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珩赵楚楚

第1章 她是邪祟,杀了她
“放火,烧!”
“朝廷有令,凡感染瘟疫过半人数的村子,格杀勿论!”
喝令和哭号声撞入赵楚楚耳中,加上刺鼻的火油味,让她猛地睁开眼。
周围是一群病容未褪、被五花大绑还泼了火油的古人。
人群正前方,是一批蒙着口鼻、手持大刀和火把、神色淡漠的官差。
他们正要点火烧了自己这些被泼了油的人!
火油就是石油,遇火即燃,要命。
赵楚楚猛然起身,眼前阵阵发黑,双脚软绵绵仿佛踩不到实地,差点又摔了下去,她咬紧牙关扛住,用尽全力喊出声:“等等!”
那涩哑的声音,好似许久没有开过口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刷一下落到赵楚楚身上。
她身边那个双眸没有焦点的少年几不可见地微微侧首,俊脸上掠过不易察觉的错愕。
赵楚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不自救的话,马上会变成一具尸体。
刚才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了瘟疫两个字,而周围的人一脸病容的同时,还伴着咳嗽……
“能不能让我试试,我有方子。”赵楚楚只能赌一把了,忍着说话时喉咙像刀割一样的痛,“也许能治好大家。”
少年满脸的震惊。
而为首那个官差李江则目如冷电,锐利地盯着赵楚楚。
与此同时,人群里有个刚刚醒来的少女茫然地看着周围,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后,满脸的不敢置信与狂喜。
赵楚楚说:“两天!如果大家没有好转,我不用大人动手,以死谢罪。大人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怎么逃得掉……”
“大人,赵楚楚根本不懂医术,村里第一个得瘟疫的就是她!”那个醒来的少女站起来,打断她的话,“要是能治,何必等到全村都染上瘟疫才说话?她就是要害死所有人!”
“我是她堂姐赵芝芝,她之前明明已经没有气息,而且生前还是哑巴,现在怎么突然死而复活还会说话?她就是个邪祟!”
赵楚楚闻声看过去,对上了一道充满恨意的目光。
她再迟钝,也明白自己这个倒霉鬼穿越,而且没有原主记忆、不知道是个哑巴而说话露馅了。
赵芝芝继续道:“大人不信的话,可以问问村里其他人,赵楚楚被带来这里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死了?只有她死了,瘟疫才会好。”
村民像是忽然被点醒了什么似的,都面露恐惧离开赵楚楚远一点:“大人,赵楚楚死而复生,一定是邪祟!”
李江目光沉沉,望着赵芝芝。
赵芝芝挺直腰杆,无所畏惧。
村民齐声哀求:“大人,快杀她,她死了,我们病就好了!”
官差低声道:“大人,那个女的刚才确实好像死了的,该不会真的是邪祟吧?”
李江沉默不语,目光落到赵楚楚身上。
赵芝芝垂眸,遮住眼底冷意,前世赵楚楚明明早死,为什么会活过来?
赵楚楚必须死,荣华富贵都是她的。
赵芝芝不着痕迹看了谢珩(héng)兄弟一眼,她也会护着谢珩,不让谢珩早死,也会好好对他弟弟!

第2章 反杀重生者(1)
正想着,忽然狂风大作,万里晴空变得阴沉。
不一会儿,漫天乌云,大有风雨欲来的架势。
赵芝芝按捺不住激动:“天罚,这是天降神罚,要诛灭邪祟!大人,你看我说的是真的,老天爷都在给我作证,赵楚楚就是邪祟,不然好端端的天怎么会变这样?”
云让村民看到希望,明明病得只剩一口气了,喊杀声却一阵胜于一阵。
赵芝芝看着赵楚楚的目光,就如同看着死人一样:你必死无疑!
天空越发阴沉,连官差都拔出刀站在赵楚楚不远处。
“赵楚楚是灾星,杀了灾星平祸难。”
“只有赵楚楚死了,瘟疫才会消失!”
“必须要活活烧死邪祟,我们才有盼头!”
