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韶司谨

第1章 :SSS级危险系数爆满帝韶
某国,一级精神病院顶层。
20位拿着枪,身穿防弹衣的守卫者,守在一扇银白铁门外。
铁门内是200平方的大房间,房间内幽幽传来女子婉转空灵的哼唱声。
“啦~啦~啦~”帝韶一头青丝如墨,眼眸如狐眼勾人摄魄,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哼唱着歌谣。
光着白嫩脚丫行走在冰冷的瓷砖上,白皙脚上佩戴着闪着红点的监视脚环,修长的脖颈上同样佩戴着监视颈环。
帝韶习惯了身上各种监视物品带来的不适,纤细的指尖划过桌上水果刀的刀刃。
刀刃锋利无比,手指上顿时出现猩红,帝韶粉嫩的舌尖轻舔指尖的血液,露出满足的笑容。
【检测到超强宿主,球球快冲啊!绑她!快绑啊!绑死她啊!】
【滴——成功绑定宿主帝韶!】
听到脑海中的机械声,帝韶眉头不皱,笑容依旧,“小说里的系统?”
“啪~”
一个拳头大小,全身毛茸茸的黑色小团子凭空出现在帝韶面前,监控画面与以往无异,拍不到小团子。
“宿主你好!我是系统球球,你在这里很无聊是不是?我带你去玩好不好?”毛茸茸的球球自来熟的蹭着帝韶精致的脸庞。
帝韶红唇微勾,“好,你先给我解释,你是谁,要玩什么?”
“我叫球球,是个野生系统,我会绑定宿主去不同世界完成任务,完成任务有丰厚的奖励哦~”
他观察的帝韶一段时间了,她天天被关在这房子里,哪都去不了,很无聊的。
“野生的?”帝韶喃喃道,柳眉一挑。
“对哒对哒,就是野生哒!”球球围着帝韶开心的转来转去。
“唰!”
一把锋利泛着寒光的水果刀猛然向球球刺去!
“啊啊啊!宿主,你干嘛呀?我我是好系统啊!”球球慌忙的飞上天花板,低头害怕看着尖锐的刀尖。
帝韶眼眸波光流转,声音如沐清风,“野生的东西都很好吃。”
“球球不能吃的!”球球大声抗议,“宿主,任务世界有很多好吃的,要不我们去做个任务,你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帝韶歪着脑袋,青丝划过肩头,“也行,开始吧。”
——分割线——
“宁语,我知道你是席秦的未婚妻,但我和他才是真心相爱,我相信你不是棒打鸳鸯的人,你会离开他的,对吧?”
听着这脑子丢外太空的神奇话语,帝韶双手蠢蠢欲动,极快地睁开了眼。
面前的景象从模糊渐渐清晰。
她在面前正站着位泫然欲泣,穿着鹅黄长裙,长相甜美可人的美女。
【时间暂停十分钟,给我们强大的小韶韶传输剧情!】
她面前站着的是自己未婚夫席秦,心爱的贴身秘书周梦菡。
周梦菡因为种种意外跟席秦相遇,席秦和周梦菡日常相互打闹中产生了爱情。
而她现在是宁语,是位恶毒女配,兼原配,被三者。
宁家和席家是百年大家族,宁语一出生就和席家未来继承者席秦定下了婚约,两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16岁时,宁语出国留学,现在23岁,前几日刚回来。
宁语想给席秦个惊喜,一下飞机就来了席秦的别墅里。
结果撞上了现和席秦在一起,住在别墅的周梦菡。
看着周梦菡从浴室内出来,宁语气的头晕扶着墙稳住身子,然后她就过来了。
之后的剧情便是,宁语爱着席秦不肯放弃,一直动手破坏两人的感情。
最终宁家破产,往日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成为街头乞丐。
“宁语你是身体不舒服吗?我扶你到那边休息?”周梦菡说着伸手要去扶帝韶。
帝韶没有躲,微微一笑,伸出白嫩的芊芊玉指让周梦菡牵着缓缓下楼。
帝韶挺直腰背,微昂下巴,嚣张至极,把周梦菡衬托的像个搀扶皇后走路的小宫女,把周梦菡压的死死的。
等坐在了沙发上,帝韶瞥了一眼桌上的水壶,自然道:“去给我倒杯水来,温的。”
周梦菡乖乖照做。
帝韶接过水不喝,全部倒在地毯上。
“啪!”晶莹剔透水晶杯被砸在墙上四分五裂,玻璃碎渣崩的到处都是。
“啊!”周梦菡尖叫连连,双手捂住耳朵,被帝韶突然的举动吓得不轻。
“你干什么啊!”周梦菡气得涨红着脸。
帝韶抽出纸巾,优雅的擦拭着手指,“小三碰过的东西跟小三一样脏呢~”
小三两字刺痛了周梦菡,“我不是小三,我跟席秦是真心相爱。”
帝韶噗哧一笑,站起身来钳住周梦菡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扑面而来的威慑力让周梦菡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你你想干什么?”
