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曦傅向阳

第1章 囤货(一)
欧阳曦从睡梦中醒来,一连做了好几天的梦,梦里都是些衣衫褴褛的人。
再想起前几天划破手,血蹭到了脖子上的玉佩,就开启了一个种田的空间。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脖子上就挂着玉佩,自从开启了空间,玉佩也跟着消失了。
欧阳曦今年25岁,已经大学毕业了,学的是金融管理,在外贸公司上班。
一年也就十来万的工资,去除吃喝衣服等费用,也就只有几万块的存款。
欧阳曦平时就爱看小说,尤其是穿越一类的小说,那些套路可以倒背如流。
所以说,结合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欧阳曦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可能是要穿越了。
看了一下时间,现在七点五十,还是快点起床,今天还要上班呢。
“小兰,快起床,马上要迟到了。”欧阳曦敲着夏晓兰的房门喊道。
“小曦,我再睡五分钟。”夏晓兰懒洋洋的说道。
夏晓兰和欧阳曦是大学同学,两人同住一个寝室,还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毕业后在一起工作,还同租一套房子,关系好的犹如姐妹。
欧阳曦洗漱完,就去厨房做早饭,吐司煎蛋加火腿,再加两盒纯牛奶,就是两人的早餐。
“小曦,你真的太贤惠了。”夏晓兰接过餐盘说道。
“别贫了,快吃吧。”欧阳曦从小厨艺就好,很少出去外面吃饭,连午饭都自己带去。
两人吃完早饭,就一起去上班,夏晓兰开的车,欧阳曦没驾照,只能每天蹭车,关键是买不起车。
今天是星期五,工作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欧阳曦想到空间,就跑去厕所偷懒。
锁好厕所的门,闪身进入空间,入眼的全是田地,一眼望不到边际。
空间里有个很大的仓库,欧阳曦前两天做过实验,仓库里面是静止的,放进去一杯开水,经过一天的时间,拿出来还是开水。
这样的仓库比冰箱还好用,食物放进去的时候什么样,拿出来还是原来的样子。
想到这几天梦里的情景,欧阳曦立马就出了空间,拿出手机开始购买东西,可惜自己的钱实在太少,只能先买些必要的东西。
先来二十箱姨妈巾,日用夜用各买一半,这玩意不买会后悔。
再来十箱肥皂,美白套装十盒,防晒霜二十瓶,护肤品二十套,护手霜一大箱,化妆品挑便宜的,整整买了两大箱,以后可以拿去卖。
还在网上买了很多发卡,头箍,头绳,各种样式的买了很多。
想了一会,又买了十箱洗发膏,十箱沐浴露,五箱护发素,五箱洗面奶,五箱各种牙膏,牙刷也买了很多。
各种餐巾纸,卷纸,抽纸,卫生纸等,也买了几十箱。
还买了五个大铁锅,五把炒菜的铲子,两个煤炉子,五把菜刀,两把砍刀,五块木头的菜板,平底锅也买了两个,大小不一的剪刀,也买了十几把。
一番操作下来,存款还剩五千,欧阳曦一阵心疼,想到梦里的情景,又想到种子还没买。于是,又花了一千多块,买了很多蔬菜种子,各种粮食的种子,包括一包人参种子。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就接到了夏晓兰的电话:“小曦,我妈打电话给我,要我回家去相亲,等会你自己回去吧。”
“小兰,要是对方还不错,就不要一口回绝,你也已经不小了。”欧阳曦关心的说道。
“好吧,这次我听你的,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夏晓兰说完,就挂了电话。
