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漾江砚舟

第1章 穿回来了
陆漾穿回来了。
两年前,她的灵魂穿到末世,完成带领人们走向富足安全生活的任务后,又穿了回来。
熟悉的血腥和腐臭味消失,代替的是耳边响起的猥亵恶心声音。
“小美女,我来咯!”
“漾美人,你乖乖听我的话,把我伺候舒服了,西瓜场S+网剧女二号给你,有你星途璀璨的!”
陆漾下意识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
眼前是一个膘满肠肥的油腻男人正急切扒掉自己的衣服,满身肥硕肉随着他的动作而抖动,不堪入目。
油腻男见陆漾醒了过来,连忙扑过去,见着油腻男一口大黄牙,陆漾脑袋突然一阵晕眩感。
被恶心的。
“美人儿,来吧!”
陆漾反应迅速,翻身滚了圈,油腻男人扑了个空,他非但没有发怒,神情反而还越发亢奋:
“不愧是小美人儿,就是会玩~”
陆漾已经恢复了清醒,二话不说,一脚将还没站起身的油腻男人踹倒。
让他与地板来了个密不透风的接触。
油腻男砸落在地,难以置信地怒吼:
“陆漾,你个小贱人,竟然敢打我,还想不想进娱乐圈了?”
听闻,陆漾眉头一皱。
知道她身份,还敢肆无忌惮潜规则她,果真是活腻了。
于是,陆漾活动手上筋骨,走向油腻男。
正当油腻男得意欣喜,以为她怕了时,陆漾面无表情地将他揍成猪头。
油腻男试图抓住陆漾的手臂,于是,陆漾更加不客气,“咔嚓”一声,骨裂的声音夹着惨叫响彻房间。
陆漾手上动作丝毫不减,把油腻男打得痛嚎不断,鼻青脸肿哭着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让你做女二号,女二号给你了……”
含糊其词的话语让陆漾本能地皱眉。
什么女二号?
见陆漾随手拎起一边的水果刀,油腻男眼珠猛地凸起,颤颤兢兢抱着手往后退。
“你……你别乱来啊!我可是…可是……”
陆漾眯着眼,手中刀柄转动时闪着刺眼的光芒,她余光扫了眼床头柜隐秘的摄像头,蹲下,刀游走在油腻男眼前。
“你们干这件事多久了?”
“第……第一次干,饶命啊!”
“不好好配合,刀锋可无眼。”
冰冷刀面若即若离划过皮肤,油腻男惊恐不已,拼命往后缩,身后却是厚实的墙壁,他退无可退,浑身颤抖不已。
“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别杀我……”
陆漾沉冷道:“老实点!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察觉到刀沿着脖子往上,油腻男瞳孔骤缩,脖子使劲往上提。
“我……我都说……”
“我…我们干这事有两年了…专…专门骗你们这些想进娱乐圈的无知少女,骗身不行就骗钱,当然了……”
他的声音越发的低,“身体和钱财都骗自然是最好了……”
陆漾眉头拧紧。
只不过,这些人渣不值得她动手,应该交给法律来惩罚。
陆漾面色萧索,抬手朝油腻男脖子一劈,将人劈晕。
她揉了揉酸胀的手,拿起手机拨打了110,等打完后,又拿起床头柜隐藏的摄像机,等警察到来。
警察会解决掉经纪人团队的。
*
天幕恍若晕染开的浓稠墨水,幽沉黑暗,亟不可待的知了也开始渲染初夏的氛围。
在做完血检和笔录,陆漾便回了自己破败的公寓。
看着破旧不堪的房子,陆漾一言难尽,最终也抵不过疲惫,陷入酣睡。
这一晚,陆漾做了一个梦。
原来,她是一本古早娱乐圈重生小说里的炮灰女配,而她的哥哥陆明屿是爱慕女主的男N号。
这本小说讲的是进娱乐圈体验生活的星二代和他的小白花娇妻的故事。
男主周末黎在参加求生综艺认识了他们公司的新人林辛濛,在不断接触中,渐渐被重生回来的林辛濛吸引。
同样被女主林辛濛吸引的还有同样参加节目的陆明屿。
只不过,陆明屿性格直来直往,易冲动,成为女主让男主吃醋的噱头。
在工具人的助攻下,男女主发展迅速,最终佳偶天成,引得一批又一批读者直呼:
妈妈,这就是我想要的爱情!
