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漾江砚舟

第6章 江砚舟说:“我为你应援。”
陈诉和小刘低声交谈几句,时不时瞟向陆漾。
陆漾猜得到事情和自己有关。
尚未走进门,便听到谄媚的声音从里头传来。
“江老师,您能来真是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啊!”
“您这边有什么需要的别客气尽管吩咐我们!”
摄影组员工来给陆明屿做开拍前的采访,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江砚舟,立马喜出望外找导演过来。
赵言述:“导演,我们是秘密探班,不必张扬,也不用管我们,你们去忙吧。”
陆漾走进,映入眼帘的是导演谄媚地和一个男人打招呼。
男人似没有说话欲望,让周遭沉冷不少。
导演站在一边噤若寒蝉。
陆漾没做停留,将目光投至不远处正在接收采访的陆明屿身上。
她并不打算进娱乐圈,参加综艺不过是为了冤种哥哥,因此,这些采访、先导片,她统统拒了。
“参加综艺,您有没有做什么准备呢?比如提前去学习求生技能?”
工作人员在摄像机边,拿着提前列好的提问纲要问道。
陆明屿说:“有啊,我最近在看书。”
工作人员追问:“什么书呢?”
陆明屿得意洋洋说:“小绿书。”
工作人员:“……”
嚯。
那你还真是勤奋好学!
“陆老师,请问您有什么优势呢?”
“脸长得好。”
“……”
访谈潦潦草草结束,陆明屿瞧见陆漾身影,大步上前,眉开眼笑:“漾漾,哥给你看个惊喜!”
陆漾犹疑:“什么惊喜?”
“就是他。”
陆明屿拉着陆漾站在江砚舟面前,陆漾才仔细瞧面前的人。
他的轮廓线条干净利落,鼻梁高挺,眉眼带着天然冷感,有种羸弱美感。
任是从小见陆明屿这般美男长大的她也不由得多瞧两眼。
“江砚舟,这是我妹妹陆漾,我妹妹就是你妹妹。”
陆明屿微抬下巴,心情颇悦:“漾漾,叫哥。”
陆漾:“……”
江砚舟眼眸闪动着惑人的光芒,酿出薄薄笑意,未深达眼底:“你好。”
他的声音干净好听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尾音微微上扬,既不轻佻又像是蜻蜓点水般撩拨无痕。
陆漾瞳孔微不可查缩了缩,而后慢声道:“您好。”
“漾漾,哥哥把你的偶像带来给你助威加油,高兴不?”
陆明屿偏头,压低了些声音问。
陆漾才想起,她离开的两年,这副身体一直在疯狂追星。
不过,虽是追星,眼光倒也不错,只追被内娱称为第一神颜的江砚舟。
社交账号全是关于江砚舟的动态,陆漾都来不及删除。
看来,陆明屿为了让她开心,特地请来了江砚舟。
陆明屿挑眉,暗示道:“江砚舟,你是特地来给我妹妹探班的吧?”
江砚舟意会他的意思,将视线转移到陆漾脸蛋:
“我为你应援。”
陆漾:“……”
偶像为粉丝应援?
可真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妙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陆漾假笑道:“谢谢哈。”
陆明屿:“谢什么,这是哥专门给你请的后援队,直接收下!甭谢!”
陆漾咽了咽口水:“哥,你该不会绑架人家了吧?”
“要真是被绑架了,他会眨眼求助的。”
陆漾瞥了眼江砚舟,总感觉这般高岭之花不应该和自家憨哥混在一块。
不是被绑架,那就是哥哥用钱砸了。
“漾漾,你要是想混娱乐圈就尽管混。”
陆明屿扬眉,继续道:“有我和江砚舟做你的左膀右臂,罩着你!”
江砚舟没对这番对话发表感想,低沉冷淡睨了眼陆明屿。
“准备要开拍了!”
