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韵裴衍

第1章 穿成黑红女星
“秦韵姐,不好啦!你又被黑上热搜了!”
助理圆圆一脸慌张的拿着手机推开门冲进房间,却见自家艺人趴在床上,睡的昏天黑地。
“姐!别睡了!快醒醒!都火烧屁股了!”圆圆艰难的将唐韵翻了个身,扶起来剧烈摇晃。
唐韵被摇的脑袋发懵,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谁!谁居然敢这样晃自己!信不信一口吞了他!
她刚睁开眼,眼前就被怼了个亮晃晃的东西。
唐韵:???
这是什么东西?
礼貌呢?
“姐,你居然还能睡得着!你的微博底下都被裴影帝的粉丝沦陷了!就因为下午在机场你摔进裴影帝怀里,照片被曝光在网上,裴影帝的粉丝说了故意碰瓷,让你滚出娱乐圈,现在热度已经冲上第一了!虽然平时被黑的也不少,但是这是裴衍裴影帝啊!双料影帝啊!裴氏集团的太子爷!年纪轻轻就百亿身家啊!他的粉丝多到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了,现在怎么办啊!”圆圆见秦韵半点反应都没有,急的都快哭了。
“裴影帝?是谁?”唐韵漂亮的桃花眼茫然的眨了眨。
突然想起来,她好像是被天帝罚下来的,因为她的小金库被她吃光了,饿得不行,在宴会上多喝了两口,再次狗胆包天打上了貔貅裴衍的主意,想偷偷拔几根毛去吃好吃的。
结果不仅被发现了,还跟他打了一架,被玉帝以破坏宴会为由,赶下来历劫。
这时,脑海中涌入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原来她是被送进书里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秦韵,是个炮灰女配,只是因为需要给女主增加打脸的戏份,因此有了点笔墨。
原主21岁,父亲是出了名的赌鬼,欠了五百万赌债后,将原主‘签’给了天皇娱乐十年。
但是合约非常不合理,艺人跟公司酬劳比例1:9,也就是说,原主假如拍一部戏是一百万,她只能拿到10万,这还是成名之后,才有的价格。
并且这十万,还得用来还她那个赌徒父亲欠下的债!
假如她要解约,需要赔偿公司违约金一千万。
就因为这,公司对原主那可谓是用得毫无余力,但凡是能接的剧本、广告、综艺,全都让她接,根本不管剧本好不好,产品好不好,甚至为了打造名气,各种蹭热度,拉踩各家,导致原主黑粉无数。
然而,在天皇娱乐眼中,这些都无所谓,黑红也是红,只要能赚钱就行。
今天也是因为公司为了带新人,给她接了个综艺,因为这个综艺并没有什么大咖带流量,所以让她来制造话题。
没想到会在机场偶遇影帝裴衍,还来了一场‘浪漫邂逅’?
综艺还没开始拍,就被黑上了热搜。
就是因为这件事被抵制到无戏可接,榨干最后一点利用价值之后被天皇娱乐解约,被父亲欠下的高利贷找上门,卖给山沟里,惨淡一生。
唐韵回顾完之后,其他的都不在意,有吃的就行。
想到吃的,她立马掏出手机,看了眼支付宝的余额,零元。
她不死心的打开微信余额,4毛9,银行卡余额180……
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
这么点钱,够她吃一顿吗……
作为天地间最后一只饕餮,她不想最后是因为被饿死的啊……
狗比裴衍!如果不是因为他铁公鸡一毛不拔,她堂堂最后一只饕餮,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等她回天庭,她不把他毛都拔了买肉吃,她就不姓唐!
哦,不对,她现在姓秦,不姓唐了。
“秦韵姐!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圆圆急的在房间转来转去。
“急什么?”
