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白白萧棠奕

第一章呜,臭臭
皇宫后山,虎伏场。
一个瘦弱的身影孤零零站在铁笼子外。
铁笼子里关着一头成年烈斗猛虎,尾巴如钢鞭一样摆动,拍在铁杆上声声震耳发聩。
她的身后,正放着堆积成山的死羊死鹿,一不小心她便会和那些死肉一样,成为猛虎可口的食物。
“呜……臭臭……”
什么声音?
慕白白一睁眼,一股死尸动物的腥臭味迅速冲进鼻腔。
她抬手想用袖子捂住口鼻。
蓦地心脏一沉,这是谁的手……
她低头,更是瞧见了自己盖过脚的长裙,裙边边上绣了一朵朵极其绚烂的芙蓉。
古装?!
明明上一秒她还在被妈妈盯着背那些数也数不尽的诗,怎么一转眼就到这来了?
笼内庞大的猛虎张着血盆大口突然扑向了她。
“啊”的一声,慕白白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连退后好几步。
要不是有笼子隔着,老虎早已将她吞入腹中。
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
伏虎场的外围,稀稀疏疏站着四五个人。
最引人注意的便是那站在最前面,身着明黄龙袍,腰系玉带的男子,他双手束在背后,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矮小的女孩,女孩身上的穿着同样金贵。
看到慕白白被吓成那个傻样,那女孩大肆笑出了声。
慕白白刚要抬头看看是谁在笑,耳边传来一个令她丧胆的声音:“放烈斗猛虎出来,把她给吃了。”
慕白白:“!!”
慕芊笑得最欢了,“父皇,您真英明!”
“皇上,万万不可呀!”跟在皇上身后的一大臣慌张跪拜在地。
“一个傻子,被老虎吃了就吃了。”
“皇上,六公主虽是个傻子,但毕竟老虎生性凶猛,多年来从未吃过人肉,此番如果吃了人怕不再受控制,皇上三思啊!”
慕白白看向了在伏虎场外围的那些人,她呼吸蓦然一凛。
皇上……六公主……大臣……
这幅身体原先的记忆源源不断朝她翻涌而来。
这一刻,她心如死灰。
她穿越了!
穿成了北龙国不受宠爱,智力还有点问题的六公主,这副身体还仅仅只有四岁半。
那名穿着龙袍的男子,正是北龙国的皇帝慕天穹,也就是她的亲爹。
慕天穹登基数载,喜怒无常,稍有不顺心便要杀个人来泄愤,人人都谨言慎行,不敢触了他的霉头,唯恐一个表情没做好就要被他摘了脑袋。
虽是这样,他也有个致命的软肋,那便是视自己跟皇后的嫡出长女慕芊如珍宝。
皇后英年早逝,所以自己所有对皇后的宠爱都转移到了慕芊身上。
由着那份独一无二的专宠,慕芊仅几岁心思就无比狠毒,随她爹的脾性,暴躁,随时都想杀个人来玩玩。
皇宫里人人见了她都如同见到了魔鬼,在没有慕天穹的地方,她就是第二个恶霸。
这次慕白白之所以进到了虎伏场,就是长公主用一颗糖把她给骗过来的。
之后,长公主又假意跑去告诉皇帝,说慕白白擅闯虎伏场,目的就是为了让大暴君把烈斗猛虎放出来,看慕白白被老虎一口吞掉。
而慕白白只是几天前端着汤走路,不小心跌了一跤,把汤撒到她的鞋子上去了。
当时就逼着她下跪道歉不说,现在还想要自己的命!
若不是那个大臣拦着,她早就成了虎口下的亡魂。
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
“父皇,是她擅闯虎伏场在先,直接把烈斗猛虎放出来吃了她吧,省的您到时候在亲自动手了。”慕芊挑唆道。
慕白白盯着她那张说谎不脸红的面孔,恨得牙痒痒。
明明就是她心思歹毒用糖把原主给骗过来的,现在却说成是自己擅闯。
真当她是软柿子好捏是吧?
