥安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又欠他一个人情。
等自己有能力后,为他画个福运小纸人把人情还回去。
“这个角色,不会让你失望的。”
苏玥安再次承诺,对方信任她,她会以最完美的姿态去把角色呈现出来。
“行。”
苏玥安入组的事迅速在剧组里传开,表面上大家都没表态,但在她进组之后搞起了孤立。
剧组的气氛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变得微妙,当事人对此毫不在意。
“还适应吗?”
裴明睿擦了擦额角的汗,清瘦的身躯配上古铜色的肌肤衬得他更真实更健康。
他跟苏玥安站在一起,肤色有了鲜明的对比。
苏玥安微侧头看着他,如实回答:“挺好的。”
撇开初次见面时那道不善目光,他人挺好的。
裴明睿见她目光直白又颇为古怪的看着自己,呼吸微缓。
他变丑了?没吧,拍这个戏只是肤色变黄了,到时候好好调理很快就会白回来。
“你…我脸上有东西吗?”
苏玥安摇头,又郑重的跟他道了一声谢。
两人距离有些近,相处方式落在旁人眼里是熟稔的,那些搞孤立的都看红了眼。
但凡跟裴神有过合作的人都知道,他跟女性的距离拉得很开,可如今却跟一个丑闻缠身甚至还没出道的女人‘交谈甚欢’,让人不得不嫉妒。
“手段了得啊,裴神都为之折腰。”
若有似无的轻叹,像是说给旁人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嘭”地一声,放在桌面上的水杯倾倒,水顺着杯沿缓缓流出。
看着女人带着满身妒意离开,孙文茹轻笑出声,意味不明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
这动静引得周围的人看过来,有些人对此心知肚明,而后若无其事的忙活着手头上的事。
……
在苏玥安要拍戏的前夕,网上爆出她进组的消息,各家粉丝极力抵制,黑粉更是猖獗。
“导演,苏玥安的戏还没开拍,还是尽早解约好,不然大家都因为她而抵制电影,这不是在浪费我们的心血吗?”
副导的语气有些冲,一副要立即跟苏玥安撇清关系,不然就要采取强硬措施。
事情发生得突然,亦或是有人故意为之,他们直接就在片场把事情挑明。
苏玥安赶过来时,大家都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她。
导演目光沉沉的看了副导一眼,而后看向苏玥安:“去准备一下,准备开拍。”
这话出人意料,除了裴明睿之外,没人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导演,苏小姐的事不处理一下吗?”
孙文茹原本带笑的脸有些挂不住,话没过脑子就问了出来。
“确实该处理一下…”导演语气一顿,锐利的目光沿着周围扫了一圈,冷声道:“要是被我查出是谁泄密,以后我导的戏都别想加入。”
他的话让众人觉得有一股寒意直涌上心头,不寒而栗。
很快他们开始庆幸,庆幸这件事跟自己没关系,唯有泄密者除外。
孙文茹面如土色,心里愈发觉得苏玥安是个祸害,一定要尽早除掉。
“今天我袁庆昆在这里把话说清楚,收起你们那些小心思,既然签了保密协议就守口如瓶,否则后果自负。”
拍戏就好好拍戏,非得把剧组搞得乌烟瘴气,袁庆昆最烦的就是这种事。
“都回去准备准备,耽误进程得加班。”
裴明睿带头行动,其他人也跟着回自己的岗位,这件事似乎就这么‘过了’。
苏玥安什么都没说,心无旁骛的进入戏里。
真正拍摄时,她的表现比上次还要让人惊艳。
“好!”
导演一脸高兴,甚至还夸了苏玥安几句,根本没把网上的事当一回事。
孙文茹心里气得要死,导致接连出错,导演一忍再忍,最后忍不住直接开骂。
失误多次耽误了进度,工作人员叫苦不迭,碍于孙文茹的面子只能憋回心里。
相比于大家的忙碌,没了戏份的苏玥安就显得空闲。
她登上微博看了看事情的走向,全都是抵制自己的评论。
苏玥安轻叹一口气,被网暴成这样,怪不得原主会受不住选择轻生。
看来得尽快回去把这件事解决,不能再拖了。
她想得入神,没察觉到旁边站了个人。
“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属于诽谤罪。”
“我有个朋友法律学的还不错,需要的话可以帮你联系。”
头顶上方传来的磁性嗓音拉回苏玥安的心神,下意识的抬头,对上他的目光,有些心虚的关了手机。
刚刚登的是原主小号,发的微博内容大多数都跟裴明睿有关。
她的举动落在裴明睿眼里却是另外一回事,以为是因为网上的事而伤神。
裴明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玥安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委婉应承:“谢谢,有需要的话麻烦你了。”
意料之中的回答,裴明睿心里有了另外的打算。
导演处理事情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天时间就抓到了泄密者。
将信息曝光在网上的是剧组女三,原因是她觉得苏玥安在亵渎裴神,想借这件事把苏玥安赶出剧组。
针对这一恶劣事件,导演直接跟对方解约,并把她拉进黑名单以示处罚。
“导演,我错了,不要解我约……”
“孙姐姐,救救我,我的星途不能就这样毁了。”
苏玥安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心里没有任何的动容。
被人当枪使还不自知,愚蠢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