秦韵神色自若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热搜榜第一就是:#秦韵滚出娱乐圈#
无比淡定的点进去刷了刷。
点赞最多的第一条就是:
【你喜欢捆绑炒作,我们管不着,但是拉着我们哥哥碰瓷就不行,请离我们哥哥远点!为了蹭热度,这下作的手段都用了多少次了,赶紧滚出娱乐圈好吗!还娱乐圈一片清净!】
【你是想红想疯了吧?什么人都碰瓷,你配吗?!!】
【呜呜呜……哥哥好可怜,居然被这种女人碰瓷了。】
【秦韵?是谁?十八线的小明星?】
啧,天庭那么多人追着她,她都不屑,更何况是个不知何物的凡人,配让她这个天地间最后一只饕餮投怀送抱?
虽然,那些追她的人都是……追着喊着让她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作为饕餮,饿的时候什么都吃,天庭大概唯一除了裴衍……都被她‘糟蹋’过……
每次想拔裴衍毛,都没能成功,每次都被修理。
她说什么了吗?
并没有!下次还敢!
虽然打不过……
但,谁让裴衍是最有钱的呢。
就这?
也值得她费心?
说就说吧,也少不了一块肉。
秦韵将手机随手扔一边,揉着空空如也的肚子,双眼无神,无力的瘫在床上,“我快饿死了,你先给我找点吃的吧。”
什么事都不能阻挡她现在只想干饭的心。
记忆中,原身为了保持好身材,吃的很少,所以导致她现在手软脚软,提不起劲。
“这都什么时候了,您咋还惦记着吃!李姐电话还是打不通,再这样任由事情发酵下去,投资方说不定会为了不得罪裴影帝的粉丝,换人。但是我们已经签了合同了,合同里面有一条,艺人如果在此期间因为负面新闻导致解约,要赔付五百万违约金的!”
“五百万?!那不行!我没钱!违约金比签约金高这么多,抢钱呢!”秦韵一开始还不怎么重视,一听要赔违约金,立马坐起身来。
赔钱,不行!
她现在还欠着公司四百万没还清,要是再赔偿这笔违约金,这日子还怎么过?
她现在饭都还没钱吃呢。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韵正被气的上头,语气中带着几分不爽,“谁啊!”
“你就是大明星秦韵?你爸欠了我们三百万,赶紧拿钱来赎,不然我剁了他的手!”
秦韵沉默了两秒,想起他说的是谁,才漫不经心的抬起手,拇指指心磨了磨指甲,懒懒的道:“哦,那就剁了吧,反正他那手除了拿来赌,也没什么用。正好,一根手指三十万,挺划算的,你剁吧,如果不够,脚也可以剁了,没关系,我不介意。”
说完,似想起什么,又问:“对了,我能问下,多剁的钱能给我吗?我没钱吃饭了。”
“什么意思?你不帮他还钱?还想让我给你钱?是没睡醒吗?”对面的人愣了愣,显然没想到秦韵完全不按套路走,挑高了声音喊道。
“不给就算了,声音挺洪亮的,说明没病。你这么精神,正好告诉你个消息,你可能不知道,他早就因为欠人五百万把我卖了,所以我跟他没关系。要钱别找我,找我也没有,他欠的债多了,也不差你一个。”
说完,她还礼貌的询问了一句,“还有事吗?哦,有事也别找我。”
“韵韵,女儿,你,你不能不管我啊!他们真的会剁了我手指的。”
无视电话那头传来的杀猪声,她毫不留情的直接将电话挂了。
挂断之前,她隐约听到那边敲打什么东西的声音,以及愤怒的怒吼声:“你不是说她肯定会帮你还吗?”
秦韵神色自若的挂断电话后,修长葱白的手指若无其事的掏了掏耳朵,抖抖指尖,噫……污染耳朵了。

第2章 人生巅峰
随着她丢掉手机瘫在床上,她肚子也响起咕噜咕噜的叫声。
啊……多么凄惨的声音啊。
啊……真的好饿啊……
而此时圆圆握着手机,震惊的愣在原地,从接电话到挂断电话,前后不过一分钟而已,她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又过了几秒,圆圆好似缓过神来的缩了缩身体,感觉她家以往无比温和的韵姐有点吓人,是怎么回事……
是错觉吧?
