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许沐江归阙

我穿书了,是一个恶毒女配。

一般我这种得罪女主的女配都没有好下场,果不其然,结局我引爆炸弹被炸得粉身碎骨。

现在我只想抱紧女主大腿,远离男主,继承亿万家财当个富婆!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女主重生了,这下惨了,我不会提早领盒饭吧。

1

“囡囡,喝奶啦。”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我拔出塞在嘴里的脚丫子,说着咿咿呀呀的婴语朝妈妈伸出手。

要说不说,这脚丫子还真的香。

“哎呀,我们宝宝真聪明,还能听懂妈妈说话了”女人小心的将我抱起来,笑着将奶瓶喂到我嘴里。

是的,你没有看错。

我穿书了,但就是穿的太早了点,现在的女配才一岁多。

一岁多能干吗呢,不就只剩享受了嘛!

刚穿过来没几天,我已经完全适应这小宝宝的身体了。

要么怎么说是女配呢,那家世配置肯定都是最顶级的。

女主顾绵绵,是女配周许沐爷爷战友的孙女,因为四岁那年女主爸妈车祸去世,亲戚又都不想管她,于是周许沐的爷爷便将她接过来抚养。

小小的周许沐,对待新来的妹妹,从刚开始的抗拒到接受。

尽管心里不喜欢这个外来人,却也还是和顾绵绵和平相处,一直到两人长大,关系不好不坏。

可是直到男主司辰的出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衡。

周许沐喜欢上了司辰,为了得到他开始不择手段,在得知司辰喜欢的是和自家的养女后,心里的嫉妒到达顶峰,开始各种陷害霸凌顾绵绵。

一系列行为不仅败光了男主仅存的好感,还惹得家里人失望,引得众叛亲离。

最后受不了打击彻底黑化,在男女主的婚礼上,用一颗炸药拉着所有人同归于尽了。

这本小说的结局一度被读者骂烂尾,分明前期小说走向还挺正常,到后期直接崩坏。

男女主竟然死了!?

就...离谱。

我当初也就吐槽了亿点点吧,谁知道一睁眼就进来了。

不过巧的是,我也叫周许沐,还同名同姓呢。

想到以后我会因为爱上司辰从而针对霸凌顾绵绵,我就发愁。

不过好在的是,我现在还小,两岁都不到的年纪,可以苟很多年了。

只要到时候千万不要和女主抢男人,这亿万家产,我周许沐指日可待!

为此,我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

讨好女主,远离男主!

打定主意后,我开始躺平,就这样无忧无虑过了四年,小女配,也就是我已经五岁了,这意味着,也即将迎来和女主顾绵绵的第一次碰面。

彼时的我,还乐滋滋的抱着乐高看着粉红色的吹风机小猪,只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沐沐,要不要和爷爷去看看新妹妹啊?”慈眉善目的老人走到我身边笑得温柔。

我一听,立马扔下乐高,哒哒哒跑了过去。

看啊,怎么不看。

想起原文对顾绵绵的描述,小时候的她,那简直可爱的人神共愤。

在看到𝖒𝖑𝖟𝖑女主的那一刻,我发现作者真的诚不欺我。

这白白嫩嫩的小团子,简直不要太可爱。

我主动上前,看着小女主可爱白糯的脸颊,心里直痒痒,下一秒竟然吧唧一声嘬了上去。

等我反应过来时,身后传来一阵笑声。

爷爷笑得精神抖擞:“哈哈哈,看来我们沐沐很喜欢妹妹啊”

“这孩子....”妈妈一手抚着额头简直没眼看。

此时小女主的脸上已经沾上了我的口水了。

只见糯糯的小团子,一脸委屈的捧着小脸,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氤氲着泪意。

我赶紧放开了小女主,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尴尬的在她脸上擦了擦了:“妹妹对不起,你太可爱了,我实在没忍住”

小绵绵瘪了瘪小嘴,摇着头说:“没关系的沐沐。”

几位大人见我们相处的不错,也就放了心,快到午饭时间了,我拉着顾绵绵进了我的玩具房,将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一一介绍给她,并且保证以后她可以随便玩。

看着满屋子的洋娃娃乐高,顾绵绵并没有显得很激动,脸上却染上了笑:“谢谢沐沐,你真好。”

