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君奕苏茸

第一章 穿越第一天喜当娘
“你这个傻闺女,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去撞墙的。那林家小子人挺好的,外头传的都是假的,你怎么就听信了他们的传言呢......”
苏茸朦胧之间,听到身边人的话语,她奇怪,谁这么想不开撞墙。
为什么她的头这么疼,脸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粘着,难不成撞墙的人是她吗?
不过......什么林家小子?什么传言?
“还有啊,你这傻闺女,你撞别家的墙,也别撞自家啊。万一把自家的墙撞塌了,谁来负责。家里的房屋本来就破旧了,你看你都撞出一个坑来了。”
闻言,苏茸忍不住嘴角抽搐,这是谁家的娘,这么聒噪也就算了,还要嫌弃自己家的闺女。
妇人看到苏茸抽搐的嘴角,一掌拍在了苏茸的肩膀上,惊喜地朝着别人说道:
“哎呀,醒了。你闺女醒了,快快快,既然醒了就别耽误吉时了,林家那边还等着拜堂成亲呢。”
妇人接连的几句话让苏茸被震惊到了,她现在还未完全清醒,脑子还浑浑噩噩的难受的很,但是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身子正在被别人摆布着。
她想醒,但是实在睁不开双眼。
等苏茸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并有了身体的主导权时,她已经稀里糊涂的就到了男方成亲的新房了。
苏茸心中安慰自己,看来老天对她不薄啊,前世三十岁都没谈过恋爱,因为工作过于努力而过劳死了。
这一世,直接就给她来个当场成亲!
在原主的记忆中,她的相公——林君奕是村里唯二之一的猎户。
原主没有见过林君奕,不了解其为人,但是村里的流言她倒是听说过一些。
也正因为这些流言,让她心生害怕,从而撞了家里的墙,一命呜呼,从而让苏茸接手了这具身子。
据说林君奕今年岁数已然二十,至今未婚的原因有两个。
一是因为他的样貌,他的脸上有一条六公分丑陋的疤痕,据说小孩子见到了都会觉得十分的狰狞恐怖,晚上还会因此做噩梦。
寻常人家的孩子都离林君奕所住的那间房子远远的,生怕见到他。
二是因为他的孩子,两个三岁的儿子,一个两岁多的女儿
谣传说是他外面未婚生的,也有说他善心捡回来的,但大多数人都相信第一个说法。
这个年代,自家饭食都只能吃个温饱,谁还会去外面捡孩子啊。
苏茸掀开新婚红盖头的一角,低头望着自己简陋的只能说是一块红布的粗略婚服。
逃还是逃不了了,她撞墙之后就嘴角抽搐了一下,证明她还活着,都被直接嫁了过来。
如果她逃,原主的家人肯定会把她抓回来的。
苏茸秉着呼吸,没有听到外头的动静,苏茸更加壮着胆子起身打量着能看到的地方。
林家的这间新房,是用原主家泥房好一点的木头所建成的房间,房间的摆设很简单,她刚刚坐着的是一张结实的木床,在床的旁边还有一张四根木棍,一块板子组成的桌子。
突然,外头传来了孩子的声音,苏茸立马回到床上坐好,双手握拳放在腿上,有点紧张。
“大哥,你说今天嫁过来的就是娘吗?”
“二哥,我听爹说,在这个房间里面的人就是娘了。”
两个奶娃娃的声音让里头的苏茸感觉被萌化了,这也太可爱了吧!
一声奶音却又带着沉稳的传来:“嗯,是。”
苏茸竖起耳朵也没有听到孩子们继续说话的声音,反而是听到了一名老人的叹息声。
过了半小时左右的时间,门外才传来了声响。
听到了‘吱呀’的开门声,昏昏欲睡的苏茸立马打起精神来,随着门开,吹进了一股风,带来了男子身上的味道。
她手抖的攥紧裙子,身躯一动都不敢动。
苏茸目光所到的地方,被轻轻的揭开。
“嫁来了,就安分点。”
淡淡的一句话,苏茸从中感受到了他们二人之间被拉开的距离。
苏茸抬头往林君奕方向看去,入目的是一条如传言所说从左边的脸颊到下颚六公分长的疤痕。
脸上还留起了几公分长的胡子,几乎挡着了半张脸的样貌。
透过窗外的光线,苏茸看到了他四分之一无暇的脸庞。细看,还能看到上面的小绒毛。
她已经在脑海里自动祛除那道狰狞疤痕之后的模样,下颚线优美的弧度,皮肤因狩猎的原因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淡然的看着她。
苏茸羡慕了,一名男子的肌肤怎么比女子的都要好。
林君奕久而没听到她的回音,瞥了她一眼,就瞧见了她眼神中的羡慕。
心中自嘲,自己有什么东西能让她羡慕的。
外头的传言,自己脸上宛如蜈蚣的疤痕,还有他那三个幼小的孩子。
无一不让那些清白的女子,离自己远远的。
而她,在来之前还撞墙自刎。
如今,却露出一幅羡慕的模样。
呵!
