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淩初顾熠煊

第1章 穿书了
“啊!”
林淩初再次从噩梦中惊醒,这是她穿书的第三天,也是她嫁给顾熠煊的第四天。
是的,林凌初穿书了!
穿书前,林凌初大四还未毕业,是个才出道一年的三十六线小明星。
由于拒绝了圈内的规则,导致无戏可拍。想去做兼职,又因为她参加的团综节目特别火热,因此被不少人认出来,兼职之路也行不通。
坚持一个月,天天吃白馒头的林凌初,在某一天迫切的想吃红烧排骨。
去超市买排骨的路上,她出车祸了。
醒来就已经穿书了,还是嫁给顾熠煊的第二天。
顾熠煊是本书的大反派,幼年时失去双亲,被大伯养大。大伯抢得了他所有的财产,并且制造舆论,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白眼狼,冷血无情,最后他彻底黑化,不仅夺回了家产,还差点害得男主家破人亡。
由于男主光环,顾熠煊最后莫名的失败了。虽然原文给出的理由是男主和女主联合,但在林凌初看来那些伎俩并不足惧。
只能说反派死于没有主角光环。
而原文的林凌初,是个才毕业的大学生,团综出道,深爱着男主,但是她被继母陷害,替同父异母的姐姐嫁给反派顾熠煊。后期,原主费尽心思帮助男主,在男主打败顾熠煊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助力。
顾熠煊得知真相后,一把火烧了别墅,作为炮灰的原主也葬生火海。
林凌初确定自己穿书之后就一直做噩梦,担心最后惨死。她想抱紧顾熠煊的大腿,可顾熠煊自从成亲之后就没有露面过……
原文里明明不是这样的,林凌初担心顾熠煊提前黑化,自己提前领盒饭。
前世过得那么惨,如今重活,林凌初只想苟到最后。
顾熠煊给林凌初的结婚协议期限一年。一年后,会给林凌初500万。
林凌初想拿着500万去其他城市重新生活,如今之际是把一年撑下去,最后再与顾熠煊和平分手。
“好难啊!”林凌初坐在一米八的大床上,抬头看着天花板,重生的代价也太大了吧,一开始就是地狱模式。
如今之计,林凌初只能耐着性子在家等顾熠煊回来,只有面对面交流,才能为下一步做打算。
刚走下楼的林凌初看到餐桌前正在就餐的人,顿时愣住了。
顾熠煊!!!
他回来了!!!!
“老公!!!”林凌初显得特别激动,不仅叫的软乎乎的,整个人飞快的跑过去,抱住了正在吃饭的顾熠煊,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我一个人有多害怕,我怕黑,还怕一个人睡。”林凌初说着话,居然带了些哭腔。
“你是不喜欢我吗?因为是我嫁给你,所以你才没有回家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走。这儿是你的家,我不能影响你回家,都是我不好。”林凌初顺便挤了两滴眼泪,等到她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看起来委屈极了。
但林凌初内心激动的差点笑出声。
彪演技的时候到了!

第2章 初试探
顾熠煊对比林凌初就冷静很多了。虽然林凌初又哭又闹,但顾熠煊就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
林凌初顿时傻眼了,一出戏想要精彩,除了演员的演技要好,还需要彼此之间的配合,显然顾熠煊并没有接她的戏。
“老公,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呀?”林凌初稍微冷静了些。
“演戏。”顾熠煊嘴上说着拍戏,但眼神却一直打量着林凌初。
林凌初被顾熠煊盯的有些心虚,她这才想起来顾熠煊在文章的设定是影帝。
顾熠煊,今年25岁,在22岁的时候拿了影帝。
该不会是自己这着劣的演技被他看出来了吧?
林凌初更是心虚了,最终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看顾熠煊怎么说。
林凌初突然安静了,还有一些局促不安的坐在椅子上,眼神四处打量着,显然就是心虚的表现。
顾熠煊冷哼了一声,没有多言,继续吃饭。
打断两个人的安静氛围的是王婶端着林凌初的早餐放在桌子上。
林凌初看到王婶端的小笼包和豆浆,两眼直放光。再也不去管自己的演技有没有被发现,埋头吃了起来。
顾熠煊微微皱眉,看着面前吞虎咽的人,怎么感觉像是饿了一个月似的?
林凌初快速吃完早饭,发现顾熠煊正在盯着自己看,为了不那么早的暴露,林凌初快速的溜到楼上自己的卧室。
林凌初没发现在溜到楼上的时候,顾熠煊拿过手机、戴上耳机,打开了监控视频,正是林凌初的房间。
林凌初进屋之后快速把门关上,深吸了一大口气:“这到底是什么地狱副本,也太吓人了吧。”
“反派boss真不是盖的。你说如果我和他好好相处,他会不会留我一条小命?”林凌初对着左手腕的红色手链说。
左手腕的红色手链是原主留下的。
林凌初经过几天的观察,发现他是整个人穿了进来,而不是魂穿。
“虽然我现在是我自己了,但毕竟我是顶着你的身份。也不是我怂,可我上一世因为拒绝规则差一点饿死,就是在买饭的路上被车撞了,这才到了这个世界。我也不再报什么期望大红大紫,只希望这一年平安过去,拿到500万分手费,到时候找个景色宜人的乡村养老。”林凌初很认真的对手链说。
“原主啊,男主邱文泽不是什么好人,你前一世为他做了那么多,他转头就把你忘记了,所以啊,我就不掺和他的感情了。我觉得顾熠煊就挺好的,我也准备抱他的大腿了。”林凌初说完之后松了一口气,坐在床上看着手链。
“虽然说你们俩之前有些纠葛,但最后也算两清了。如今是我,我只想好好活着。”林凌初叹了口气,好像目前的选择是迫于无奈。
“我一定会苟到最后的!”林凌初信誓旦旦的说着,殊不知楼下看监控视频的人早已听的一清二楚。
“前世、车祸、原主、抱大腿?”顾熠煊嘴角微扬,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随后略有感慨似的说了一声:“有意思。”