在节目后期,陆明屿为救女主而死,死后却落了个声名狼藉的收尾。
而陆漾本人在小说里的作用就是打酱油的对照组。
她爱慕内娱第一神颜江砚舟,为了偶像进娱乐圈,却走错了路。
“陆漾”想凭借自己的努力,不靠家族,在娱乐圈混出人头,穷途末路之下,铤而走险自掏腰包找了个经纪人。
经纪人收了钱,却算计把她送给土大款。
“陆漾”拼死挣扎才没有失身。
当她想揭露经纪人的肮脏行为时,却被土大款和经纪人反咬一口,说她为博出名自荐枕席。
“陆漾”星途还未开始就到了尽头,人人唾弃,声名尽毁。
她的世界像是遭受恐怖袭击的楼宇,在种种屈辱的压迫下,不堪重负而轰然坍塌。
他们兄妹成了人们茶余饭后八卦的娱乐圈黑料兄妹。
在兄妹俩死去后,陆父陆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没多久因精神萎靡,出车祸死亡。
……
陆漾穿回来的时间点,男女主还只是同一个公司的艺人,求生综艺还未开始录。
不过,她一回来就碰到了经纪人的阴谋。
陆漾理清楚后,当即决定远离娱乐圈,改变陆家人的悲惨命运。
她穿到末世,这幅空壳连智商都没有了。
好好的豪门千金不做,作死追星,势必逃离原生家庭联姻的掌控,非要出来受苦受难。
追星娱乐圈?
有这功夫还不如多拧几颗螺丝,赚点粮食呢!
唱跳演戏她不行,还是自在小天地吧。
为了自己的摆烂生活,陆漾的第一步就是回家让自家傻哥哥不上荒野求生综艺。

第2章 一块参加综艺
淮城国际机场。
参加完一年一度TMEA风云榜音乐盛典的陆明屿正垂着眼睫,看最新的娱乐圈风向。
他的唇角紧绷着,很明显,心情不悦。
经纪人陈诉愁眉不展,怒叱道:
“你太冲动了!秦亦谭好歹是你的前辈,就算有不满也不能在台上不顾形象直接骂啊!现在营销号都在说你是因为打歌榜输给秦亦谭,不甘心,公报私仇!”
陈诉车轱辘话说个不停,陆明屿有一搭没一搭听着。
看着陆明屿置若罔闻的样子,陈诉气成狗了。
陆明屿在圈内被称为花瓶明星,因长相俊美,皮肤瓷白,唇肉饱满,美得熠熠生辉却不显阴柔,大白花系的脸蛋在这个帅哥美人遍地的娱乐圈里一骑绝尘。
按照这个颜值,他在娱乐圈定然是混得风生水起。
只可惜,他太过于恣意妄为了。
混到顶流位置,一半黑粉一半真粉。
但凡陆明屿有一点风吹草动,黑粉就千军万马来相见。
如果不是陈诉在一边和工作人员及时阻止了,现在就不只是#陆明屿阴阳怪气##陆明屿因妒忌辱骂秦亦谭#的热搜词条了,而是#陆明屿秦亦谭红毯打架#。
经过一晚上,陈诉一肚子怒火也偃旗息鼓了。
这位祖宗总惹事生非,充耳不闻训斥的话,他老早就习以为常了。
陈诉脸色颓败,瞥了眼陆明屿手机屏幕,开口道:
“你用不着赶飞机回去,虽然典礼不太愉快,但举办方还提供了五星级酒店。我们可以住一晚再回去的。”
“莫非,家里出事情了?”