苏茸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瞬间的羡慕被林君奕看到了眼里。
“好,既然嫁过来了,我便是你的娘子了。”
说着,苏茸摸了摸苏家人用粗布给她随意包着的头,眼神微微闪烁,继续说道:
“我现在头伤到了,所以我们俩不可以做一些晚上的那些什么事情。”
眼前的男子除了脸上的疤痕,其他的看着固然好,可他们才是第一次见面有关系的‘陌生人’。
苏茸脸色微微发红,眼神不自然的看向别处。
不能怪她临时突然的说这些话,实在是古人的速度太快了,成亲的当天还有个洞房呢。
林君奕没想到面前这位自己的娘子,想法跳跃的这么快。
不过,他娶她,也是因为想有个女子来照顾家中的三个孩子。
他一个粗老汉,终究是不及女子心细。
“好,今晚你睡这里,我睡你隔壁的客房。”
林君奕说完,就往门外走去。
打开门的瞬间,三个小小的身躯往房内扑了进来。
三小只哎呦的摸着自己被摔倒的地方,中间那名小男孩快速的爬起来,将左右的小女孩和小男孩扶起来。
林君奕无奈的摇头,上前蹲下身子,拍了拍他们身上的灰尘。
“你们想看,可以说。但是不可以趴在门外偷听,这样是不对的行为。”
苏茸侧过身子,挨个瞧了瞧林君奕身前的三个小孩。
他们三个身上穿的是粗布衣服,可松松垮垮的模样,能清晰的看出他们瘦小的身躯,脸上的肌肤还有些蜡黄,可也比村里那些孩子的脸色好很多。
三个小孩一个个都低着头,手上攥着衣角,小声的认错着。
“爹,我们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嗯,我们和大哥一样,都知道错了。”
“爹爹,雯雯知道错了。”
林君奕的脸上闪过一丝欣慰的笑容,轻声说道:
“既然你们想看,那我就带你们互相认识吧。”
闻言,三小只神采奕奕的抬起头来,期盼的看着林君奕。
还没等苏茸反应过来,一大三小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你们也知道,这是你们的娘了。我就跟你们娘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好吗?”
三小只各自站好,第一次有了娘,他们都想以最好的姿态来展示在娘的面前。
苏茸瞧着这么可爱的三小只,也不坐在床上等介绍了,先来到小女孩的身前,蹲下身子正视着她,随之望向林君奕,等着他的介绍。
林君奕本想张嘴介绍,可林家雯已经跑到了苏茸的怀里,乐呵呵的介绍着自己。
“娘,我叫雯雯,今年两岁了。”
奶呼呼的林家雯看着身上没有什么肉,可摸着的时候是软乎乎的。
尤其是那双小手,软软的,很好捏。
比林家雯高一点的男孩林家乐凑了过来,拉着苏茸的手,说道:
“娘,我叫林家乐。爹说,是家人的家,快乐的乐,虽然我还不会写,但是我以后会学的。”
说完,他就拉上了站在原地没有动的那个小男孩。
“娘,这是我和雯雯的大哥,叫林家禾。爹也说过,大哥的禾,是禾苗的禾。”
苏茸抱着怀里看似瘦瘦的,但身上软软的林家雯,另一只手搂过另外两个小小的身躯。
“嗯,娘都记住你们的名字了。雯雯、家禾、家乐。”
林家乐很想欢乐的蹦蹦跳跳,可他现在在苏茸的怀里,不知为何,她感觉苏茸的怀抱和林君奕的怀抱是不一样的,他喜欢苏茸的怀抱,所以他要乖乖的。
听村里的小孩说,只有自己乖乖的,娘才会更疼自己。

第二章 与男方和谐相处
林君奕没想到他能看到,眼前如此温馨的场面,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想着,只要苏茸嫁过来,能好好照顾孩子就可以了。
如果她不想,那就各过各的,等过段时间,再和离。
如今看来,苏茸对孩子们释放出来的善意,让孩子们更加的接受跟她在一起。
......可能撞墙,会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吧。
“娘亲,今晚我可以跟你一块儿睡吗?”
林家雯一点儿也不见外,暗戳戳的拉着苏茸的衣角,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贪恋苏茸身上淡淡的香味,贪恋她怀中的温度。
苏茸乐见其成的揉了揉林家雯的有些枯燥打结头发,笑道:
“当然可以啦,雯雯今晚就可以跟娘一起睡。那哥哥们是自己单独有房间吗?”
苏茸这才想起,她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间房,她住了一间,林君奕住一间,那孩子们呢?