“据我所知,你当初入职时,是知道席秦有未婚妻的吧?”
周梦菡瞪着帝韶不甘示弱,“爱情不是人能控制的,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人不能控制自己,跟畜牲有什么区别?”帝韶笑出声,“而你连畜牲都不如。”
“现在是新时代,你和席秦娃娃亲是封建糟粕!爱情是不分先来后到的!”周梦菡红着脖子反驳。
“哦,原来如此。”帝韶若有所思点头,松开了周梦菡,“那我去跟你爸在一起,毕竟爱情不讲先来后到。”
“宁语!你要拆散别人的家庭,你恶不恶心啊!”周梦菡气的直跺脚。
“明知对方有未婚妻还跟对方在一起,自己知三当三,有理有据,别人当三就是十恶不赦。”
“周梦菡,你双标的这么有理有据,要不要我送你上天跟太阳肩并肩?”帝韶掰着手指咔咔响。
对帝韶似笑非笑的眼神,周梦菡连连后退,“你你要干什么!打人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宁语你要做什么!”
帝韶还没碰到周梦菡,身材高大,长相俊朗的席秦,迈着大长腿大步冲上前,挡在周梦菡面前。
席秦眸子冷若冰霜,声音更是冷如冰川,“宁语,你不要胡闹!”
帝韶瞧着躲在席秦身后瑟瑟发抖的周梦菡,紧握成拳的手松了开来。
“啪!”席秦俊脸上顿时出现了鲜红的巴掌印,脸快速地肿了起来。
“席秦!”
“明知有婚约,还管不住自己,你也是——”

第2章 :霸总,你的公司我要了1
“畜牲。”帝韶特意咬重两字,眼底鄙视嫌弃清晰可见,拉着行李箱潇洒离去,
这两个人好恶心,她的手好脏,回去必须要消毒。
帝韶开着宁语停在席家别墅门口的法拉利,扬长而去。
球球看着面板上,席秦周梦菡对宁语的感情变化,害怕的瑟瑟发抖。
“韶韶啊,男女主对你的仇恨值上涨了!”
哪有一上来就打男主的……
“好巧,我也讨厌他们。”帝韶姣好的脸庞充斥着厌恶。
“韶韶,下次别上来就打男女主好吗?”球球语中带着浓浓的哀求。
“好,我会让他们见到我时,人头落地。”
球球:???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帝韶蹙眉,秾丽脸庞满是不耐烦,“好吵,闭嘴。”
球球默默闭嘴,将帝韶还没来得及看的另外一部分记忆塞进了帝韶脑海中。
十分钟内要消化全部剧情有些困难。
当时他只能挑当下最重要有利的剧情,给帝韶吸收。
帝韶一边开着车,一边把传过来的剧情全部消化完毕。
宁家是医药界的领头羊,手下有上百家医院,宁语从小学医,出国学有所成后,选择回国,为国效力。
这个世界有种特殊绝症,一旦患上,将会慢慢的失去语言能力,变成哑巴。
不管用再昂贵再好的药治疗,都无法根治,患上此绝症的患者,最多能活十年。
宁语出国留学所学的专业,是专门针对这种特殊绝症。
宁家最终破产,在席秦故意打压下,宁语虽有着一身本领,但也成了路边乞丐。
帝韶一个漂移,将车稳稳的停在宁家别墅门口,“要我做什么?”