慕芊从小便惯会做扮猪吃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绿茶。一众宠慕芊的有头有脸的人,偏还惯吃这套。
尤其是慕天穹,最受不了慕芊撒娇卖萌。
既这样,倒不如走她的路,让她无路可走。
慕白白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想斗胆试一下。
她用软声软气的嗓音开口,冲着观台上那个气场威严的男子,“爹爹……对不起……白白犯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语气之软糯,嗓门活生生就是一个糯米团子,这波卖萌目标性极强。
慕天穹的眼角清晰可见皱了一下。
这委屈至极的声音出自她口中,似乎下一秒就要被风吹走掐碎。
爹爹?
他膝下孩子无数,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叫他爹爹。
还对不起?
这个小不点儿居然还朝他道了个歉。
心间一阵触动,终于细细打量起这个小家伙来。
小家伙小脸白白的嫩嫩的,一张小嘴还在发颤,眼睛扑闪扑闪,可爱的像个瓷娃娃,长的可爱极了。
这等娇弱,喂老虎岂不是可惜了?
“父皇,六妹太放肆了!您可是九五至尊,她居然敢这样喊你,简直是没有把父皇你放在眼里!”
慕芊想立马冲下去把她撕碎就好。
贱人!还敢朝父皇撒娇,那是她一个人的父皇!
可慕天穹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在慕白白的记忆里,这个皇帝可是会无条件满足自己宝贝长公主条件的。
现在……好像他犹豫了。
难道自己不用死了?
想着想着,她鼻孔里高兴的冒出了一个鼻涕泡,“哒”一声,破掉了。
这小小的细节,被慕天穹一览无遗,他那双如削的剑眉狠狠皱了一下。
慕白白呆住了……
在她的回忆里,她的暴躁爹爹可是个有洁癖到几乎变态的人。
那刚刚的那个鼻涕泡泡……
完了完了,暴躁爹爹洁癖犯了。
“父皇,你不爱娇娇了吗?”火烧眉毛之际,长公主还在一旁补了一刀。
慕天穹眸子瞬间更冷了一些,将开始那句话重复了一遍,“放烈斗猛虎出来。”
慕白白:“……”
救命啊!皇帝放老虎吃女儿啦!
得到皇上的命令后,侍卫拉下了铁笼的闸门。
机械转动,生锈的铁门向上抬起。
不断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老虎与慕白白之间唯一的铁门渐渐被打开……

第二章让我摸摸你的头
天啊,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慕白白再也崩不住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门已被完全打开,老虎阔步朝她走去,每走一步都似要把脚下的土地振碎。
它獠牙齿间分泌的唾液滴在地上,贪婪的吐出一条血红色舌头。
随即,猛虎狂啸一声,朝着那个娇小的身躯扑了过去!
慕白白两眼一闭,直梆梆倒在了地上。
吓得背过去了?
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慕天穹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冷冷的看着。
人人都等着慕白白一口被吞掉。
骤然,天空风云突变。
周围的乌云全数聚拢,黑压压的一片似要将这宫殿吞噬,整个伏虎场变得恍若黑夜。
“轰隆隆!”
从天劈下来一道巨响无比的惊雷。
凶猛的老虎刚奔到慕白白身前,猛然间脚步一顿,虎口狂啸一声嘹亮的哀嚎。
如同见到了极其恐惧的东西,四只巨掌踉跄着节节败退。
那道震撼天地的巨雷消失后,慕白白一双眸子不知何时变得猩红,双手撑地缓缓爬了起来。
她看着密布的乌云,屏神静气,双眼凝住,两只白嫩的手掌握拳。
“饶命……兽主……”
耳畔老虎的嘶吼不知何时变成了人话,在她心里响了起来。
慕白白愣了。
她居然……通兽语!
而且被尊称为兽主!
一瞬间她就笃定了,老虎怕她!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御兽?