欧阳曦离开了公司,坐上地铁回到小区,就看到门口的包子店。
“老板,我要五百个肉包子,你今天能做出来吗?”欧阳曦笑着问道。
“可以,你先把钱付了,晚上十点你来拿。”老板说完,欧阳曦就付了一千块钱。
回到家里,欧阳曦来到厨房,打开橱柜的门,把前几天买的几桶油,还有几袋大米收进空间。
还把一些干货和调料,也一起收进了空间,这些都是自己买的,万一哪天突然穿越,岂不是要亏死了。
欧阳曦想了一会,又把自己的衣服,化妆品,包包,皮鞋和一些日常用品,全都收进空间里,毕竟防范于未然。
一番忙碌下来,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套洗漱用品。
晚上十点,欧阳曦去拿肉包,一看自己根本拿不了,还是老板帮忙送到家的。
把肉包收进仓库里面,欧阳曦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有个强壮的男人,人高马大特别强壮,身上的肌肉鼓鼓的,看的欧阳曦脸红心跳。
隔天一早,看着手机里的余额,还剩下两千多块,欧阳曦决定去趟超市。反正再过几天,就要发工资了。
小区对面就有大型超市,欧阳曦来到超市门口,看见婴儿奶粉打折促销,鬼使神差的拿了好几包。
推着超市的推车,拿了一些散装的糖果,各种饼干和点心,还有一些方便面,火腿肠和腊肉香肠。

第2章 囤货(二)
粮食和蔬菜空间里可以种,欧阳曦就不准备花钱买了。
看见前面货架上的咖啡,没忍住拿了好几大盒。
又去拿了一些五花肉和牛肉,大概的算了下总价,估计快到两千了。
“你好,一共消费了两千零五块。”收银员说完,就扫了二维码。
欧阳曦看见余额只剩五百多,心里就开始唉声叹气,手里拎着三个大方便袋,开始往家的方向走去,真的是走几步歇几秒。
超市周围有很多的人,想偷渡东西都不行,只能花力气搬回家。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欧阳曦终于回到了家,感觉已经去了半条命。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
“谁啊?”欧阳曦累的不想动。
“你的快递到了,需要你签收。”门外的快递员喊道。
“来啦!”欧阳曦只能去开门,看着门口的几箱快递,立马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快递员帮忙搬进了客厅,转身就拿着单子走了,欧阳曦拿着剪刀拆箱,想看一下到的什么东西。
打开一看,是买的菜刀,砍刀,铁锅,炉子,铲子,平底锅,菜板和剪刀。
欧阳曦对照买的单子,发现没有任何遗漏。于是,就把东西收进空间,还把刚才买的东西,收进了空间仓库。
下午,欧阳曦没有出门。一是卡里没钱了,二是要收快递。
闲暇的时候,又拿出手机,开始浏览商品。
欧阳曦没忍住,又买了几瓶蜂蜜,还有几包成人奶粉。
这下子,卡里余额还剩三十二块,只够坐几天的地铁,连早饭都吃不起了。
星期天也是在家收快递,等夏晓兰傍晚回来的时候,欧阳曦刚好卖了快递的纸箱,得到了一笔巨款二十块,可以买杯丝袜奶茶喝了。
快递已经全部收到了,东西收进了空间仓库。
夏晓兰带了很多零食,还有一些老家的特产,两大包全都塞给了欧阳曦。
“晓兰,这次的相亲对象咋样?”欧阳曦八卦的问道。
“还行,人长的不错,身材也挺好的。”夏晓兰觉得挺满意。
“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开了很长时间车,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欧阳曦关心的说道。
“我今天确实挺累的,先去洗澡睡觉了,明天早上别忘了叫我。”夏晓兰说完,就回房去拿衣服洗澡。