我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小女主对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继续保持。

接着我将人拉到房间里面,抱起一个芭比塞到绵绵手里:“这是我最喜欢的娃娃,现在送给绵绵。”

小绵绵惊讶的张大了小嘴,呆呆的伸手接过。

我没想那么多,只当是小女主太喜欢了,自顾自的拿起另一个娃娃开始玩。

还别说,以前小时候做梦都想要一屋子的玩具的梦,到这还真给实现了。

毕竟我现在还小,玩起来也没什么可羞耻的。

我前世死的时候也不大,刚满十八岁,对这种精致可爱的芭比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好嘛,嘿嘿嘿。

我自己一个人抱着娃娃拉着小绵绵一起玩,可是她好像不是很喜欢,看了一圈后拿起我昨天打乱的魔方玩了起来。

我没想到小女主会喜欢这个,我疑惑的挠挠头,难道是我记错了。

我记得作者说过女主小时候还挺喜欢洋娃娃的啊?

难道是过了三四年,记忆混乱了?

想了半天没想起其他的剧情,我就懒得想了。

我抱着娃娃到女主面前晃悠了一圈,发现小女主正沉浸魔方无可自拔,一张精致的小脸面无表情,见我来到她身边,眼皮都不带掀一下的。

豁,好高冷的小女主。

2

爱笑,软糯,可爱,是文中对顾绵绵最多的描述。

看着现在与书中大相径庭的顾绵绵,我心里莫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这具身体还是小的原因,记忆力也不是特别好,以前牢记在脑子里的剧情现在变得七零八碎。

正当我想的起劲时,胖乎乎的小身子忽然腾空而起,紧接着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

“囡囡,有没有想老爸啊!”

脸上很快沾上了湿润的口水,我一脸生无可恋,想起了不久前小女主被我亲的满脸口水的样子𝖒𝖑𝖟𝖑。

嗯....绵绵脾气真好。

周爸爸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小绵绵,也反应过来她是谁了,笑着也上前想要抱起她去吃饭,“绵绵,跟叔叔去吃饭吧”

却不想长臂一伸,小绵绵灵活的躲开了,一本正经的道谢:“叔叔,绵绵是大孩子了,不要抱。”

周爸一听,笑得更开怀了:“哈哈,绵绵好乖,那叔叔牵着你去吧。”

午饭过后,家里人一致决定将顾绵绵收养,户口就上在我家,只不过还是保留她原本的姓氏。

就这样过了一段日子,我和小女主的相处也还算融洽,我发现顾绵绵很多时候都喜欢一个人呆着,要么就是喜欢玩一些我觉得很难的玩具。

比如魔方,拼图,拆机器人。

芭比娃娃那是碰都不带碰一下的。

甚至有一天,我还撞见小女主在看物理书。

“......”

我虽然心大,可是这画风明显走歪了!

奈何我又实在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再加上这段时间我和小女主相处的也算和谐,心里那种怪异感便慢慢褪去。

然而没过多久,我终于知道这种怪异的感觉是为什么了。

一个非常平常的晚上,我抱着我的洋娃娃正要上楼回房间睡觉,正好看到了朝我走来的顾绵绵,她抱着个机器人。

可爱的小脸上挂着笑,来到我的身边:“沐沐,我可以抱一下你的洋娃娃吗?”

她说的小心翼翼,我想都没想直接递了过去:“给你呀,绵绵。”

“谢谢沐沐”她伸手抱过,而她的机器人顺势到了我的手里。

我正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机器人时,洋娃娃忽然间被塞回到我手里,猛然间我的手上多了一股力量,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倾了一点。

再站定反应过来时,只听一声尖叫传来。

“啊——”

紧接着是人滚下楼梯的声音。

我人傻了,我呆呆的看着我的手,我把小女主推下去了?

我怔愣间,只听楼下一阵吵闹声。

“哎哟,绵绵小姐摔下楼梯了,快来人啊。”

一阵兵荒马乱后,爸妈还有爷爷都来了,只有我还呆呆的站在原地。

楼梯不高,但是这对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来说,摔下去也够呛。

很快家庭医生匆匆赶来,我被爸爸严厉的牵着手带到一边质问。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手心猛然传来一股痛意,是爸爸用戒尺在打我的手心。

疼痛让我的眼泪一下子哗的涌出来。

“周许沐,你告诉爸爸,你为什么要把妹妹推下去!”

