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白阮童

第001章:穿越八零
男人粗糙的大手在她的肌肤上擦起火花,将她点燃。
她犹如一叶扁舟,浮浮沉沉......
突然,几声鸡鸣叫响,将这一切打断。
阮童愕然惊醒,入眼是一片陌生老旧的陈设,上面还贴着红喜字……喜房?!
低头一看,盖在身上那鲜艳的……红被子?
怎么回事?
她不是刚刚给病人做完手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没来得及多想,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占据了她的脑海。
她,穿越了!
还穿越回到了八十年代!
阮童一瞬间有种想晕死过去的冲动。
原主阮童,是落霞村的一个小村姑,二十岁,昨天嫁给邻村叫顾白的小伙子。
喝了不少酒他又被乡亲们推进屋,然后……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想到这里,她脑中嗡了一声,猛地坐起。
所以她不是做了羞羞的梦?
她跟一个素未蒙面的‘丈夫’,就这么草率了完成人生第一次?
完了!
此刻,阮童内心崩溃无比。
她偏头扫了一眼,看到白墙上的挂历——1986年6月10日。
穿越之前,她也是出生在这个日子。
对于八零年代,她只听长辈们说起过,这个年代物资紧缺,各家各户日子都过得紧巴。
阮童轻叹了口气。
她现在的处境也算是举步维艰了。
“吱呀——”
开门声传来,阮童下意识抱紧被子,警惕地望着门口。
只见一个坡脚的汉子,踏着金色光晕走进屋里。
身形修长,英气逼人。
再往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庞。
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顾白。
落霞村老顾家的老四。
阮童敛了敛心神,既然木已成舟,不如随机应变。
“我知你并不想嫁给我,若是你想走,现在就可以送你出村。”男人声音低沉,话音里并没有那所谓的本地口音。
阮童愣了,随后危险地眯起眼,妥妥的渣男啊,睡都睡过了,还说出让她走的话!
片刻后,阮童清晰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咱们证都领了,婚也结了,还洞房……”阮童顿了一下,随后抬眸看向他,眼神里带着丝不满:“你觉得你说这话,合适吗?”
坐在桌边上的男人,骨节分明地指骨轻敲着桌面,听到这话狐疑地看她。
今日的阮童有些不对劲,跟昨日要死觅活的不愿嫁他的仿佛判若两人。
顾白眸子微眯,偏头看了眼床上的丫头,淡淡道:“我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不仅断了一条腿,还带着两个娃娃,
我这条件,你跟了我确实委屈你了。”
他顿了两秒又继续道:“若你愿意跟我过日子,我自然会护着你,努力不让你受委屈。”
两人结婚也是被双方父母逼迫下,原主不愿意嫁,这顾白也未必愿意娶。
再说,以原主那刁蛮作死的性格,顾白面上不显,心里指不定多讨厌她呢。
不过,这番话,他倒是说得诚恳,娶了她也愿意负责,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这让阮童有些戒备的心,稍稍松了些。
屋内一片沉寂,顾白偏头看了眼坐在床上的姑娘,又解释着:“昨晚喝多了,抱歉。”
一听这话,阮童眼睫颤了颤,忽略脸上那骤然而升起的温度。
“砰砰!”
这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老四,二宝烧又起来了,整个人都开始抽搐!”
“我去看看。”顾白焦急起身,一瘸一瘸的朝屋外走去。
“二宝是发烧引起的抽搐?”在他脚要踏出房门之时,阮童连忙询问。
顾白身形顿了一下,回头看她:“是的,爹已经去请大夫了。”话落,就焦急离开。
见人彻底消失在视线里,阮童拿起衣服快速穿好,
阮童抿了抿唇,有些口渴。
好几个小时没喝水了。
念头刚落下,就见手中凭空出现一次性水杯,里面是清澈的纯净水。
这场景,着实让她懵了。
拿起水杯仔细一看,纸杯上的图案很熟悉。
这不就是她实验室的图案吗?
身为资深小说爱好者,阮童立刻明白了过来:“这……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空间?”
这金手指她可太喜欢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想没错,她立刻将水喝完,心中念想着:“纸杯收回。”
下一刻,纸杯果然从她手中消失。
太神奇了!
阮童凝神,这次,她整个人都置身在实验室里。
“天啊,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存在的!”