陈诉提高音量,走了进来,对江砚舟略一颔首。
陈诉不容置喙说:“导演组准备好了,探班的话,之后再找时间。”
陆明屿还要和江砚舟说些事情,让陈诉先带陆漾去集合。
陈诉时不时瞄向江砚舟和陆明屿两人,心里是又喜又忧。
陆漾则望向不远处正和周末黎熟络的林辛濛。
林辛濛是电影学院的校花,因饰演一部小说改编的校园剧女主角而出道,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陆明屿:“为了保证我妹在节目录制结束前不受我那群黑粉的影响,你得隔三差五来探班,至于视频呢,综艺后我肯定会给你的!”
江砚舟:“你在要挟我?”
陆明屿笑呵呵道:“NO,NO,NO!这叫等价交换,再说了,我妹妹就是你妹妹,保护妹妹这不是哥哥应该做的嘛。我们可是妹妹的左膀右臂啊!”
江砚舟:“左膀右臂简称二臂,你自己二吧。”
“那你就是同意了!也不枉我两年前为救你,错过了我妹妹十八岁的生日。”
陆明屿啧啧自语,“你不知道啊,我妹可黏我了,就因为我没给漾漾过生日,那天之后漾漾性情就大变,娇蛮不讲理缺根筋,一点也不可爱。不过啊,还好,现在又可爱回来了。”
瞧着陆漾的背影,陆明屿感叹道:“谁能想到20岁的少女,2年前只是18岁的少年啊!”
江砚舟:“……”
是个正常人都能想到。
节目组工作人员过来催促,陆明屿没再多说,伸手握拳,捶几下自己左肩,咧嘴笑道:
“你以后也是有妹妹的人了,别太感谢我!”
“……”
陆明屿和江砚舟之前玩游戏时,靠妹妹赢了江砚舟,那是可以写进他人生辉煌事迹的事件。
陆明屿:我有亲妹妹,你有吗?
江砚舟:没有。
陆明屿:我有一个还在上学的亲妹妹,你有吗?
江砚舟:……没有。
陆明屿:我有一个漂亮的亲妹妹,你有吗?
江砚舟:……没有。
陆明屿:我有一个爱我的亲妹妹,你有吗?
江砚舟:你到底有几个亲妹妹?
陆明屿:一个啊!
江砚舟:……
一个游戏,九个问题,四个全是妹妹。
赵言述走过来时,江砚舟杵在原地,目不转睛望着不远处的节目组,不由得啧啧出声:“别说,陆明屿的妹妹长得是真好看。”
沉默一瞬,江砚舟兀地问了句:“你见过她吗?”
赵言述啊了声,始料未及,连忙说:“没见过!”
见江砚舟再度缄默,赵言述八卦兮兮问:“你认识陆明屿的妹妹?”
江砚舟好似经过细细斟酌:“说不定。”
赵言述:“?”

第7章 六月老公
秦亦谭摸着后脑勺还隐约觉得生疼,忍不住吐槽道:“这陆明屿的妹妹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手劲这么足。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助理答:“陆漾。”
“哪里冒出来的?没听说过陆明屿有妹妹。”
“这个就不清楚了……”
秦亦谭侧过身,环顾一圈周围,将目光锁在站着的陆漾身上,在阳光刺激下,他眯起了眼,思忖片刻,揣着坏心思,迈步走近。
秦亦谭向来没什么好事,看见他逼近的那一刻,陈诉瞬间警惕起来。
“这小崽子……”
闻声,陆漾漫不经心收回视线,落在不请自来的人身上。
陆漾礼貌性翘起双唇:“你好。”
“陈诉,你带的新人?”
秦亦谭鄙夷的眼神丝毫不遮掩,“一如既往没什么眼光,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进我们公司?”
陈诉沉声道:“多谢,不过我带人有很严格的要求,比如颜值一定要过关。”
言外之意,秦亦谭没过颜值线。
陆明屿和秦亦谭同吃一块原创音乐饼,经常被拿来比较,而每次两人站在一起,秦亦谭总是会被网友说成衬托陆明屿的绿叶。
秦亦谭气得紧咬后牙槽,将注意放在陆漾上:“小妹妹,这综艺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上的,娱乐圈也不是你想的那么风光,别到时候哭红了鼻子在镜头前找妈妈!”
