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白许之悦

“皇叔,其实朕和皇婶有过一腿。”

“你给我戴了绿帽?”某人冷冷地看着我。

“可不咋滴,皇婶还说要给朕生孩子呢!”

我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第一章

我和相亲对象穿越了。

他穿成了万人之上的皇帝,而我穿成了宫里......洗恭桶那女的。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众职平等,众生平等。

天选打工人啊,到哪都摆脱不了打工的命。

正当我奋力地在一堆恭桶中嘎嘎乱杀的时候,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张脸在我面前不断放大,眼睛瞪得像铜铃。

是萧白,我的冤种相亲对象。

靠我那么近干嘛,核酸做了吗你,特殊期间要保持距离不知道吗?

[许之悦,真的是你?你也穿越了?]

他眼睛一转,看到我脚边的桶,[哈哈哈哈哈哈,这粪桶和你的气质很配哈哈哈哈哈]

我舀起粪桶的水向他泼去。

蹲你几天了,你自己送上门来可不得怪我。

我俩能穿越,全拜他所赐。

本来我俩在一间餐馆相亲。

前半场聊得甚欢,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恨不得原地结婚。

聊到后半场,这厢给我叫了碗咸豆花。

我百般推脱,甜豆花党永远不接受咸豆花。

然后我叫了一碗甜豆花,强烈安利给他。

之后我俩就甜、咸豆花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涉及方面颇广,从世界观到人生观到价值观。

店家以扰民为由把我俩撵了出来。

我以“咸豆花党和甜豆花党不能在一起”结束话题,潇洒离去。

结果这玩意儿愣是端着一碗咸豆花追上来,硬要我喝下去。

说什么亲可以不相,咸豆花必须喝。

于是我俩端着一碗豆花在路边推搡,一辆车飞驰而过。

我俩就嗝屁了。

再次醒来,就来到了这里。

萧白往旁边一闪,[嘿,没泼到]

懒得瞅他,我转身就走。

[你去哪,给我站住]

[来人,把她洗干净给朕送到寝宫里]

[你要干嘛,我可是正经人]

萧白用看蛇精病的眼神看着我。

寝宫里,萧白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左边站着一排端着咸豆花的宫女,右边站着一排挥着大斧的大汉。

小太监友好地提醒我这是一道选择题。

[姓萧的,你公报私仇]

[是啊,你吃不吃啊]

[不吃,誓死抗卫甜豆花党的尊严]

萧白挑眉,[哟,有骨气,既如此,就拉出去砍了吧]

一群人蜂拥而上。

[你来真的?]

[可不咋滴]

[白哥,咱俩可是这个世界的至亲了,你真的要杀我]

[吃甜豆花的至亲,不要也罢]

MMP!

君子能屈能伸。

之后我含泪吃了三天的咸豆花,并且写了3000字的吃后感悟。

萧白翘着二郎腿吃着咸豆花,笑眯眯地听小太监念我的吃后感。

简直欺人太甚,不带这么侮辱人的。

我决定出逃。

天下之大,就不信没有我甜豆花党的容身之处。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爬上了皇宫最矮的墙。

却发现墙角一𝖒𝖑𝖟𝖑群人在干架,我没法下去。

来都来了,先看会吧。

一打十的实战我还是第一次见,那个“一”还是个绝世大帅哥。

帅哥拿着一把剑在一群挥着大刀的壮汉面前也毫不畏惧,敏捷地躲过旁边挥刀的壮汉,再侧身踢飞身后的一个。

精彩!

我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趴在墙上边磕边看。

我的瓜子壳多次不小心掉在了下面的人的头上,他们抬头瞪我了一眼。

我不好意思地朝他们笑了笑,哎呀,真是失礼。

眼看我瓜子都磕完了,他们还打得难舍难分。

我决定换一面墙爬。

帅哥你加油,我先撤了。

我想用手撑着墙下来,没想到手麻了,失重直接向墙的另一边坠了下去。

我扑到了那个帅哥身上,砍他的刀砍在我身上。

天要亡我。

第二章

我醒来时看见床前坐着一个人。

这不是那个“一”挑十的帅哥吗?打赢了?