实验室还是以前的模样,只不过呈封闭状。
里面除了她之外,没有一丝人气。
所有的器材,药房一一俱全,就连食堂都存在。
里面手术器材,药品,食材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看到这些,阮童呢喃着:“若是这样,那治病救人就会方便很多。”
她没多耽搁,立刻出了空间。
揉了揉发酸的腿,阮童慢慢挪出了屋。
大院子里,婆婆吴敏珍站在他们屋门口偷偷擦眼泪,身边跟着个五岁左右大的孩子,拉着她的衣角警惕地朝她看过来。
“奶奶,是后娘。”
听到大宝的话,吴敏珍连忙擦掉脸上的泪痕,勉强笑着:“童童啊,你醒了?时间还早不多睡会儿?昨天累着了吧?”
见吴敏珍是真心关心自己,阮童朝她扬起温和的笑容:“妈,我不累,刚刚听说二宝病了?”
“唉,昨晚高烧一夜,村里的赤脚大夫开了药,吃完后烧退了一些,没想到天还没亮又高烧起来,刚刚还,还抽了……”说着,吴敏珍眼眶又红了起来,是真的心疼二宝。
“当务之急是要把烧退下来,要不然还会继续引起高烧惊厥。”阮童一听,心里就大概有了数,立刻担忧提醒。
太专业的话,吴敏珍也听不懂,她急忙问:“童童,你会医?”
阮童没有迟疑地点点头:“我们村里有个赤脚大夫医术很不错,我自小就跟他学医,不过他老人家去世很久了。”
无中生有的事被她说的煞有其事,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粉色的玻璃瓶,实际是从实验空间里拿出来的。

第002章:空间加持
粉色玻璃瓶上没有任何标签,是小儿布洛芬悬液,治疗小儿退烧用的。
阮童记得之前听老一辈的人说过,七八十年代里,大家都活不好,更不用说医疗水平了。
治疗大人的药都很落伍,更不用说小孩子的了。
所以,这个年代,最怕的就是家里孩子生病。
在农村,经常会遇见一个孩子因为小小的感觉最后导致夭折,这也是阮童相当重视的原因。
还好她有空间,否则,就算她医术在好,没有药,也等于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妈,这个我调制出来的退烧药,带我去看看二宝吧!”高烧可不能拖,阮童催促着。
“好,好……”
不等吴敏珍话说完,一道尖锐的女声立刻打断了她:“妈,昨晚她都做了什么混账事,你怎么还相信她?”
阮童闻声看起去。
来的人真是顾白的二嫂许燕。
在原主记忆中搜刮了一圈,才想到这许燕原来看中的是顾家老四,结果顾白连个眼神都不给她,转身就去当兵了。
后来不知为何,许燕嫁给了顾家老二顾荣。
这夫妻俩真是把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演绎的淋漓尽致。
一个顶个的好吃懒做。
至于许燕说的,昨晚发生的事,阮童那叫一个茫然。
昨天结婚的日子,难道还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茬,阮童心里立刻警觉了几分。
看来原主身上确实带着些烂摊子,不过现在由她接手这个身体,她定要扭转现在的局面。
吴敏珍眉头紧皱,有些犹豫了。
许燕见状,立刻添油加醋道:“妈,这阮童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主,都嫁到顾家了,还把其他男人招惹到家里,真是不知廉耻为何物!”
这么一说,阮童隐隐响起,昨晚原主那相好,是来过顾家,好巧不巧的还被许燕撞见了。
看着那许燕煽风点火,尖酸刻薄的模样,阮童冷嗤:
“怎么,我们同村的来参加我的婚礼就成了不知廉耻?许燕同志,还是积些口德吧,怎么说我也是顾白的妻子,这么挑拨我们的关系,你是何居心?”
不就是看顾白娶了她,心里不爽吗?这点小九九,她早就看得透透的。
许燕没想到阮童敢这么说她,气得双手叉腰,准备开撕:“你骂谁呢!?”
看着许燕那找茬的模样,阮童袖子一撸,想打架?谁怕谁?!
虽然,她现在的小身板,看起来就是妥妥地战五渣……但她上辈子好歹是黑带九段!
用技术对付这女人,绰绰有余了。
“干什么呢!”冷戾的男声响起,吵闹的院子顿时安静无比。
大宝立刻躲到吴敏珍身后,一副很害怕的模样。
不是阮童和许燕要打架的模样吓到,而是被顾白这冷喝声吓到了,一张小脸埋在吴敏珍的衣服里,不敢看他。
看着阴沉着脸走过来而男人,阮童微微挑眉,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刚刚还说不会让她受委屈,这才过了几分钟就开始上演川剧变脸了?