陈诉肩负保护陆漾的重任,想上前说话却被她伸手拦住了。
陆漾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笑意,她仰起脸蛋,语气平缓:“前辈说的是,我见识浅,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不像是前辈未雨绸缪,提前找了节目组认爸爸。”
秦亦谭脸色蹭的白了下,眼神错愕。
难不成,她知道了他和节目组私下交易过?不应该啊,这件事他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秦亦谭努力冷静下来,觉得陆漾应该只是误打误撞,他恢复脸色,伸手想要搭在陆漾胳膊上却被不知何时来的陆明屿挡住了。
陆明屿推开他的手,不客气道:“认识一下没必要肢体接触,如果是手痒,找我。”
音乐盛典陆明屿破口大骂秦亦谭的事情还未消散,上次是有别人拦着,秦亦谭才不被打,但现在没人拦得住陆明屿,秦亦谭也不敢多逗留,生怕陆明屿压着旧仇,打他的脸蛋。
“哥,你和他有什么仇吗?”看着秦亦谭的背影,陆漾有些好奇问道。
陆明屿和秦亦谭不对付,她是知道,但具体原因,她觉得不是网络所说的争夺资源,争夺音乐奖项这么简单。
陆明屿伸手揉了揉陆漾脑袋,一点也不谦虚说:“估计是哥长得太帅了,他嫉妒羡慕恨吧。”
“……”陆漾有被无语到,她扫了眼远处,瞧见两道渐行渐远的身影,说道:“要说帅,刚刚那个江砚舟也挺帅的。”
陈诉摁手机的动作一顿:“……”
是我的错觉,竟然觉得她变了!她没有变!还是追星脑!
陆明屿控诉道:“漾啊,你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呢?”
“再说了,他也是你哥哥,不能没大没小直接叫名字。”
“陆明屿,你是不是怕我把他吃了?”陆漾挠了挠眉骨,直接问。
“嗒”一声,陈诉手中手机掉落在地。
陆明屿和陆漾齐刷刷看向他,陈诉悻悻捡起手机:“手有点滑。”
……
录制嘉宾集齐后,导演拿着扩音器,大声宣布:“《荒野求生》第二季,正式开始!”
“本次节目机制将采取两人组队的形式进行,在荒野山岛进行关卡生存,即为荒野求生的同时,需要完成节目组指定的任务。除此之外,本次综艺预采取‘踢门’赛制,节目录制到中途将有新嘉宾突击加入!”
“以上就是,简单的节目规则介绍。”
工作人员拿着本子,一一介绍了节目嘉宾,大家在弹幕里又是一顿狂欢刷屏。
导演:“为庆祝第二季火热开播,节目组精心给各位嘉宾准备了琳琅满目的大礼包!”
【上一季都没有包裹,这一季却有了,果然节目组赚钱了,工具也多了。】
【是不是这些明星吃不了苦,节目组怕第一天他们就罢工才给工具的啊?】
【上季也没有关卡任务啊,现在有关卡任务难度系数肯定提高了,节目组给些设备有什么好吵的?】
【我的六月老公周末黎,好帅啊!不过他旁边的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楼上的,那是林辛濛,是周末黎同公司的师妹,前不久上过一次热搜,说什么最美志愿者的那个。】
【她一身白裙好像是我高中时候的校花啊!我又恋爱了!】
导演拿着大喇叭,话音一转,“不过——具体得到什么大礼包,就得靠嘉宾们各凭本事了!”