……
村民越发疯狂。
而她旁边那些村民,已经扑过来想要咬赵楚楚。
赵楚楚吃力躲开。
赵芝芝看着赵楚楚狼狈的样子,露出了恶毒的笑容。
“大人,快让人把赵楚楚绑起来。老人说了,邪祟必须活活烧死才行,不然她逃脱了,会反过来害死更多人的人。”
而赵芝芝并没有看到,赵楚楚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意。
“她不是邪祟。”
干净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少年单薄的躯体覆上赵楚楚,替她挡住了村民的攻击。
骨相完美的侧脸落入赵楚楚眼底。
“楚楚很早就会说话了,第一个染上的瘟疫的不是她。”
“她病了之后昏昏沉沉,并没有清醒过,如何治人?”
“还有,她死没死,难道不是我更清楚?”
接连说了三句话,似乎很费力,少年的气息都开始不稳了。
赵楚楚微微挑眉,他体弱但没病啊。
为什么要装,还给不清楚状况的她找借口?
赵芝芝痛心地道:“谢珩哥哥,都这个时候你还护着她吗?她嫁给你一年多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忘了吗?”
赵楚楚闻言,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眸子微微一眯。
刚刚不清楚状况才吃了点亏,作为末世觉醒了水系和治疗双系异能的人,就没道理让想杀她的人活下去!
“天降天雷,赵楚楚必须死,不然大家都没有活路!”赵芝芝说,“如果她不是邪祟,为什么会变天?那分明是上天的指示!”
“你哪只眼睛看到天要下雨了?妖言惑众。”赵楚楚嗤笑,云可是水。
她手指微微一动,遮天的乌云匪夷所思地迅速散开,太阳重新当空照。
刚才一脸得意的赵芝芝顿时满脸惊恐,血色尽褪。
怎么会这样?
赵楚楚指着赵芝芝,厉声道:“赵芝芝,上天指示了什么?我说能治好大家,你却站出来说我是邪祟。”
“依我看,你才是那个想要害死全村人的邪祟!”
满怀希望的村民重新摔到绝望的深渊,他们的怨怒对准了赵芝芝:“雨呢?为什么没下雨?妖孽,你是个妖孽!”
赵芝芝拼命摇头:“我不是,我不是,一定是因为赵楚楚在这里,老天爷才不下雨的,快杀了赵楚楚……”
无形无色的水珠打入了赵芝芝口中。
赵芝芝愣了一下。
赵楚楚右手一捏。
水珠在赵芝芝体内炸开。

第3章 反杀重生者(2)
“啊……”
剧烈的疼痛让赵芝芝失声尖叫,面容狰狞。
官差被吓了一跳。
本能挥刀捅过去。
赵芝芝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低下头,那把刀插在她心口上,鲜血汩汩往外流。
重活一世,她都没来得及走出冷水村就这么又死了?
她带着不甘心,缓缓倒了下去。
赵楚楚面无表情,不后悔杀了赵芝芝这个蠢货。
一个对她心怀杀意的人,留着害她吗?
杀了赵芝芝那个官差一脸惶恐:“大人……”
“妖言惑众,杀了无妨。”李江神色淡漠。
煽动村民,企图闹事,即便是他们不杀,他也会动手。
村民噤若寒蝉。
李江看向赵楚楚,冷声反问:“看到了她的下场没有?最终难逃一个死字!”
恢复了些力气赵楚楚道:“求大人给我一个机会。”
“你们必须要死。”赵芝芝让李江的恻隐之心没了,“就跟她一样!”
再有变故,死的就是他。
“我不是要留全部。”赵楚楚又不是圣母,只点了刚才没喊着让她去死的人,“两天,如果没有好转,就先杀我。反正我们逃不掉,求求大人你让我试试吧!”
李江目光晦暗,问其他村民:“她叫什么?会医术吗?”
希望变失望,觉得死路一条的村民心理扭曲,更怨赵楚楚了:“赵楚楚连大字都不认得,根本什么都不会,她是在欺骗大人!”