“四弟,你瞧瞧你刚娶的媳妇……”
刚刚那嚣张不讲理的声音,立刻变得柔声似水,仿佛跟顾白撒娇似的,一双就差没掉在他身上。
阮童直接甩了个白眼:真是让人作呕!
也不怪阮童反应强烈,长得漂亮一些的,这样造作可以称为白莲花。她许燕长得又黑又壮撒娇两个人跟她压根不搭边。
只见顾白丝毫不理她拿腔拿调的模样,沉声道:
“阮童是我媳妇,她就算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也轮不到你说她,再让我看到一次,别怪我不客气!”
这番话,让阮童倒是愣住了。
院子里一片死寂。
许燕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半晌,随后扯着嗓子大喊:“顾白,你个没良心的!”
这话,若是让旁人听到,还以为是她家的负心汉呢!
旁边的吴敏珍实在看不下去,扬声高喊:“老二,把你媳妇领回家去,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顾荣听到声音,立刻陪着笑走出来,拉着许燕的胳膊,一边往屋里拉,一边道:“妈,四弟,师弟妹,不打扰你们,你们忙着。”
说完,直接关上房门,同时也把许燕的哭喊着隔绝在屋里。
“我刚听到,你说会医术?”阮童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传来男人低沉如焦尾琴般悦耳的声音。
这一问,都把她整茫然了,抬头对上那深邃的眼眸,微微点点头。
“那拜托你给二宝看看。”顾白语气诚恳,是真的关心孩子。
大宝和二宝都是顾白抚养的孩子。
一年前,顾白的队长在任务中牺牲,他也伤了一条腿,从那时候起就退伍回家了。
队长的媳妇知道这个事,承受不住打击病逝而去,留下两个嗷嗷待哺的奶娃托付给顾白照顾。
经过顾家人贴心的照顾,两个孩子很快融入这个大家庭。
但,貌似,两个娃不是很喜欢阮童这个空降兵。
二宝只有两岁,是个有奶就是娘的年纪。
大宝比二宝大了三岁,见到阮童就一脸戒备的喊她‘后娘’。
阮童思绪飘了几秒,便缓过神和顾白一起进了屋。
顾文林是顾家的一家之主,此时他抱着高烧昏过去的二宝,急得团团转,“这是什么狗屁赤脚大夫,听说二宝烧抽过去了,就不敢来了!我呸!就这他还敢说自己救死扶伤!”
“爸,把二宝给阮童看看。”顾白打断顾文林的抱怨,将阮童会医术的事简短说了下。
顾文林相当诧异以及不信任的看向阮童。
就算她跟赤脚大夫学了一点皮毛,但实在让人难以信服。
两个孩子虽然不是顾白亲生的,但老顾家的人早就把他们当成亲孙子一般疼爱。
“童童啊,你真的会医治吗?”
言外之意,不要逞强,别把孩子折腾的更厉害了。
知道顾文林不信自己,阮童摸了摸二宝的额头,滚烫的温度让她手颤了颤,也不多说,直接把药瓶交给顾白。
“当务之急,先把烧退了。”
接二连三的发生抽搐,继续拖下去,只会更严重。

第003章:晕倒
退烧的布洛芬是草莓味道的,所以二宝一点都没抗拒的把药喝了。
“让二宝多喝水,这样才能快速的帮助药物起效。”
阮童不忘叮嘱着。
半个小时候后,二宝身上出了些薄汗,人也精神了不少。
“出汗了,出汗了!”顾文林擦了擦二宝额头上的汗,欣喜地喊道。
阮童上前,将二宝从顾文林的怀中抱到床上,给他搭了脉。
这脉搏没那么浅弱了。
“二宝乖,张嘴,说啊——”
二宝瞪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阮童,也不张嘴。
“二宝乖,张嘴!”顾文林心急,在旁边哄着。
但二宝依旧没有反应,顾白站在旁边有些无奈,小孩子不听话,他也不能硬掰开他的嘴。
阮童在口袋里掏了掏,随之拿出一个棒棒糖,包装是卡通的,好看又可爱。
“二宝,要是张嘴,就可以吃这个糖哦。”
阮童拿着棒棒糖,在他面前晃了晃。
看着那棒棒糖,二宝眼睛都直了,一边配合的张开嘴,一边伸手要去拿糖:“啊——”
阮童快速的用手电筒看了下二宝的扁桃体,随后为二宝将包装纸撕开,塞到他小嘴巴里,笑哄着:“二宝真乖。”
二宝吃到了甜甜的糖,很乖的去床上玩积木。
阮童转身对着担忧的两个大男人道:“二宝是上呼吸感染,我去拿药,按时给他吃就行。
等退烧药药效过了,有可能还会发烧,二宝发烧就惊厥,一定要时刻注意,及时给他吃退烧药。”
说完,阮童转身离开,去拿药。
屋里,顾文林一脸懵,完全不懂她说的意思,他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刚才童童说的话,你听懂了吗?”