“我吃的呢?”秦韵两眼空空的扭头,就看到自家便宜小助理双眼无神,略显呆滞的盯着自己。
没办法,她只能撑起身体,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在圆圆眼前晃了晃,“看啥呢?回魂了,再不给我吃的,我都真的要饿死了。”
“韵,韵姐。”圆圆回过神来,涨红了脸颊,顾不上想其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现在就去买。”
说完立马打开门冲了出去。
秦韵摸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再次瘫在床上,可怜巴巴的想:真的好饿啊……
为什么她连穿个书,都这么穷……还要挨饿,以前看的话本都是白富美千金大小姐,为什么她是全网黑,还负债累累?
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平直毫无波动的声音:“殿下,我是系统小a,由于裴衍殿下那边下凡出现失误,您又对自己身份有所争议,陛下圣明,决定给您做下调整。”
“什么意思?凭什么裴衍那个狗比的失误让我来给他擦屁股买单?”本就又饿又负债的秦韵一听,不等系统小a说完,心底顿时一股火气上涌,将饥饿都掩盖了。
“殿下,您先听我说完,您肯定会很满意这次修改的。”小a平直的声音继续响起。
她忍了忍,“行,你先说说看。”
“由于裴衍殿下在穿书的过程中,与即将完成融合阶段您的身体发生接触,为了保护正处于最后融合时刻的您,磁场出现扭曲,导致磁场出现异常。因为磁场与原定有所不同,让裴衍殿下刚与身体重合,就被车撞了,让裴衍殿下的灵魂被禁锢在身体里面,因此无法继续进行历练。”
直白点就是裴衍现在成了植物人。
系统的话还没说完,秦韵立马高兴的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干的漂亮!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禁锢啥禁锢,直接消失了不更好。”
“殿下,这样您也会因为完不成历练,回不去天庭的。”小a顿了顿,不得已只能说道。
秦韵瘫脸:“……”
果然,裴衍这个狗比害她!只要遇上他,就没什么好事!
“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她一脸生无可恋,放弃挣扎的躺下。
“嫁给裴衍,让他活着,他是因为您的磁场改变了他原本的轨迹,现在需要您待在他身边,让他的灵魂稳固,才能彻底恢复。同时,通过完成系统相应的任务,您还能获得相应的物品,来帮助您完成完美蜕变。您不是没钱吗?嫁给他,您可以随便花他的钱,等他彻底恢复之后,离婚您还可以分走他一半的财产。您也知道,裴衍殿下是貔貅,有他在,财富源源不断……”
她直接忽略了其他的话,只听到一个字:钱!
源源不断的钱!!
秦韵眼睛蹭的一亮,眼前立马浮现出各种美味佳肴。
“我嫁!现在就嫁!我现在直接送上门可以吗?”
秦韵激动的坐起身来,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啊!
裴衍不是小气巴拉的不让她拔毛吗!
那她就嫁给他!
用他的钱!吃吃喝喝!买买买!泡小白脸!
他还敢怒不敢言!
一想到裴衍那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看到她用他的钱挥霍,那个脸色肯定很好看!
哈哈哈哈哈,人生巅峰!!!
“一分钟后,裴家会派人来接你。”小a平直的声音依旧平静,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59秒。
敲门声响起。
秦韵压抑着兴奋,打开门。
入眼是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大汉。
他恭敬的问道:“请问您是秦小姐吗?”
她含蓄的点点头,“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家先生有事找您,还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不等她答应,她看到圆圆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几名黑色制服大汉身后。
只见她一脸严肃,仗着身材娇小,挤了进来,张开双手挡在秦韵身前,手里还拿着刚买的吃的,因为用力的展开双臂,导致手里的袋子还晃了晃。
她一脸警惕的说道:“你们是谁?秦韵姐现在不方便,请你们赶紧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
几名黑衣制服男人绷紧的肌肉,随时准备战斗,没想到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
“不好意思,这是我助理。我能问下,你口中的先生是谁吗?”