她睁开了眼睛,迈着短小的步子朝猛虎走去。
每进一步,猛虎便十分惊恐地退后一步。
“让我摸摸你的头……”软糯糯的嗓音只发出微乎其微的动静,她朝猛虎勾了勾手指。
猛虎满眼恐惧,生怕下一刻自己被慕白白给宰了。
“饶命……兽主……”
慕白白软乎乎的脸蛋一嘟,“趴下,让我摸摸你。”
老虎嘶吼一声,往前走向她,四只巨掌弯曲。
放大版的软糯小猫咪,乖乖趴在了她面前。
可在众人看来,这依旧是一只猛虎。
眼前这一幕,惹得满众哗然!
众人拼命揉了揉眼睛。
天哪,这不是在做梦吧。
老虎素称万兽之王,可眼前这只它哪还有王的样子。
乖巧如绵羊蜷缩在四岁女童面前,活生生是一只性情温顺的宠物。
他们个个都目瞪口呆。
慕天穹同样看着场内发生的一切,眼中阴鸷的冷气替代为几分惊诧。
这只他养了七八年的成年猛虎,连他都没有完全驾驭这猛兽的能力。
而他生的这个六公主,手指头都没动一下,只是往地上一躺,老虎便吓得屁滚尿流。
等她站起来,老虎乖的跟个孙子似的,还被她摸了头?
老虎的头能随便摸?
这事真是越想越神乎。
慕白白见它那么乖,软软的嗓音对它夸赞道,“真乖。”
扫到它嘴边又粗又硬的胡须,也顺带揪了一把。
嘿嘿,好玩。
“轻点……”
老虎一声短小的“嗷呜”,敢怒不敢言。
它满脸愁容,什么尊严,威猛,霸气,在这个四岁半小丫头面前全都没了!
这一幅度极小的动作被场上那个男人尽收眼底。
“有意思。”
慕天穹发出了一声轻笑。
看着眼前这个从不拘一笑的男子此时笑出了声,一旁大臣和长公主个个都惊呆了!
皇上居然笑了!
居然笑了!
上次皇上笑应该还是好几年前吧……
慕天穹垂眸,脸色平静,不理会众人的诧异,缓缓道,“把这畜牲关进去。”
嗯,刚刚还喊着烈斗猛虎,这一会儿就改口喊畜牲了。
很快,一管跟银针般大小的药剂“嗖”的一下,极速飙向了老虎的脖子。
没过眨眼功夫,老虎直愣愣地倒在了地上。
“唔……”看着倒地的老虎,小脸蛋上好看的秀眉皱了皱。
她还没玩够呢。
感受到自己身体轻飘飘的,才发觉自己被一个侍卫抱着往外走了。
没走两步,便到了慕天穹面前。
侍卫一把将慕白白放下。
男人居高临下盯着跟前的女娃娃看,细细打量了起来。
“抬起头来。”
慕白白听话地抬起了头,对上了他那双冷漠的眼睛。
她发现,这个爹真的好帅啊。
即便眼神是冷的,也抵挡不住整张脸的帅气。
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傲气。
诶呀,有个帅爹爹,这波穿越不亏。
就是好像有点面瘫……
同时慕天穹也在以一种看待新奇事物的眼神打量着她。
盯着盯着,伸出手不知轻重地掐了一把她的脸。
慕白白疼的一咧,这会儿还是撒娇卖萌保命要紧,也不敢表现出来。
不一会儿,那张白皙的小脸上就出现了一个深红的手印,清晰可见是一个掐痕。
“这脸怎么那么不经掐?”
一旁的大臣上前解释,“六公主年幼,皮肤水嫩,自然经不起掐。”
经不起掐?
慕芊闻言,也伸出手来想要掐她的脸,她倒要看看这个贱人到底多经不起掐。
慕白白往后一退,面不改色躲了过去。
要是给慕芊掐到了,她的脸就会被当成泄气球一样狠狠地捏,不捏的她眼泪花花绝不会善罢甘休。
慕芊见她躲开,又往上凑了点,势必要掐她一把的架势。
眼见就要被掐到,她迈着步子逃命似的,急忙躲到了慕天穹的背后,拽着他的手臂就露出一双眼睛。
慕芊嘴巴瞬时张得老大,指着慕白白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小东西在干什么!她居然拽着父皇的手臂!
