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茵茵夜寒翎

第一章千年难遇的万兽朝拜
午夜时分,断崖上薄雾冥冥。
才五岁的沐茵茵睡醒,先打了个奶嗝,伸出莲藕似的手擦了擦眼睛,“皇姐,你带我来哪儿了呀?”
等等,面前的条条杠杠是什么东西?
沐茵茵伸手去摸,才发现是无比坚硬的钢笼。
这是哪?
皇姐不是说吃完饭带她去个好玩的地方吗?
“嗷呜。”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轻嚎,吓得她汗毛耸立。
她蹑手蹑脚扭头一看,身后,居然还有一只成年猛虎!
老虎睡的正沉,两只巨大的鼻孔有规律收缩着,刚刚的嚎叫,好像是这老虎在打鼾。
沐茵茵吓得小脸一惨白,萝卜小腿一哆嗦,瘫坐在了地上。
妈妈咪,救命!!
她上辈子堂堂天道亲闺女,因不小心被神兽拱下轮回台,才穿越到这个朝代。
这辈子,她勤勤恳恳喝奶睡觉长身体,牙才刚长齐,又要被吃了!
呜呜呜,不公平……
这时,一旁传来取笑的声音。
“茵茵,别怕,站起来看看,看看皇姐带你来了什么好地方。”
这是皇姐沐羽澜的声音!
这地方,是皇宫断崖。
母妃说过,断崖下面是禁区,里面神秘莫测,野兽横生,掉进去不摔死也会被怪物吃掉。
可她现在已经要被吃掉了!
沐茵茵八爪鱼一般抱住了铁笼,求救的伸出一只手往沐羽澜那。
“皇姐,茵茵不喜欢这里,你带茵茵回家好不好,呜呜,皇姐,救命命……”
本以为天下第一好的皇姐会救她。
谁料,沐羽澜瞬间转变了一副面孔。
“救你……?呵呵,本公主大费周折把你弄过来,怎么会救你呢?”
沐茵茵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巴,“皇姐?”
沐羽澜不屑冷哼一声,“沐茵茵,其实你早就该死了!若不是你和你母妃冲撞了我母后,她又怎么会去世?”
“你这个小贱种,你就不应该活到现在!”
一字一句,眼神里充满了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毒辣。
沐茵茵看着凶神恶煞的皇姐,快绷不住要哭了。
皇帝上任以来,接连生了七个皇子,日盼夜盼才终于盼来了公主,一来还是两个。
一个沐羽澜,一个她。
偏偏她娘雪贵人命不好,撞到了跟皇后同一天生产。
先皇后生下沐羽澜就仙逝了,而雪贵人生了孩子后,第二天就能下床走动。
宫里的人都说是雪贵人和沐茵茵命数太硬,冲撞了皇后,才导致皇后血崩而死。
风言风语自然也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五年了,沐茵茵和她娘连皇帝一面都没见到过。
而沐羽澜贵为皇后遗女,自幼就被皇帝养在身边,福泽绵长。
但让人奇怪的是,沐羽澜迟迟未得到公主册封。
奶妈告诉沐羽澜,这都是因为雪贵人和沐茵茵克死了皇后,让她父皇对母后去世的事至今耿耿于怀,所以才一再耽搁了册封的事。
只要弄死沐茵茵,这宫里就只有她一个公主,册封她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了!
而且,弄死她,还能替母后报仇!
想到这,沐羽澜脸上浮现笑意,“好妹妹,别怪皇姐,皇姐也是迫不得已。”
沐茵茵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皇姐,你真的就一丝也容不下我吗?”
沐羽澜狠道,“容不下!”
“你死了,父皇只会以为死了条狗!”
死了条狗……
不堪入目的话,让沐茵茵死死咬住了牙齿。
不!
她不是!
沐羽澜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有些恶趣味似的,“等处理完你,下一个可就是你的母妃了呢。”
小魔头说得风轻云淡,仿佛人命在她眼里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提及母妃,沐茵茵的呼吸骤然止住了,“沐羽澜!你不能对我母妃动手!”
沐羽澜见她咆哮的模样,觉得有意思极了,咯咯笑了两声,却并不想给她多说话的机会。
转过身,对一旁的侍卫吩咐道。
“来人,把这笼子给我扔下去。”
“是!”
