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白许之悦

第六章

[咋、咋了]

[皇妃,皇爷失踪了]

小士兵面色苍白,腿一软,跌在地上。

吓得我扔下手里的箱子,[怎、怎么会]

[打胜战后皇爷急着回京,没和军队一起,只带柳侍卫和十几个骑兵连夜上路,我们在途中遭受埋伏,皇爷中箭坠入山崖,柳侍卫派小人回来搬救兵,他去找皇爷了]

[皇妃,我们怎么办]

问我干蛤啊,我只会吃。

我咬着指甲来回踱步,[你你你别急,我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看见小士兵坐在地上的傻样,突然联想到宫里的萧白。

我一拍大腿,[你快去备车,我要进宫]

由于宵禁了无法从正门进去,我和小士兵从狗洞钻了进去。

[你在这等着,我去把皇上揪起来]

[皇妃,这不、不好吧]

[别BB,不把他叫起来,你家皇爷就救不回来了]

[可是,我一个人在这,害怕]

[你叫啥名字]

[奴才叫小潘子]

[小潘子别怕,啊,姐很快就𝖒𝖑𝖟𝖑回来]

我拎起裙摆就跑。

这个家没我真不行,又得救家主,还得哄孩子。

[萧白,救命啊]

我蹲在萧白床边,幽幽地喊着。

[艾玛,你要吓死我啊,这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疯]

[萧泽唯失踪了,你快派兵去找他]

萧白扯过被子,背对着我躺了下去,[失踪就失踪呗,又不是死了,没准明儿搂着个小美女回来了]

[人下落不明的,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快点调兵去啊]

[我今儿叫你别对他太上心,你记在心里了没]

[记住了记住了,你快点去调兵]

萧白转过身朝我翻了个白眼,又转回去继续睡。

我用力地摇着他的手臂。

[哎呀,你烦死了]

萧白坐了起来,从内裤兜里掏出一块牌子丢在床上,[拿去,要多少兵自己去调]

[咦]

我嫌弃地用手帕包着那块金牌,捏起来就跑。

萧白在身后喊,[你动作能不能轻点,生怕别人不知道啊]

我捏着金牌丢给小潘子叫他去调兵。

他惊喜地表示第一次见到皇上的金牌,还放在嘴边咬了咬。

我没忍心告诉他这玩意是从屁股底下拿出来的。

小潘子拿着金牌调了两万精兵出来。

之后我俩像夹心饼干一样躲在士兵中间,连夜赶到萧白失踪的山崖下。

突然暗处冲出一堆黑衣人,喊得惊天动地。

小潘子立刻拉着我躲在草丛堆里,精兵一拥而上。

我估摸了下人数,还好人没我们多。

[皇妃,我们去找皇爷吧,这边他们没问题]

[我看成]

我们举着火把,互相搀扶地在山谷中一步步地挪。

[潘儿,我咋觉得这地儿阴森森的,不会有阿飘吧]

[皇妃,你别怕吓我]

我发现这娃抖得比我更厉害,都快哭出来了。

[你这胆子,是怎么进萧泽唯的部队的]

[我走后门的,柳侍卫是我表哥]

我[······]

回去就举报你们。

小潘子突然尖叫起来,那声音,堪比尖叫鸡。

[你干什么呢,吓死我了]

[皇妃,你、你看那里]小潘子颤抖的手指向我左边一指。

吓得我一哆嗦,那是一具躯骸。

旁边还有一把长命锁,是我送给萧泽唯的那把。

萧泽唯......死了?

第七章

我冲了过去,颤巍巍地拾起长命锁,上面还沾着血迹。

萧泽唯......

[皇爷,皇妃,皇爷他、他是不是]

我无声地瘫坐在地上,完了,我要当寡妇了。

我对着那具森森白骨坐了好久,而后抹了把脸,把外袍脱了下来。

小潘子瞪大了眼睛,泪汪汪地看着我[,皇妃,你干什么]

[我要带他回家]

正当我俩商量着怎么把萧泽唯的尸骨带回去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对话声。

[皇爷,您身上还有伤,您回洞里歇着吧,我去找]

[少废话,赶紧找]

是萧泽唯的声音!

我丢下手里的大腿骨,朝声音方向跑去,[萧泽唯,萧泽唯]

前面一个人转过身,虚弱的脸上带着惊喜,真的是𝖒𝖑𝖟𝖑他。

我跑了过去,紧紧地抱着他。

[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萧泽唯摸着我的脸,柔声道,[你怎么来了]

我带着哭腔,[我来找你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吓死我了]

[别哭,我没事]

我扒开他的衣服仔细检查一番,背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手上和腿上轻微的擦伤也没什么大碍。

[你们刚才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萧泽唯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我的长命锁不见了,我先找找,你在这边歇会]

我拉住他,晃了晃手里的长命锁,[在这呢,我捡到了]

萧泽唯如见珍宝般接了过去,放在胸口处好半晌,又递给我,[你帮我戴上]

我替他把锁戴在脖子上,想了想,又把锁塞进他衣服里层。

萧泽唯眼睛就没从我身上移开过,我都被他盯着社恐了。

小潘子跑了过来,声音响彻山谷,[皇妃,我哥说我们刚才对着哭的那个不是皇爷的尸体,是我哥烤的野山猪,他们吃完丢的骨]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柳风踹了小潘子一脚,[皇爷,我刚才出去看了一下,皇妃带来的精兵已经把潜藏在外面的敌军全部击退,我们可以回去了]

马车上。

萧泽唯搂着我,眼里满是深情。

[之悦,你哪来的兵]

[找萧白借的]

萧泽唯听完沉思了很久。

我推了推他,[怎么了?]