“你已经有那么多玩具了,为什么还不让妹妹玩,你怎么那么霸道,妹妹就喜欢那个机器人你还要抢。”

“你怎么能这样呢,爸爸真的对你很失望。”

面容本就严肃的男人板着脸,我哪里见过爸爸这副模样,顿时吓得眼泪直流,一句话说都不出来了,胖乎乎的小身子哭的一抽一抽的。

小女主怎么能这样!

枉费我这段时间对她那么好!

我像是想到了什么,哭声噎在喉𝖒𝖑𝖟𝖑咙。

我想起来了,原剧情中好像也有这么一段。

不过不同的是,摔下楼梯的人是我,不是顾绵绵。

我故意摔下楼梯并且将这件事嫁祸给了小女主,成功让原本对小女主颇为喜爱的爸妈和爷爷开始对她心生芥蒂。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会撒谎去陷害别人。

就像现在一样,没有人会怀疑顾绵绵话的真实性,他们只会觉得,是我太蛮横霸道,不许妹妹动我的东西,才将人推下楼梯。

想明白后,我心里更加委屈。

一个人蹲在墙角哭的不能自己,甚至不远处的佣人都在怀疑我会不会哭的撅过去。

忽然间我被人提起了后领子,哭声顿时卡在喉咙里。

“哭哭哭,你还好意思哭了?”

我扭着胖胖的身子开始继续掉眼泪,爸爸深深的叹了口气把我抱在怀里带去了房间。

语重心长的对我嘱咐:“周许沐,妹妹现在醒了,你待会记得和她道歉,听到没。”

我赶紧点头:“知,知道了。”

那我还能怎么办,这又没监控,没有目击证人,我还解释不过来,只能认下这个哑巴亏了。

不过这也让我不得不怀疑,小女主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比如原剧情?

又或者,小女主也被穿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人就已经到房间了。

顾绵绵头上缠着纱布,精致可爱的小脸没有一点血色。

见我过来,小身子还瑟缩了一下。

这模样,怎么看都是怕极了我。

一旁的妈妈无奈又失望的看着我,牵起我的手到顾绵绵面前。

看着浑身是伤的小女主,我只能先道歉了。

这么想着,我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擦干眼泪后,神色认真的对着顾绵绵说:“绵绵,对不起,我不应该推你下去的,请你原谅我吧。”

3

顾绵绵被爷爷抱在怀里,小脸错愕了一瞬,随后很快反应过来,糯糯的声音响起:“没关系的沐沐,你也不是故意的。”

我没有错过顾绵绵脸上那抹惊讶错愕的表情。

很好。

确定了。

这个小女主是个重生的。

对我的恶意那么大,又熟悉剧情,只有一个原因了。

前世“我”拉着她和男主同归于尽,现在她应该巴不得我死。

这下好了,不管我怎么讨好女主,迟早免不了被她弄死。

我只是想当个安静的白富美,这有错吗!!

生活不易,沐沐叹气。

自从发生这件事之后,我便再也不敢和小女主亲近了。

原剧情我肯定没有顾绵绵熟悉,生怕下一回再被她反将一军,到时候落得个爹嫌妈厌的,那我以后还怎么开心当个米虫。

打定主意后,我对小女主简直是能避就避,更重要的一点是,有点怕她看出来什么,万一被她发现我不是周许沐本人,还把这件事告诉我爹妈。

他们到时候再请个什么道师来做法,我就玩完了....

好在我有意躲避,直到幼儿园开学我都没有再和小女主有冲突,我比顾绵绵大一岁,𝖒𝖑𝖟𝖑开学后就要上大班了,她则是中途插进中班。

又是一个困倦的下午,我趴在小课桌上睡的不省人事,老师叫了我好几次无果后,便放弃了。

一直睡到放学了我还没有醒,谁知我睡得正香,冷不丁被人一推。

“咣当——”一声响起。

我连人带桌被掀翻在地,我迷糊着时,脑门又被人拿课本砸了一下。

疼痛让我一瞬间清醒。

只见面前站着我们班的小班长,身后还跟着一群小朋友,此时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

还没等我说话,他身后的小跟班就又要拿书砸我。

这可太吓人了,我快速爬起身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课本已经砸过来了。

这次直接打中了我的手臂,疼的我眼泪不受控制的飙了出来。

嘶....