秦韵叹了口气,把什么都不知道的圆圆拉到身后,这傻孩子,单单是从这几人穿着长相也能看出不好惹来,也不知道这孩子哪里来的胆量,居然还敢迎上去。
“我们先生姓裴,就是你想的那个裴。”黑衣男子一抬手,几名黑衣男子立马分开站成两排,“秦小姐,请吧。”
“裴?”圆圆立马惊恐的睁圆了眼睛,难道是裴影帝要杀人灭口?
“收收你的脑洞,我去去就回,吃的给我。”秦韵敲了下圆圆的脑袋,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没想什么好事,带着几分没好气的说道。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她手提带着拎着吃的跟着三名黑衣男人上了车最后一辆车。
“我吃东西没关系吧?”
“您随意。”
秦韵饿狠了,拆开袋子,浓郁的煎饼果子香味瞬间充盈整个车内。
随着香气飘散,她的肚子也开始抗议。
“咕噜咕噜咕~”
她咬了一口,目光一亮,软软的面皮里面香香脆脆的,不知道是什么,一口咬下去脆甜清爽还有点辣辣的味道,口感很丰富。
嚼了几下,惊奇的发现:有肉!
好好吃!
以前怎么没想到跟着他们到人间来吃东西!
旁边的黑衣人逼着自己忽视旁边的动静,克制自己的目光,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做一个有操守的保镖。
秦韵用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黑衣男人,放弃想要一口全部塞进去的想法。只是,她吃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口接一口,仿佛慢一步就会被人抢光一般。
吃完,她舔舔红润的嘴唇,忍不住想:还挺好吃的,就是有点少。
坐在前面的黑衣人原本是从后视镜里盯着秦韵,没想到目睹了秦韵吃煎饼的全过程,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想着等将人送到医院,他也要去买一个来吃,解解馋。
车子很快来到医院。
乘坐电梯来到顶楼vip病房,刚出电梯,就看到不远处病房门口站着几名同样身穿黑色衣服的保镖。
“秦小姐,请您稍等片刻。”
秦韵微微颔首,对方朝着病房走去,跟门口的黑衣男人说了一句,对方将门打开,秦韵隐约听到对方说了一句:秦小姐到了。

第3章 送羊入虎口
过了大约一分钟,里面出来一名看上去六七十岁左右的白发老人,紧接着身后又出来一名约莫四五十岁,保养的很好的中年男人,然而那张严肃的脸上透露着一丝凝重与愁云,想来就是黑衣人口中的裴先生了。
“林老,您确定她真的可以吗?”裴先生看了秦韵一眼,带着几分赌的成分。
那位被叫林老的白发老人深深的看了秦韵一眼,似乎在透过她的表面看向更深地方,意味深长的说道:“有她在,你儿子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说完,越过秦韵进了电梯。
秦韵回头看了那个老人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隐约感觉刚刚那个老人似乎看出了什么。
不等她深究,裴衍的父亲已经快步走到面前,下定决心似的说道:“秦小姐,我希望你能嫁给我儿子。”
秦韵扬扬眉,虽然她提前知道,但是……这么直白的吗?
看样子裴衍应该是真的挺严重的。
不等她回答,他直接从手下手里拿过一份事先准备的合同,以及股份转让书,递给她继续道:“只要你愿意嫁给衍儿,我个人赠送百分之三裴氏集团的股份给你,如果他能醒来,我再赠送你百分之二的股份。假如衍儿醒了之后,你觉得你们不合适,想要离婚,你将分得衍儿一半的身家,并且这份赠送的股份算你的婚前财产,不会有任何变化。”
秦韵连思考都没有,直接伸手接过合同跟股权转让书,朝黑衣人摊手说道:“笔。”
啧,这还需要考虑吗?
裴衍别的可能不怎么样,但是在吸金这方面上,那就是个行走的财神爷。
更何况,报复只进不出的貔貅最好的方式,就是花他的钱!
既能报复裴衍,又有花不完的钱,可以吃各种好吃的,不用挨饿,还有比这更爽的事吗?
没有了!