“我是野生系统,没有权限接受完成他人心愿,只要不走宁语后路就好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是野生系统,不靠做任务获得力量的。
他太无聊了,想绑定个宿主看她玩,仅此而已。
帝韶拉着行李箱步态优雅大方,神色高傲如同高高在上的贵族大小姐。
她一路无阻,进了别墅内,将行李丢给管家,直奔洗手间洗手消毒。
帝韶拿着白毛巾轻轻的擦拭着每根手指,自言自语;“该买手套了。”
见大小姐突然回来,管家激动的给老爷夫人打电话。
宁国滔刘礼慧当即放下公司事务,急忙赶回家。
饭桌上,帝韶努力装出一副想念父母亲的假象,顺势把今天发生的事和宁国滔刘礼慧说了。
保养得当风韵犹存的刘礼慧,气的筷子摔在桌上,“岂有此理!席秦这小子是不把婚约看在眼里了吗!”
“封建糟粕?呵!宁家就算不与他联姻,也有其他人上赶着来!”宁国滔气得吹胡子瞪眼。
论家族背景,宁家不比席家差!
“妈妈这就联系席家把婚约取消!”刘礼慧说着掏出了手机就要打电话。
他们的宝贝女儿何时受过这种委屈了?
没想到席秦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他们真是看走了眼!
帝韶不慌不忙的夹了口菜吃,幽幽道:“暂时不要取消。”
席家各行各业都有涉及。
多年来,席家和宁家一起合作研究攻破特殊绝症的药剂。
只要研究成功,席家可以拥有药剂的售卖权。
两家联姻是为了壮大彼此的家族。
“女儿,比起家族事业,我们更希望你能幸福。”刘礼慧为懂事女儿感到心疼。
在俩人看不到的角度,帝韶勾起抹诡异的笑容,“不要取消,我想进席秦公司。”
“女儿,你这是何必,天下男人这么多,我们不差席秦!”宁国滔听得怒火冲心。
在宁国滔和刘礼慧轮番劝导下,帝韶铁了心的要进,并且还要正大光明的走后门。
没办法,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什么性子,夫妇俩都懂,只好打电话跟席家说。
席家听到这消息开心的不得了,表示明天宁语就可以入职。
宁语在国外学有所成。
年龄也到了,差不多可以和席秦结婚了,等结完了婚,就不会有变故了。
帝韶接过席家电话,特意表示一切都按正常流程来,面试参观公司一项都不能落下。
席秦父亲席荣章表示没问题,明天帝韶只需要去公司,剩下的都会安排好。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帝韶指尖摩擦着大厅桌上水果刀刀刃,心情还算可以。
她暂时压得住想捅死席秦的冲动。
回到了房间,看了一眼行李箱的衣服,帝韶决定将衣服全部换了。
帝韶叫上司机,当晚去最好最大的商场买了20多套衣服,首饰,包包,鞋子。
看着帝韶买了一堆非常不方便的长裙,以及十多双真丝黑白手套,球球疑惑不解。
帝韶买的裙子大多数是做工简约复古大气的长裙。
长度都到脚腕,除了凸显身材的吊带鱼尾长裙,还有极具艳丽夺人眼球的红色A型波浪长裙。
更有特别挑身材,斜开叉到大腿根的抹胸一字肩黑裙
这些裙子长度虽长,但是没有过多的装饰品,看起来像基础款。
可每一处都有着非常精细的小细节。
除了做工大气吸引眼球的长裙以外。
就连为数不多的衣服裤子都是设计感十足,不是平日简便出行的款式。
帝韶买的所有衣服,随便拎出一件都能参加走红毯、宴会。
“小韶,明天我们是去上班的,应该走亲和路线,买点平易近人的衣服让大家都喜欢你。”球球提议道。
对人和蔼可亲的大小姐很讨人喜欢的!