这群小屁孩,真是惹怒我了。

怒气冲上头,我直接朝他们冲了过去,一下子撞翻了一群人。

“你们为什么要打我!”我气的大喊。

班长比我高了一个头,长得壮硕,胖手一推,又给我推到了,他不满的朝我大喊:“谁叫你上课总是睡觉!”

“我是班长,我可以管你的,你要睡觉,我就要打你!”

“.....”这是什么道理...

见我不说话,他得意洋洋的继续道:“我爸爸说了,当上了班长,我想管谁就管谁,你要睡觉,我就可以打你”

这熊孩子!!

我气的直接冲上去挠了他一脸,最后不出意外的,我被他们按着打。

可恶啊。

双拳难敌众手,我居然有一天会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打不过。

气得我哇哇大哭,本来是想将值班的老师引来,没想到反而引来了顾绵绵。

我余光看到她面无表情的站在后门冷冷的看着我,眼里冷漠至极。

我人傻了,可是我实在干不过这个小胖墩班长和他的小跟班,哭的一抽一抽的。

小小的身子上不断有疼意传来,难受的我想死。

看着小胖墩的手又要往我身上招呼,我吓得闭上了眼睛,谁知下一秒,疼痛并没有落在身上。

反倒是我听到了小胖墩的痛呼。

我睁开眼,只见顾绵绵小小的身子挡在我面前,双手握着扫把毫不客气的打在那群欺负我的人身上。

小屁孩们被扫把打的抱头乱窜。

一时间教室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哭声,很快便将值班的老师引来了,看到哭了一地的小祖宗们,吓得简直要撅过去。

趁着老师去打电话叫家长的功夫,我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小女主,往自己白皙的胳膊上腿上毫不留情的掐着,很快红印子便起来了,然后眼疾手快的将扫把归到原位。

啪嗒一声躺倒我身边,瞬间加入了哇哇大哭的队列。

“...!!”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用魔法打败魔法....

我的哭声瞬间噎在原地,怔怔的看着顾绵绵,只见她幽幽的转过头,毫不留情往我胳膊上一拧,命令道:“给我哭,不许停!”

我一愣,下意𝖒𝖑𝖟𝖑识哭了起来,哭的比谁都大声,连小胖墩他们都被我震住了。

淦!

疼死了!下手那么重干嘛!

很快双方家长便赶到了现场,爸妈一看到我哭的要撅过去的小身板还有默默啜泣的顾绵绵,心疼的不行,一人一个哄着。

小胖墩班长的爸爸是个大胖墩,穿金带银的,暴发户气息冲的慌。

一进门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哇哇大哭,气的他直接朝老师嚷嚷起来:“你们幼儿园怎么做事的,让我儿子在你们这受了委屈,万一哭出点好歹来,你们负的起责任吗!”

女老师一脸歉意,趁着这个时间,顾绵绵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爸妈还有老师说了一遍。

小女孩小声啜泣,还条理清晰的道明了前因后果,小模样看上去委屈又可爱。

末了还不忘拉起袖子朝大家展示手臂上的红印子,密密麻麻,女老师看着都倒吸一口凉气。

小胖墩边哭边反驳:“你胡说,明明是你拿扫把打我,我没有打到你!”

4

顾绵绵也不甘示弱:“就是你拧的,你们那么多人打我和沐沐,不仅是我,还有沐沐身上的伤都是你们搞得。”

“你胡说!”

“是你胡说!”

两边各执一词,老师只能去调监控了。

听到要去调监控时,我下意识看向顾绵绵,只见她淡定自若的冷着脸,好似一点也不在意。

瞬间我也就不担心了,既然她这么做,肯定早就安排好了。

果然,老师一脸失望的回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大班的电闸忽然断开了,所以监控也没有用了。”

听到这个回答,我下意识的看了眼低着头的顾绵绵,心里唏嘘的不行。

不愧是女主,这小心机谁见了不说一句服!