顾白点了点头,意味不明地看了眼阮童消失的门口。
阮童回到房间后就快速进了空间,将空间里的药外包装全部换成这个年代用的纸包,或者瓶装,这样方便她使用。
等她刚打开房门的时候,正好迎着要进屋的顾白。
顾白睨了眼她手中的药,随后目光里掠过一丝探究的神色。
这毫不掩饰的探究神色,让阮童微囧,她刚只想着先救人,忘记虽然两人昨晚发生了亲密关系,但在这之前,终究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她这样的表现,必然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有事吗?”阮童故作镇静的看着他。
“你的医术是跟苏越学的?”顾白声音很沉:“我记得他是医学院的学生。”
苏越?
阮童微愣,随后想起来,这叫苏越的不久是原主的相好吗?
真,真是不巧啊。
阮童抿了抿唇,心想,莫不是这便宜老公吃醋了?
“四哥,我这医术是跟村里赤脚大夫学的,他医术可厉害了,精通中西医,只是可惜人不在了。”阮童说起瞎话,那叫一个脸不红心不跳。
至于顾白口中的苏越,只是个医学院的学生而已,到现在连最基本的医学知识都没搞清楚,呵……
原主把小菜鸡当宝一样,她可不会走她的老路。
阮童一声四哥,听得顾白微愣了下。
因为娃娃亲的缘故,他们自小就认识,但阮童每次见到他,恨不得眼睛长到头顶去,根本瞧不上他。
他清隽的眉宇微蹙,看着面前的女人,心中疑惑越来越深。
“我们回头再聊,我先去给二宝送药。”说着,阮童就麻溜地走了。
若仔细观察,可看出她步履有些凌乱。
直到感觉不到后面那压迫的眼神后,她才稍微喘口气。
阮童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怎么会畏惧一个农村小伙子的眼神呢。
莫不是因为他当过兵的缘故?
她刚把药交给婆婆吴敏珍,门外就传来一个着急的声音。
“顾家的,你们二宝烧退了吗?我家二蛋越烧越厉害,现在整个人都晕沉沉的!这可咋办啊!?”
说话间,一个壮实的汉子小跑进来,用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有些焦急地询问。
顾文林和吴敏珍目光同时看向阮童。毕竟这药对他们而言可是神药,珍贵无比。
阮童眨了眨眼,二老这是在征求她意见?
“大牛啊,你们家二蛋也发烧了?”
见阮童没开口,吴敏珍关切问道。
“唉,昨个他和二宝在水边玩,晚上回去就发烧了。我听说二宝昨晚也烧的厉害?”
说着,大牛的目光落在二宝身上,见他很精神的在床上玩积木,惊讶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刚去找了赤脚大夫,他自己都恹恹的,说也生病了,这两天都不能出去看诊。他没来,大宝的烧是咋退的?”
那眼神里的诧异,期待之色毫不遮掩,阮童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于是开口:“二宝吃了我配的退烧药,所以退烧了。”
见阮童开口,吴敏珍帮着解释:“我家童童曾经跟他们村里的大夫学过医,会配一点药,是不是童童?”
阮童点头,婆婆讲的话分寸得当,不故意卖弄也不拖大。
毕竟她才嫁过来,人生地不熟的,就算她有想救人的心,但也要对方相信,她才会考虑出手。
“那麻烦你帮我家二蛋看一下吧。”大牛弯了弯腰,恳求着。
阮童没拒绝,出发之前拉着婆婆一起,免得村里看到一个人去隔壁,不清楚的说不定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
阮童给隔壁的二蛋看完病,刚走出院子,就感觉到天旋地转。
她一手下意识紧握着吴敏珍的手,一手扶着额头,虚弱道:“妈,我头晕,想回去休息。”
见阮童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连忙搀着她回家。
回到家,阮童昏昏沉沉睡着,这一觉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整个顾家上下也都人心惶惶。
等她清醒过来,墙上的挂历牌告诉她已经三天过去了,她猛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好像……新婚夜之后,她没吃安全药!
