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漾江砚舟

第11章 知兄者莫过于妹
两个小时过去了。
周末黎和林辛濛这边还是星点起不了火焰。
注意到陆漾那边的情况,林辛濛看向耐性被消耗差不多的周末黎,提议道:“陆漾他们生起了火,要不,我们去找他们借点火吧。”
周末黎望向陆明屿围着的火堆,收回视线,带着点不确定问:“他们会同意吗?”
“会的!”林辛濛自信点头,主动揽活,“我和陆漾是高中同学,比较熟,我去的话,相信她不会拒绝的。”
周末黎将信将疑,温驯出声:“好,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
林辛濛兴高采烈跑向陆漾和陆明屿。
温笺扭回头,看向还毫无半点星火的木头,:“要不,我们也找他们借点火?”
秦亦谭后槽牙摩擦,咬牙切齿,反驳:“绝不!”
温笺提出灵魂拷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生出火?”
秦亦谭语气瞬间弱了:“......不知道。”
林辛濛:“陆前辈,我是林辛濛和周前辈一组的。”
陆明屿正将一根木材放进火堆里,闻声,他抬起眼入目的是林辛濛的笑脸。
他对她有点印象。
节目开拍前,她找他搭过话,还带了亲手做的甜品给大家吃。
如若对方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陆明屿还是很有礼貌的,“嗯。”
只一个粗略的拟声词,陆明屿又将木块丢进火里。
林辛濛杵在一旁顿觉难堪,她挤出自认为很自然和睦的笑容道:“我可以跟你们借点火吗?”
陆明屿握住火把的手还未举起,清脆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不可以。”
不留余地的拒绝。
林辛濛上扬的嘴角瞬间僵住,她看向陆漾,煞感伤心:“陆漾,我就借一会儿火把,很快就会还给你们的。”
陆漾绕开她的话,缓声细语地反问:“假如我借你们的锅,用完再还给你们,你们同意吗?”
语气很和睦,但这话......
林辛濛一噎,神情凝重。
很明显,不可能同意。
林辛濛:“锅和火不能同等,而且锅是周前辈辛苦掷飞镖获得的奖励,这就.......”
她一脸难以为情的模样,成功带动屏幕前的网友慷慨激昂敲打键盘。
【锅是周末黎和林辛濛凭实力赢得的第一名奖品,她陆漾凭什么啊!】
【林辛濛说的没错,这火和锅根本不能划等号,不能用来做比较!火可以生火,锅可以生锅吗?!】
【陆漾未免也太小气了吧,这个综艺难道不应该合作共赢吗?小肚鸡肠!】
【想要锅啊?有本事自己去夺得第一名啊!】
在心胸比太平洋还广的陆明屿说话前,陆漾完全无视林辛濛我见犹怜的眼神,手勾着眼镜架,转了圈,太阳光被折射,晃得镜头一闪一暗。
“这眼镜也是我哥辛苦掷飞镖得来的。”
陆明屿:“?”
我什么都没做啊!
嚯!
漾漾肯定以为我是故意脱靶的!
毕竟她眼里的我是多么的完美无缺啊!
思至此,陆明屿朝陆漾抬了抬下巴,投以赞许的眼神。
知兄者莫过于妹!
林辛濛甚是迷惘,“你的意思是?”
“以物换物是人类的智慧。”陆漾说,“你拿什么换眼镜。”
借火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为了哥哥的命,她得隔断哥哥和林辛濛的所有联系。
【借点火,何必上纲上线呢?不借就算了,还搞什么辛苦获得的,也不嫌弃丢人!】
【前面的,别为了黑而黑啊!我觉得陆漾做的没错啊,物资匮乏,以物换物是最公平不过的了!】
【对啊,别躲在互联网后面站在道德最高点指责别人!】
林辛濛眼神往火堆飘忽,又望向不远处正等她借火回来的周末黎,咬了咬下唇,极其难为情。
暗了暗,林辛濛决定找系统决定。
半个月前,她重生回来还意外得到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叫做概率系统,会根据她所在的情况,分析哪种会是更优的选择。
且积分越多,可解锁功能越多。
现在可以解决选择题,后面说不定连800字作文题都可以完美解答。
林辛濛:系统,帮我看看
A)拒绝陆漾,转而向陆明屿求助
B)同意陆漾,交换眼镜
这两个选项选哪个获得火的概率更大?
[本次分析需兑换20积分,是否兑换?]