【我就说嘛,节目组怎么可能会做人轻易就给出大礼包,狗头.jpg】
【嘉宾的表情像是晴天霹雳哈哈哈哈哈哈】
工作人员搬来立体的靶子和飞镖道具,又详细介绍规则:“这些靶子上面写了物资,如刀、铁锅、干粮、洗漱用品等,每组有8次机会投镖,越靠近中心靶,分数越高,分值从靶中心递减,为10、8、6、4、2,脱靶没有分。”
“积分的用处为两个,一是用来兑换物资,二是整季节目累计积分排名第一的组将获得惊喜大礼包!具体是什么惊喜,先卖个关子。”
获胜奖品对参赛嘉宾来说的份量并不大,大家参加这个综艺无非是为了热度。但却可以引起观众的好奇心,因此不少人在官博下猜终极大奖是什么。
组队安排是签在了合同里的,因此这一块并不需要另外组织。
陆漾和陆明屿一队,林辛濛和周末黎一队,秦亦谭和温笺一队。
大家即是竞争关系,也是合作关系。
不过,大家都觉得竞争大于合作,尤其在秦亦谭和陆明屿这两个娱乐圈出了名的不对付之间。
秦亦谭时不时瞥向陆明屿,眼神的得意一览无余。
所幸有陆漾在一旁,否则要是让陆明屿瞧见,估摸又要开始斗了。
“导演,请问每组8次机会是组内平分,一人四次投镖吗?”穿着棉质白色连衣裙的林辛濛举起手,带着笑意问道。

第8章 刺穿摄像头
导演:“是的。”
温笺举手,“想请问下,可以把投镖机会给队友吗?”要是投不准,到时候会拖累队友,就惨了。
导演挤出笑容:“不行。”
好的综艺不只需要优秀的玩家,还需要对比,有落差才有看点,有话题。
温笺失落地瘪了瘪嘴,“好吧。”工作人员给六人分别发四个飞镖,陆明屿看向攥着飞镖玩弄的陆漾,压低声音道:“妹,都交给哥,你就随便丢丢,不要有心理压力。”
陆漾掀起眼皮,扫过远处的靶子,淡淡“嗯”了声。
秦亦谭迈两步,有模有样的往靶子丢飞镖,“咻”一声,算是给大家开了个好头。
节目人员:“8分!”
瞬间响起雷鸣般的鼓掌。
温笺看得目瞪口呆,小声嘟囔道:“没想到不中看,还挺中用的。”
秦亦谭刚给陆明屿一个挑衅的眼神,听到温笺的话,疑惑转过头盯着温笺的小表情。
“???”
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到自己身上,温笺后知后觉,她尴尬笑了笑,露出标志性的假笑,“我是说这个飞镖,这个飞镖......”
小插曲飘过,秦亦谭继续投飞镖,最终获得了2个8分,2个6分,而温笺获得了3个4分,1个2分。
在周末黎投飞镖时,林辛濛一直崇敬和恋慕眼光看着他,最终他们这组,以6个8分,2个6分的成绩收尾。
一切都很顺利,大家斗志昂扬,但画面一到陆明屿这边就不一样了。
陆明屿有模学样的做动作,镜头里,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很优越,然而,无比标准的动作,扔过去却脱靶了。
“......”
天空飞过几个乌鸦。
【笑死了,陆明屿是笨蛋帅哥吧?为什么这么一本正经的耍帅失败呢?】
【众所周知,我们家顶流明屿是个光有外表没有脑子的大帅哥】
【刚刚怼脸拍好绝啊,粉了粉了!!】
陆明屿扔了3个飞镖,无一不脱靶的。
陆明屿瞬间气了,严重怀疑自己今天出门是不是没有看黄历,才会这么背。
在陆明屿准备火冒三丈时,陆漾拿过他手里的飞镖,“哥,我来试试。”
本来还信心满满准备在自己妹妹面前立下高大形象的陆明屿也知道今天不行了。
“好。漾漾,小心点,别让飞镖划伤了你的手。”
“嗯,我知道。”
秦亦谭暗暗得意:“要是我妹妹参加综艺,我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至少不会脱靶拖妹妹的后腿。只有没本事的人,才让自己小妹妹上场。你看啊,陆漾这个手看起来白白嫩嫩的,肯定没干过苦力,怕是连飞镖都没碰过,怎么可能会......”
“咻!”
【这细皮嫩肉的小妹子确定可以吗?】
【这个女生长得真好看,我靠!!发生什么事情了???】
【卧槽!怎么一眨眼,靶子中心就有飞镖了??节目组是不是有黑幕啊!?】
【牛掰啊!看了下回放,这速度、准确度完爆所有嘉宾!!!】
【这击的是靶嘛?分明是击中了我的心巴啊!】
报成绩的工作人员看着靶子:“10....10分!!”
导演抱着保温杯喝了口咖啡,听到声音一口冰咖啡险些喷出来:“发......发生什么事情了嘛?”