阮童感觉有了点精神,这才缓缓坐起来。
她思索了一番,那几天应该是她的安全期,不会那么倒霉中奖吧。
静下心来后,她为自己把了脉,才知道原主身体太过虚弱,加上她用空间费神费力,导致她整个人体力,精力都跟不上,这才昏睡了这么久。

第004章:这几天一直守着我?
阮童正想着会空间拿些中药,给自己补一补,小姑子顾琴推门进来了。
“哎呦,你可终于醒了。”顾琴斜睨着她,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顾琴是顾家老小,在村里上初中。
小姑娘长得倒是挺标致,就是这嘴巴怎么那么惹人厌呢。
阮童敛下眼睑,没搭理她。
顾琴年纪小,哪里能沉得住气,往床上一坐,话匣子就叭叭的打开了。
“你也太能睡了,这一觉就睡了三天,我妈和四哥轮流守着你,就怕你这么睡过去了。”
顾琴说话间翻着白眼,丝毫不掩饰对她的不喜。
她在昏睡间迷迷糊糊醒了几次,看到过婆婆守着她。倒是知道顾白也守着她,多少有些惊讶。
“二宝怎么样?好些了吗?”阮童没接她的话,而是问出自己关心的事。
顾琴狐疑瞥了她也一眼:“呦,天要下红雨了,你居然会关心二宝?”
“……”阮童真不想搭理这丫头。
她算是看出来了,顾琴对原主有很大的意见。
原主以前到底是怎么个作法?让所有人都瞧不上她?
阮童眉头紧皱,瞪着她一眼,带着戾气:“问你话呢,二宝怎么样了?还发烧吗?”
在这么豪横,也不过是个孩子,被阮童这么一吼,立刻乖乖回答:“好……好多了,我听说二宝的病是你治的?你有这本事?”
见顾琴嚣张气焰弱了些,阮童唇角微勾:
“我不止会给小孩子治病,还能看出你的问题,你月经来了没?来的时候肚子有没有难以忍受的痛感?要嫂子帮你看看吗?”
听到这话,顾琴犹如炸了毛的猫一般,猛地跳起来:“你,你……你这个坏女人!”
说完,顾琴羞红着脸跑出了屋子,那模样仿佛后面有吓人东西似的。
阮童勾唇笑了起来:“脸皮这么薄还敢在我面前阴阳怪气的说话!”
看了眼窗外的天色,阮童没继续在床上窝着,刚起身换好衣服,就见婆婆吴敏珍进屋。
“童童,你睡了好几天,没事吧?”
阮童朝着婆婆甜甜笑了笑,知道婆婆是真的关心自己,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凳子上:“妈,不用担心,我这老毛病了,只要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真没事?”吴敏珍疑惑地看着她,好好的人怎么能睡这么久,随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童童啊,你也是大夫,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的。谢谢妈这几天一直守着我。”阮童真诚感谢。
“我只是偶尔过来看看,都是老四守着你。”
吴敏珍笑着解释。
阮童扯了扯唇角,这便宜老公多讨厌原主,她心里门清,居然会如此照顾他?真是奇怪。
但转念一想,她想这么多干嘛?
两个人不就是搭伙过日子嘛!
这时,大宝趴在门框往里瞅:“奶奶。”
听到声音,阮童扭头望过去,只见大宝一副‘我讨厌这里’的抗拒模样,一个劲儿的喊吴敏珍。
吴敏珍对他招了招手:“好孩子,快进来,这是你娘。”
大宝小脸板的严肃极了,不情不愿的跨着小步子走进屋,一头窝在吴敏珍d怀里:“她不是我娘,后娘都是欺负小孩子的坏蛋!”
听到这话,阮童只是挑了挑眉,没说话。
顾家目前就大宝和二宝两个小娃娃,被顾家二老当宝一样宠着,而且孩子还这么小,不懂事,阮童并不想跟这么小的孩子掰扯啥。
“你这孩子!”吴敏珍严肃地瞪了他一眼:“之前奶奶不是跟你说过,童童就是你和二宝的娘!”