陆明屿这才懒洋洋地回:“我妹妹回家了。”
陈诉愣了下,“你那个离家出走,势要和陆家断了关系的妹妹?”
陆明屿点头:“嗯。”
忽然想起什么,陆明屿又说:“我妹妹回家第一件事,就指定要见我,我就那么讨人喜吗?”
看着陆明屿得意洋洋的笑容,陈诉:“……”
他忙不迭地和媒体周旋,正主却仍然一副高贵冷艳模样,丝毫不在乎。
*
陆漾自小身体虚弱,接受外婆外公的专业建议,在乡下调养身体,十六岁才回陆家。
陆父陆琛和陆母宁清芸虽对她不错,但他们之间始终有着道不明的隔阂,在陆家和陆漾最亲近的是陆明屿。
小时候,陆明屿经常会去乡下看她,陪她玩,给她说城里的新鲜事。
只不过,后面陆明屿出道,常年不回家,而叛逆的陆漾在家里找不到归属感,又听到风声,陆家要让她作为商业联姻的牺牲品。
陆琛和宁清芸被她气得不行,又拿她无可奈何,只能以停卡威逼。
但陆漾正处于叛逆期怎么可能会屈服。
她二话不说,直接离家出走,怎么劝也不回头。
如果不是陆明屿暗中接济,以陆漾原本性子,没多久就沦落街头了。
第一天回来的陆漾疲累极了,在公寓舒服洗了个澡,又美美睡了个觉,恢复元气。
第二天她才回陆家老宅。
老宅占地面积大,绿化覆盖率较广,虽不在市区中心,但也在三环内繁华的别墅区。
还是熟悉的布置。
陆漾从出租车下来,前脚刚进大门,正在修剪绿植的佣人回过头,非常的惊讶:“小…小姐?”
上次见小姐还是一年前,没想到变化那么大!
“嗯。”
陆漾被末世磨去一身公主病,容貌虽没有太大变化,但浑身气质却有了极其大的改变,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眸子异常明亮,目光犹如有实质。
“我哥回来了吗?”
“少爷凌晨回来的,现在应该在房内。”佣人补充道,“夫人也在,老爷出差还没回来。”
陆漾能屈能伸,昨晚她凭着记忆给陆家打电话,和他们说她今天要回家,因此,她知道陆琛现在不在家。
和佣人闲聊几句后,陆漾直接上楼。
刚走到二楼楼梯口,陆漾便听到里面的谈话。
“听说漾漾想要进娱乐圈,明屿,你资源多,多帮帮她。”
“妈,你这么关心她,怎么不自己说啊?”
“这孩子性格拧,要是知道我和你爸在帮她,她肯定不会同意的。漾漾身体好不容易恢复了,要是在外面吃苦,又落下一身病根可不行!”
“你就别操那个心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陆漾:“……”
陆明屿知道娱乐圈水深得很,互联网喷子又多,怕陆漾被无脑网民黑,在得知陆漾要进娱乐圈时,他是第一个严声苛令说不的。
陆漾无意偷听,她咳嗽了声,抬手敲门,推着半虚掩的门直接进去。
陆明屿和宁清芸听到动静,转过头,看见一身简约T恤黑裤的陆漾,眨了眨眼。
“妈,哥。”
宁清芸穿着蓝白的旗袍,衬得肤色更白,气质典雅,瞧见许久不见的女儿,她颤着眼睫,眸光泛起涟漪。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担心,只是平时不太明显。
陆漾上前,宁清芸抱住她,些许激动道:“漾漾,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
昨晚接到陆漾电话后,他们激动得睡不着,一边喜悦一边担忧。
喜的是陆漾第一次主动说要回家,忧的是陆漾后面会不会再走。
关于亲情,陆漾体会并不算深。
无论是在乡下、陆家还是末世,她都属于情感比较独立的。
叙了会儿旧,陆明屿工作上有事情到阳台接电话,陆漾继续和宁清芸聊。
在宁清芸让佣人收拾陆漾的房间时,陆漾抽出时间和陆明屿说关于综艺的事情了。
陆明屿挂掉电话,转过身,瞧见陆漾贮立望着他。
他上前,抬手揉了揉陆漾的脑袋,扬眉道:“怎么,看见哥哥太过于帅气失了魂魄?”