[你醒了?]

帅哥淡淡地看着我,没动。

[这是哪,还有你谁]

这么帅的人得给我留个地址姓名啥的。

[秦王府,萧泽唯]

吓得我一下子弹了起来。

萧泽唯这个名字我可太熟了。

以前洗恭桶那会,经常听小宫女八卦他。

萧泽唯是天生的战神,战无不胜,国家得以繁荣昌盛,听说有他一大半的功劳,连当今皇上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但是他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凡是惹到他的人没有好结果。

我努力回想有没有对他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我滴姥姥哎,腰好痛。

[你别乱动,会牵扯到伤口]

那刀砍我腰上了?

[那我的肾......]

[没什么大事,你腰上的包袱替你挡了一下,再加上你肉厚,受的只是皮外伤,稍加静养就好]

Excuse me??

你说一个女孩子肉厚?

你礼貌吗?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不小心掉下去的好吧。

虽然你好帅,但我真没舍身救人的精神。

[因为我觉得你像我未来的夫君]

上大学那会经常说土味情话调戏害羞的师弟,一时口嗨说了出来。

我连忙捂住嘴,嘴在前面跑,脑子追不上。

萧泽唯似非似笑地看着我,好像在思考什么,过后,[那你留在府里当秦王妃吧]

雷得我外焦里嫩。

[你、你认真的?]

[我像在开玩笑吗?还是说,你不愿意。]

萧泽唯半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敢不愿意吗我。

[我......的荣幸]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地成了秦王妃。

腰伤好后,我每天拉着丫鬟家童打麻将,带着训练结束的士兵下河里抓鱼,爬到树上摘果子,玩得不亦乐乎。

萧泽唯除了不让我出门,其它一律不管我,我都快把他的家翻了遍了,他也一副与老子无关的样子。

闹了几天后,我腻了。

我无聊地蹲在池塘边发呆,干什么都不得劲。

萧泽唯拉我起来,坐在旁边的石椅上,[在府上呆着不开心?]

[哪都不能去,我都快闷出蘑菇了]

[池塘里的𝖒𝖑𝖟𝖑鱼抓完了还是树上的果子摘完了?]

[每天都这么玩,没意思]

[那你想去哪]

我委屈地看着他,[今天是上元节,听刘妈说外面可热闹了]

你懂我意思吧。

萧泽唯拉我起来,[走吧,我带你出去逛逛]

[不用不用,我自己出去就行了]

[外面人多,不安全]

好吧,总比出不去得好。

夜市,人山人海。

我在前面蹦哒,萧泽唯紧跟在身后。

我看上什么就直接拿了就走,萧泽唯在身后付钱。

哎呀,伴上大款的感觉真好啊。

我站在路边看街头杂技,没注意一辆马车向我奔来,还没来得及躲,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萧泽唯皱着眉头,低着头看我,[有没有事]

我摇头。

为了以防他说下去,我指着前面站满人群的河边。

[萧泽唯,我们去放荷花灯吧]

萧泽唯仍蹙着眉,[放那灯做什么]

[许愿呐,听说荷花灯可灵了呢]

我拿着两个花灯,笑着递给他一个。

萧泽唯犹豫了一会,接了过去。学着我的样子把花灯放在水里,双手合十,闭眼许愿。

[你许了什么愿?]

萧泽唯看着我,眼睛在花灯的映衬下特别亮。

我故弄玄虚,摇头晃脑,[愿望说出来就不灵啦]

萧泽唯轻笑着摇头。

妈呀,冰山脸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吗?

[不过,我可以偷偷告诉你]

我示意他弯下腰,轻轻地在他耳边道,[我的愿望是,希望萧泽唯日后的日子里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每天都有今晚这么好看的笑容]

萧泽唯愣住了,像根木头杵在那。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以前我也是这么对其他小男生这么说的呀。

看着萧泽唯那微微颤抖的身体,看来是被油到了。

好吧,我换一个。

我好久没用的脑子费力地想以前写给师弟们的小情书。

萧泽唯一把把我拉进怀里,抱着我抖得厉害。

[怎、怎么了]

鸦雀无声。

萧泽唯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我俩双双倒在地上。

我去,晕倒了?