林辛濛:兑换。
[经过数据分析,得出A成功获得火的概率为50%,B成功获得火的概率为100%。]
林辛濛:好,选B!
[......]
宿主脑子似乎有毛病。
这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还要浪费积分兑换。
人类的脑子果然高深莫测!
“好,你在这等着,我和周前辈讨论下。”
林辛濛喜溢眉梢说完便走回去。
陆明屿偏过头,白皙的额头不知何时染上了点灰,“漾漾,他们想要火我们借给他们就是了,把眼镜给他们了,我们继续钻木取火吗?”
余光瞥向还在拼命钻木取火的秦亦谭,早已满头是汗,却毫无所获。
这眼镜可是个好东西啊!
“我有其他方法。你的脸,脏了。”
“哪里脏了?”
陆明屿用手擦左脸,左脸也脏了。
他又用手擦右脸,右脸也脏了。
陆漾:“......整张脸。”

第12章 炫我嘴里
陆漾:“......整张脸。”
陆明屿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此刻又没有镜子,陆漾指了指干净的雨水坑,“手也脏,去洗洗吧。”
“哥去了,漾漾,你看着火,别让它灭了。”
“好。”
周末黎见林辛濛空手而归,迟疑道:“他们不借吗?”
林辛濛:“陆漾说眼镜是他们的物资,我们得用价值相当的东西和他们换。”
周末黎缄默了几秒。
林辛濛:“这火借来也只是一时的,拿到那副眼镜,我们之后就不愁没有火了。与其拿物资换火苗,不如直接换眼镜。”
论工具的重要性。
周末黎看向两人丰盈的物资,思虑过后和林辛濛达成了一致。
他们物资现在还很多,换一副眼镜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割心头肉。
没一会儿,物资大户林辛濛抱着小袋芒果干跑了过来。
她跑的时候,白裙飘逸,长发携风,清纯又富有活力,妥妥洋溢青春气息的校园初恋。
林辛濛站在陆漾面前,有些气喘,“我们拿芒果干换你们的眼镜。”
陆漾审视芒果干,眼神没有太大波澜,不由得让信心满满的林辛濛心都揪起来了。
她不会反悔了吗?
或者,她要狮子大开口?
陆漾伸手接过芒果干,将老花镜给林辛濛。
“合作愉快。”
看着陆漾的笑容,林辛濛不由得一愣,“合......合作愉快。”
怎么感觉她像是在谈大生意呢?
陆明屿洗完脸和手,整个人都清爽多了。
他额前的头发沾湿了,挂着水滴,整张脸蛋在光与水珠的衬托下越发的白皙耀眼,引得网友疯狂舔屏。
陆明屿心情愉悦,瞧见陆漾手中的芒果干,挑眉道:“漾漾,炫我嘴里。”
【笑死我了,前一秒,新鲜出炉大帅哥,看见妹妹后一秒,破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陆明屿为什么这么沙雕,简直憨批一个!】
【什么!炫你嘴里?超酷的哟!】
陆漾将整包芒果干丢给陆明屿,真诚问:“炫是什么吃的意思吗?”
“是,网络用语。”
陆明屿抬起眉,心里生疑,但也没多问。
这不是漾漾告诉我的吗?
怎么就不记得了?
可能是最近课业多,她一时想不起来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陆漾那个小表情笑死我了!】
【陆漾仿佛在说,oh!我的傻子哥哥!】
【这芒果干看起来不错,什么牌子的,我也要去买!】
秦亦谭和温笺最终放弃了生火,他们的食物都可以直接食用,不必煮。
“咦?”
温笺发出疑惑。
秦亦谭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陆明屿正用芭蕉叶裹着烤熟的番薯吃。
掰开两段,镜头里热气腾腾,糯糯的番薯看起来极其有食欲。
温笺咽了咽口水:“他们吃的是什么啊?感觉很好吃。”
“番薯!”
秦亦谭咬牙切齿道。
温笺扭过头,“番薯?”
“嗯!”
秦亦谭攥紧了拳头,心胸无比的憋屈。
为什么养尊处优的他会知道这个东西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是节目组特地给他准备的。
原本,秦亦谭想着过几天再去“偶然”发现食物,这样就显得不是那么明显。
完全没想到,一扭头,他又给别人做嫁衣!
对方还是陆明屿!
气死了,可是不能表现出来。
陆明屿咬了两口,煞是满足:“漾漾,你在哪里发现这个好东西的啊?”