林家雯拉着苏茸衣角的手,直接环上了苏茸的脖子,点了点头。
“我们家有三个房间,这边的房间是杂物间,摆放家里的一些杂物。这边的房间是我和哥哥们一起睡的房间,还有一间柴房,地方不大。但是我们还有大大的院子。”
林家雯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
杂物间......苏茸没记错的话,刚刚林君奕说隔壁的是客房。
她不经意的瞥了瞥林君奕,见他毫无反应,她也不开口提。
林家乐小脚往前一挪,离苏茸更近了,水眸一眯,闪烁着点点的坏主意。
“娘,妹妹晚上会尿床的,我晚上不尿床,我可以跟娘一起睡。”
被点到名的林家雯小脸蛋直接埋进了苏茸的怀里,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粉色,觉得有些羞羞。
她晚上的确会尿床,这个她反驳不了......可是她不想离开这个第一天见面她就喜欢的娘。
苏茸一手轻拍林家雯的后背,另一只环着林家禾的手捏了捏林家乐。
“妹妹还小,尿床是正常的,大不了娘勤快一点晒被子。不过为了减少晚上尿床,娘觉得你们晚上睡觉之前应该上茅房。”
“而且,妹妹跟娘一样,都是女子。你们作为男孩子,已经三岁了,跟娘亲一块儿睡,就不合适啦。所以,你们要么自己睡,要么就跟你们爹一起睡。”
林家乐小嘴一嘟,不乐意了。
今天好不容易有的娘,这么快就成了妹妹的了。
妹妹真是一个香饽饽,爹也喜欢、娘也喜欢......
正当林家乐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咕噜’回响至整个房间。
苏茸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翼,怎么早不叫晚不叫,偏偏这个时候就叫了呢。
回想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她也很无奈啊。
一大早醒来,原主就撞墙了。
原主倒是走了,可她来了,她身子一有点还活着的反应,就被苏家的人送过来了,都没有可以吃点东西的时间。
“娘,你饿了呀?”
林家雯从苏茸的怀里退出来,瞪大亮晶晶的双眸看着她,低头看着她刚刚叫了叫的肚子。
林家禾从她的手臂中出来,小短腿冲冲的就往门外跑去。
本该有一道阴影的那块地方,现在都无人在那。
苏茸这才发现,林君奕不知何时已经不在那里站着,走出了房间。
她站起身子,牵着两个小家伙软软没什么肉却很好捏的小手走出门外。
出了房门后,苏茸才知道林家的房子竟然是建在半山腰上的。
房间如小家伙所说,只有三间房间,灶房在房间的右侧,此刻正升起寥寥的炊烟。
林家禾跨过灶房的门槛,见到苏茸后,眼前一亮,欣喜却有些别扭地说道:
“我爹在做鸡蛋汤。”
说着,林家禾咽了咽口水,侧目看了一眼灶房里的林君奕。
家里养了三只母鸡,几乎每天,他们三个人都可以吃到一个美滋滋的水煮蛋。
虽然林君奕平时有去山上打猎,他吃过兔肉,吃过鹿肉,可他对鸡蛋还是喜欢的很。
苏茸意外的站在灶房的门口,往里看去。
林君奕刚刚离开房间,就是为了给她做吃的吗?有点暖心。
灶台上一个十公分宽的碗里装着满满的鸡蛋汤,苏茸不由得跟着咽了咽口水,感觉更饿了。
林君奕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将灶台上的鸡蛋汤拿出灶房,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
“我猜你应该没吃,你先将就着填一下肚子吧。”
说完,林君奕就拿着他的狩猎工具出门了。
苏茸呆呆的看着他突然出门的背影,疑惑不解的摸不着头脑。
他这么快就信任她了?这么快就让她跟孩子们单独相处?也不怕她做出些什么事情?