“小韶,只要你表现出好相处,到时候大家都会站在你这边,帮你声讨小三周梦菡的!”
帝韶拧起了眉头,“我不是去交朋友的,我不需要。”
“啊?那你没事进席秦公司干什么呀?席秦肯定会为难你的!”球球想不明白。
而且周梦菡的好闺密苏昕月也在席秦公司,到时候肯定会给小韶下绊子的。
帝韶欣赏着手上带的黑手套,红唇微勾,“我是去继承席家公司的。”
球球:“啊?你你你说什么?”
“你好吵,我不想听你说话了,退下吧。”帝韶高傲的摆摆手,像是在遣散太监一样。

第3章 :霸总,你的公司我要了2
翌日,帝韶特意早早起来装扮一番。
把黑长直发卷成大.波浪,从新买的衣服里选出最火红的抹胸A字及膝裙,再涂上最红的口红。
帝韶装扮艳丽,妖娆,充满着强烈的攻击性。
与向来喜欢化淡妆,让人感觉人平易近人的宁语截然相反。
看着镜子中风情万种,眨眼都勾人心魄,一举一动充斥着高贵优雅的美人,帝韶满意的将一把伸缩小刀放进了包包里。
球球看得心慌慌,“小韶,这是法制社会,你不能乱来的啊!”
“我不会。”帝韶露出抹淡笑。
球球长舒口气,“那就好。”
“我会偷偷的捅。”
球球:?
“小韶,你今天这身装扮完全不像是去应聘的……”球球越说声音越弱。
小韶不会真的是去杀人吧?
毕竟帝韶是神经病院SSS级危险人物,她要是失控了,说不定真的会乱捅人……
“继承公司要穿好,给大家留下好印象。”帝韶露出完美无懈可击的笑容,拿起包包下楼。
“小韶,你是宁语,是宁家未来继承人,不是席家小姐!”球球特意强调!
“我知道我是宁家继承人,不用你说,闭嘴。”
拳头大小毛茸茸的球球心如死灰。
完了。
他跟神经病没办法交流啊,怎么办啊!
小韶连自身身份都没搞清楚,这怎么玩嘛!
在管家和佣人的震惊注视下,帝韶戴着墨镜开着法拉利潇洒离去,来到了席氏集团。
帝韶踩着十厘米细高跟鞋,带着墨镜拎着包包,在前台的带领下来到了面试厅。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是哪个大客户来公司谈合作。
“你就是今天来面试的?”被上司提前打过招呼的苏昕月,上下打量着翘着二郎腿嚣张至极的帝韶。
昨晚她收到了领导打来的电话。
说宁家小姐宁语要来席氏集团上班。
明天她装模做样面试一下,然后带宁语去参观公司。
也是在昨天,她接到了好闺蜜周梦菡打来的电话。
梦菡说席秦的未婚妻宁语回来了。
昨天宁语一回来,就给梦菡下马威,威胁她,甚至对她进行人身攻击。
帝韶摘下墨镜,从包包里拿出简介,放在了桌上递过去,“嗯,面试的,资料。”言简意赅。
苏昕月拿起文件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心中却想着其他事。
梦菡是她的好姐妹,宁语欺负了她好姐妹,她一定会帮好姐妹找回面子。
苏昕月翻着简介,心不在焉问道:“叫什么名字,学的是什么专业?来这里应聘的是什么职位?”
帝韶挑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苏昕月微微一愣,“你的简介,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帝韶重新戴上了墨镜,双手环胸,靠在舒服的椅背上,“简介上有我的名字吗?”
“有。”苏昕月有些不爽了。
“简介上有写我学的是什么专业吗?”