“噢,”陆漾说,“刚刚走那边拿艾草时候,不小心将番薯藤拔出就看到了这个。”
她没说谎。
她本来是去看看有没有果树的,却看到了被砍了铺在地上的一片艾草,翻了翻,就看到了刚翻过,还没干的泥土和番薯。
陆漾是开拍前临时进来的,加上素人没有粉丝基础,节目组并没有安排专门的航拍。
听到这话时,节目组的人满是错愕。
“?”
正常人谁第一天敢进那片茂密森林啊!
其他组捡树枝都是在森林边缘徘徊的,不敢深入。
失策啊!
陆明屿:“漾漾,哥瞧见那边有椰子树,等下给你摘椰子吃。”
见陆明屿信心十足,陆漾也没打击他。
“……好。”
【怎么回事?这不是一个荒野求生综艺吗?怎么像是野外美食综艺?】
【决定了!番薯!我的晚餐!】
【节目组还是太仁慈了,给了个大礼包包裹,还有番薯,这不妥妥出来野营的嘛?】

第13章 挟妹妹以令陆家
大家一天没吃饭,这会儿饥肠辘辘了。
番薯的香味扑鼻而至,周末黎和林辛濛用锅烧了些水饮用,其他的吃干粮。
秦亦谭和温笺也吃了点东西,填充肚子。
傍晚,落日余晖洒落,美丽的晚霞烧红了半边天,远处海平面倒映出金色粼粼。
太倔强的人总是不如圆滑的人。
这点道理在陆明屿和秦亦谭身上展示的淋漓尽致。
温笺叫陆漾帮忙稳固帐篷的缝隙间,陆明屿和秦亦谭在椰子树下展开了“椰子之谜”的争论。
“陆漾,你是怎么想到用眼镜生火的?”温笺好奇地问。
陆漾简明扼要:“在书上看到过。”
“我在书上也看到过钻木取火,不过秦亦谭钻了好几个小时都生不了,钻木取火是不是假的啊?”
“不是。”
陆漾说:“是他用的方法不对。”
方法不对……
温笺陷入了沉思。
还没等她进一步发问,林辛濛就急匆匆跑过来。
“不好了!出事情了!”
温笺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出什么事情了!?”
反观陆漾风轻云淡固定好钉子,毫无半点好奇心。
淡定得让林辛濛都开始自我怀疑了。
她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错觉。
“呃……陆漾你哥哥和秦亦谭前辈似乎在争夺椰子。”
提到陆明屿,陆漾“啊”了声,又若无其事开口:“哦。”
林辛濛:“?”
哦?就没了吗!
系统给了林辛濛新任务,成功化解陆明屿和秦亦谭的椰子矛盾,她就可以增加100积分。
但她思来想去,还是想先来靠近陆漾。
温笺拧起眉,“要不我们还是去看看吧,等下他们要是在这里打起来就不好了。”
陆明屿和秦亦谭两人有多么不合,温笺有所耳闻。
这是她solo出道后的第一个综艺,温笺不想让综艺无疾而终。
这块地方,有山有水有树。
是节目组精心挑选的录制地方。
为了不亏待艺人们,节目组神不知鬼不觉增加了物资。
比如说椰子。
工作人员原来计划是打下几个椰子,放在地上等嘉宾自己拿,但无奈椰子树太高了,他们也无能为力。
只好去菜市场买三个椰子放在椰子树下,装作是椰子自己掉下来的。
在系统的帮助下,林辛濛带着周末黎提前去搬了两个椰子回去,剩下的一个被陆明屿和秦亦谭争夺。
秦亦谭:“是我先看到的,椰子就应该是我的!”
陆明屿嗤笑一声,“笑话,你眼睛看到的东西难不成都是你的吗?”
秦亦谭据理以争:“你不能以偏概全,陆明屿我知道你平时看不惯我,但现在在录制节目,你要讲道理!”
陆明屿冷笑,“讲道理也得和有良心的人讲,你扪心自问,你有吗?哦,你连心都没有。”
秦亦谭这种人,颠倒是非,不达目的不罢休,陆明屿在他手下吃了不少亏。
秦亦谭怒红了眼,咬紧牙关,很快又恢复一脸无辜的样子。
“如果你还是因为上次我在年度盛典不小心撞了你一下的事情生气的话,我道歉,但这个椰子是我先看到的。”
示弱,装可怜。
对付网友最有效了。
提起盛典的事情,秦亦谭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
而挑衅和作恶的嘴脸。
对付陆明屿最有效了。
【哦豁!我最期待的画面来了!打起来!打起来!!】
【节目组请他们两个肯定就为了让他们表演双人对决,我赌五毛钱,陆明屿胜!】
【这分明是我家秦亦谭先看见的,椰子就应该是他的,陆明屿肯定是嫉妒秦亦谭拿走了年度最佳男歌手,才四处挑刺!】
*
“哎呀!”