一连三个疑问,都没人解答,她也不想这么多了,反正她自己知道,自己不是个坏人。
桌上清淡的鸡蛋汤散发着阵阵的香味,一声声咽口水的声音让苏茸走进灶房。
她在灶房的橱柜上看到有三个小巧玲珑的木碗。
心想,这应该是三个孩子平时用的碗了吧。
她将她那十公分宽碗里的鸡蛋汤分出一些在三个小碗中。
将兄妹三人挨个的抱在凳子上,又揉揉他们的脑袋。
“跟娘一起吃吧,娘的这个碗真的好大个,里面的鸡蛋汤分量也很多。虽然娘饿,但是娘的胃口吃不了这么多。”
林家禾看了看摆在一起装着鸡蛋汤三个碗,默了默,就将自己的专属小碗拿了过来。
“谢谢。”
林家乐和林家雯眼睛亮亮的,看自家大哥都拿了,自己也拿。
“谢谢娘,鸡蛋汤很好喝。”
“平时爹去山上打猎,还会捡到几个野鸡蛋。我们除了早上可以吃到鸡蛋,平时也可以偶尔喝喝鸡蛋汤。”
苏茸望着脸色有些蜡黄的三兄妹,又抬头看向门外的方向。
心道,三兄妹吃食上的营养是比村里的孩子好很多,但是光吃鸡蛋是不够的,以后她再慢慢改善家里的吃食吧。
母子四人开心的,一口一口的喝着鸡蛋汤,仿佛是什么珍贵的美味一般。
院子外不远处的某棵大树后,林君奕瞧着这幅场景,自己都毫无察觉自己的嘴角微微勾起,脸上的表情一片祥和。
一瞬,又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往林子深处走去。
苏茸带着三小只吃饱喝足后,一阵阵的哈欠猛然来袭,她只好带着他们回到房间。
“娘有点困了,我们一起睡个午觉好不好。等睡醒了,你们爹估计就回来了。”
林家雯立马附和的脱了鞋子,靠着自己的小短腿,艰难的爬上床盖好被子:“娘,我已经躺好了。”
说完,她就紧闭双眸,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今天是她记忆中最开心的一天。
苏茸眉眼弯弯,欣慰一笑,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孩子。
她前世看到网络上那些萌萌的娃娃,每次都想着可不可以跳过男人得到这么可爱的孩子。
如今,她的愿望实现了!
苏茸回头望了望林家禾两兄弟,两兄弟快速的脱下鞋子。
在林家禾躺下前,眼神带着希翼的看向苏茸,问道:
“娘,你是回你的房间睡吗?还是......?”
苏茸笑了笑,瞧着三小只躺下以后,里面还有可以躺下两个人的空位。
“娘跟你们一起睡,可以吗?”
闭上双眸的两兄妹欢呼一声,立马往里面腾位置让苏茸躺下。
苏茸坐在他们腾出的位置,将身上的外衣和鞋子脱去就躺在了林家禾的身侧,轻轻的拍着三人的胸口,温柔地说道:
“睡吧,娘在。”
三小只心里甜甜的,乖乖的闭上双眸。
苏茸给他们捏了捏被子,没一会儿,她自己也跟着睡了。
梦里,苏茸看到她自己嫁过来的仪式很简单,林家也没有聘请村里人。
她就穿了个婚服,在吉时拜了堂成了亲后,就被苏家人扛进了新房。

第三章 系统出现
外头越来越猛烈的阳光让苏茸从梦中醒来,侧目瞧着孩子们安静的睡容,嘴角微微勾起。
轻手轻脚的捻起被子,帮孩子们把踢开了的被子盖好后走了出去。
“宿主绑定成功。”
苏茸刚抬起的脚步突然就顿住了,右脚在半空中不敢上也不敢下。
这是幻觉吗?真的是系统吗?她能拥有小说里的系统了吗?
“宿主,这不是幻觉。本系统是买卖签到系统,您可以买东西,也可以卖东西。”
苏茸震惊的放下她的右脚,收起震惊的瞳孔,装作淡然无事般的走到院子坐在小墩椅上,低着头晒太阳,身子不适的她需要多点阳光来补补钙。
“买卖签到系统!那我除了买卖还可以签到?!是每日一签吗?还是有什么要求吗?”
苏茸迫切的想知道系统是个怎么样的系统,上天对她真好啊,给她送了儿女还给她金手指。
她激动了抬头望天,咧了咧嘴。
“宿主请放松心情,不用如此激动。本系统是每天可以签到一次,要求就是,新手期,可以免费签到。等过了新手期,签到会随着宿主的经济能力来决定,后续的去向。
“关于买卖,就如同您前世的网购平台。不过现在由于您的等级有点低,每日限购限卖三样产品。”
三样......三样也很多了,只要她合理的利用起来,肯定能利益最大化的!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签到了?”
苏茸微微弯着腰,手撑着脸。仔细看,能看到她的身子正在轻微的抖动。
“是的,宿主。”
苏茸二话不说,直接:“签到。”
撑着太阳穴的手心不由自主的出了些汗,紧张的盯着脚下的泥土,等着系统的回应。
“恭喜宿主,首次签到,获得厨房配料一套。”
苏茸颤抖的身躯瞬间就一动不动了,厨房配料?