她是不是疯了!
慕天穹有严重的洁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碰他!
上一个碰到他的人,坟头的草已经一米高了。
她正在想着慕白白的一百种死法……
谁料,慕天穹不但没有生气,还将慕白白拉到了自己身前,“你为何要躲?”
慕白白声音软绵绵的,带着一丝丝糯甜,“皇姐掐人痛痛。”
慕天穹挑了一下眉,“朕掐你痛不痛?”
“爹爹掐的不痛。”
言下之意,爹爹温柔,姐姐不温柔。
爱爹爹,但是不爱姐姐。
这小家伙,嘴还真甜。
他看着慕白白,眸光中不由得多了一些柔和。

第三章那爹爹罚吧
慕芊整个脸此时都变成了猪肝色,慕白白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这个仇,她记下了!
但是父皇今天究竟怎么了?慕白白到底给父皇下了什么迷魂汤?
为什么碰到他的手了他居然不发火!
还语气那么温柔的问她问题!
这完全不是昔日那个性情杀伐决断的父皇了!
慕芊眸子里燃气了恶毒的气味,她瞪着慕白白,恨不得将她抽筋拔骨,大卸八块。
让慕芊更没想到的是,慕白白居然瞪了回去。
慕天穹没注意到她俩的眼神打架,“你今日擅闯禁地,朕要处罚你,你怕不怕?”
慕白白愣了一下,她是被骗来的呀,她是个受害者呀。
谁骗她来的,就应该罚谁去才对呀。
但是现在慕天穹对她的态度刚刚柔和了一些,她如果把是慕芊陷害她的话说出来,皇帝不仅不会听,说不定还会倒头来怪她诬陷。
她轻轻点了点头,莲藕般白嫩嫩的手拽着他的龙袍,“那爹爹罚吧……”
甜糯糯的语气中还带着点生气的意味。
这撒娇的手段,谁顶得住?
慕天穹心里一颤,刚刚还想罚重一点,她这么一开口便舍不得罚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缓缓道。
“长公主殿上有多位少傅,你还没上学,以后就跟着长公主一起上学吧。让长公主好好监督你,给朕罚抄八本经书来。”
众人:“……”
慕白白:“……”
在外人看来这哪里是罚,这分明是赏呀。
但在慕白白看来,这可并不是啥好事。
让她跟慕芊一起上学,还不如让她直接被老虎吃了来的干净利落。
慕芊一定会想方设法给她难堪,一天一个新花样羞辱她,说不定哪天不爽直接就把她弄死,找个没人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随便埋了。
还抄写经书,她才四岁,识得了几个字?笔都不会抓,一二三四五都不会写,真是难如登天。
还有恶毒皇姐监督她抄写……如果写不好会不会被这个皇姐活活打死?
一想到这,浑身就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慕芊好像有一千种方式弄死她。
抬头,慕芊脸上写满了“你落到我手上了吧”“老娘让你好看”的表情。
她咽了咽口水,宫斗路漫漫呀……
她一颗小脑袋上下点了点头,妥妥的听话乖乖女,“好的爹爹,我会好好抄写的。”
慕天穹双手绕在背后,半眯起眸子看着眼前这个小不点闺女。
嗯,真乖。
偏生还可爱的很。
他缓缓道,“来人,把六公主先送回她殿里。芊芊,你带了随从自己回去吧,朕还有些事。”
霎时,慕芊整个脸都耷拉了下来,如同一条枯黄的烂茄子。
一时间,恼火,仇恨,嫉妒,愤怒通通涌上了她心头。
凭什么慕白白就可以有人送!!
为什么她没有人送!!为什么!
今天父皇到底是怎么了!这原先是属于她的宠爱!