工作室内,赵言述捧着粉白相间的奥特曼模型,惊呼出声。
“我忘记把礼物送给漾漾妹妹了!”
江砚舟漫不经心动了动眉,“漾漾妹妹?”
赵言述:“对啊!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认妹妹吗?”
江砚舟睨了他眼,重复道:“你们男人?”
”害!”
赵言述猛拍了下自己脑袋,“被化妆师带跑偏了,我都忘记自己是个男人了。”
思起什么,赵言述贼贼地看向江砚舟,“不过你到底有什么把柄在陆明屿手中啊?”
他还是第一次瞧着这位大佬如此妥协。
赵言述将奥特曼放在柜子上,拉了张椅子,眼珠转动,思虑过后,说:“他知道小时的事情?”
思来想去,陆明屿能拿到的把柄就只有这个。
江砚舟不置可否。
赵言述:“不对啊!我们又不怕被爆出。”
鲜少有人知晓江锦时的存在,虽然陆明屿偶然碰到过江锦时,还误以为江锦时是江砚舟的私生子。
但这事对他们完全构不成威胁。
赵言述脑洞大开:“难不成,你和陆家有世仇,准备挟妹妹以令陆家?报复陆家?”
“……”
“更不对啊,你和陆家没仇没恨的……”
江砚舟修长手指在屏幕停顿,似鸦羽的睫毛扇了扇。
赵言述抻长脖子,窥探了眼手机屏幕。
关于求生综艺的资讯:
惊!开局掷穿摄像头!陆明屿的圈外妹妹有多神!
“......”
啊这...这什么新媒体忽悠人的标题啊?
不对!
他在看什么!
“你去探班该不会就为了有个妹妹吧?”
赵言述嗓音徒然提高两个调,“你们男人就这么喜欢有个妹妹吗?!”
江砚舟指腹在屏幕轻点,闻声,抬睫:“你们男人?”
又迷糊了。
“现在不是纠结我性别的时候,难不成你真想认陆明屿的妹妹做妹妹吗?”
赵言述回来后,曾去粗略了解过陆漾的背景。
猜测陆漾参加综艺是想让陆明屿带她出道,而江砚舟怕是要被他们兄妹当成棋子,蹭热度。
赵言述把自己目前所知和江砚舟告知完,声音沉了些:
“虽说陆明屿之前救过你,但这都好几年前事情了,如果他妹妹真的想出道,我可以给她介绍资源,但和你捆绑在一起,我不推荐也不同意。”
江砚舟轻描淡写道:“她应该不想进娱乐圈。”
“不进娱乐圈?那她参加综艺做什么?”
“可能...体验生活。”
“......”
荒野求生=体验生活?
谁会去荒野求生体验生活啊!这不是自找苦吃嘛。

第14章 有本事你咬我啊
此刻,荒野求生综艺。
气氛剑拔弩张。
陆明屿指骨收紧,胸腔稍起伏,在怒火中烧遮住本就不多的理智前,身后插进第三人的声音。
“哥,你在这站着干什么呢?”
陆漾、林辛濛和温笺三人走了过来。
傍晚的风拂过,撩动了她们的头发和衣摆。
风格不一的三人,在此刻显得恬静又美好。
【妈妈!美女们给我组团出道吧!团名叫一个美女顶三个臭男人!】
【国民初恋林辛濛!!我爱你老婆!!】
【为什么我在软妹陆漾身上看出了拽姐的气场?软妹和拽姐为啥莫名的和谐?】
【我的女鹅温笺,今天的妆容也太精致了!给妈妈出108张自拍!】
温笺好奇地问:“这边有发现节目组的任务吗?”
秦亦谭没什么好气:“没有。”
这一天光是准备东西都够忙了,大伙都没心思找节目组的隐形任务。
秦亦谭瞧见陆漾,计谋从心生:“陆漾,你劝劝你哥哥,这椰子是我先找到的,按照先来后到,理应是我的。”
陆漾视线移到地上不大不小的椰子,看看陆明屿又看看秦亦谭。
陆漾明明看起来学生气十足,可她的视线瞟过来时,秦亦谭却觉得背脊发凉。
有实质的目光,像是一把无形的剑。
[提醒宿主,任务开始,请劝解陆明屿和秦亦谭。]
机械声音响起,林辛濛上前迈一步,搓着手,声音放得低。
“陆明屿前辈,你很想要椰子吗?”