下一秒,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立体的屏幕,上面正是这一回签到的厨房配料。
有油、生抽、老抽、蚝油、盐、糖、生姜、大蒜这些前世非常普通,但是在此时异常珍贵的物品。
系统:“宿主,首次见面。特此赠送一个新手礼包,请查收。”
这么有礼貌的系统,苏茸真的是爱了爱了。
苏茸:“好的,谢谢你。”
眼前的立体屏幕从厨房配料的屏幕闪到了一个大箱子,苏茸手指一动,箱子自动打开了。
里面弹出了一百文铜钱,以及一个像保险柜一样的东西。
还没当苏茸问,系统就非常贴心的解释了。
“一百文为买卖签到系统的启动资金,柜子是一个储物柜,看着小,但实际里面有一千立方的储存空间,活物也可放入,但不可进人。”
一千立方,这个储存空间好大啊
苏茸震惊的站了起来,回屋看了看还在熟睡的三小只。
她现在就想试一下这一千立方的储存空间,她有些等不及了。
想了想屋里的三小只,想了想,还是打算在附近走走,除了希望自己可以亲身感受这个世界,更多的还是想使用储物空间。
苏茸提上一个小篮子,以防到时有东西采摘回来的时候,没东西可以装。
她走出院子,望了望四周,感叹道:“住在半山腰上,果真是方便啊。”
不用走一段路程才能到山脚,还可以一出门不用走几步就能发现新鲜的菌类。
在原主的记忆中,村里是无人采摘菌类的,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没人敢再次以身试毒。
前世生活在城市的她,对菌类认识的不多,但起码,在市场上出来的菌类她还是能认出来的。而且喜爱在网上冲浪的她,就喜欢看一些生活普及视频。
她最经常看一个云南的小姑娘上山采菌类的视频,每次刷到,她都要多看好几次。
苏茸依稀记得,没有毒的正常菌类大多数都是生长在干净的草丛和一些树下,那些有毒的菌类生长在那些阴暗潮湿的地方。
一路走来,高大的树丛遮挡住了多数的阳光,带来了凉凉的风。
带来的小篮子也被她装满了,还有些在采摘的过程中就直接放入储物空间了。
最多的菌类就是一个个挨在一起的平菇,光用清水煮,然后再加一点盐,那味道都香得很。
没走多久,提着满满的菌类的篮子那只手已经有点酸了。
苏茸望了一眼四周,见附近没有人出现,就将篮子里的菌类都收进了储物空间,提着空的篮子往另外没走过的方向走去。
途中看到的野菜也通通收入储物空间,看着储物空间里那毫不起眼的一堆菌类和野菜,心中很是满意,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就听到了附近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苏茸那人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好运,嫁给了林君奕!”
“林君奕没有疤痕的那半边脸固然是好看,可你想你一个黄花大闺女的嫁过去就喜当娘啊?你同意,你爹娘都不会同意的。”
“可是......”
被提到的苏茸没想继续听下去,更何况,背后之人讲的还是她,更加没有听下去的必要,她转身就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哟,这不是今天嫁到林家的苏茸嘛。”
阴阳怪气的语调和刚刚觉得惋惜的可怜模样大相径庭。
另一名女子附和道:“这才刚进门没多久就开始出来找吃的了啊?看来猎户家也不是很有钱,还要一个新妇在出嫁当天就出来挖野菜”
她望着苏茸手中的小篮子,一脸的鄙夷。
苏茸回过头来打量着眼前的两名约莫十四五穗的妙龄女子,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最先开口是一直仰慕着林君奕的村长家孙女苏宁儿,附和她的就是苏宁儿的堂姐苏米儿。
“二位上山来,应该是采摘野菜吧。这么闲来管我家的事,看来野菜摘够了啊。”
说着,苏茸淡淡的瞥了一眼她们的小背篓,里面的野菜只有寥寥几根。
苏宁儿无语的盯着自己的小背篓,没想到今天的野菜这么快就采摘完了,不过,当她看到苏茸手中空空如也的篮子,叉起手臂嗤笑道: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起码还有一些野菜。你看你的篮子里,什么都没有,还好意思说我们。”
苏茸看了看自己空空的篮子,的确跟人家比,有点逊色了。
可她采集的野菜和菌类都在储物空间里面,可比她们那儿三三两两的野菜强多了。
“既然如此,我就去采摘野菜了。二位如此闲情逸致的聊天,那就聊吧。”
说完,苏茸不再多言,直接回头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去的路正好不是来时的路,只要她在路上能再采摘一点菌类和野菜,她就不用从储物空间里面拿出来了。
苏宁儿指着苏茸的背影,气哼哼的说道:
“这个苏茸这么不把我看在眼里,说完就走,这么没有礼貌!”
苏米儿不想再多说,应付的点了点头,就专心的找野菜了。小背篓里只有几棵野菜,回去了也不好交代啊。
虽然他们的爷爷是村长,生活理应过的比村里的人都好些,可他们的孩子也多,她的侄子的饭量也大。
不多找些野菜,饿的可是她们这些准备出嫁的孙女了。

第四章 很懂事的林家禾
村里人都不敢采摘菌类,山上的菌类果真好找,走几步路就有一两群菌类在一起。
短短的一截路,苏茸又提着满满的菌类回来了,此刻都走到林家院子不远处的地方了。
忽然,林家乐指着苏茸的方向,大喊道:“娘回来啦!”