慕芊狠的咬牙切齿,眼中带着弥漫成海的狠毒,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慕白白早已被凌迟了好几遍。
看到如此恼怒的眼神,慕白白就好像见到别人便秘似的,一顿爽快。
嘿嘿,就喜欢你看不惯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慕白白跟皇上请了个安之后,便小步跟着侍卫走了。
还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慕芊带着几分不甘心的怒意,“六妹妹,明天见!”
慕白白转过身子,若有若无地朝她眨了眨左眼,一副挑衅的语气,“好的,明天见~”
杀人要诛心~她觉得自己怕她,她偏不怕。
看见她那副样,慕芊内脏都要气炸了,狠狠在原地跺了下脚。
走了几段三弯九转的路,慕白白第一次见到了这座宫殿是如此的恢弘庞大。
每一砖一瓦都像是金银珠宝砌出来的,整个皇宫飞阁流丹,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等慕白白回到了自己宫殿,她这才真正彻底傻眼了。
她原先以为自己堂堂一个公主,住的应该不差吧?可没想到,这活生生就是一个叫花子才住的地方。
门窗破败不堪,风一吹吱呀吱呀怪叫,墙上蜘蛛网隔几步一个,因着漏雨,整个屋檐全是密密麻麻的霉斑。
别的宫殿,飞檐走壁,双龙盘踞。
她的宫殿,破破烂烂,家徒四壁。
就隔着一道墙,里面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
她打开自己卧室的门,清寒之气扑面而来。
整个屋子里,就一张桌子、一张长板凳、一床单薄的被子、一套碗口参差不齐的餐具,其余就剩床底下藏着的一个破碗,一双筷子了。
太寒酸了!
她好歹也是个公主,这个爹爹也太抠搜了吧。
正要坐下,一只肥硕的大老鼠从她脚底下跑过去,轻车熟路跳过墙上一个巨大的洞,爬走。
那老鼠差一点比她还要大了。
……
天色快要暗下去,慕白白已经将自己家打扫好了。
“咕噜噜……”
她的肚子也开始叫了起来。
她刚要起身,突然想起“咚咚咚”地叩响大门的声音。
娇小的身子不由缩了缩,对着门外问道,“谁啊?”
“死丫头,吃饭了!”听声音就听得出是一副公公的嗓音。
“死丫头?”
慕白白皱了皱眉,是在喊她吗?
想起她住在这个乞丐窝窝地方,随即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一定是哪个看她落魄,欺压上头的奴才吧。
“知道了,你放门口吧。”
慕白白叹了口气,便从椅子上站起来。
“呸,天天给你这晦气东西送饭!”
什么?
晦气的东西?
她站了起来,一双精光的眸子骤然一寒。
她堂堂公主,一个公公都能骂她?
送饭太监见到她出来,以一种看霉菌似的的眼神瞪着她,生怕沾染了她的晦气。
“馒头?”
慕白白一出来就看见脚下的盘子,碗里放着两个馒头,一碗焉白菜,连口水都没有。
说这就是一个公主的吃食,她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
饶是她再怎么不被重视,也是个皇室血脉,怎么可能吃的比狗还差?狗还有人剩下的肉汤喝呢。
难怪这副身体才四岁,别看脸上肉嘟嘟的还保留点婴儿肥,其余地方都是瘦瘦的。

第四章你跟谁老子老子的呢?
严重的营养不良,就是因为伙食被克扣了!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敢挑?”太监一听到她的质疑跟个炸了似的。
“这宫里都是子凭母贵,你娘就区区一个贵人,说不定过个两三年也要被打入冷宫了,你也不看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宫中除了服侍皇上的那几个太监红人,其余的太监地位都极其的低。
平日里,他倍受宫中受宠的妃子公主们的欺负,现在连这个四岁的毛丫头也敢对他这个语气?
忘了是谁天天给她送饭了?要不是他送饭,这小东西早就被饿死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受了极大的耻辱。
太监冲过来朝着慕白白今晚的晚饭,那两个白花花的大馒头上,狠狠嘬了一口口水。
“呸,真晦气!”