好重,能不能来个人啊喂。

第三章

正巧萧泽唯的贴身侍卫柳风带着他的小女友卿卿我我地走过。

柳风看着倒在地上的萧泽唯,吓得脸色发白,扛起他就往府里跑,小女友都不要了。

这男人要不得,小女友说不管就不管。

经太医诊断,萧泽唯是情绪过于激动,急火攻心,休息一下就好。

我那句话这么有力量?都让他急火攻心了?

次日,萧泽唯又板着个脸去训兵了。

没事就好。否则我可不确定柳风会不会把我咔嚓掉。

萧泽唯来告诉我他要进宫的时候,我在和小士兵斗蛐蛐。

你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按理说我现在的身份是萧白的皇婶,地位肯定比他高,我可得抓住机会去给他施施威。

我兴冲冲地跟着萧泽唯进了宫。

萧泽唯去找丞相干正事,我就在宫里溜达。

终于在花园里找到正和美女拉手手的萧白。

好小子,可算让我逮𝖒𝖑𝖟𝖑到了。

[你搁这呢,让我好找啊]

萧白被吓了一跳,[许之悦你哪旮旯跑出来的]

[皇帝哥哥,她是谁啊]

美女躲在萧白的身后,娇滴滴地看着我。

[听说是我皇婶]

哟,消息这么灵通。

我故意清了清嗓子,[小白啊,看见皇婶也不下跪请安?]

萧白瞪了我一眼,[美得你]

我俩正要互掐的时候,一老头走了过来。

[皇上,臣等该走了,赶明老臣再带芊芊过来给皇上解闷]

萧白春风满面,[好好好,林丞相辛苦了]

又回首拉起那姑娘的手,轻柔地摸着。

那依依不舍的样,还以为这是诀别呢。

[哟,这哪来的望妻石啊,可真深情。]

萧白撇了我一眼,[我说你不去和萧泽唯过2人世界,跑我这干什么?]

[找你茬啊]

萧白难得地没有回掐,笑眯眯地扯了扯我的衣角,[小悦悦啊,和你商量个事儿]

[放]

[帮哥在萧泽唯面前求个情,让他别给我安排那么多活干,我还要和林妹妹约会呢]

[想得美,吃你的甜豆花去吧]

姐潇洒转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不帮你别后悔啊]

我倒要看看你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萧白拉着我窜到刚从屋里出来的萧泽唯面前,一个没站稳,两人扑了个狗屎运。

我真的服了这个老六。

萧泽唯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轻轻拍去我身上的灰尘,[摔着哪了没有]

我摇头,这身脂肪可不是白长的。

萧白趴在地上2000 years later,见萧泽唯没有拉他的意思,灰溜溜地爬了起来。

[皇叔啊,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知道不当讲就闭上你的嘴]

噗哈哈哈哈哈。

萧白你也有今天。

[咳,皇叔啊,朕仔细琢磨,还是觉得要讲一下,毕竟这事和皇婶有关]

我心里隐隐感觉不妙。

萧泽唯盯着我发毛,[讲]

[其实吧,皇婶和朕有过一腿]

萧白搓着手嘿嘿直笑,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大傻子。

手都没牵过呢,我有你nn个腿。

[萧泽唯你别听他瞎说,我们回家吃饭了]

拉他,不动,再拉,还不动。

[你继续]

话是对萧白说的,眼睛是盯着我的。

这眼神,吓死姐姐了。

[咱俩第一次见面,皇婶就说要给朕生猴子,啊不,生孩子呢]

哎哎哎,你个大男人露出那种娇柔做作的表情合适吗?