苏茸听到林家乐的声音,目光从装着菌类和三三两两野菜的篮子往林家方向望去,三小只齐刷刷的就跑了出来。
林家雯小短腿跑不快,一蹬一蹬,十足十的可爱。林家禾兄弟二人放慢了自己的脚步,等着林家雯一起,生怕她摔了。
“娘,我和哥哥们一醒来就没看到你,我们以为你......”
林家雯抱着苏茸的大腿,委屈巴巴的撅着嘴。
兄弟二人也不好跟着自家妹妹一起抱着娘的大腿,就站在自家妹妹的身后。
苏茸挨个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单手抱起了身上没什么肉的林家雯,提着篮子往里面走去。
林家禾默默的将苏茸手中提着的篮子接了过去,快步的走进院子。苏茸朝着他微微一笑,他反而不好意思的朝着灶房的方向跑去。
“娘下午睡醒了,就想着出去采点野菜,不然光靠你们爹爹打猎,压力多大啊。对不对~”
三小只乖巧的点了点头,以前他们不给爹爹增加负担,都是乖乖的在房间或者院子里,不乱出去走动。
如今有娘了,娘想着给爹爹分担压力了,真好。
林家禾拿了一块篮子里的平菇出来,问道:
“娘,爹说这些菇很多都是有毒的,您怎么采了这么多回来啊,不能吃的。”
苏茸今天难得见林家禾说这么多话,认真的解释道:
“这些菇都是能吃的,你放心,娘以前见那些鸟类吃过,都没事。娘可是认认真真的观察过。而且娘发现,越鲜艳漂亮的菇就越有毒,你们以后离那些菇都远一点,知道吗?”
她放下林家雯,拿起一块平菇凑到鼻子下闻了闻。
“家禾,你闻闻,这些菇有股淡淡的香味。”
兄妹三人小心翼翼的拿着那看似脆弱的平菇,凑近一闻,双眸立马就亮了起来。
苏茸挑了挑眉,自豪之色溢于言表。
今晚可以好好的加餐了,让大家都能饱餐一顿。虽说林君奕有打猎的手艺,不会亏待三小只的吃食,可终究是比不上她今天签到所得到的厨房配料的好。
“真的香香的,是那种淡淡的香。娘,今晚我们可以浅尝一点。”
“这个篮子里的都有好多菇呢,我们可以今天吃,明天吃,后天吃。”
林家禾宠溺的看着激动的弟妹,将篮子放在灶台上。
苏茸心酸一阵,这篮子里的菌类就约三四斤。
她想着一餐吃掉,而孩子们想得到吃三天......
“这个菇不能放太久,我们可以留一半到明天,留到后天就要坏了。你们喜欢吃,娘就去林子里再采摘一些。”
兄妹三人低头望着手中的平菇,明明没有用力,可是却在他们的手中分离了。
认真的想了想,三人都点了点头。
苏茸想起出去打猎许久还未回来的林君奕,用水瓢装出一些水,小心翼翼的清洗平菇。
“家禾,你爹出门打猎,大概都是什么时候回来啊?”
林家禾望了望外头的天空,走到苏茸身边帮着一起清洗。
“爹待会儿就会回来了,每次都会带一些猎物回来。娘,你今晚也可以吃肉了。”
这话从他口中说出,让苏茸心中一紧。
孩子才三岁,就懂的这么多,原主以前在苏家,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更别说肉了。
原主家有六个女儿,一个儿子。她排行第三,不上不下的,一点也不受疼爱。
家里的活儿都是由她们姐妹几人共同完成的,最小的儿子,也就是她的弟弟。
从小出生就受到了家里的万般疼爱,餐餐都吃着颗粒饱满的大米,不过肩上也有着家里施加的压力。
就是希望他可以靠着念书,让他们家可以出个秀才,再不济,童生也可以。
在镇上,考中童生,都是极有面子的。
可她们姐妹几人为了弟弟念书,则是吃着只有几粒粟米的粥水。
如今从大姐到她都已经出嫁了,男方给的聘礼钱都拿来用于苏宁安的生活和读书了。
她们没有嫁妆带去婆家,一点儿也没有......