他还不解气,看着慕白白一副不服输的表情就觉得窝火。
猛的一抬脚,将馒头从地上一脚踹翻了,“你爱吃就吃,不吃饿死你这个东西也是活该!”
被骂的极其难听,字字句句钻入她的耳中,她目光中悄然升起了一丝寒气。
敢朝她的饭食吐口水?敢踢她的馒头?
欺人太甚!
狗太监,还以为她是那个任人拿捏毫无还手之力的慕白白?
她可不再是个怂包了!
“你个狗太监,我是公主,你是个奴才,你敢欺负我?你信不信我扒你一层皮?”
慕白白瞪着他,还不到门一半的身高,气势上却宛如一个大人。
她双手环腰,眸中带着一股蔑视,模样跟她爹慕天穹有几分相似。
公公唰的一下脑袋一懵,呆在原地。
这是一个四岁孩子能说的话?
他昨日见六公主还连发髻都不会梳,邋里邋遢,别人骂的再难听就在一边傻笑着。
今天怎么就,跟个被调了包似的?
一个四岁孩童的眼神怎么会变得如此恐怖?
还有那跟暴君皇帝如出一辙的表情,仿佛下一秒自己脑袋就要搬家。
送饭太监忍不住浑身抖了抖。
仍想起她就一个四岁小孩,毛都没长齐,揪起来打一顿看她能怎么样?
况且,长公主说了,虐待她自己可是重重有赏的……
想着,太监眼中透着狠意,便抡起袖子朝慕白白冲了过去。
慕白白似是料到有那么一出,小腿一迈,朝着他冲过来的反方向跑了。
太监一头磕在门板子上,两眼冒着星光,捂着脑袋又朝她冲了过去。
慕白白跑到了院子的一处枯井旁,小腿一爬,站在了那井盖上,“你再惹姑奶奶我,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姑奶奶这话出自四岁孩子嘴中,显得格外滑稽。
但她的语气,可根本不像一个四岁小孩子 !
特别是她眼神中那股浓浓的轻蔑之色,让太监直暴跳如雷。
这般羞辱他,传出去他以后还怎么做人?
“你个小狗崽子,真当老子怕了你?”
说罢便朝着井盖冲了过去,慕白白娇小的身子灵活一扭,唰一下一个横扫,短小的腿朝他的脚下伸去。
太监本以为可以稳稳抓住她,完全没料到她有那么一招,脚下一绊,一头磕在了井盖上。
“诶哟!”
太监狗啃泥趴在慕白白旁边,手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保持着。
慕白白一瞧时机到了,捞起繁琐的古装裙边,叉开腿坐在了他脑袋上。
“你,你欺人太甚!给老子下来!!”
太监被气的内脏都要爆炸,这个小东西居然敢拿屁股坐他脑袋上!!
可手被身体死死压着,对身上这个小东西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慕白白冷的揪他耳朵,拧麻花似的扭了一圈,“你跟谁老子老子的呢?”
太监被揪的面红耳赤,整个脑袋火辣辣的热。
加之被小孩羞辱的羞愧感,此时他的脸似乎被按在铁板上用火烤似的。
四岁半小丫头虽也不重,但总归四十斤还是有的,那么重的重量压在他脖子上,连喘息都觉得非常艰难。
他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栽在这么个小狗崽子身上。
等他出去了,她最好是小心点走路,迟早有一天落到他手上,他非得亲手把这个东西给活活打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白嫩嫩的小手揪起了另一只耳朵,“姑奶奶今天不让你心服口服都不姓慕!”
说罢,她抽出了方才收拾卫生时在房间里发现的一小根针,拿在他眼前阴险地晃了晃。
“你说我这根针扎在哪里好呢?”
太监盯着那根细针,傍晚昏黄的阳光照在针上面,针头和针尾呈现亮眼六角光芒,直直射在他的眼睛里。
慕白白往他眼睛搁近了一些,笔直锋锐的针似乎下一秒就要扎到他的眼睛里。
太监浑身一颤,见那针如同见了魔鬼,惧怕至极。
“……”
“什么味道?”