第3章 反派副本好难
林凌初本以为躲过了早餐,中午的时候顾熠煊应该就不在了。
可当林凌初饥肠辘辘的下来准备吃午饭,就发现某人已经坐在餐桌前,听到她的开门声,还抬头看向她。
四目相对,林凌初立刻向做错事了一般,低着头走下楼梯。
“你的饭量挺小的嘛,早上吃的那么少,12:30才下来吃午饭。”顾熠煊说的时候语气平淡,听不出好坏。
林凌初经过早上的较量之后,已经不敢再用夸张的演技去和顾熠煊拉近关系,只能淡淡一笑,“嗯”了一声。
王婶再次拯救了她,端着红烧排骨,三杯鸡,牛排和羊肉砂锅到了餐桌上。
林凌初顿时眼睛都亮了,立刻连吃了三块排骨。顾熠煊在一旁还没有动筷,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记得你是不吃排骨的。”
林凌初嘴里的排骨还没有吃完,也不知道是该吐出来,还是继续吃,最终她决定不浪费食物,把排骨吃完。
林凌初瞪大了眼睛看着顾熠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刻她的脑子一直在转,那原主到底是喜欢吃还是不喜欢吃?
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不吃排骨这个选项,她本以为是吃的,可见顾熠煊这么说又好像是不吃的,那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林凌初由于太突然,并没有仔细的思考,原主的记忆完全都给了她,既然记忆里没有,那自然是吃的。
思考了片刻之后,林凌初微笑着说:“王婶的厨艺太好了,我之前的确是不吃的,后来吃了几次之后觉得味道还不错,就有点喜欢上了,其他人做的是不吃的。”
“既然不喜欢吃,就不要勉强,桌上还有其他的菜,这一盘排骨我帮你解决了。”顾熠煊说着就把一整盘排骨端到自己的面前,慢条斯理的一块一块的吃,甚至还细嚼慢咽,香味四溢。
林凌初看的眼睛都直了,虽然她不挑食,但最爱的还是排骨,如今美食当前,却只能看着别人吃,这种滋味是其他菜弥补不过来的。
顾熠煊连吃了三块之后,就觉得有些腻了,但他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抬头看着林凌初:“如果我现在让你吃,让你以后不准不吃排骨,你会吃吗?”
林凌初几乎没有犹豫,立刻点头:“我会把排骨当成我最爱的美食。”
顾熠煊轻笑了一声,把一盘排骨推到了林凌初的面前:“那吃吧。”
林凌初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就把面前的排骨吃完了,就好像再慢一点又会被拿走一样。
顾熠煊作为旁观者,看了全程之后就知道林凌初是特别喜欢吃排骨的。
也确信眼前的人的确不是原来的那个林凌初。
原来的林凌初吃不吃排骨,顾熠煊不知道。
顾熠煊知道的是眼前的林凌初也不太清楚,只有人在心虚的情况下,才会那么慌张。
林凌初并没有察觉顾熠煊看自己的目光带着几份探究,而是快速的吃完饭之后冲回了房间。
反派的副本也太难了吧!