苏茸黯然的神情感染到了林家禾,他甩了甩手上的水往身上擦。
走到苏茸身边,停了几秒钟,还是伸手环住她的脖子,小小的手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轻声说道:
“娘,别难过。”
苏茸‘噗嗤’一笑,同样甩了甩手中的手,回抱着林家禾。
“娘没事,你可以帮娘先洗一洗菇吗?娘去把米煮上。”
林家禾乖巧的点了点头,带着弟妹坐在木盆的旁边仔仔细细的洗着。
只是平菇过于脆弱,不知手脚轻重的林家乐,弄碎了好多平菇。
苏茸快速的来到杂物间,第一眼就看到了粟米和大米混合在一起的袋子,嘟囔道:
“想不到他对孩子们还挺好的,这么大一袋粮食。”起码有五斤。
她连嫁妆都没有,连个可以掩护的东西都没有。
看来她现在还不能从买卖签到系统里面拿出些太出众的东西。
但是半斤粟米加一斤大米她还是可以混淆一下的。
苏茸看过买卖签到系统里面所卖的东西,正好就有粟米和大米,她下单的很快,粟米三文钱一斤,大米五文钱一斤,比起现在的物价真的是便宜很多。
在原主的记忆中,镇上的粟米要买八文钱一斤,大米要十五文钱一斤。而她一百文铜钱只花了6.5文钱就买到了。
系统上是可以用0.5来显示的,但是不能取出来,毕竟一文钱也不能当做两个半文钱花啊。
苏茸将手放在袋口,购买的粟米和大米直接出现里面。
她将两种米混合之后,才装了中午她用的碗容量一半的米出来。
苏茸出来的时候,木盆里的平菇已经被他们洗干净了,虽然有很多都碎了,但她毫不犹豫的夸赞道:
“天呐,家禾家乐雯雯好厉害。把娘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的这么好,今晚奖励你们多吃一点!”
三小只被夸赞的羞涩的笑着,可看到盆里碎了的平菇,又有点不好意思。
苏茸按照前世在网上学习生火的方式,尝试了两次后,成功的点燃了火。
她指了指门口,想要支开他们,说道:
“你们在门口乖乖的坐着,等你们爹回来了好第一时间迎接他,剩下的就交给娘吧。”
三小只乖乖听话的拿着小椅子来到院子门口,静静地等候着林君奕回来,时不时说着兄妹几人的悄悄话,满心期待的等着林君奕回来。
苏茸偷偷的在锅里放了几滴油,她不敢放多,孩子还好糊弄,但是林君奕糊弄不了啊。
趁着孩子们不注意,在清水煮平菇出锅之前,快速的放了半勺盐。
“爹,你回来啦!”
“爹爹,抱抱!”
“爹。”
坐在门口的三小只已经跑到手提着两只野鸡,三只野兔的林君奕身前,并抱住了他的大腿。
林君奕慈爱的看着每一个他的孩子,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他却当他们是亲生的,温柔的说道:
“爹先把这些猎物放进去,等会儿爹再抱你们啊。”

第五章 做‘室友’
苏茸端着装好了的平菇汤放在院中的桌子上,看到林君奕上中提着的野鸡和野兔,心中微微诧异。
这是自己猎到的,还是做了捕猎的陷阱啊?这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抓了这么多只猎物。
只见他将野鸡和野兔各自放在了两个鸡笼子里,留下了一只野兔开始熟练的剥去兔皮。
“娘,爹每次抓到猎物都会留下能下蛋的野母鸡。如果能下蛋的话就留着,如果不下就等过几天再卖掉。爹每隔一天都会给我们煮兔子肉吃,可好吃了。娘今晚一定要多吃一点哦。”
林家乐上前积极的解释道,那小嘴巴拉巴拉的说着,甚是可爱。
娘刚来他们家,对爹和家里的一些事情不了解,他要介绍家里一切,让娘更快的融入他们家。
苏茸拉上林家乐的小手来到鸡笼旁,瞧着里面肥硕的野鸡,爪子也尖利的很。
林家雯和林家禾也凑了过来,一人一句的说着。林家雯舔了舔有点干涩的嘴唇,咽着口水说道:
“娘,爹说这些野兔卖了就可以买大米吃了。”
“我们每次吃的野兔,爹都会留下兔皮,冬天的时候我们都是穿着兔皮做成的鞋子,可暖和了。”
林家乐还指了指木盆旁边早已完整分离出来的兔皮,又指了指自己兄妹几人脚下的鞋子,眼神里无不是自豪有个这么好的爹。
林君奕虽然不让他们下山去村里玩,但是平时的吃穿都对他们极好。他们爷爷和奶奶也会偶尔上山,带一些已经做好了的新衣服给他们。
脚上穿着的兔皮所制成的鞋子,就是奶奶帮他们兄妹三人做的。
母子四人欢乐的闲聊着,灶台边的林君奕正切分着兔肉。
当他切好兔肉的时候,苏茸立马上前。
她不知晓林君奕的厨艺如何,但是兔肉没有放些配料,总是会有些腥味在,影响口感。
“今日你也辛苦了,兔子就交给我吧。虽然我在家没有机会可以炒过兔肉,但我自认我的厨艺还是可以的,你看那个菇汤就知道了。”
苏茸的适应能力很强,他们二人成亲了,没有感情基础。从他主动提起住在隔壁房间,以及对孩子们的好,苏茸就觉得林君奕为人还是挺好的。
既然住在一个家里了,那就当做是互帮互助的室友。
苏茸见他没有反应,示意了一下另一边的锅。
“我想着你狩猎回来需要清洗一下,所以我烧好水了,你先冲洗一下。”
说完,苏茸直接大大咧咧的来到灶台旁,舀了一勺已经烧好的热水,还不忘解释。
“兔肉切好了,但是它的血块还在,在炒之前用热水清洗一下会更好。”
林君奕顿了一会,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没一会儿,就端着热水去冲洗了。
三小只围在鸡笼旁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
苏茸快速的将一点料酒倒入装着兔肉的温水里,双手轻轻的揉搓。
炒兔肉的途中还要留意房里冲洗的情况,又要留意三小只有没有看她这边。
一会儿的功夫,她的额间就冒出了细微的汗珠。
须臾,兔肉的香味充斥了整个院子,三小只的注意力也从鸡笼里的动物转移到了苏茸身前正在焖着的兔肉。
“娘,你做的兔肉比爹做的还要香,你好厉害啊!”