“导演,陆明屿妹妹陆漾掷中了靶心!!”
镜头拉近陆漾,对比其他人的目瞪口呆,陆漾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她手中捻着飞镖,给人一种款款自信的感觉。
秦亦谭错愕不已,完全没料到会有这个结果:“这肯定是运气,对,运气!下一次绝对不会有那么好了!”
“咻!”
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报分:“第二次成绩,10分!”
“咻!”
“第三次成绩,10分!”
第一次10分可能是运气,第二次10分也可能是运气,但第三次绝不可能会是运气!
秦亦谭的声音戛然而止,又很不甘心就这么息鼓,艴然不悦道:“这陆漾绝对练过!不然怎么可能三次都掷中靶心!”
一边的温笺窃窃说:“是四次,四次靶心。”
林辛濛惊愕失色,完全没料到陆漾竟然这么厉害,要知道高中时大家都给陆漾起了个绰号叫做太摆金星。
因为陆漾摆烂程度之深,和周围的卷王格格不入。
只是,明明记得前世这个求生综艺并没有陆漾的身影,为什么陆漾会出现在这里呢?
难不成她也是重生回来的?
不行!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她!
正在看直播的网友突然看到一个飞镖直勾勾朝自己飞来,就要从屏幕里穿出来刺中自己的眼睛,随后是一个破碎的清脆声。
紧接着是导演组惊讶的声音——
“导演,她……她……”
“她什么啊?”
“她……飞镖......飞镖刺穿了镜头,镜头碎了!碎了!”
导演垂死病中惊坐起,“什么!!!”
【我靠靠靠!飞镖直接刺穿镜头,这操作牛掰啊!这是什么神仙吗!!】
【我他妈直呼行家,帅炸了!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竟然是个隐藏大佬!】
【有没有觉得陆漾在给陆明屿报仇?前有陆明屿颜面扫地,后有妹妹扭转乾坤,就很爽!】
【导演,给我回放一下!!刚没看清!!】
导演:回个屁!摄像机都没了!
整个组工作人员狗眼呆滞,震惊程度不亚于看见母猪上树。
损失一个摄像机事小,就怕......陆漾是不是知道他们的黑幕了?
尤其是负责靶子的工作人员心惊胆战,他们感觉方才飞镖就是朝他们脖子来的,命运的喉咙凉飕飕地,宛如地狱的风飘过。
秦亦谭仗着秦家在娱乐圈各种拉拢关系,买通了工作人员,让陆明屿掷飞镖时,负责运行摄像头的工作人员将摄像头移开,负责靶子的工作人员暗中拉动靶子,让飞镖不中靶。
源于靶子距离嘉宾有距离,出现视觉上的误差,靶子移动时并不明显,加上摄像师的有意为之,原则上不会有人发现他们暗箱操作。
突如其来的飞镖让试图欲盖弥彰的人更加惶恐不安了。
行不端站不直的人自会心虚,秦亦谭也不例外,尤其当陆漾䁖过眼时,他的呼吸猛地一滞。

第9章 一顿操作猛如虎
在场的人呆若木鸡,等反应过来,唏嘘不已。
陆漾略带歉意说:“不好意思,没控制住,摄像机费用记他账上。”
说着,指了指陆明屿。
导演:“做的非常棒!摄像机坏了就坏了呗!”
【导演是不是在强颜欢笑??】
【仿佛听到了导演的心在流血,哗哗哗的,比瀑布的水声还激进!】
然而实际上。
导演非但没有心疼摄像机,还很高兴。
节目实时直播,现在网络上正就着小事故展开热烈讨论。
流量的红利,谁不喜欢。
最终统分,林辛濛周末黎组60分,排名第一,温笺秦亦谭组42分,位列第二,陆漾陆明屿组40分,暂时落后。
节目组按照排名分配包裹,包裹的东西参差不齐。
不过都有水、帐篷和求生手表。
周末黎这组拿到东西基本比较齐全,尤其是吃的用的,而秦亦谭打开后大部分都是食物,疯狂得意在镜头里自称气运欧皇。
对比之下,陆漾和陆明屿这组的东西就很少,大多是看起来没什么用的工具。
陆明屿怒喝:“导演,节目组这么穷了吗?这个老花镜是怎么回事?打发叫花子?”