“有。”苏昕月反手将看完的简介扣在桌上。
“简介上有说我来应聘的职位吗?”
“有。”苏昕月神色冷了下来。
帝韶烈焰红唇勾起,扬起下巴,高傲又轻蔑,“好,那就由你来介绍一下我。”
苏昕月大跌眼镜。
到底谁是面试官?
球球差点笑出声。
遇上神经病,算苏昕月倒霉。
“宁女士,我是面试官。”苏昕月敲打着桌子,声音微冷,“你是来面试的。”
哪个来面试的面试者像宁语一样,穿着红裙,戴着墨镜,踩着高跟鞋的?
面试时就该穿大得体大方,而不是浓妆艳抹。
面试?
帝韶歪着脑袋,指尖卷着一缕黑发,疑惑道:“面试官了解的怎么样了?对我不满意吗?”
帝韶这话充斥着快溢出来的自信。
就像是:女人,头像是我,你不满意吗?
“我——”苏昕月被堵得死死。
领导打了招呼的,一定要好生招待宁语。
她要是敢说对方面试不通过,她怕是要卷铺走人。
苏昕月做了三个深呼吸后,勉强压下了心中的不爽。
不生气。
宁语面试肯定能过。
她作为面试官,问几个问题不过分吧?
“咳咳,宁小姐你的资料我都看了。”苏昕月露出职业微笑,“你各方面很完美,我想问你几个私人问题,可以吗?”
帝韶连个眼神都没给,“不可以。”
苏昕月职业微笑猛然僵住。
“我想问问你对拆散别人感情怎么看?”苏昕月装作没听到帝韶回答。
“你的青梅竹马跟你订婚,后来绿了你,跟小三在一起,你怎么看?”帝韶轻飘飘反问道,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抱歉,你是面试官。”帝韶突然反应过来。
苏昕月脸色稍微好转。
帝韶从包包里拿出小笔记本,拿着笔,刷刷刷着写着东西。
“你在干什么?”苏昕月愈发觉得宁语有病。
“面试官的问题很好。”
“面试官避重就轻,对原配视而不见,很看重小三的感受,是个非常有意思的面试官。”
斯拉——
帝韶撕下一小页递给苏昕月,双手撑桌,居高临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昕月。
“果然,物以类聚,周梦菡知三当三,作为好闺密你不阻止却反过来责怪原配。”
“你非常有当小三的潜质哦,加油。”帝韶握着拳头做出打气姿态,“我祝你的好闺蜜周梦菡,早日被原配打死。”
语毕,帝韶拿回简介撕成碎片,丢进垃圾桶,转身踩着高跟鞋,哒哒哒潇洒离去。
留着苏昕月在面试厅看纸上娟秀的字体,气的浑身发抖。
纸上写着的根本不是对她的评语,而是一句诅咒。
【知三当三,不得好死。】
帝韶出了面试厅,给席荣章打了个电话,说面试官有事不能带她参观公司,让他再安排个人带她。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席秦的秘书王豪带帝韶参观公司。
王豪尽责的带帝韶参观介绍各个部门。
董事长说了,宁小姐是席总的未婚妻,是席氏集团未来的女主人,一定要照顾好。
面对王豪,帝韶难得的处在正常状态下,没有任何怪异举动。

第4章 :霸总,你的公司我要了3
“王秘书,请问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椅好坐吗?”帝韶冷不丁问道。
王豪一愣,答道:“宁小姐,我没坐过,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我喜欢红皮椅子,记好了。”
王豪心中默默记下。
参观完公司所有部门,王豪带着帝韶来到了秘书们的工作楼层。
席秦身为总裁,要处理整个公司的所有工作。
一位秘书搞不定这么多繁重的工作,席秦总共有四位秘书。
每一位秘书定位明确,有自己专门处理的事项。
王豪负责陪席秦外出谈合作,交接各大公司的合作事项。
听着王豪解释,帝韶进门目光锁定周梦菡的办公位置放着的包包,“周梦菡负责什么事项?”