在所有人果然如此的目光中,她利落的签完,抬头询问了一句,“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裴先生愣了两秒,点点头。
在即将进去前,秦韵隐约想起来这个世界结婚好像是需要手续的,顿下脚步说道:“关于结婚其他的事情,你们应该能处理好吧?有需要我随时配合。”
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的,只跟秦韵要了身份证户口本,很快就将证拿到手了。
病房门口的黑衣人也没阻拦她,她打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裴衍正躺在病床上,如果不是额头上包裹着白纱布渗出丝丝血迹,整个人看不出丝毫车祸的迹象。
然而,看上去就跟睡着了似的裴衍实际上正在跟系统小c抗议,对上面这个决定非常不满意。
小c诚恳的话语中,隐隐能听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语气,“殿下!您现在就剩不到三十分钟生命了,如果不能超过一小时,您就只能一直被封禁在这里了。更何况,只要亲亲抱抱牵手手!就能增加生命时间,又不是让您献身!您有必要这么抗拒吗?!要是这具身体彻底死亡封锁,您想重回天庭都没办法!”
“更何况,就我们刚刚说话的这个时间,唐韵殿下应该已经跟您这具身体的父亲达成协议了,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识海里,灵魂被困的小小裴衍眉眼低敛,紧抿着薄唇,一想到要跟一个窥视他无数次、想偷袭他的人亲亲抱抱,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秦韵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交流,来到床边,看着与之前无太大区别的裴衍,眼底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裴衍啊裴衍,你也有今天。”
“殿下,唐韵殿下进来了,好机会啊!”小c激动的说道。
“我拒绝。”裴衍冷着脸,原本没什么情绪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抗拒。
秦韵带着几分好奇的打量半天,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不是拔本体的毛,还能不能变成银子?”
裴衍:“……”
小c欢快的系统音咳嗽两声,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咳咳,这个,殿下,您身家都分一半给她,一根头发而已……”
秦韵说完,还真伸手在裴衍头顶拔了一根。
“诶?果然,不是本体,不会变成银子啊。”秦韵略带失望的看着手中的头发。
“生命值+1”
虽然加了一分钟生命,但是裴衍识海中的小人眸色一沉,整个人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小c刚报完,就看到裴衍这个样子,立马惊呼道:“殿下,冷静冷静,这不是涨生命值了吗,一分钟也是命啊。”
小a平直声音突然在秦韵脑海中响起,“触发牵手任务,牵手一分钟,将获得历劫新手大礼包。”
“什么意思?牵手任务?不是只是让我嫁给他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身体接触?你一开始不是这样跟我说的!”秦韵因为脑海中突然出现的声音怔愣了两秒。
小a平直的声音响起:“由于您太过激动,忽略了我说的其他话。除了嫁给裴衍殿下,最重要的一点是,您与裴衍殿下亲密接触,能有效加快历劫速度,完成任务回到天庭。”
“感情好,你们这是强制性套餐啊!”秦韵被小a的话气笑了,“如果我不做任务会怎么样?”
“如果任务超时,将直接抹杀。”小a平直无波的声音并没有因为秦韵的气恼而有所起伏,仿佛只会发布任务的冷漠的机器人。
秦韵:“……”
她怒声问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要是知道还需要赔上自己,我请你有多远滚多远!”
“来不及了,您已经签下契约,合同已经生效。”
秦韵听完之后,被气的差点口吐芬芳。
“你们这一环扣一环,可真行!这哪是拯救裴衍,这分明是自我拯救!”
原本以为是报复裴衍,她还兴奋半天,这分明是送羊入虎口,她巴巴主动送上门给人欺负!