秦亦谭抢先说话:“陆明屿,这是节目组提前准备好的,要怪就怪你们实力不行,排最后一名只能拿到最次的包裹了!”
陆漾拿过眼镜,在手里掂量,“哥,我挺喜欢这个眼镜的。”
陆明屿见陆漾的表情不像是安慰他,便也作罢。
简单介绍下节目规则,又给嘉宾一些基础设备,节目组工作人员便放任他们六人荒野生存。
周末黎和林辛濛选了靠近海边的位置搭建帐篷。
周末黎看向林辛濛的动作,不由得好奇:“你之前学过吗?”
林辛濛羞涩一笑,谦虚道:“没有,我就是小时候经常去野炊,有看别人搭过帐篷就会一点点。”
前世,和周末黎在一起后,林辛濛偶然看到他和一个女生在一起。
后面才知道,原来那个女生是和周末黎上荒野求生综艺认识的,他很欣赏那个女生。
有什么资源觉得合适,都会考虑她。
为此,重生归来的林辛濛第一件事便是去学习各种野外求生的技能,包括搭建帐篷。
第二件事则是费尽心思挤掉那个女生,代替其参加综艺。
林辛濛信心满满,肯定可以带周末黎第一个完成任务!
陆明屿拿着帐篷,陆漾四处观看了下风向,往另一个方向走。
陆明屿连忙叫住她:“漾漾,你去哪里啊?”
陆漾指着一块硕大的石头,说:“这边太宽广了,稍大的风雨很容易就能把帐篷吹走,我们去这边。”
“啊?”
陆明屿见陆漾身影渐远,连忙抱上包裹跟了上去,“妹啊,你走慢点。”
温笺听到他们的话,看向正准备搭建帐篷的秦亦谭,犹豫道:
“我们要不要也去那边啊?我觉得他们说的没错,海边的风比较大,很容易……”
“他们故弄玄虚罢了,那个小妹妹看起来这么纤弱懂个屁啊!”秦亦谭没啥好气地说。
他可巴不得陆明屿被骂。
他昨天已经和节目组打过招呼了,陆明屿拿到的包裹东西虽然也不少但大多是些残次品。
接下来就等着陆明屿在节目中出糗了。
温笺拿着地钉,弱弱说:“好吧。”
陆明屿拿了块饼干,塞进陆漾手里,将她摁在石头上坐着:
“妹,你就在这好生歇息,等着哥给你搭威风的帐篷!”
陆漾见他动力满满,也没拦着:“……行。”
劝说不如让他知道自己做不了,再说了,坐着也不错。
陆明屿拍胸脯,胸有成竹说:“妹啊,你放心,哥就算用脚趾头也要给你抠出一座芭比城堡!”
陆漾:“……不至于。”
【哈哈哈哈哈是一座有味道的芭比城堡吗?】
【妹妹:大可不必!】
【没想到陆明屿平时一副桀骜不驯的疯狗模样,在妹妹面前就是个憨憨哈哈哈哈哈哈】
陆漾环顾四周,发现附近的石头有很明显被挪动的痕迹。
林辛濛帐篷搭好了,见陆明屿这边还在搭而陆漾若无其事坐在一旁,她暗自欣喜,走了过去。
陆漾注意到林辛濛上前,立马起身,挡在了她面前:“有事?”
林辛濛微笑着:“我看你们帐篷还没搭好,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不用。”
林辛濛瞥向大汗淋漓的陆明屿,“等下天就要黑了,我帮你们吧。”
说着,她就要上前,却再次被陆漾拦住了。
“这里昼夜温差大,建议你先回去生火。”陆漾一副温情样子,“时间很宝贵。”
林辛濛表情一凝,尴尬停住脚步,只能笑笑:“好,你们要是有困难随时找我。”
“嗯,谢谢。”
“客气了。”
而此时,直播间里一群人在骂陆漾不识好歹,他们在直播间都看到了林辛濛搭帐篷有多么的熟练。
虽然走过一些弯路,但至少成功了!