沐茵茵看着自己的笼子被推动着慢慢往悬架边上靠近,明明努力憋住了眼泪,鼻腔里还是窜上来一股刺痛的热流。
她小拳头攥的非常紧。
铁笼坚不可摧,今天,她是插翅也难飞。
下一个,就是母妃?
不!
沐羽澜,千万别让我有活下去的机会!
否则,我一定要报仇!
一定要!
轰隆一声。
铁笼从断崖上被推了下去。
碎石砸在崖壁上,撞得噼里啪啦。
沐羽澜笑的咯咯作响,“太可惜了,不能亲眼看到她被老虎吃掉,那场面一定很有趣!”
一切处理完,眼见没了热闹,便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她们走后没多久,一向平静的禁区忽然有一声震天的哀嚎从断崖底下传来,响彻云霄。
伴随着凤鸣,清晰可见黑暗的苍穹中,翱翔而来一只翎毛皎洁的火凤。
火凤泛着凌冽的寒光,如霹雳般直朝着断崖底下冲了过去。
所过之处,雾气被劈裂成了两半。
沐茵茵和老虎所在的笼子,竟被那火凤用嘴轻而易举叼了起来!
火凤双脚一踮,缓缓降落了崖底。
最终停留在了一处仙气氤氲的暖泉里。
沐茵茵在刚刚就已经昏迷过去,耳朵里却还是听见一声嘹亮的凤鸣爆发出来。
“等了那么多年,兽主居然是个小奶娃。”
沐茵茵:“……”
这凤凰,能说人话!
“准备觉醒吧。”
凤凰又说了一句话。
下一刻,一道银色的光束从天而降,将她和袅袅娉婷的火凤圈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幻踪林所有的动物几乎都在往这处聚集。
兽群如翻涌的浪潮,黑压压密密麻麻,声势浩大。
这是……
千年难遇的万兽朝拜!
沐茵茵和火凤被渡上了光罩,绚丽的火焰迸发,不断在升腾,几乎照亮了整个苍穹。
脚底下,万兽为那道光所折服,恭恭敬敬昂首凝视,时不时躁动不安发出崇拜的嘶吼。
等待着它们的兽主降临!
待时机成熟,火凤喙中吐出一颗剔透的红色水珠,被沐茵茵的身体全吸收了进去。
慢慢的,火凤居然跟她融为了一体,化作了一只血玉色的镯子圈在了她的手腕上。
终于结束。
五岁的身体受不了这股强大的力量,彻底昏睡了过去。

第二章小东西,你是来报信的?
不知过去了多久,沐茵茵缓缓抬了抬沉重的眼皮。
万兽惊喜的议论了起来。
“我看见她眨眼睛了,她要醒了,我们的兽主要醒了!”
“才五岁,睡醒第一件事是不是要喝奶?”
“应该是,人类能喝狼奶吗?或者熊奶?兔子奶?”
“快去把刚生娃有奶的都喊过来,别饿着我们的小兽主!”
沐茵茵觉得好烦哦,叽里呱啦的。
她一岁就断奶了好伐?
沐茵茵不耐烦的睁开眼皮子,入目就是几十个重叠在一起的动物头。
一些是毛绒绒的脑袋,一些脸上正咧着嘴憨笑,露出恐怖的大獠牙。
沐茵茵吓得魂都没了。
不等她有什么反应,极有威望的狐狸老头率先将膝盖弯曲,跪在了她面前。
“兽主,你就是火凤等了上百年的兽主,你已经觉醒驭兽能力,万兽都将臣服于你。”
看狐狸族长如此郑重其事的模样,不像是开玩笑。
沐茵茵短暂诧异后,突然咧开嘴,笑破了一个大鼻涕泡。
还有这等好事降临在她身上?
方才她就奇怪,这周围没有一个人,她是如何听见有人说话的。
原是她已经被火凤选中,可以驭兽了……
她还陷入在沉思当中,其他的动物也唰唰跪下一片,“兽主!”