欧阳曦拿着两个大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直接把东西收进空间。
第二天的早上,欧阳曦做好早饭,就去叫夏晓兰起床。
两人吃完早饭来到公司,欧阳曦就被领导叫去。
今天总公司有领导下来视察,让欧阳曦去马路对面买咖啡。
“主管,这不是我的职责范围。”欧阳曦真的不想去跑腿。
“小曦,我平时没有为难过你,你就当帮我一次忙吧。”主管说完,就给欧阳曦转账了五百块钱。
欧阳曦没有办法,只能下楼去买咖啡。
走到前面的十字路口,欧阳曦看见绿灯亮了,就往人行道上走去。
这时,一辆大卡车右拐,司机疲劳驾驶,直接把欧阳曦撞飞。
鲜血从身体里面流出,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手脚和身体都没了知觉,欧阳曦知道自己要死了。
临死前,耳边都是呼喊声,报警声,还有救护车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曦有了知觉,手脚都能活动了。
小心的抬起头,发现没有伤口,手脚也没擦伤,只是周围的环境,好像有些不对劲。
欧阳曦看着身下的座位,发现自己是在火车上。而且还是那种绿皮火车,速度很慢还特别的脏乱。
突然,脑袋里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欧阳曦接收到了原主的记忆。
现在是华国1960年春,还是吃大锅饭的年代。
原主也叫欧阳曦,今年刚好十八岁,是家里的独生女。
家里是有名的大资本家,从小就有很多下人服侍,连手帕都没有洗过一块。
这次家里被奸人所害,爷奶和父母被人打死,原主当时去了外祖家,然后被舅舅送上火车,还给原主报名去下乡。
在原主去外祖家前,爷爷给了原主一封信,说是现在不要打开看。
爸爸给了一千五百块,还给了很多的票证,说是给原主的零花钱。
然后,几人就给原主收拾行李,全部打包送去了外祖家。
原主从小就有很多钱,所以根本就没有多想,拿着钱和信就去了外祖家。
十几天后,就传来了噩耗,家里没人生还,连佣人和家仆,都全被打死了。
欧阳曦想到信和钱,立马拿起脚边的包,用手伸进去掏东西。
先是摸到一个盒子,欧阳曦默念一声收,盒子就收进了空间。
还好空间跟着来了,欧阳曦把贵重的东西,全部都收进了空间,包括爷爷给的那封信。
想到原主的小金库,原先就有三千多块,再加上爸爸给的钱,总共要有五千多块,在这个贫苦的年代,原主就是个小富婆。
只是原主到底去了哪?不会睡一觉人就没了吧。

第3章 前进公社
欧阳曦实在想不明白,也有可能原主悲伤过度,一觉睡过去人就没了。现在便宜了自己,不仅年轻了好几岁,长的好像还挺好看。
原主还留下很多钱票,欧阳曦从贫穷到富有,心里还是挺激动的。
至于原主家人的惨死,自己现在也无能为力,等以后有了能力和机会,再帮原主一家报仇吧。
欧阳曦坐在那里发呆,突然想起原主的秘密,心里就忍不住偷着乐。
原主从小力气就大,这件事没人知道,连家人都不清楚,可能是难以启齿,一个漂亮的小姑娘,隐瞒了自己的能力,其实也算情有可原。
之后到了乡下生活,自己就算下地干活,估计也饿不死了。
“黑省马上就到,大家拿好行李,请有序下火车,不要相互拥挤。”乘务员拿着喇叭喊道。
欧阳曦听到喊话后,才想起自己是去黑省,立马站起来收拾东西。
原主的行李真不少,身上背着一个帆布包,脚下有个大的帆布包,架子上还有两个大包,放了一些衣服和被褥。
十五分钟过后,欧阳曦下了火车,扛着好几个大包,往火车站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前进公社,欧阳曦立马上前问道:“同志你好,请问你是来接知青的吗?”