“唐韵殿下,您说的不对,这叫合理利用资源,互帮互助,您帮裴衍殿下恢复的同时,合法享用裴衍殿下的一切,您不亏。”小a认真的纠正秦韵的话。
“呵呵,我谢谢你!”秦韵冷笑一声。
“殿下,为了您的安全,请您尽快完成任务。”小a平静的提醒道。
“是吗?只要是牵手,怎么都行对吧?”秦韵盯着裴衍看了几秒,突然冷笑着问道。
小a闻言,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还是认真的点头,“是这样没错。”
得到肯定的回答,秦韵面无表情的抓起裴衍正在输液的手,用力的捏着,随着她的动作——血液回流了。
裴衍:“……”
小a:“……”
小c:“……”
病房里在这一瞬间,安静了。

第4章 你也有今天
秦韵打破沉默,问道:“这样任务算完成了吧?”
小a静默了片刻,平静无波的说道:“牵手任务未完成,需要牵手一分钟,才可获得新手大礼包。”
与此同时,小c欢快的系统音响起,“生命值+1分钟。”
“裴衍殿下,就差二十八分钟了,现在秦韵殿下正好握着您的手,要不要选择用时间兑换手抓握能力,来延长接触时间,达到一小时,就可以醒来了。”
“殿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小c急切的催促道。
“兑换。”
抗拒的沉默了好一会儿,裴衍才妥协的说道。
“兑换成功,将扣除十分钟。”
随着小c的话音刚落,裴衍反手握住了秦韵故意‘行凶’的手。
裴衍的动作,打断了秦韵跟小a的对话,她扬扬眉,抽了抽手,不仅没能将手抽回,对方反而握的更紧了。
她无语的向上抬抬手,质疑的问道:“不是说他成植物人了?那他怎么还能动?”
小a:“……”
装死。
“系统故障,正在重启中。”
“呵……”秦韵冷笑一声,“可真会挑时间。”
反观裴衍,系统不断提示。
“生命值+1。”
“生命值+1。”
……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a再次上线,“任务完成,恭喜殿下获得新手大礼包。”
秦韵闻言,毫不犹豫的用力抽回手,还特别嫌弃的在被子上蹭了蹭,没好气的瞪眼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哪怕脸色有些苍白,依旧掩盖不了那张比女人还精致的脸。
瞪着瞪着,她心里徒然升起一股不爽来。
看着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她邪恶的勾勾唇角,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掐住裴衍的脸颊,又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过瘾,另一只手捏住另外一边的脸颊,用力的往两边拉了拉。
“噗……咳咳……嗯……还有点挺可爱的。”她努力憋着才没让自己放肆笑出声。
裴衍拥有一小时二十分钟生命值后,感受到两边脸颊的痛感,他睁开眼,入目便是秦韵那张笑的有些张扬的笑脸。
秦韵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还有什么比正在对正主作恶,却发现正主正盯着你,更社死的吗?
大概没有了。
但是,秦韵脸皮够厚啊。
她轻描淡写的收回手,平静的仿佛刚刚那件事不是她做的一般,神色自若的说道:“你醒啦。”
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心里骂系统小a,“不是说好植物人的吗?有醒这么快的植物人吗?”
小a避而不答,“殿下,这不是好事吗?您现在全网黑,裴衍殿下只需要跟您出现在同一档综艺上,证明你们是朋友,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更何况,是让裴衍殿下看着您花钱更快乐,还是他完全不知道您花他的钱更快乐?”
“有道理。”秦韵摸着下巴想想,点点头。
裴衍目光晦暗不明的盯着她刚刚作恶的手指,“没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哦,是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你爸把你卖给我了,以后你的家产有我一半,所以你什么时候把你的卡给我?”秦韵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微笑着摊开手伸到他面前。
裴衍:“……”
一想到自己的钱要分一半给秦韵,全身都写满了抗拒与警惕。
他冷静的看着秦韵,忽略脑海中小c一直叨叨的声音,认真的说道:“抱歉,这件事是我父亲擅自做主,我并没有想要娶妻的打算。”
秦韵一听裴衍不打算给钱,立马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一双杏眼瞪的圆圆的,怒声道:“什么意思?你想耍赖??我可是签了合同的!你人都醒了,出尔反尔是不是有伤体面?”