沐茵茵从暖和的床榻上爬起来,萝卜小腿一蹬,站在了地上。
“你们都起来吧,以后见到我不用跪哦,我还小,怕折寿的。”
野兽们被她引的发笑起来。
沐茵茵鼓了鼓腮帮子,“你们等会再笑。现在我要回宫了,出去那么久我娘该担心了,你们告诉我应该往哪里走?”
狐狸族长连连止住了笑意,神色严谨了起来,道,“兽主,你睡了一天一夜,森林外圈有很大的动荡,现在离开恐怕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沐茵茵缓问,“什么动荡呀?”
“昨夜火凤降临,各国虎视眈眈,今日一晨,北钺国皇帝就单枪匹马闯进这禁区里了,没想遭遇了的埋伏,已经逃了十几个时辰,还没从这里逃出去,恐怕凶多吉少。”
沐茵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哦,这样呀。”
愣了愣,她感觉不对劲呀。
北钺国皇帝,不是她的亲爹爹吗?
思及此,沐茵茵突然鼻子一酸,喊了起来,“那是我爸爸啊!!”
野兽们一顿,面面相觑。
爸爸是什么玩意?
沐茵茵顾不得那么多了,捞起碍事的裙子,撒丫子就往幻踪林外面跑。
她出生还没有见过皇帝爹爹,母妃盼了五年还等着皇帝爹爹去见她一面。
皇帝爹爹不能死!
她要救爹爹。
狐狸族长高声大喊,“兽主,跑反了!”
沐茵茵擦了把眼泪,又折返了回来。
路过狐狸族长的时候,硬是往她兜里塞了几个野果子,还有一张残破不全的地图。
耽误些时间,她更得尽快了。
离开幻踪林的路越来越窄,月光被大树挡了个严严实实,她连路都快看不见。
沐茵茵只得扶着树干慢慢摸索前进,却猛然摸到了满手黏腻的浓稠液体。
她壮着胆子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是血!
循着血迹的方向,应该就可以找到爹爹!
雾色浓重,幻踪林里时不时发出几声野兽的怪嚎。
悬崖峭壁上的一处山洞里,狭窄到只能放下一副棺材。
男人倚靠在巨石上,外衬上全是血渍,唇瓣惨白到几近是死人的颜色。
他的胸腔,还插着把被淬了毒的利箭。
堂堂九五至尊,此时甚是狼狈。
忽然,一股莫名的力量轻轻拽动了他的袖口。
“谁!”
沐玄烨利落回头,防身的匕首准确无误抵在了身后人的心脏前。
竟是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
她身上的衣服全被露水浸湿透,路上还磕了一跤,满脸都是泥渍,连原本的容貌都看不清了。
像个脏兮兮的小煤炭球。
沐茵茵瑟缩了一下,抬眸就对上了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吓得呼吸都停止了。
好恐怖的爹爹!
沐茵茵的声音带着丝颤抖,轻轻喊出,“爹爹……”
沐玄烨狠狠皱了皱眉,匕首的力度不减反增,明显是厌恶极了这个脏兮兮的小家伙。
“呵。”沐玄烨狠声冷道,“爹爹?小孩,你认错人了。”
听到如此清冷又充满抗拒的声音,慕茵茵不服气的噘嘴。
她很肯定的说道,“你就是我爹爹,你没有见过我,但是我在娘的画像上见过你。”
沐玄烨看着她无比诚恳坚定的双眸,丝毫没有动容。
默了半晌,就当她是个随便认爹的小叫花子。
见她算不上是威胁,沐玄烨缓缓收起了匕首,冷的质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沐茵茵知道他根本没有相信自己是他女儿的这件事。
看着匕首从自己脖子上挪开了,她的胆子也不由得大起来一些。
她踮起脚,努力靠近沐玄烨一些,说,“爹爹,我娘是雪贵人,我叫沐茵茵,是你的九公主。”
男人狠狠皱眉,盯着这个还没有冬瓜高的小东西,浑身充满了鹰隼般的气息。
他还未说话,小丫头居然顺着他的大腿爬到了腰部。
准确无误避开了他胸脯上的伤口,一个甜腻腻的香啵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猝不及防!