陆漾:“……”
陆漾抬手推开他的手,很正经说:“哥,你什么时候退圈?”
陆明屿像是听到笑话,扑哧一声,“哥哥也想退圈,不过哥哥在娱乐圈拥有千万粉丝,哥哥要是退圈了他们会很难过的。为了造福他们,哥哥就算到八十岁也要继续在圈混!”
陆漾无情揭穿:“你说的是那千万黑粉?你要是退圈,他们的确会难过,只不过是难过再也没有人给他们喷了。”
陆明屿嘴角抽了抽,“……”
鲨人诛心啊!妹妹!
察觉到陆明屿不想退圈,陆漾也不想逼,她换了个话题。
“你最近是不是要去参加荒野求生综艺?”
“是!”陆明屿震惊道,“妹妹啊,你怎么知道的?”
刚刚陈诉打电话给他,说的就是录制综艺的事情。
他在几分钟前才知道的事情,陆漾这就知道了。
陆明屿突然福临心至:“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血脉相连,心有灵犀!”
陆漾一脸忧愁,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从陆明屿反应看来,综艺合同已经签了。
毁约代价很高,不只是金钱,还有信誉,事关陆明屿今后在娱乐圈的发展。
按照对陆明屿的了解,就算陆漾和他直说,在综艺会发生的事情,他也不会信。
陆漾白费半天口舌,左右思虑,她抬起下巴,漆黑瞳孔甚是坚定。
“哥,你在妈面前说会答应我一切要求,还算话吗?”
“当然算了!”
“我要和你一块参加荒野求生。”
“!?不行!”

第3章 传说中的妹妹
“妹啊,你要进娱乐圈,哥在业内有的是资源,这个综艺没什么好上的,再说了,你自小身体虚弱,比不得哥哥皮糙肉厚,上这个节目,要是磕到伤到了,咱宁女士岂不是得活剥了我!”
陆漾抬手,摸了摸陆明屿的胳膊,眼神意味深长。
陆明屿看懂了。
陆漾:哥你不太行啊!
陆明屿咽了咽口水:……
僵持没几分钟,陆明屿便败下来了。
陆琛和宁清芸觉得亏欠陆漾,陆漾提出什么请求都会答应,陆明屿知道,他再苦口婆心劝说,也是于事无补。
索性,直接同意了。
陆漾关心的只有自家哥哥,让他安全回家。
*
《荒野求生》综艺以直播形式播出,旨在实时、无剪辑的全面展示参与者的荒野生活。
作为小成本综艺,《荒野求生》第一季的出圈火爆,让籍籍无名的十八线艺人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当第二季正在筹备的消息放出来后,不少人都虎视眈眈盯着这块肥肉。
陈诉接到节目组邀请时,没多思虑就说服陆明屿同意参加了。
但得知,陆明屿说他妹妹也要参加时,陈诉是拒绝的。
在陈诉看来,陆漾就是个麻烦。
五官的确精致绯丽,但性格却比陆明屿还要难搞。
“陆漾”为追星江砚舟,私下找过陈诉这件事情,陈诉没有和陆明屿说过。
毕竟,那次“陆漾”险些将江砚舟扑倒,给陈诉增加了很多麻烦。
陆明屿挑眉,自信满满道:“你放心吧,有我在,我肯定可以保护好我妹妹的!”
“我最担心的就是你!”陈诉扶额,“我给你接这个综艺是让你改善一下路人缘,不是给你拿来玩的。”
这兄妹俩都生得俊美无俦,可惜一个直肠子,不会拐弯抹角,一个追星脑。
陈诉很怀疑自己的职业生涯会毁在他们手里。
陆明屿手搭在陈诉的肩膀上,“我妹妹心脏不太好,我要是拒绝她,她指不定啥时候发病。”
“!”