“周小姐负责照顾席总的生活起居。”王豪扶了下眼镜,面不改色道。
席总跟周小姐之间的事,宁小姐应该不知道吧?
这一路宁小姐几乎没说话,但是给他的感觉,谁要是惹了宁小姐怕是会很惨。
帝韶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将包包给王豪拿着,“帮我拿一下,谢谢。”突然走向总裁办公室大门。
帝韶推开办公室大门,拿起手机,对坐在席秦大腿上衣冠不整娇.喘的周梦菡一顿拍。
“咔嚓——咔嚓——”响亮拍照声和刺眼的闪光灯,让调情的两人顿时停下。
周梦菡慌张的从席秦腿上下来。
“宁语你在干——”
席秦话还未说完,就看见门被帝韶反手一关,走了。
他连问话的机会都没有。
帝韶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王豪都没反应过来,帝韶就回来从他手中拿过了包包。
“谢谢,请问我的办公桌在哪?”
王豪赶忙领着帝韶,来到了今早特意布置的最好的办公位置上。
帝韶刚给电脑开机,周梦菡从办公室出来,说道:“宁小姐,总裁有事找你。”
帝韶冷冷地应了一声,踩着高跟鞋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
帝韶进了办公室,直接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从头到尾一个眼神都没给席秦。
“宁语,把我和梦菡照片交出来。”席秦冷着脸站在帝韶面前伸出了手。
帝韶一脸无辜,“我没拍你们。”
“那你是在干嘛?”席秦神色微沉,俊脸上浮现微怒。
他明明看到了宁语举着手机对着他们拍,闪光灯那么亮,宁语骗傻子呢
“我在自拍。”帝韶打开相册,亮开相册里自己的照片,“你办公室的大门很好看,我来做个背景。”
帝韶亮出来的照片中,她的确是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边拍的。
席秦根本不信帝韶所说,“把手机给我,我来检查。”
“好。”帝韶竟然听话的将手机交给了席秦。
就在席秦拿着开屏手机翻相册时。
帝韶突然起身冲到了办公桌上,一把夺过席秦的手机!
帝韶在手机屏幕上快速输入周梦菡生日日期,解开了手机!
她另一只手伸进裙子内,把放在大腿上侧的另外一部手机拿下,迅速对席秦相册中,与周梦菡亲密的照片拍了个遍!
席秦反应过来冲上前抢时,帝韶笑眯眯的将手机奉上,“未婚夫的相册好精彩哦,我很喜欢,多拍点哦。”
“把那部手机给我。”席秦没有错过帝韶将另外一部手机放回大腿上的举动。
一旦手机里的照片流露出去,对他和梦菡的名声都不好。
“想要就自己来拿呀。”帝韶笑意更甚,完全不在乎席秦手里拿着的另外一部手机。
当时拍完了照,她就把所有照片发到了真正要用的手机上。
今天用的两部手机,都是昨天晚上新买的呢~
有钱真好呢。
席秦步步紧逼,帝韶一路退至坐在办公桌上,无路可退。
帝韶柔若无骨的手指轻轻地把裙子扯上一点,露出膝盖上方肌肤,轻声细语道:“想要就自己来拿呀。”
席秦沉着脸,在帝韶在挑衅下,骨节分明的大手向帝韶的膝盖伸去。
“啪。”帝韶突然用力的抓住了席秦的手腕,在他惊愕的目光下,笑意盈盈大喊,“席秦你在干嘛~快放开我,不要这样啦~”
“你快放开我!”席秦想将手抽回,却没想到帝韶的力气比他更大。
帝韶将他的手死死的控制在她膝盖之间,却不碰到她的肌肤。
“嘭!”周梦菡猛然开门。
闯入眼中的,是坐在办公桌上一手撑着身子,一手钳住席秦手,脸颊绯红惊慌失措的帝韶。
在周梦菡的视线里,席秦的手正在伸向帝韶双腿之间不可言语的神秘之地。
“席秦你!”周梦菡眼中瞬间积满了泪水,呜呜呜痛哭转身跑了。
帝韶突然松开了手,凑近席秦的耳边,用着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未婚夫,你娇小可爱的小三跑了哦,还不赶快去追?”