男人立刻想发火,山洞的小径口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沐玄烨恶狠狠瞪了一眼小丫头,将怒火生吞了下去。
紧接着,沐玄烨一把将沐茵茵扛在了背上,疾步冲进了漆黑的夜幕中。
追杀沐玄烨的人似乎听到了这里的动静,一伙人马紧接着追了上来。
黑夜里,这伙人跟牛皮糖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甚至他们与刺客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近的连对方十几人的脚步声都听得见。
忽然意识到什么,沐玄烨的脚步顿了顿,“小东西,你是给他们报信的?”
沐玄烨阴冷的语气,仿佛让沐茵茵看到了天堂的路。
她连连矢口否认,“不不不,不是的爹爹!!”
看着沐玄烨愈发恐怖肃杀的眼神,沐茵茵心底一阵发麻。
紧急时刻,她忽然想起了狐狸给她的地图。
沐茵茵看到了救星般,哀求道,“爹爹,等等,我有地图!”

第三章她竟真是无辜的
她松开了抱住沐玄烨脖子的手,从兜里将地图掏了出来。
竟然还是防水的!
虽然破破烂烂不完整,但足够了!
她记忆非常好,根据来时的路线很快摸清了幻踪林的方向。
“走这里!”沐茵茵指了一个方向,“那边有一个隧道,扒开草堆我们可以从这里钻过去,这是出山最快的路!”
沐玄烨迟疑几许,扭头凝视了小东西的眼睛片刻。
而后,他缓缓迈上了走向了她指的方向。
一连走了一炷香时间,都没有看见她所谓的隧道。
一向谨慎的沐玄烨仍是选择相信。
又走了几步,直到前方再无去路,沐玄烨停下了脚步。
他们来到了悬崖上,再往前走,是黑不见底的深渊。
小东西带他来到了悬崖上!
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沐茵茵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被亲爹给挫骨扬灰。
她打了个哆嗦,被吓哭了。
眼泪哗哗的掉。
一边哭,她不甘心的又翻了翻地图,瞪大了眼睛跟周围的环境对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半分钟后,沐茵茵惊喜叫出声,“在那里!”
沐玄烨阴鸷的眼神简直可以把她给吞噬掉。
沐茵茵声音哽咽,从他身上跳了下来,软乎乎的小掌拉住了他粗糙的大掌。
她咬了咬樱唇,声音带着嘶哑的哭腔:“爹爹,茵茵真的是你的女儿,我们快走好不好,再拖下去你会死的……茵茵不要爹爹死……”
沐玄烨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
软软糯糯的声音,宛如满池暖泉流淌而过他的心间……
时间一分一秒都耽搁不得,见他迟迟没有答复,沐茵茵自作主张领着他往隧道的方向走。
沐玄烨藏在袖口的匕首方才跃跃欲出。
他明明可以一刀杀了她。
此时,竟鬼使神差的任由她攥着自己的小拇指,跟着她的脚步走在后面。
这次没有翻车。
沐茵茵真的找到了隧道,她边扒拉着杂草,边往里面钻,确保可以扒拉出一个够爹爹钻的洞。
只是时间实在是太有限了。
眼见后方又出现了躁动的脚步声,沐茵茵用尽全力也扒不出更大的了。
爹爹的胸前还有一支箭!
这不可能钻过去的……
她一双圆润乌黑的大眼睛灌满了心疼,“爹爹,我……”
沐玄烨看了看她,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
他再睁开眼时,已经咬紧了牙关。
忍着挖肉般的痛,握着箭凸出的部分用力。
“啪”一下,整支箭都从他的肉体上剥离出来。
他的伤口顷刻像一个堵不住洪水的窟窿,鲜血滋滋往外流出。
沐茵茵眉头紧锁,她难以想象这是怎样的一种痛。
她木讷的从自己身上撕扯下来一段干净的布,简陋的在沐玄烨的胸口处绕了几圈。
整片布立刻像是进了染缸一样,红透了。
看沐茵茵心疼又害怕的模样,沐玄烨命令出声,“快走,想看我死在这?”