他笑着摇头,[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要我去保护,我也习惯了保护人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被保护,感觉很奇特]

我抱紧他,[你也可以不用那么强的,我也可以保护你]

萧泽唯抖了一下,声音都在颤抖,[那你可以保护我多久]

[我可以保护你一辈子]

萧泽唯笑红了眼,眼睛慢慢湿润,[好,你可不能反悔]

回到秦王府后,萧泽唯比以往更忙了起来,经常带着伤早出晚归,我都几天没见过他了。

我总感觉他最近怪怪的,好像在策划什么大事。

夜里,我房间的门悄悄被打开随后又轻轻关上。

萧泽唯?

我正想爬起来。

[许之悦,起来了]

一阵幽幽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是萧白。

我一骨碌跳起来,[这大晚上的你想吓死我啊]

[你怎么进来的]

[钻狗洞]

我看着萧白穿着夜行衣,满脸狼狈的样子。

不禁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干什么呢]

[快收拾东西和我走]

[去哪]

[我今天故意把男扮女装那小子灌醉,他什么都招了,他说他爹威逼利诱邻边多个国家,已经和他们达成同盟,明儿一早就攻入秦王府,先干掉秦王,下一个就是我]

[你说......什么]

[而且,林通这次召集的精兵高达百万,萧泽唯必死无疑,我们赶紧逃吧,咱不踏这一趟浑水]

[我不能走,我走了,萧泽唯怎么办]

萧白一把扯过桌布,胡乱地朝里面塞几件衣服绑起来。

[我说我要不要送你一把锄头去和王宝钏挖野菜啊,都什么时候了𝖒𝖑𝖟𝖑,你还管他?]

萧白拉起我的手,就往门外冲。

我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哦豁,是萧泽唯。

这是什么大型修罗现场。

第八章

[你...要走]

萧泽唯红着眼睛看着我。

萧白一咬牙,把我拉到身后,[皇爷,你放我们走吧,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已经找到回去的方法了,我们可以立刻走,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的]

[你...要回去?]

萧泽唯推开萧白,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满眼惶恐。

[我------]

找到回去的方法了?萧白怎么不和我说?

[许之悦,你不想回到21世纪吗?你不怀念手机电脑WIFI吗?你快求个情]

我当然想了。可是,那里没有萧泽唯啊。

[你是不是根本没想过陪我一辈子,你早晚要回去,是不是]

萧泽唯笑里带着悲,一脸痛苦。

他放开了我,无力地坐在旁边的坐椅上。

萧泽唯双手掩面许久,缓缓地说道,[既如此,你走吧]

我和萧白满脸不可置信,这就放我们走了?

[萧泽唯......]

萧泽唯转身背对着我,[与其担心日后你什么时候走,还不如现在就让你走,也好让我死心了]

[估计你也知道了,林通的军队天亮就会围攻秦王府,你快走吧,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走了,你怎么办]

萧泽唯苦笑,[你要走就不必再管我,快走吧]

萧白拉着我就往外冲,[许之悦,快跑,小命最重要]

我回过头看见萧泽唯的身体踉跄了一下。

郊外。

我一把甩开萧白的手,[萧白,你自己走吧,我要回去找萧泽唯]

[你疯了是不是,你回去就要死了,现在秦王府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

我摇摇头,[你别管我了,我说过要保护他一辈子的,我不能走]

[你不是找到回去的方法了吗?你快回去吧]

我转身就往回跑。

萧白咬着牙瞪着我,[我真是欠你的]

他拉着我朝城内飞奔。

[萧白,你不需要回去,我自己......]

[闭嘴]

好吧,换个话题,[你不是找到回21世纪的方法了吗]

[我找到个屁,我们在那边已经死翘翘了,还回哪去,我不这么说能骗你出来啊]

[......]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们赶回秦王府时,天已经亮了。

秦王府里里外外被重兵包围着,林丞相和他儿子洋洋得意地站在门口。

萧白非要冲上去揍林千,被我死命拉着。

我列举一系列优秀的男人不打架、会容忍的例子之后,他终于消停了。

萧白坐在地上拔了好一会草,自己把自己说服了,就又拉着我跑到狗洞前。

我叹了口气,我们这辈子是和狗洞过不去了。

[萧白,我们进去能帮什么忙]

[我手上还有一枚金牌,可以调动40万精兵,虽然不够,好歹能撑一下,我们去找萧泽唯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找到方法]