“不,她就是后娘!”大宝生气的从吴敏珍怀里挣脱开:“后娘是坏人!我不喜欢奶奶了!”
大宝嚷嚷着跑了出去。
那不满又幽怨的小眼神,让阮童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吴敏珍有些愧疚的看向阮童:“童童啊,他……”
“妈,你也别急,我是不是真心对待他们,相信他们会在之后的相处中感受的到。”
阮童开口安慰着。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遇到了明事理的婆婆,会来事儿。
就是原主那作的坏名声,让她有些头疼。
阮童觉得自己能把事情转回到目前情况,已经算是王者开局了,以后的事慢慢来吧。
吴敏珍倒是有些惊讶。
没想到阮童如此通情达理,和之前她所了解的仿佛不是同一个人,心中没有一丝疑惑那是不可能的。
看她那表情,阮童福至心灵,不动声色解释:
“妈,现在我长大懂事了,知道自己以前那性格不好。”
阮童觉得,跟吴敏珍这样通情达理的婆婆说这些话,是再合适不过的。
一方面,婆婆肯定会帮她把话传到外面,让大家都知道她是真的改变。
另外一方面,她讲话不用讲的太明白,婆婆必然能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这是要跟顾白好好过日子的节奏啊。
果然,吴敏珍欣慰地拉着她的手:“童童真是长大懂事了!好好,以后老四若是欺负你,你就告诉妈,妈给你做主!”
“谢谢妈!”阮童莞尔一笑。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后,阮童亲昵的挽着婆婆的手一起离开了屋子。
老二媳妇许燕刚出屋,就看到这一幕,婆媳两个有说有笑,许燕气得磨了磨牙,转身摔门又回屋了。
“不是刚出门吗?怎么又回来了?”老二顾荣靠在床边,悠闲地晃着腿。
“还不是碰到阮童那个狐狸精了!也不知道她给你妈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被她哄的一愣一愣的,真是瞎了眼了!”许燕气鼓鼓地道。
原本还悠闲的顾荣,听着到这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坐起身来不爽地看着她:“什么你妈你妈的,那是咱妈!”
许燕瞪了他一眼后就转过头,不想搭理他。
顾荣冷哼了哼,“咱们结婚都三年了,我这也没少出力气,你这肚子就是不争气,怀不上。就算生个闺女那也是咱们顾家的宝,
到时候爸妈还不得把你当成祖宗疼爱着?”
不提孩子还好,一提孩子许燕就一肚子气。

第005章:存了别的心思
她站起来,气愤地指着顾荣嚷嚷道:“这才结婚三年,你就嫌弃我生不出孩子,这日子没法过了!”
说完,许燕转身就走。
她娘家就是这个村的,心里不爽就回娘家过几天。
“走吧,走了就别回来了!”
顾荣又躺回床上,抱着枕头一副要继续睡觉的模样,一丝一毫挽留都没有。
气鼓鼓的许燕刚走到大门口,就碰到要进门的阮童。
她故意加快脚步,直接挤过去。
眼看着许燕那又高又壮的身体就要朝阮童撞过来,脚下就是高高的门槛,以阮童这幅小身板,根本遭不住许燕这一撞。
阮童下意识闭着眼,整个人朝后仰去。
预想中的疼痛没传来,反而落入一个温热结实的胸膛之中……
阮童惊讶睁眼,扭过去就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
男人低头看着怀中的人。
一双炙热的手梏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牢牢搂在怀中。
阮童身子颤了一下,小脸红了大半,嗫嚅的轻道:“谢谢四哥。”
顾白目光闪烁了一下,仍维持着平淡的模样,“小心点。”
“走路都不带眼睛的吗?”见阮童没如料的摔倒,许燕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阮童回瞪着她,懒得跟这种悍妇一般见识,想让她不痛快,办法多得事,没必要正面硬刚。
“四哥,我听妈说,这几天都是你守着我,照顾我?真的谢谢四哥。”阮童声音本来就轻轻软软的,此时她可以压低了声音,更是温柔好听。
男人没否认,“照顾你是应该的,不用谢我。”
阮童朝他甜甜一笑。
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让许燕心里燃起了愤怒的烈火,她狠狠咬着牙后槽,她怎么都没想到,一向清冷无比的顾白,居然会对这个女人如此温柔!