我身上也有不少伤,再加上还有顾绵绵身上的伤,谁被欺负的更惨,一眼就能看出来,反倒是小胖墩等人身上没有什么伤。

尤其在说出小胖墩仗着班长的职位私自对我动粗后,他爸爸脸上也闪过几分不自然。

很明显怎么说都是我们这边占理,老师撤销了小胖墩班长的位子,并让他跟我们道歉。

倔强的小胖墩就是不肯道歉,最后哭着跑了,留下他爸爸一个人尴尬的赔偿了医药费匆匆离开。

回到家后,我自然是少不了一顿严厉的批评。

正当我低着头接受爷爷的责骂时,令我没想到的是,顾绵绵居然会站出来为我说话。

“爷爷,沐沐她已经知道错了,她到现在还没有吃饭,我们可以先去吃饭吗?”

听到顾绵绵为我求情的话,爷爷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我一眼后,便挥挥手让我走了。

“行了行了,快去吧。”

我大喜过望,赶紧爬起来抓着顾绵绵的手就往餐厅跑去。

期间小女主乖巧的不行,没有甩开我的手。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帮我,但是还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不针对我就是了。

但是我总感觉,小女主应该是猜到了什么,比如说,知道了我不是𝖒𝖑𝖟𝖑真正的周许沐?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因为在接下来的三年,她没有露出丝毫发现真相的破绽。

日子一点点过去,顾绵绵对我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

不冷不热的。

但是隐隐的我又能感觉到有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时间过的很快,我们已经是光荣的小学生了。

和顾绵绵相处的三年里,很多小细节已经证实了我当初的猜想。

顾绵绵她,就是个重生的。

虽说她小小的身体里装着的是成年人的芯子,可是性格却和原书中描述的毫不相关。

书中女主是一朵可爱天真的小白花,而现在的女主是个冷漠不近人情的制冰机器。

每天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不见一点笑容。

不过最近几个月顾绵绵倒是十分反常。

不仅总是往外跑,回家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看上去倒是和同龄的孩子大差不差。

能和她一直这样和平相处长大,好像也还不错。

时间过去很久了,书中的剧情很多我都记不太清楚了,但是好在我还记得书中几个比较重要的节点。

比如说,绑架案。

当年a市发生了一起震惊上流社会的绑架案,因为被绑的孩子几乎都是富二代,当然了,还有我。

但我万万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而且还是我们主动送上门的...

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我开心的吃着碎冰冰,被顾绵绵牵着手直接坐进了一辆黑色面包车。

正当我发愣时,一抬头直接跟后座一群被捆住手脚贴上嘴巴的小孩们来了个对视,嘴上的碎冰冰啪嗒一声掉了。

我人傻了,两个还在抽烟的绑匪也傻了。

二人互相对视一眼,眼神亮了。

“来活了?”

“还是自己上门的?”

“还以为蹲不到了!”

“.....”

我不理解,但我大受震撼的看向顾绵绵。

只见顾绵绵看到了车上的场景后,十分走心的表演了一个惊慌失措。

绑匪哪里肯让自己送上门的傻兔子跑了,直接反锁车门,麻溜的将我们两个绑了起来扔到了后面。

被绑起来了的我和顾绵绵大眼瞪小眼,我疑惑的看着她,对方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

好嘛,这下可以放心了,一般她只要露出这样的眼神,那我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现在的小女主,在我看来妥妥一个白切黑,真是外表人畜无害,心里鬼主意多着呢。

好在她已经不针对我了,不然我真是怎么都斗不过她。

绑匪将我们两个身上所有的电子产品都收走了,不让我们有一点求救机会。

车子快速的开着,我昏昏欲睡,忽然间,感受到了一阵强烈又焦灼的视线落在身上,那感觉,和当初顾绵绵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这我可太熟悉了,这种冰冷的恨不得杀死我的眼神。

我转身看去,果不其然在昏暗的光下看到了一双锐利的眸子,见我看过来,他毫不避讳的和我对视,眼中尽是寒意。

嘶....太𝖒𝖑𝖟𝖑吓人了。

是小男主司辰!

我滴妈,为啥我要遇上这样的事,这可太损了。

一个重生还不够,这又来一个重生的.....