林家乐的身子都快贴到灶台上了,一脸崇拜的望着锅里被盖着的兔肉,苏茸轻轻的拉开他。
“灶台旁边很烫,你别挨着了,以免烫着自己。”伸出手点了点林家乐的鼻子。“现在再煮了一会儿,煮的软一点会更好吃。”
兄妹三人乖乖的点头,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小短腿一跑。
林家禾单膝跪在椅子上给大家分装菌汤,林家乐和林家雯找多了一张椅子放在饭桌的旁边。这样,桌前就有五张椅子了。
不过,多出来的这张椅子有些破旧,许是之前不要了,但是还没有扔的。
当林君奕从房中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一大三小温馨聊天的场面。
四人都没有动筷子,听到开门声,纷纷的看向他。
林家雯后退式挪着下了椅子,奔跑着来到林君奕的身前,黄黄的小手牵着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来到桌前。
“爹,就等你了。娘说,要等爹动了筷子,我们才可以动筷子。”
闻言,林君奕诧异的望了苏茸一眼。
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想法,随即回过神温柔的对着林家雯说道:
“好,我们一起吃饭,爹抱你上去。”
和谐的气氛让林君奕生起了他们本就是一家子的错觉,他微微晃了晃神,拿起了筷子,将三个明显没有被斩开的兔腿肉夹给了林家禾兄妹三人。
兄妹三人看着碗里的腿肉,脸上没有太多的欣喜,看来他们以前也是这么吃的。
苏茸面露难色的看着眼前快跟她脸一样大的碗,她的饭量真的没有这么大。
家中的碗这么几个,看来要去镇上逛一逛,买点家里要用的东西才行了。
不过她手中没有过了明目的银钱,看来去镇上买东西,也不能着急,先暂时这么用着吧。
想着想着,面前出现了一块腿肉,直接放入了她喝光汤了的碗里。
苏茸疑惑的抬起头,头脑已经发懵了。
兄妹三人,这会儿看看苏茸,那会儿看看林君奕,将脸埋在碗里偷着乐。
兔腿肉很大块,比苏茸的一个拳头还好。
看了看孩子们手中抓着的腿肉,又看了看自己,心中有些触动。
“谢谢。”
说完,苏茸便不出声了,安静的吃着饭。
她怕她说话,就容易牵动她的泪腺。她的泪点很低,很容易就落泪。
“娘,这个平菇好好吃啊,煮出来的汤都是甜甜的!”
林家雯双眸瞪大的盯着菜盘里的菇汤,咽了咽口水,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喝够,她还可以再喝。
林家乐举起手中吃光了肉的骨头,说道:
“娘做的兔肉也很好吃,软软的很好咬,味道比爹做的好吃。当然,爹做的也很好吃,嘻嘻。”
说着,他还向林君奕眨巴眨巴眼睛,证明他后面说的有多么的诚恳。
林君奕眼神瞥了一眼三小只手中的腿肉,自己也夹了一块兔肉,浅尝了一口,发现果真是做的比他做的好吃。
以前他没有想到要把兔肉煮软,只要熟了就行,有时候为了熟,就会多煮久一点,以至于煮老了之后有点难嚼。
这些年,他的厨艺也不是没有有进步,但是在某些细致的方面终究还是比不上女子。
苏茸一心吃着饭,又听到孩子们的话语,注意力都集中在孩子们身上,自然没注意到林君奕那一抹带有深意的眼神。
“汤是很好喝,但是饭才是长身体的关键。雯雯如果乖乖的把饭吃了,娘就再给你们装一碗汤。”
林家雯兴奋的点着头,拿着苏茸为她盛好的饭大口大口的吃着,再淋上一点兔肉的汁儿,就更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