怎么突然降温了,好冷。

[你、你别胡说八道,我可没说过这话]

看着萧泽唯那张冷脸,我大气都不敢出。

萧白还不知死活在死亡线上来回蹦跶。

[皇婶还说朕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想和朕原地结婚呢]

[当、真?]萧泽唯盯着我慢慢地吐出这两个字。

我尬笑,[啊哈哈哈,这个......,其实,那个]

没错,是我说的,还不只对萧白一人说过。

我有什么错,我只是想给全天下的帅哥一个温暖的家。

[皇叔,当真当真,皇婶就是𝖒𝖑𝖟𝖑这么和朕说的]

萧白还在一旁添油加醋,生怕萧泽唯不知道自己头上有多绿。

[来人,把皇上给我关到书房里,抄《烈女传》一百篇,抄不完不准吃饭]

萧白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该罚该罚,哈哈哈哈哈哈,许之悦你活该]

正当我怀疑是不是应该给他叫个大夫看看脑子时-------

[嘎,皇叔,怎么......怎么是朕啊,不是应该关她吗]

萧泽唯拉着我就往外走,将喊着“皇叔朕冤枉啊”的萧白抛在身后。

萧泽唯把我拉上马车的那一刻,我多想去书房抄《烈女传》的是我。

第四章

[你给我戴了绿帽?]

[你听我狡辩,不是,你听我解释......]

萧泽唯看着我,示意我讲下去。

我一咬牙,全盘托出算了,大不了被当成疯子丢出去。

[其实,我和萧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们因为机缘巧合来到了这里]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萧泽唯一眼,没太大反应。[他、他其实是我表哥,他刚刚说的那事儿,是我们小时候过家家说的玩笑话,不作数的]

萧泽唯听完直勾勾地看着我,[当真?]

[真、真]

上帝原谅我。

[那你还能回去吗]

你这重点放的是不是有点偏了?不是应该质问我的措辞,然后再以“疯言疯语”为由丢我下车吗?

[啊,这个,按理说,是能回去的吧]

是吧,我看人家电视剧都这么演的。

[那你会走吗]

这我要怎么接啊,他是希望我走呢?还是不希望我走呢?

[会的会的,我们找到方法就可以回去了]

绝对不会碍你什么事儿的。

嗯?他脸色怎么比刚刚更难看了?我说错话了?

回到秦王府,萧泽唯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冷着一张脸,吓得我饭都不敢多吃,早早回到房间睡觉了。

深夜,我饿得睡不着,正想起来找点吃的。

忽然我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又重新关上,一个身影离我越来越近。

吓得我直打颤。

直到他走近我才发现是萧泽唯。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你来干什么啊]

萧泽唯走到床位背对着我坐下,[不用你管]

嗯?为什么他的语气中有一点点......委屈和哭腔。

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我看了他一眼,头发凌乱,眼神也和平时不太一样,好像生气的小白兔,奶凶奶凶的,怀里还抱着他的......枕头。

梦游?

我捧起萧泽唯的脸,[你知道我是谁吗?]

[许之悦是坏蛋,不跟许之悦玩]

萧泽唯嘟着嘴毫无杀伤力地瞪了我一眼,又转过身去不理我。

这梦游怎么还能自个出来,把脑子落在房里的。

他这完全就是个孩子的表现啊,最多5岁,不能再多了。

真想找个手机拍下来,明天放给萧泽唯看哈哈哈哈。

我乐得撮了撮他的脸,[我怎么坏了]

[你说你要回去,你要丢下我]

[都不要我,额娘不要我,你也不要我]𝖒𝖑𝖟𝖑

萧泽唯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吓得我从床上跌下去。

前几天听府里老妈妈唠嗑萧泽维的身世,说萧泽维5岁那年父亲战死沙场,母亲伤心过度也撒手人寰。而年幼的萧泽维固执地认为是自己不好,父母把他抛下走了。

我连忙爬起来捂住他的嘴,[你别哭,别人听到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推开我的手,继续哭。

[你别,哎,我不走,我不离开你]

这叫什么事儿啊。

[真的]

哭声戛然而止。

[真的真的,不走]

萧泽唯想了一会,笑了。

[可是,今天是我生日,没有人给我送礼物]

你可别喊冤,听人家说是你规定旁人一律不许给您老人家过生日的吗?