陈诉震惊不已,“心脏不好,你还敢让她参加荒野求生?!”
“莫非是你们豪门财产分配不均?想要借此……”
陆明屿搭在陈诉肩膀的手用力往下压,带着丝警告:“别咒我妹妹。”
“你就直说吧,行不行,不行的话,只能宁女士亲自下场了。”
陈诉“啊”了声,提到宁清芸,他神情有些难以言语,沉默了会儿,他掀起眼皮,颇为无奈地说:“那好吧。”
整个公司都是陆家的,宁清芸打电话过来,就意味着陈诉的工作到头了。
炒鱿鱼?
嗯……很香。
但别想炒他的鱿鱼!
大不了,到时候他多盯着点,有什么风吹草动,立马做出措施。
*
此时,时尚杂志拍摄现场。
咔嚓、咔嚓的相机快门声充斥整个摄影棚。
身着深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灯光下,身姿挺拔高挑,比例堪称完美,长相偏贵气高冷,下颚线条优越,眉眼间带着纯天然的威慑力。
举手投足间的动作慵懒且矜贵恣意。
摄影师非常满意这种随意拍拍就可以完成工作的艺人,他的目光从镜头移开。
“江老师,辛苦了,照片很完美,可以收工了。”
江砚舟有礼节地微微颔首:“嗯。”
一直在旁边等候的经纪人赵言述上前,同摄影师弯腰道谢,边递上手机边说:“陆明屿刚打电话过来,许是有紧急事情。”
江砚舟接过手机,修长手指点着屏幕,垂下眼眸,淡声道:“不是。”
“不是?”赵言述怔了下,“他可卯足劲连续打了十个电话,还不是急事?”
江砚舟似没有说话欲望,慢条斯理掀了掀眼皮。
赵言述眼珠转动两轮,脑海乍然一闪,不可思议道:“不会还是给他妹妹拉场子的事情吧?”
江砚舟冷淡声线发出了个单音节:“嗯。”
妹妹上综艺,陆明屿这几天忙前忙后,疯狂拉动自己的资源,给陆漾应援。
只是陆明屿在圈内的真心朋友本就寥寥无几,咖位比他大的更屈指可数了,于是,陆明屿的心思便动到了江砚舟身上。
全网皆知,江砚舟从不参加综艺,也没见他探过谁的班,当知道江砚舟同意探陆明屿《荒野求生》综艺的班时,赵言述嘴巴大的可以塞进一颗鸡蛋。
说起来也怪,被称为内娱最不可能厮混在一起的两个顶流江砚舟和陆明屿关系却不错。
甚有网友说,江砚舟唯一的黑料便是拥有陆明屿这个朋友。
趁着机会,赵言述八卦兮兮地问:“你为什么会和陆明屿做朋友啊?”
江砚舟连个敷衍语气词都不给他。
“你们认识这么久,也没见你之前探过他的班,”赵言述兴缓筌漓追问:“这次是因为什么,才答应去探班的啊?”
江砚舟不是好说话的类型,这次竟然会同意探班请求,让赵言述无比好奇。
要知道,陆明屿唯一一次赢江砚舟还是靠他那个传说中的妹妹。
咦?妹妹?
“该不会,是因为传说中的妹妹吧?”
江砚舟抬眸,声音带着警告:“很闲?”
“倒不是。”
纯属是好奇心作祟。
赵言述隐隐觉得是江砚舟有什么把柄落在了陆明屿手中,不然按照这位爷的作风,刀架在他脖子上都不会同意探班的。
绕过八卦,赵言述讪讪摸了下鼻子:“听说,他妹妹是你的粉丝,我在想要不要给她准备个礼物,你说粉色奥特曼怎么样?”