反观陆漾,不作为,不领情,半点都不给林辛濛面子。
正在密切关注动态的陈诉看到时,正愁眉苦脸考虑如何宣传。
陆明屿拆帐篷越拆愈缠绕,徒劳半天,他手里的帐篷都要变成一个球了,等下就可以在沙滩踢球了。
而陆漾连送上门的免费苦力也不要。
他就知道,这对豪门兄妹不只口无遮拦,还毫无求生技能。
陈诉已经做好准备,这期节目结束,他就去把这对豪门兄妹接回来。
【欢迎大家来到大型提问节目:这些都是啥嘛呀综艺】
【陆明屿的碎碎念来了,哈哈哈哈哈】
【笑死,陆明屿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谁来救救他!】
【天呐,一下惊掉我的...下巴......】
陆明屿一顿操作猛如虎,低头一看成了个球。
“这个零件是不是给多了啊?”
“这都是啥嘛呀?”
“漾漾,你别动,先吃点东西,哥很快就装好了。”
陆漾:“哥,你搞错方向了。”
“哦?是吗?应该往哪边?这边吗?”
“……”
林辛濛转身,还没回到原地就听到了喇叭里工作人员的国粹话。
“woc!怎么一眨眼,她帐篷就搭建好了?!”
“见鬼了啊!刚刚不还是一团乱的吗?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下子就成型了?”

第10章 神他妈还有这种操作
刚想退出直播间的网友们听到声音,立马精神了。
【我靠!我怎么记得一分钟前,陆明屿手里的帐篷比‘剪不断理还乱’还要离谱无数倍?】
【这是什么情况?一下子就支撑起来了?再搞四个角就可以了。靠,打个字的功夫就搞好了!】
【我一个专业朋友告诉我,他们举办搭帐篷比赛,top1花了2分钟26秒,这速度快得直接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节目是真的直播吗?还是录播后剪辑再直播?要是实时直播这速度完全不可能啊!】
【靠靠靠!!刚刚进直播间的是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专家吗?!!!确定没有被盗号吗!!】
【单身久了,看帐篷都眉清目秀了】
【我现在心里五谷杂粮】
镜头里,陆漾柔软的黑发随风舞动,白皙透滑的皮肤,看不清眼神,整个人像是脆弱又纤细的瓷娃娃。
她站在搭好的帐篷前,额间的细汗更给她添了股破碎美感。
大家瞪眼咋舌,包括节目组完全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陆明屿愣怔,眨巴眼睛:“漾漾,你之前学过搭帐篷吗?”
陆漾:“在电视剧里看到过。”
她本来是不会搭帐篷的,只不过在末世情况多变,她不得已学会搭帐篷抵御各种突变天气。
速度也是在末世练过来的。
【什么电视剧啊竟然还有这种用?!】
【我一定要把这段视频转给我妈看,让她以后不要再说我看电视剧看多了会变傻!这分明很聪明啊!】
秦亦谭和温笺还在搭帐篷,前一秒在嘲讽陆明屿的秦亦谭急躁起来了,“我们加快点!他们都搞好了!”
看着陆漾搭的帐篷几近完美,林辛濛像是挂在树叶的一滴水珠,被重力拽着往下,却心怀不甘。
难不成陆漾知道这个综艺所有的任务吗?
不然,她为什么这么胸有成竹?
“林辛濛。”
周末黎的声音传来,林辛濛连忙跑回去。
周末黎始终专注自己这边的事情,并没有心思关心其他人的情况,只略略瞧了眼林辛濛,说道:“我们去捡些树枝,生火煮些东西吃吧。”
林辛濛笑靥如花:“好啊!”
他们拿到的包裹里面有一个铁锅,可以用来煮东西吃。这是其他组没有的。
秦亦谭还在搭帐篷,见周末黎他们进去树林,慌择道:“温笺,你先去捡些树枝回来。”
温笺有些犹豫:“啊?”
“快去!我自己可以的!”