眼眶又开始红了。

[别别别,我其实给你准备礼物了]

萧泽唯眼睛一亮,[在哪里]

我摸遍了口袋,也没找到什么东西,眼瞅着他又要哭的节奏,我把脖子上的长命锁扯了下来,挂到他脖子上。

这是我双十一9.9凑单买的。

萧泽唯乐呵呵地捧着那个锁看了一晚上,一会把长命锁藏在衣服里面,一会掏出来,我看着都累。

后半夜他终于玩累了,抱着他的枕头又回去了。

谢天谢地,终于走了。

一大早,被萧泽唯叫醒。

我看着他那双清冷的眼睛,哦,梦游醒了。

[咋的呢]

[塞北有匈奴入侵,我得过去解决一下]

这就是你一大早叫我起来的原因?

[那,一路走好?]

他犹豫地看了我一眼,[那我走了]

我想了想,[生日快乐]

萧泽唯愣了一下,笑了,把长命锁掏出来,[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哟,还知道是我送的,你这梦游有点东西啊。

[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好]

第五章

萧泽唯出征后,我隔三差五就往皇宫跑,找萧白解闷。

一来二回,我俩的“恩怨”就解决了。

大老远就看见萧白坐在亭子里喝酒。

[皇上好雅致啊,一大早就喝上了,怎么不找你林妹妹陪你呢]

萧白抬眼瞥了我一下,[什么妹妹,那是个带鸡儿的]

[男、男的?]

萧白郁闷地点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我上气不接下气。

[带不带鸡儿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喜欢,姐们支持你哈哈哈哈哈]

[滚,老子直的]

[哈哈哈哈哈,谁知道你是不是呢]

笑得我在地上打滚,笑抽筋了要。

萧白拿起一颗花生扔我身上,[你笑够了没]

我强忍着笑,[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带鸡儿的?]

[昨儿我和他在小池塘边嬉戏打闹,我用力过猛把他推池塘里去了]

[我就留他洗了个澡,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他是个带把儿的]

[MD,我要用一生去治愈那几秒]

萧白忿忿地喝了一口酒。

噗哈哈哈哈哈。

[不过,他为什么要男扮女装呢]

[我猜和他那个爹脱不了干系]

[我还没拆穿他,我倒要看看那个老小子和他那个娘娘腔儿子能玩出什𝖒𝖑𝖟𝖑么花来]

[你还挺有脑子的嘛]

[那可不,我暗中观察,到时候真有什么事,我们就开溜]

[......们?]

[现在我可是你唯一的娘家人了,有事我还能丢下你自己跑啊]

[还有我提醒你一句啊,萧泽唯也不是什么善类,你玩玩可以,别上头]

[人家怎么就不是善类了,你不要诋毁人家]

萧白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我一眼[我这么跟你说吧,现在宫里分成了两大团体,一个是以林通,也就是那娘娘腔的爹为首]

[另一个以萧泽唯为首,两个团体虽然代表的利益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目标,就是都想当那万人之上的皇帝]

[嗯嗯,所以呢]

[所以啊,像萧泽唯这种眼里只有皇权的,怎么可能会在乎儿女情长,你肯定不在他未来的计划里,你若陷太深,到时候有你哭的]

[萧泽唯也想称帝?]

[废话,哪个有点地位、有点权力的男人不想当皇帝]

[那你不阻止?那可是你的皇位]

[我为什么要阻止,他们两者大打出手,肯定会两败俱伤,最后我再来个瓮中捉鳖,皇位不还是回到我的手里]

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没准人萧泽唯不要皇位呢]

[他不要皇位他和林通暗暗争什么呀,争你啊,别搞笑了姐妹,哥是男人,比你更懂男人]

好像有点道理。

[我回去了]

[咋就走了,我说的你听到没有啊,别对萧泽唯太上心了]

如果萧泽唯真的像萧白所说的那样,日后他真的当上皇帝,他未必就不会撇下我。

那我......那我不得赶紧趁他现在不在家把他的财产搜刮过来啊,不拿白不拿。

我有了钱,到时候真被撵出去了还能在京城搞一份小事业,过过自己小日子也是可以的。

正当我拖着个箱子去萧泽唯的金库里搬钱的时候,一个小士兵哭啼啼地跑进来。

[皇妃不好了,皇爷他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