傅国强抬头一看,原来是个小女娃,长的倒是挺俊的,过了几秒才说:“我是傅国强,前进公社的大队长。”
“队长叔你好,我叫欧阳曦,是来下乡的。”说完,还从包里拿出下乡证明,递给了傅国强。
傅国强看了一下证明,最后一栏写着资本家,嘴角就忍不住抽了一下。
看着眼前活泼的小姑娘,心里还是暗自叹了口气,这恐怕是家里遭了大难,被人安排到这里下乡的,估计还被人蒙在了鼓里。
大队长一时间脑补了很多画面,可没人知道欧阳曦已经换了芯子。
原主家确实遭了大难,但毕竟自己穿了过来,要说有很深的感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是继承了原主的身体,很多时候心里过意不去,但现在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你先把行李放在牛车上,我们还要再等两个同志。”傅国强说完,就把下乡证明收好,等会要去公社办理手续。
“好的,队长叔。”欧阳曦放好行李,就直接坐在牛车上。
很快,一男一女走了出来,手里拎着很多行李,朝着队长叔走去。
三人说了没几句话,就拿着行李上牛车,也拿出了下乡证明,一起递给了傅国强。
“我们先去公社一趟,帮你们办好了手续,再去你们的知青点。”傅国强说完,就甩起了牛鞭,老牛晃晃悠悠的走了起来。
今天来乡里开会,顺便过来接知青。这些知青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真不知道下乡干嘛,还要来分乡亲们的口粮,怪不得大家都不欢迎。
前几年来了两批知青,一开始眼睛长在头顶上,全都看不起乡下的农民。
现在还不是只能干活,不干活就拿不到工分,没有工分就没有粮食,没有粮食就只能饿着。
一个小时过后,终于到了公社,几人下了牛车,很快就办好了手续。
“同志你好,我叫张伟,这是王霞。”张伟热情的介绍道。
“你们好,我叫欧阳曦。”说完,就看向大队长。
“走吧,我带你们去知青点。你们的知青补贴,我都换成了粮食。”傅国强说完,锁上门赶着牛车回到村里。
“大队长,我们能分到多少粮食?”张伟家里很穷,忍不住开口问道。
“只有第一年有补贴,每个月五斤细粮,二十五斤粗粮,你们省着点吃,冬天可有好几个月,不够吃自己想办法,大队里也帮不上忙。”傅国强话音刚落,张伟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欧阳曦听着没说话,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看了一眼身边的王霞,这人没有开口说过话,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啥。
“大队长,附近有供销社吗?我们买东西去哪买?”张伟又问。
“我们前进公社很大,下面有三个大队,村口就有供销社,想买东西很方便。”傅国强骄傲的说道。
欧阳曦听完很开心,手里有钱还有票证,以后买东西确实方便。
没过多久,牛车就到村里了,村口就是供销社,老远就能看到,几间房屋连在一起,一群孩子在外面徘徊。
“我家就在村口第一家,你们有事可以去找我。”傅国强说完没多久,牛车就停在了知青点门口。
“队长叔,你回来啦。你们好,我是余海,知青点的队长。”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跑过来说道。
“小余,你给他们分配床铺,我去给他们分粮食,你等会带他们去仓库,让他们把粮食运回来。”傅国强说完,三人就把行李搬了下来。
傅国强赶着牛车走了,余海打开了院门,帮着几人搬运行李。

第4章 知青点
“张伟你跟我进屋收拾,你们去对面的那间房,那里是女知青的房间。”余海说完,就带着张伟进屋了。
欧阳曦看了王霞一眼,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能拿着自己的行李,往女知青的房间走去。
王霞也跟着一起进屋,两人看着房间里的炕,只有一边有几个床铺,另外一边上面都空着。
“我们先收拾一下,还要去买些家具,你跟我一起去吧。”欧阳曦对着王霞说道。
“好的,我去拿扫把。”王霞终于开口说话了。
两人很快收拾好了,还把炕擦了好几遍,把行李都放在炕上,就听到张伟的喊声。
“你们收拾好了吗?我们先去领粮食,其他的回来再说。”张伟说完,几人关上院门,就往仓库走去。