这里资源有限,要是被别人捡完就不好了。
再说了,这是个有任务线的综艺,要是被别人捷足先登发现线索,他们就后悔莫及了。
温笺见他拧着眉头就差吼叫了,紧随着进了树林。
陆明屿在给陆漾搭把手建第二个帐篷,在毛手毛脚的陆明屿帮助下,陆漾搭帐篷的时间大大扩长了。
“漾漾,你搭搭帐篷累了,歇着吧,我去找干树枝。”
陆漾没有否决他的提议:“好。”
节目组的人已经退出这片区域,这块地方只剩他们六个人。
陆漾将帐篷整理好,打开了节目组给准备的包裹,里面东西很少,但也算是有用。
一把小刀,一捆绳索,一个麻袋,一副眼镜,两包压缩饼干,牙刷牙膏。
毕竟是有名气的娱乐明星,节目组也不敢狠狠得罪,正常洗漱用品并没有被扣除。
这是片靠海的山林,资源比贫瘠的末世要丰富很多。
陆漾将刀把玩在手中,踱步朝山林另一边走去。
【???家人们,我看花眼了吗?刚刚刀不是在她手中吗?为什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对啊?刀去哪里了呢?我左看右看都没看见啊!】
【我去看了所有镜头,找了一点点破绽!刀被她别在了腰间,而她的外套遮住了腰!】
【腰??确定不会受伤吗?这可是把锋利的刀啊!】
网友们在担心陆漾时,她已经抱着一团草回来了。
【这是什么啊?】
【这草可以吃吗?是什么新型蔬菜?】
【姐妹们这就有所不知了,我来给大家科普一下,这是艾草,可以用来做糍耙!陆漾肯定是想做糍耙!】
【做什么糍耙啊!她拿的是枯的艾草,艾草燃烧有驱蚊的作用,她分明是在为晚上做准备!】
陆漾将艾草放在地上,陆明屿也抱着干树枝回来了。
搭好帐篷的秦亦谭和周末黎两组正在卖力的钻木取火。
周末黎在卖力钻木取火,汗水从他额头滴落,满屏的粉丝疯狂尖叫。
终于,耗时两个半小时,有了点烟雾,林辛濛在旁扮演着迷妹角色,时不时赞扬鼓舞。
而秦亦谭和温笺这边还是一头雾水,摩擦生热似乎在他们这边是失效的。
陆明屿拿着木块,信心满满地说:“漾漾,看哥给你变魔术。”
陆漾:“……”
真当她是三岁小孩呢……
“摩擦生火是一种方法,与其用笨拙的工具去探索,还不如换个方法。”
陆明屿仰头,“什么方法?”
“这个。”
陆漾拿出方才被所有人嫌弃的老花镜。
陆明屿疑惑:“?”
陆漾移动镜片,镜片聚集太阳的光线,没一会儿,地上一片树叶火星冒起,进而迸发出漂亮的火花。
陆明屿满眼赞赏:“漾漾,太棒了!”
【这是光学原理!使用透镜生火!】
【对啊,老花眼镜和放大镜都是凸透镜,都可以聚集太阳的光线而生出火来,这可比摩擦生火要更先进!】
【感谢各位,受教了,万万没想到看个直播还可以学习物理知识!】
【其他人太蠢了吧,这不就是很正常的生活常识吗?难道你们都没有智商吗?】
【弹幕里有些人不要这么自以为是,你知道不代表别人知道,且你就算知道,还不一定可以很好运用出来,知道和真正使用是两回事。再说了,某些人连普通加减法都算不明白,不用知道一点点知识就自持得意。】
演播室陷入了死寂。
正在观看实时动态的节目组表情各异,精彩纷呈。
神他妈还有这种操作?!!
周末黎和林辛濛这边刚有点星火,处于欣喜若狂的状态,瞧见那一团亮眼的火焰,整个人都石化了。
秦亦谭钻木取火好半天,毫无所获,看到陆明屿越生越旺的火,被震傻了。
温笺感叹道:“好厉害啊,这么快就生出火了!”
秦亦谭只感到一阵濒临的悔恨。
节目组准备物资时,他在场。
那个老花镜是他作恶特地给陆明屿准备的没用东西,他都等着看陆明屿气急败坏,在镜头前形象大破了。
结果,完全没想到,他竟然给陆明屿送好东西了!!
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