“……”

第4章 因为我来了
荒野求生第二季V:全新一季求生团@周末黎@秦亦谭@陆明屿@温笺@林辛濛、陆漾,跟着#荒野求生#来一场刺激又美好的求生旅途吧~
综艺微博官宣后,引起了很大的骚动。
除了有周末黎人气演员的加持外,大家最期待的嘉宾是前几日在热搜榜撕得很僵的秦亦谭和陆明屿。
【期待!全能帅气老公@周末黎的各项求生技能!】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期待节目里秦亦谭和陆明屿打起来的?】
【明屿明屿,为镜头而生的脸!期待全新的陆明屿!】
【话说,陆明屿这个在红毯骂人,不尊重红毯的人为什么还有综艺上?可我家哥哥却没有?不理解.jpg】
【人间理想陆明屿,超级无敌期待哥哥的综艺啊!哥哥颜值鲨我!】
……
三天后,节目正式开播。
参加节目的成员有六名,三男三女。男的有近期热播剧《落风华茂》的男主角周末黎,选秀节目solo出道的秦亦谭和五年前因一首自己填词谱曲而大火的陆明屿。
女的除了纯路人陆漾外,还有前不久因校园网剧小火的林辛濛和女团C位出道,家喻户晓的温笺。
林辛濛重生归来,得知周末黎会参加这个综艺,找了人脉也跟着过来,混混脸熟的同时,两人的互动把这个求生综艺,变成了恋综。
一群网友看到后,直呼好甜!
荒野求生拍摄于靠海的荒野丛林。
海浪击打着礁石,宽阔的海平线,清澈见底的海水,柔和的日光自蔚蓝苍穹洒在树叶上,显得树木更加翠绿欲滴。
节目组工作人员正在布局设备,为即将开拍做准备。
陈诉在和陆漾约法三章,尤其叮嘱她在综艺里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他啰哩啰嗦说了十几分钟,陆漾很礼貌的时不时点头,“嗯”一声。
陈诉第一次见陆漾时,也想签她进公司,但沟通过后,他立马就哒咩了。
有颜值资本,但…脑子似乎不太正常。
带着一个陆明屿就已经够糟心了,要是再来一个……单想想,陈诉都要成孟姜女哭倒长城了。
不过,这一次,他似乎觉得陆漾不太一样了。
具体在哪里,他道不明。
不远处,正提前和节目工作人员打招呼的林辛濛挂着温柔的笑容,耳边传来身旁人在窃窃私语的声音。
“欸,那个女生长得好漂亮啊!是明星吗?我怎么没有见过?”
“不是,她是陆明屿的妹妹陆漾,也是参加节目的嘉宾。不过这个颜值也太能打了吧,我听其他人说她都不用化妆,直接素颜来的。”
“woc!陆家基因这么好的吗?陆明屿颜值已经很逆天了,没想到妹妹也丝毫不逊色,他们家祖上是不是神仙啊!”
……
陆…漾?
林辛濛抬眼望去,心头猛烈一紧。
只见一身简洁的T恤黑裤外加薄款外套的女生定定坐在那里,她的身后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深绿更衬得她肤如凝脂,单一眼,便知是一张骨相绝佳的美人脸。
林辛濛抱以歉意说了句话,抬脚往陆漾的方向去,越走近,她心底就越发不可思议。
陆漾竟然不是伪素颜!
是真的素颜!
“以上就是注意事项……”陈诉正和陆漾细数不可说不可做的事情,看到莫名过来的林辛濛,他抬起头望向她。
林辛濛忍着内心的震撼,露出自认为很标准的八齿笑容:“陈老师,您好,我是林辛濛。”
陈诉在业内能力风评一直不错,很有份量。
如果换另一个经纪人,以陆明屿的性格,早就黑成碳了,更别提现在还处在顶流位置。
陈诉端量了番来人,小白裙配小白鞋,乌黑浓密长发垂落在肩,看起来很是清纯朴实。
他有提前了解过参加节目的嘉宾,大致知晓林辛濛的背景。
陈诉朝她点头。
林辛濛看向陆漾,故作惊喜说:“陆漾,没想到还能见到你!太好了!”