“宁语你给我等着!”席秦恶狠狠的瞪着帝韶,随后追周梦菡离去。
王豪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人都傻了。
这也太猛了吧?
没想到总裁竟然……
瞧见傻了吧唧的王豪,帝韶装出一副伤心至极的模样,“王秘书你帮我把门关上,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王豪默默把门关上,退下。
帝韶确定门关上,立刻跑到门边将门反锁,随后撩开了裙子!
她的左右大腿都绑着能装东西,类似腿上枪套的东西!
球球傻了,“小韶你什么时候弄的,我怎么不知道?”
帝韶带上白手套来到席秦电脑前。
她操作了几下,破解了电脑密码,顺便将办公室的摄像头黑了,拿出U盘拷贝自己想要的资料。
“早上,去厕所弄的。”
“小韶,你以前是黑客吗?不但会破解电脑,还会黑监控,你好厉害啊!”球球由衷赞叹道。
好牛逼的宿主啊!
他什么都不用教,她就会了……
帝韶真的是神经病吗?
帝韶将拷贝的资料拿好,检查了下办公桌上的所有物品,确保没有留下自己的指纹。
“比起捅人,这都是小儿科。”帝韶淡淡道。
好的,帝韶的确是神经病,他能确定了。
帝韶在办公室多待了几分钟后离开,和王豪说身体不适,拿起包包离开公司。

第5章 :霸总,你的公司我要了4
看着帝韶走远,另外两名秘书围着王豪好奇问道:
“小豪,这宁家大小姐,知不知道总裁跟周梦菡的关系?”
王豪扶着眼镜,“我觉得知道了,毕竟总裁当着宁小姐的面去追周梦菡了。”
“哇,以后我们身处修罗场了,想想都好恐怖。”
“是啊,希望我们不会被牵连。”
“宁小姐看起来不好惹,我们还是小心点好。”王豪莫名有些害怕帝韶。
另外两名秘书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看见宁语时,被狠狠的震惊到了。
与周梦菡素雅不同,宁语气场强大霸气,下巴无时无刻扬起,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非常有正宫气势!
在看他们的时,宁语眼中没有轻蔑藐视等情绪。
她很平静,平静的像一滩死水,好像他们就没入过她的眼。
宁语的美带着强烈的攻击性,像是红色曼陀罗,妖艳却充满着毒性,让人畏惧。
帝韶回到车上,从车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衣服。
她换下红裙,抹去鲜艳的口红,穿上运动鞋,驾驶车来到了宁氏集团旗下最大的医院。
宁康医院,专门收患有特殊绝症的患者。
特殊绝症又名为EK失语,患者患上此病后,会渐渐的丧失语言能力,直到无法说话。
进医院前,帝韶特意打电话给宁国滔,让医院的院长来接待她。
集团大小姐来临医院,院长当即带着医生出来迎接。
球球默默道:“小韶,走平易近人路线多好呀,你这太引人注目了。”
温柔谦虚的大小姐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的受众向。
让大家对原配产生同情心,用这种人设再合适不过了!
帝韶所有举动比恶毒女配还要嚣张,活脱脱的直逼反派大boss。
帝韶一边听着院长介绍医院情况,一边回复球球道,“身份权势带来的特权就是用的,何必惺惺作态?”