我颤颤巍巍的转过身子,尽量让自己忽视。

5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一群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正满脸恐惧的缩在一起,目测有十来个。

好家伙,这是端了富二代的窝了。

绑匪们守在外面,此时正在有说有笑的吃吃喝喝,仿佛已经笃定了我们这群小屁孩没有逃跑的能力。

期间进来了几个绑匪送了点吃的,一个一个录了视频。

一时间小房间里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哭声,我头大的拿起馒头忿忿的啃着,我粗略的看过去,十来个小孩,最小的才五六岁,基本都在嚎啕大哭。

这时进来一个满身腱子肉的绑匪,看着哭成一团的孩子们,凶神恶煞的开始吼:“闭嘴,吵死了,给你们吃的就安静的吃,要是再哭的话,直接把你们拉出去砍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小孩们被吓得呆住了,没有人再敢哭出声,瑟缩着身子小声喊着爸爸妈妈。

我看了一圈,在这群小孩里面,我和男女主表现的是最淡定的,既不哭也不闹。

对了,还有一个孩子也很安静,我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太精致了,像个落入凡尘的精灵小王子。

呆在这实在没意思,我就一直盯着他看,可是越看,我越是觉得不对劲。

小王子嘴唇泛白,额头都隐隐冒出了细汗,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

我暗叫不妙,小王子好像是发烧了。

我小心翼翼的挪过去,伸出手在他额头上探了探,发现温度还挺高的,是发烧没错了。

端起一旁的水小心给他喂下去,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不禁感慨,这小孩长得也太犯规了吧,精致可爱,连生病了都这么惹人爱。

他艰难的掀开眼皮看了我一眼,水雾雾的眼里满是迷茫不解。

我赶紧解释:“那个,你好像发烧了,我想喂你喝点水来着。”

小王子笑了笑,自己伸手接过碗喝了下去,末了小身子顿了顿,抬头认真的和我说:“谢谢。”

声音呆着浓厚的哑意,但是也好听的不行。

不远处的顾绵绵和司辰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两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小脸严肃,处处透露着和年纪不相仿的成熟,看上去可爱极了。

看样子两个人好像早就相认了。

见到这种场面,我并不意外。

绑匪们在外面一个一个和孩子们的父母索要赎金,暂时没工夫搭理我们。

小王子虚弱极了,喝完水之后又闭上眼沉沉睡去了,又过了一会,我再次抚上他的额头,发现更烫了。

完了,这小孩不会烧成傻子吧?

我心一慌,赶紧爬去找顾绵绵。

“绵绵”我伸手扯了扯顾绵绵的手,她朝我看过来,我指了指那边的男孩:“𝖒𝖑𝖟𝖑他好像发烧了,脑门越来越烫了,他不会烧傻吧?”

顾绵绵顺着我的手看过去,眼神变了变,看我一脸担忧,叹了口气轻声安慰:“没事的沐沐,你先别担心,我有办法。”

听到她这么说,我瞬间安心不少,慢慢又爬过去看着小王子的情况了。

谁知顾绵绵下一秒就拿起地上的碗朝着门就狠狠砸了过去,还嫌动静不够大,接二连三朝那处砸。

房间里的小孩们以为这是自救的方法,纷纷效仿起了顾绵绵。

我一个人抱着小王子吓得瑟瑟发抖。

这小女主,真是个狠人....

也不怕绑匪一怒之下把我们嘎了。

动静闹得太大,几个绑匪骂骂咧咧的进来了。

“你们这群小屁孩,信不信老子把你们都杀了!”

“我们死了,你一分钱都拿不到!”顾绵绵冷呵。

“你!”