陆漾抬睫,疑惑看着她:“你是?”
林辛濛脸色尴尬,迅速调整表情,细声慢气道:“我是林辛濛,我们一个高中一个班的。”
陆漾恍然大悟“哦”了声,“这样子啊,好久不见。”
说到这,陆漾才想起来,她的确和林辛濛一个高中的。
原小说里,有过简单文字描写,在一次同学聚会里,有人对比声名尽毁的陆漾和风光无限的林辛濛。
“高中毕业后我去影大,就再也没见过你了。”
林辛濛笑了笑,继续说:“没想到你也参加这个节目,希望在节目里,我们可以互帮互助,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陆漾随意敷衍道:“嗯,好。”
林辛濛余光瞥见周末黎来了,没再多聊,陆漾也落了个清净。
陈诉扫了眼殷勤跟在周末黎身边的林辛濛,在娱乐圈人脉很重要,他自然也了解林辛濛的意图是什么。
“你和她关系很好吗?”陈诉问陆漾道。
陆漾则神色自若地说:“高中三年,她前一年半都是年级第一,知道后面她为什么不是吗?”
陈诉:“为什么?”
陆漾:“因为我来了。”
陈诉:“……”
竞争年级第一宝座的两个人,关系怎么可能会好。

第5章 后脑勺长得太像了
陈诉急匆匆走了三米外接个电话。
由于他们这块人少寂静,加上陈诉情绪激动,不自觉提高了嗓门,陆漾听得一清二楚。
“郑记者,这可不厚道了啊!音乐盛典上我家陆明屿骂了几句秦亦谭,你就上赶着把他们八百年前的事情抠出来再添油加醋,说什么陆明屿抓破了秦亦谭的鼻子,秦亦谭打青了陆明屿的脸。”
“开什么天大玩笑呢!陆明屿怎么可能嫉妒秦亦谭,我们几家都清楚今年音乐盛典的水分占比多大,我们还用不着嫉妒水货!”
……
陆漾百无聊赖听着陈诉的通话,大致清楚了陆明屿和秦亦谭之间的纠纷。
两人是竞争对手,秦亦谭知道在作品上无法拉踩陆明屿就转战到为人处世方面,秦亦谭经常暗地里出言不逊辱骂、激怒陆明屿动手。
一方面蹭陆明屿的热度,另一方面拉踩陆明屿。
多亏陈诉一直在鞠躬尽瘁的扭转娱乐风向,陆明屿才能靠着音乐作品在顶流位置苟存到现在。
陈诉正与记者剑拨弩张“沟通”,并没有注意到陆漾将目光锁在了百米外,正指挥助理按摩的秦亦谭。
“哥,这个力度怎么样?”
“没吃饭吗?再用力点!”
“好好。”
秦亦谭正戴着墨镜躺在椅子上,舒适享受日光,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
陆漾走到秦亦谭身后,伸手猛地拍了下后脑勺,“啪嗒”一声清脆。
毫无防备的秦亦谭上半身来了个九十度弯腰,墨镜掉落在地,他摸着后脑勺,咬牙切齿转过头,还未开口就看到陆漾双手捂住嘴巴,惊恐道:
“怎么办?我还以为是我哥陆明屿呢?”
秦亦谭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不是!你连你哥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吗?还有吃什么长大的啊?!力气奇大无比!”
“这不是工作人员指定给我哥的休息椅吗?还有啊,你们两个后脑勺长得太像了。”
秦亦谭怒火中烧,什么后脑勺长得像!?这种屁话谁信!早知道就不抢陆明屿的位置了,靠!疼死了!
陆漾伸手揉搓他的脑袋,一脸无辜道:“对不起,很痛吧?”
“别碰我发型!”
秦亦谭浑身透着不爽,却碍于人多,满腔怒气无处宣泄,只能咬紧牙关:“没事。”
“真的没事吗?”陆漾满脸关心道。
“都说了没事!”