第4章 给他搭配衣服
林凌初午觉都没有睡好,她觉得一味的躲在自己的卧室也不是办法,更何况他在家更容易攻略。
林凌初到楼下大厅就发现只有王婶在。
“夫人。”王婶从林凌初住进来就这么喊她,她也习惯了。
“王婶,如果顾总在的话,就不要做羊肉砂锅这些我喜欢的,你可以做一些他喜欢的。”林凌初想到中午的四个荤菜,就觉得有些尴尬,顾熠煊不会以为他是饿死鬼投胎吧。
虽然林凌初前世如果没有出车祸,也差不多得饿死,但也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
“少爷说按照你的口味来做的。”王婶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少爷这些年过得挺苦的。平日里冷清惯了,夫人,你这么活泼,可以多和他说说话,他其实挺想与人交流的。”
林凌初心想前半句说的没错,最后这句她才不信,看不出来顾熠煊想和别人交流。
王婶是被顾熠煊父母救过命,随后就留在顾家,在顾熠煊父母去世之后,又跟着他辗转到了几个地方一起生活。
这么多年,如果没有王婶的照顾,只怕顾熠煊小时候就会病死。
所以顾熠煊对王婶像是家人一样,而王婶也是真心的想要照顾他。
“我知道啦。”林凌初微微一笑,表现得特别乖巧。
这一幕正好被从书房走出来的顾熠煊看到了。
“少爷。”王婶看向二楼叫了一声就走出了屋子。
“老公。”林凌初一脸笑容,显得又软萌又可爱。
“我以为你要到晚饭才会出来。”顾熠煊走到二楼的栏杆前,居高临下的跟林凌初对话。
“我上午回房间是有事情,刚睡了午觉,想下来溜达一下。老公呢?”林凌初打算先走单纯无知的人设试试。
“在书房处理了些事情,准备到卧室换身衣服去公司。”顾熠煊话音刚落,突然打量了起林凌初:“不知道穿哪件衣服,不如你来帮我选吧。”
“好啊。”林凌初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表面上欢快的跑到二楼,可心里一直在嘀咕。
有什么不会选的,又不是去走秀。
衣服都不会选,还能干什么?
兴许是心里埋怨了顾熠煊几句,林凌初站到他面前的时候,已经面无怨气,一脸天真的看着他。
顾熠煊没有理会林凌初的脸色,径直的带她走到了主卧。
林凌初打开衣柜的时候整个人都傻眼了。
整齐划一的白衬衫,除了在领口或者袖口有一点点的区别,其他的基本都一样。
一套套黑西服,基本上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差别。
“这还需要挑吗?不是闭着眼就能拿一套吗?”林凌初由于惊讶过度,本能的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那件白衬衫的领口是金色的牡丹花,那件白衬衫的领口是星星,还是有差别的。”顾熠煊面不改色的说着。
“啊……这……”林凌初呵呵两声:“我觉得那件星星的白衬衫就不错,再配这一套黑色的西服。”
林凌初随手拿了第一件黑西服给顾熠煊:“老公这么帅,穿什么都好看!”

第5章 抱团取暖
顾熠煊并没有接过林凌初手里的衣服,反而开始解身上的睡衣。
林凌初大喊一声:“你干嘛!”
随后就拿着西服挡住自己的脸,小声嘀咕一句:“流氓。”
“需要我提醒你,我们已经结婚了吗?”顾熠煊平静的说着。
“不是还没领证嘛,在法律上我俩还不能算是合法夫妻。”林凌初说完之后快速的把衣服放在床上,转头就走。
看着林凌初落荒而逃的样子,以及早已泛红的耳朵,顾熠煊轻笑了一声。
林凌初回到房间里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要冒烟了一样,太热了。
怎么都没有想到顾熠煊那么不矜持。
没过多久林凌初就听到敲门声,顾熠煊在外面说:“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哦。”林凌初搭理完就不说话了。
顾熠煊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
*
林凌初就这样过了几天和顾熠煊只是在吃饭的时候遇到,平时都各自待在屋子里的日子。
星期五的晚上,林凌初正在吃晚饭,顾熠煊也正好下班回到家。
吃饭期间,顾熠煊跟林凌初说明天要去顾家老宅。
按照道理来说,他们结婚两天就要回门,之后应该再去顾家老宅吃顿饭。
作为爹不疼,没有娘爱的林凌初,回门那天没有人给她打电话,而她也刚穿书过来,自然也就没想到这件事。
至于顾家,说是顾熠煊的大伯顾岩波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就明天才有空。
林凌初心里清楚,原文里,顾岩波总是通过给一刀再给一颗糖的方式,让顾熠煊向往着家人的关心,又总是被伤害,最后像刺猬一样通过敌对所有人来保护自己。
“你和你大伯的关系怎么样?”林凌初问。
“如果可以,他应该希望我和父母一起死在那场车祸中。”顾熠煊说的很是平静,但林凌初却不由得心疼。
顾熠煊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是希望得到家人的关心。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需要准备什么了,我们作为夫妻本来就是荣辱与共。如果你觉得有些事你不方便来做,我替你做,气人,我最在行了。”林凌初这倒是出于真心的,她原本也是有个幸福的家庭,结果父母先后去世,在她很小的时候,家里的财产就被所有的亲戚瓜分了,然后把她送到了孤儿院。
顾熠煊能感觉的出来,林凌初说的这番话是真心的。
“你也有让人很讨厌的亲戚?”顾熠煊不由的问了句。
“亲戚,就像是口香糖,因为血缘关系总是不能彻底摘干净,但平日里做的一些事,又总让人恶心。”林凌初说完后,意识到自己会不会露馅,立刻转移了话题。
“我们俩之前的家庭都不太好,我是替嫁,你是身不由己。既然这样,我们俩就抱团取暖吧,有什么事情我罩着你,只要等到你完成所有的事情之后,和我和平分手就行。”林凌初趁机表达了自己的诚意。
顾熠煊点点头,对于林凌初的话没有表达任何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