顾绵绵没有再理会,伸手指着我们这边:“那个男孩生病了,再不救他,就该死了,他可是江家大少爷,我们这群人之中最值钱的了。”

此话一出,绑匪眼神冷了几分,狐疑的过来查看情况。

确定了男孩发烧后,骂骂咧咧的出去找药了。

吃完药的小王子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就算是睡着了还一直攥着我的手。

慢慢的手上传来酸痛感,我将衣服上的布偶扯了下来塞到他手里。

活动了一下被解放的手腕,下意识看向男女主的方向。

只见他们两个四处打量着房间,像是在观察什么。

看来他们早就有所准备了。

果然没过多久,顾绵绵便悄悄向门边靠近将耳朵贴在门上,司辰则找来凳子趴在房间里唯一的窗户上。

孩子们静悄悄的看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应该是他们两个提前安抚好了。

只见顾绵绵比了一个手势,司辰便一把拽下脖子上的项链,用力往密不透风的玻璃上一按,瞬间玻璃便四分五裂。

玻璃砸在地上,伴随着一声枪响,孩子们吓得惊声尖叫。

巨大的声响过后,激烈的打斗声伴随着枪声传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我被吓了一跳,脑海里快速回忆有关剧情细节。

再反应过来时,窗户外严阵以待的警察训练有素的进了房间。

孩子们快速被接了出去,我赶紧将小王子交给警察,快速跑过去拉顾绵绵。

“快,快走。”

我想起来了,剧情里有提到这一段。

枪声,是因为家长和绑匪起冲突了,绑匪恼羞成怒打算抓出一个孩子来警告,本来这个孩子应该是司辰,结果顾绵绵挺身而出,被挟持成了人质。

6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顾绵绵出事。

就在这时,身后的门猛然被推开——

我一把将顾绵绵推入警察怀里,自己则被身后五大三粗的的男人像个小鸡仔一样拎起来。

“都不许过来,再动一个试试,我立马杀了这女娃娃!!”

绑匪抱着我一步步朝外退去,手上的枪死死对着我的太阳穴。

枪口还是烫的,抵在我的脑袋𝖒𝖑𝖟𝖑上直接让我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第一次这么直面死亡,我害怕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哗哗流下,泪眼朦胧间我看到了司辰和顾绵绵满含担忧的小脸。

他们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似乎没想到在危机关头,我会将顾绵绵推开,而让自己落入绑匪手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男女主从中干预的原因,绑匪们竟然已经被逼到最后一步了。

我被人挟持着慢慢退到外面,只见一群原本还嚣张的绑匪伤亡惨重,只能指望着我来威胁警察了。

“沐沐啊!我的孩子!”

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

是妈妈他们。

妈妈看到落在绑匪手中被枪抵着的我,吓得瘫软在爸爸怀里。

我看着他们绝望的样子,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刺痛起来。

和爸爸妈妈相处这么多年,原来我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把他们当成亲人了。

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亲人对我来说从来都是陌生的字眼。

来到这个世界不过几年,我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耳边满是嘈杂声,眼前的场景混乱极了,只听一声枪响,身上传来剧痛。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我看到妈妈被吓到晕死的身影。

——

我好像睡了很久,久到做了一个十分漫长的梦。

我是周家大小姐,周许沐,在我五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妹妹。

妹妹很可爱,我很喜欢她,可是她好像很怕我,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微妙。

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坏。

可是这一切,在一个名叫司辰的男生出现后,都变了。

我不受控制的喜欢上了他,开始疯狂追求,不择手段,所有出现在司辰身边的女孩,都被我赶跑。

我很痛苦,我明明不想这样的啊。

我不想伤害她们,不想伤害绵绵,我分明一点都不喜欢司辰。

可我,却怎么也控制不住我自己。

直到爆炸发生,一切归于平静。

“周许沐,你要是再不醒,你房间里的洋娃娃我就全部给你扔掉了啊!”

“你真不会是个猪吧?医生都说你没事了,你这么还能睡这么久,这都一个月了。”

“谁让你救我的,我分明...自己可以解决的,你个笨蛋!”

好吵。

好像是顾绵绵的声音。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了。

我艰难的睁开眼,朦胧间看到了顾绵绵稚嫩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周爸爸!沐沐醒了,我看到她眼睛动了,你们快来!”

“哎哟,还真是,绵绵你继续看着她啊,我这就去喊人来!”

感官渐渐清晰,眼前顾绵绵的脸变得无比清晰。

她看到我睁开眼,眼里满是惊喜,泪水再也忍不住浸满整个眼眶。

“周许沐,你笨死了,明明胆小的要死,是怎么敢把我推开的啊。”

“要不是警察叔叔的枪法好,你就死在那里了知道吗!”

我笑了笑:“顾馒头,你哭的好丑啊。”

顾绵绵的哭声噎住,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声音都在发颤:“你,你,我.....𝖒𝖑𝖟𝖑!”