沐茵茵泪目,“爹爹,你先走,我随后就来。”
沐玄烨没有想象中的跟她父女情深,连推辞一下都没有,扭头就进了洞口。
沐茵茵:“……”
来不及想那么多,沐茵茵连忙用刚刚扒掉的杂草重新将洞口堵住了。
弄得差不多了,她立刻捞起了裙子往洞里面钻。
沐茵茵年幼且机灵,一会儿就追上了沐玄烨。
整个洞口黑不见底,一点光的影子都看不见。
他们宛如两条蠕动的长虫,在虫洞里努力攀爬。
一个时辰后,他们终于翻越了这座小山丘,肉眼可见光线在慢慢增强。
沐茵茵惊喜的叫出了声,“爹爹,我们要出去了!”
久违的阳光就在眼前,沐玄烨率先出了洞。
沐茵茵紧随其后。
“爹……”
沐茵茵撞到了结实的肉墙。
一句爹爹都还没喊完,抬头就看见十几个黑衣人哗啦啦从天而降。
来势汹汹。
把这洞口围的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她吓得额头上竖起一束呆毛。
黑衣人们无视小不点,拿着刀走近沐玄烨。
“想不到堂堂北钺国皇帝,也会有落到我手上的一天,我终于可以杀了你,以报亡国之仇了!哈哈哈!”
沐玄烨那双墨黑色的冷眸里,闪现了一抹杀机。
还没等沐茵茵反应过来,她的身体蓦然感受到腾空,失重感让她惊呼。
“呵,小东西,你果然是报信的。”
一只巨擘大掌掐住了她的脖颈,慢慢收拢。
似乎只要稍微再用一点力,她的生命就此结束。
“爹……爹……茵茵没有……”
沐茵茵垂眸看向眼前这个被阴鸷笼罩的男人,费力捶打着他的手臂。
但她弱小的力量,无异于蚍蜉撼树。
沐玄烨力气未减半分,眼中寒意深沉。
这小东西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自从她来到他身边,追杀他的人便怎么甩也甩不掉。
小东西带他来钻狗洞,原是这里早已经布好了埋伏!
呵……
他就不该信她半分!
就在沐茵茵快招架不住的时候,这群黑衣人发出了刺耳的哄笑。
“想不到堂堂北钺国皇帝已经无能到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的地步,可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啊!”
黑衣人转而望向了沐茵茵,“我说这狗皇帝怎么为什么会知道这条密道,原来是你这小奶娃告的密,否则他早死在我手里了!”
“只是可惜啊可惜,小奶娃,这狗皇帝貌似并不领你的情……”
黑衣人啧啧两声,非常同情的看着沐茵茵。
沐玄烨猛然抬头,看向嘲讽他的黑衣人!
怎么会这样!
她竟真是无辜的?……
他方才想掐死沐茵茵的举动,仿佛化作了一记重重的巴掌,狠狠扇在了自己脸上。
浓重的歉意与愧疚相继涌现在他眉眼里,这个魁梧高大的男人竟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他盯着沐茵茵那张全是污泥的脸开始呈现猪肝色,慢慢松开了五指。
沐茵茵落地,狠狠捂着发酸发痛的脖子。
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狗皇帝,我这就送你上路!”
可她还没缓过气来,黑衣人们的剑整齐出鞘,摩擦声不轻不重,在这静谧的森林里,显得肃杀而诡异。
齐齐朝他们冲来!
沐茵茵瞳孔骤缩!

第四章亡国余孽,一个不留
沐玄烨身体本就遭受重创,身上唯一携带的短匕首在这群人的亮剑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他无奈的蹲下来将沐茵茵揽在了怀中,“小孩,谢谢你。”
她看见沐玄烨的瞳孔里划过深深的痛楚。
似乎一切都已成定局。
沐茵茵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算了,死就死吧,总比死在恶毒皇姐手里强。
这次起码是英勇就义。
只是等了许久,想象中的痛并没有传来。
迟疑半晌,沐茵茵的脑袋从沐玄烨胳膊里钻了出来。
她看见纷涌而至的兽潮不断朝着他们靠近,乌泱泱如同开闸泄洪一般。
饶是黑衣人们历经百战,也没见过如此震撼的场面,长剑挥在空中僵在原地。
除了几只老虎短暂驻留,蛰伏在草丛中外,其余兽潮若无其事绕过他们人类,继续往前走,似乎在迁徙。
停留的老虎看了看沐茵茵,继续蛰伏,似乎在等她的命令。
沐茵茵顷刻有些惊喜!