慕白白另一只手捂住口鼻,往太监的腿上看去。
一滩不明液体从他裤裆里缓慢流了出来,流在这井盖上,一股浓烈的奇异味道慢慢挥散着……
“尿裤子了?”慕白白短小手的捂着小肚皮笑,一股俏皮和鄙夷都混杂在哈哈大笑中。
太监把自己头埋在地上,高大的个子此时“呜呜”地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他的嗓音更像女生了。
“六公主,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求饶了?
慕白白“嗤”地一声,“先叫我一声爷爷,我就考虑考虑放过你。”
太监声音呜咽,死到临头还嘴硬,“你做梦!”
慕白白“嗯?”地一声,那针重新离他两双狗眼更近了一些。
“我先把你两双眼睛给扎了,再用针一下一下钻进你的指甲……”
“爷爷!爷爷饶了我……”
慕白白:“……”
她还正犹豫要不要把人彘的故事讲给他听,谁知这斯没骨气的很,直接把爷爷喊出口了。
慕白白心满意足,“以后看见我都要喊爷爷,听到没?”
太监内心都崩溃了,连连道是。
仰着苍天,太监泪眼汪汪:逝去的老爹,是儿子不孝,您黄土之下还没安息,儿子又给你找来了个四岁半的爹。
慕白白拍了拍他的脸蛋,滚烫得似个烧熟的西红柿,她噗嗤一笑,“乖孙儿。”

第五章被揍了
刚要从他脑袋上挪开,猛一想自己一旦放了他,他又作威作福反咬自己一口怎么办?
她拿着针在太监腿上狠狠划了一条,长满肉的大腿被针划开,骤然腿部鲜血直流,犹如一条鲜红的毒蛇爬在上面。
太监龇牙咧嘴吸了一口寒气,一股子痛直绰大脑。
魔鬼啊!她简直就是个魔鬼啊!
“今日我能戳你一条腿,明日你若再惹我,我直接废你一条命,你听到没有?”
她童稚的嗓音,在这凄凉环境中如一朵诡异的鲜花绽放,妖艳又冷漠,一字一句连空气都要被震慑住。
明明只是出自一个四岁小孩之口,却感觉是个恶魔说了这番恐怖的话。
他连说话都快说不清楚了。
“奴……奴才……听到了……”
慕白白一胯从他脑袋上挪开,看着腿上蔓延的鲜血,眼睛都没眨一下。
谁叫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太监痛的龇牙咧嘴,满额头都是珠子般大的汗水。
慕白白肚子“咕咕”叫了一下,冷的一瞅太监,“本爷爷饿了,快去给我弄一桌子大鱼大肉来,不要低于十个菜。”
太监嘴中哎哟哎哟地爬起来,“是……”
每走一步,腿部被撕裂的肌肉被拉扯着,钻心的痛惹得他两行清泪滔滔不绝。
慕白白拍了拍手,进了屋。
收拾一个恶奴才,她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坐在凳子上,期待着等会的大鱼大肉。
骤然,耳旁传来一阵怪叫。
“喵呜!”
慕白白眼神雷达似的,向四周扫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盯着屋内的一切。
又一声“喵呜!”
她身体不由害怕一抖,莫非是什么大怪物?
这屋子里简陋至极,压根没有藏身之地,她的最后目标锁定了在自己那条薄薄的被子里。
凑近,揭开一看,把她给吓一跳。
猫?
而还是只大橘猫!
想起了那句,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压倒炕。
眼前这只,确实胖的出奇,起码三分钟没吃饭了。
“喵呜!”
慕白白盯着它看,心里不知何时响起了人话。
“死猫啦死猫啦,呜呜,疼死本喵了!”