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慌张的样子,怪可爱的。

小馒头,顾馒头。

好像是我第一次见到顾绵绵时,脱口而出的名字。

因为小时候的顾绵绵,真的很像一个白白嫩嫩的小馒头。

她看着我,止不住的激动和慌张,小脸蛋通红,支支吾吾半天只憋出几个字。

“你还知道回来”

嗯,对不起啊绵绵,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

还好,我还有挽救一切的机会。

赶来的医生护士对我进行了详细的复查,最后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告诉我随时可以出院。

爸妈还是有些担心,打算让我再观察一天。

次日,我一觉醒来,就看到病房里挤满了人。

鲜花水果还有各种昂贵的礼物看的我眼花缭乱。

爸爸说,他们是来感谢我和绵绵的,听说我醒了,特意来看看我。

因为有绵绵和司辰的配合,当天被绑架的孩子基本没受什么伤。

不过让我失望的是。

在众多稚嫩的脸庞中,我却怎么也没有找到小王子。

他应该也没事了吧。

听绵绵说,那人是江家的大少爷,江归阙。

江家夫妻老来得子,就他一个独子。

那天被救出来之后,家里人担心他的安全,就在我醒来的三天前,举家迁往国外定居了。

我无奈叹了口气,看来我的布偶是拿不回来了。

我还挺喜欢的呢。

.......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和顾绵绵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好到有时候司辰都忍不住吃味。

总是警告我:“周许沐,你可别把我们绵绵带坏了”

我笑嘻嘻答应,转头带着绵绵跑远了。

奇怪的是,每一年的九月十号,我都会收到一封特别的来信。

没有地址,没有号码,总是在每年的那天出现在我家。

连续十二年,从不缺席。

信的字体,从刚开始的稚嫩青涩,慢慢变的穹劲有力。

他从不落款,却总喜欢跟我说一些烦恼心事。

我刚开始以为这人或许只是把我当成树洞笔友。

直到第十一年那人寄来的信里多了一张相片。

相片上是一只布偶。

我想起来了,九月十号,是当年绑架案发生的时间。

这个布偶,就是我当年塞给小王子的。

不,应该说是江归阙。

我看着相片,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开始有些期待,他长大之后的样子。

也不知道明年,他会寄来什么东西。

“周许沐,绵绵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我拉着绵绵刚出校门,便接到了司辰的电话。

“有屁快放!我们准备去逛一逛学校外面新开的精品店,没工夫搭理你。”

“你把电话给绵绵,我有事和她说。”

我看了眼旁边绵绵的神色,犹豫了。

高考后,我和绵绵考上了市的同一所大学,司辰则是在隔壁大学。

前两天,两个人闹了点小矛盾,绵绵说暂时不想理他,便叫我陪她一起散散心。

我正想在说些什么时,便看到了不远处匆匆奔来的身影,惊讶的挑了挑眉。

是司辰。

绵绵一看𝖒𝖑𝖟𝖑到司辰就想跑,结果被他连哄带抱的带走了。

呵,女人。

我无奈叹了口气只能自己去了那家精品店。

一进门,展台上满满的都是可爱的毛绒布偶。

我被萌的不行,忽然一只玩偶兔子吸引了我的注意。

正要伸手去够的时候,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先我一步拿了下来。

我惊讶的看向来人,被惊艳的眼睛都忘了眨。

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精致的五官,立体的轮廓,怎么看都是我的菜啊!

男人眼眸带笑的看着我,扬了扬手里的兔子玩偶:“你要的是这个吗?”

我下意识点头,眼里只有他了:“对。”

“给你”他将玩偶递给了我,微微弯了弯唇。

我愣住了,反问:“那你不要了吗?是你先拿到的啊。”

他摇了摇头:“没关系,我已经有了一个很可爱的玩偶。”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老旧的玩偶。

在看到它的一瞬间,我眼神亮了亮,猛地一抬头对上了男人的眼睛。

“你是江归阙!”

他微微颔首,伸出一只手温柔的揉了揉我的头:“是啊,我是江归阙,当年那个发烧的小孩。”

“你好啊,周许沐,我回来了。”

“我来,找你报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