得救了!
她眸中闪烁着劫后余生的光芒。
黑衣人一动不敢动,低声咒骂,“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兽潮!”
另一人吓得哆嗦,“老大,这些老虎为什么停在这不走了……”
“有四只,我们被包围了……”
“赌一把,看这些老虎先吃狗皇帝,还是先吃我们。”
黑衣人们不约而同扭头,匪夷所思地看向领头人。
赌输了呢?!
又看了看露出大獠牙的老虎,黑衣人们顿时双腿止不住的打颤。
本来他们十几个可以杀了狗皇帝所有人平安而返,谁知竟然有这等变故!
他们还没强到足以单挑老虎!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沐茵茵双手叉着腰站了出来,用一种怜悯的语气提醒道,“你们快跑吧,再不跑老虎要吃你们了。”
如此严肃的场面,黑衣人被这屁大点的孩子逗笑了,“小屁孩,你以为你和狗皇帝逃得了?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不,老虎只吃坏人!”沐茵茵连连摆手。
“谁说的?”
“我说的!”
黑衣人听着沐茵茵的声音铿锵有力,毫不心虚,仿佛老虎真的听命于她似得。
感觉自己智商被严重侮辱了。
沐玄烨看着她傲气的模样,也有些匪夷所思。
若不是抬头看看这些老虎只只面露凶狠龇牙咧嘴,他险些也要被这小孩给骗了。
他于心不忍,伸手拽了拽小孩的衣领,被沐茵茵往前一步凑巧躲掉了。
“还不走,信不信我让老虎吃了你们?!嗯?!”
沐茵茵奶凶奶凶,眼神狂傲的很。
“小崽子,我先把你杀了再说!”
最边上的黑衣人忍不了了,握着长刀就朝着沐茵茵冲了过去。
沐茵茵看着飞速冲向自己的剑,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而老虎偏偏还没有一点动静。
翻车了?!
娘诶!!
“呜……”
吓得她哇一声哭了出来。
四只蛰伏的老虎在听到这么一声尖锐的哭声后,顷刻吼出了震怒的虎啸。
几乎是一瞬间,它们不约而同朝着要杀沐茵茵的人扑了过去!
“吼!”
那猛虎扑面而来,动作最迅捷的那只,眨眼间就将黑衣人吞入了嘴中。
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转眼,老虎为免吓到沐茵茵,匍匐在地后,这才细细的咀嚼起来。
“斯斯”作响。
从獠牙间不断有鲜血滴出,在杂草地上留下了血池。
血腥味弥漫开来,令人心悸发悚。
沐茵茵毛骨悚然的爬上了沐玄烨的大腿,挂在上面不敢下来。
老虎吃完了人,慢条斯理将残留在嘴中没吞下的衣物,呸一下吐在了剩下的黑衣人脸上。
剩余黑衣人仓皇退后两步,看着这么个庞然猛兽,浑身直打冷颤。
不过短短两秒钟,他们的同伴便被吞了,尸骨无存!
似乎是察觉到沐茵茵被吓到了,有一只幼虎慢慢悠悠爬到了沐玄烨边上,轻声的呜咽起来。
幼虎小声说,“小兽主,别怕别怕!”
沐玄烨下意识想远离,谁料沐茵茵率先撒手从他腿上跳了下去。
在他匪夷所思的目光下,伸出稚嫩的小手摸在了幼虎的头上。
沐茵茵嘿嘿傻笑,“大猫咪,真乖。”
幼虎受了夸奖,躺在地上露出肚皮打滚。
沐玄烨:“……”
他面色僵硬,愣在原地。
摸老虎头?
这真的是他的女儿?
才四岁半的女儿?
他莫不是见了鬼了!
那边的黑衣人也如同见了鬼似的,备受精神上的折磨。
这小奶娃绝对不是正常人!!
他们踉踉跄跄往后退,只是每退一步,老虎就前进一步。
似乎随时准备发起猛攻,将他们生吞入腹。
狗皇帝没杀成,反倒折了十几条命?