秦亦谭挥动胳膊想隔绝陆漾的靠近,却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陆明屿撂开。
“秦亦谭,你想干嘛?!”
秦亦谭愤愤道:“我干嘛?你问问你妹妹干得什么好事!”
陆明屿怫然不悦道:“你个大男人被我妹妹碰一下就化了碎了,你泥娃娃做的嘛?这么矫情。”
“我……你……”
秦亦谭有苦说不出来,支吾半天,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来,只能作罢走了。
他可不想被别人嘲笑被个弱不禁风的女生打了下就哇唧唧大叫。
陈诉打完电话就看见陆明屿和秦亦谭似在争吵,而旁边还有个陆漾,心里如土拔鼠尖叫,快步走了过去。
瞧着秦亦谭的背影,陈诉目光疑惑在陆漾和陆明屿之间来回转动,问道:“他怎么一副吃了屁的狼狈样子?”
话刚落下,手机响起,陈诉连忙催促陆明屿:“到直播时间了,快点去准备!”
“漾漾,哥去直播了,你……”
“妹妹就交给我了,你快去吧!”
陆明屿被助理拉走,陈诉审视陆漾的表情,拧眉,舒展开,又拧起眉头,实在好奇问道:“秦亦谭怎么回事?”
陆漾耸肩,轻描淡写道:“我不小心打了下他的后脑勺。”
陈诉不可思议睁大眼睛,“不小心?”
陆漾浅笑:“嗯。”
陈诉缓缓竖起大拇指:“打得好!”
他早就想打秦亦谭了,但一直没机会动手。
一道异常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陆漾倏然抬眸发现不远处一个男人正一眨不眨盯着她看。
他身材比例堪称完美,肩宽腿长,只可惜戴着口罩,遮住了容貌。距离有些远,她瞧不清他的眼神。
这个男人气质绝佳,长得也不会差吧。陆漾揣测道。
陆明屿正在直播,满屏都是他的帅脸。
“大家好,我是陆明屿,今天是求生综艺第一次开拍,提前给大家带来福利,直播十分钟。”
“这次综艺,我将和我的亲妹妹陆漾一块录制。我妹妹自小体弱多病,生活不能自理,请大家多多担待。”
【终于等待屿崽的直播了!崽崽勇敢飞,妈妈永相随!】
【啊啊啊一下子就帅到了我的心巴上!!】
【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妹妹这么可爱,怎么会攻击妹妹呢?】
【又是一个携家带口上综艺的.....无趣...】
【这么弱上节目来碰瓷的吧?专业碰瓷一百年?】
【弱鸡就别上综艺了,赶紧回家喝奶吧!】
聊得正酣的陆明屿瞧见门开了,熟悉的身型走近,刚好规定时间到了,他掐掉直播,站起身。
“还以为你会失约呢。”
江砚舟摘下口罩,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瞳眸,声音平淡:“东西呢?”
“谈什么东西啊!咱两这交情,谈这个多见外!你是来探班的,不是来拿东西的。”
江砚舟瞥了眼他,冷冷说:“谈感情多见内。”
陆明屿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废话,抬起下巴对助理徐赋说:“去把我妹妹接过来,就说哥哥要给她一个惊喜,天大的惊喜!”
江砚舟懒得理会,准备戴耳机清净点。
陆明屿手在屏幕上点了点,将手机摆在江砚面前,语气里满是自豪:“给你看看,我妹妹。”
江砚舟正准备戴最后一只蓝牙耳机,闻声,手上动作一顿,鬼使神差地抬起眼皮,视线落在了屏幕里一张天生丽质,光洁无瑕的脸蛋,精致的五官漂亮到炫目,她的眉眼浅浅弯起,透着浓浓的喜悦。
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幕,江砚舟轻垂眼眸,沉默一瞬。
一副任人采撷的小白花外表,眼尾却暗藏犀利。
这就是传说中的妹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