“你们这是第一年来,还有知青办给的补贴,现在我们吃的大锅饭,你们这些粮食要放好,要不然很容易被偷掉。”余海好意提醒道。
“我们以后也吃大锅饭吗?这些粮食能寄回家吗?”王伟家里兄弟多,所以也特别穷。
“可以,这些都是你们的粮食,你们想要送人都可以。不过以后要努力上工,要不然真的会饿死的。”余海深有体会的说道。
“大队里为何不给我们钱,一定要给我们粮食呢?”欧阳曦有些好奇的问道。
“因为大队里没钱,只能用粮食来抵。”余海笑着说道。
欧阳曦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个原因,大队长真是奸商,美其名曰换粮食,还不是强买强卖。
不过,大队长可不能得罪,以后想要过好日子,还要拍大队长的马屁才行。
很快,几人就来到了仓库。
“这里是你们的粮食,明天你们休息一天,后天早上准时上工。”傅国强说完,就锁上门离开了。
“你们自己搬回去吧,我还要去地里上工。”余海说完转身就跑。
三人拿着自己的粮食,往知青点的方向走去。
“我们等会要去买家具,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欧阳曦问张伟。
“一起去吧,我想买个大箱子,然后再去买把锁。”张伟说完,欧阳曦和王霞对视一眼,三人很快就回到了知青点。
放好粮食,三人就去了村里,敲了好几家院门,才找到木匠家里。
“你们进来挑吧,家具都在这里。”李木匠带着三人,走进了一间库房,里面都是打好的家具。
“我要两个箱子,还要一个炕柜,一个脸盆架子,再要一个炕桌。”欧阳曦说完,李木匠就开始搬东西。
“你要的这些家具,一共二十五块钱,等会给你送过去。”李木匠笑着说道。
欧阳曦立马掏出钱,数好付给了李木匠。
王霞买了两个箱子,还有一个脸盆架子。
张伟买了一个箱子,还有一个小的板凳。
三人付完钱,李木匠装车,推着板车去了知青点。
路上遇到了不少人,原来到时间下工了。
很多人都看着欧阳曦,实在是长的太好看了,雪白的皮肤柔嫩透亮。
身材前凸后翘腰又细,简直闪瞎了男人的眼,走在路上回头率极高。
桃花眼,鹅蛋脸,樱桃小嘴,勾人的眼神,魅惑的容颜,简直就是狐狸精转世。
几人来到知青点,刚好老知青回来,男知青眼前一亮,女知青羡慕嫉妒。
搬好了买的家具,欧阳曦回房收拾东西,王霞也跟着一起收拾。
欧阳曦拿出一大叠报纸,铺在炕上垫在被褥下面。
然后拿出两床被褥开始铺床,再把东西往箱子和炕柜里收。
“欧阳曦,你能借我一些报纸吗?”王霞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拿去用吧,报纸不值钱,不用你还了。”欧阳曦无所谓的说道。
“我给你两块奶糖,就算我们交换的。”王霞拿出奶糖递给了欧阳曦。
“好吧,下次我请你吃糖。”欧阳曦笑着说道。
其他的老知青拿着饭盒,全都往村里的食堂走去。
“今天来的那个女知青,长的比仙女都要好看。”男知青胡洋说道。
“这么好看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男知青吴海涛说道。
“这样的极品美女,每天看着都下饭。”男知青赵峰说道。
傅向阳走在人群里,听着几人谈论美女,就知道又来知青了。
到底是怎样的天香国色,才能让这些人如此痴迷。
欧阳曦收拾好东西,想去厨房做点饭吃,可是走进厨房一看,灶台里面空空如也,居然连个锅都没有。
想起现在是大锅饭的年代,欧阳曦知道锅都拿去炼钢了。
只能回房拿出热水壶,去村里的食堂打热水,刚才老知青拿着水壶,肯定是去打热水的。
“欧阳曦你去哪里打热水?”王霞手里拿着水壶跟了上来。
“知青点没有大锅烧水,他们拿着水壶去吃晚饭,肯定是去食堂打的热水。”欧阳曦分析道。
“你真的好聪明,还长的很漂亮。”王霞突然间想通了,欧阳曦这么好看,都要在这里下乡,自己还有什么好怨的。

第5章 初见
“其实人长的太好看了也不好,我倒是觉得你挺可爱的。”欧阳曦真心的说道。
王霞听到这句话,心里感觉美滋滋的,连忙跟上欧阳曦,实在是对方腿太长,自己的两条小短腿,要小跑才能勉强跟上。
两人来到大队的食堂,里面有人在排队打饭,还有人坐在一边吃饭。
欧阳曦来到打热水的地方,食堂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欧阳曦。
傅向阳离欧阳曦很近,男人清俊的眼眸微闪,心脏不由的加快速度,就好像要跳出去似的。