老天爷要玩死他!!
黑衣人意识到这样绝对逃不出去,转而将求救的目光转向了那只小奶娃身上。
“九公主!您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们这群小人一般见识!求您饶我们一命!”
紧接着,轰隆隆其他人也跪倒一片。
“只要您让这群老虎放过我们,你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对对对,以后您就是我们老大!我们绝对不会对您的父皇动手了!”
话是这么说,他们心里却各怀鬼胎。
不管怎么样,先让这小奶娃放了他们,回头再杀狗皇帝不迟。
沐茵茵看着这伙人又跪又叩,气焰更加嚣张了,可偏生还装作一副故作可惜的模样。
“笨蛋,刚才我让你们跑,你们偏不跑。”
“这会又来求饶?我告诉你们,你们伤害我父皇,我就不会放过你们!”
这么一番话下来,黑衣人们的心凉了一大截。
这小奶娃不按套路出牌!
都给她磕头了,她还要怎样!!
沐茵茵转过身抬头看向了沐玄烨,眼睛里闪烁着疑问的意思,似乎是想征求他的意见。
沐玄烨迟迟没有给她答复。
反倒是眼神,充满了探究的意思。
沐茵茵咬了咬唇,看着爹爹胸口上那么一大个窟窿,气的咬牙切齿。
她刚要开口说话,沐玄烨发声了。
“亡国余孽,一个不留。”
无情的八个字,吓得黑衣人们齐齐眼神空洞的瘫痪在地。
偶有两个蠢蠢欲动的,想直接跟沐玄烨拼命算了。
可在老虎凶悍无比的目光下,也只能屈服。
他们不甘,实在是不甘,便又开始叫冤起来。
“不!九公主,我们知道错了,求你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九公主,我们再也不敢了啊,求求您饶了我们!”
沐茵茵知道,斩草不除根,迟早春风吹又生。
若是任由这群人离开,后患无穷。

第五章随口一说
她不动容,冷飕飕对老虎下命令,“大猫咪,把这些人都吃了吧,就当是你们的奖励。”
老虎们便瞬间面露迫切,蠢蠢欲动!
只是沐茵茵的话音刚落,就感受到背后忽如其来一道沉重的力量。
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扭头一看,沐玄烨整个人直挺栽倒在她身上!
“爹爹!!”
吓得沐茵茵尖叫。
她费力从底下钻出来,这才发现,沐玄烨浑身上下的衣衫不知何时全都被血水染成了鲜红色,伤口那处更是红得发紫。
一张唇惨白到渗人,那几乎是接近死人的颜色……
很难想象他到底是依靠什么样的顽强意志力,强撑到了现在!!
沐茵茵的恐惧被无限放大,甚至觉得爹爹的呼吸声都慢慢变得轻了……
“爹爹!”
沐茵茵哭的撕心裂肺,颤颤巍巍伸出小手想要把他扶起来。
可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半晌,沐玄烨的身体还是纹丝不动。
她转而将求助的目光挪向了老虎,“大猫咪,救救我爹爹!”
大猫咪虎躯一震,立刻跑过来一只,伸出血红的大舌头舔了舔沐茵茵的衣服。
“小兽主,我送你们出去,山脚下有个小镇子!”
沐茵茵连连点头,“好!我们快走!”
老虎走到沐玄烨旁边,轻轻咬住了他的衣服,将人叼了起来。
沐茵茵嫌弃自己腿短,捞起裙子撒丫子准备往前跑,也被老虎叼住放到了背上。
她利落抓好,老虎便朝着山脚下狂奔而去。
迁徙的兽潮竟齐齐顿足,朝两边挪动,硬是在黑压压的洪水中,给沐茵茵让出了一条生命通道来!
震撼人心!
黑衣人们见到沐茵茵那边乱作一团,便悄悄摸摸开溜,只是还没走两步就被其余老虎追了上来。
一声嘶吼的虎啸,整个山林动荡!
“啊——”
幻踪林传来如炼狱般的惨叫声。
黑衣人如数被吞,尸骨无存。
……
山脚下的小镇子里。
人口稀疏,亮着灯的人家并不多。
沐茵茵循着灯的方向找过去,闯进了一家亮着灯的小酒铺。
掌柜的连连拒绝,“姑娘,我这今天被人包了,不做生意了!”