秦亦谭冷哼:“想要椰子也不能抢我的啊!”
林辛濛:“陆前辈,我有一个椰子,刚刚好我不太喜欢,我给你吧。”
【林辛濛也太好了吧!这么稀有的物资也拱手相让!】
【懂事的孩子没糖吃,我可太心疼林辛濛了呜呜呜呜】
【明明是陆明屿晚到才没有椰子,为什么要让林辛濛承担啊!陆明屿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谁搭上陆明屿谁倒霉,这不妥妥一个屁事精吗?完全拖后腿,还容易冲动,真是无语了,为什么要让这样子的人上综艺啊?】
【陆明屿这次可没有错,虽然之前打人是他的不对,但这次我全程看了,明明是陆明屿先到椰子树这的,按照先来后到也轮不到秦亦谭啊!】
弹幕唇枪舌战,网友各持己见,战况激烈。
陆明屿:“不必。”
林辛濛:“?”
陆明屿冷声同秦亦谭道:“按你说的,你的眼睛先看到就是你的,那我昨晚梦到了椰子,这椰子就是我的了?”
秦亦谭狡辩:“歪理!谁知道你昨晚有没有真的梦到,你又没有人证物证。”
“那你有吗?”
陆明屿说:“你说你的眼睛比我先看到,所以可以把你眼睛挖出来做物证?”
秦亦谭脸色肉眼可见的差了,“想要椰子就各凭本事了,有本事你咬我啊!”
陆明屿:“虎毒不食子。”
温笺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林辛濛见初效不佳,慌忙中拔高了音量:“秦亦谭前辈,我把我的椰子给你,你不要和陆明屿前辈争了吧。大家都是朋友。”
要是再早些,说不定两人都会同意林辛濛的建议。
但现在这种情况,谁先退缩就是心虚。
秦亦谭:“我要一个公平!”
林辛濛:“?”
难道你们不应该唯女主是从吗?
要什么公平!
我看你就很贫!
林辛濛:系统,说好的这个任务难度系数半颗星呢?
[机会不等人,自求多福。]
林辛濛:……
争持不下,温笺尝试劝说秦亦谭。
“秦亦谭,算了吧,吃不了椰子也无所谓,反正我们还有很多食物。”
这话没错,但…算了?
不可能的事情!

第15章 猴子派来的卧底
争持不下,温笺尝试劝说秦亦谭。
“秦亦谭,算了吧,吃不了椰子也无所谓,反正我们还有很多食物。”
这话没错,但…算了?
不可能的事情!
退一步海阔天空向来不是秦亦谭的作风,他只喜欢添油加醋。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他们两个像是幼儿园小朋友在抢食物】
【前面的朋友未免笑得太大声了吧?不过,挺好笑的哈哈哈哈哈】
【哦吼!哦吼!打起来,打起来!】
【我赌一分钱,陆明屿胜!毕竟这么多次都是秦亦谭被打!】
看热闹吃瓜的从来不嫌事大。
正在吃盒饭的导演忧心忡忡,“这不会真打起来了吧?”
“我们只准备三个椰子,难道不是为了看这种场面吗?”不知哪一位工作人员说了句。
“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
导演声情并茂描绘:“我们理想剧本是,嘉宾1号毫无意义的推给嘉宾2号,然后被不出意料地拒绝了。几人客气来客气去,大家都很文明,没有人吵架。”
众人:“……”
这是求生综艺,你这个剧本的确很理想。
理想到把观众当智障。
一人弱弱提问:“导演,所以现在怎么办啊?真的让他们打起来吗?”
虽说陆明屿和秦亦谭给综艺带了不少话题和热度,但要真打起来,遭殃的还是节目组。
导演低头思索,徘徊顷刻,说道:“我们先静观其变,要真造成不可逆转局势,再说。”
同时请陆明屿和秦亦谭参加综艺的风险,他们已经评估过了。
结果是风险比宇宙大爆炸还大。
因此,为了保住节目,导演早就准备了后手。

“陆明屿,如果你道歉,我可以把椰子给你。”
闹得太僵会影响秦亦谭的风评,他试图挽尊,做出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阔达行为。
陆明屿眉峰拧起,“有本事跟我打一架啊,别在那瞎BB!”