[白GieGie你好𝖒𝖑𝖟𝖑有安全感哦,怪不得林千那小子喜欢你]

[滚你丫的]

府内。

一群弓箭手拿着箭对着萧泽唯。

我和萧白躲在大厅外的盆栽中暗暗观察。

[萧泽唯,我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了]

萧泽唯若无其事般喝着茶,[林丞相,这一切规划了很久吧]

[好说,只要能把你干掉,多久我都等得起]

萧泽唯笑着点点头,眼里却满是寒意。

[先把你这颗眼中钉干掉,再叫林千去把宫里那位废物杀了,这天下就是我的了]

林丞相得意扬扬的笑声充斥整个秦王府。

[你踏马说谁是废物呢,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还没反应过来,萧白就冲了出去,怒气冲冲地站在大厅上。

顿时府内一半的弓箭手对着萧泽唯,一半对着萧白。

完犊子。

人没救成,又搭了一个。

第九章

我一咬牙,死就死吧,也跟着跑了出去。

我暗暗踢了萧白一脚,[你干什么呢]

[一时没忍住,就跑出来了]萧白尴尬地看着我。

[之悦?]

萧泽唯一看到我,就冲了过来,把我抱在怀里,满眼欣喜。

[你......不走了?]

[我不走,我说过要保护你一辈子的]

萧泽唯笑出了眼泪,轻轻地吻着我的额头。

[哎,大哥大姐,这场面能不能后面再上演啊,我们现在快要被扎成刺猬了耶]

萧白大喊。

[正好,你也来了,那就一起办了吧,省得我们再跑一趟]

林丞相满意地看着萧白。

吓得萧白一哆嗦,窜到柳风的身后。

萧泽唯把我拉在身后,无声地看着林丞相,眼里夹杂着狠意。

[柳风,都来齐了吗]

[回皇爷,八个同盟国,已全部就位,就等您发落了]

[很好,那就准备送他们上路吧]

嘎,什么意思哇,我和萧白面面相觑。

同盟军不是林通的啊?萧泽唯还玩了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萧泽唯轻轻一挥手,府内全部的弓箭手转移目标,对准了林通父子。

吓得林丞相瘫软在地,[你们...你们干什么,对着我干什么,对着他们啊]

萧泽唯用手轻轻蒙住我的眼睛,他那冰冷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林通,你走上这条路,就该想到今天的结局。八个国家几十万条性命,今天就让你血债血偿]

耳边传来箭飞过的声音,紧接着是林丞相和林千的惨叫,血腥味弥漫整个屋子。

萧泽唯在我耳边低语,[别怕,我带你出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起来。

过了许久,耳边传来萧白哆哆嗦嗦的声音,[艾玛,太吓人了]

我才后知后觉,我们已经从府里出来了。

萧泽唯抱着我,轻声道,[吓着你了]

我点点头。

可不嘛,我们这些21世纪大好公民,哪见过这种血腥场面。

[别怕,我在]

萧白煞风景地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拉着我的衣裳,[许之悦,吓死了吓死了]

萧泽唯冷冷地瞪了萧白一眼,他迅速地挪到离我5米外的地方。

[你,𝖒𝖑𝖟𝖑从明天开始,跟着柳风去军队训练,就你这心理素质,以后怎么管理国家]

萧白看着萧泽唯盯着自己,[啊,我啊]

萧泽唯点头。

[不是,为什么是我啊,你这么费力把林通干掉,不是想自己当皇帝啊]

[我没兴趣当皇帝,我只是不想让林通这样的奸臣继续祸害百姓。现在我把国家交给你,你要是毁了,我亲手杀了你]

[嘿嘿,我一定不会让泽哥失望的,谢谢泽哥,啊不,谢谢皇叔]

柳风来找萧泽唯汇报情况的时候,我和萧白蹲在一旁磕瓜子。

[悦儿啊,你回来真是太正确了,你简直是我的幸运女神,萧泽唯这大腿,我可得抱紧了]

[你得了吧,你当时还骂我来着]

[谁,谁敢骂你?我第一个收拾他]

我啧了一声,没理他。

柳风和萧泽唯说完话后,来到我身边,满眼笑意。

我觉得我蹲着和他说话不太好,就站了起来,[柳侍卫,咋了]

[皇妃,谢谢您能回来,否则我们就要不战而败了]

[我没做什么啊]

柳风摇了摇头,[皇妃你不知道,你走后的那一段时间里,皇爷有多消沉。他甚至说,这一战他不想打了,就让林通杀了算了,这样他也不会那么痛了。]

他顿了顿,[不过幸好,你回来了]

我心疼地看着前面站在士兵堆里的萧泽唯。

萧白也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没想到,萧泽唯也是个恋爱脑啊]

萧泽唯看见我一直在看他,向我走过来,一脸柔情,[怎么了]

我紧紧地抱着他,[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走了,我会一直陪着你,保护你]

萧泽唯顿了顿,颤抖道,[好,你可不能食言]

[不食言]

萧泽唯把我搂得更紧,一抹温热从唇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