沐茵茵抱着掌柜的腿不撒手,一边哭一边求,“求求你了,我爹爹要死了,你收留我们一晚,掌柜伯伯,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呜呜呜……”
掌柜感觉自己被赖上了,连连摆手,“小娃娃,我送你和你爹去村头的大夫家,你就别为难我了!”
“不行哇!掌柜伯伯,我爹爹一分钟都撑不住了!”
沐茵茵哭的死去活来,“求求你就收留我们吧……”
吵闹间,从客栈二楼缓缓走下来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
那人一身白色玄衣,面容俊美之中带着几分温润如玉。
他看了沐茵茵片刻,缓道,“难得一片孝心,让这小女娃住进来吧。”
“是,是,薛神医,我这就去办。”
沐茵茵抬头看向了他,短暂震惊他竟然是大夫后,端端正正朝他鞠了一躬。
“谢谢这位大哥哥,只是我一个人扛不动我爹爹,可不可以请大哥哥帮帮忙?”
薛昭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点头。
去了手中的扇子,随着沐茵茵往外面走去。
没走几步,便看见了那个浑身是血的男子。
薛昭看了看沐玄烨的脸,秀眉微皱,“是他?”
沐茵茵困惑,“你说什么?”
薛昭连连摆手,联合沐茵茵将沐玄烨驼在了自己背上,往客栈走去。
有薛昭首肯,掌柜让伙计腾出一间客房,让他们把人安顿好。
薛昭看了一眼满身是血的男人,摇摇扇子转身,看样子是打算坐视不理。
“薛神医,刚才我听到掌柜这么称呼您,能不能请您救救我爹爹?”沐茵茵一见他准备离开,着急伸出小手,拉住对方的衣角。
薛昭略一挑眉,扭头看向沐茵茵。
刚才他就注意到了,沐茵茵黑不溜秋的一团,看不出面目。
听声音明显是个女娃娃,长得我见犹怜,应该不可能是沐玄烨宠得无法无天的那位,那么就只有……
沐茵茵不知道薛昭此刻的心理活动,再度恳求,“薛神医,您妙手回春、菩萨心肠,请您救救我爹爹吧。”
知道对方身份,薛昭起了逗弄的心思,“呵,小丫头,我从来不是什么菩萨心肠,要我救人,可是要付出极为昂贵的报酬。”
要钱?
沐茵茵顿时哑火了。
从禁崖上掉下来,她身上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除了火凤形成的手镯。
当然!这东西不能给。
那怎么办?
沐茵茵有些想哭,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
“报酬,只要珍贵的东西都可以称作报酬,对吧?”
“哦,你有什么珍贵的报酬?”
沐茵茵招手,示意薛昭蹲下,然后附在他耳边说了几个早已失传的药方。
原本,薛昭漫不经心摇着扇子,不觉得小丫头能拿出什么珍贵玩意,现在却听得瞳孔震动。
他刷一下站起来,深深凝视沐茵茵。
看到他的表情,沐茵茵嘴角一咧,“好了,这是定金,薛神医你觉得怎么样?”
她曾经看到过很多人间、神界的珍贵书籍,作为天道亲闺女,过目不忘,几个人间的失传药方,还不是手到擒来。
“很好。”
薛昭回过神,看到一脸得意的小丫头,眸子里的震撼久经不散。
沐茵茵底气足起来,“那你赶紧救我爹爹吧。”
谁知,薛昭悠悠莞尔,话锋一转,“不救。”
什么?!
“你不救?为什么?!”
“你连失传的药方都知道,可你知不知道,刚才你跟我说的三个药方,是我师祖传下来的独门药方,只有我派亲传弟子才有资格学习。”
沐茵茵有一瞬间呆滞。
薛昭看向她的眼神相当意味深长,“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学来的,但确实如此。既然你懂医,那我就勉为其难为你提供银针和其他药材,但我不会出手。”
沐茵茵全身僵硬。
要命,好巧不巧,随便说的三个失传药方,居然是人门派祖传下来的。
在薛昭的授意下,银针等治疗用的东西,摆到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