慕白白一愣,转而想起她通兽语,就淡定了下来。
猫咪知道她听懂了,抬起肥嘟嘟的腿给她看,给人揍得乌青的瘀肿,足有巴掌那么大。
她心里一敛,看着她胖胖的身体,稚嫩的声音中满是担忧。
“你是不是偷吃人东西给人打了呀?”
大橘猫眼神轻蔑的看了她一眼。
轻轻的一声“喵呜!”
“我堂堂皇帝跟前的御猫,用得着偷人东西吃吗?”
猫咪高冷的眼神一眨一眨,本霸道清冷的一句话,因着受伤说出来语气十分软弱,甚至听起来似在软声呢喃。
可怜的小家伙。
等等?
皇帝跟前的御猫?
慕白白瞪大了眼睛,乌亮乌亮的大眼球轱辘一转,闪过一道精光。
这难道是她的暴躁爹爹养的猫嘛?
慕白白惊喜地揉了揉它软乎乎的头,“你是父皇养的猫?”
一双眼睛在她浑身上下开始打探,肥硕粗壮的身体,裹着厚厚的一层毛,浑身软乎乎的,难道暴躁爹爹是个萌控?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暴躁爹爹的猫到她这来了!
跟猫猫打好关系,再加以威逼利诱,什么小鱼小虾都给橘猫供上,暴躁爹爹还不是手到擒来?
猫咪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庸俗的人类,没见过那么牛气的猫吧?”
慕白白嘴角上扬,“是,真牛气,那你怎么受伤了呀?”
猫咪“喵”一声~翻了一个白眼,活生生就是一个人形。
“会不会聊天?”
成精了成精了。
慕白白皱了皱眉,这小猫咪脾气还真暴躁。
“你先说说吧,为什么给人揍了?”
一只手把它毛绒绒的全是肉的腿抬了起来,细细打量起来。
现在搞清楚猫咪是怎么被揍的再说。
皇帝的御猫都敢揍,简直不要命了。
伤口被揍的很重,一片淤青色,正中央还透露着一些暗紫,几乎要了它半条命。
但是她现在没有跌打药,连风油精都没有,她几乎给不了这只小猫咪任何帮助。
“喵呜~”猫咪叹了一口气,眼神闪忽,避重就轻。
“不过是跑到别人屋子里去了,不小心路过,被发现了。”
“嗯?”
路过不小心被发现了会被人这么一顿胖揍?谁吃饱饭没事干跟只猫过不去,一般不都是教训几句,骂一顿赶跑不就是了嘛?
慕白白表示严重的质疑。
“好吧,是刚上完厕所踩了别人的裙子,被逮到了。”
它实在是受不了慕白白那亮晶晶眼睛里的质疑,刚刚还想强行挽留一下自己喵大人的面子,现在觉得还是全盘托出好一些。
那个眼神真的盯的它心痒痒。
“你往人裙子上擦粑粑了?”
慕白白忍不住噗嗤一笑,随后感觉太不尊重猫了,强行憋着嘴角的轮廓。
一本正经问道,“谁揍的你啊?”
橘猫生的一副好看的蓝色眼睛,里面似住着满天星辰,咕溜眼珠一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伏虎场,这个四岁小丫头跟老虎对话,它就躲在一个角落里,全都听到了。
它只是闲来无事,想来找慕白白玩玩,打探打探她的底细。
刚走没一会儿一股屎意来袭,刚好路过郦妃的宫殿,实在忍不住就随便找了棵树就地解决了一下。
郦妃宫里的土好硬,刨了半天才埋好。爪子也脏了,它还没来得及洗手,就听到郦妃屋子里有动静。
好奇心害死猫,它从窗户上一跃就蹦了进去,想一探究竟。
只看见里面有两个人抱在一起,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压在郦妃身上。
它也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看到一旁地上乱七八糟放着衣服,悄咪咪跳了下去,踩在裙子上想将一爪子脏东西擦掉。
这时候就被郦妃看到了。
还没来得及跑,就被逮到了。
一男一女拎着它,把它往死里揍。
它以为自己要死了,那对狗男女又把它放了,它连滚带爬误打误撞跑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