裴衍一脸严肃,“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自古以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你父亲亲自选的,你拒绝你父亲的安排,这是不孝!我签了合约,完成了我的使命,你却出尔反尔,是不义!你身为堂堂大影帝,拥有几千万粉丝,理当树立好榜样,却做出这样的事,这是不仁!这样不仁不义不孝的人,以后谁还敢跟你合作?”秦韵怒不可遏的说道。
“触发任务,承认夫妻关系,并且将工资卡上交。秉承疼爱老婆的好男人,应当赚钱养家,将工资卡上交给老婆花。任务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内未能完成,将永久封印。”小c尽职尽责的发布任务。
闻言,裴衍冷漠的脸上更冷了几分,他到底为什么要被迫做这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殿下,好汉不吃眼前亏,钱没了可以赚,真封印在这具身体了,天帝也没有办法。”小c有些紧张的催促道。
裴衍闭了闭眼,一狠心,咬牙道:“我撞伤了脑子,刚刚没听太明白,既然是父亲决定的,那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副卡在我外套内衬的钱包里。”
“早这样不就好了嘛!”
秦韵哼笑着迈步到旁边,从椅子上拿起衣服,掏出钱包翻了翻,里面有好几张卡。
秦韵果断放弃自己找的想法,将钱包递过去,一双桃花眼眼亮晶晶的望着他,“哪张是?”
裴衍静默了几秒,接过钱包,从里面掏出一张黑色卡,将卡递给她。
秦韵接卡的时候,裴衍抿着唇角,将卡握紧了几分,她一用力,他的力道也随之加重。
两人一来一回,最终秦韵不耐烦了,咬牙喊道:“裴衍!松手!”
裴衍看着卡,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不想给……
偏偏小c还急哄哄的催促,“殿下剩余时间不多了。”
“八。”
“五。”
“……”
“二。”
“一。”
裴衍在最后一秒,黑着脸,将握着卡的手松开了。
他唇角紧抿,视线牢牢盯着那张卡,仿佛这样就能重新回到他手里一般。
然而,罪魁祸首不仅没有还给他,还得意的拿着黑卡在他眼前晃了晃,笑着说了句,“裴衍,你也有今天。”
裴衍握紧拳头,目光又黑又深。
“殿下,忍住,小不忍乱大谋,想想身体。”小c惊恐的说道。
裴衍拳头握了又握,努力平息怒火。
咕噜咕噜~
一阵奇怪的响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微妙氛围。
始作俑者却在这时突然凑近他,一脸认真看着他说道:“裴衍,我饿了。”

第5章 被系统坑大发了
裴衍:“……”
往后抽了抽身,“不是刚给你卡了。”
裴衍说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心抽疼。
秦韵看看还握在手里的卡,想到这个世界夫妻之间的相处,理直气壮的说道:“可是,你是我老公啊,你不给我买,难道还要我自己买?”
“啊,对,是有人请……”秦韵说完看着裴衍,突然想起来,还有一笔钱呢!
她立马转身打开门,对门口的黑衣人说道:“告诉裴老爷他儿子,嗯……裴衍醒了,还有我饿了,我要很多很多好吃的,五个人的份量!不,十个人!请快一点。”
“真的?衍儿醒了?”
秦韵背对着的方向突然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下一秒,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保养极好的女人握住她的手,一脸激动的问道。
她的身后,跟着的正是刚刚见过的裴父,他震惊过后,也是一脸欣喜,“裴衍,真的醒了?”
被两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尤其是裴母那还微微泛着红的眸子,激动又担心的眼神,让秦韵有些不适应的咽咽口水,“额,是吧?”
秦韵不太擅长应付这种情况,立马侧身让开,让二老进去,自己却留在门外,让黑衣人去给她买吃的。
天大地大,干饭最大。
更何况,还是与她无关的事情,怎么能阻挡她干饭的脚步。
裴母一看到裴衍眼泪立马浸了出来,一把握住裴衍的手,想要去摸他头上的伤,被他躲了过去,“衍儿,你真的没事了?”