不想在看这画面,许燕骂骂咧咧列的离开。
两人之前带丝旖旎的气氛,被这突兀的声音破坏了。
阮童从他怀中挣脱开,忽视脸上越来越热的温度,解释道:“我刚去看了二宝,他已经好了,所以打算去隔壁家看看二蛋。”
“他也好了,不用去看了。”说着,顾白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这是村长给你的,他知道你救了二宝和二蛋,想邀请你去村卫生所,给赤脚大夫咱叔帮忙。”
看着那张纸,阮童清秀的眉头微皱。
对于这个年代来说,获得一个有编制的工作比什么都金贵。
但她志不在此,她阮童不会拘泥在这小山村里。
她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
似是看出阮童的迟疑,顾白声音也倏地沉了几分:“你自己考虑一下,不想去可以拒绝。”
“嗯,谢谢四哥,我考虑一下。”阮童扬起娇俏的小脸,朝他笑了笑后就抬脚进院子了。
顾白深深看了眼她离开的背影,也跟着迈步进了院子。
午饭时,大家看向阮童的眼神,都有了些变化。
吴敏珍把阮童的意思转达给了顾文林,他倒没什么,只要阮童愿意和顾白好好过日子,不瞎闹腾就行。
顾琴和大宝依旧警惕的看着她,两人仿佛一个战线的小伙伴。
二宝看到阮童开心的朝她挥着小手,“吃糖,糖糖好甜。”
吴敏珍宠溺的刮了下他的鼻子,随后看向阮童:“自从二宝吃了你的糖,就惦记上了,嘴馋的很。”
阮童柔柔笑了笑:“小孩子都喜欢吃糖。”
说着,她像是变戏法似的,从上衣口袋里,实则从空间里拿出一把五颜六色的糖。
二宝看到,大大眼睛立刻闪起开心的光来。
“奶奶,要吃糖糖。”
阮童伸手揉了揉二宝的头,“吃糖可以,但要先吃饭?好吗?”
“好,次饭饭。”二宝开心地拍着巴掌。
顾荣看着,有些酸溜溜地开口:“还是弟妹厉害,这么快就把二宝笼络了。”
阮童微微抬起眼皮,放在一颗糖放在顾荣面前,轻声道:“二哥也吃颗糖,要不然冒出的话都带着酸水。”
“……”顾荣愣了半晌才回过神。
这四弟妹的嘴,够损。
午饭后,阮童帮着一起收拾碗筷,准备拿去厨房去洗。
她刚要上手,吴敏珍一把拦住,“童童啊,让琴儿洗,你回去休息。”
旁边的顾琴撇撇嘴,“万一洗个碗晕倒了,岂不是又要睡三天?”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吴敏珍拿起筷子作势假装要打她。
顾琴吐了吐舌头,一个劲儿地往门口躲。
阮童没理会顾琴的阴阳怪气,好脾气的道:“妈,顾琴下午还有课,让她回屋休息吧,碗我来洗。”
说着,阮童捋起袖子,麻溜地干了起来,动作利索,倒不像是没干过活的。
原主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家里老阮头十分宠爱阮童,按理说不会让她在家里干活才对。
顾琴见到有人揽活,自然撒丫子跑了。
吴敏珍多少有些不放心,一直在厨房陪着。
见她麻溜的洗刷干净,将碗碟整齐摆在碗柜里,心里多这个媳妇好感又多了几分。
离开厨房,刚走到自己屋门口,就听到自家老头和老四的谈话。
“这么好的机会,她还犹豫?”顾文林声音很大,屋外的吴敏珍听得一清二楚。
顾白倒是很淡然:“嗯,她说考虑考虑。”
“不会存了其他什么心思吧?”顾文林眉头紧皱,这么好的工作机会,一般人都上杆子往上跑,她怎么还这么犹豫。
这是,吴敏珍推门进来:“老头子,你乱说什么呢。”
“你这个婆娘懂什么?”顾文林冷哼,“要知道咱们村的卫生所可是有编制的,一般人进不去,她这么犹豫,明显是不想在咱们村里呆着。”
听老头子这么一分析,吴敏珍觉得有几分道理。
顾白依旧那副淡淡的神色,“随她。”
想走的人,他也不会强求。
说完,他起身出门,刚打开门,就遇到了阮童。
四目相对,顾白率先移开了目光。
刚要打招呼的阮童,见他如此无视自己,阮童一脸的莫名其妙。
看着前面坡脚男人的身影,总觉得这男人阴晴不定的,叫人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