“这害人精从小就会干农活,哪里学的医术?大人莫要被她给骗了!我是她奶奶,我还不清楚吗?”
李江面露杀意:“把这个赵楚楚先杀了。”
“是!”
“她识字。”刚刚那个少年忽然抓住赵楚楚的手,“我教的。”
赵楚楚正欲甩开,脑海忽然涌入一股陌生的记忆,令她愣住。
她是死在末世的军医,死后重生回末世前,利用空间囤了无数物资,却在末世再次降临觉醒异能时,憋屈死在高空抛物之下!
而这次死后她却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正爆发瘟疫的大魏朝,成为一个感染瘟疫病死、因为父母早死而不愿意开口说话的同名小姑娘。
刚活过来就差点烧死,好不容易挣回一条命,还没缓过来,又有疑似重生归来的赵芝芝要杀她。
最重要的是,她那个空间也跟过来了,虽然只有储存功能,但里面有她在末世前囤积的价值十几个亿的物资。
不过,她现在不能频繁使用异能,一天最多两次,否则身体会扛不住爆体而亡。
消化掉这些这些记忆,她的目光落到少年的手上。
老天真爱开玩笑啊。
重活两世都单身狗的她,竟然直接跳过谈恋爱,变成已婚妇女!
没错,这个装瞎的、名叫谢珩的少年,就是她现在这身体的丈夫。
先前没有原主记忆的时候,她不知情说话露了馅,得想办法找补一下才行,不然真会被当成邪祟烧死!
“那她这个哑巴为什么突然会说话?”杨氏质问,“难不成还是你治好的?谢珩,你不过是秀才,又不是大夫,要不然你为什么治不好你眼睛?”

第4章 都是戏精啊
“教她识字了,她偷偷瞒着我看医书又有何奇怪?”谢珩反问,顿了顿,他拱拱手,“早晚都是一死,求大人给楚楚一个机会。”
李江望着谢珩。
他是知道谢珩的。
一个十二岁考到秀才,却突然瞎了,从此没有继续读书的神童。
读书人家中有医书也不算什么突兀的事。
“怎么可能?”杨氏尖叫,“官爷别听她胡说,合该第一个杀了她,她一定是邪祟,以前的她见到人就躲,这会怎么跟变个人似的?”
“因为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有错吗?”赵楚楚逼视着杨氏,“以前你们苛待我,只要我反抗就遭来你们毒打,但现在死到临头了,我为什么还要怕你们?”
“要不是相公一直鼓励我爱护我,我又哪有勇气站出来说那个方子?相公是不是?”
赵楚楚掐了自己一把,逼着自己眼眶泛红。
谢珩:“……”
“别怕,我护着你。”谢珩将赵楚楚拉到身后,“谁都不能伤害你。”
赵楚楚:“……”
一个装瞎一个装哑巴,成亲至今别说同房了,连肢体接触都没有,都是原主烧好饭,让小叔子去喊谢珩吃饭。
如今她装深情他装有义,知道她不是原主还给她打掩护……都是戏精啊!
只是刚才要被烧死的时候,他也没站出来,他到底想做什么?
赵楚楚将这些疑惑压下去,可怜兮兮抹泪:“大人,就两天,我保证不逃。让我试试吧,反正都是死,万一那个方子真的能行呢?”
李江犹豫了片刻,想起自己同样得了瘟疫的妹妹和母亲,下了决心。
他转头吩咐下属:“去秀才家将那本医书拿过来!”
谢珩道:“我已经烧了,因为担心楚楚看了医书不懂反而害了人,楚楚应该记得方子,可以让她写出来给你。”
赵楚楚刚刚给自己诊过脉,所谓瘟疫类似后世的流行性感冒,在这个医学水平和人类免疫力极其低下的时代,这种感染性极强的感冒不就是一场可怕的瘟疫吗?
今天已经不能再用异能,赵楚楚庆幸自己当初也囤积了一些日常用药,其中就有对这病症的,虽然不多,但够她点名那些人用了。
当然,方子也是有用的,但汤药起效要慢一些,她只有两天时间,拖延不得。
李江看着弱不禁风、却犹如青松一样挺立的小姑娘,神色严肃:“好,我给你两天,如果你的药方没有任何作用,我就将你抽筋扒皮,剁了喂狗。”
真狠!