看着突如其来的原身父母,一贯冷漠自持的裴衍一脸僵硬的说道:“……我没事。”
秦韵倚靠在门边,看着裴衍差点破防的神色,一脸幸灾乐祸。
两人在天庭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尤其天庭感情淡薄,都是一群自愈清高的仙,何曾被这样‘关心’。
裴父要冷静些,立马叫了院长。
裴家在A市赫赫有名,这家医院裴家也捐了不少器械。
一接到电话,院长立马快步赶过来,进到房间时,身后还跟着一堆主任医生。
裴父紧张的说道:“快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之后是不是都没事了?”
院长也有些紧张激动,还是安抚道:“不要急,我先看看,如果是真的,裴少爷这真的是医学奇迹了。”
毕竟这么久以来,还真没见过已经确定成植物人的人,几小时就醒了的,还什么后遗症都没有,那真的算得上是医学奇迹了。
再加上,毕竟是裴家的继承人,如果在他这出了什么事,医院的名声也不好听,更何况裴家还是他们医院的金主爸爸。
一群人围着裴衍做各种检查,半小时后,最终院长松了口气,对裴父道:“经过检查,会诊,裴少爷除了脑袋上的伤口,身体没有任何异常,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裴母心放回肚子里,立马想到之前丈夫跟她说儿子可能成植物人了,未来可能都要在床上渡过,立马质问道:“那之前为什么说我儿子会变成植物人?”
“这……”院长僵硬的扯扯嘴角,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裴衍送来的时候,各方面的检查的确是植物人的症状,谁知道几小时后,人自己又醒了?
裴父显然想到了秦韵的事,只是没想到效果这么快,立马打圆场,“衍儿醒了就行了,一会儿跟你解释。”
随即让院长他们都离开了,才拉着裴母去一边解释。
裴母听完裴父的解释,看秦韵的眼神越来越亮,越看越喜欢,这么漂亮的姑娘,是她家儿媳妇儿了,她之前还以为以她儿子那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性格,说不定会孤独终生,没想到居然找了个这么有福气的儿媳妇儿。
秦韵被裴母的眼神看的心里毛毛的。
裴母快步走到秦韵身边,欢喜的握着她的手,笑容和善的说道:“老裴都跟我说了,你放心,他答应你的股份,我肯定盯着他赶紧拟转股合同。我过来之前老裴也没跟我说这事,我都没来得及准备礼物。这个手镯是我上个月刚拍的,说是什么朝代的,我也忘了,就送给你当见面礼吧,你不要嫌弃,下次我给你买更好的。”
说着就取下一个红色玉手镯给秦韵带上,拍了拍她的手,又继续说道:“对了,你们婚礼打算什么时候办啊?你放心,我是个开明的婆婆,不会催着你们要孩子的,以后你们想住哪就住哪,一年回老宅来看我们几次就行。”
听到生孩子,下意识往裴衍方向看过去,见他正一脸漠然的毫不关心的盯着其他地方,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波澜不惊的看过来,仿佛在无声的询问:有事?
秦韵哽了一下,正想着怎么应付眼前的事,这时,电梯门打开了。
黑衣人一手提着一个食盒,走了出来,劲直来到病房门口。
电梯的开门声短暂的打破了眼前这看似和谐的一幕。
裴父走过来,牵过裴母的手,说道:“阿音,你吓到她了。”
秦韵看到黑衣人手中提着的食盒,也忘了现在是什么情形,需要面对什么。
只见她一双桃花眼里立马迸发出亮光,直勾勾的盯着黑衣人手里的食盒,舔舔唇,“……要不让我先吃口饭?”
一众人:“……”
“既然衍儿没事,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你放心,答应你的事,都作数。”裴父尴尬了一秒,率先回过神来说道。
秦韵一双眼就没从食盒上离开过,已经迫不及待迎了上去,听到裴父的话,忙不迭的点头,利落的挥挥手,只要让她干饭,不跟她抢吃的就行。
只是在裴父嘱咐了一堆,带着裴母离开后,秦韵桃花眼突然眨了眨,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只是想蹭个吃的,现在居然还牵扯要生孩子?!
她这是被系统坑大发了啊!!