“我是宁家继承者,继承者要的是绝对实力,不是讨人喜欢。”
手下不会因为领导温柔而信服,实力才是硬道理。
她就是喜欢看别人看不爽她,却又干不掉她的样子。
“原来你还知道你是宁家继承者……”球球万分感慨。
“我当然知道了,我还是席家未来继承者。”帝韶语中掩不住的嚣张跋扈。
球球选择放弃交流。
永远不要试图跟神经病交流。
交流没成功,正常。
万一交流成功了,自己就成神经病了,不值得。
听完了医院情况,帝韶对院长挥挥手,“您去忙,请找位护士带我逛逛就好。”
院长立刻找了位护士带着帝韶,自己则是带着其他医生回去继续忙了。
说是护士带她逛,其实是帝韶走在前面,护士在身旁跟着,适当出声为帝韶介绍。
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时不时能看见家属掩面低声哭泣。
路过病房时,透过敞开的门能看见坐在病床上拿着纸笔写字,跟家人沟通的患者。
患者一脸绝望,家属一脸悲痛,整个医院被强烈绝望气息包围。
无形中有一只大手死死的扼住了患者与家属的喉咙,窒息,痛苦,无助。
只要进了宁康医院的患者,身子已经半截入土了,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用最好的药吊着的下场,也只是最多活十年。
大多数人没有这经济实力,十年都是奢望。
医院中压抑的气氛让帝韶感到不适,走了没几步,坐了下来。
“你不用站着,坐下来跟我说说话。”帝韶对护士长道。
“情况稍微好一些的患者,一个月药费大概是多少?”
护士长认真思索后给出答案,“2到4万,如果有对药物有过敏的,用贵一点的,恐怕六万不止。”
“每月放弃治疗的大概人数,你知道吗?”
“上次有接触到名单,有时多的时候,一个月有30位患者。”护士幽幽的叹了口气。
30名患者,就代表着有30个家庭承受不住这高昂的费用。
有的家庭一年的收入也就三四万左右,结果住院一个月就花完了。
就算是小康家庭也很难支撑得起这昂贵的药费。
帝韶之后又询问了,放弃治疗的患者大概能活多长时间?
护士长表示运气好的能活个3、4年,运气不好的,病情恶化太快的,最多一年左右。
帝韶听到这数据,心中默默统计着。
这样算下来,EK失语患者平均寿命是在3到6年左右。
这3一6年还是用药物一直吊着的情况下。
如果没有药物,运气好的估计能活两年。
EK失语患者死亡率100%。
救不活,只能一直拖着。
这活着对患者来说何尝不是种折磨,生不如死,看不到希望。
帝韶起身,“请带我去VIP病房那边看看。”
护士长带着帝韶来到了VIP病房处。
在这,帝韶见到了患有EK失语症的周梦菡母亲周玉。
VIP独人病房里,因常年过度劳累40多岁看上去像50多岁的周玉,忧愁的望向窗外,郁郁寡欢。
“这位女士的病情如何?”帝韶透过门上的小窗口观察着周玉。
“周女士病情一直在恶化,情况并不乐观,还好她女儿有钱。”护士长顿了顿,“但她女儿工作忙,很少来看她……”
“周女士一餐吃的比一餐少,医生嘱咐她多吃水果,她都不吃,这样下去身体根本受不住。”
看着病房内黑发中夹杂着许多白发的周玉,帝韶让护士去忙,她接下来要一个人逛。
等护士长一走,帝韶立刻转身走人。
周梦菡是单亲家庭,父亲在周玉孕期出轨,生下孩子后周玉毅然决然选择了离婚,独自抚养周梦菡长大。
结果在周梦菡毕业找工作时,周玉不幸患上了EK失语症。
一开始家里还有点积蓄能治疗,可接受治疗没多久家里的钱就不够了。
恰巧这时,周梦菡碰上了席秦,得到了个高薪的秘书职位。
在席秦的各种攻势下,外加母亲的身体情况,周梦菡选择和席秦在一起。
周玉能住上VIP病房,是席秦的手笔。
球球以为帝韶是要离开医院,可看到帝韶出了医院后,直奔附近的水果店买了一篮水果,又回了医院,彻底懵了。
“小韶,你这水果不会是要买给女主她妈吧?”
听着球球震惊的问题,帝韶不以为然,“有错的是周梦菡,不是周玉,周玉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