但赵楚楚还是装出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谢谢大人。”
“大人,你不要相信她的鬼话,她的方子要是有用,为什么现在没治好自己?”
“赵楚楚在骗人,她是拖延时间想逃走。”
“我们村第一个得了瘟疫的就是她,是她害了我们所有人!”
……
赵家人带头,其他觉得被赵楚楚连累的村民也闹了起来,那阴狠的眼神,恨不得将赵楚楚撕碎。
谢珩淡淡开口:“大人怕我们闹事的话,不如先杀了他们,这样就能分出精力盯着我们,好试试药方是否有用。”

第5章 不是你们想死?
此话一出,吵吵闹闹的人顿时一片死寂。
“杀了他们?”李江以为自己听错了。
“大人本来就是奉命杀人,冷水村的人都得死,如今只是留着我们小命来试用药方,药方无用,两天后还是要死。早晚都是死,这样也免得他们闹腾。”
赵楚楚惊讶地看着谢珩。
他可不像是在说笑。
让官差杀朝夕相处的村民,竟然没有一丝犹豫,甚至还劝说。
还真够心狠手辣的!
“谢秀才,他们都是跟你一个村子的!”
“楚楚求大人试药方,他们却声称楚楚要害人,想来也不稀罕多活两日,大人也不必强人所难。”
谢珩声音不大,却字字诛心,让那些村民面露惊惧。
“谢珩,你怎么能这么恶毒?”杨氏大叫。
谢珩语气淡淡,“方子在楚楚手上,你们要杀她,难道不是你们也想死?”
杨氏哑口无言。
“楚楚,我们信你,信秀才,就算方子没用我们也认了,两天是赚回来的!”
“我们愿意试楚楚的方子。”
“求大人给楚楚也给我们一个机会!”
……
先前没有落井下石的人,都跪下来磕头。
李江没做声,到底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只是命人将那些村民分开关押,然后找来纸笔给赵楚楚。
赵楚楚写了两个药方出来,她不知道这里的药材名字跟后世是否一样,将药材一一给李江讲解都是什么样的。
李江内心震惊,面上却不动声色。
一个小姑娘能对药材如此熟悉,定然是懂医术的。
他拿到药方后,吩咐下属好好看管冷水村的人,亲自去镇上抓药。
药铺的老板看到这两张方子,面色有异:“大人,这是哪儿来的方子?莫要叫人骗了,哪有疫病用这些药的?”
“别废话,这些药材你这有没有?有就立刻给我抓药,没有就还给我!”李江冷下脸一拍柜台。
老板脸色发白,闭嘴抓药。
“能配多少就给我抓多少!”
方子有用,所有人都能得救,包括他最重要的家人。要是没用,他死路一条!
小姑娘坚定自信的眼神让他疯狂想赌这么一把,输了他也认,就当是陪着家人一起上路好了。
李江抓了药后,马不停蹄赶回冷回村,将赵楚楚和她点了名的人跟其他村民分开关押。
赵楚楚煎药,他在边上盯着,不让赵楚楚离开他视线范围。
赵楚楚也不在意。
看火的同时,意念在空间里拆药碾成粉,等药煎好李江去带人过来时,她按照分量倒入汤药里。
这两种药是可以一起服用的,不会产生副作用。
人过来时,赵楚楚已经安排好。
她看向那些村民,一场小小的感冒,就折腾得他们只剩下半条命。
“一人一碗汤药。”赵楚楚指了指桌上摆好的药,总共十六碗。
“怎么多了两碗?”李江皱眉。
赵楚楚说:“我相公和小叔子的。”
李江这才想起赵楚楚已经成亲,又命人将谢珩兄弟带过来。
村民们喝了药之后,就在煎药的院子里寻地方坐下。
“大郎,喝药。”赵楚楚没拆穿谢珩装瞎,扶他坐下,还要亲自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