秦亦谭:“我不是蛮夷,不动手!”
再说了,我要是打的过你,还用得着bb?
被自动消音的观众跟愣头青似的呆住了。
【瞎BB和瞎哔哔,有什么不一样吗?节目组消音消了个寂寞?】
【笑死了,墙都不扶就服节目组的消音!】
林辛濛插话:“别为了个椰子伤了大家的和气。”
温笺:“对啊,别把事情闹大了。”
林辛濛瞥了眼的陆漾,“陆漾,你也劝劝你哥吧。”
陆漾扫了眼林辛濛,同陆明屿说:“哥,这个椰子尾部呈现黄褐色,估计不新鲜了,口感不好。”
她的语速轻缓,说得真情实意,完全听不出半点承让的客气。
陆明屿将信将疑,“真的吗?”
陆漾:“嗯。”
温笺蹲下,不厌其烦左翻右翻椰子,仰头:“好像是不新鲜的,晃动椰子时候没怎么感觉到水的流动。”
秦亦谭哼唧,“这椰子看起来这么大,怎么可能会不新鲜。”
肯定是陆漾想给陆明屿找台阶下,特地找的理由。
“想要新鲜的,”秦亦谭斜视陆漾,指了指椰子树,强行挽尊,“这树上有很多新鲜的,有本事你自己摘啊!”
说他看中的椰子不好,分明就是打他的脸!
这椰子树这么高,爬都爬不上去,就看你怎么摘!
陆明屿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回道:“你为什么这么黑?是因为不想白活一辈子吗?”
秦亦谭被怼得顿口无言。
陆漾双唇微翘,语气带着点赞许:“哥,你现在是皮卡兵了。”
陆明屿像是个好奇宝宝追问:“皮卡兵是什么?”
陆漾:“站起来了的皮卡丘。”
【这兄妹可以组团讲相声了。】
【被妹妹夸了!陆明屿满脸写着快乐,仿佛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
【啊啊啊啊啊陆明屿侧脸绝了!!】
【没人关心秦亦谭吗?你看,他的眼睛眼睛瞪的像铜铃,好搞笑哦!】
兄妹俩一唱一和的,本就说不过陆明屿的秦亦谭更恼了。
如若不是陆漾在,陆明屿怕是早就因为在节目动手而被黑上热搜了。
现在秦亦谭就感觉自己是个跳梁小丑,任人嘲笑。
秦亦谭咬紧牙关,看向温笺说:“把我的椰子拿给我。”
温笺平时很讨厌这种自大的人,她抱住椰子往后退了点。
“我觉得你应该用请。”
他们是队友关系,不是奴隶和主人。
一卦接着一卦,秦亦谭脸都青了。
“把我的椰子请上来!”
众人:“……”
这人的理解能力似乎为零,他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体育老师:沧桑点烟.jpg
陆明屿感叹道:“椰子没了,可以再摘,智商没了……”
林辛濛连忙抢答找存在感:“椰子更多了?”
“……”
闻言,秦亦谭拿着椰子,狠狠瞪了眼林辛濛。
林辛濛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的话,这不是摆明了在讽刺秦亦谭智商不够,才得到椰子嘛!
思至此,林辛濛脸蹭一下憋红了。
“不是的…秦亦谭前辈,我……”
秦亦谭看出来了,林辛濛是站在陆明屿那边的。
所谓,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
节目开拍前,她特地找过来,一直陪笑脸,还以为是想要巴结他。
看来是想要做卧底的!
还好我智商高,一下子识破了猴子派来的卧底,不然就让他们得逞了。
秦亦谭没什么好话,“都说了无数次了,别叫我前辈,你是脑子不好还是耳背,这么多次都记不住。”
林辛濛眼眶瞬间湿红了。
“不是的……前辈……”
林辛濛:系统!不是说他们对软弱可怜的女主毫无抵抗力吗?!
[你演技太差了,建议修炼一下,再出来混。]
林辛濛:……
完全没料到会是如此结果。
劝解秦亦谭和陆明屿的剧情线过去后,按道理这两个男人都会对她改观,心生好感。
可事实,非但没有好感,她还把秦亦谭给得罪了!
为了力挽狂澜,林辛濛只好把心思转向陆明屿了。
而陆明屿是陆漾的哥哥,想要套近乎,最好方法是接近陆漾。
“陆漾,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