女人身材高挑匀称,一张脸蛋娇艳迷人,皮肤更是白皙粉嫩,把傅向阳迷的够呛。
欧阳曦转过头一看,刚好看到了傅向阳,男人长相有些粗糙,脸上还有络腮胡子,身上的肌肉很有型,坐在那里都很高大,估计得有一米九零。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同时转开视线,欧阳曦打好热水,就跟王霞离开了。
“你刚才一走进去,所有人都看着你,都被你给迷住了。”王霞笑着说道。
“我不喜欢被人围观,感觉就跟猴子一样。”欧阳曦厌烦的说道。
两人回到知青点,欧阳曦拿出饼干,还泡了杯麦乳精,把晚饭给解决了。
王霞看着欧阳曦,吃着带来的点心,喝着刚才的热水,胃里总算不空了。
二十分钟过后,三个女知青拿着水壶,有说有笑的进了房间。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五个女孩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好,我们是新来的知青,我叫欧阳曦。”说完,就看向了王霞。
“你们好,我叫王霞。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多指教。”王霞笑着说道。
“你们好,我叫朱慧。”一个女知青说道。
“你们好,我叫秦妍。”另一个女知青说道。
“你们好,我叫杨娟。”最后一个女知青说道。
几人简单的洗漱完,就准备上炕睡觉了,明天早上还要上工,累了一天撑不住了。
五人都进入了梦乡,半夜一点钟左右,欧阳曦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其余几人,全都睡的跟猪一样。
欧阳曦立马进入空间,开始整理原主的东西,打开那个木头的盒子,里面是整理好的钱票,全都一卷一卷码好的,铺满了整个木头盒子。
票证也有很多,全国粮票,布票,肉票,油票,工业票,糖票,手表票,自行车票,缝纫机票,肥皂票,香皂票,布鞋票,豆腐票等。
原主真的很富有,欧阳曦羡慕的不行,最主要是有家人的爱,这比钱要珍贵很多。
欧阳曦想起爷爷的信,立马放下手中的钱票,找出那封没看的信。
“曦儿,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们家应该遭难了。
你要坚强的活下去,在你没能力的时候,不要轻易的去报仇。
欧阳家只剩你一人,哪怕不为我们报仇,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为欧阳家开枝散叶。
还记得你七岁那年,爷爷带你去过的地方吗?等你哪天需要用钱的时候,最好是晚上去那里拿,一定要小心别被人跟踪。
要是找到好的男人,不要犹豫直接出手,哪怕去父留子也行。
爱你的爷爷和父母。”
欧阳曦捂着嘴哭泣,家人对原主太好了,现在自己就是原主,一定要为欧阳家报仇。
爷爷说的那个地方,就是欧阳家的老宅,在老宅的地下室里,藏着欧阳家的财富,等下次有机会探亲,一定要去老宅一趟,把东西收进空间里,欧阳曦才能够安心。
整理好原主的东西,欧阳曦离开了空间,躺在炕上进入梦乡。
第二天的早上,欧阳曦睁开眼睛,房间里没有人,连王霞也不见了。
欧阳曦起床洗漱,看知青点没有人,立马拿出两个肉包,快速的解决早餐。
吃完早饭,欧阳曦背着帆布包,拿出一些钱和票证,关上院门去了供销社。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要是下雨那该咋办?等会雨靴一定要买,雨伞也要准备一把。
远处,地里干活的村民,都在辛勤的劳动,想到明天要上工,欧阳曦想起手套,草帽和水壶。
这些可是下地的标配,没有这些东西就惨了,很快就会变成小黑妞。
傅向阳直起腰休息一会,就看到了漂亮的小知青,身上还穿着一条布拉吉,背着一个崭新的帆布包,往村口的供销社走去。
很快,欧阳曦来到供销社。
“同志你好,我要买三把锁,两副手套,两块肥皂,两块香皂,两个搪瓷盆,一双雨靴和一把雨伞。”欧阳曦说完,就打开帆布包,拿出一把钱票。
“为人民服务,锁两块一把,手套两毛一双,肥皂三毛六加票,香皂四毛五加票,搪瓷盆五块加票,雨靴一块加票,雨伞两块加票,总共二十一块零二分加票。”售货员说道。
欧阳曦付完了钱票,售货员开始拿东西,两人又核对了一遍,才拿着东西回了知青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